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求医-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章 求医

第六十章 求医2017-11-8 23:51:1Ctrl+D 收藏本站

    逸和胡小秋走向一号办公楼台阶下的奥迪,进出办都恭谨的躲在一边,也有赔笑叫“唐省长”的,唐逸正要钻进奥迪,背后有人略带焦急的喊“唐省长唐省长”,接着就见贺克强从办公楼里小跑过来,唐逸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提*供@阅@读**

    贺克强正准备进电梯时看到了从省领导专用电梯走向办公楼外的唐逸,急忙追了出来。

    将手上的一叠厚厚的材料递过来,贺克强有些忐忑的道:“这是我的一些想法,没有在委里讨论。”

    唐逸皱了皱眉头,“一晚上你就有新想法了?”

    贺克强忙道:“这都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昨天开夜车,胡乱写了写,都是些很不成熟的想法。”

    唐逸就看了看,随即道:“没吃饭吧,上车。”

    贺克强犹豫了一下,终于是道:“今天,今天是我和爱人结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日,我和她约好了中午去夏兰酒店。”

    唐逸摆摆手:“车吧,夏兰是吧?顺路。”

    贺克强这才答应一声,在进出干羡慕的目光中,跟在唐逸身后钻进了奥迪。

    翻看着手头的材料,又了眼贺克强有些红肿的双眼,唐逸略带责备的说道:“既然一早就有想法,为什么不提出来?干工作,不返工几次就显不出重视么?”

    贺克强耷拉着脑袋也不敢声。坐在唐逸身边。时时会有些透不上来气地感觉。就是面对赵书记。那种压抑地感觉也没有这般明显。

    在贺克强地延庆市农业改革构中。提出了“简镇强县”地构想。“简镇”。根据五个试点县总结地经验。在延庆市进行集体化农业改革前先解决地就是一些“穷乡穷镇”地资源分配问题。在改革前。就将乡镇重新进行合并规划是很有必要地。同时。精简乡镇机构。解决乡镇权力过剩问题。以往中央甚至省市每立个法。乡镇就增设一个部门就多了一项管老百姓地权力。所以展农村经济稳定农村秩序地途径之一就是改变乡镇政府行政体制。裁撤过剩地官方权力。变官本位为民本位。而且农村试点地公司化也使得乡镇一级臃肿地机构显得更加不合时宜。

    强县。强化县一级班子地执政透明度。贺克强提到了华亭县庆市华亭县作为省内五个集体化农业改革试点县之一。短短两年时间。各项经济指标都有了长足地展随之而来地问题也不少。所谓指导农业改革地部门层层叠叠。机构更加臃肿。县一级财政不透明。没有详细地规划于国内和省里前期地财政投入虚报数字。有种能伸手要多少就要多少地思想。两年多地改革。看似农民收入得到了较大提升。实际上国家投入了大量地财政支持。到底这个数字有没有水分。也需要审计部门进行严格地审查。

    奥迪平稳地行驶在春城街头车内只能听到唐逸“哗哗”翻动纸页地声音。

    唐逸突然就笑了。“华亭县问题不少嘛!”

    贺克强提出这些问题只是从政策方面来考虑延庆市农业改革地部署。为了少走弯路没想过在省长面前指摘华亭班子地不是。他急忙道:“华亭县成绩还是主要地改革初期。就好像您说地。改革初期。出现问题不可怕。关键是怎么来解决问题。”

    唐逸放下了材料,转头看向贺克强,笑道:“我的话也不一定正确吧?”

    贺克强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笑了笑,没吱声。

    唐逸突然就问道:“如果让你去延庆,你敢不敢按你的构想来搞?”

    贺克强滞了一下,显然唐省长在说他是“纸上谈兵”,确实,构想都是好的,但在实际工作中就这么雷厉风行的实施下去,怕是要不了多久,整个延庆班子就会被那些基层干部给掀翻。

    “还是,还是要一步步来。”贺克强组织着话语,“一步步来,在实际工作中慢慢调整,只要中央和省委精神不变,我相信延庆的集体化农业改革一定会获得成功。”

    唐逸笑着点点头,“脑子还不算太热。”

    贺克强是真不知道唐逸的笑容代表着什么含义,从上了唐逸的车,他就感觉自己好像个木偶,在被人牵着走。

    唐逸指了指车窗,“到了,你爱人应该等久了吧?”

