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高速上-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八章 高速上

第四十八章 高速上2017-11-8 23:50:47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四十八章高速上

    敞明亮的办公室。唐逸翻阅着近一段时间的文件试点秋收情况的统计。有公安厅关于“打黑除恶”行动的报。也有林北新区建设以及国企军工企业改造的进程。

    唐逸默默翻阅着。来到辽东已经快五个月了。工作的进展比预期的要顺利一些。和原辽东同志在磕磕绊绊中慢慢磨合。工农业发展渐渐有了一个大框架。要说这五个月最富有效的成绩莫过于将辽东和香港紧紧联系在一起。除了何爵士组织的香港辽东联谊会。亚洲电视的辽东特辑节目也使越来越的香港市民知道了辽东。知道了春城和安东。最近香港已经有了来安东朝鲜旅游的特线。据说短短时间。已经由原来的一周一发改为一周三发。

    放下了手头的文件。唐逸慢慢起身。来到了窗前。顶楼看下去。省府大院齐整漂亮。一块块紫红的花坛排列在各个办公楼之间。大院进口处。是一座巍峨的假山喷泉。进出的小车好像一个个火柴盒。从喷泉旁绕行。

    唐逸点起了一颗烟。慢慢的吸着。

    蒋小勇马上就会以交通肇事罪被起诉。很可能被处以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而且是缓期执行。

    据说蒋勋几乎`尽了自己的人情牌。亲自来辽东和赵伟民赵迪以及赵发书记密谈。更听说赵伟民在京期间。谢文廷去宾馆拜访了他。

    办公室的轻轻推开。田野走了进来。看了眼正在沉思的唐逸。说道:“省长安东中朝易的米雪总经理刚刚打电话。约您晚上吃饭您的日程表上今晚没有安排。”

    唐逸摆摆手野就退了出去。轻带上了门。

    。

    四辆黑色奥迪风驰电掣行驶在京春高速公路上。

    第二辆奥迪里。唐正默看着手头一摞厚厚的资料。坐在他身边的是辽东省纪委书记谢路平。

    后面两辆车上。有省纪委副书记察厅厅长罗劲松。省检察院检察长岳敏。辽东省负责律监督的三巨头悉数跟唐逸上京。

    唐逸手头的是省检察院检察岳敏提出的。受到纪委谢路平书记大力支持的一个纪律督方面的改革草案。

    岳敏今年四十多岁。华夏大学法学院毕业。更在哈佛大学法学院进修过两年。唐逸以前和他接触不多却不想他是这么一个思维开阔。勇于新的干部。

    岳敏洋洋洒洒的十几万文字中。述了国内反贪污**监督制度的缺失。提出了种种改进办法当然。这些都是民间学者提到过的。例如反贪污**立法干部财产监督公务员制度规范储蓄实名等等这些制度虽然民间议论甚多。但从岳敏这位久在司法战线的省高检负责人的角度阐述出来。又是另一个意义和效果。很多东西都结合了实际。很有些可行性。

    不过岳敏所述的重点并不在这制度的改革。毕竟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某一位领导人拍板就以在几年内解决的岳敏是述检察院反贪局的改革。希望能在辽东作为试点落实。

    岳敏首先述的就的方上党和政府的各种纪律监督机关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众所周知。就好像各级察机关隶属于各级人民政府。各级纪检隶属于各级党委。要他们对自的“衣食父母”进行监察检查。其作用可想而知。

    人民检察院作为国家司法机关。虽然不隶属于同级人民政府。但其人财物权均由同级人民政府掌握;同时。各级人民检察院均要接受同级的方党委特别是政法委员会的领导。这一切致使人民检察院无法充分发挥其反腐职能。

    岳敏希望成立一个门。类似香港廉政公署。直接对上级部门负责。人财物权均由上级部门直接领导。这个机构就是改革后的反贪污贿赂局。

    由纪委监察厅检察院三方协调成立的省反贪局和纪委监察检察院的关系将会是业指导关系。而省反贪局只纪委监察部和最高检负责。人事财权和物权由中纪委监察部掌握。

    理论上反贪局局长可由纪委副书记担任。和纪委各部门不同的是反贪局不仅仅只在于事后查更多的还是主动出。范于未然。

    其实岳敏阐述的重点不在省反贪局。毕竟省局是要看中央的想法。岳敏主要考虑的方向是各市的反贪局改革。如同省局一样。市局会抽调各市纪检部门的精干人员实行异的交流来组建。市反贪局只对省局负责。任何人事变化都需省局批准。报省委省政府备案。

