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拜师-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八章 拜师

第七十八章 拜师2017-11-8 23:51:21Ctrl+D 收藏本站

    略一琢磨,唐逸拿起电话拨给了齐洁,很快齐洁娇媚的声音从话筒传来,“老公!”

    唐逸就笑,齐洁现在就应该在俄罗斯,与俄罗斯方面谈同浏阳飞机合作的一些细节,实际上是希望引入重型直升机的部分最新技术,这一点上,华逸集团高层可能得到了直升飞机研究所的。

    按照现阶段共和国直升机的发展规划,武装直升机有直飞所和场合厂研制生产,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武10直升机实际上已经列装五十九军。据《简氏防务》称,武10在共和国陆航部队中的角色相当,作为世界一流的中型武装直升机,武10武器性能,电子装备可能略逊于美军阿帕奇之类的重型武装直升机,但机动性和空战性可能更胜一筹,期综合性能完全超过阿帕奇,将在实战中队阿帕奇享有压倒性优势。

    而重型运输直升机则是共和国陆航部队的弱项,军方自是希望以民用直升机为主的浏阳厂成为国内重型运输直升机的摇篮。配备一个精锐机械化团的五十九军同样需要国产重型运输直升机支持,毕竟已经装备部队的从俄罗斯引入的米26直升机数量有限,而且零部件出了问题自己就不能维修。1

    虽然华逸集团越来越表现出配合共和国官方需要的立场严重削弱它在欧美市场的扩张,但想来很早以前,华逸早已被国外机构打上了红色标签,唐逸本也没指望华逸集团会进军欧美市场。

    “就知道傻笑!”齐洁也笑了起来,在民国他乡,接到唐逸的电话,心情自然是极为愉悦的。

    唐逸问道:“俄罗斯的农庄,是不是从宁边购进了一批农机?”

    齐洁想来就嘟起了嘴,“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给我打电话。”随即又极快的道:“我问问,马上打给你。”

    几分钟后,齐洁又打来了电话,讲到农庄确实从第一农机厂购买了一批农机,价格很便宜,定价是宁边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庆云批的文。

    齐洁更格格笑道:“我可问清楚了,我们没主动要求减价,农庄那边也没有给张庆云好处,喂,老公,你是不是要抓**典型?想抓我进大牢我自己乖乖进去好了!”

    唐逸笑着训斥了她一句,随即就挂了电话。2

    张庆云这个人唐逸是知道的,和雷浩关系很不一般,本来雷浩与宁边原来的书记李守一走的很近,但时过境迁,雷洗已经调离宁边,张庆云想来已经开始跟着王立国市长的步子走.这才在李守一将退未退之际,王立国趁机将市府重新分工,张庆云分管了工业.

    在李守一的老班底眼中,张庆云无疑成了墙头草,现在看来,程明秀是准备拿他开刀了,就算拿不下他,也会借这个机会打一打他的上升势头.

    王立国会怎么反应呢?

    唐逸笑了笑,点起了一颗烟,今年,还真是不太平.

    “小秋,小武的工作安排了吧?”唐逸看向了胡小秋.

    胡小秋点点头,”恩,黄海市局.”

    小武跟了唐逸很长时间了,也是时候为他的将来安排一下了,总不能给自己做一辈子司机.何况小武的爱人在黄海工作,小武虽然一直提议要将爱人调来春城,但唐逸没同意,流水的干部,总不能自己去一处,小武全家也要跟着自己搬迁,对小武的小宝宝也不好.何况小武的爱人未必会愿意从国内最美丽的城市之一跑来东北这个犄角旮旯.小武去黄海,想来很快就会解决一系列干部待遇问题,对小武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安排了。

    ……

    唐逸再次来到京城的时候,小妹已经去了西南边陲,唐逸是来京城华夏大学见他未来的博士生导师的,唐逸修读的是马列主义博士,导师为华大马列主义学院院长陶晋安。

    马列主义学院位于华大燕子湖畔,绿柳荫荫,湖波荡漾,湖心角亭秀美绝伦,是华大情侣最流连忘返之地。

    一号办公楼的院长办公室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书架上那一排排的藏书了,和一些领导的书房有着显着不用饿是,一本本藏书没有华丽的装饰,明显都被人阅读过,令人不自禁升起敬仰之心。

