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安东行-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章 安东行

第八章 安东行2017-11-8 23:50:1Ctrl+D 收藏本站

    阳高挂,没有一丝风,六月底的天气燥热燥热的,烈亮的黑色奥迪组成的车队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辽东省省长唐逸在副省长姚业山,省长助理东工大机械工程国家重点研究室主任王仕尧院士,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安小婉以及省直相关部门负责同志陪同下,正在去安东视察的路上。

    新义州特区的崛起,使得辽东和朝鲜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省委省政府专门成立了中朝贸易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架设在经贸委,办公室主任由经贸委主任担任,而姚业山就是由经贸委主任提为副省长,兼任中朝贸易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

    安东作为中朝贸易的东大门,姚副省长自然极为关注,每个月都会来安东走走,他和张震也甚为交好。

    王仕尧院士则是希望和安东大学进行一个什么合作项目,虽然安东没什么重工业,和他的机械工程研究室也不沾边,但安东大学机械工程系有一名青年教授很被王院士看重,在那青年教授穿线搭桥下,才有了王院士安东之旅,对这位中科院资深院士颇为敬重的唐逸也乐得和他同行。

    坐在奥迪里,唐逸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安东越来越近,唐逸心里微微有些激动,安东这片土地,实在留下了他太多回忆,如果人生分为几个阶段,安东无拉开了他向唐系接班人进军的序幕,而现在,自己又处于什么阶段呢?

    后排座椅的另一边,坐着一名容貌极美的少妇,秀气的瓜子脸,淡淡的柳眉,小巧地鼻子,樱桃小口,典型的南方佳丽,声音软绵可人,身材也娇小玲珑,穿着橘黄女士西装,别有一番柔媚味道。

    她就是省政府办公厅主任安小婉,开国元勋安老的孙女,安老在那场浩劫中过世,令人扼叹息之余,他的后人自然也受到了多方面地照顾,这也是安小婉的父亲一再婉拒下安小婉还是在三十出头的年纪被提为了副厅级干部,由原部委某处处长调任辽东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的原因。

    而安家这个红色家族编织的庞大关系网,则普遍被认为是东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安小婉的父亲以五十出头的年纪,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增补为政治局委员,不久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东系推出的在二十大时冲击总理甚或一号地人选,此举也是东系打乱学院派接班意图的强力反击,因为安副总理温文谦和,为人正派,有安老遗风,党内反对他的声音很弱,东系推出安副总理可说是极妙的一步棋,在很大程度上打乱了学院一系的阵脚。

    这种背景下,安小婉自然得到赵书记多方照顾,但安小婉虽然来辽东不到一年,却是和小凤省长走的很近,曾经请了一个礼拜地假期去京城陪小凤省长。在给唐逸介绍辽东干部时,小凤省长也提到了安小婉,对她评价颇高。

    安小婉翻看着手头的文件,偶尔会瞄上唐逸几眼,唐逸这个名字,她很早就听说了,情窦初开之时,有一次偷听到父母的谈话,他们就提到了唐逸,母亲提议邀请唐逸和唐逸的二叔来家里吃饭,但被父亲拒绝了,理由是唐逸在党校表现的并不耀眼,唐老身体不好,唐家老二手段狠,得罪的人太多,将来地唐家会面临很大的危机,安小婉听得出,母亲好像是想将自己许配给唐逸,而父亲坚决反对。

    到后来。父母又提起过几次唐逸。母亲经常埋怨父亲。而父亲通常只是笑笑。从母亲隐隐约约地话语里。安小婉知道了唐逸在东北某小镇任镇长。不多久就崭露头角。被南巡长点名表扬。并一举成为最年轻地县委副书记。一直到安东市副书记。光芒越来越耀眼。并且娶了京城最骄傲地公主。唐家好像根基也越来越稳固。母亲地埋怨直到自己结婚以后才渐渐平息。

    但唐逸这个名字几乎是伴着安小婉少女时期一起成长。安小婉在和朋友聚会时也经常听到唐逸地名字。而每次听到这个名字。安小婉心里都怪怪地。毕竟这个人。好像当初差点就能和自己走到一起。安小婉也很好奇他到底是什么样地一个人。

    不过安小婉却从没想到真有一天会和唐逸面对面。而且因为工作地关系。唐逸和她这个办公厅主任接触是比较多地。如果说领导地专职秘书很大意义上起一个私人亲信地作用。办公厅主任则是为领导公事服务地大管家。

    三十七岁地省长?安小婉看了眼唐逸清秀地面庞。她知道自己应该小心这个人。在唐逸即将来辽东地消息传开后。她地老领导就打来了电话。问她要不要调换一下工作。安小婉拒绝了。虽然她知道自己地提升有很大原因是因为自己地背景。但她相信每一个新岗位她都是能胜任地。从部委来到省委机关。工作刚刚上手。需要学习地地方还很多。她不想就这样半途而废。

    老领导知道她倔强地脾气。但挂电话时还是不忘叮嘱了一句。“牵一动全身。小婉啊。你遇事要多动脑子喽。”

