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六中全会-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六章 六中全会

第七十六章 六中全会2017-11-8 23:51:19Ctrl+D 收藏本站

    四五辆车辆组成的小车队缓缓行驶在林北新区新建的青上,宽阔的街道两旁,到处事起重机的身影和正在建设中的高楼大夏。这里是林北新区北区,也是规划中林北新区的住宅区生活服务区。

    林北新区整合了原林北去春城高新技术开发区春城新区等三大区域,辖区五百多平方公里,人口过百万,数千家企业大型骨干企业就达到了五百家以上,工业产值几乎达到了整个辽东省的三分之一。

    车队中间是一辆银灰色的商务车,春城市市委常委副书记林北新区区委书记王自东微微有些激动的指着车窗外一些正在兴建的标志性建筑给唐逸介绍。

    韩国大星集团考察团刚刚和林北区签订了一份投资协议,涉及金额近亿美元,听闻考察团团长大星集团董事会董事金部长和唐省长是老朋友,唐省长在延山时就同金部长打过交道,金部长虽然还是金部长,却已经获得了大星的股份,从市场开发部部长蜕变为集团董事执行部长,权柄之盛中生代干部无出其右。

    接到省政府办的电话,说是唐省长要来林北新区“看一看”,王自东惊喜之余又有些忐忑,以往唐省长来林北,通常都由春城市主要领导陪行,这是第一次直接同林北方面联系。但王自东也知道,唐省长看问题的角度很难揣摩,很多干部就在这上面栽了跟头,例如一般来说,唐逸在很多干部眼里是比较廉洁比较开明的政治人物,一些干部就开始在这上面作文章,例如前任财政厅一位副厅长,在陪同唐逸下地方时抽的是五块钱的本地烟,还敬了唐逸一颗。结果后来的财政厅组班子调整中,该副厅长就靠了边,这事都成为了辽东政坛的笑话在流传。而因为接待太过铺张被唐逸冷落的干部也很有位曾经在辽东政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王自东琢磨着吧,和唐省长相处,就要力求简单务实,还要矫揉造作。那只会引起唐省长的。话是这么说,但真正和唐省长坐了一辆车,王自东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尤其是现在春风市班子要调整的消息早已被证实不是空穴来风,本来大家以为走的那个肯定是市委书记邹鸿,市长顾占东会顶上来,毕竟顾占东是唐省长的嫡系在辽东不是什么秘密。谁知道中组部考察过春城市班子后,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这次考察的重点是顾占东,也就是说。顾占东很可能会离开春城。

    王自东是顾占东一手提拔起来的。心中当然就咯噔了一声,顾占东走了,怕他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在这种态势下,唐逸来到林北,王自东无论如何也想给唐逸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

    “看明日只林北,是谁家之天下!”看着窗外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省办公厅主人安小婉小声的感慨,等见到大家都看过来,就有些不好意思,俏脸微红,说道:“不知道怎么,就想起这句话,不应景。”

    ……

    王自东忙笑道:“要我说应景的很呢,省市领导是现在林北的拓荒者。要我说该建个纪念堂,把省市领导对林北的贡献都记录进去,让后来的班子知道,林北初期的建设各位领导都耗费了怎样的心血。”辽东稍微有些本事的干部,谁又会不知道安小婉的身份?

    安小婉轻笑道:“那我也有份?”

    王自东忙道:“自然是有的。”

    安上婉微微一笑,就看向了窗外。看着外面渐渐拔地而起的高楼,她无疑有些激动。这多半年来,时常在文件里见到林北新区又引进了什么项目,或是某个国企又获得了哪里的融资,但当时实在没有什么直观的概念,等来到林北亲眼目睹之下,才知道不知不觉中,那不起眼的一个个信息汇集起来,却是这样令人激动人心的建设画面,虽然安小婉也知道,林北新区的建设虽然看起来热火朝天,但实际上绝大部分的搬迁企业还是存在着种种问题等待解决,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又看了眼唐逸,安小婉小由的想起很久以前听母亲向父亲唠叨,说唐逸是个“才子”,但在唐逸身边工作以后,安小婉怎么也找不到以前想象中的形象,至于想起母亲说唐逸“才子”一说,安小婉更是哑然失笑,怎么也看不出唐逸有什么文采风流,实实在在是个无趣的人。但现在呢,安小婉不由得琢磨,或许,唐逸才真正够资格称得上才子吧,眼前的林北新区不就是他开始勾勒的图画吗?恩,大才子。安小婉不无恶趣味的想着,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有时候心里恶搞下唐逸,也成了她生活里的一部分。

    很多人都以为安小婉是才女,典型的大家闺秀,温柔贤淑,但谁又会真正了解另一个人?

