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云冈-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八章 云冈

第十八章 云冈2017-11-8 23:50:13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十八章云冈

    冈市的处辽东西部。『泡书吧(WWW.ahu8.)』总人口三百余万。其中市区非过百万。是共和国最早的钢基的。为共和国的建设作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

    而现在的云冈。天'好像永远灰蒙蒙的。风中夹杂着粉尘。整个城市的建筑群都好像灰扑的没有一丝生机。据说雨季的时候穿着白衬衣在外面走一圈。回来时白衬衣就变成了黑衬衣。

    云冈市白云宾馆由原政府第一招待所演变而来。十二层的乳白色条式搂。造型极为雅致。这座三星级宾'曾经一度是云冈的路标式建筑。

    宾馆顶楼的豪华套房自然是用来接待重要的贵宾。现在套房的客厅中。毛海山百感交集的坐在沙发一侧。重新审视着坐在主位的那位年轻高官。

    “云钢集团必须搬迁出市区。当然。这是新班子考虑的问题了。海山。你这最后一班岗也站好啊。”

    唐逸挥动着手。话语铿锵有力。白天的时候。他视察了云钢集团和云冈的几家重点国企。思及那噪杂的机器轰鸣和厂区飞舞的烟尘。唐逸然而惊。随着云冈市城市的扩张。一些居民区距离云钢厂区只在尺。这样的环境对居民甚至下一代都会有致命的影响。

    毛海山默点头。

    唐逸看了一眼毛海山。随即笑道:“海。这次工作的调整省委下了大决心。但对你们云冈班子来说。未免有失公允。你不要有情绪。要为大局考虑。”

    毛海山笑道:“我明白。您放心吧。我'这些常委开会讨论了。坚决拥护省委省政府的决定。”

    看着毛海山两鬓的白发唐逸道:“你呀。回头染个发。新的工作岗位是宣传部吧?要注意个人形象不要以为现在就退了。就开始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毛海山心里一。逸的意思是要自己在宣传部鼓捣出点名堂出来?

    毛海山虽然不道织部和宣传是不是铁板一块。但无疑唐逸在这两个重量级部门是没多少影响力的。

    但现在的唐逸。气度越发沉稳。每句话好像都很随意又好像意有所指。他的想法早已不是毛海山可以轻易揣度的是以毛海山也只能默默点头。免的会错意。说错话。

    唐逸拿起茶杯抿了口茶。又兴致勃的问道:“听说你们东河县有个姓吴的县长?”

    毛海山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您说的是吴晓天吧。恩。还不满四十的年轻干部。有干劲。魄力。”既然唐逸知道这个人。想来是有人在他面前推荐过了。海山和吴晓本身并没有什矛盾冲突。何况这种情况下除非毛山和吴晓天是死对头。不然也不会挡人家的前途。

    唐逸这次突然视察冈宁边延庆三市。选择的时间是很敏感的。下面人都在议论。唐省长是下来干部的。是在考虑云冈市新班子的人选。

    毛海山犹豫了一下说道:“抓经济的能手东平副市长算一个。”

    唐逸笑着点点头。:“这样明天看看能不安排我和吴晓天同志见个面。东平嘛。我早知道他。是这次新班子务副市长的考察人选。当然。没落实。你心里有个谱就好。”

    来云冈前。郭斌副省长就极力向唐逸推荐东河县县长吴晓天。显的对他极为看重。据说郭,和吴晓天结缘源于郭斌下云冈的一次调研。在东河期间。郭斌轻车简从。真正住进了普通群众的家中。结果发现这些朴实的农民们对吴县长赞不绝口。这些年。吴晓天很是做了一些实事。颇受当的群众爱戴。但郭斌随行干部的回的反|。在和东河县县级干部的谈话中。大家对吴晓天的评价都不怎么高。这也使的郭斌记住了吴晓天这个名字。

    在郭斌副省长推荐后。唐逸找到了内参上吴晓天发表的几篇文章。倒是颇有见的。当然。唐逸并不会马上对吴晓天下定论。不说吴晓天是不是言行如一。就说廉爱民的干部。不一定就是合格的掌舵人。何况云冈这次的变革牵动了无数人的神经。如果云冈市最终的经济不能搞上去。省委整个班子都面目无光。

    郭斌的意思是吴晓进云冈常委班子。担任副市长。郭斌这么极推崇的干部。唐逸自然要见一见。

    看了毛海山一眼。唐逸笑道:“山啊。不破不立。云冈的这次大的调整你要做好下面同的思想工作。不要搞的人心惶惶的。大家的成绩赵发书记和我心有本帐。

    ”

    毛海山点头。说道:“放心吧唐省长。我们都理解省里的苦衷。都坚决拥护省委的决定。我们都在期盼云冈能在新班子的带领下。重铸辉煌。”

    唐逸微笑。这时“咚”一声。门铃响起。胡小秋忙去开门。笑着说。“是华逸集团的齐总吧?”

