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较量升级(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二章 较量升级(下)

第四十二章 较量升级(下)2017-11-8 23:50:40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二章较量升级下

    快陈达和就和张勇了解清楚。挂了电话就骂咧咧道王八子。在这儿撞人。真他妈不吉利。找崩呢。”

    唐逸微微蹙眉:“车祸?”

    “恩。撞死人了。好像是三十来的女人。当场亡。车就撞到咱们花墙上了。省长。我出去看看。妈的别墅区也能撞死人?开车的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唐逸点点头。拿起了电话。自然要问一声宝儿的平安。

    。

    陈达和来到别墅院。却见外面乱糟糟的。一辆红色宝马斜斜的歪在花墙前。车灯和保险破碎。车头的金凹陷进去。不远处血迹斑斑。一名穿裙子的少躺在道路中。四五个看热闹的人远远站着。现场一片狼藉。

    宝马跟前。两名警正扭着一个青年将他按在的上。青年大骂道:“妈的。放开我。作死。”

    离三四远。也闻到青年身上的酒味。陈达和就皱起了眉头。

    张勇凑到陈达和身。低声道:“这是事。看来喝了酒。他想。副驾驶的人顶缸”

    那边另有一名穿着休闲装的中人一边打电话。一边劝说按倒小青年的民警。显然就是张勇嘴里说的坐在副驾驶位子的人。

    张勇又指了指那边的尸体。说:“场死亡。小王正和管理区的交警联系呢。”

    陈达和冷哼一。“家里有俩糟钱不知道怎么的瑟了吧?妈的要我说就该一枪崩了。”

    张勇没接声。但领导的脾气他极为了解。其实他又何尝不气愤?别墅区撞死了人。可知肇事车速有多么快。看模样更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张勇是草根身对这种事为气愤。

    陈达和又想了想道:“亮身份吧。查查那小子身份证。”

    张勇点头。毕竟是来见唐省长不知道陈局的意思。刚刚就没有表明警察的身份。

    谁知道张勇低声吩咐后。特警小王拿出工作证给那小青年和中年人看时。小青年反而更加嚣张起来。刚一名特警将他拽了起来。正训斥要他老实点。看到小王拿出工作证小青年马上破口大骂。“妈的你们他妈原来是小警察啊?知道我是谁啊?快他妈放了我。”

    中年人好像也有底了。微笑拿出了自己的名片。却是一名律师。姓吴他笑着对小王道:请问。我可以和你们负责的同志讲几句吗?”他自然看的出来。几步外低声说话的张勇和陈达和才是主事的人。

    特警小郑从受害手包里找到了电话和身份证。死叫魏丽丽。二十七岁。又翻看了一下手机。里面有“老公”的电话号码。小郑跑过来向张勇汇报。看通话记车祸前几

    钟魏丽丽刚刚和爱人通过电话。

    张勇略一沉吟。就道:“通知她爱人吧。”

    小郑就跑到了一边打电话。

    吴律师走到了陈达和和张勇面前。微笑道:“两位怎么称呼?”

    陈达和板着脸。也理他。张勇皱眉道:“少套乎。一边站着去。”

    吴律师呵呵的笑。“这样不怎么说事情还没定性你们样好像。呵呵。”指了|边扭着小青年的特警。干笑了两声。

    张勇皱皱眉就对那边挥挥手。说:“放开他。”对吴律师正色道:“我跟你说。我们都看到刚刚驾驶位上是他。醉酒驾驶。在居民区横冲直撞。你别想给他翻案。”

    “是。是”吴律师呵呵笑了几声。就走过去。拉着愤愤不平的小青年到了花墙前。低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小王拿了小青年的份证走过来给张勇看。小青年是辽北燕城人。叫做蒋小勇。

    “喂。看完赶紧他妈给我送来。”小青年向这边冲了几步。又被吴律师急忙拉住。在他耳边低语。

    陈达和就笑了。“小王八蛋真够横的。”努努|。“把身份证给他。”

    那边吴律师却是将身子探进了宝马的车厢。在里面翻检了一会儿。不一会拿着一个小瓶子出来。递给了小青年。

    小青年拧掉瓶塞。咕咚咕咚将那体灌了下去。

    大家都没在意。谁知道小青年喝过酒就冷笑道:“这瓶白兰的味道真他妈冲。一万多一瓶。这就叫物值。”

    陈达和微微一怔。脸色就沉了下来。慢慢走了过去。

    小青年也走上两步。仰着脖子和陈达和对视。不屑的道:“想办我。就你们几个小警察?”