    ……

    四月初,唐逸来到了北京,参加党的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也就是俗称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一般来说,党的全会都是在国庆前后召开,但眼看到了换届年,一些地方颇不平静,是以中央提前召开了六中全会希望能尽早解决一些问题。六中全会,通常意义上是换届前各方面最后的妥协。

    雅静的小院,爷爷坐在竹椅上,微微闭起眼睛,似乎在享受阳光的温度,又似乎在享受孙子孙媳妇就在眼前的温馨。

    坐在竹椅上,小妹自是一脸发表地削着苹果,就算在唐老身边做这些小媳妇该做的琐事,小妹同样是那个威风凛凛的清丽女将军。

    小唐宁睡了,保姆抱着他回了房间。

    唐逸点了颗烟,他很清楚六中全会为什么会提前召开,比较支持皖东的一位老人家身体可能有些熬不住了,大概是想在最后为皖东方面把把关吧。

    看了眼爷爷,唐逸就轻轻叹口气,老人家一个一个离开,爷爷,怕是更寂寞了吧。

    “爷爷,给。”

    小妹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有吧手里削好的第一个苹果递给唐逸。

    唐老呵呵的笑起来,摆了摆手。说:“嚼不动喽,你们吃。”看着她们,唐老的目光是异常慈和的。或许最欣慰的就是为孙子娶来这房媳妇带来的不仅仅是利益纠葛,更带来了唐逸幸福,也带给了唐家欢笑,虽然小妹冷冷清清,但无疑。唐家的人都很喜欢她。

    唐老的目光慢慢转向窗台上的一盆翠绿的凤毛松,若有所思的道:“等了十年,昨天终于开花了。所以说,要有耐心,要不耻最后。”

    唐逸笑道:“爷爷,我觉得争先恐后也没什么不好。”

    唐老就笑了,回头看向唐逸。“你呀,你是个另类。”一辈子的处世哲学,在这个孙子身上好像都没怎么应验,“另类”这个词语出自唐老嘴里,大概也是对唐逸一种另类的肯定了。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极高的殊荣。

    唐逸微微一笑,现在的唐逸只希望爷爷每一天都能心情愉悦。

    “爷爷,二叔准备怎么动?”这是唐逸第一次和爷爷探讨高层变动,但心里却异常平静。

    来北京前,唐逸就知道这次六中全会对自己的意义,当爷爷打来电话他提前来京几天做准备时,唐逸就知道,这代表自己正式进入了唐系核心圈子。

    二叔肯定会准备在十九大争常委了,预计困难不会太大,不说唐系会全力支持,就说舅爷退下来,按常规二叔顶上去是理所当然,只是到哪个位置上,却是颇费思量。

    唐老微笑道:“在辽东你也总是这么急躁么?”又道:“怕是暂时定不下吧。”虽然有小妹在,显然唐老也没有避忌。

    唐逸微微点头,想来,这要经过一声艰苦卓绝的斗争和妥协了。

    “小妹,要去南边了?”唐老转过头,慈爱的看着一直安静而好奇的听着唐逸和他聊天的小妹。

    小妹点点头,脆生生“嗯!”了一声。

    小妹可以说是胸无大志了,还和唐逸说过要去辽东军区任职,但偏偏军委上层欣赏她的人在上面颇多,小妹去西南可不是宁主席的意思,而是总参谋长亲自点的将。

    宁主席上任后,军中最显着的变化就是不再怎么大张旗鼓地提“军地两用人才”这个说法,对战士的民用技能培训也在慢慢调整,将主要目标对准了即将退伍的战士。宁主席可以说是代表了纯正的军方集团,这个集团中,一些将军对军人来到部队学民用技术颇为不满,有激进的将军直言这会搞垮部队。

