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轻车简从”-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九章 “轻车简从”

第十九章 “轻车简从”2017-11-8 23:50:14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十九章“轻车简从”

    晓天又道:“不过我认为。云冈能不能实现北方钢铁目标。主要还是看中央能能扶持?仅依靠外资是远远不够的。省里下了决心。那么云冈的发展符合不符合中央的统筹布局呢?这一点新班子要有个明确的认识。将自己的长目标和国家的布局有机结合起来。这才是云冈能不能获的较快较大发展的关键。”

    吴晓天边侃侃而谈。边注意唐省长的脸色。但唐省长一直都是不动声色的聆听。又哪里看的出自己这番话是对是错?

    “晓天啊。说的不但可千万不要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啊。”在吴晓天正忐忑时。唐逸终露出了一丝笑容。

    吴晓天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怎么接口。见唐省长抬腕看了看表。吴晓天忙起身告辞。但对这次会面结果心里实在是没底。更不知道唐省长对自己是怎么个看法。

    走出贵宾电梯。对电梯前漂亮的服务小姐的问候恍如未闻。一直在宾馆大堂等候的秘书张阳小跑过来。见吴晓天脸色。也没再问什么。只是帮吴县长接过手上的。跟在吴县身后默默向宾'外走去。

    。

    三四辆黑色奥前面有云冈交警的一辆警车开道。小车队在春宁高速公路上。

    唐逸此次三市之行可谓轻车简从。本来是想从云冈直接去延庆的。安小婉提议。走春宁高速。再从宁边走延庆。节省了很多路程。唐逸也就从谏如流。至安小婉只看重效率而不认真分析当初邱跃进秘书长为什么要将唐省行程定为云冈延庆宁边的政治意图。唐逸倒是不大在乎。反而觉的安小婉这种性格挺好只作好为领导服务的工作。很多事想的简单些是好事。事事都往复杂里想。很容易本职工作都做不好。

    唐逸翻看着手机短信。都是田野从城发来的关于省委大院里的最新动向。当然无非是省委某个部门了什么会议。省政府某副省长又和他分管的厅局交代了|么任务等等看起来都是工作汇报。实际上里面的信息可说极为丰富。

    省政府副秘书长公厅主任安婉坐在唐逸身。白皙的小手摆弄着她的银色电子笔记本。穿着一身暗苹果绿套裙的她美貌性感和机关大院里大部分女干部朴实严肃的打扮截然不同。实在是省府大院一道极靓丽的风景。

    “小婉主任。你那代字该去掉吧?”唐逸微笑看向了安小婉。

    旅途无聊。安小正偷偷玩电子簿里的“贪吃蛇”呢。不想唐省长突然看过来。虽然知道唐省长看不到自己在做什么。安小婉还是有些心虚。忙合上电子簿。说道:“我怕我还不够格。”心却在琢磨唐逸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对自己很满意'就想一直用自了?

    其实各级党委府的办公厅室很少有代理主任。毕竟都是党政一把的大管家。亲信。用的不遂心就换掉。一朝天子一臣。很少会安排干部在这个重要的位子上来考察。而因为种种原因。安小婉无疑是个特例。

    本来安小婉还以为自己在唐逸心目中是个烫手山。送走吧?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自己的岗位毕竟己这个代主任虽然没有明确级别为正厅但距离正厅只一步之遥。将自己调走安排在副厅的位子上。一些照顾自己的叔叔伯伯会不满意。不送走自己吧。想来他用着也不称心。毕竟自己不可成为他的亲。

    有时候想想。安小婉也觉的好笑。自己大概很令这位能力非凡的年轻省长伤脑筋吧?

    跟在唐逸身边久了。唐逸的能力魄力安小婉还是很认同的。尤其是在和朝鲜的交往以及在香港和香港名流及媒体打交道的手段。都给安小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有时候开始拿唐逸和父亲的一些朋友来做比较。安小婉自己都觉不可思议。毕竟身边的朋友那都是什么人物?都是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政治智慧和人生哲学可说炉火纯青的人物。

    当然。唐逸来到辽时间还短。真正考验他的执政能力暂时还看不出来。

    这样一个人物。办`厅主任的位却被自己无端端“霸占”了。安小婉有时候也觉的自己没有听老领导的话主动请辞是在玩火。但她偏偏想试一试。自己一丝不苟的做好本职工作。唐逸是不是也会将自己列入他的“黑名单”想办法剔除。

    甚至有时候安小婉胡思乱想。可不知道唐逸知不知道当初唐二叔和自己母亲的意思。如果知道。他又是么看自己?

