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旧怨新怨-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五章 旧怨新怨

第三十五章 旧怨新怨2017-11-8 23:50:32Ctrl+D 收藏本站

    花响声中,赵书记从泳池中爬了上来,旁边的工作来为他披上一块白浴巾,赵书记一边擦脸上细密的水珠一边微笑走过来,坐到了唐逸身边,指了指蔚蓝的泳池和几名正在泳池中翻江倒海的省委常委,问唐逸:“怎么不下水试一试,怕我们这些老人嫉妒么?”

    唐逸笑道:“我不大会游水。”

    这里是西山别墅的游泳馆,明天八月份的省委常委会议将在西山别墅召开,这次的常委会议有多么重要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今天下午,赵书记就将常委们约来了西山别墅,进行会议前的放松,实际上是挨个和常委们谈话,听取常委们的意见,同时也阐述他的意见。

    赵书记很喜欢游泳,唐逸却没有下水,穿着套休闲装的唐逸一直在默默咬着吸管,琢磨前天晚上姚小红和自己说过的一些话。

    到赵书记走过来,唐逸这才抛去杂绪,看了看赵书记尚算健壮的身体,唐逸笑道:“赵书记,有时间我要学学你的养生之道。”

    赵书记笑道:“生先养神,神静则身正。”

    唐逸微微一笑,“说起来容易,:到赵书记这样万事不莹于怀可就难喽。”

    赵书笑笑,拿起茶几上的软中华,点一颗,惬意的深深吸了一口,这才转头对唐逸道:“省长,徐立民同志进省政府党组,我还是比较赞成的,也会在会上有个态度。”

    赵书记面色淡然,眼神平和,就好像同唐逸唠家常。

    但唐逸知道,次常委会,不但自己,赵书记同样承担了很大的压力,数天前的书记碰头会根本就没能将这次常委会的基调打好,如果常委会开成一团糟对赵书记的威望以及中央高层的信任都是一个大的打击,而这些天赵书记可能和常委们谈话的效果也不大好,最起码有他预期中好,所以看情形今晚他是想和自己彻底的谈一次,将常委会需要解决的问题都谈透,达成一个两人都能接受的共识。

    赵书记抛出了同意徐民进省政府党组地橄榄枝。唐逸点点头。没有吱声。赵书记自然是希望自己在云冈班子地问题上也退一退。

    在组织部新拿出地云:班子人员名单中。暂时出了问题被省纪委立案调查地副书记提名人选刘承以及常务副市长留任人选王涛自然都撤了下去。副书记改提名原安东市改委主任姚文常务副市长提名原云冈市副市长彭东平。另外提名一位省委办公厅副厅级巡视员为云冈市副市长。

    虽然这份名单还是基本体现了赵迪和赵伟民地意志。但不但又加进了一名安东系干部。更将这名安东系干部委以专职副书记之职。而且常务副市长也改为唐逸提名地人选。变相接替王涛地也是省委办公厅地一名老成持重地副巡视员没有鲜明地组织部色彩。对于新任市长童来说。新地云冈班子地环境已经大大得到了改善。

    显然这份名单是赵迪和赵伟民在赵书记重压下勉强同意地。毕竟在新地云冈常委班子名单里。专职副书记常务副市长这样地要害位置全部让了出来果不是赵书记地压力。赵迪怕是不会这么快妥协。他现在可是准备在延庆唱一出好戏呢。

    唐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着对赵书记道:“赵书记。云冈新班子地人员还有一点不同意见。”

    “哦?”赵书记深深看了唐逸一眼。说道:“我洗耳恭听。”

    唐逸笑道:“是这样关于副市长提名,我认为洪振同志去云冈有些不合适,倒不是说他年纪大,新班子也需要有经验的老同志调和,主要还是洪振同志一直在机关,快退休的年纪,再下去奔波于理不合。”

    赵书记面无表情的问:“那你肯定有合适的人选了?”