    这几年来,军方宏观的战略思路也一直在调整完善,而西南边陲某国近来蠢蠢欲动使得军方终于下定决心,成为一支轻型快速反应部队来准备应对小规范陆地冲突。和直属军委的战略预备队第十九军空降军不同,这支快速反应部队重点体现在实施打击的快速和力量上,人员编制只有十九军的三分之一。同样隶属军委直接领导,配备陆军航空兵师特种兵大队电子战分队技术侦察分队等等精锐武装力量以及技术性兵种,作战方针为雷霆万钧。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歼灭小规模敌对武装。

    新组建的第五十九军将会配备军内最精良的高科技武装,配备各种特种车突击武器自卫武器攀登工具军用直升机,电子侦察车,目标测试器以及各种枪械手榴弹掷弹筒火焰喷射器防毒器具等装备,队员将会从各军区空降兵师航空兵团特种兵大队各海军陆战队挑选精英,每一个队员都要会使用各军兵种武器各种车辆以及驾驶武装直升机,并学会跳伞泅渡登陆擒拿格斗等特种功夫。

    这样一只快速反应部队,总长点了小妹的将,可以说是对小妹最高的褒奖了。

    看着小妹,唐逸就笑了,说道:“去了南边,狠狠教训下阿三。”

    小妹又清脆的答应一声。唐老好笑的瞪了唐逸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

    ……

    出席十届六中全会的有中央委员203人,中央候补委员136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和有关方面的负责同志列席会议。唐逸是以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参加会议的。

    会议由中央政治局主持,第一天的会议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主席台上鲜花吐蕊,翠竹欲滴。坐在台下,唐逸听着总书记抑扬顿挫的声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本次全会听取和讨论的政治局报告为《**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早在年初的政治局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已经听取了该稿在党外,一定范围征求意见的情况报告,决定根据这次会议讨论的意见进行修改后将文件稿提请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

    通常来说,第一届委员会的五中全会制定下一个五年计划,六中全会的报告则代表了一定方向的风向标,同时为来年的党代会做准备,而本次的政治局报告。据唐逸所知修改幅度很大,操之过急东方面一些人很不满意本次的政治局报告。

    坐在唐逸身边的候补中央委员是川南省委常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吕凯,进入会场时,唐逸和他只是互相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在中央委员会中,解放军同样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203名中委中。军人四十三位,占了五分之一强,大军区军政负责人自是悉数入选。胡司令大嗓门和唐逸握手说笑时时引得人人侧目,但胡司令却是旁若无人。

    看着黑压压的会场人头,在这个共和国真正的权力核心圈子中,那一排排代表着唐系政治力量的面孔。唐逸心中,莫名地升起一丝异样感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在北京城这几天里,唐逸要见的人实在太多了,第二天晚上,唐逸和小妹就在纽约大酒店明月轩宴请鲁东省省委书记徐维纶,作为学院体系内最耀眼的政治人物之一,徐维纶有很大可能会在十九大上被很委以重任。而有过在鲁东和唐逸共事经历的徐书记无疑对唐逸印象还算不错。

    带着小妹拜访各路大员也是情非得已,倒不是带了小妹去充场面,实在是好不容易来到北京,有些不值得和小妹分。

    四中全会开了四天,审议并通过了<<**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全会审议并通过<<关于召开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决定党的十九大于2007年下半年在北京召开。

    在四中全会胜利闭幕后,唐逸并没有马上离开北京,而是多留了几日。和梁副总理政治局委员江南省省委书记郭文天等等大佬马不停蹄的会晤,离京前晚,唐逸则同小妹来到了京城北湖疗养院放松,这几天唐逸一直紧绷着根弦,实在有些累了。

    现在的唐逸自不好再去蓝岛俱乐部,虽说蓝岛高级VIP房间同样保密,但那毕竟属于商业娱乐场所。而北湖疗养院就不同了,可以说蓝岛该有的休闲娱乐设施北湖疗养院同样都有,但两者性质完全不同,一个是干部疗养院,一个则是声色娱乐场所。

    北湖疗养院是六十年代时由解丨放军125疗养院华北军区109疗养院中央卫生部北湖疗养院全国总工会疗养院合并而成,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大多曾在此疗养。

