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新一轮较量(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七章 新一轮较量(下)

第八十七章 新一轮较量(下)2017-11-8 23:51:31Ctrl+D 收藏本站

    李大姐和李国昌一起被带上警车,更有市局民警留在孤儿院进行细致深入的调查。

    李大姐有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坐警车,心里那个怕就别提了,看着身边的香港能人李先生如丧考枇的模样,李大姐更是心慌,小声问道:“院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还真不大相信李院长会做出那种变态的事。

    李国昌如同霜打的茄子,低着头,不说话。

    李大姐还待再问,前面副驾驶上的民警扭过头,瞪了李大姐一眼,训斥道:“老实点!”顺手啪就给了李国昌后脑勺一个火锅,李国昌被打的医踉跄,眼前金星直冒,抬起头想说什么,看到民警的眼神,心下终于还是怯了,咽了口唾液,没敢吭声。

    李大姐愣住,虽说也听说过公检法的执法人员都横的出奇,但近年毕竟收敛看许多,何况李国昌是香港人,听说国内执法机关对国外友人和港澳台胞还是另眼相看的,莫非这位民警同志不知道;李院长的底?

    李大姐犹豫着,终于还是开了口,“小兄弟,李院长,李院长是香港人······”

    民警马上瞪起了三角眼,“啪”又给了李国昌一下,骂咧咧道:“港农嘛!跑祖国来坑蒙拐骗,回头解放了你!”

    出警前,带队的王处就神秘兮兮的给大家露了个底儿,说是案子是上面交代的,至于李国昌的底细王处这种基层摸爬打滚的干部又怎么能不先调查清楚?民警们扯着虎皮做大旗,更不会将李国昌放在眼里。

    眼见民警越来越凶,李大姐吓得再不敢说话,上警车后,李国昌就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他对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一清二楚,想起自己质问市委唐书记的千金的情形,李国昌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

    在妙山别墅品着咖啡同齐洁唐欣聊天,小谭的电话时刻汇报着李国昌一案的进展,当听到市局在孤儿院的调查已经初步取得了一些证据,并且正式将李国昌扣留接受调查时,唐欣就哼了一声:“这种人,该千刀万剐。”

    其实一晚上三人情绪都不大高,想起那叫大纲的小男孩眼神里的愤怒和悲伤,唐逸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轻轻叹口气,只能希望他尽快忘掉这场噩梦了。

    “三哥,姐,我走了!”已经九点多了,唐欣起身告辞。

    唐逸点点头,说道:“要十三去送送你。”虽说京城在夏日里的这个时间段其实和白天无异,但还是要人送一下妹妹才放心。

    唐欣小说的挥了挥手,“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晚上十一二点有时候还见客户呢!”

    唐逸笑了笑,没吱声,看着唐欣和齐洁拉着手,亲热的聊天向外走,唐逸拿起电话,给宝儿发了个短信。

    在唐逸的几位红颜中,如果说小妹是唐逸的精神导师,宁静的港湾而床底之间又往往令唐逸有一种略带邪恶的满足的话,齐洁则无疑是最能令唐逸“性”福德红颜。

    和齐洁相识也十几年了,但偏偏妖媚的齐洁总是惹得唐逸欲丨火高涨,或许是因为久别胜新婚,或许是因为几位红颜丽色迥异,岁月的洗礼反而使得这些娇艳如花的女孩们更加多了种种说不出的神秘魅力,令唐逸越来越离不开她们。

    躺在浴缸的温水中,唐逸惬意的衣衫丰齐洁娇嫩的小手在身上涂抹浴液带来的快丨感,唐逸虽然时常逗弄小妹和她共浴,但实际上随着年岁增长,唐逸对房事反而越发保守起来,就说现在令唐逸**高涨的齐洁,如果是四五年前,唐逸或许还会主动要齐洁这样知情知趣的来“引诱”自己,但现在一些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幸好齐洁不管他面子里子都什么想法,娇媚的小女人只知道唐省长还是那个唐逸,不会变作第二个人。

    浴缸里,齐洁无疑令所有男人都会狂喷鼻血,不是因为她穿的太少,而是实在穿的太多了,可以说,除了将高跟鞋褪了下来,齐洁就这样穿戴整齐的进了浴缸,修长诱人的水磨白牛仔裤,时常的黑白纹T恤,进浴缸前齐洁就用喷头冲洗了一遍,**的衣服全部紧紧贴在身上,性感火辣的身材纤毫毕现,比之一丝不挂的动人**更为撩人心扉。

    唐逸呼吸早就开始急促起来,尤其是齐洁修长牛仔裤下那双涂着魅惑银白的雪白小腿,虽然不似小妹的小脚那样娇嫩无双,吹弹可破,小妹的脚趾都仿佛是透明的,简直可以当作艺术品来欣赏,而齐洁的魅惑双足却装饰的更为妖娆时尚,在唐逸大腿根部轻动,酥酥丨痒痒,简直就能要人的命。

    齐洁双手带着柔滑的泡泡在唐逸胸膛上划过,笑孜孜的道:“唐省长的脸皮现在是越来越薄了!”