    唐逸笑道:“有,就是延山的市委书记丁瑞国,这个同志勇于开拓,点子也多,进新班子我看大有可为。

    ”

    赵书记微微一怔,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微微点头,“丁瑞国,我也知道他。”

    延山市是延庆市第一大县市,这些年地方强县市进入上级党委常委班子的例子越来越多,王涛在延山任上时就差一点进入延庆市委常委班子,但到了现在,丁瑞国却仍然不过是高配的副厅级干部,并没能进入延庆市委常委班子,概因程建军一直反对的缘故。

    现在唐逸提出将丁瑞国调去云冈市任常委副市长,自然是一种晋升,更显得唐逸不但在云冈班子的构成上退了退,更在丁瑞国的问题上也退了退。因为韩国商人事件,丁瑞国现在处境很艰难,他给赵迪写的信也被赵迪反映到了赵书记面前,赵迪自是要保护丁瑞国,赵书记也隐隐知道赵迪在背后找人查程建军,在事情还未激化之时,唐逸主动提出调升丁瑞国,自是将这件事揭了过去。

    赵书记又微笑点了颗烟,将烟盒递给唐逸,唐逸摆手,赵书记将烟盒放在茶几上,说道:“唐逸啊,咱们意见一致了,集体研究时就好统一思想,咱们意见不一致,集体研究起来情况就会很复杂。”

    唐逸笑着点点头,没接声,赵书记不是宽厚长,是比较老式带有些许封建思想的老一辈高官人物,他需要和你研究的问题往往会跑来和你研究,和你取得一致意见,但他感觉不需要时,从来是家长作风独断专行。但现在,可能赵书记感觉束缚越来越多,是以才有感而。

    ……

    常委会开了一整天,通过了云冈新班子八名常委的提名,通过了《辽东省关于进一步加强干部队伍建设的几点意见》,在意见中,省委拟以延庆市为试点设立干部财产申报制度,具体形式要等相关部门专家讨论后再研究具体的细节。

    虽然仅仅是一个意向,但明确到了省委文件里,不亚于一次九级地震,常委会后,省委省政府新闻办的电话险些被媒体打爆

    来省厅徐立民厅长进不进省政府党组好像微东的干部甚至更高层,大概都在密切的注意着辽东新出台的这几点《意见》。

    夏兰大酒店二号总统套房的会客室省公安厅厅长徐立民也正面色凝重的听着唐省长讲这次的干部财产申报制度,虽然只是延庆作为试点甚至这个试点什么时候能真正将干部财产申报落实下来也遥遥无期,但毕竟,这是个开始。

    唐逸微笑放下茶杯,说:“赵书记的意见,只要是行政干部,从副科到正厅一步到位。我觉得,还是要慎重,要一步步来好开始在某个系统内进行试验,慢慢完善,等能够真正有效监督了,再慢慢推广,一步到位,怕是什么千奇百怪的状况都会出现。”

    刘飞哈哈一笑“老徐说赵书记好大喜功,我看说到点子上了。”

    徐立民不禁有些尴尬,毕竟和刘飞私下念叨是一回事,当着唐省长讲出来可就是另一码事了。

    唐逸就摆摆手,色很严肃“怎么能用好大喜功?我对赵书记的意见是完全赞同的,但我这个人胆子小,顾虑多事情瞻前顾后的,拉一拉赵书记的后腿也没办法。”

    见唐逸脸色郑重刘飞笑了声,不敢再说下去。

    徐立民由得有些窘逸笑着转向他,说:“刘飞这个人我知道,纪检干部的另类,我们不理他。”

    徐立民这才心安,忙笑着递给了唐逸颗烟。

    刘飞是昨天上来到春城的,住进了夏兰大酒店,今晚更约了唐逸和徐立民一起吃饭,散了酒宴,三人又回到刘飞的房间解酒聊天。

    徐立民今天喝了有半斤,但他酒量惊人,半斤酒根本就影响不到他,刘飞和唐逸也都是适可而止,大家都没有多喝。

    徐立民五十出头,唐逸督查室的时候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那时候徐立民已经是春城市公安局长,十几年后,徐立民前进了一步,唐逸却走到了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走不到的巅峰。

    当初就听儿子提起过唐逸的徐立民自是感慨万千。

    刘飞笑呵呵问徐立民:“老徐,小军呢,好久没见这小子了,挺想他的。”

    徐立民提起儿子就摇摇头,“在宁边局呢!小兔崽子就是不争气,刘飞啊,你回头说说他,他听你的。”显然这个儿子颇令他伤脑筋。

    刘飞笑道:“徐军比我强,是你看不到他的优点。”

    正说话呢,唐逸的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来看了看号,唐逸微微一愕,是米雪,虽然她拿到了自己的号,但从来没主动来过电话,尤其是今天已经很晚了。

    刚刚接通,米雪就惶急的道:“唐,唐省长,你,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声音中竟然有些惶恐。

