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七章 人事

第十七章 人事2017-11-8 23:50:12Ctrl+D 收藏本站

    了赵迪和赵伟民,大家都没怎么表意见,常委们天这次常委会的份量,唐逸的名字很多人早有耳闻,但他的政治牌是什么套路,却没有人真正见识过,是以大家都很谨慎。『泡书吧(WWW.ahu8.)』

    赵书记放下了茶杯,微笑道:“同志们的讨论都不积极嘛,那就投票吧,咱们不是刚刚通过了两个决定吗?今天就实行无记名投票,同志们在桌上不好讲的话,就用投票来反映嘛,民主好啊,民主好!”

    赵书记看了唐逸一眼,就笑道:“我提议路平同志作咱们的监票人,有人反对吗?”

    与会常委们纷纷点头,纪委书记谢路平倒也不推辞,笑着说:“还是举手表决一下吧。”

    齐刷刷的,常委们都举了手,在这种问题上自然没有常委来唱反调,接下来,赵书记指定了两名现场工作的省委办公厅秘书为计票人,又有工作人员拿来了票箱,看来赵书记倒是早有准备。

    红色封皮的选票,制作的极为精美,第一项表决的内容是云冈市市委书记董浩的任命,唐逸边在名字上画圈边笑道:“认为这种不记名表决是民主进步的一种标志,其实是进入了一个误区,真正的民主本就应该大家畅所欲言,明确表达自己的看法,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在重大问题上的表态负责,这和人大选举是两码事嘛!选民无记名投票,我们的行政体系和议事体系要实名投票,这才是民主的基石。现在,关起门来一抹黑,当然,现阶段下不能不说这是一种民主进步的体现。”

    赵伟民听着话有些刺耳,毕竟新的表决方式是组织部按照省委精神拿出来的,也是他的得意之作,还希望获得中央认可向全国推广呢。但偏偏唐逸的话令人反驳不得,何况他这个组织部长毕竟不是那么强势,也好直接反驳二号地话。

    唐逸自不是针对赵伟民,而是有感而,心里更佩服赵书记的老到,定了调子之后,又把民主的竹球抛出来,想来已经胸有成绣。

    谢书记这个监票人第一个投了票,接着众常委依次投票,接着就是计票人唱票,完全的阳光操作,但结果却令人吃了一惊。

    董浩的提名以9票赞成,2票弃权,1票反对地最终结果获得了通过。

    赵伟民笑呵呵地道:“董浩同志地任命是众望所归啊。众望所归。他熟悉云冈地情况。有丰富地经济工作经验和行政领导经验!他这个班长是无可替代地!”

    显然赵伟民没想到能获取这么丰硕地成果。他脸上地喜色甚至掩饰不住。赵书记地人情攻势加民主牌打地恰到好处。挨个给常委做工作。最后又无记名票决。那么。本来中立或倾向唐逸地常委投起票来也不必有太多顾忌。

    赵伟民扫视了在场地常委一眼。他是知道地。常委里最令人琢磨不透风向地就是纪委谢路平书记和省军区傅杰全司令员。而中央空降来地春城市市委书记邹鸿也比较游离。政府那边地常委陈波涛副省长和郭斌副省长可能是唐逸地坚定支持。统战部贾明远部长和唐逸也靠得比较近。但现在看。赵书记不但获得了游离票。甚至取得了比较靠近唐逸地干部地支持。

    赵伟民看了唐逸一眼。唐逸在默默地喝茶。这么严峻地局面大概是这位年轻省长第一次面对吧?赵伟民本来心里对唐逸是深深忌惮地。但现在才现。姜还是老地辣。打政治牌。唐逸可是差了赵书记一筹。

    微笑着。赵伟民在刚刚递到手里地选票上童淼地名字后打了个叉。自然要一鼓作气。把童淼地提名否决掉。

    慢条斯理地合上了选票。赵伟民又朝唐逸看了过去。唐逸还是那么轻松地在选票上涂写。看起来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赵伟民又看了赵迪一眼,赵迪正慢慢吹干选票上的墨迹,他很满意地看了眼手中的选票,随即合了起来。

    赵伟民微微一笑,通常赵迪认为大局已定的情况下,那么就真的大局已定了。

    “不同意”计票人开始唱票。

    “不同意”

    “不同意”