    唐逸干咳一声,眼见齐洁戏谑的笑容,唐逸终于笑了起来,伸手从齐洁衣领伸进去,就握住那令人半边身子都酥掉的滑腻高耸,笑道:“那就看看到底是我的脸皮薄还是你的薄。”猛地坐起,伸手就搂住齐洁将她扑倒在浴池中,水花四溅,在齐洁咯咯的笑声中唐逸吻住了它娇艳的红唇,两人嬉闹渐渐停下,齐洁慢慢回应着唐逸疯狂的热吻,眼神有些迷离,或许,这种带着激丨情和爱意的吻更能令女人陶醉吧。

    “南泥湾呀好地方……”梳妆台上唐逸的手机音乐不合时宜的响起,令正在慢慢解开齐洁衣扣的唐逸动作一滞,随即就不再理,继续手上的动作,那铃声是越来越响,齐洁咯咯一笑,伸手推开唐逸,说:“先接了电话。”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但知道他私人手机号码的煤油几人,这么晚打来电话,想来是重要事。

    齐洁诱人的曲线带起一路水花,当在梳妆台上拿起手机,回头看到唐逸盯着自己的翘臀曲线时,齐洁轻笑一声,“还是那么色!”轻盈走回,笑着道:“老公,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呀。比第一次的时候可差远了,那时候你多知道疼人?现在”

    呢!就知道欺负人!”

    唐逸挠挠头,从齐洁手里接过电话,音乐刚刚止歇,马上又响了起来,显然是急事,看了看号,是何磊。

    “三哥,我,我闯祸了!”唐逸刚刚按下通话键,何磊有些焦急又有些惶恐的声音就从听筒里用涌出。

    “怎么了?”唐逸皱了皱眉头。唐逸是知道何磊在京城的名头的,四个纨绔里排第一位,在外人眼里又能是什么好人了?虽然何磊本性不坏,但久在一些是非圈子里混,难保就不会搬出一些糊涂事来,甚至可能稀里糊涂就办出人神共愤的事情。

    唐逸正准备寻机会同何磊谈谈呢,不要吃了大亏再知道后悔,谁知道今天就接到了何磊这个电话,凭直觉,唐逸就知道何磊这次闯的祸不小。

    果然,何磊的话令唐逸都半响没说出话来。“三哥,我,我把谢文晋打了,好像,好像伤得很重,前列腺前列腺被我用力踹了几脚,怕是,怕是……眼睛,眼睛摔下楼的时候好像碰了,两只眼睛好像,好像……”

    “到底怎么回事?”听说下午谢文晋还去了孤儿院,唐逸倒是没放在心上,李国昌这件事,就算谢文廷知道,也不会令谢文晋胡来。但怎么才几个小时,谢文晋就被何磊暴打呢?而且听起来受伤的部位都是要害,这要都坐实了可就是完完全全一废人了。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唐逸又追问了一句。

    “他,这小子是自找的!若若,若若和一个赞助商谈一个广告,是他给安排的,还给若若下药,幸好我到得早,不然,不然······”何磊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说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惶恐尽去,恨声道:“三哥,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下手还不够重!”

    听着何磊讲述,唐逸眼神渐渐冷了下来。琢磨了一下,说道:“这样,我在妙山别墅,你和若若一起过来,马上来!”

    “恩,好!还有,还有帮我动手的······”何磊就吞吐起来。

    “一起过来吧。”唐逸说完又郑重叮嘱了一句,“要马上来!”谢文晋伤的那么重,不管事情起因是为什么,谢家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何况就算何磊和自己讲的不是为了推卸责任编织的谎话,就算他所说的全无虚言,但谢家那儿听到的肯定又是另一个版本,是一个比较有利于谢文晋的版本。

    “哎,穿衣服吧!”唐逸从浴池中站起身,深深叹了口气。

    齐洁温妍一笑,拿了浴巾帮躺椅擦身子,又说:“我去酒店吧。”

    唐逸点点头,轻轻握了齐洁的手,齐洁笑了笑,说:“没事的,等你办完了事!去酒店找我就是,打电话我可不来了,当我岁传随到上门服务么?”

