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兵临城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五章 兵临城下

第五十五章 兵临城下2017-11-8 23:50:55Ctrl+D 收藏本站

    逸就笑:“据说收藏火机的人潜意识里比较怀旧,伟是不是这个道理?”

    由伟民部长变成了伟民,称呼上的变化赵伟民自然察觉,想来他也知道唐逸要和他坐一辆车是什么用意,而既然他坐上了这辆车,那说明赵伟民这段时间受到的压力很大。[O]

    赵伟民笑了笑,“这我倒没察觉,唐省长的意思是说我固执吧!”

    唐逸就笑着摆摆手,“可不是这意思,不是这意思啊!”说到这又叹口气,“说起固执,宁边的王立国就像头牛,那犄角,见谁顶谁!”

    赵伟民就看了唐逸一眼,不动声色的问:“唐省长也被他顶了?”

    唐逸摇摇头,“这同志能力是有的,但棱角要磨一磨,伟民啊,你是老组织了,怎么使用干部,怎么锻炼干部你心里都有数,立国这个干部,还是可以用的,多敲打敲打,是块好钢。”

    赵伟民默不作声。

    唐逸在这个问题上表明态度,也不多纠缠,就直接进入正题,“魏明辉的案子怎么样了?”

    赵伟民吸了,摇摇头道:“不大清楚,省厅在调查吧,虽然我和他姐姐是好朋友,但我也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

    唐逸微微一笑,显然赵:民极为警惕。魏丽丽被撞死不久,挂在她名下的别墅就被变卖,据说有几笔大的款项进了希望工程,具体情况唐逸不清楚没想弄清楚多事,还是不要明明白白的好,这就是一些积习下的无奈。

    看赵伟民。唐逸略一琢磨。就说道:“伟民。前几天。我一个最疼爱地小侄女被推下楼。可能会半身瘫痪你知道吧?”

    赵伟看了唐逸一眼。点点头。“略有耳闻。”

    唐逸又道:“那你知道我是什么心吗?她可不是我地血脉至亲。

    ”

    赵伟民自然听说了赵迪亲自示好说情。好像都没入正题就被唐逸堵了回来。省厅传来地信息看。这案子可能会办地很重听说赵迪看望表弟时他那表弟吓地厉害。据说生命受到了威胁。

    赵伟民沉吟着色渐渐变了。显然他有些明白唐逸地意思。

    一个感情深厚的干亲唐逸尚且要“大开杀戒”,而蒋小勇,那可是蒋勋的独生爱子,唐逸的干亲病情尚不明朗,蒋小勇可是注定要在轮椅上过下半生了。

    那么这件案子辽东司法部门如何落案不再是关键关键的是那边会怎么来对付魏明辉。

    不说“买凶杀人”这种过格的行为,魏明辉在牢房甚至后半生的日子怕是不会怎么好过晚那边会报复的。

    赵伟民眉头皱得很紧,魏丽丽惨死果她这个唯一的弟弟自己再保不住,那也实在对不起她。

    一瞬间赵伟民就有了主意深看了唐逸一眼,说:“谢谢!”

    唐逸笑而不语,本来就是给他提个醒,至于怎么保住魏明辉不受到伤害,那自是赵伟民考虑的问题,如果这点麻烦他都解决不了,他也坐不上今天这个位子。

    ……

    这个国庆七天长假唐逸几乎就没有片刻休息的时间,宁边矿难莫桑克客人来访农业试点总结大会,一个个问题接踵而来,令唐逸忙的不可开交。

    和莫桑克干部考察团签订了几份干部交流学习的友好协议,黑黝黝的利库对唐逸挺友好,虽然利库在复兴党内地位不高,更听说受到主流派别排挤,但唐逸还是异常热情的接待了他,并且为他举办了一次私人的小型酒会,利库的兴奋可想而知,临别时抱着唐逸称呼唐逸为“我最忠诚的兄弟朋友”,如此热情令唐逸也有些无可奈何。

    唐逸虽然没有去宁边,但每一份关于矿难的简报都读了,更作了几次重要批示。截止到三号,救援人员救出了二十一名矿工,其中三名为重伤,因为是铁矿,井下没有有毒气体,加上救援人员利用鼓风机不断地向里面输送氧气,被埋矿工又有一定的空间,伤亡并不惨重,死亡一人,另有两名失踪,救援还在继续。

    三号,宝儿离开了春城,乘专机飞往香港,兰姐也跟了过去,临行前,宝儿眼圈红红的,极为不开心,直到唐逸许诺每个月都会抽出时间去看她宝儿才委委屈屈被人抬上了飞机。

    兰姐第一次享受到了唐逸的温柔,趁人不注意,唐逸轻轻抓了抓她头,说:“别整天哭丧个脸,宝儿一定没事的,你到了那里注意安全,休息上也多注意,别累着。”