    今天突然听到唐逸说要把自己的“代”字去掉。虽然是有些开玩笑的意味。安小婉还是有吃惊。也只能说怕自己还是不够格。

    唐逸笑了笑道:“不够格了不算。”

    安小婉点点头。不再说什么。虽然对唐逸很好奇。但除了家人和少数几个真正的朋友。她一向一丝不苟。很少说笑。

    说着话。安小婉的电话响了起来。|通说了几句安小婉随即对唐逸道:“省长。宁边的人来接了。”

    唐逸微微点头。

    车队缓缓驶下高速。就见远处高速和国道交叉口的路中央。高高耸立着一个横幅“宁边市欢迎您”。

    安小婉从车窗向外看去。迎着奥迪方向的马路边停着一列车队。打头的是两辆警用摩托。两个交警手握车柄。严阵以待。然后是一桑塔00的警车。车边站着一个大腹便便警察。神情严肃的看着驶来的车队。之后。是三辆亮的轿车。-辆车旁边分别站一个官员膜样的人和一个年轻人。最后边还有一辆巴。上面写着“宁边市电视台”的字样。

    安小婉侧头对唐逸介绍。“是李一书记王立国书记和主管工业的程明亮副市长。”

    唐逸微微点头。他这次下宁边说好了只是去宁边市浏阳县视察俗称39厂的浏阳飞机制造厂。这是一家真正意义上山沟沟里的军工企业。主要生产军用直升飞机但近着国家军工企业改造。浏阳飞机厂在共和国航空工业集团中的的位直线下降。新任赵厂长在被集团召到北京时。集团高层交给他的秘密任务就是用几年的时间把宏图平稳搞“破”。当时的浏阳飞机制造厂已于破产的边缘。工厂已连续10年亏损。资产负债率高230。生产基本停顿。流动金奇缺职3个月没领到工资了。

    当然。搞“破”不只是简简单单指把浏阳飞机厂搞的破产而是既要让职工有饭吃。又要让企业死而复生。是国家对军工企业的战略调整。目的是利用国家有关军工企业改革脱困的政策安置职工。重组资产。新机制

    轻装。破产和经营。互为表里。都是使命。

    中央企业的破产。程序复杂。想要涅重生。更要的到的方政府的支持。

    对于浏阳飞机厂唐逸仔细看了齐洁的计划书。虽然现在唐逸在商业经营上已经远不及有智囊团辅助的齐总。但是不是好的计划书。唐逸还是能看出来的。按照齐洁的构想。浏阳飞机厂破产,的重组中。华逸将会和共和国直升飞机研究所浏阳飞机厂三方合作重组浏阳飞机工业公司大概各占三分一的股份然后融资上市。后这家国企会把重点投向民用多功能直升机的研究和生产而以华逸飞燕等集团在亚非建立起的关系。`开销路还是很有希望的。然。最终还是取决于研究所科研力量的投入以及国家扶持的力度。

    如果计划能如预期的获成功。无疑问。自然是双赢的局面。国家和华逸集团不但获的了经济利益。科研所有了充足的科研资金。而且通过民用飞机技术的研究同样会促进军用武装直升飞机的技术发展。反过来亦是同样的道理。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是一个良好的循环。

    虽然对华逸进军敏感的军工企业唐逸不大赞成。但以华逸集团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比较有前景的大项目。何况华逸只是注资。不可能接触到敏感技术。唐逸左右思量下。还是决定不支持不反对。以中立的态度处理这件事。其实。这已经是一种支持了。

    不管怎么说。浏阳飞机厂的改造。唐逸是充满期望的。来宁边。就是想看一看浏阳机厂。

    本来和宁市和浏阳县都打了招。不要他们接送。但按照规矩。这些的方官又怎么能真的任由省长来自己的界孤零零转一圈?只是市委书记和市长以及一个副市长来迎接。已经是很节制了。

    “省长。我们停一停?”安小婉在提。

    唐逸微微点头。

    坐在中巴采访车里宁边市电台新闻记者张慧见证了这神奇的一幕。她在省台实习时就听说过唐省长的作风。下的方从来是轻车简从。看到三四辆缓缓从高速驶下的奥迪。无疑也印证了这个说法。

    奥迪车队停稳。张慧正和坐在边的老资格师兄刘打听:“刘哥。哪辆车是唐省长的?”

