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十亿和四千万-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七章 十亿和四千万

第七十七章 十亿和四千万2017-11-8 23:51:20Ctrl+D 收藏本站

    秦龙是和女朋友胡晓莉一起来的,小玲去外面接了他俩进来,当看到小妹时,胡晓莉惊异的睁大了眼睛,任谁第一眼见到小妹差不多都是同样的反应。

    “姐!”秦龙老老实实的跟小妹打招呼,小妹点点头。

    唐逸笑着给何磊刘晓楼唐欣萧若若介绍秦岭和胡晓莉,说道:“这是小妹的表弟,秦龙,他女朋友,胡晓莉。”

    何磊刘晓楼等四人忙站起来,客气的和秦龙胡晓莉握手问好。

    胡晓莉有种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虽然知道小妹的父亲就是军委宁主席,但那毕竟好像距离她的生活很远,没什么直观的敬畏。她好奇的问小妹,“姐,你在总参工作?”

    小妹清声道:“五十九军军长。”喜欢吹嘘的何磊想补充几句,但在小妹面前又是在不敢,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

    谁知道胡晓莉惊讶的啊了一声,脸上表情怪异极了。她虽然不是军迷,但现在倒时常看一看军情方面的新闻,谁叫对象突然变成了宁老的外孙呢?最近五十九军这支隶属军委直接领导的快速反应战略部队成立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没过媒体又开始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毕竟这支部队明显是为了地面战争组建,而且也很有针对性,欧美媒体包括南亚一些国家都在热烈讨论这个问题,甚至同共和国陆地接壤的东南亚中西亚国家也没有不关注五十九军成立的。

    乍然听到这支神秘部队的最高领导人就在面前,胡晓莉实在吃惊不小,到现在,她终于明白了眼前这家人的份量,怕是随随便便一句话传出去都是令所有新闻媒体当成爆炸性新闻来报道的那些披着神秘面纱的群体。

    唐逸微笑问秦龙:“陈婉君最近还好吧?”

    秦龙点点头,说:“公司业务发展的太快,大老板对陈总很器重啊,听说我们大老板准备去辽东投资实业。”

    唐逸微微一笑,秦龙能接触到这样的信息,那他在夏天网络的地位倒也不容小视,至于陈方圆,看中了云冈一家重工企业,正合该企业接洽中。

    “姐,姐夫,我准备辞职."秦龙说

    小妹哦了一声,也没表现出多么关心。唐逸笑道:”那晓莉呢?跟你一起去宁西?“

    秦龙和胡晓莉都点头,唐逸微微一笑,对着球场做个手势,“去,你们玩几盘去。”

    眼见获得了唐逸的首肯,秦龙和胡晓莉对视一眼,搜是开心一笑,只要姐夫肯美言几句,他两的情路想来会平坦许多。

    默默品着茶,翻阅着桌头的文件,是延庆市各县级班子同市试点班子交流干部的名单,除去延庆市华亭县外的四个试点,有一名县委书记,一名县长调任延庆二县县委书记,一名县长调任延山市市长,此外有七八名县级副职调入延庆,调整力度不小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宽城县县长张一鸣调任延山市市长,而原延山市常务副市长韩冬梅则调任宽城县县长,是所有外调干部中唯一一个提了格的

    大概这是张震和贺克强私下取得的默契吧,将张冬梅调出来,以来延庆市很可能刮起大风暴,到时延山市怕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主战场,韩冬梅是在黄海就追随唐省长的嫡系,逼得急了怕所有人在这上面大做文章,当然,会这样想怕是张震和贺克强都以为韩冬梅和唐省长关系可能不一般,是以才将韩冬梅调出来保护她。而来也加这次机会解决了韩冬梅3的正处待遇,更给了她一个广阔的施政空间。可谓一举数得。

    看着文件,唐逸笑了笑,这时门被轻轻敲响,随即李刚推开了门,“顾市长来了。”李刚身后,是脸色凝重的顾占东。

    顾占东是没想到自己会被调离春城的,虽然他知道他和邹鸿的对抗早晚会有个了结,但自觉最后走的一定是邹鸿,谁知道中组部突然下来人考察春城班了,为什么考察一直云里雾里,最近才传出消息,好像自己要被调离春城。

    坐在沙发上,顾占东轻轻叹口气,很多事自己还是看不明白,虽然辛辛苦苦在春城经营经年,但说到义,自己还是一枚棋子,但在辽东这个层面上,又有几个够资格下棋的人?赵发一个,唐逸一个,远在京城但仍对辽东有一定影响力的刘主席勉强算得一个。

    顾占东意兴阑珊,唐逸却笑了,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微笑道:“离开春城,是好事,你还真想一辈子在春城做土老大么?”