    奥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夏兰大酒店之前,光线映射之下,朵朵白云好像从夏兰大酒店的蓝色玻璃帷幕上飘过,这座大厦气势恢宏,巍峨无比。

    贺克强忙道:“那,那我下了,省长,您走好。”正准备推车门下车,唐逸就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延庆的问题,你再好好想一想。”

    贺克强微微一怔,但也不由他多想,下了车,才猛地醒过味,但奥迪已经缓缓驶离。

    贺克强的爱人齐淑云早就定了包厢,更花心思叫服务员布置了一番,鲜花美酒,极为浪漫。

    齐淑云生得眉清目秀,今年刚刚三十九岁,两人成亲时正是动乱时期,十九岁齐淑云就嫁给了当时二十二岁的贺克强,夫妻一直很恩爱,是以虽然是结婚二十周年这样特别的日子,看到爱人恍恍惚惚的走神,齐淑云还是很理解他,轻轻叹口气,说:“克强,我觉得你和杨主任之间出现的问题不能只怪在杨主任头上,你自己也要反思下,要调整好心态,不要没能升上去就在心里抱屈,就拿杨主任当对立面。”

    两人感情极好,贺克强在单位的事也不大瞒她。

    贺克强抬起头,看到爱人关切的目光,随即就有些歉疚的道:“刚刚坐唐省长的车来的,有个挺意外的消息,唉,我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齐淑云温婉一笑:“唐省长批评你了吧,我看你也得挨批,上不去主任就是世界末日了?不过克强省长肯批评你那说明他重视你,你要没能力,唐省长都不会理你。你不是说齐主任和唐省长关系很亲密吗?回头你也在齐主任面前表表态,别真叫人

    想撂挑子。”

    贺克强就笑:“你呀,越来越婆婆妈妈,唐省长……”犹豫了一下,他终于还是说道:“唐省长好像想叫我去延庆挑大梁。”

    齐淑云也愣了一下,笑道:“那可真好省长来辽东,第一个点的将就是你吧?克强,这是咱们结婚二十周年最好的礼物了,来,”举起了高脚水晶杯里的红酒在璀璨吊灯下反射出梦幻的色彩。

    贺克强摇摇头,说:“你呀,你不知道延庆有多复杂。”

    齐淑云微微一笑:“那才说明唐省长看重你呀!”

    爱人软语温存克强心情渐渐明朗起来,举起了水晶杯,又笑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别在外面乱说。”随即想起爱人谨慎的性格克强自嘲的摇摇头,有时候觉得,爱人比自己还能看明白很多事呢。

    ……

    在夏兰酒店的VIP车库换了黑色迅腾,胡小秋驾车直奔春城机场,那辆奔驰的车牌已经有些乍眼,比较私人的行动是乘坐这辆迅腾比较好,迅腾是三昆以前的品牌十多万的价位,现在齐洁是三昆通用的大股东逸爱屋及乌,就买了一辆来用。

    唐逸是去机允儿的儿认识一名朋友,是交州的警官,好像祖籍辽东,十年前这名警官在同歹徒搏斗时腰椎也受过重伤,据说在他一位远亲戚按摩调理下奇迹般好转,允儿在学校这些日子尽打听这些东西了,当下就约了他来辽东,一起去寻访那位已经退隐的老中医。

    可能是有明星来访,春城机场一航站楼的出口被歌迷堵得水泄不通的,少男少女们举着大大的标识牌尖叫欢呼。

    唐逸和胡小秋站在里层外三层的歌迷外围,唐逸不时焦急的看表,宝儿一直没有起色,除了唐逸,谁又能知道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终于,一身警装英姿迷人的儿从人群中挤出来,越清纯美丽的她竟然也引起了歌迷阵阵口哨。

    跟在允儿身后的,是一名中年警,浓眉大眼,下颚青青的胡子茬,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加上那身英挺的警服,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中年警官肩章灿灿生辉,一级警督,唐逸听允儿在电话里说来着,这位姓高的警官是交州市某区分局的局长,应该是正处级干部。

    允儿现在已经是岭南公安大学的讲师,被授予一级警司的警衔,理论上的正科,而岭南公安大学作为国内同类型学府的翘楚,最辉煌时校长曾经被授予副总警监警衔,享受副部级待遇,现在的郭校长为一级警监,行政待遇正厅。

    看到唐逸,允儿就一脸开心的跑过来,浑不在意别人的目光,跑到唐逸近前,终究不敢抓唐逸的手,只是开心的笑道:“……,您怎么不在车里等着?都怪我,出来的晚了!”