    省反贪局局长的人选岳敏希望能由中纪委直接任命异的干部。其余专员由省里纪检部门抽调一部分。从省纪检部门交流一部分。全部由中纪委审批。

    翻看着材。,逸微笑道:“岳。是人才啊。”

    谢路平笑而不

    岳敏的改革措施看起来激进了一些。但实际上国内的纪检工作早晚只能走这一条路。这样才能应对越来复杂的反腐斗。而岳敏也是很务实的。将主要改革容放在了市一级上。确实。如果从中央大张旗鼓的搞类似香港廉政公署的改革。情况会变的复杂起来。涉及到各种利益博-。毕竟。如果中央反贪局这样改革。一些野心家势必会想将这柄利器掌握在自己手里。到最后怕这种改革又成为各方政治斗争的另一个牺牲品。

    而从市县一级进行改革相对稳妥一些。何况真正和群众打交道的不正是基层干部吗?真正有效监督基层干部。才能解决群众真正关心的问题。这远远不是办几个省部干部大案可以比拟的。

    在看了岳敏的十万字书。又听取了谢路平书记的意见和赵发书记沟通后。唐逸就将岳敏的改革草案稍作润色报上了中纪委监察部也附上了自己和赵发书记谢路平书记的意见。

    昨天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张素萍给唐逸打来了电话。说是施书记看过材料后作了批示。要唐逸和谢路平岳敏来京面谈。

    “唐省长。虽然只是试点。只是市一级改革。但也要靠你扛着。

    '。你来牵线搞这个。是被放在了火上烤。”谢路平很看着唐逸。唐逸就笑了笑。“我会尽力争取的不过路平。我从延山开始。好像就一直在火上烤习了。”

    谢路平笑了。这位不苟言笑的纪委书记笑起来难的的亲和。

    后面第三辆奥迪里。纪委副书记。察厅厅长罗劲松和岳敏检察长谈论的也是同一个问题。

    罗劲松笑着点了点岳敏:“你啊就算准唐省长会支持你是吧?你这份材料好像从十年前就开始写吧?怎么到现在才拿出来?”

    岳敏笑道:“你说这一点我不否认。”

    罗劲松说:“你知道唐省长会支持你?”

    “我会看相。”岳快的笑起来。

    罗劲松笑了笑。目光慢慢注在前面的奥迪上。轻轻叹口气。“换其他省长。就算认同也是无济于事吧。”

    他的声音很轻。岳敏好像到了又好像没听到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

    奥迪缓缓驶入了京春高速兴县务区在停车场大家下了车。看着装修的整洁大气的餐厅逸就笑:“这里是松平吧?”松平市。是辽东第三大市。赵迪曾经在松平任过职。

    谢路平点点。“恩。松平兴县。”三名司机。警卫员胡小秋以及罗松岳敏和两名工作人员都走到了唐逸身边。是唐逸提议歇一歇的。要还是为司机们考虑。

    唐逸笑着指了指那的餐馆。说:“去坐坐。”

    服务区不但有餐厅。有单独的咖啡室。咖啡室外面装的很漂亮。悬挂着英文招牌。风吹来晃个不停。

    唐逸笑道:“这也算一道风景了?”

    有工作人员马上拿出手机拍照。是政府办公厅的副处级秘书。姓林。据说安小婉很看重他。这期基层锻炼的名额里就他。会下挂某基层县任副县长。但跟在这些大佬身边。他也就是起个茶倒水拎包的服务员作用。

    唐逸一行人鱼贯走入咖啡厅不久。一辆挂着军车车牌的小车缓缓停在咖啡室前。几个人下了车。也进了咖啡室。

    咖啡室里面很幽静。林秘书很快就找到靠墙的一处桌台。有一盆枝繁叶茂绿色植物遮挡。成一个狭小空间。

    唐逸谢路平岳敏以及罗劲松四人坐了。其它人就坐在外面桌台上。倒是把唐逸他们这一桌挡的严严实实的。

    穿着漂亮制服的服务员送上了咖啡和饮料。唐逸品着咖啡。也在观察着岳敏。四十出头的他戴着眼镜。一副学者派头。但如果因为他的外表就以为他是书生作风那就大错特错。敏这个人雷风行。在一些事情上据说很强硬。

    放下咖啡杯。唐逸笑着问岳敏:“如果反贪局成立了。你倡导的这种模式。行政级别还是个问题吧?处科专员去查厅干。怎么都不硬气。”