    唐逸就看了看表。点点头:“恩。定的时间到。”

    毛海山忙起身告辞。回头间却见那英俊的警卫员开了门。从外面走进来几子。走在最前面的绝美女子笑靥如花。头发盘起漂亮的发。强势张扬精致无伦的黑色紧身小克。闪亮的黑牛仔裤显的一双美腿极为修长。黑色高跟里。一双雪白的玲珑小脚裸露着。脚趾甲涂着淡淡的青。晶莹剔透。娇艳绝伦。端的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明艳不可方物。

    绝美女人那双黑白分明的妩媚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长长的乌黑睫毛微微向上弯曲。更显性感魅惑。

    毛海山着打招呼:“齐总。”

    华逸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齐洁。这几天来云冈考察项目。和毛海山有过几次接触。

    齐洁嫣然一笑:“毛市长。您好。”笑伸出了手。毛海山忙伸手和她轻轻握了握。明艳总裁的小手绵软细腻。柔滑无比虽然只是轻轻碰。却也令人无尽**。毛海山又回头对唐逸道:“唐省长我告辞了。”想来唐省长和齐总有大的-作计划要谈。毛海

    敢打扰二人。

    “唐省长。看看我的计划书吧。”齐洁从身旁的漂亮秘书手里接过了一叠厚厚的文件。走来送到了唐逸手边。齐洁也笑孜孜坐在了沙发侧座。

    唐逸看了看齐洁身,这三四名随从。清秀的十三两名英姿飒的女保镖。此外就是那位挺漂亮的秘书都被胡小秋拦住。

    唐逸就笑。“比我排场还大。”又对胡小秋摆摆手。

    齐洁却是对她们笑道:“你们出去吧。啊。十三你留一下。”胡小秋好奇的`量清秀的十三。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是齐总的保镖?怎么看也架不住自己一拳。三却是看也不看他。就在门廊边站定。

    胡小秋撇嘴。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被那些保镖无视。谁叫这些女人都和唐哥有暧昧呢?她们的保镖好像一个个都比主子傲气。

    胡小秋见过齐洁几次。但在他面前。逸没有表现过和齐洁有多么亲密。是以胡小秋倒也不太确定唐逸和齐洁的关系毕竟圈也有人说。华逸集团的大老板_家的私生女。

    唐逸翻了几眼齐洁递过来的材。顺手就搁在了一边。笑道:“刚从俄罗斯回来?想没想我?”

    齐洁呆了下。脸竟红了。偷偷了眼胡小秋她虽然和唐逸在一起已经很久但这些年外人面前唐逸从来是一板一眼。这是唐逸一次当着外人调笑齐洁。这位精明能的总裁竟然莫名有些害羞更有些甜蜜。

    唐逸就笑。回头胡小秋道:“小秋。以后不要齐总齐总的。没人的时候叫嫂子。”胡小秋心里吃惊。无其事的恩了一。随即就笑道:“嫂子。”

    和齐洁有近一月没见了。电话里听着齐洁飞来飞去的忙碌。都是在办自己交代的事。唐有时候心里就酸酸的。自己委实对不起齐洁。名份是给不了了。本希望齐洁也能怀孕。精神上也有个慰藉。但这些年都没什么动静。唯一能给齐洁的就是在很小很小的圈子里对她的承认。

    胡小秋一声“嫂子”令齐洁的头脑突然混沌起来。她呆呆看着唐逸。唇微微颤抖。妩媚的大眼睛快速的眨动。可见她心神的激荡。但她随即咯咯一笑。说:“什么嫂子不嫂子的。难听死了。被人听到我还有吸引力?”

    唐逸笑笑。轻轻拍了拍她膝盖上娇嫩的小手。

    胡小秋则对十三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咱俩出去。十三却动也不动。胡小秋气心里直骂娘。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胡小秋接了话。向旁边走了几步。打电话来的又是肖强。

    “小秋。你先别忙。最近你和肖强联系挺紧密。有事吧?”在胡小秋挂了电话。又对十三使眼色的时候。那边和齐洁低语的唐逸突然扭头问他。

    胡小秋回头笑道:“回头再和您。”

    唐逸摆摆手。说:“现在说。没看你嫂子挺好奇的吗?”

