第九十一章 大丫三岁了-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一章 大丫三岁了

第九十一章 大丫三岁了2017-11-8 23:51:35Ctrl+D 收藏本站

    香气四溢的清茶,唐逸慢慢抿了一口,圆桌旁,赵发书记正在翻看唐逸草拟的意见,前面一些关于基层换届大的指导方针主要是四点“平稳过渡进一步调整干部年龄结构各级班子主要负责人人选要德才兼备充实业务干部和技术干部进入领导层”当然,真正形成决议时说法会和现在有很大的不同。

    赵发微微蹙起眉头,虽然唐逸的意见和中央精神契合,但落实在辽东。给人的信号可就微妙了。例如调整干部年龄结构,唐逸的意见书里明确认为要硬性下调,将市一级常委班子的平均年龄将2-3岁,看似简单。实则会全盘影响市一级班子的换届。一些按照循序渐进原则够资格提拔的干部,说白了就是熬资历熬的快到了龄,搁以往惯例照顾情绪也好。讲人情也好应该会被提拔的,这部分干部很大的可能会被卡下来。

    唐逸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开声。赵迪调走后,唐逸和赵发书记的话题好像越来越少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一种冰封的趋势。其实赵发书记倒不是对赵迪有什么特殊的感情,所谓赵家帮,只要赵发书记愿意,完全可以再制造出新的李家帮马家帮等等来和唐逸抗衡,这不过是制衡之术,赵迪终究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问题就出在这枚棋子并不是赵发书记想动的,甚至赵迪受到一些牵累前,赵发书记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令他很被动,这就是所谓的一辈子猎鹰,反而被麻雀啄瞎了眼的感觉吧。

    唐逸听说来着,赵发书记在一名中央领导同他谈话时,用了“辽东工作不好干”“有些干部不太会团结同志”之类的说法。

    辽东党政一把矛盾在上层渐渐有公开化的趋势,唐逸也很头疼,相比较起赵发书记,唐逸承受的压力更大一些。

    而看着赵发书记现在冷淡的态度。唐逸也只有保持沉默,免得两人关系越来越僵。

    “王立国调任白山州委书记?”赵发书记翻看着最后一页唐逸关于白山自治州施政的构想,脸色愈发难看,他早就知道唐逸对白山州的一把手单晓涛有意见,单晓涛打电话的时候还向他发过牢骚,虽然挨了他一顿训斥,但单晓涛一些话还是令他有些触动。

    慢慢放下了手头的材料,赵发语重心长的对唐逸道:“经济为纲的年代,也不能不要稳定吧?王立国有魄力有干劲,我认可他的能力,可是他同样有缺点,喜欢放炮,搞卫星。咱们还是要量才适用,王立国那一套在宁边风风火火,在白山怕是行不通。”

    唐逸笑笑道:“白山和西北西南的民族自治州不同,民族分裂势力历来在这里站不住脚,倒是经济发展上不来,朝鲜族同胞看到韩国,甚至对比新义州的变化,心里都怕会起疙瘩,国际形势不同了,我们不能用老眼光看问题。”

    “新义州?”赵发书记大有深意的笑了笑。

    唐逸自然知道赵发书记笑什么,朝鲜的新义州特区看似红红火火,实际上可以说是一个怪胎,朝鲜高层没有下决心深化改革的意图,新义州特区被铁丝网和围墙同朝鲜完全隔离开来,现在倒更像朝鲜财政的抽血机器,根本就没起到带动朝鲜内地经济发展的作用。大多数朝鲜人,生活和过去一样与世隔绝,虽然粮食短缺的状况得到缓解,但“苦难的行军”还是没有结束,而且西方一些势力更认为新义州的财政收入给朝鲜发展军备提供了便利,对共和国边境采取的开放贸易状态也很不安。

    不过新义州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如果白山州的发展落后于新义州。不可避免会对国内朝鲜同胞的心态产生冲击,尤其是国内朝鲜族的新一代出现了许多青少年自认是韩国人的新情况,虽然不必大惊小怪,但也应该适当的予以重视。

    赵发书记拿起了茶杯,琢磨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总体上的方针我同意,要政研室修改润色正式作为决议讨论,至于白山州班子,我再考虑考虑。”

    唐逸微微点头。其实白山州州委书记,唐逸理想的人选是省商业厅厅长高震,以前安东市常委副市长。和张震被人戏称为安东双塔的那个嗓门异常洪亮的干部,稳重而又有开拓精神,王立国在一些事上确实有些毛躁,喜欢和上级顶牛,组织部长赵伟民就尤其对他有意见。