    陶老先生头发银白,精神矍铄,微笑和唐逸握手,显然对唐逸的到来感到很开心。

    陶老先生的头衔极多,出了担任华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还是教育部全国高校马克思理论课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开国伟人额哲学思想研究会会长,共和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副理事长,共和国领导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和企业文化建设协会副理事长,《**思想理论教育导刊》和《共和国党建和思想教育》等杂志编委,更是中央党校和共和国干部行政学院的特聘咨询。

    陶老先生亲自帮唐逸泡了茶,又去打开了窗子,燕子湖的清新仿佛一下就涌了进来,令人心旷神怡。

    “唐省长,你能来,我很高兴啊!”陶老先生说的是真心话,本来唐逸要来读马列博士,大家都以为是走过场,学院也特事特办,唐逸的课程安排为每季度面授一次,时间为两到三天,其余时间由导师在网上交流指导,每两个礼拜一次。但没想到,距离七月份的开课时间还有三个来月,唐逸就亲自来学院拜望导师,令陶老先生很有些欣慰。

    毕竟他名望虽重,说到底也是个文人,而且是左派的代表,因为要替开国伟人纠正一些他认为的改革初期不大公正的“盖棺”,很是被一些改革精英排斥。

    而唐老的嫡孙,自然对高层政治上的一些微妙之处很是了解,对历史上一些不为人知的奥妙知之甚深,唐逸拜在他的门下,其实已经引起了诸多猜测,甚至一些真正了解共和国党内纷争的外媒也进行了讨论。

    如果这个已经渐渐确立自己在唐系政治集团中地位的年青高官的思想是“左”的,怕是很多人从此都会寝食难安。但偏偏,唐逸一贯的政治形象又是很开明的新一代官员,在很多外媒眼中,这样的官居员能在未来接掌庞大的帝国,才会使得这个充满潜在威胁的红色帝国和西方冲突的危险性降到最低,红色帝国才会真正的成为所谓“负责任的世界大国”,才会真正融入现代社会,使得东西方价值观渐渐取得一种平衡。

    而唐逸再一次成了很多人研究的对象,身上再一次集结了太多的争议,这一次的争议和以往不同,如果说以前的争议集中在唐逸的能力和一些施政方针上的话,现在唐逸被争议的焦点则集中在了思想领域,这往往是一个有着巨大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才能引起的争议,现在的唐逸,本来是不可能达到这种高度的。

    陶老先生微笑看着面前这位未来的弟子,能引起这种广泛的争议,可以说是这位年轻的省长在共和国舞台上展现自己政治魅力的开始,甚至在和眼前的弟子会面前,陶老先生都根下苦功研究了一番唐逸的晋升之路,包括这些年他的会议讲话记录,一些文章,包括在黄海发改委和辽东的一系列举措,以图能更多的了解这位未来的弟子,但到最后陶老先生也不得不承认,年青弟子怕是早已跨越左倾和右倾的阶段,开国传人如果能遇到这位弟子,想来会批下“形左实右形右实左”八个大字列入机会广义老打入冷宫,如果弟子有幸生活在那个年代,和那些巨人们的思想碰撞想来也很有趣。

    “老师,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唐逸端起茶杯,微笑道:“谢谢老师授道解惑,启蒙愚顿的弟子。”

    古时学生入学,第一天都会送上“启蒙茶”,唐逸的就是现代版了,陶老先生自然明白唐逸的深意,微微一笑,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又说:“就怕受之有愧,我先问你吧,为什么要研究马列主义?”

    其实唐逸要深造,就算为了拿文凭吧,也是有很多选择的,经济学也好,法学也好,好象更适合现代社会的发展,也更符合唐逸的需要。

    唐逸笑了笑道:“自然是为了学东西,西方推崇的很多经济理论和价值观,不是什么金科玉律,我们不能实行拿来主义。这不是政治问题,也不是意识形态问题,从纯经济角度来看,马列主义的经济学对西方资本世界的分析很多观点都直指其本质,华尔街经济,同样存在诸多不足,我们国家在转型,规模之大,影响之深,情况之复杂史前例,但我们往往习惯用西方经济理论解释国内的现实,往往就会给民众造成很多误解。我觉得,应该在马列主义指导下,建立符合我们国内发展的社会科学理论,没有理论,我们有时候很被动,例如在外交领域,只能被动的去解读,去应对。”

    陶老先生越听越是诧异,从来没想过这位年轻省会长会这么回答“为什么来学马列主义”,更没想到面前的青年高官会自信满满的质疑西方的一些经济理论。而仔细看去,唐逸又绝不像在信口开河,而是很郑重的阐述他的观点。