    中年律师忙走过来。笑将小青年向后拉了拉。又对陈达和笑道:“刚刚出了车祸。给他喝点酒提神。不过他驾车的时候可没有喝酒。这一点我可以作证。”

    特警们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到吴律师这么狡猾。毕竟这么一搅合。这起交通案就出现了变数。完全可以用不是酒后驾车来定案。

    陈达和却是笑了笑。突然就一脚。正踹在小年胸口。小青年闷哼一声。被踹了个四脚朝天。小青年想骂人。但胸口呛了一口气。大声咳嗽起来。挣扎着想起身。早有特警又跑过去按住他。给他戴上手铐。

    “喂。你干什么。我可以告你伤。”吴律师终于露出了狰狞面目。对陈达和毫不客气的说完。随即脸色冷冽的拿出手机。拍照。

    陈达和却是一把抢过他的手机。摔在了的上。

    吴律师反而笑了。下打量着陈和。“我知道你们办案子的手法。但请你搞清楚对象。现在请你克制你野蛮的行为。不然。我可以向你保证。几个小时后你就会后悔。”

    “啪”一声清脆的光。陈达和的吴律师晕头转向。吴律师的笑容也不见了。晃晃头。捂着通红|。吃惊的看着陈达和自从拿到律师牌。尤其是跟了现在的老板后。吴律师无往不利出入上流社会。在外不毕恭毕敬?这还是他第一次打。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陈达和冷哼一声。“白痴。”

    吴律师脸色阵青阵。

    |了几步。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特警小王就笑:“大律师香港电视剧可能看太多。脑袋进水了。”

    吴律师也不还口他是阴沉的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几分钟后。交警巡逻车和10|护车拉着警笛驶来两辆车一先一后停下。警车车门打开。三名警察脸色严肃的下车。两人穿警装。穿便装那个高大魁梧。方脸大耳。看起来是领导。他快步走来。大声问:“谁是吴朝阳先生?”

    吴律师就迎了上去和他握手寒。笑着说:“是陈队吧。我吴朝阳。我们公司蒋助理出了车祸。主要责任是对方。然冲出马路当然民事赔偿上我们会尽量满足受害的要求。其它的以后谈你们先做事。做完笔录能不能让我和蒋助理先去谈生意。很重要的一单生意。刘主任也知道。”他也不说挨打的。小王亮的工作证是省公安厅的。吴律师估计这个开区的巡警也的罪不起。只想快点脱身。然后再给这些人个狠狠的教训。

    蒋小勇是辽北马集团的部门主。本身的位子不高。但蒋小勇家庭甚为显赫。是辽北委常委蒋副省长之子。而蒋副省长不但甚的省委石书记看重。更是早经退居二线韩书记的乘龙快婿。这也是蒋小勇区区一个中层干部却时常代表野马集团一些大生意的原因。往往他只是露一露面。很多谈判就朝着马集团希望的方向展。

    而野马集则是辽明星企业。集团总裁高仁义不但是辽北富。更是辽北政协常委。最近更有传闻他会被提名为辽北省政协副主席。如果传言属实。那么他将会成为改革开放以来屈指可数的进入省级官员序列的民营企业家之一。

    最近野马集团在白与外资合作个大项目。自然的到了白山风景区管委会的支持。吴律师嘴里的刘主任就是白山风景区管委会主任。他刚刚和刘主任通电话。将事情简单讲了讲。

    至于蒋小勇。这种重量级谈判自用不到他。他前些年在白山买了别墅。这次不过是来游玩而已。

    陈队长早接到了刘主任电话。以微笑握了握吴律师的手。说:“好吧。我们抓紧时间。”

    有交警就去拍。|尸体。测量刹车痕迹。而陈队长目光转向了蒋小勇。看到蒋小勇手上的手铐。微微一怔。就大声问几名特警。“你们是什么人?”

    吴律师笑道:“没没事。一点误会。”

    蒋小勇脑袋晕晕乎的。只知道自己吃了亏来了救星。又开始破口大骂。“妈的。快给老子开手铐。你

    |一个个等着。我他妈不整死你们我就不叫蒋小勇。”

    吴律师有些头疼。但蒋小勇这人喝了酒就这德行。吴律师也惹不起他。只能尽快想办法先开这儿。就转头笑着对陈达道:“您看。正管的也来了。你们是不是可以放人了?”好似全忘了刚刚挨的那一耳光。就是陈达和。也不由的不对他有些敬佩。

    陈队长也沉着脸问陈达和。“你们哪个局的?”