    不过如果提名高震,想通过的难度更加大,唐逸只有退而求其次,准备将王立国顶上去。

    “松平市最早换届,这几年松平的经济发展趋缓,来自松平市的人大代表呼声很强烈,对这次换届也给予了很大希望,这届班子不能轻忽啊!方坤呢,这些年在松平做了很多事,干部群众都很拥护他,新班子要继往开来啊,新市长如果没有方坤的能力,是要挨骂的。”赵发讲的很透,显然这次常委扩大会议上,赵发书记希望能喝唐逸取得共识,将松平班子组建的主基调定下来。而对于唐逸的“一揽子解决方案”,赵发书记没什么兴趣。

    唐逸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赵发书记想来已经有了心目中的人选。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唐逸发问,赵发书记就微微一笑,自己揭开了盖子,“龚玉宝你看怎么样?”前面和唐逸取得了共识,也可以说在指导方针上赵发书记让了让,两人间气氛有些宽松起来。

    果然是龚玉宝,唐逸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显然没逃过赵发书记的眼睛。“对他不看好?”

    唐逸对龚玉宝这个人本来印象还是不错的。不管他站在哪个风口上吧。至少顾全大局,不像松平市个别干部,圈圈框框守的特别严,就好像省高院工作组去冻结刘金堂的财产遇到阻挠,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解围。这类干部通常都不会有太光明的前景。也是通过这件事,唐逸对龚玉宝有了不错的印象。

    但现在看,龚玉宝上市长的呼声高的有些反常,尤其是邱跃进对龚玉宝的赞赏。令唐逸不由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传闻中年轻充满魅力的辽东政治新星。

    看了赵发书记一眼,唐逸笑了笑,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摇摇头,说道:“我没有意见。”辽东换届将至,唐逸不想和赵发书记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不然怕是这次换届时只能分道扬镳。

    松平的事,还是退一退,稳一稳的好。

    赵发书记凝视唐逸,似乎在琢磨唐逸的真实意图,随即笑道:“等组织部考察过再说吧,等有了眉目。一起在常委会上讨论。”

    基本上这次会晤两人都摸了摸对方的底牌,两人在顺序接班上没有什么异议,需要协调的位子不外乎是松平市延庆市两个市长,赵发书记显然希望按照换届的惯例走,人选确定下来一起在常委会表决,一起由省委任命。

    至于两人之间争议比较大的白山州州委书记,还需要进一步协调。

    至于哪些干部可能被提拔,唐逸和赵发书记心里也都有个谱,有个圈子。具体到谁上谁下还是要两人进一步协调,赵发比较关注的可能会是商业厅厅长高震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毛颖,这两人都是有可能被外放市委书记的人选,另外还是安东市常委副书记姚云飞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尤文春城市市长助理审计局局长潘松岩等等,这都是可能更上一步的副厅干部。

    尤其是春城市审计局局长潘松岩。据说很得省审计厅厅长苗小英赏识,在各地农业试点公司的审计办法中,潘松岩提出的一些新想法被苗小英在全省推行,而唐逸每到一地,第一个拿在手里的就是审计部门,辽东也不例外,在赵发书记眼里,苗小英无疑是唐逸的死党。得到苗小英赏识,实际上等于半只脚踏入了唐逸的圈子。

    而唐逸比较关注的人除了龚玉宝外,则有省委副秘书长王明省发改委常委副主任李皓,宁边市副书记程文渊等等,都是那边比较突出的人。可能会在这次换届中动一动。

    又同赵发书记闲聊了三两分钟,唐逸这才告辞离去。圈外人自然想不到,在这短短的半小时会晤中,很多人眼中高不可攀的辽东权贵的政治生命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发生变化,一些人显赫的政治生命可能就在三两分钟内经过简简单单的三言两语发生逆转,仕途之难,可见一斑。

    。。。。。。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红红的烛光映的大丫的小脸蛋也红扑扑的,穿着可爱的蓝色牛仔连衣裙,雪白长袜和小巧可爱的红皮鞋。头上扎满五颜六色的漂亮小花辫。大丫明眸皓齿,比商店里的洋娃娃还要可爱。

    唐逸陈珂和阿九一起给大丫唱生日歌,大丫笑嘻嘻的,尤其是难的老爸没有吓唬她,第一次宠溺的亲了她好几口,大丫开心极了,那小幸福任谁都看得出来。

    “噗噗”,一家三口用力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包厢一团漆黑,大丫咯咯的笑,喊道:“Amazing!好漂亮呀!”温馨的夜灯亮起,是阿九去开了灯,桌上闪亮的刀叉在夜灯下反射出迷幻的光芒,这里是宽城宾馆的西餐厅。大丫的生日,唐逸在视频里问小丫头的愿望,大丫小心翼翼的说要和老爸吃一次西餐,唐逸当时心就为之一酸。

