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十章 间谍?-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四十章 间谍?

第三四十章 间谍?2017-11-8 23:50:31Ctrl+D 收藏本站

    在奥迪里,唐逸翻开了手机,看着里面一张照片就在北京的时候给小妹和小宁宁拍的。当时小妹正指挥小宁宁自己爬去沙那边拿玩具,小宁宁乖巧的很,在小妹面前,好像他从来不哭不闹,小妹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是特护,也都夸从来没见过这么小不点就知道看人脸色的小孩,都说他长大了肯定特有出息。

    和岳父饮酒的那晚,唐逸回了妙山别墅,小妹一直住在妙山,岳母也陪她住在那儿,另外还有两名特护和两名勤务女兵,一向冷清的别墅倒也热闹起来。

    在妙山别墅和小妹小宁宁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另类天伦之乐,唐逸本来就是严父,小妹偏偏又不是慈母,小宁宁活在两座巨人的阴影中,唐逸想想都觉得自己这个儿子有些可怜,但偏偏面对宁宁,期许又感觉特别高,却是怎么也不能像和大丫一起时那么哄他疼他,只想他快点懂事,快点长大。

    收起手机,唐逸慢慢靠在了后座上,轻轻摇摇头,或许,对待子女教育问题上,真的到了自己头上,却远远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

    奥迪慢慢停在了富丽堂皇的春兰大酒店前,穿着红马甲的侍应生快步从台阶上跑下来想为客人拉开车门,但小谭早已经抢先一步下了车,为唐逸开了车门。

    小谭今年二十岁,脸上的青春痘使得小伙子看起来有些稚嫩,虽然穿了一身黑西装不认识他的人断然不会将他和保镖或是警卫员之类的名词联系在一起。

    春兰大酒店中餐部二楼月轩但名字相同,布局也吸收了纽约大酒店的特点,豪华的走廊里摆着一人多高的君子兰,气派之中又不失典雅。

    206号房里,姚小正一脸凝重的叮嘱侄女姚佳佳,“不要乱说话”“不许吸烟”“敬酒要把握好分寸”……

    其实不用姚小红嘱咐,佳佳就紧张的很。极为爱美的小姑娘次姑姑说了句话,就主动去磨光了水晶甲,更换下了那对华丽张扬的大耳环,只淡淡描了妆了一条简简单单的素格连衣裙,搁过去就是不能出来见人的打扮在却心甘情愿的穿出来,无非是姑姑带来见的人太过吓人了。

    始省办公厅田副主任帮着办工作的时候,姚佳佳就很吃惊了,到后来才知道原来田主任是省长的专职秘书,也不怨他一个电话下去,没两天工作已经安排妥当,进了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三处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可以说起点是相当高了。

    几天姚小红请田野吃了顿饭表示感谢了二十万块钱地卡。田野说什么也没要!开玩笑。现在不管什么关系地人情。最后还是要用金钱来维系。但那只是一般情况。不说省长在经济上对身边人要求多么严格吧。就省长开声要安排地人。就是谁办起来也不敢从中拿好处啊!

    但管怎么说。姚小红这事情倒是办地令田野很舒服。毕竟姚小红识大体。不管人家要不要。人情要走到。倒是拍地田野舒舒服服地。姚佳佳还没上班呢。田野就已经在三处处长面前夸了她几次了。在三处。自然没人知道姚佳佳是唐省长地关系。只以为是田野地亲戚。这种罩面。田野肯定是挡在前面地。

    姚小红本来没想请唐逸吃饭。毕竟身份相差太悬殊了。无谓白白开这个口。唐省长拒绝还好。如果唐省长抹不开情面答应下来。那不是更不合适?

    后来是齐洁和姚小红通电话时和姚小红说。最好还是给唐逸打个电话。又说唐逸没你想地那么复杂。现在他处理任何事情都简简单单。就说这顿饭。他想不想吃都会给个明确地答案。不会抹不开情面来应承别人。如果你有心。完全可以给他打个电话。

    姚小红当时心里就叹口气。这种简简单单地处事办法又有多少人有资格使用?