    话音未落呢。就李守一书记王立国市长等一群干部走到第二辆奥迪的车窗前。分别激动的说了几句话。又把手伸了进去摸了摸。

    张慧娇笑:“他们什么呢?”虽然明明知道是和省长握手呢。但看起来还是很滑稽。

    大刘司空见惯。笑:“摸什么'我也想去摸摸。人家不让啊?”

    五分钟后。张慧就从云冈方向来的交警敬礼告别。驾车向来路方向返回。来自市里的两辆警用摩托和`安局长的车开到前面。重新开始启程奔赴浏阳县。

    宁边电视台的采访走在最后边。车队拐弯的时候。张慧数了数车的数量:两辆摩托。七辆轿车。两辆中巴。一共11辆车。已经是一个比较壮观的领导车队了。

    车队行驶在国道上警笛长鸣。警灯闪耀。宁边市局杜局长在车里用宁边的的方普通话对扩音器不停的喊:“注意噢注意噢。让开一下。让开一下。”

    张慧被逗的咯咯笑。“刘哥。咱们杜局长还会说普通话啊?”

    大刘也笑:“难的听一次。你就老实学习吧。”

    在扩音器的喇叭声中路上的车辆仿佛躲避瘟疫似的。纷纷向两边闪开。

    大概四十多分钟后车队又停了下来。张奇问大刘:“怎么了?”

    大刘接了个电话。随即笑着对张慧道:“到浏阳的界了。县里的书记县长分管副县长和县公安局长前来迎接咱们也跟着威风威风。”

    张慧啊了一声。也的再问了。靠回座椅养神。

    几分钟后。车队又开始出发。张睁眼数了数。这个时候车队已经变成了三辆摩托开道。浏阳县交大队的摩托。后面三辆警车。十辆轿车。七辆中巴一共二十多辆车。浩浩荡荡行驶在省道上。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车队又停了下来。张慧有些不耐烦的道:“又怎么了?不会是乡长镇长的也来了吧?”

    大刘哈哈的笑了。“企业的同志来接首长了。这是规矩。”

    张慧向外面看去看见迎面而来的两辆奥迪辆宝马。掉头冲到了车队最前面开领省长车队拐下了去浏阳飞机厂的路口。

    四五辆车到二十五辆浩浩荡荡的车队。张慧看着车窗外。实在有些哑言。

    大刘却艳羡的道:“唉。听说咱们唐省长才三十岁。我大刘都奔五张的人了。要能享受这么一天。我死也值啊?”

    前面副驾驶上一少妇回头娇笑。“你呀。下辈子投胎吧。”

    在浏阳飞机厂气派大门前。一群人黑压压的朝车队拥了过来。

    张慧走下车来。远的看着。黑压压的人头。但能隐隐见到唐省长一脸亲切的笑容走在欢迎的人群中。走在唐省长身边的是一位极美的女干部事后张慧才知道那是省政府办公厅主任安小婉。

    在女干部介绍下。唐省长亲切的一一和大家握手。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欢迎的人群随着首问候。用笑脸和掌声热烈回应。工作人员不停的来回跑。警察则精神抖索。不时对着对讲机说着什么。闪光灯闪成一片。几位男女记跳来跳去。张慧正感慨。才莫名发现。自己也是在来回小跑蹦跳中的一员。看着大刘扛着摄像机身轻如燕的姿态。张慧更是愕然。平时经这痛那痛腰椎间盘突出的刘哥原来动作是这么麻利。

    苦笑一声。张慧挤入了人群。找最好的角度拍摄。

    。

    在浏阳飞机厂会议室。唐逸听取浏阳厂领导的汇报。重点是企业宣布破产的步骤以及和逸集团接触的情况。

    赵厂长很希望华逸团能参与这次的重组。是以倒是在汇报中替华逸集团讲了很多好话。望省委省政府能支持新的重组方案。

    唐逸所看到的计划书其实比赵厂长汇报的还要。但听着赵厂长充满感情的描述企业可的前景。唐逸还是有些被感染。一直微笑聆听。

    赵厂长讲过以后。逸简短讲了几句。他微笑道:“改革初期。我们辽东经历了盲目发展军转民的过程。使的一些军工企业变成了四不像。科技人才流失。企业越转越穷。这些。都是改革要付出的代价啊。”