    顾占东悚然一惊,毫无疑问,自己在春城影响力越甚,越是压得邹鸿透不过气,走的最大的可能反而是自己。

    唐省长没有明说,但他的言外之意,自己一直留在春城怕是结局不会很好,这样的教训可谓不胜枚举。

    唐省长可以在政府一把的位子上和任何政治对手较量,但那也是有技巧有分寸的,而自己,终究不是唐省长,因为唐省长代表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一支强大的政治力量。

    “那,对我的安排?……”顾占东就拿起了茶杯,没有再问下去。

    唐逸拍拍他肩膀,笑着说道“你在春城的表现大家都看得到,放心吧。”

    顾占东微微点头,见唐逸态度甚和,他也渐渐心安,想来唐省长会有考虑的。

    如果说顾占东的调离在唐逸的意料之中的话,省反贪局常务副局长的人选却有些唐逸预料。

    零六年四月下旬,辽东省反贪局挂牌,已经退居二线的前任中纪委郭振邦郭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国家行政学院院长石寓言,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张素萍,最高检常务副检察长一级大检察官吴征等领导亲自来春城参加了挂牌仪式。

    新组建的反贪局,编制中有过半时从中纪委监察部公安部和最高检调入的,其余是从辽东纪检司法部门和部分兄弟省份的纪检司法部门调入。反贪局局长由省纪委书记谢路平兼任,常务副局长则是原中纪委监察部预防**室主任刘进,也就是唐逸的老下级。

    唐逸在监察部时,刘进为纠风室的正局员,这位原则性很强的干部被流言压了十来年,是唐逸给了他主持一方工作的机会,唐逸进黄海,刘进则接了纠风办常务副主任的职务,前年调任预防**室主任。

    其实刘进年纪不小了,和在北京时相比,头发更加秃,脑顶那一圈已经寸草不生,但别看刘进相貌有些丑陋,却实在是个好干部,上面最后圈定他,想屎以来因为他原则性强,二来是老同志比较稳重,反贪局是新生事物,自然要稳字当头。

    反贪局是在周五挂的牌,令唐逸心情很不好,本来,六中全会过后,是应该抓时间去香港看看宝儿了,偏偏这个周末又耽搁下来。

    有时候唐逸也觉得,自己好像不能算是一个成功的政治人物,在外人看来或许自己几乎集结了成功政客的大部分标准,但自己事自己知,在自己心里,很多政坛上的事未必会占在第一位。

    当然,晚上为各级领导接风的酒宴上唐逸谈笑风生没,早将那些遗憾深埋在心底。

    周六陈方圆来到了春城,唐逸自然要为他接见,不看老陈的面子也要看陈珂和大丫的面子不是。

    老陈是更加胖了,臃肿的就好像一只水桶,令唐逸没想到的是老陈带来一名漂亮女孩子,是东工大的大一学生,想来是老陈苦追陈婉群无果,不得已换了新目标。

    田凤琴娇俏玲珑,打扮得时尚,应该是来见唐逸前就听说了唐逸的身份,坐在陈方圆身边一直好奇的偷偷打量唐逸,话也不敢和唐逸说一句。

    陈方圆笑呵呵地道:“小田是农村人,很淳朴,不会说话,您多担待。”

    唐逸笑了笑,没吱声。老陈来之前说带一位朋友,当时唐逸也没在意,却不想是带他的新情人来。

    夏兰大酒店明月轩的套房金碧辉煌,私底下的唐逸虽然和电视报刊上形象不同,但来了几次,餐饮部一名服务员就认出了他,自然引起了轰动,不过唐逸不喜张扬,是以每次来到夏兰酒店,虽然规格肯定是最高待遇,但餐饮部经理却不再来凑趣,免得引起唐省长反感。

    “陈叔,你那个项目不大好办吧?”唐逸主动挑起了话题,老陈就叹口气,说道:“是啊,国家宏观调控,控制重工业过热,批文不好拿。”

    世纪初,当一些民营企业巨舰完成了资金的原始积累,逐渐将目光投向了重化工企业,开始投向钢铁有色金属机械化工等等产业,也引起了“民营企业大炼钢铁是否导致重复建设投资过热”的讨论。而随着高能耗重工项目上马越来越多,全国甚至出现了电力紧张的情况,随即在去年年底,发改委出台一系列文件限制重工过热的情况,很是把这些民营企业家卡了脖子。