    跟在后面的高局长见到允儿和唐逸这般亲热,脸色就有些不对,再听到允儿的话,他更是吃惊的看向唐逸。

    唐逸对允儿笑了笑,随即就对走过来的高局长伸出手,说道:“高局,谢谢您帮忙。”

    高局长有些倨傲的伸手和唐逸握了握,他在外面前呼后拥惯了,和别人介绍来认识他的人打招呼的态度已经成为条件反射,倒不是故意对唐逸拿架子。

    允儿笑着介绍,“高局长人很好的,我是去年在基层锻炼认识的他,他知道我在学员中打听治疗神经损伤的事儿,就主动提出帮忙。”

    虽然是帮高局长说话,但明显亲疏有别,高局长看唐逸的眼神就更有些不对,但他只是很有风度的笑了笑说:“朴老师的忙我是肯定帮的。”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对允儿把所有人都看成好人也没有办法,而允儿是红颜中唯一没有配备保镖的人,曾经给她配备了一段时期,允儿很不习惯,但她自然不会违抗唐逸的意思,是齐洁和唐逸说了说允儿的情况到自从配备保镖后允儿就没以前开心了。最后唐逸才要齐洁撤了保镖。

    但现在看着允儿,唐逸又在琢磨自己撤了允儿的保镖到底是不是对她好。

    不过看到允儿欢快的走在自己身边,唐逸就微微一笑,允儿其实挺聪明的,只是她有着自己的处事方式,她开心就好了。

    走在机场停车场,高局长微笑问唐逸:“你和朴老师是朋友?”语气却怎么都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唐逸笑了笑:“男女朋友。”说着就挎起了允儿的胳膊,允儿微微一怔心甜蜜的靠在了唐逸身边。

    高局长眼神闪烁,就不再问。

    胡小秋在旁边呵呵笑道:“高局,看你也有四十多了吧?儿子多大了?”

    高局长不以为意的笑笑,“我三十五,离异。”显然他的条件,他还是充满自信的,三十五岁的交州区公安分局局长确实前途一片大好。

    唐逸瞪了胡小秋一眼,毕竟一切以宝儿为重,惹恼了高局长怎么办?至于宣示允儿的主权,那也是省了更多的麻烦事。

    胡小秋看到唐逸瞪眼睛嘿一笑,就不再说。

    上车时高局长倒是直接就上了副驾驶,并没有和唐逸允儿挤在后排,唐逸就有些挠头,这个人做事情很讲究,自己是不是要开始小心这个强劲的“情敌”呢?唐逸感觉的到高局长对允儿有意思。

    迅腾缓缓驶出机场,上了高速开始风驰电掣。

    允儿一直看着唐逸傻笑些日子,她有时间就去香港陪宝儿实在是有些想念唐逸了。

    唐逸知道除了叶小璐,允儿去看宝儿最为频繁问道:“宝儿还是老样子?”

    提起宝儿,允儿脸色就黯淡下来,难过的低下头,说:“我,我真不好,我刚才忘了宝儿了!”

    唐逸深深叹口气,说起宝儿自己才真的愧疚呢。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和那边掰腕子,走动部署,自从宽城一会,自己就再没时间去香港看宝儿,甚至有时候晚上都抽不出时间和宝儿视频

    “长,您怎么了?是不是想宝儿了?”允儿很小声的问。

    唐逸点点头,没吱声。

    允儿轻轻靠在唐逸怀里,也不再说话。

    高局长频频看向后视镜,眉头皱了一下,又很快舒展。

    鸟啼声,允儿忙坐直身子,帮唐逸从手包里拿出手机,后视镜中,高局长脸色终于有些不对,想来允儿对唐逸太殷勤,简直就像个使唤丫头,令一直将允儿当作梦中女神的高局长极为郁闷。

    短信是田野的,唐逸刚刚看了几行,手机就震动起来,看了看号,是赵迪。

    接通电话,赵迪高亢的声就从话筒蹦出来,“你知道吧?张继业在看守所被人重伤,现在还在医院,你知道吧?”