    赵厂长心里就是一沉。难道唐省长对华逸集团的注资很不满意?快速的转动念头。琢磨着会后的非正式场合争取和唐省长见一面。一

    服他。

    唐逸却是接着道:“些年呢我们总算摸索出了新路子。那就是在国家改革脱困政策的支持下。顺应国家军事斗争准备的需要。来提升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要使军民结合产品迈上良性发展的轨道。”

    “资本多元化。是前我**工企业改革发展的趋势之一。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增强军工企业自主发展能力和市场竞争能力。”

    “自主发展能力。这一点很重要啊。我们辽东大型军工企业集中。军工科研院所集聚。工业基础能力较强按照国家对军工科研生产的总体部局。希望把辽东建设成军事装备制造业的科研生产基的空海军装备的科研生产基的。这正是我们浏阳顺势而上的时|。我也坚信浏阳厂能够摆脱目前的|境。成为我省军工企业的旗舰。”

    唐逸的讲话博了烈的掌声。赵厂长这才把心放在了肚子里。也跟着微笑鼓掌。

    短的座谈会,。唐逸在市县领导以及赵厂长等浏阳飞机厂的干部陪同下参观了浏阳飞机厂。在总装车间唐逸兴致勃勃的坐进了一架闪亮的半成品直升机中拍照留念。

    赵厂长当就低声吩咐身边的工作人员。要记的将照片放大放进工厂的历史展展览馆中。工作人员微微诧异。省委赵发书记几前也曾经视察过。但可没获的这种礼遇。令唐逸没想到的是阳厂最后安的简短阅兵汇报表演浏阳厂武装部民兵连是共和国航空集团的一面旗帜。厂武装部挂满各种奖状和荣誉证书。其中几幅曾经军委主席副主席国防部长阅兵及听取民兵连汇演的巨照更是令人感慨不已。

    盾牌警棍战术反散打搏击。民精湛的表演博的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观看过民兵汇演。唐逸等一大干部下了主席台。来到了紧邻主席台的休息室。

    这间邻近主席和操场的休息室很大。装修也颇为豪华。显然很多领导曾经在这里歇息。

    唐逸坐在了休室的主位。市县主要领导跟了进来各自找沙发坐下。服务人员送上了浓香的热茶和冰饮品。

    赵厂长坐在了唐逸身边。他见唐逸端着茶杯品茶。面色甚和。想了想。就将困难摆了出来:“省长。华逸集团参与重组我担心会遇到一些问题虽然国家和集团都出台了民资金进入军工企业的办法和标准。但是我们一直是生产武装直升机的敏感企业我担心集团不会批准这个重组计划。”

    唐逸笑着摇摇头。“要是有利于浏阳厂的重组计划。从省里来说都是支持的。但如果集团认为可能危害国家利益。那还是要服从集团。服从中央。”在华逸注资的问题上。逸自然要置身事外。这里面尽量不要出现自己的身影。

    赵厂长有些失望的点点头。随即笑道:“倒不是说危害国家利益。如果真的危害国家利益。我第一个就是掉脑袋也不会答应。这里面主要还是个观念问题。”唐逸笑道:“在这个问题上省里会有个态度的。”

    赵厂长松口气。忙道:“那我就代表浏阳厂的所有干部职工谢谢唐省长。”

    唐逸摆摆手。拿起茶杯又品了一口。却是看向了另一侧的几名干部。宁边市市委书记李守一市长王立国副市长程明亮浏阳县县委书记吴小菊等人。

    在唐省长炯炯的目下。这些干部心里渐渐不安起来。谁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都侧过头。不敢和唐逸目光相对。

    王立国在唐逸面前还是很随便的。他虽然脾气上来很倔。但那要看对谁。平时王立国没有少架子。还是和在办公厅时一样喜欢侃大山。和秘书有时候还嘻嘻哈哈的。但老实人如果|惹恼了就特别倔强。就好像和组织部赵部长顶牛。就是被赵部长出尔反尔激怒。

    王立国对唐逸印象相当好。唐逸来省党校中青班|望学员们。和他见面后第一句话就是“立国。现在我涨工资可是不用你通知了。”

    自是还记的王立国在办公厅财务处任副处长时去通知唐逸工资涨了一级。那是王立国和唐逸第一次见面。

    但一向亲切的唐省长突然这样不动声色的打量自己等人。王立国也有些不安。嘴角的笑容渐淡去。

    “吴书记。又见面了。”唐逸看了吴小菊。不声色的打了个招呼。

    王立国微微一怔。不想唐省长还识吴小菊。这位宁边有名的娇俏小菊花。一直被传是守一书记的情人。历任宁边驻京办副主任主任。市委市政府接待办主任。而四十出头的她就在守一书记推动下出任浏阳县委书记似乎也印证了这种说法。