    陈方圆准备与之合作的新北冶金也是如此,投资二十多亿建设新北冶金的家电巨头刘翰林,国内最着名的企业家之一,一真以来,刘翰林在国内可说呼风唤雨,显赫一方。

    但他对产业有判断有动作能力,却从来没有融资的经历,以往都是他拿钱给别人,这也使得他对困难估计不足,当第一期资金投入之后,发改委开始进行宏观调控,银根缩紧,批文迟迟拿不到手,刘翰林这种短融长投的方式马上陷入了困境,银行不再提供追加贷款,刘翰林析资金链开始断裂。

    和刘翰林比起来,陈方圆目光见识自然差之远矣,但陈方圆的长处就是有自知之明,是以才想到了和刘翰林合作,以刘翰林的能力,只要度过目前的难关,想来新背治金前途会一片光明。

    和刘翰林比起来,陈方圆目光见识自然差之远矣,但陈方圆的长处就是有自知之明,是以才想到了和刘翰林合作,以刘翰林的能力,只要度过目前的难关,想来新背治金前途会一片光明。

    唐逸笑了笑,问道:“你资金没问题吧?”

    陈方圆忙道:“资金不是什么问题,主要还是批文拿不到。”老陈是准备和刘翰林绑在一条船上了。以万宝集团和夏天网络两家公司的实力,加之老陈的人面,从一行拿几亿贷款还是没问题的。

    也不等唐逸问,他就做了个十指张开的手势,说:“我准备投资这个数。”

    唐逸就笑:“10亿?陈叔,魄力越来越足了!”

    田凤琴眼睛一下就亮了,大眼睛眨呀眨的,又向陈方圆身边靠了靠。

    陈方圆却是对唐逸苦笑道:“您又调侃我不是,柯儿随随便便拿一家酒店出来就压趴了我,我再不努努力,以后可没脸去见大丫了。”

    陈方圆一千虽然知道唐逸不缺钱,但等陈珂诞下大丫后陈方圆才知道唐逸的经济实力是多么恐怖,纽约酒店集团竟然是唐逸控股,现在转给了陈珂,而想来这只是唐逸经济实力的冰山一角。虽然陈珂一直说只是挂名,而这些钱也不是给大丫的,陈方圆显然不这么认为,是以这个外公也有些郁闷,奋斗了一辈子,自以为也是经济巨人了,谁知道还不如一个刚刚出世的小丫头富有,陈方圆自然想搏一搏。

    “您,您要不要见见刘翰林?”陈方圆小心翼翼的问。

    唐逸笑着摆摆手,说:“这样,你们这个项目,回头我问问。”

    陈方圆脸上马上笑开了花,赶忙道:“那,那可真多谢您了,您放心吧,不管是环保还是安全检测,我们都是按世界第一流的标准来办。”

    唐逸微微一笑,没有吱声。唐逸倒不纯粹是因为和陈方圆的关系才帮他,而是唐逸一向认为,国内的重工企业,也需要有一定规模的民营企业介入才能刺激市场,才能令国企在真正的竞争下获得良好的发展。要限制的是那些一哄而起,只为了眼前利益才上马的各种项目。

    宁边市新华酒店金碧辉煌的小宴客厅黑压压坐满了十几桌客人,闪光灯不停的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寻找着最佳的角度,正席的第一桌,国家发改委主任孙玉平和唐逸一起站起来行祝酒辞。孙玉平是来视察辽东边河核电站的筹备进展的,计划修建的边河核电站的地址位于宁边市,根据05年十八界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一五计划中的“十一五核电规划”,到2020年,共和国将会建成核电装机4000万千瓦。

    现在各地争“四千万千瓦”争得很厉害,有十几个省和直辖市提出了要在当地修建核电站的意向。

    而辽东边河核电站是最早获得审批的,项目总投资约500亿元人民币,将会是共和国核电建设史上一次开工机组数量最多规模最大国产化水平最高的核电站,核电站将全部由共和国自主设计,自主建造,85%的关键装备将由国内厂家生产,预计06年下半年动工,2012年投入商业运转。建成后年发电量将达300亿瓦时,相当于目前春城市年用电量的2倍。

    第一个获批的核电站项目,辽东人自然兴奋鼓舞,其实本来核电项目是唐逸来辽东前发改委就批准的,和唐逸没有什么关系,但普通百姓不会这么看啊?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都说是这位带有红色背景的年轻省长为辽东争取的,就算有明白人说这个项目早就获批了,那马上就会有人反驳,那还不是唐省长在发改委批的,这是他给第二故乡送来的礼物。唐逸自不会知道因为核电站的上马自己在辽东的被爱戴指数进一步升高,他微笑和孙玉平碰了碰杯,谈起了关于社会保障改革的一些问题。