    岳敏点点头。“市级班子的问题还是要省反贪局来查。市一级反贪局主要查正处以下的干部。要说现在消纪检人员行政编制。不太现实。而且我希望从反贪局开始真正培纪检干部的司法**性。不以行政级别的老观点看问题”

    唐逸微微。

    说了会话。唐逸起去洗手间。胡小秋忙也跟着站起跟在了他身后。

    咖啡室里十几张桌。花草错落有致的散落其中。格调雅致。也阻挡了客人的视线。这不。逸一脚就踩在拐角处伸出的红色细高跟上。

    呀一声。穿着淡红女士西装的漂亮少妇痛呼一声。随即瞪着唐逸骂道:“不长眼睛啊?”

    和少妇同桌的男人大腹便便。四十岁的模样秃顶。面相有些凶他皱起眉头上下打量了唐逸几眼没吱声。

    其实也怨不的唐逸。实在是那位女士把脚伸到了过道中。但唐了笑。还是客气的道歉:“不起啊。”

    漂亮少妇拿了面巾纸去擦她的红色尖头细高跟。抬头看了唐逸一眼。厌恶的道:“没素,。”

    唐逸就有些挠头。了笑。没有理她。径自走向了那边-洗手间廊。

    要说这间咖啡室的环境还真是不错。没有高速服务区普遍意义上的脏乱差胡小秋和唐逸一起进来。检查了一遍洗手间。就出去等。

    等唐逸洗过手出了洗手间却见走廊过道。那漂亮少妇正和人通电话。松的卷发倒也有些风情。

    见唐逸出来。胡小笑呵呵凑到唐逸身边。低声道:“哥。这是兴县电视台的主持人。姓林。那个胖子是兴县纪委张书记。”

    唐逸微怔胡小秋笑着指了指少手里的电话说:“她电话没电了。我借她用电话-了几句。”随即干笑道:“没么意思。我就是想知道这么大的腕儿到底是什么人?”

    唐微点头。

    林小姐聊了几句后挂了电话。将手机递给胡小秋。又从精致的手袋里拿出张二十元的钞票递过来。说道:“给。我的电话费。我不喜欢占宜。”

    胡小秋呵呵一笑。就收了下来。说:“那谢谢啦。我说今天出门就碰到鹊呢。原来有财运。”

    林小姐又皱眉看了唐逸一眼。说:“看你弟弟挺实在的。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说实话。你这一脚踩的我真疼。”

    唐逸就笑。“那谢了。”

    林小姐也算见多识广。可能感觉出唐逸的客客气气实际上是一种敷衍。扬了扬白皙的脸蛋。用教训的口气道:“出门在外。什么人都可能遇到。做人还是谦虚一点好。”

    唐逸已经懒的理她。只是点了点头。

    咖啡室里。兴县纪委那个张书记正大声和老板说着什么。看起来有点小争执。

    唐逸回了座位。又同岳敏聊了一会儿反贪局的一些细节。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时间。看大家-息的差不多了。唐逸就看了看表。罗劲松忙笑着张罗上路。

    一行人结账出了咖啡室向停车场走去。走没几步。就见从高速上飞快驶来几辆小车和中巴。“嘎”的在咖啡室前刹车。从一辆辆车上跳下十几个人。

    沉着脸。快步冲进了咖啡室。

    不大一会儿。就听啡室里传来惊叫声和玻璃破碎声。一群客人慌慌张跑出来。

    唐逸等人微愕。都下了脚步。林秘书机灵。马上说:“我去看看。”就一路小跑进了咖啡室。

    接着两名巡警从停车场跑来。向咖啡室跑去。唐逸等人看的清清楚楚。这两名高速巡警刚才是站在他们车后的。

    刚刚上高速不久。省公安厅徐立民厅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自是接到了巡警通知。知道省长的车上了高速。徐厅长要派出交通警开道。被唐逸婉拒。但想来徐立民早通知了下去。高速上巡警位都知道省长的车上了道。而且根据时间也能大体上估算到省长的车到了哪个路段。这两名巡警自是找到了长的车。正通知总台呢。不想就接到了总台呼叫这里的咖啡室报警。那他们还能不急?