    就在赵伟民笑眯眯看向唐逸时,风云突变,第一张支持票出现后,就是一连串的“同意”,最后的结果更是令赵伟民大跌眼镜,8票支持,反对,童的提名获得了通过。

    赵伟民摇头笑笑,拿起了面前他那精致的白瓷茶杯抿了一口,对刚刚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未免把唐逸看的太简单了。

    很快赵伟民就想通了其中的诀窍,本来就算按照以前的程序举手表决,唐逸还是会落在下风的,但因为第一次投票结果令人大感意外,想来几张中立票和游离票都投向了唐逸,或许只是为了不要他输得太惨,何况赵书记在和常委们打招呼时,一直都是讲董浩和童淼两个人的任命,不管赵书记本意是什么,常委们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甚至赵伟民开始怀董浩的投票结果是不是唐逸故意造成的,使得这两次表决都是出乎大家意料,本来大概很有几个人希望借这次常委会研究下唐逸的牌面和底牌,但现在一些常委的态度还是那么扑朔迷离,令人难以把握。

    赵书记在慢条斯理的饮茶,赵伟民心渐渐安宁下来,虽然平时很难看清赵书记的想法,但赵书记不是那种喜怒不显于色的人,既然赵书记表现的这么悠闲,那就说明一切都在他掌握中。

    反对?赵伟民琢磨着,赵迪廖锦添和自己肯定是投反对票的,而赵书记应该是投了赞成票,一直深悉赵书记想法的刘作栋秘书长肯定是跟赵书记一样投了赞成票,虽然外面的人一直在议论什么“赵家帮”,但赵伟民自己知道,刘作栋秘书长才是赵书记眼里最亲密的干部,这位在十几年前曾经担任过赵书记秘书的干部也总是能从蛛丝马迹中揣摩出赵书记的想法,从而紧紧跟上赵书记的步伐。

    那么另外一张反对票就是从谢路平和邹鸿之间产生的,

    知道军区傅杰全司令员是什么背景,但宁副主席地女要给些面子的,何况唐逸来到春城后第一个拜会的常委就是傅司令员,两边关系应该不错,就算赵书记和傅司令员有些私交,傅司令员也不会在常委会上站山头,今天的议题肯定是两个都投赞成票的。

    邹鸿?投反对票地可能也不大,邹鸿是中央空降下来的干部,春城作为副省级城市又是省会城市,邹鸿一向希望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很反感省委插手春城的事务,和自己关系紧张,虽说因为顾占东这个政治对手他和那边关系也谈不上密切,但今天这种情况他不大可能会投反对票。

    思来想去,却是就剩下了谢路平,赵伟民不由得看向了那个有点消瘦的老人,却是想不到这位以严苛着称的纪委书记对唐逸很有些看法,不然也会在这种情况下还投反对票,这可不是因为原则性,因为童淼这颗政治新星甚至赵书记对他印象都很好,谢书记反对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对唐逸有意见。

    赵伟民放下茶杯,微微一笑,谢书记对唐逸有看法,那么唐逸地日子可就难过喽,怨不得赵书记神态这般轻松了。

    “好,董浩同志和童淼同志的任命通过。”在工作人员忙碌着善后时,赵书记笑呵呵的宣布了结果。

    陈波涛看了眼坐在他右边的唐逸,唐逸投票时并没有避忌他,陈波涛也大大方方看到了唐逸在童的选票后打叉,说实话陈波涛当时真地有些错愕,但等结果出来,陈波涛不由得会心一笑,大概谁也想不到这4张反对票里有唐逸一票吧?显然唐逸早就预料到会一边倒的通过,但他现在不想承受太大的压力,是以也就不会给那边太大的压力,何况,如果那边感受到了压力,接下来唐逸的一些想法怕是不能得到贯彻。

    陈波涛按灭了烟蒂,笑呵呵的道:“童同志的当选也是众望所归啊!童淼同志在安东地表现有目共睹,我相信,他一定会把安东的好经验带到云冈去!”

    常委们都附和了几句。

    赵书记突然看向了唐逸,不动声色的问道:“关于云冈的展,唐逸同志,谈一谈你的构想?”