    老领导实际是安小婉领导地领导。那位在部里说一不二地老人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是风轻云淡。但为什么提到唐逸时语气那么凝重呢?好像唐逸是什么吃人地妖怪。随时会要了自己地命一样。

    省委赵迪书记从来不掩饰他对安小婉的偏爱,提起唐逸他则是笑呵呵的对安小婉道:“想配合好唐省长的工作,就要多观察,多留心。”

    安小婉知道赵迪书记讲的话通常都有另一层含义,但对他的暗示安小婉只能装作听不懂,就好像前几天赵迪书记打来电话,问她唐逸在批示《辽东省有色金属产业调整及振兴规划纲要》时“有没有讲别的话”,安小婉就含糊的用“没听到”应付了过去,她知道赵迪这个人道行很深,老领导说的“遇事要多动动脑子”,怕就是担心自己被人利用卷入辽东地这场政治风暴,从而将父亲直接牵涉进去。

    安小婉隐隐知道,赵书记和父亲虽然走的很近,父亲也一直支持他的工作,但一个层面

    层面的对抗,好像父亲地很多朋友都不希望现在和硬碰硬,赵迪书记则是很乐于看到这种局面吧?但是他至于对唐逸这么忌惮吗?

    安小婉又好奇的看了眼旁边座位上闭目微寐的唐逸,他才多大啊,就能来辽东和赵书记较量了,而且好像所有的人提到他的名字都很慎重,他有那么了不起吗?

    安小婉摇摇头,又低头看起了膝盖上的文件。

    ……

    在安东,唐逸在安东市市委书记张震市长刘铁等干部陪同下视察了这座日新月异的花园般的城市,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美丽地文化广场,又考察了安东经合区刚刚上马的某台资电子产品项目,参观了诺基亚生产基地奇s食品三厂正在建设中的新鸭绿江大桥等等等等。

    最后唐逸来到了新天地公寓区,这是国内第一个经济型租赁房项目,由华逸集团投资开的公共租赁楼。

    虽然是租赁楼,但小区内绿树掩映,花坛姹紫嫣红,环境极美。

    唐逸兴致勃勃的敲开了一号楼1的房门,当开门地胖女孩见到外面又是摄像机又是闪光灯的阵仗,明显吓了一跳。

    刘铁市长忙着介绍,“这是唐省长,来看看咱们租赁房的情况。”

    唐逸微笑道:“没打扰你吧?”

    胖女孩慌忙的将门拉开,手足无措的道:“没,没有,你们快请进。”

    唐逸和张震刘铁安小婉就进了房,其它干部和随行记也想一拥而进,被安小婉拦住,微笑道:“大家都在外面等吧,唐省长说,不要关心变成了扰民。”

    大家伙儿只好悻悻的等在了外面。

    租赁房内,胖女孩实在不知道怎么招待省长市长,拘束地站着,虽然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几名男女干部,实际上心里惶恐又激动,省长市长的模样根本没有看清。

    租赁房很是狭小,和唐逸在华大时的研究生楼宿舍差不多,大概在二十多平米的面积,不过布局很好,有**地卫生间和厨房,就算是小两口,也能住的开。

    安东市去年推出了廉租房项目,由华逸集团承建,产权是政府所有,安东市住房办统一管理,按照保本微利地原则出租,针对的群体主要是年轻人,刚刚毕业地大学生啊,刚刚结婚的夫妻啊,外地来安东打工地劳务人员等等。

    政府管理的廉租房经济实惠,又有保障,不必担心房东收回房子,是经济适用房的拓展补充,刚刚面世就获得了很大的好评。

    唐逸打量着房间微微点头,又笑着问胖女孩,“怎么样?住的还习惯吧?你一个人住,安全有没有保障?”

    胖女孩连连点头,说:“谢谢领导关心,这里很好,管理的很严格,大厦的保安都很尽职尽责,房子质量也好,我开始的时候还担心是那种木板隔开的呢,住进来才知道,隔音效果特别好,住这里,有家的感觉。”说话越来越顺溜,她倒是很健谈。

    唐逸笑道:“房租呢?高不高?”

    女孩终于看清了对面和自己说话的领导的模样,大概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是省长的秘书?听开始有人说有省里的唐省长来着,也不知道是哪个。女孩稳稳神,回答唐逸的话:“房租不高,一年才两千块钱,比以前我们在学校租房还便宜呢,而且又不和户籍挂钩,感谢安东的党和政府,处处为我们着想。”这话倒是有几分真心实意,她没有安东户口,单身一个租房子实在不划算,合租又危险,何况租房子经常要搬来搬去,让人心定不下来,廉租房的出现使得她有了稳定的住处,没有后顾之忧的工作,甚至就算想安家结婚,也大可以暂时住在廉租房里,不一定非要买套房子不可。对廉租房政策,她是真的得到了实惠,也充满了感激。

    唐逸却是看到了窗台旁书桌上的电脑,就笑道:“这里还能上网?”