    其实唐逸知道,大丫是希望自己去美国看她的,要她在朋友面前炫耀下自己的爸爸。但自从大丫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妈妈说想爸爸来看她后,陈珂就马上绝了小丫头的心思,陈珂是不想唐逸为难。

    “爸爸很忙,他也不喜欢磨人的小孩子。”

    大丫不知道什么是“磨人”,怯怯的问起老妈,陈珂就将磨人定义为“要爸爸来美国就是磨人”。

    从那时起不和老爸提来美国看她的事就成了大丫严格遵守的金科玉律,她很怕爸爸不喜欢她,不再理她。

    而怯怯的说起要和老爸“一起吃西餐”,不知道小丫头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唐逸心酸之余,却只能用在国内吃西餐来应付大丫,明明知道小丫头的心思,令唐逸更为内疚。

    不过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见到唐逸后,大丫早就将不开心的事抛开。兴奋的唱歌跳舞的,在爸爸面前炫耀她的“可爱”,每次在幼儿园表演节目,老师和小伙伴们都用“adonable”来形容她。

    大丫稚嫩的童音和可爱的舞姿将西式风格的歌舞演绎的别具一格,唐逸笑呵呵的说:“我们大丫生计没问题了,灌张碟肯定大卖。”惹得陈珂白了他一眼。

    “爸爸,宽城的蛋糕比纽约的好吃。”大丫很淑女,小口品尝着蛋糕,但她的话却令唐逸哈哈大笑。

    大丫是注定还不明白宽城和纽约的概念的,但说国内一个小县城的东西比纽约的要好,尤其是一些小资很钟爱的甜品来说,大概也是前无古人了。

    “大丫,外国的月亮就是圆的,是把?”唐逸笑呵呵的,见大丫不解的看向自己,就笑道:“吃吧。以后多宣传宣传宽城的蛋糕。”

    大丫听话的点点头,又说道:“爸爸,Rose说她的爸爸是军人,去过好多国家打仗,我说她的爸爸是野蛮人!”

    唐逸莞尔,三月份的时候,大丫还是被送进了幼儿园,虽说在家里教育质量很高,但大丫这个年纪还是要交朋友,要和社会接触,不能做温室里的花瓶。不过这一次,陈珂送她进入了一家平民幼儿园。

    而三岁的小孩子,虽然不会也不懂比较家庭环境的优劣,但为自己的父母自豪却是很多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可避免的问题,当然,这种自豪无非体现在军人医生等等笼统的职业上。

    大丫提起Rose小嘴就嘟起来,嘴角还有乳白的奶油,显得更为可爱。

    唐逸莞尔,伸手抹去了大丫嘴角的奶油,说道:“军人是值得尊敬的人,知道吗?”

    大丫哦了一声,却又很肯定的说:“那她的爸爸也没我的爸爸好。”至于自己的爸爸怎么个好发,大丫是不知道的。

    唐逸笑道:“错了,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啊?”大丫奇怪的睁大漂亮的大眼睛,随即就好像有点明白了,说:“爸爸,你是不是没有钱呀。买飞机的钱妈妈不给你吗?”

    大丫经常坐飞机,现在她的理解大概飞机都是一次性的,买一次坐一次。

    陈珂抿嘴偷笑,唐逸更忍不住笑道:“这个小丫头,不好就是没有钱吗?”

    大丫说:“外公说的,没有钱的人不好,不要我和她们交朋友,说以后会给我带来麻烦。”唐逸皱了皱眉,陈珂笑道:“那你呢,你怎么想?”

    大丫想也不想的说:“爸爸是好人。妈妈坏,不给爸爸钱。以后我长大了,赚好多好多的钱给爸爸。”说着话还用两只小胳膊圈个“大圈”比划,来表现老多老多的钱。

    唐逸就笑了,虽然大丫年纪小,但生活背景特殊,提前认识认识“钱”也不是坏事,陈珂没有阻止老陈和她谈这个问题想来也是同样的思量。

    “爸爸,等以后我长大了,帮你做最好的爸爸。”大丫信誓旦旦的。更令唐逸捧腹,甚至阿九清秀的面庞都露出一丝微笑。

    陈珂笑孜孜捏了大丫的小脸一下,“还用你帮?你爸爸呀,本来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陈珂早已不是昔日的青涩苹果。妩媚短卷发,性感的吊带衫,牛仔短裤,一双雪白的长腿裸露着,银色细高跟,性感迷人,明艳无方。其实陈珂平时打扮中规中矩,常常就是职业套装,秀美有余,性感不足。只是来宽城的时候陈珂才回展现她妩媚的一面。