    唐逸一向以擅长抓经济闻名,赵书记也不算将他地军。

    唐逸微微一笑,说道:“我认为一个地区的展吧,自然是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地利可以人为创造,但不能急在一时,只有这个人和,我们可以把握,先就是班子地构成,就说云冈吧,我们的目标是打造钢铁之,建设一个新兴地重工业城市,既然省委有这个决心,我认为可以组织经济内阁嘛,除常务副市长外,两个分管经济的副市长也进常委班子,南方一些地市就是这么搞起来地嘛。”

    大家都是一怔,显然谁也没想到唐逸会有这么个提议。

    正翻开手上厚厚的干部资料的赵伟民更是怔住,接下来讨论的将会是云冈常委班子的人选,省委组织部早列出了十名干部候选人,向全体省委委员书面征求了意见,准备从这十名候选人中拟定五名云冈市委常委,原云冈市委常委班子会有四名常委留任,和新任常委组成十一人的新班子,但唐逸的提议无会打乱这个步骤,组织部的工作要全部推倒重新来过。

    赵迪笑呵呵的了言,“省长怎么突然有了这个想法?”他这个突然稍微加重了语气,用意不言自明。

    唐逸微微一笑,早听说赵迪善于软刀子伤人,果然不假,笑道:“说不上突然吧,早就有这个考虑了,以前和赵书记也讨论过,当然,我本来是希望在宁边提倡这个模式的,以前只是个不成熟的想法,但我觉得,这些经济欠达地区,还是很适合这种模式的,就说组织部拟定的云冈常委班子构成吧,除了书记副书记,就是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真正懂经济工作的只有一个市长一个常务副市长,这怎么行啊?重大经济决策中出现分歧怎么办?按民主集中制原则进行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多数人的意见就一定正确吗?我看不一定,有时决策失误是必然的!”

    赵迪马上表示反对,当然,语气很缓和,脸上挂着笑容:“省长地话很有道理,但是,常委班子的构成是有成规的,什么人进班子,什么人不进班子,不能随心所欲吧?另外,也不能仅仅从职务上看问题,书记副书记不懂经济……,有些绝对了吧?我们干部总在变动工作岗位嘛!不说别人,就说我和省长吧,我们过去在下面不都做过书记,不也都做过县市长吗?”

    唐逸笑道:“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现在我们的经济展很快,过去做过经济工作,未必就能主持领导今天地经济工作,再说,很多经济工作中出现的问题都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举个例子吧,就说现在省里展边境地区经济的几点推动意见,赵书记,你对这个问题是什么看法?这份文件转给咱们这里所有同志看了吧?”

    赵迪就滞了一下,面色难看起来。

    赵伟民有些好笑的拿起茶杯饮茶,怎么也想不到唐逸来了这么一手,赵迪这个面子可丢大了。

    赵伟民虽然遇到难题经常去探探赵迪口风,但对赵迪喜欢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嘴脸实在有些厌恶,见到他被唐逸噎得哑口无言,竟然莫名其妙有些快意。

    同时赵伟民也在庆幸,幸好在台上和唐逸争辩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唐逸也实在太能将人军了吧?

    唐逸则笑道:“是吧?经济工作上地内容,不在那个位子,有时候很难给出正确的意见,每个地区的情况也不一样,就说云冈,省委有了决心,这个决心怎么体现?怎么给出干部群众一个清晰的信号?云冈现在以经济为中心,班子的重大决策差不多都与经济有关,多两个懂经济做经济工作地同志进班子没什么坏处嘛,决策就少了些盲目性,多了些科学性!”

    赵迪气势馁了,又哪里还能

    争辩?干咳两声,一时间实在有些下不了台。

    赵书记有些责备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笑着道:“唐逸同志的意见很好,这个问题我们接下来的书记办公会再详细研究一下吧。”显然赵书记对赵迪还是有些偏爱的,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常委们都点头赞同,唐逸又说道:“至于云冈常委班子的构成,我觉得还是不要急,欲善其事,先利其器嘛,不能为了打破成规就匆忙将新班子组织起来,看似雷厉风行,实际上很难不走弯路,还是等两个一把手上任一段时间,摸清了云冈的大体情况再说,新班子成员也要争取他们两个地意见嘛!开始缓一缓,将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就会少一些。”

    大家自然都无异议,赵书记表示赞同后,云冈常委班子的组成就暂时搁置了下来。

    唐逸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很久没有和人唇枪舌剑的争论什么了。今天这个提案,本来可以由陈波涛来讲,但自己刚刚来辽东不久,还没有真正树立起权威,这个提议牵涉太广,陈波涛的份量还是差了一些,由自己这个省长来讲还遭到赵迪激烈反对就可见一斑,不过以后这样的场面,想来会越来越少吧?