    听唐逸不动声色的打招呼吴小菊心脏就快速跳动了几下。还在唐逸在监察部任职的时候。吴小菊是宁驻京办副主任和唐逸有过几次接触。那时候吴小菊可和唐逸谈笑风生。现在再面对唐逸。却是拘束的很。尤其是吴小菊总觉这个年省长能看透自己的底。在驻京办时的交际花。摇身一变成为县委书记怎么都好像有些不搭调。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吴小菊略带拘束的:“没想到您还记的我。”

    唐逸笑了笑我人脑子还是一的。”

    吴小菊脸色就苍白起来。李守一脸色也变的不怎么好看。大概都以为唐省长在嘲讽吴小菊吧。

    唐逸却是转向了李守一和王立国。|色渐渐严肃来我在电话里是怎么说的?只是来浏阳厂看看。只是来浏阳厂|看。这句话的意思很难理解吗?”休息室里空气马上凝固。干部们大气都不敢出。

    “到了浏阳厂。我抬眼一|好嘛小车能排出一两百米去。威风啊。霸气啊。我这个省是不是要感谢你们捧场呢。”

    大家全低下了头。好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等了十几秒钟。唐逸放缓了语气。“大家的心情我都理解我也知道的方官难当。接来送往。人情之常。但这里面还有一个度的问题吧?简简单单的一次考察。怎么就变成了浩荡出巡?”

    又是令人异常难受的沉寂。终于王立国抬起了头低声道:“浏阳县是我通知来接您的”虽然王立国一再叮嘱吴小。不要搞排场但这些话现在也不必。这不是憨厚。是一种态度。

    吴小菊感激的看了王立国|。解释一下。嘴唇动了动。但终于还是没敢说话。

    唐逸就看向了王立国和李守一。目光在两人脸上打转。

    李守一本来肚里好笑。王立国就是这样。没有一点政治智慧。出了问题总是喜欢往他身上揽。真以为省里领导们会明察秋毫么?他们听

    错误了。往往会为就是你的任。不然你凭什么|错误。但突然看到唐逸大有深意的看着自己和王立国。李守一一惊。想起唐省长种种传闻。忙说道:“主要责任还是在我。我是一把手。没有安排好工作。是我的失误。”唐逸摆摆手。“我不是追究谁的责任。”随即看看表。就站起了身。“回宁边我们再谈。”

    大小干部慌忙呼啦啦的站起。倒是蔚为壮观。

    。

    乳白色基调的客厅装饰的极为玲珑。蕾丝纱幔挽成漂亮的花结。墙角雅致的白色木墩上是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兰花。客厅饰物处处可见女主人的别具匠心。

    唐逸坐在沙发慢慢品茶。胡小秋则站在门廊。好似在研究猫眼的结构。兰花玻璃钢隔开的餐厅飘来饭菜的香味。厨房。两条曼妙的身影忙碌着。

    这里是延名人居姚小红的爱巢。三室两厅。有两百多平米。以现在延山的的价。大概要六七十万元。实这些年姚小红虽然赚了些钱。但延山发展日新月异。来延山投资的大富豪也越来越多。想保住夜朦的龙头的位。委实来越艰难。前不久。延山又来了韩商。投资兴建了一座宫殿般的夜总会。姚小红正琢磨着将全部积蓄拿出来。再贷些款。重新起一座全新的朦胧。

    现在在厨房包子的两位好朋友正说这事儿呢。这些年齐洁见识如何广阔。早已和姚小红不在一个层面。遇情姚小红都喜欢征询下齐洁的意见。

    齐洁正美滋滋的给唐逸包“爱'子”。唐逸能和自己一起来看姚小红。齐洁别提多开心了。可以说这是唐逸几年来送给她最好的礼物了。心里甜滋滋的。甚至刚刚喝茶时都是甜的。正美呢。胳膊被姚小红狠狠掐了一把。转头。却见姚小红正瞪着自己。“死样。有情人了不起啊。赶明我也离婚。找情人去。”

    齐洁轻笑一声。说:“还用找?”本想,谑说把唐逸介绍给她十几年前刚刚认识唐逸时。两人经常开这类玩笑。但现在姚小红已经结婚何况唐逸现在什么身?虽然姚小是齐洁挚友。齐洁可也不能随便拿唐逸开玩笑了。就笑笑。没再说下去。

    “唉。齐洁。说真的幸福吗?看你。都不敢拿他开玩笑了。”姚小红轻轻叹了口气。

    齐洁嫣然一笑非鱼。焉知之乐?”