    赵迪情绪很动,甚至有些失态,也难怪,张继业刘金堂等人的案子马上就要进入法院审理阶段,谁知道今天上午,张所长在看守所被人用削尖的牙刷刺进了脖子,现在还生死未卜。也凑巧,赵迪刚好去看守所了解他表弟的住宿条件有没有被刁难等,眼见张所长被急救车送走。而刘金堂亲眼目睹了那凶狠的暴徒将牙刷刺进张所长脖子的震撼一幕,看着张所长脖子上的血咕咚咕咚涌出,刘金堂当时就好像吃了千八百只死耗子,蹲下身,吐得胆汁都流了出来。

    刘金堂见到赵迪时,四十多岁的,竟然吓得尿了裤子,哭着要赵迪救救他,要赵迪去求唐逸。

    看着这个曾经的政法书记惊吓后的凄惨模样,赵迪情绪也失控了,直接就把电话打给了唐逸。

    田野刚刚来的讯息就是的这件事,见赵迪语气高亢,唐逸微微皱眉,说:“我也是刚刚知道。”

    “好,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赵迪声的质问,他太气愤了,唐逸的行为太离谱,这是省部级高官能做出来的事?简直就是穷凶极恶的黑社会老大!

    唐逸沉着脸,淡淡道:“你先冷静下,第一,这件事我不知道。第二,请你和相关部门沟通!”

    说完唐逸就挂了电话,看了看前面的胡小秋问道:“小秋,你知道这事儿吧?”

    胡小秋看了眼高局长,只是点点头。

    唐逸就不再说话,拿出烟,允儿就乖巧的接过去帮他掂出一颗,又拿火机给他点火。

    唐逸吸了两口,沉声道:“办得不好。”

    胡小秋也有些恼火,说:“是帮小子,拖泥带水的。”

    唐逸皱了皱眉,但终于没有说什么。

    高局长却是突然微笑插嘴,“很难办吗?看守所的事?我在你们辽东应该也能够上人,要不要我帮忙?”赵迪声调很高隐隐听到了一点。

    胡小秋有些无奈的看了高局长一眼,说:“不用了!”

    高局长笑道:“行,不过要真难办管开口,朴老师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唐哥明显要给他面子,胡小秋只能郁闷的点点头。

    上了外环,轿车风驰电掣奔向春宁高速入口,高局长的远房亲戚在宁边市浏阳县的山村,以迅腾的速度,到浏阳大概要三个多小时。

    要说高局长还真的挺有风度,大概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高局长主动提出由他来开一会儿胡小秋推辞了几句,见高局长一再坚持只能无奈的让出了驾驶位。

    高局长所说的小山村极为偏远,在浏阳下了高速路北行,渐渐马路上坑洼多了起来后更走了山路,颠簸的厉害,幸好还能通车。

    高局长车开的有些快,也不太注意路况,唐逸不由得就说了一句:“高局,注意底盘。

    ”

    高局长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渐渐笃定,二十多万的车就这般小心翼翼,这个年青人的条件也并不怎么优越。

    北国冬日太阳下山很早,五点来钟,夕阳斜照,远方群山上白雪皑皑,景色极美。

    终于,前方渐渐有了小山村的影子,炊烟袅袅,在农村已经是不多见的景象,现在比较富裕的农村,做饭大多用煤气罐或电器,烧土炕的是凤毛麟角。

    在村口停了车,高局长扭头笑着对唐逸道:“我也有三四年没来了,要先去打听打听。”

    允儿比较诚实,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甜美的声音里有些赞叹,“高局长,原来你三四年没来了,记性真好,要我就记不住路。”

    高局长微微一笑,说道:“你在车上等着,外面可冷,以前呵口气都能结冰!”喜气洋洋的下车,走向了村里。

    从车里看着高局长的背影,唐逸就笑了笑,说:“允儿,高局长喜欢你,你知道吗?”

    允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听李老师张老师的都说过,可是高局长从来没有给我写过情书,也没给我送过花,他又知道神医的地址,所以,所以我就带他来了,长,他真的喜欢我?”

    唐逸微微点头。

    允儿就说道:“那我回去就不理他了。”

    唐逸莞尔,笑道:“你也太坏了吧?明显过河拆桥嘛!”拍拍允儿小手,笑道:“有人喜欢是好事,说明我们允儿有吸引力,你呀,不要做怪胎了,把喜欢你的人都当仇人看,那可不好!”

    允儿听话的点头。

    胡小秋挠挠头,就推车门下车,虽然外面挺冷,他也不好再在车里当电灯泡。

    “长,神医真能治好宝儿吗?”允儿有些愁的问。

    唐逸其实是没抱多大希望的,小妹认识的国手医术何等高明,对宝儿的病情尚且束手无策,一个偏远山村的老中医又能有多大本事?只是但有一丝希望,也要试一试而已。

    “希望吧!”唐逸叹口气,习惯性的摸起烟盒,允儿忙帮他拿烟点烟。

    吸了几口烟,唐逸随即就道:“下车走走!”推开车门,冷冽的寒风扑面打进来,打的脸生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