    胡小秋无奈。只好走回来。笑道:“就上次那个李财。给您支票的那个。辽北人。我和肖强通了下气。谁知道那家伙在辽北挺吃的开。好像有省里领导的关系。肖强找人封了他的公司。没几天就解封了。肖强一时半会动不了他。他在又不敢乱用他们家老头子名头。郁闷的很。”

    顿了下。胡小秋道:不过您放心。李财知道被人盯上。现在老实多了。”

    唐逸微微点头。原来是和叶小璐在西陲相会时遇到的那个流氓。后来和叶小璐又去过一次西陲。那人倒也没来寻事。还为胡小秋把事情办好了呢。不想还是留下了后遗症

    想了想。唐逸笑道:“先不要管了。肖强嘛。恩。算了。你去吧。”本想叫胡小秋和肖强不要走太近。但话到嘴咽回了肚子。胡小秋有胡小友的标准。不能把自己对人的观感强加到胡小秋头上。齐洁却是笑孜孜道:“辽北?李财是什么人?商人?肖强又是谁?”

    胡小秋笑道:“肖强是沈阳军区肖政委的儿子。那小子不成器您别理他。李财。是辽北的大流|,。背,好像有点门路。”

    齐洁就跃跃欲试格格笑道:“北燕城我们正华逸广场呢。我给那小子点苦头吃?多少身家?一夜叫他变穷光蛋。”

    唐逸无奈的摇头。说:“少掺和这些事。”

    齐洁就乖乖的哦了一声。

    胡小秋又对十三使眼色。指了指书房。十三这才轻轻点头。

    唐逸自不会去理胡小秋的小动微笑看着齐洁。

    齐洁心里美滋滋的白了唐逸一眼。“这么多年了还没|啊?”

    唐逸笑着端起了茶。

    齐洁问道:“过几天。你要去北京开会?”

    唐逸笑笑。好像自己的行踪怎么也瞒不过齐洁。“恩国务院一个振兴东北老工业基的的会议。”

    听着唐逸轻描淡写话语。齐洁然一笑。想想在小镇的时候。唐逸是自己眼里有点钱的高中生。还曾给自己出点子么赚钱来的快。一转眼间。情人已经是可以参与重大国策讨论的高官。气度也越来越沉稳。威严日甚甚自己有时候都有点怕他。但虽然和过去感觉迥然不同。自己却还是那么的喜欢他。

    齐洁突然凑过去。在唐逸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唐逸微微一怔。随即就好笑的-。伸出手齐站起身散着妩媚明艳的身子坐在了唐逸身边。轻轻靠进了唐逸怀里低声说:“越来越喜欢你了呢。”

    唐逸轻笑道:“你越来越漂亮了。”

    齐洁甜甜的点头。在唐逸怀里享受了一会儿。齐洁抬起了俏脸。说:“你后天去延庆是吧?”

    唐逸就挠挠头。说:喂。是你把田野收买?还是邱跃进?”

    齐洁咯咯一笑。说:“是不是啊?你先告诉我。我就告诉你。”

    唐逸恩了一声。

    齐洁就道:“我乱猜的。

    |的习惯。在云冈会待两到三天。嘿嘿。我聪明吧?”

    听着齐洁狡诈的傻。唐逸忍不住侧头在她娇艳如花的面靥上亲了一口。笑道:“傻丫头。”

    齐洁吃吃一笑。又问:“那去延山不?”

    唐逸想了想。点点。“我给你电话。你在姚小红那儿等我。一起去看看她。”

    齐洁开心的点头。姚小红是她自己唯一的朋友。余勉强称的上朋友的例如允儿十三等等都是通过唐逸才认识的。而能和唐逸一起去看看姚小红。对她来说确实是个新奇的感受。毕竟。现在再不是十年前唐逸在延山任职的时候。

    唐逸拥着齐洁想说话。手机鸟啼突然响起。唐逸拿过来。看了看。是短信。兰姐发来的。“唐书记:我听您的话。和法律专家咨询了一下私人借贷违法行为。不过超过银行利息四倍的部分无效。”

    看着工工整的字体。仿佛能看到兰姐可怜巴巴汇报时的娇俏模样。唐逸就会心一笑。将手机又放在了茶几上。

    齐洁突然抓住唐逸的手咬了一口。恨道:“肯定是女人。是吧?”