    既然唐逸不怕抹不下面子。姚小红也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当时唐逸说查查时间。姚小红以为事情泡汤了呢。也没好意思跟上一句我可以改时间。不想几分钟后。田秘书就打来电话。确定了唐省长和她进晚餐地时间。令姚小红惊愕好久。到兴奋地给侄女打电话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地事了。

    姚佳佳自也想不到姑姑不但认识省长,竟然还能和省长一起吃饭,是以火红的头也挑染黑了,指甲也剪了,各种前卫的耳环饰物也全拿了下去,现在的她,就好像上世纪九零初的文学青年,穿了条蓝格子的连衣裙,乌黑长有些小波浪卷,那是因为没能将她的大卷完全拉直,倒也略显妩媚,整个人倒是漂亮稳重。

    “姑姑,要不,要不我,我就不陪你了吧?”姚佳佳本来是很好奇的,但等事到临头,唐省长真的要到了,她异常忐忑起来,突然没有勇气再坐下去。

    姚小红瞪了她一眼,“老实呆着,平时的冲劲儿都哪去了?”

    姚佳佳正想再说,包厢门被轻轻敲响,随即被人从外面拧开,姚小红和姚佳佳一下都站了起来,当姚佳佳看到姑姑和一名很清秀的青年握手,叫他“唐省长”时,姚佳佳头脑就一阵眩晕,电视上见过,尤其是前几天知道了姑姑和他认识之后,姚佳佳更是找来了相关资料来看,网络上的,报纸杂志上的,也在电视新闻里留了意。

    是了,就是这个年青人,辽东数千万人二十万平方公里的重工业基地的兴衰现在就牢牢的掌握在他的手里,而他是那么的年青,不论是网络电视还是报刊杂志上看到的他的图片,都远不如见到他本人时来的震撼。

    唐逸微笑和姚小红握了握手看了眼那名文文静静头妩媚小卷的漂亮女孩,听到女孩拘束的喊自己“叔叔”,唐逸笑着摆摆手,说:“坐吧,坐。”

    三人坐下,小谭站在了门边角落,姚小红赶忙要服务员上菜订好的,小八珍席,清淡有之,荤腥有之翅哈什蚂酸辣鱼唇爆炒裙边凤凰银耳等等热炒冷拼,中间一个孔雀开屏凉盘就是几小碗樱桃兔肉拌海参汤。

    酒要的高度五粮液,姚小红笑孜孜帮唐逸满了一杯,说:“唐省长,就喝一杯吧。”

    唐逸笑着点点头,指了指流水般端上来的菜样,说道:“太破费了。”姚小

    延山时的老朋友了虽然这些年后再见,早已不是昔但终究还是和别人不同。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多时候,用来形容朋友关系是很合适的。

    帮她侄女安排了工作逢姚小红约自己吃饭的时间晚上没有重要约会,唐逸就欣然答应来和姚小红吃饭。以唐逸现在的身份,反而不再像在安东或黄海时每天晚上都有很多应酬的饭局,除了一些重要的应酬例如部委高官来辽或因为工作上的事和其它省级领导或是下属亦或一些大企业家私下接触,平日能够资格来打电话约唐逸吃饭的自然没有几人。好像清闲了一些,但实际上每天需要考虑的问题也再不是在安东或黄海时能比。官做的越大,胆子就会越小,实在是因为要考虑的问题多了,尤其层面越高,你提出的一些意见造成的影响更大,是以在作出很多决策前就更要认真思量。

    难得轻松和以前的老朋友共进晚餐,唐逸放松心情,笑着问姚小红,“怎么样?你那个展大计付诸行动了么?”

    姚小红摇摇头,说:“没有。”

    唐逸微微一怔,笑道:“怎么呢?怎么就搁浅了?”

    姚小红道:“贷款来的太快,听银行的人说,是市局李局长帮着办的,我觉得不大好,听说市里会有什么变动,我,我就暂时把贷款的事放下了。”

    唐逸就笑了:“你也不用那小慎微,只要你审批手续合格,没什么不能贷的嘛!”