    现在北湖疗养院则是京城干部保健基地健康体检专业医疗机构,提供体检膳食指导心理咨询医疗体育训练戒烟限酒指导及休养康复等为主要服务项目的完整服务体系。

    在疗养院网球场,看着小妹穿着雪白网球裙的可爱模样,唐逸几次都发了呆,小妹自然察觉,也不理他。

    和唐逸小妹同来的还有何磊萧若若小两口和唐欣刘晓楼小两口。

    小妹自然是很让着唐逸的,不然怕是小妹稍一认真,唐逸就会一个球也接不到,现在倒是和小妹有来有往。杀得不亦乐乎。

    何磊唐欣四个人都没有下场,坐在球场边的墨绿长椅上为小妹和唐逸的好球鼓掌喝彩。

    唐欣一边鼓掌一边笑道:“一会儿你们谁敢下场和嫂子来一盘?”

    何磊笑道:“我可不敢,再说了,谁去说啊?三哥不说话的话我敢打赌三嫂不会理咱们。”

    刘晓楼和萧若萧都笑。

    紧邻的网球场地上,两名中年男人每人带了一名青春美丽的少女进行双打,想来不会是京城的干部,应该是很有些门路的商人,拿到了来这里的通告证带小蜜来显摆显摆。

    虽然和小妹一比较,那两名美少女黯然失色成了村姑,但那两个男人规矩的很,眼睛根本都不向这边看一眼,任谁都知道这里水有多深,谁又敢在这儿乱惹事?

    何磊很有些遗憾的,如果能和三哥一直去蓝岛走一圈那才叫压场呢。现在的何磊已经是圈子内有名的“新四大公子”之一,新四公子也就是现在京城最有名的四大纨绔。何磊虽然是唐家外性,但凭借唐家那令人喘不过气的威势,何磊却是排在了四公子之首。

    唐逸和小妹坐回到椅子上,勤务兵小玲递上了雪白的毛巾,小玲穿着橄榄绿的军装,清秀的小丫头倒也异常惹眼。

    “三哥三嫂,喝水。”萧若若殷勤的送上了刚刚拧开的矿泉水。

    唐逸接过,说了声谢谢,又看了眼唐欣,笑骂道:“死丫头,跟人家若若学学,越大越不懂事!”

    秀久没见三哥了,过年时节三哥也没回家,而三哥权势日盛,举手投足都有种难言的威压,有时候唐欣在唐逸面前都有些拘束,有了种在爷爷面前的感觉,被三哥骂,唐欣却是有些开心,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其实唐逸也知道唐欣何磊在自己面前越来越是拘束,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唐凤和唐雄,从小相伴的兄弟姐妹尚且如此,如果现在告诉唐凤唐雄自己的身份,那以后见面怕是也没什么话可以说了。

    “唐逸,累了吗?”小妹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唐逸,显然这几天看唐逸忙得厉害,小妹有些心疼。

    唐逸笑着摇摇头,转头对何磊道:“该做点正事了啊!”

    何磊忙连声答应。

    唐逸的电话震动起来,拿起来看了看号,是秦龙,唐逸微微一怔。随即就接了,秦龙略带拘束的声音响起,“姐夫,您还在北京吗?”

    唐逸就笑:“在呢,和你姐在一块儿呢。”

    “啊!那,那我回头再给您打。”显然比起唐逸,秦龙更怕小妹,就想挂电话。

    唐逸有些好笑,说道:“有事吧?”

    秦龙犹豫了一下,就说:“我,我想辞职。”

    唐逸就笑起来,说道:“怎么着?终于出头了,你们那个老总离不开你了?”

    秦龙憨厚的笑笑,“差不多吧。”

    唐逸就道:“那这样,你过来,北湖疗养院,见面谈好吧?”

    “啊?我,我不去了吧?”想也想得出,怕是秦龙在小妹面前比老鼠见了猫还害怕。

    唐逸不容他分说,“就这么定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看了小妹一眼,唐逸笑道:“是秦龙。”

    “哦”小妹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二姑姑家的。”

    唐逸被逗得哈哈的笑:“你呀,不会自己亲戚都记不清吧?什么人啊你?”

    小妹解释说:“我记得了!”更是令唐逸微笑不已,

    看出唐逸又在逗弄自己,小妹就不再理他,拿起矿泉水,自顾安安静静的喝水。

    “三哥,小楼准备围业到地方了,你觉得好不好?”唐欣关切的问唐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