    唐逸确实不是说写冠冕堂皇的空话,前世经历的最后一次金融危机早已经将华尔街不为人知的经济黑洞呈现在世人面前,而备受质疑的共和国经济也未必像很多西方经济学家嘴里说的那样不健康。

    “这个理由我没想到。”陶老先生微笑着看向唐逸,看来他已经从心里接受了这位年轻的弟子。

    下午的时候,唐逸和胡小秋登上了前往香港的飞机。

    仁爱医院的高级贵宾病房里,宝儿正靠在床头,噼里啪啦的不知道在笔记本上鼓捣什么东西,她穿着一神蓝条白底的病号服,小丫头越发清纯动人。

    “叔叔!”乍然见到唐逸进来,宝儿惊喜的叫起来。

    唐逸微笑坐到她身边,宝儿傻笑两声,随即就啊一声,忙将手上的笔记本合上放到了一边。

    唐逸笑着问道:“什么东西?又使坏呢吧?”

    宝儿忙道:“才没有呢!是我的工作,秘密工作!不许给别人看的!”

    唐伸出手,说:“给我看看。”

    宝儿就苦了脸,犹豫了一下,终于伸手去拿笔记本,唐逸就笑:“你呀,不合格!”

    宝儿放下笔记本,嘟起小嘴不说话,虽然见叔叔还是逗弄小孩子一般逗弄她有些小郁闷。

    “唐,唐书记!”穿着性感魄小吊带衫浅蓝牛仔裤的兰姐从洗漱间出来,见到唐逸马上就结巴起来。

    唐逸笑了笑,问道:“球队的事怎么样了?”

    “买下来了。”兰姐声音比蚊鸣还小,也不敢多说。

    唐逸就不再理她,和兰姐说话时常会憋一肚子火,在宝儿面前又不能训斥她,是以还是少理她的好。

    “宝儿,走,出去逛一逛。陪叔叔去买点东西。”唐逸话说完,宝儿马上兴高采烈起来,说:“好啊!”虽然兰姐最喜欢逛街,但母女俩每次上街都会拌嘴,把兰姐气得不行,后来就不爱带宝儿了,要宝儿求她才肯答应,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兰姐也怕累坏了宝儿。

    “昨天,昨天宝儿才去的,唐书记,您想买什么?我去帮您买吧。”犹豫了好久,兰姐终于小心翼翼提出了反对意见。

    宝儿气的偷偷白了老妈一眼,但想来叔叔也不会带自己去了,垂头丧气的考回了床头。果然,就听叔叔说道:“嗯,那你去吧,小武要走了,明天晚上我给他送行。他父母爱人,岳父岳母都会来,你给每人准备一件礼物。”

    兰姐连声答应着,虽然也想回去送送小武,毕竟小武帮过她一些忙,但她从来没有在黑面神面前提要求的习惯,更不会有那个勇气。

    唐逸确实接着说:“小武会去黄海,和军子他们在一起,你想见他们方便得很。”

    兰姐一呆,忙点头,偷偷看了黑面神一眼也不知道黑面神是随口一说呢。

    还是真的了解自己的感受。

    和宝儿在一起,唐逸很放松,找了个枕头躺在床边,听着宝儿絮絮叨叨,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叔叔,你为什么要读马列主义博士啊?还要那个老陶做你的老师,香港这边的论坛有个人拼命攻击你呢,他好像也是老陶的学生来着,我本来想去后台删他的帖子,后来就忍不住上去骂他,嘻嘻!”

    唐逸笑了笑,说:“不用理那些无聊的人。”又笑道:“什么老陶老陶的?小丫头家家没一点规矩,搁过去,那是你师爷!”