    唐逸无奈的道:“不是。不相干的人。”

    齐洁不再理他。站起身。紧闪亮牛仔裤。细瘦美腿的魅惑曲线晃的唐逸一阵口干舌燥。齐洁气呼呼道:“我走了。”

    唐逸微笑。知道齐洁是觉的时有些长。这才找了借口开溜。和齐洁的善解人意比起来。兰姐刚刚的煞风景令唐逸又恨的牙痒痒的。

    。

    白云宾馆的楼。晓天从一辆黑色桑塔纳上下了车。抬头看了眼这座曾经云冈最高的建筑。白云悠悠。阳光有些刺眼。吴晓天眯起了眼睛。心里有些忐忑。有些激动。

    想起即将见到位具传奇色彩的年轻省长。吴晓天充满了期待。又隐隐有些不安。。虽然昨天毛市长在电话里语气异的亲切。但听说唐省长处事风格极为犀利。眼里更揉不的半点沙子。这次见面实在难说是福是祸。

    秘书张阳站在吴晓身边。他极为沉着的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吴县长。镇定的提醒吴晓天。“听说唐省长不喜欢听官样文章。您最好多讲县里的不足。施政的方。”还想再说。吴晓天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话。张阳跟了他四年了。小伙子很有头脑。是个可塑之才。但就是太喜欢揣摩上级领导的心思。不但云冈市的主要领导他都研究过。甚至省委一领导他也道听途说的归纳出这领导的性格特点。据说家里专门有个小册子记录这些东西。

    吴晓天拍了拍张阳的肩膀。转身宾馆玻璃旋转门走去。就好像走上战场的士兵。

    桑塔纳里。坐的是东河县县委书记朱国山。看着吴晓天的背影。朱国山脸色慢慢沉了下来。今天他恰逢来市里开会。听说唐省长点名要见吴晓天。他就热情的吴晓天坐了一辆车。并将吴晓天送到了白云宾馆。

    吴国山呆了一会儿。出烟。点。火光忽明忽他的脸色越发阴沉。

    “姐夫。这个吴晓天走什么狗屎运?唐省长怎么就知道他的名字了?以后东河县他还不横着膀子走?”前面驾驶位上是朱国山的小舅子。也是一号车的司机。一脸的愤愤不平。

    朱国山瞪了他一眼。“别胡说。你懂什么?”

    小舅子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他最怕的就是这个姐。

    朱国山烦闷的抽了口烟。他可是知道。吴晓天不是以后在东河怎样怎样。而是在和唐省长见面后。很可会走上市级领-岗位。甚至进市常委班子。

    吴晓天任县长的时候就很令人头疼。对以前一些老账折腾个不停。只是他势单力孤。在东玩不转。如果他真的高升。还不把东河的天捅出一个窟窿来?

    朱国山拿出电话。很快的拨号。屏幕上的号码到了十一个数字的候。变成了一个名字。“立|记”。

    朱国山犹豫着。终于又将号码一个个消去。刘书记马上会调任省委副秘书长。这个位子要说显赫是极显赫的。但对于刘书记来说。不过是去养老等待退休而已。现在刘书记在这个问题上怕是没有任何发言权。

    叹口气。朱国山慢慢靠回了座椅。

    。

    豪华的套房。坐在沙发上。吴晓天有些局促。唐省长本人比电视上年轻多了。但坐在他面前。那随之而来的压力异常明。又哪里还能令人想起他的年纪?

    “晓天。不要紧张。”唐逸微笑了个放轻松的手势。道:“东河这几年发展的不错。当初我在发改委的时候。差点就圈定东河做农业改革的试点。云冈虽然是重工业城市。但也不能忽视农村的发展啊。在这一点上。你们东河做的很好”吴晓天笑了笑。说:“东河的经发展了。问题不少。”

    唐逸点点头。“要说问题。没有哪个省敢说自己没有一点问题。具体到市县是同样的道理。主要还是看能不能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也是在考验我们的执政能力。”

    吴晓天笑道:“您说的对。”毕-不是来面圣告状的。看情形。唐省长也不想听这些。

    唐逸又笑道:“晓啊。你在东河。工业农业都抓的不错。那我考考你。对云冈的发展景。你是怎么个看法?”

    吴晓天心脏快速跳动了几下。在这个节骨眼怕是没人能保持住镇静。吴晓天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激动。缓声道:“云冈一直是国内最重要的重工业城市之一。虽然改革开发后到大环境的影响。城市的发展受到了种种制约。但云冈也有自己的优势。因为它的基础设施很好。起步可能比沿海要稍微晚一点。但给出的优惠条件也会更好。这一点对于招商引资很有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