    说到“你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时,陈珂瞥了唐逸一眼,眼里的温柔令唐逸怦然心动,当年的小姑娘,转眼间陪自己走过了多少春秋?依稀间彷佛见到了当年那个揪着自己耳朵循循善诱的丽人,只是现在的丽人,教育的对象是她和自己的爱情结晶。

    “妈妈你说过的,爸爸的工作是喂饱几千万人的肚子,怪不得爸爸这么累呢!”大丫叹了口气,小大人似的摇摇头,好像在为爸爸繁重的工作发愁。

    唐逸和陈珂又笑了起来,喂饱几千万人的肚子,大丫定然理解为爸爸的工作就是每一按喂人吃饭了。

    包厢门被人轻轻敲响,穿着红制服的服务员送上了开胃冷盘,在小县城,就算要鱼子酱也是罐装的杂牌,唐逸给大丫要的是“奶油鸡”,已经比较中餐化的冷拼。

    宽城只有宽城宾馆有西餐,无奈下唐逸要赵姗联系了县委书记许康。在宾馆要了包厢,当然,宾馆服务人员只知道这伙客人是贵客,断然不晓得唐逸的身份,莫说唐逸在宽城本就低调,和公众形象有很大的区别。就算执掌一省数年的书记或者省长,在下面的小县城又有几人识得了?

    “哥,等等吧?”陈珂知道一会儿后有重要客人要来,是以指了指大丫的小手,大丫就乖乖的放下刀叉,但大眼睛紧紧盯着那黄酥酥的鸡块,手指有向嘴里伸的趋势。

    唐逸好笑的摇头,自己这闺女,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怎么就这么馋呢?

    “嗯,等等。”唐逸话音刚落,门又被敲响,随即赵姗推开门,说道:“外面堵车。”跟在赵姗身后的正是唐凤。

    “唐先生。”唐凤怯怯的打招呼,来到宾馆顶层,那奢华的红地毯推着餐车彬彬有礼的漂亮服务员,令一辈子窝在小镇昨天还下地劳作的唐凤异常局促,就好像这本就不该是自己触及的世界。

    虽然唐先生的笑容还是那么温和,唐凤却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来。尤其见到唐逸身边那明艳绝伦的性感美女,那种难言的西方风格的气质,更是令唐凤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唐凤是在同唐逸通电时才知道唐逸的女儿要过生日,不然以赵姗的性格,虽然和唐凤接触很多,但却怎么也不会告诉她这些事。

    唐凤一定要来为大丫庆祝生日。唐逸也就答应下来,刚刚赵姗就是去接她。

    还没等唐逸说话呢,大丫就从大椅子上跳下,乖巧的道:“阿姨好。”

    唐凤就笑起来,说:“她就是大丫吧?”本来开始听到名字以为大丫也是在乡下生活呢,但现在看。小丫头要多“现代”就有多“现代”,可爱灵动的不得了。

    陈珂亲热的拉起了唐凤的手,说:“我呀,见过小逸,那孩子可好了。可惜。。。。。。”顿了下忙道:“不说这个,来,妹妹,坐这儿。”拉着唐凤坐在了她身边。

    陈珂是唐逸红颜中唯一见过小唐逸的人,也知道小唐逸在爱人心目中的特殊地位,因为小唐逸的离世,爱人发高烧进了医院,还记得住院费还是自己掏的呢,想到这儿陈珂就轻轻一笑,又看了唐逸一眼,心中满是温馨。

    “唐,啊,三哥。”唐凤本来想喊唐先生,随即忙改了口,如果从小唐逸那里论,是要喊叔叔的。但唐先生太年轻,叔叔是喊不出口的。只能按照唐先生的嘱咐喊他“三哥”。

    而在唐逸眼里早已释然,不管是什么称呼,唐凤和唐雄都是自己的至亲无疑。

    “三哥,这些钱,给大丫买玩具。”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唐凤还是从手提包拿出了五百块钱递给唐逸,见唐逸想推辞,很坚持的道:“这是我的心意。”

    唐逸默默点头,将钱收了起来。与其说唐凤是来为大丫庆祝生日。不如说她就是为了送这五百块钱,不管日子过得多么艰辛,攒下这些钱多么不容易,但质朴的唐凤显然觉得唐先生女儿过生日,不随礼是说不过去的,而且随的礼不能让人笑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