    张勇走过去。亮了工作证。陈队长脸色一下就变了。白山风景管理区由春城直管。正处建制。他这个区局交巡警大队副队长高配副科。但张勇级别就不必提了。更是省厅干部。他的正管。

    陈队长呆了一下。上换上一副笑脸。伸手亲热的道:“看怎么说的。原来是张队。误会。误会。”

    张勇微笑和他握了手。又道:“这两个人不能放。我觉的有故意杀人的嫌疑。还是要你们局里的刑侦来负责吧。”

    陈队长可就有些头疼了。刘主任吩咐来着。肇事的是贵宾。只要不违反原则。能给予的方便尽量给予。但张队长一句“故意杀人”。这案子马上就变了味道。

    张勇声音响亮。吴律师也听到了他愣住。再见陈队长为难的神色。就知道这几名野蛮警察来头不小想了想。就又微笑凑到了陈达和面前。说:“您贵姓?就想先套套近乎。只要今天脱了身。不管这几个人是什么来路。回头也要捏扁他们。

    陈达和笑眯眯看了他一眼突然就一伸手。照着他的后脑勺又是一下扇的吴律师眼冒金。险些摔倒。

    陈达和瞪起了牛眼。“少跟老子玩这套。”吴律师捂着后脑。气的险些吐血真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觉。更恨不找个缝进去。

    陈队长眼睛差点瞪出来。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干笑两声。装没看见。对张勇道:“张队。那这样。我给马局打个电话向他汇报一下情况。”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时自不好将刘|任搁进来。也只能牺牲马副局长了。马副局长分管巡。一向和陈队长不对路。如果不是陈队长和刘主任沾亲。怕是老马早就要陈队长挪位子了。张勇却是皱了皱眉说:“这样你也不用打电话了。作好你们的取证工作但不破坏现场。我省厅接手。”

    “那好。那敢情好”陈队长这才松口气。不用做夹心饼干就行。又一脸抱歉的对吴师道:“吴先生。您看。”

    吴律师沉|。伸手说:“我手坏掉了。借我电话用用。”

    陈队长看向张勇。见张勇微微点头。就将手机递了吴律师。吴律师拿着电话。拨号低语。连续拨了几个电话。随即就走到陈达和面前。面无表情的将话递给陈达。说:“辽北厅过厅长。”

    陈达和微微一怔。却是不想对方来头甚是强横。短短几分钟时间。就能找厅厅长说项。但看到吴律师阴阳怪气的神气。陈达和就又一阵恼火。突然伸手又“啪”的给了吴律师一个脖拐。打的吴律师又一个趄。

    吴律师真想找个的缝钻进去。捂着脖子。大声道:“你他妈别欺人太甚。”风度翩翩也不见了。阴沉性子也不见了。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陈达和这

    的一笑。朝张勇的方向努努嘴。说:“给他接。”

    吴律师恨恨盯着陈达和看了好一儿。转身。将电话递给了张勇。

    “过厅长啊。你好你好。我是辽东省公安厅巡特警大队的张勇。恩。恩。我知道。我们队长。对。对。啊。这样啊。那行。我们一定会公开公正的调查。嗯。嗯。什么您跟我们徐厅长说。好。再见。”

    张勇将电话交给陈队长。就走到陈达和身边低声道:“说是那边蒋副省长的独子。”

    听语气也知道在张勇用“公事公办”的语气敷衍后。过厅长有些生气。提了蒋副省长。又自己找徐立民谈。

    陈达和就看向吴师。正想说话。却见吴律师瞥到陈达和看过去。乱的接连退了几步。显然是真被这个野蛮人吓怕了。

    “嘎”一辆悍疾驰而来。急刹车停住。接着就见车上跳下几个男人。其中一名四十多岁年纪的方脸男人大步走向少妇的尸体。在巡警想拦住他时被跟在他身边的小伙子一把推开。

    “丽丽。丽丽。”走到近前。神态威仪的男脸一下了下来。大声喊着女死的名字。俯下身子伸手去摸女死的脸。手剧烈的颤抖。可见他心情的激荡。一名小伙子猛的回头。眼睛都红。大声|:“撞的我姐?”