    唐逸诧异道:“怎么了?”除了在自己身边遇险的那次,还从来没见她失态过。

    “嘀”汽车长鸣的声音,米雪惊叫一声,唐逸心就是一沉,大声叫道:“你没事吧?”一场宾主,如果米雪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害了,那唐逸怕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米雪?”唐逸刚又喊了一声,那边米雪娇喘着说:“没,没事,我,我打车呢,我现在去夏兰大酒店,我,我见面再和你说。”

    哭笑不得,唐逸更有些郁闷,也懒得问她为什么在春城,总之这个米雪也是那么不招人待见,想了想就道:“我就在夏兰大酒店,来2号总统房吧。”

    随即挂了电话,对刘飞和徐立民道:“一个朋友,看起来精明,实际上稀里糊涂的,又不知道惹了什么麻烦。”

    徐立民和刘飞都点头。

    徐立民看看表,就站了起来,笑着道:“老婆孩子热炕头,家里人等着呢。”

    唐逸微微点头,刘飞就送徐立民出房,很亲热的和徐立民在门口说了好一会儿话。

    唐逸则丢给一直安静坐在角落的胡小秋一颗烟,说:“嫂子回鲁东了?”

    前两天,胡夫人想念小秋来看他,自也带来了关荷,唐逸特意批了胡小秋几天假。今天上午胡夫人走了小秋马上就和小谭调了班,唐逸想也知道这小子有话和自己说,但今天一直又没什么时间和他谈。

    果然胡小秋脸就有些红,看了看还在门外和徐立民磨叽的刘飞压低声音说:“我想把嫂子调春城来,哥,你能帮帮我不?最好,最好别让她知道是我的主意。”

    唐逸莞尔一笑:“这声哥叫出来,我还能不帮你办?拍马屁的水平见长!”

    胡小秋却是摇摇头。唐逸就笑,拍了拍他肩膀,说:“我明白,我明白。”

    想了想逸就道:“要不这样吧,回头我找人和关荷聊聊,调来春城这件事啊,得她自己和胡伯伯说,小秋,将来你们真有希望走一起样我也好说话,如果现在我和胡伯伯说把你嫂子调过来,将来我的话就没信服力,懂吗?”

    唐逸是很少长篇累牍和人解释,也从来没这么嗦过胡小秋心里暖暖的,说:“哥,我明白。”顿了下疑的道:“那您找谁和她说?”

    “我来吧,说什么?和谁说?”刘飞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胡小秋翻个白眼,也不理他小秋自己就觉得自己够吊儿郎当了,但和刘飞一比较,还真是小巫见大巫,没见过中纪委的干部有刘飞这种作派的。

    刘飞却是笑呵呵坐到了胡小秋身边,嘿嘿笑道:“我刚刚听有人说嫂子什么呢?”

    “去!”胡小秋瞪起了眼睛,两人见没几次面,却是臭味相投,相处的极为随便。

    刘飞哈哈一笑,“得,不拿你纯真的感情开涮!”坐到一边,自顾拿起茶杯喝茶。

    唐逸微笑对胡小秋道:“这事啊,我准备交给兰姐,回头我把关荷电话给她,放心,我保证她能办的妥妥当当的。”

    在胡小秋等等外人眼里,兰姐很多时候是位高贵大方的妩媚丽人,是以胡小秋倒没像唐逸想象

    挠头,只是笑道:“那,哥,我听你的好消息了。”

    刘飞却是突然对唐逸嘿嘿笑道:“喂,还记得田卫兵那个小情人吗?现在她早回春城了,还开酒吧呢,怎么样,有时间去她那儿喝杯酒?”

    唐逸摆摆手,倒是想起了前不久田朝明来看自己时老泪纵横的请求自己帮田卫兵一把的情景。虽然看着田朝明这位昔日的老领导衰老的模样很有些不是滋味,但唐逸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心肠越来越硬,敷衍了田朝明几句,在田朝明告辞时塞给了他一张五万元的银行卡,却被田朝明不冷不淡的拒绝了。唐逸倒也没觉得过意不去,自己能帮的就这些,要帮田卫兵减刑,自己实在做不到。

    其实田卫兵只不过判了十年,和他身上背负的罪孽比起来,判的已经很轻了,只是某些环节有人施压,一直未获得减刑。

    想起田家父子唐逸轻轻叹口气,点上了胡小秋送上的香烟。

    米雪姗姗而来,白的脸蛋,娇俏的小耳朵,粉白的一段脖颈上挂着一条细细的彩金项链,修剪的极为齐整的稍稍蓬松的精致型,勾勒的小女人更加妩媚高贵。

    但她脸色有些不好看,俏脸怒,别有一番风情,跟在胡小秋身后进了会客室,就气呼呼的道:“人大代表是黑社会老大,还怎么叫人做生意!”

