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旧人新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一章 旧人新事

第八十一章 旧人新事2017-11-8 23:51:24Ctrl+D 收藏本站

    当唐逸几人下车的时候,四合院里正走出一大帮人,不用怎么特别留意,不由自主的目光就会落在人群中那位温文儒雅的中年人身上。

    唐逸微笑走出去,分散在四周的“大内高手”们可能从耳麦里收到了信息,没人阻拦。

    中央办公厅主任乐吉平快步走过来,和唐逸握了握手寒暄几句,又和唐逸一起走到了总书记身边。

    “唐逸!”总书记露出一丝微笑。和唐逸握了握手,实际上,虽然离得远,但唐逸早就注意到总书记刚刚走出院门是脸色有些严峻,虽然和爷爷的谈话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唐逸也注意到中央办公厅乐主任手里郑重其事的捧着一幅字。

    总书记拍了拍唐逸的手,没有多说什么,回身坐进了奥迪。

    充满威压的车队一辆接一辆的启动,缓缓驶出

    唐逸站了一会儿,转身进了绿柳荫荫的四合院,问起爷爷,警卫员指了指书房。

    书房中,唐老正在专心的挥毫,唐逸进来了好一会儿唐老好像都没有察觉。

    终于,唐老放下了手中的毛病。唐逸凑过去,书桌洁白的绢纸上,整整齐齐的一行宋体,唐老的子说不上多么好看,但一笔一划力透纸背。雷霆万钧,令人有高山仰止之感。

    “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唐逸默默看着这行字,沉默了一会儿,问道“爷爷,你送给总书记的也是这幅字?”

    唐老轻轻点头,又道:“这幅字同样送给你。”

    唐逸知道,爷爷的这幅字是为近些年“国进民退”而担忧,爷爷眼里的国进民退不是指经济领域的国企和民企,而是指这些年广大民众并没有跟上国家富有的步伐,没能在国家调整的经济增长中得到应有的收益。

    唐逸又默默看向那行字,久久不语。

    五一长假结束后赵发书记召开了常委会议,讨论的重点自然是即将召开的省委全委会议,也就是**辽东省十一届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

    辽东省十一届十次全会将会在五月底召开,会议的一项重要议题就是确定省十二次党代会的时间。

    十一届十次全会可以说辽东省这一届省委最后一次全体会议,至于还会在党代会前两天召开的十五次全会,不过是为了下届班子过渡而已。

    实际上,虽然党代会召开时间按程序需要月底的十一届十次全委会讨论通过,但今天的常委会才是真正定调子。

    常委会上,刘作栋第一个抛出了党代会在今年年底召开的论调。

    刘作栋自然是讲了一番和基层干部部分省委委员座谈的结果,大家都认为召开党代会的时机已经成熟,很多省份的党代会都会在今年召开,省委就可以拿出充足的时间展开新工作,同时也为党的十九大召开做准备。

    刘作栋讲完,赵迪和赵伟民附和以后,会议室就沉寂下来,其实省党代会召开的时间和赵发书记能不能留任没有必然的联系,主要还是看高层怎么想。但唐逸不表态,很多干部就都在观望。

    赵发书记放下了茶杯,炯炯的目光从一名名常委脸上扫过,微笑道:“大家都谈谈嘛,都谈谈自己的看法。”

    省党代会的召开时间虽然不能和赵发书记能不能留任联系起来,但显然提到党代会,赵发书记的心态失去了一些平和,大概在他眼里,赞同不赞同党代会提前召开就等于表态希望不希望他留任吧。就算他不留恋权位,但又怎么会不在乎省委班子这些主要干部对他的认可程度?

    高层政治,或许在政治生活中分属不同的阵营,但不代表另一方阵营的干部非要将你除掉而后快,就好比唐逸,如果说唐逸真的要离开辽东。或许赵迪回额手相庆,但赵发书记或者比较靠近赵发书记的一些干部可能反而会觉得很遗憾,毕竟唐逸抓政府工作的能力在辽东牛刀小试。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认可。

    同样,赵发书记也希望得到的就是这种认可吧。

    “邹鸿,你来说说。”见没人吱声,赵发书记点了邹鸿的名,因为邹鸿看起来是一名比较中立的干部。

    邹鸿心里无意在叹气,被赵发书记点到名表态,实在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不自觉看了眼唐逸,邹鸿犹豫了一下,就笑道:“我认为,还是明年年中召开吧,和十一次党代会也是个很好的延续。”顾占东被调走后,新任市长是从中央下来的,八十年代初某位军委委员的女婿,虽然有些强势,但和顾占东在春城的关系网不可同日而语,邹鸿记得自己和唐逸的那次谈话,唐逸隐隐叫自己忍耐,果然,几个月后唐逸就调走了顾占东,对唐逸,邹鸿是心存感激的,自然要投桃报李。