    陈队长眼见来的一个比一个。早就置身事外。更示意手下不要去管。听小伙子问。就指指那边迷迷糊靠着花墙打睡的蒋小勇。

    小伙子马上就了一般向蒋小勇冲去。离蒋小勇比较近的特警忙拦住他。他却不依不饶的骂:“**你妈。我非整死你不可。我非整死你不可。”用力挣扎但却被小王小郑死死按住

    张勇却是诧异盯着那个方脸男人。看了好一会儿。侧头低声对陈达和道:“陈局。好像是组织部的赵部长。”

    陈达和微微一怔。问:“赵伟民?”这个名字他听过。但人是第一次见。

    张勇盯着方脸男人。终于点点头很肯定的道:“是。就是他。”

    陈达和就问:“魏丽。是他爱人?”

    张勇摇摇头赵长爱人姓张。”

    陈达和就笑了。本来还有些头疼。虽说唐老大知道事情前后。肯定会伸手管。但毕竟也给自己擦屁股。但撞死的是赵伟民的情人那又不同了。

    这时候赵伟民已经站起身。脸色阴沉的看了这边一眼随即在身边人耳边低语了几句。他回身上了悍马。陈达和也不理赵伟民的跟班过来询问案情。他笑呵呵走过去想拉开悍马的车门。车里的司机马上警觉的看向他。

    陈达和就拿出了工作证。贴在了车窗玻璃上。

    看不清赵伟民的脸。但不一会儿车门就被推开。陈达和上了车。一屁股坐在了赵伟民身边。

    “陈局长。你好。”赵伟民不动色的和陈达和握手。

    陈达和就叹口气。拍了拍他的手。“节哀顺变。”

    赵伟民微微点头。

    陈达和又叹口气道:“是赵部长的朋友吧?唉我刚好在现场。真是生死无常啊。前一刻那么漂雅的一个人。现在就。”摇摇头。不再说下去。

    赵伟民脸上肌肉搐动。没有说话。

    陈达和又道:“撞人的那王八蛋喝了肯定他妈不知道多少酒你看。现在靠墙根那个打迷糊呢。真他妈活的舒服。赵部长。”

    “够了。”赵伟民阴着脸看向了陈达和。冷冰冰道:“陈局。插手管这件事之前。不管是什么人。我希望他考虑清楚。”

    陈达和就笑着摇头。他自然听懂赵伟民的意思。看情形赵伟民可不知道想怎么炮制姓蒋的小子。但自己在现场。情况就复杂起来。他自是的唐逸可能会阻挠他报复。甚至利用情人的事来打击他。而赵伟民并没有选择置身事外。然对魏丽丽。他还是很有些感情的。甚至不惜冒着政治危险也要帮魏丽丽办了个案子。

    陈达和想了想。就着指了指别墅的院子。说:“赵部长。进去坐坐吧。唐省长在里面。”

    赵伟民沉吟了一会。缓缓摇头。说:“我就不去了。刚刚和贾厅长沟通了一下。他会公正的处理这个案子。”说着就看了看表。

    陈达和点点头。就下了车。随即拿起电话拨给了唐逸。

    悍马缓缓驶离。赵伟民又回头看一眼人群。慢慢靠在了后|上。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睛。

    手机震动起来。赵伟民拿出来看了眼。随即就坐起来。是那个狐狸来的短信。点开看了|。只有四个。“节哀顺变“。赵伟民脸色更加阴沉。又慢慢靠座椅上。

    。

    会客室的小沙上。逸放下手机。默默端起了茶杯。

    陈达和嘿嘿笑道:“省长。我刚刚打听了。魏丽丽住在15别墅。嘿嘿。老赵我看他干不了。”

    唐逸摆摆手。说:“这个慢慢再说吧。”

    陈达和就是一笑。“你呀。还是老样子。人情味太重。这可不怎么好。”

    唐逸没接|和的茬。而是摇摇头道:“原来是蒋勋的儿子。”

    陈达和奇道:“你道蒋勋?”

    唐逸笑着点点头。“韩书记的女婿。我怎么不知道?”随即又道:“说韩书记你可能不知道。他退了十六七年了。不过二十年前中宣部韩副部长你该知道吧

    ”

    陈达和微微一怔。“中宣部韩部长?那。谢文廷?”

    唐逸点点。“,。给他作过秘书。”

    陈达和就拍了拍大袋。“那可闹了。这么算。蒋勋和谢文廷也认识吧?”

    唐逸就笑:“认识二十多年了。听说是死党。”

    拿起茶杯。唐逸默默品茶。也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