    姚小红笑着好,她也挺可惜这个机会的,但听说延山丁书记因为韩国商人一案被上面批了,很可能会很快调走,李局长是丁书记的人,这时候出面帮自己贷款是什么意思?她不想掺合进去,毕竟很多人都以为她和唐省长关系匪浅。

    现在见唐逸若无其事模样,姚小红就知道唐逸根本不把这类事放在心上。

    逸又看向了姚佳佳,笑道:“佳佳,在三处是吧?好好干。”

    市县党委政府的秘书处科自然是那些所谓有关系的毕业生进入仕途的最佳渠道,在秘书室先就是和领导见面机会大增,在领导面前混个脸熟,提个一级半级后就可以放出去挂职,亦或在秘书室就被某领导看中选为专职秘书,那自然以后仕途一片通畅,以政府秘书处的秘书来说,成为省级领导专职秘书后,到任职结束,解决副厅待遇大概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姚佳虽然不太懂,但也知道自己这个岗位把多少同学的眼睛都嫉妒红了,其中一位辽东老乡,据说颇有背景的同学更是一直追问她到底有什么关系,就差直接跟她回延山来彻彻底底的查清她的底儿了。

    听唐逸勉励,姚佳佳忙道:“我会的,谢谢叔叔。”这声叔叔倒是叫得自自然然,而现在的唐逸也早已习惯被这些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女们称呼为叔叔。

    虽然私底下姚小红经常骂这个侄女,但这时候还是要帮她说话,姚小红笑着道:“佳佳有点不懂事,但学习上好像挺好的,写的材料老师们总是给高分。”

    唐逸就笑,“小红,你不用在我面前卖花赞花香,咱们是一家人,佳佳水平怎么样我见过,不然也不会要田野安排她进政府部门。”

    在给姚佳佳安排工作前,唐逸要齐洁给自己带来了姚佳佳的毕业论文和在校期间的一些材料,看了姚佳佳一份被教师判了低分的论文,觉得姚佳佳思路清晰,尤其是胆子大,善于现另类的论点而又言之有物,而那些高分论文又都中规中矩,令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倒确实是个可塑之才,唐逸这才要田野直接在大院里给她安排个工作。

    要说田野对姚佳佳的工作也算颇费思量,甚至刺探过唐逸口风是不是要将姚佳佳安排进省委办公厅秘书处,被唐逸毫不犹豫的拒绝后,田野才算去了虑,这才将姚佳佳安排进了秘书三处。

    不过这些情况,姚佳佳自然是不知道的。

    “在三处,不要和人提我,最多,怕被人欺负,你就提提田野。”这些话,唐逸不得不说两句,不然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最喜欢炫耀,怕是她第一天上班就会将是通过自己关系进入三处宣传的沸沸扬扬。

    姚小红笑道:“是啊,佳佳,以后你就是唐叔叔的眼睛知道吗?有什么事,一定要和唐叔叔说,小事就算了。”很多学生刚刚步入社会时,明明是靠某些领导的关系进去的,但还是有一种正义感作乐,好像和领导讲一些同事的事就是出卖他们似的,这种品格值得赞赏,但这种人往往在单位都不会混得太好,除非幡然悔悟,终于将那些约束自己的品格抛到了一边。

    姚小红知道姚佳佳就是很讲义气的一个女孩儿,自然要先敲打敲打她。

    唐逸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姚佳佳能打些“小报告”固然好,毕竟现在自己听不到院子里某些基层干部的声音,经田野反映上来的终究是被田野过滤后的信息,能有个耳朵放在下面自然很好。但姚佳佳不喜欢打小报告也没有什么,那不是自己关注的重心。

    “小红,说说延山吧。”唐逸笑着看向了姚小红,来之前,倒没想过从她这儿听一听延山的情况,但现在看,姚小红的消息还挺灵通。

    姚小红微微一笑,说:“延山现在热闹,一时半会可说不完了!”

    …………………………………………………………………………………………………………………………………………………………

    明天最后一天点滴,估计明天也能正常更新了,但暂时不拼了,养养,这次咽炎我觉得就是前几天抽烟抽的太凶加上地板太热引起的,这两天一颗烟没抽,借这个机会想戒烟,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这个月欠的帐应该能都慢慢补上,但爆一周的承诺汗死,不知道这个月能不能完成,完成不了的话,就累计到下个月,看来我的帐是一直要欠下去了……

    暂时没什么脸面要月票,突然又厚颜无耻的要下推荐票吧,总之我就是没皮没脸了……

    最后,谢谢关心我的同志们。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