    “去!”唐逸莞尔,随即又摇摇头,这件事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处理完的。

    ............

    小潭比何磊他们先到,回报了市局处理李国昌一案的经过,又讲了讲大刚被心理医生辅导的事宜,眼见唐逸眉头紧锁,很少见到唐省长思虑重重,小潭心下诧异,但也不好问。

    何磊进别墅的时候还是一脸铁青,小若若则梨花带雨,眼睛红肿,显然痛苦过一场,跟在两人身后的还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小瘦子,想来就是何磊所说的帮何磊一起动手殴打谢文晋的人了。

    “三哥”萧若若怯怯地同唐逸打招呼,唐逸笑了笑,做个手势,“坐吧,都坐。”见萧若若看向何磊的目光可怜巴巴的,唐逸就皱了皱眉。

    “三哥,都是我不好……”萧若若刚坐下,眼泪就止不住的滴落,何磊瞪了她一眼,不耐烦地道:“哭,哭,就知道哭!三哥最烦别人哭哭啼啼的!”

    萧若若抹着泪,压抑的哽咽声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晚上萧若若和何磊一起去了蓝岛俱乐部的酒吧,何磊与人应酬去了网球场,萧若若就在酒吧等他,谁知道遇到了一个熟人,以前的赞助商,请她去包厢喝一杯,说是有个广告和她谈。心动之下萧若若就答应下来,在包厢赞助商介绍了他的朋友,说是谢家的小少爷,萧若若当时也没在意,谁知道一杯酒下去后就天旋地转,等醒来的时候就见到何磊和谢文晋厮打在一起。

    后来萧若若才知道是谢文晋在酒里下了药,又将自己带到了楼上客房,幸好当时时常跟在何磊圈子里混地小侯见到,跑去通知了何磊,这才使得萧若若免受侮辱。

    不过等何磊赶到时萧若若衣服已经被扯得七零八落,傲人**露出大半,也就难怪一想横行的何磊重伤谢文晋还是一肚子火气,这股邪火现在就发泄到了萧若若头上。

    何磊气冲冲道:“三哥,我说谢文晋这小子就是有病,喝多了怎么了?他明明知道若若是我媳妇儿,若若那赞助商根本不知道谢文晋想搞什么,事后又给我下跪又他妈磕头的,不过他说了,是谢文晋要他请若若进去喝酒,明明就是知道若若地身份谢文晋还胡来,他想干什么?”

    唐逸皱了皱眉:“还没出了气,要不要现在去要了谢文晋的命?”

    眼见唐逸脸色不善,何磊那股怒火突然就不翼而飞,低下头,不敢再吱声。

    唐逸看了看萧若若,就对小谭招招手,说:“去叫陈姐来,陪若若去洗个脸,休息一下。”

    陈姐是妙山别墅常驻的保姆,平时都在院里的工人房,不会随随便便进入正厅。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萧若若在陈姐陪同下走出客厅,唐逸则看向了何磊。

    何磊低着头,开始讲事情的经过。

    小侯从进来后就没说话,他自然是很想和何磊的“三哥”打声招呼的,但他知道他不够格,只有乖乖在一旁听着。

    谢方晋很少去蓝岛,小侯以前也不认识他。等动了手,将谢方晋打得七荤八素,又从三楼窗户扔了下去后,小侯才知道动手打的是哪位。当时小侯就吓傻了,等医院来了

    救护车,急救医生初步诊断结果前列腺严重创伤,双目也有失明的危险后,小侯自杀的心都有了,事情闹太大了,那一家的嫡孙啊,怕是何磊这次都惨了,更别说自己,这条小命肯定保不住,就怕死都不容易,甚至牵累到家人。

    就在小侯吓得腿软的时候,何磊拿出电话说找“三哥”,激灵一下,小侯就来了精神,时常混在蓝鸟VIP区,小侯消息是很灵通的,而唐逸作为唐家第三代最杰出的人物,更渐渐走上前台,在京城几个小圈子里虽然评价大不相同,但却是这些圈子时常要谈起的任务。小侯对这位“三哥”也就知之甚深,比他和何磊大不了几岁,却已经是辽东一省之长,威势赫赫的一方大员,更听一些人说他不知进退,在辽东不知道尊重老同志,打丨压老同志。虽然是诋毁之词,听到小侯耳朵里却是另一层解释,老同志是那么好欺负的?一些资格老的省委书记中央的招呼都不大听呢,更别说以为年轻的省长了,能压住那些老同志,用官场上的话说,就是人家政治水平高,政治牌打得好。

    现在见到唐逸,果然如同传说一样年轻,看起来清清秀秀的,但人家就那么随随便便一坐,一种压迫感就扑面而来,令人不得不肃然起敬。

    偷偷打量着唐逸,小侯心里渐渐有了希翼,或许,唐省长肯出力的话,能保住自己的这条小命?