    常委会宣布散会后,赵书记又留下了几名副书记,召开了一个临时碰头会,主要解决一下关于云冈地后续问题。

    还是在这个会议室,在赵书记示意下,工作人员将会议室的窗户全部打开,室外地闷热仿佛一下涌了进来。

    赵书记笑道:“都是大烟筒,透透气。”

    唐逸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小白玉地,古朴精致,唐逸突然有些心疼,杯子是小妹送的,和小妹那小杯子是一对,好像很古老的东西了,被烟熏火燎的,以后开会还是不带它了。

    无奈的放下茶杯,唐逸抬头对工作人员做了个手势,有工作人员开始将资料分给大家,唐逸笑道:“办公厅整理的去香港招商引资的成果,现在很多还在谈呢,大略整理了一下,有意向,也有签订了合同的,大家随便看看,暂时也做不得真。”

    历时一周的历时一周的2005辽东(香港)投资洽谈会取得圆满成功,据初步统计,“港洽会”期间,全省共签订经济合作项目245个,引资额为亿美元。在这245个签约项目中,省签项目1211个,引资额37亿美元(其中投资类项目117个,引资额为355元;产权交易和融资类项目个,金额为15元);各市签约项目124个,引资额126亿美元。

    而在省级签订的1211个省级投资类项目中,包括:钢铁煤化工项目23个,引资172元;装备制造业项目8个,引资726亿美元;材料工业项目9个,引资333亿美元;基础设施项目7个,引资214元;高新技术项目,引资1元等等等等。

    虽然这次洽谈会不比某些省在香港一周引资上百亿甚至几百亿美元那么轰动,但却是辽东最成功地一次洽谈会了,省长带队,何爵士出了很大的力,加之辽东林北工业新区的改造计划确实很鼓舞人心,这次洽谈会倒是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何况一些大项目现在还在谈判中,亿美元并不是最终的结果。

    翻看着材料,赵书记都有些兴奋起来,笑道:“不错嘛,成果可嘉。”

    唐逸笑道:“希望这只是个开始吧,不过引入地外资并不是越多越好,要看一看是不是真的对我们辽东的长远展有利,那些来圈地的想用少量资本掠夺我们资源的投资,一定要慎重。”

    赵书记含笑点头。

    兴致勃勃的讨论了其中几个项目后,赵才放下了材料,笑道:“等意向里那几个大项目谈下来咱们再庆功,现在还是讨论下刘立民同志和毛海山同志今后地工作安排,伟民,你们那边是什么意思?”

    涉及人事,赵伟民这个组织部长自然留了下来。

    赵伟民翻开了笔记本,一丝不芶的道:“根据部务会讨论,刘立民同志拟调任省委副秘书长,毛海山同志调任省委宣传部部务委员省委文明办副主任。”

    刘立民和毛海山年纪都差不多了,估计下届换届肯定退居二线,工作安排都不那么敏感,都给安排的闲职。

    大家自然都没有异议,毛海山能安安稳稳退下来,唐逸有些没想到,也有些欣慰,琢磨着有时间倒是要去看看他,当初怎么也有些宾主缘分。

    赵书记就微笑道:“好吧,那现在讨论下云冈的班子构成。”看了眼唐逸,问道:“省长,你觉得经济内阁能收到奇效?”

    唐逸不是毛头小子,就算赵书记没别的意思对这个问题也要审慎回答,笑道:“奇效不敢说,毕竟改革也好,搞活也好,都没有特效药,南方一些城市组经济内阁,有成功地,也有失败的,经济内阁和经济能不能搞上去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具体到云冈,我认为经济内阁还是能起到一定促进作用的,云冈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经济班子。”

    也知道想到了什么,赵书记略一沉吟就答应下来,“那就照唐逸同志的意见办,赵迪伟民,云冈的新班子,缓一缓,等听听董浩同志和童同志地意见再定。”

    赵迪和赵伟民都点头,自不会和赵书记唱反调。

    陈波涛微笑看了唐逸一眼,刚刚的“示弱”看来马上就收到了回报。

    ……………………………………………………………………………………………………………………………

    谢谢大家的月票支持了,今天晚上7:30三江访谈,地址在公众版的页面上,有时间的来凑凑热闹吧,别我自己去了唱独角戏,那太糗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