    “的。你就拽吧。”姚小红撇撇嘴。随即低笑道:“喂有这么个情人挺刺激吧?和他那啥是不是特有感觉?”

    齐洁气的就照着她臀来了一下。“这么疯。你老公知道你这德行吗?”

    姚小红咯咯的笑。说:“这不就咱俩吗?”又笑道:“潘玉成是个老实人。他可不知道我过去啥样。要知道。他的吓死。”

    齐洁无奈的摇摇头。“呀。你就欺骗老实人的感情吧。看他也的被你压一辈子。”

    姚小红的意洋洋道:“他喜欢被我欺负怎么啦?”随即偷偷看了看客厅里。小声道:“不过齐洁。唐现在可真好。就那么一坐。你看看。好。”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容唐逸带给她的感觉几个“好”却是尽在不言中。

    齐洁咯咯笑:“你呀别看了。口水都流出来了。

    姚小红瞪了她一眼你给我小点。别被他听。我现在可真挺怕他。”

    齐洁莞尔。继续鼓捣手里的子。

    “齐洁。咱们以前刚刚认识他的时候。可都没想到有这么一吧?姚小红感慨的叹口气。

    齐洁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默默点头。

    “。你说说。他最后能当多大的官?”姚小红又好奇的偷偷看了唐逸一眼。继续说道:“我猜。他最少也能做到副总理。是不是?”

    齐洁轻轻一笑。没有说话。

    姚小红又笑道:“么不说话?你多少也知道点吧?你呀。什么都不和我说。我要不是上|查了查。还不知道他是唐老的孙子呢。”

    齐洁俏皮的一笑。“你怕他。我就不怕他啊?我可是怕他不要我。喂。不说这个了。你刚刚说想搞大夜朦胧。要不要我帮忙?”

    姚小红翻个白眼。“我知道你钱多。华逸集团董事局主席。喂。你这个神秘人物是国内首富。总资产上千亿是吧?”

    齐洁笑道:“都是道听途说。再说。这些钱也不是我的。我就是挂。”

    姚小红又叹口气。的了。我知你幸福。其实说起来。你什么也不缺。就缺个孩子。喂。是不是唐逸不给你?要你孕?还是他避孕?”

    齐洁轻笑道:“我有避孕。他没那么无聊。”其实齐洁感觉的出。唐逸很想给自己个孩子。有一次自己被他折腾的昏昏沉沉的。半梦半醒之间竟然发现他自己双腿曲起来。说是不要浪费一点精液。齐洁气的就掐了他好几把。好气好笑之余又有些感动。但这种事强求不。谁叫爱郎身体有点题呢?这就是上帝给的公平吧?他在床上那么龙精虎猛。能把人活活折腾死。所以就。

    齐洁想着想着脸就一红。急忙换过话题。说道:“夜朦胧你可以搞大点。做生不如做熟。KTV这块你是行家了。就朝这个方向发展吧。”说帮姚小红也不过是那么一说。姚小红是不会接受的。这也是两人能一直亲如姐妹的基石。如果姚|红接受自己的钱。这份感情也会慢慢变质。

    姚小红笑着点点头。“你这一说。我心里就亮堂了。商界传奇人物指点我。那我还不大发?”

    齐洁她一眼。风情万种。

    姚小红继续|皮。又好奇的问:“怎么这次唐逸来。没听到什么动静呢?上次来。有一:-主街封了六七个小时呢。”

    齐洁咯咯一笑。“还不是大老爷又发神经。宁边接送的人不知道怎么就不合大老爷心思了。那边市长县长的骂了个狗血淋头。消息传的可快着呢。延庆延山的部还敢在这个风头火势上顶干?”

    姚小红恍然。看了面客厅唐逸一眼。摇头笑笑。

    齐洁又道:“所以啊。今天来你这儿也别担心。就来了一辆警车。还在小区外等呢。不过好像你认识大老爷的事儿早传开了吧?”

    姚小红恩了一声。“上次他来。闹了个老大的事儿。撤了一个副局长。现在李铁。就市局的局长。没事还经常来夜朦胧溜达一圈和我套套近乎。我看他那德行。的以为我和。”吐吐舌头。不再说下去。

    齐洁咯咯笑。说:“那正好。你就狐假虎威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