    看着巡警跑过。逸就笑:“上了高速。他们就是鹰眼。怎么也逃不掉。”

    大家都笑。

    不想两巡警进去没多久。一大帮人就拉拉扯出了咖啡室。四五个人拽着老板。扇他嘴巴。踹他。打的老板鼻孔流血。抱着头连连求饶。那两名交警不知道说了什么。上也被人围起殴打。

    张书记站在阶上。神态极为嚣张。挥动着手臂。大声道:“高速上怎么了?我告诉你们。只要在兴县。我就能治你。”

    旁边有一名可能也是在啡室落脚休息的小伙子拿手机拍照。马上就被人揪住。扇了几个光。手机也被抢过去摔在的上。

    谢路平的脸一下就了来。看了眼唐逸低声道:“我过去看看。”

    唐逸点点头。看着那站在台阶上佛握有生死大权耀武扬威的县纪委书记唐逸轻轻叹口气。一直以来。对于的方上一些干部作风唐逸并没有看的有多么严重。总是试图从制度上寻找根本的解决办法。就算听人在耳边吹风说某某干部怎样唐逸也从来不为所动。但真正面临这些土皇帝施暴。唐逸才会到当你是一个普通人时见到这样的场面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现在站在台上耀武扬威的土皇帝在自己眼里不值一提。但当你是受害者。是那个咖啡'的老板。是被殴打的交警遇到这种羞辱欺压又是多么的无力?更不提一些无权势的普通群众。在大多数普通人眼里。张书记可能就是那种压在人们头上高不可攀的乌云。

    唐逸侧过头。对岳敏说道:“刻不容缓啊。”

    岳敏自然知道唐省在说什么默默点头。

    看热闹的人远远站着。谢路平大步走过去。而纪委办公厅的高秘书早就跑过去上了台阶。将工作证张书记看了。又在张书记耳边低语了几句。张书记脸色一下就变了。大声道:“住手。住手。”那些打人的慢慢停。张书记已经顾不的他们脑子就好像有火车呼啸而过懂懂都知道怎么走到了谢路平身边。等看到谢路平那严厉的面孔他一下清了过来。全省纪检干部大会上他远远见过谢书记。电视电话会议里也见过几次。又纪委办公厅秘书介绍了身份。他自然一眼就认出了谢路平书记。

    张书记脸色惨白。只觉的全身发软。脑子更是乱作一团。想说什么。嘴唇艰难的动了动。却发不出任声音。

    “张书记。你怎么了?”林小姐跟着张书记跑了过来。眼见张书记面对谢路平脸色变的极为难看。好像很怕眼前的个儒雅的中年人。林小姐也不知不觉有些惧了。

    谢路平冷声道:“现在没时间处理这件事。你回去。将事情经过写一份报告。三天内送办公厅。另外兴县班子将事情调查清楚。将调查结果送省委省政府办`厅。你们兴县所有常委都要签名。”“我。”张书记激灵一下。终于艰涩的开了声。“我。他们都是纪委工作人员。是。是来保护我的。”

    谢路平脸色更加难看。本来还以为这帮人是社会闲散人员呢。最多就是张书记其身不正。不想竟然都是纪委的工作人员。

    黑着脸。谢路平也不理他。转身唐逸那边走去。

    张书记呆了一下。忙快步追了上去。林小姐不明就里。但听口气也知道谢路平是省里的人物。犹豫下。终于还是跟在书记身后。

    “谢。谢书记。我。我现在就能您解释。”追在谢路平身边。张书记结结巴巴的说着。知道。这辈子。可能就完了。

    “谢书记。您。您我两分钟时间。

    ”追着谢路平到了车场前。随即张书记就看到了停车场上那几辆小号车牌的奥迪和正坐进车里的那几个人。张书记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将车停来停车场的话。肯定会看到这几辆奥迪。也不至于闯这么一出毁了自己前途命运的大祸。

    胡小秋拉开车门。逸正准备坐车里。看步走来的谢路平和追在谢路平身边磨叽的张书记。唐逸又站住。看了眼到近前的张书记。问道:“那辆军牌的车是你的吧?”

    张书记愕然转头。着唐逸看了一眼。满头冷汗马上就下来了。刚刚唐逸踩了林小姐脚的时候张书记就觉的唐逸面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现在看到唐逸纪委谢书记在一起。张书记激灵一下。就想了一个人。

    看着唐逸。张书记再说不出话。

    几辆奥迪缓缓驶离。林小姐小心翼翼问:“他们都是谁啊?省里的领导?”

    张书记失魂落魄的道:“纪委谢书记。踩了你脚的是唐省长。撞邪了今天是真撞邪了。”

    林小姐怔住。低头看向了自己那漂亮的尖头红色高跟鞋·。。。。。。。。。。。。。。。。。。。。。。。

    怎么道歉也没用。我就好好写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