    赵发书记微笑点头,很显然,眼神渐渐淡了下来。

    会议室的空气仿佛也开始凝固。

    唐逸放下了茶杯,笑了笑道:“秘书长的意见有道理,我也觉得将党代会时间调整到年底比较妥当,更符合国家到省市党代会规划部署的客观规律,也算为后来的班子做贡献。就十一月份吧。”

    唐逸表了态,会议室的气氛为之一松,又有几名常委附和了一番,十二次党代会的时间就形成了一个正式决议,交由月底的全委会讨论。

    赵发书记的眼神却是越来越淡。

    接下来的议题就是讨论《辽东省保障性住房发展规划》,在规划里。提出未来三年,辽东省将会建八十万套廉租房和三百万平米的经济适用房,在未来五到十年的时间,基本建立起比较完善的住房保障体系。

    《规划》里,也对廉租房和经济房的规范进行了详细的注解,例如廉租房廉住房十年核实财产制度,超过规定的财产就要搬离廉租房。又比如省建设房管部门协调成立保障性住房管理委员会,省审计部门,省反贪局进驻经济和纪律专员监督等等。

    国内保障性住房建设刚刚起步。提出各种五年计划来解决保障性住房问题的省份却是不在少数,其中要在五年建设五百万平米甚至一千万平米的经济房的省份就有很多个,只有辽东。将着眼点更多的放在廉租房上。

    赵发书记却是又一次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这个规划有点冒进吧?”

    本来正在热烈讨论的几名常委的话音就渐渐低了下去。

    唐逸笑道:“我也有些疑惑,好在这是一份长期规划,我们可以请更多人来讨论,请人大政协代表议政。听一听他们的意见,全委会后,我建议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来讨论这个问题。”

    唐逸不想在常委会上屡次和赵发对峙,召开常委会扩大会议,听一听省委委员的意见。同时,省十二次党代会召开在即,自己也是时候考虑下一届委会员省委委员的构成了,常委扩大会议,唐逸希望多邀请一些政治立场比较模糊的委员参加。对他们进行考察。

    至于党代会后自己会不会被调离辽东,唐逸觉得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在和唐系几位重要干部见面时,自己已经给出了比较明确的信号,就是希望留在辽东。

    至少到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为了唐系大利益也好,了为自己小利益也好,自己会在妥协下调离辽东的情况。

    张震参加了今天的常委会议,一直以来他在常委会议上甚少发言,可谓谨小慎微,但任谁都知道,如果赵发书记和唐逸生长发生重大原则性分歧,张震是考虑也不考虑就会站在唐逸一方的。

    会后张震坐上了唐逸的奥迪,唐逸早打了招呼,要去看一看不久前被假释的陈凯歌,张震不认识陈凯歌,却偏偏要凑热闹,张震心里明镜似的,只有这种场合,才能真正培养和唐省长之间的感情,当然,这个感情是指上级领导对下属的那种偏爱。

    陈凯歌是唐逸在延山时的统战部部长,本来是姚书记的人,后来就慢慢倒向了唐逸,唐逸离开延山后,陈凯歌又和雷浩抱团与新任县委书记王涛斗,最后被查出了一些经济问题双规。四月底的时候,听雷浩的电话,陈凯歌因为表现良好被假释。

    陈凯歌的儿子在省城工作,是以陈凯歌出狱后也来了省城。

    唐逸是早上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去看一看他,一场宾主,陈凯歌在延山和自己走的比较近的干部中是最凄凉的,要李刚代表自己好像是常理,却有些不近人情,自己怎么都该见他一面。

    张震帮唐逸点上烟,随口道:“我看赵书记越来越第三了。”说着就干笑两声。

    唐逸明白张震的意思,常委会上,自己同意了党代会在年底召开,赵发书记却明显更为不快,显然对自己有些误解,而政治生活中,一些误解往往会成为解不开的死结。

    张震又笑道:“省长,你这长支持党代会提前召开,是不是有了底?想提前……”说着又笑起来。

    唐逸微微一笑,“你想多了。”到了唐逸这个层次,早已不用故作神秘一副什么都提前知道的莫测高深之状,那样反而可能给圈子里的干部提供错误的信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张震就笑,也就不再打听

    前面副驾驶上的李刚回头问:“省长,要不要提前打个电话。”