    谁知道唐逸自以为关心的举动

    将兰姐吓哭,登机时明显腿有些软,令唐逸很有些无

    而当唐逸回到常委院时,马上就被兰姐气得暴跳如雷,本来对这个好像时时刻刻充斥在他生活里的小女人的突然离开唐逸莫名有一些不舍,谁知道回到常委院才知道,兰姐又自作主张,将保姆小芸给辞了。据说给了一笔安家费,小芸走的倒是开开心心的。而赶小芸走是因为兰姐调教的烦了,认为小芸怎么也上不了大场面,尤其是唐逸比较喜欢吃的几样点心,小芸怎么也做不好,兰姐就索性辞了她,将春兰大酒店为总统套服务的“高级管家”直接派到了唐逸身边做保姆。

    但这个高级管家实在有些靓丽,穿着淡绿色套装水灵灵的太过刺眼,唐逸又一个人住,这些方面更要注意,一些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无所谓,但最起码明面上不能太招摇被人说出闲话。

    在拨了几次兰姐的手机没有回应后,唐逸就将高级管家打掉,又给在旁边偷笑的胡小秋布置了物色保姆的任务,胡小秋一下就傻了眼。

    而国庆长假结束前,又有一个意外的消息传出,魏明辉借着放风的机会逃出了看守所,不知所踪。

    唐逸没想到赵:民会用这种激烈的办法,想来现在魏明辉不是在国外逍遥就是去了国内某个城市隐居。这么明显的放水,也可以看出赵伟民倒真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魏明辉,从这点来说,唐逸倒对他有了丝好感。

    ……

    八号早晨唐逸刚刚进办室,后脚纪委书记谢路平就跟了进来,谢路平脸色很严肃,显然事态很不寻常。

    唐逸笑着招路平坐在沙上,田野泡了茶就退了出去。

    谢路平拿出了一封信:给唐逸,说:“你看看。”

    从封来看,是一封检举信,唐逸就笑:“这不合规矩吧?”

    谢路道:“具体材料和证据就不给你看了,你就看看这封信。”

    唐逸就不再多说,抽出信纸展开,黑铅的小字,看着看着,唐逸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是一封举报“梅花贸易有限公司”法人苏梅的检举信,在信里,直斥苏梅拉拢腐化官员为自己牟利,更将主要官员的名字和职位都列了出来,都是正处以上干部,其中安东干部就有八人,六人是安东部委局办的一把手,两人为副市级领导。

    谢路平有些沉重的道:“附带的材料都有详实的证据,当然,具体情况还未查证,但如果是真的……”叹口气,就不再说下去。

    无,如果举报的材料不是伪造的,那么安东政坛将会是一场毁灭性的地震,甚至省里的局势都可能因此生巨大的变化,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些东西都是环环相扣的。

    唐逸眉头锁的很紧,问道:“这封信是怎么来的?”

    谢路平说道:“匿名信,直接送进了纪委信箱。”

    唐逸点点头,他很想看一看信上所说附带的举报材料,但也知道谢路平不可能拿给自己看,如果不是在工作磨合中谢路平和自己建立起了默契,更因为反贪局的提案对自己好感大增,就是这封信他也不会拿给自己看的。

    案子初核的保密性最重要,虽然一些纪检部门在这方面做的不够好,但谢路平显然很明白这一点。

    “省长,这个案子我准备在初核期间就不和安东市纪委通气了。”谢路平打量着唐逸。

    唐逸微微点头,笑了笑道:“路平,你不用理会我的感受,你也应该明白,虽然因为在安东任过职,我对安东干部有些偏爱,这点我不否认,但我也不会被感情战胜理智来阻扰你们办案。”

    谢路平就微微一笑,“你呀,说哪去了,歪曲了不是?”

    唐逸微笑拿起了茶杯,心里却在琢磨这封信到底是什么人写的,从信上分析,无这份材料准备很久了,而偏偏这时候投出来,正是张震可能入常的时机,别看这封信列举的官员名单上没有张震,但矛头无疑是对准张震的,因为张震和苏梅的关系,唐逸比任何人都清楚。

    自己和赵迪的矛盾刚刚激化,幕后的人是他?

    唐逸一时也摸不准,或许就是有人看到了自己和赵迪的矛盾,适时将这封信在这时候抛出来,令自己去怀赵迪。

    但如果举报材料属实,自己又该怎么做?唐逸慢慢喝着茶,陷入了深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