    孙玉平微笑听着,不时地点头,和唐逸共事过的干部,通常情况下都会对唐逸的意见重视起来。

    这一桌坐的是宁边市四套班子的班长以及主要的市委领导,只有市长王立国制度,他去北京开会了。12市委书记程明秀端庄大方,有一种娟秀淡雅的味道,看不出是年过五十的人,省里都传赵迪在松平时和她关系很不一般,唐逸倒是不怎么相信,不过传闻这个女人手腕式极为厉害的。

    程明秀一直微笑聆听唐逸同孙玉平讲话,偶尔会插上一句符合唐逸看法的话,应归极为得体。

    终于,孙玉平看向了她,微笑对唐逸道:“强将手下无弱兵,你们辽东的女同志能顶半边天啊!”

    唐逸笑道:“明秀同志是辽东唯一一名女市委书记,很能干。”

    程明秀微微一笑,举起杯子细声道:“谢谢省长,您和很少夸人,我敬孙主任和您一杯。”

    唐逸笑笑,举起杯子和她碰了碰。

    孙玉平浅浅抿了一口,放下杯子说道:“边河核电站是十一五后第一个上马的核电项目,中央领导都很关注,一定不能大意啊!”

    唐逸微微点头,孙玉河不会明说,同样眼红这个项目的也不在少数。现在发改委正在研究未来15年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唐逸就提了提:“20年四千万千瓦,好像目标低了些,到了2020年,就算实现了既定目标,核电比重才也达到三个点,和国际平均的十七点要差许多。”

    孙玉宝点点头:“可能四千到五千吧,在建设三十座慢慢来,这要还是提高自主化水平。”

    :三十座......“唐逸念叨了一句,孙玉平随即笑道:”辽东是重工基地,再规划一到两座从程序上没问题,主要还要看中央的宏观调控,在研究吧。

    唐逸就笑了,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孙玉平自然是极高明的,主动提出这个问题,不推脱,到如果最后辽东拿不到额,却怎么也怪不到他头上,而他到底争取没有争取,那只有老天知道了。

    晚上国家发改委以及省委领导住进了宁边新华酒店,汤已被安排在1202房,是一间豪华的套房,不但有书房和设备先进的办公室,甚至有单独的健身室。

    李刚也跟唐逸来了宁边,正在客厅沙发上作者看报纸,看到唐逸和胡小秋进来,忙站了起来,虽然在唐逸身边工作一段时间了,但在唐逸面前还是有些拘束。

    第一次和唐逸来到下面的市,李刚切切实实感受到了省府一号秘书的权势,宁边各路官员的阿谀奉承就不必说了,就刚刚一名副市长还以听过他讲课的渊源来看他,口口声声称呼他为“李老师”,并留了李刚的电话号码,说是一定会再和他联系。

    唐逸坐在沙发上,拿起李刚泡的茶,笑道,“今天还真有些累。”

    酒会之后,又在程明秀陪同下观看了酒店工作人员自己编排的歌舞节目。其实看得出来,很多表演的俊男靓女未必是酒店的人,怕是少不了市歌舞团的外援,只是怕孙玉平和唐逸反感才用酒店联欢会的名义。

    胡小秋自己泡了杯茶,坐在窗边。自从在斯威兰帮唐逸档枪之后,唐逸和胡小秋的心情越发亲近起来,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情,或许,有些生死之交的意味吧。

    但越是如此,胡小秋越发恪守自己的职责,和唐逸说笑的时候反而少了起来。

    “唐省长,您看看这篇文章。”李刚将茶几上一份报纸递给了唐逸,是今天的《宁边劳动日报》。

    唐逸微微一怔,不过他知道,李刚虽然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可能比较稚嫩,但他有一双火眼金睛,善于分析文件精神,同样能从政治性文章的蛛丝马迹中发现一些问题。

    拿起报纸,看到了李刚用钢笔画的圈,是八面来风读者来信,来信的读者自称宁边市第一农机公司的工人,揭发农机公司以支援俄罗斯华逸农庄建设为名义,一超低价格提供了农机具给华逸农庄,称这种支援是对农机公司的第一线工人极不负责的做法云云。

    唐逸微微蹩起了眉头,这篇文章,自是意在杮公,到底是针对华逸农庄还是其他人?如果是准对华逸农庄,那么一些人在宁边的这个动作可说志在不小,毕竟辽东高层应该都知道,农庄项目是自己在发改委时大力推动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