    唐逸摆了摆手。

    按照雷浩提供的地址,奥迪缓缓驶入春和街后一处小区,八零初期的小区,楼房排列的很整齐,家家户户阳台上都安了防盗窗,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个鸽子笼。

    据雷浩说,陈凯歌的大儿子在侯富贵手下的省三建做事,好像是一线的工人,想来生活条件也极为拮据,能在省城买了二手楼还利益于消息灵一些,在楼价风暴来临前就买了房。

    陈凯歌家住在六楼,当爬到顶楼时张震已经气喘吁吁,拿出手帕不时擦汗,这些年,张震胖了,身子也虚了。

    小谭敲门,好一会儿才听到屋里脚步声,在门后顿了一下,好像在从猫眼看外面的人,随即里门被拉开,隔着铁栅栏似的的防盗门后,是一位方脸男人,诧异的打量唐逸几个人,问道:“你们是徐哥的朋友?”

    李刚笑着道:“我们是来看陈部长的,这是唐省长。”说着话做了个介绍唐逸的手势,虽然陈凯歌后来担任过常务副县长,但跟随唐逸来看他,自然是称呼以前的就称呼。

    “啊?啊!”方脸男人惊呼着,慌乱的推开防盗门,更手足无措的请唐逸等进,嘴里说的什么,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了。他是陈凯歌的儿子陈红雷,自然之道唐省长在延山工作时和父亲共过事,但却怎么也没想到唐省长回来看父亲。

    “爸,爸,快点,唐省长来了!”陈红雷大声的喊着。

    客厅装修的还好,白色兰花的瓷砖,沙发家具都很有格调,很整洁的客厅,电视机也是纯平的。

    踢踏踢踏的,卧房门一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了出来,看面相依稀可以看出十几年前的轮廓,但如果是在大街上,唐逸是肯定不敢认

    陈凯歌却是一眼就认出了唐逸,和唐逸握手时激动得手一个劲儿抖。

    唐逸笑道:“日子过得不错。儿子也挺孝顺吧?”

    “孝顺孝顺……”陈凯歌声音颤悠悠的,请唐逸等人坐在沙发上。又亲自去泡茶,陈红雷则忙着洗水果,李刚和小谭过去帮父子俩忙活,唐逸又打量了几眼这个小居室。除了父子同堂住着有些紧巴,总体上环境还算不错。

    “唐省长,您,我真没想到您能来?”重新坐到了唐逸身边,陈凯歌激动的无以复加,嘴唇一个劲儿的抖。

    唐逸笑道:“应该来看看的。怎么样?生活有什么困难?”

    “没有,没有。”陈凯歌连连摇头,心里的激动怎么也平复不下来,看着这位昔日的县委副书记,如今的封疆大吏一省之长,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却宛如隔世。

    其实唐逸也察觉了,可能陈凯歌应该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小金库,只是刚刚假释,自然要特别低调。

    唐逸心里轻轻叹口气,这也是一个症结,一些被双规的干部,因为行贿的一方不可能因为受贿方出了事就全部去坦白,这使得一些东窗事发的干部往往还能保留一部分秘密资产,这也是经济犯罪的犯罪成本比较低的问题之一,犯罪成本小,往往就会诱使一些人挺而走险。

    当然,唐逸并不是针对陈凯歌,在现阶段下,也没有条件令所有干部清如水廉如镜,只能一步步努力。

    说了一会话儿,唐逸正准备起身告辞,客厅门却被人敲响,小谭看似不动声色,已经移动脚步,挡住了客厅门和唐逸坐的沙发角度。

    陈红雷跑去开了门,就听男人笑声。“红雷,陈县长在家吧?”陈红雷忙着拉住他,说:“有客人,徐哥,咱出去说。”

    男人就笑:“是陈县长的客人?没事,你们谈。红雷,我去你屋里坐坐。”不等成红雷再说话,他就挤了进来,很快,就看到了原本被小谭挡住的唐逸,唐逸也看到了他。

    虽然十几年过去了,唐逸对他却是印象深刻,为了齐洁曾经找人拾掇自己的徐正阳。

    徐正阳更不会忘记唐逸,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了,这一霎那,他有种上了刑场的感觉,呆呆看着唐逸,徐正阳身子都僵了。

    徐正阳是最早经商的那拨人,头脑精明,眼光还不错,自然也是小发一族,到现在有了几百万资产。在延庆经营着一家贸易公司。唯一的遗憾就是前前后后离了三次婚。倒不是说想念齐洁,委实是男人喜新厌旧的心理作祟。