    噔噔噔,色细高跟到了唐逸面前,气愤的道:“省长,你要给我做主啊!你们辽东的投资环境太恶劣了吧?”

    唐逸皱了下眉头,指了指面前的沙,:“坐吧。”

    米雪老实不气的坐下,就看了看房间内的刘兵和胡小秋。唐逸道:“没事,说你的事儿吧。

    ”顺手帮米雪倒了杯茶给递了过去。米雪大半夜的来求救,以她的性格,定然是遇到了很大的难题。

    米雪接过茶杯怔了一,她确实遇到了难题,但远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气愤,毕竟她的公司都是贷款操作,就算垮了也不是赔自己的钱,而且她对商业运作也不像以前那么热衷,表现的气愤,只是无聊来骚扰唐逸不想唐逸顺手送来热喷喷的一杯茶,倒是令米雪颇有些受宠若惊,心里又有些暖暖的。

    轻轻抿了口茶雪说道:“唐逸,你知道辽北有个叫李财的人吧?这人生意和我有些纠纷,前几天,他突然把我到辽北的货都给扣下了,而且扬言要废了我,我是好不容易才从辽北跑回来的,我现在,最怕他找几卡车人去星海那个游艇俱乐部捣乱,没敢回安东直接来了春城找你。”其实说到这儿米雪就有些心虚,毕竟唐逸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无,遇到什么事就跑来找唐逸,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人情牌总有用完的一天,就是不知道唐逸的耐心到什么时候会结束。

    听到“李财”这个名字胡小秋一下就坐直了,见唐逸看过来,脸上就有些惭愧,这件事一直没办好,本来胡小秋就觉得挺窝火想到李财又惹了唐哥的朋友,胡小秋可真是火大了,但有客人在哥又没问,胡小秋也不好说什么。

    唐逸却是问米雪“你说他是人大代表?哪一级人大代表?”

    米雪说道:“辽北的,省一级。”

    唐逸就皱起了眉头来米雪的货物被扣,从李财的重重作风来看他也确实是个黑老大,直接通知省厅去将人拘来就是,但偏偏李财又是省人大代表,倒是有些麻烦了。

    按照《人大代表法》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刑事审判。只有现行犯当场被抓才可以拘留之后再向该级人大常委会报告,而且必须立即报告。

    也就是说,按照法定手续走,现在想将李财拘来辽东,就要获得辽北人大常委会许可。

    人大代表的刑事豁免权本来是为了保护人大代表的安全,给他们创造最好的环境代表民意,但某些情况下,竟然成了一些败类的保护伞,只能说,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了。

    刘飞显然也明白其中的难处,笑笑道:“辽北,我认识几个朋友。”

    唐逸摆摆手,笑道:“这小子,根基不浅呢。”

    胡小秋语气坚定的道:“哥,你就别管了,这事儿我去办,一定办的妥妥贴贴。”

    唐逸微微点头,看了看表,就对米雪道:“这几天住夏兰吧,有事就给我打电话。”米雪乖乖答应一声,本来挺无聊想和唐逸再聊几句,但看情形,唐逸肯定有事要办,就起身告辞,临走前唐逸问了句“有钱没?”,倒是令米雪又一阵心暖。

    在送唐逸回常委院的奥迪上,胡小秋抿着嘴一句话不说,只管闷头开车,显然心里憋了一团火。

    唐逸笑着拍拍他肩膀,说:“放松点,你呀,我估计一会儿刘飞铁定给你打电话,你们俩别乱折腾,别太过火。”

    对胡小秋和刘飞唐逸其实是很信任的,但就怕胡小秋觉得憋气,混劲又上来,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不过刘飞喜欢凑热闹,有他看着,估计不会出什么问题。

    在富丽堂皇的别墅前下车,进客厅时唐逸才猛的想起,那边还有一个混世魔王肖强,那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刘飞胡小秋和肖强三个大侠凑一起,别说在辽北,就算在京城,估计天都敢捅个窟窿。

    唐逸本想给刘飞打个电话去叮嘱几句,几个人中,刘飞其实最有心计,但犹豫了一下,这个电话终究没有去打,而是去了书房,和夫人宝宝们聊天去也。

    ……………………………………………………………………………………………………………………

    汗死,昨天三十四章搞了个三四十章,晕,章节名又不好改,就不改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