    小侯心知,闹出这么大事,自己牢房饭是吃定了,只要不连累家人就已经谢天谢地,至于何磊可能会给的一些照顾,等自己出狱怕是二三十年后的事了,那时候就算自己有了一百万两百万又怎么样?五六十岁的人了,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家里人生活会很好吧?小侯心里有些后悔,不问青红皂白就跟在何磊身后动手带来的无妄之灾。怪不得从网球场跟着何磊来的那帮家伙没人动手呢,原来是他们都识得谢家小少爷。

    老婆会不会改嫁?小侯又琢磨起他那个风骚入骨的老婆,想到她可能以后会跟被别人压在床上呻吟,小侯就如同吃了苍蝇般难受。

    胡思乱想间,那边何磊已经开始说起了动手的经过,小侯犹豫了一下,插了一嘴,“我,最重的记下都是我下的手,最后推他下楼的也是我。”不是小侯义气,是这时候必须这么说,你不这么说,人家也会赖到你头上,还不如自己主动,还能博得人家的好感。

    何磊滞了滞,犹豫了一下,继续往下说,果断就将重手都推给了小侯。

    唐逸却是微笑看了小侯一眼,但没说什么。

    何磊讲述完,萧若若也回了客厅,洗了脸补了妆,虽然神色黯淡却别有一番楚楚可怜。

    眼见何磊见到萧若若神色又有些不对,唐逸摇摇头,都说女人善嫉妒,其实男人更善妒,这事怨不得萧若若,也怨不得何磊暂时心里有疙瘩,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只能自己解决,旁人也帮不上忙,但若何磊这根刺一直拔不掉,那就是他的问题了。

    唐逸略一琢磨,拿起电话拨给了齐洁,低声说了几句后就抬头对何磊道:“这样,你和若若现在马上走,去美国,那边会有人接你们,暂时避一避。

    何磊一怔,他毕竟”知道事关重大,急道:“我怎么能走呢?那边要人怎么办?”

    唐逸笑笑,摆摆手,“这你就不要管了!”

    “三哥,要不,要不我去自首吧,不要,不要给家里惹麻烦。”萧若若心神安定了下来,她比何磊看得明白,何磊只是想到了唐家和谢家交恶,萧若若却知道换届在即,家里不知道多少大事等着安排,这件事处理的不好,很可能成为一些有心人手里的棋子。

    唐逸微笑看向萧若若,摆摆手道:“有这份心就好,不要说了,你们现在就走。”

    正说话,唐逸的手机音乐响起,是二叔打来的,当唐逸接通叫了声二叔时,何磊心就是一沉,这么晚了二舅打来电话,自是为了自己的事,短短时间二舅就得到了消息,事情自然是闹大了。

    “何磊在你那儿吧?”唐万东语气平和,听不出喜怒。

    唐逸嗯了一声。

    唐万东沉吟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给出什么意见,“市局的人去妙山了,你处理好。”

    唐逸又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就对何磊笑道:“快走吧,再晚可赶不上最后一班了!”

    何磊惊讶的道:“二舅同意了?”

    唐逸点点头,其实唐逸知道,二叔对自己确实尚算亲厚,那是因为一支笔写不出两个唐字,血脉相连,深受爷爷影响的二叔确实有些“护短”,单何磊等几个外姓表亲如果可能影响唐家大利益二叔是不会在乎牺牲他们的。

    当然,整件事如果二叔相信何磊说的是事实,想来会和自己是一样的态度,但二叔向来看不上何磊这个纨绔,大概也不会怎么相信他的话。不过自己放走了人,二叔终究还是会和自己站在一条壕沟里的。

    这些年,唐逸能感觉得出自己和二叔感情渐渐亲厚,这和自己以前认知里那个冷酷无情的唐万东实在判若两人,根源唐逸也渐渐明白,二叔喜欢能为家族繁荣添砖加瓦的强者,这说不上对错,个人价值观不同而已。

    “快走吧!”唐逸又笑着摆了摆手。

    何磊看着唐逸眼里的笑意,终于又低下了头,这一次,不是怕,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他甚至很想包住唐逸大哭一场。

    “三哥,谢谢你。”小若若眼圈又红了。

    唐逸笑了笑,说道“到了那边,要个孩子,都老大不小了。趁这个机会好好想想以后的路。”

    “恩。”小若若红着眼圈点头,何磊也默默点头。

    唐逸又摆摆手,拿起了茶杯品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