    徐正阳善于打通各种关系,但到了延庆,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门路。前些日子,和延山的某故旧吃饭,听说原延山常务副县长陈凯歌马上要被假释,徐正阳就动了心。在延山时许正阳和陈凯歌接触过几次。他知道,陈凯歌虽然被双规。但人家洗染还有着一定的人际网络,听说安东的副市长雷浩就一直和陈凯歌有联系,还几次去牢里看过陈凯歌。

    徐正阳这才通过关系和陈红雷走动起来,又说今天来拜访陈县长,但做梦也没想到,进门就撞了一头包,竟然遇到了唐逸。

    对现在的唐逸,徐正阳早已不敢有丝毫的嫉恨,只是怕,怕的厉害,以唐逸如今的地位,捏死他自是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徐正阳是觉得唐逸一省省长之尊,自不会无聊到找自己的麻烦,是以才一直没离开辽东。

    但现在和唐逸撞了个对面,那话可就另说了,没准唐逸就想起以前的事,随便关照下“有关部门”,那自己可就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看着徐正阳好像中了邪般一动不动的模样,唐逸就笑了笑,对他点点头,随即起身同陈凯歌告辞,陈凯歌忙站起来送唐逸等人出屋。

    直等唐逸走了好久,陈红雷拽了徐正阳好几次衣袖,徐正阳才猛地回过神,全身上下被冷汗打湿,就好像刚刚洗了桑拿,脸色更是白的吓人。也不管陈红雷和陈凯歌诧异的表情,转身就向外走,虽然唐逸没说什么,但谁又知道他怎么想?就唐逸现在想对付谁,还用得着恶语相向?

    下了楼坐进奥迪,张震笑道:“去夏兰吧,今天我请客,自掏腰包。”

    唐逸点点头。

    李刚回头问道:“省长,那个姓徐的人好象认识您?”他毕竟有些“不懂事”,在场的人自然看出徐正阳看到唐省长很不对劲儿,但这话张震就说什么都不会问,万一是唐省长以前比较尴尬的往事呢?

    唐逸笑道:“没什么,以前,挺有意思的回忆。”

    李刚恩了一声,就转过了头,看到唐省长眼神有些飘忽,好似在回忆昔日往事。往事?李刚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眼前好像又看到了那双美丽迷人的双眸。

    清脆的鸟鸣声,唐逸拿起手机。是宝儿发来的短信,“叔叔,我要去做理疗了,你帮我上号看看,没钱就和凤凰要,谢谢叔叔!”

    唐逸就有些挠头,唐逸虽然不会去玩《夏日香气》,但却介绍给了宝儿,也是希望宝儿不会太问,谁知道宝儿真的注册号进去玩耍,好像还上了瘾。

    凤凰?唐逸一琢磨也知道是安小婉,摇摇头,这俩人,怎么还是凑合到一块儿去了?

    曾经帮宝儿照看过几次,唐逸倒也轻车熟路,上了号,看了看当前任务,时限任务有三次电脑培训,需要夏天币几十块,但看看宝儿现金和银行账户,一共才十几块前,唐逸暗笑,宝儿在游戏里原来是个小穷鬼。

    看了看好友,凤凰在线呢,唐逸就发了条信息过去,“喂,给点钱。”游戏里很自然,没有小婉主任之类的客套,这大概也是虚拟世界的魅力吧。

    “姐姐也不叫一声,不给!”安小婉很快回了信息,还附带了一个大锤子砸人的表情。

    唐逸有些挠头,发了信息过去,“我是唐逸。”

    安小婉显然有些吃惊,好一会儿才发来信息,“不是你个小丫头骗我吧?”

    唐逸就不吱声,

    果然,安小婉很快判断出现在游戏里的是唐省长没错,极快的发了信息过来,“要多少?”

    “你有多少,给一半吧。”唐逸想也没想,就回了过去,打算帮宝儿多要一些。

    唐逸自不知道安小婉看到他发去的信息有多么郁闷,要知道安小婉已经玩这个游戏一年多了,辛辛苦苦攒了几百万身家,而宝儿还是个白丁,根本就不需要多少钱。但唐省长张了嘴,安小婉再不情愿,也只得去转账。

    看到宝儿账户上多出的三百万。唐逸笑笑,心说这还差不多,给安小婉回了个谢谢,就不再理她,帮宝儿做了几次技能培训,也不知道哪些技能涨了点,当奥迪停在夏兰大酒店停车场时,唐逸就下了线。

    看到好友宝儿的头像黑了,本来还在等唐逸问几句“你怎么这么些钱”或是表示下惊叹的安小婉哭笑不得,怎么唐省长在网络里给人的感觉像个愣头青?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