    宝儿就泄了气,嘟囔了几句什么,唐逸也没听清。

    “叔叔,你平时有没有想过我?”宝儿蔫了一会又来了精神,扭头看着唐逸,清澈的大眼睛眨啊眨的,弯弯的可爱睫毛笔洋娃娃还漂亮。

    好半天后,唐逸点了点头。

    宝儿就甜甜的笑了。

    ……

    夏兰大酒店明月轩金碧辉煌的包厢里,小武的家人都拘束的坐着,听着唐省长说话。

    不管是小武的父母也好,小武爱人胡静的父母也好,都没想到唐省长会这般郑重其事的邀请双方父母,更亲自出面为小武送行。

    尤其是胡老爹和胡老妈,本来是极不喜欢小武的,更不同意女儿的这门婚事,谁知道后来才渐渐了解小武为之服务的领导权势赫赫,上升速度更是如火箭一般,几年时间就升任一省之长。

    胡家这几年也很是沾了小武的光,静调去了黄海外贸,现在是很有实权的一名科长,胡静的弟弟也是在小武的帮助下进了北京一家好单位,现在胡老爹和胡老妈,简直将小武当成了宝,时时都在后悔,当初对小武那么刻薄,可不知道自己这个女婿有没有在心里落下刺。

    “小武这几年辛苦了,跟着我到处跑,不容易。”唐逸笑着看向小武,小武就有些激动,想说什么,嗓子却有些干。

    “以后有什么困难记得给我打电话。”说着话,唐逸又转向武胡两家的老人,说道:“小武这个人腼腆,遇到什么事都放在心里。

    以后需要帮忙的,你们就直接打名牌上的电话。”

    给四位老人的是军子的名牌,想来他们遇到的事,军子都能解决的了。

    四位老人都拘束的点头。

    “来,吃菜吧,吃菜吧。”唐逸也知道,有自己在,在卒的也吃不好,但为小武送行,总不能自己这个主角现在就走,也只能陪着简单吃点,这顿饭,本来就是一种姿态而已。

    “省长,这个钱我们不能收。”犹豫了好久,小武拿出一张卡,慢慢推到了唐逸面前,那是来之前唐逸给他的,里面有十万块钱。

    唐逸笑着摆摆手,说:“收了吧,开始过小日子了,哪都需要钱。”

    小武犹豫着,终于默默将卡收了起来。

    现在对唐逸来说,就是千万亿万,也不过是个数字而已,但办任何事都有个度,超过这个度,好事也会办成坏事。

    四位老人互相看了几眼,都没想到走了走了,省长竟然还给小武送钱,看来这位唐省长还真的特别看重小武,黄海是以前唐省长的地头,胡静在那里就收到了很多照顾,小武去了黄海,自然也不会被亏待,唐省长还真是什么都帮小武考虑到了。

    唐逸有微笑举起杯,说:“干一杯吧,小武,祝你明天更好。”

    大家忙都举起杯,一连声“谢谢唐省长”中,一个个干了,就是胡静,也倒了满满一杯白酒干下,对唐省长,她无疑也抱着十二万分虔诚的感激。

    给小武送行是一番情景,给顾占东送行又是一番情景了。

    党委委员,常委自治区首府都宁市市委书记。

    川边位于西南边陲,小妹的五十九军就驻扎于此,自治区幅员辽阔,少数民族宗教昌盛,是共和国最不安宁的省份之一,前任都宁市市委书记就因为处理民族问题出了些纰漏被调离。

    唐系政治力量第一次入川,从哪个角度看,顾占东都任重道远。

    显然他也意识到这一点,微微有些激动的举杯,说:“省长,我再敬你一杯。”这是他第二次举杯了。

    唐逸笑笑,就举杯和他碰了碰,说道:“占东,我相信你能应付新挑战,自治区工作虽然复杂些,以你的能力,还是游刃有余的。”

    顾占东笑道:“别的不敢说,保证会做好宁军长的后勤工作。”

    唐逸微微一笑,没有吱声。

    顾占东又道:“川边的向书记,马上要退了吧?”

    顾占东摇摇头,说:“向书记身体不大好,主动提出要退的,赵发书记老当益壮,再干两届都没问题。”

    顾占东笑道:“赵书记肯定爱听这话。”又问道:“川那边儿?”看了唐逸一眼,就不再说下去。

    唐逸笑笑道:“应该是卫书记上,当然,也不排除中央另有考虑。”去了川边,顾占东可以说两眼一抹黑,适当提醒提醒他对他的工作开展有好处。

    “自治区工作有其特殊性,有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山头主义。”唐逸夹了口菜,淡淡的说着。

    顾占东默默点头,说:“在那里,要一致对外喽。”

    唐逸笑笑,说:“这说法不妥,不过差不多吧。”几个自治区,不管从刘晓楼的父亲刘书记还是到身体不大好的卫书记,他们基本上都是很强势的书记,中央在一定程度上也认可这种“一言堂”。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唐逸微笑拿起酒杯,第三杯酒,由他敬给了顾占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