    女孩开心地道:“是啊,这里有宽带接口,我们一些在这里住的女生建了QOO群,平时在群里聊天,有一种共同奋斗的感觉,这要在别处租房是难以想象的。”

    唐逸微笑点头。

    走出公寓地时候,唐逸微笑对张震道:“搞得有声有色啊。”

    张震笑道:“省长的理想我们一刻也没敢忘,安东地理上不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但会成为最人性化,人文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

    唐逸笑道:“你啊,口气不小!那我拭目以待。”

    张震就笑道:“省长,这是您在一次会议上的讲话精神,也是安东的干部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

    唐逸笑了,大步前行。不管张震是出于什么考虑,他做的事总是好的。

    听着唐逸和张震地对话,安小婉轻轻叹了口气,早听说安东是唐省长的堡垒,但看着这些在唐逸面前神采奕奕的安东干部,听着他们的对话,安小婉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如果这就是唐逸的堡垒,那真希望他地堡垒更加多一些。

    在晚上安东干部接待唐逸的酒宴上,安小婉再次被强烈的震撼了一把。

    金碧辉煌的大宴客厅,当张震举起杯子祝酒:“愿安东市在省长的领导下欣欣向荣,蒸蒸日上!”

    十几桌黑压压的干部齐刷刷站起,一起举杯。

    没有一个字提省委提赵书记,安小婉是真地震惊了,安东,怎么好像一个**王国?这些人眼里好像只有一个唐逸,这种反常的现象自己要不要向上反映?

    唐逸默默站起,看着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干部面庞,看着他们激动热切的目光,仿佛,又回到了离开安东的那一天。

    心里有些激动,高高举起杯,嗓子好像有些干涸,唐逸率先将杯里地酒一饮而尽。

    随即上百名干部纷纷干掉杯中酒,场面蔚为壮观。

    作为安东奇迹的奠基人,甚至现在安东展地主基调仍然是唐逸时代制定的,在很多安东干部地心目中,唐逸无是安东的旗帜,这种情结随着唐逸地地位不断提升而越浓郁,唐逸调任辽

    长使得这种情结达到了顶峰。

    尤其是在座的干部中,大多经历了唐逸时代,很多干部那时候可能是科干科员,或许只有开大会时才能坐在会堂的最后排聆听唐逸的讲话,现在却成为安东权力圈子的中坚,坐在金碧辉煌的大宴会厅里和这位昔日的老领导现在甚至披上了一层传奇色彩的年轻省长欢聚一堂,那种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

    十几桌黑压压的干部,五十多名市委委员四套班子的主要干部,各部委局办的主要负责人,几乎囊括了安东所有的权力班子。

    唐逸做手势要大家坐,随即自己也坐了下来。

    安小婉自然是坐在了唐逸一桌,刚刚也不得不站起来的她看了眼姚副省长,见姚副省长一脸泰然,安小婉也就勉强自己融入现在的氛围。

    唐逸刚刚坐下,同桌一名看起来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岁的中青年干部就满脸激动的举起了刚刚倒满的酒杯,对唐逸道:“省长,我敬您一杯,犯错误我也要敬您一杯酒,十年前我就想敬您这杯酒了。”

    唐逸就笑了,拿起酒杯,“我是有名的三杯倒,童淼啊,记得以前你是商业局市场处的处长,我还冲你火来着是吧?”

    说话的干部是市委常委副市长童淼,唐逸离开安东时他不过是科级干部,在唐逸离开安东的全市干部大会上,他坐在最后排,亲历了那令人永难忘怀的一幕,当时激动的心情仿佛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听到唐逸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记得批评过自己,童淼更是激动,说:“我干了,省长您随意。”举杯一饮而尽。

    唐逸笑了笑,也举杯干了,随即就是一怔,是白开水,唐逸转头看了安小婉一眼,酒是她倒的,不想她还挺细心的。

    总体上唐逸对安小婉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安小婉心里可能会敌视自己,但工作上却是一点不含糊,办公厅的工作管理地井井有条,可以说是很称职的办公厅主任。

    唐逸对安小婉点头笑笑,安小婉没有吱声。

    虽然不合规矩,但敢于来敬唐逸酒的干部还是有一些的,尤其是童开了头,一些人抱着视死如归地精神也要和唐省长喝一个。

    张震见了就皱起眉头,唐逸却是站了起来,微笑道:“再这样一杯杯喝下来,那我可受不住,我敬大家一杯吧。”

    安小婉就拿起那瓶真正的五粮液给唐逸倒了一杯酒,什么时候该用什么酒,安小婉明白着呢。

    唐逸高高举起杯,将杯里酒一饮而尽,环视全场,微笑看着在场的干部们,“大家很好,安东很好!”

    八个字,却仿佛点燃了火药桶,宴会厅里马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掌声一浪高过一浪,经久不息。

    安小婉默默看着用力鼓掌的干部们,听着这好像永远不会停止的掌声,心里却是沉沉的,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一名干部在某一地具有这样高的威信,难怪很多人对他这么忌惮了。

    ……

    唐逸再一次住进了安东的新华酒店,现在地新华酒店早已重新装修过,顶楼的豪华套房简洁而大气,实木家,色彩偏暗,更显得庄重,客厅松软的沙旁放着唐三彩陶瓷马铜铸秦始皇兵马俑模型,卧室墙上,挂着魏紫熙的山水画,古香古色,装饰极为雅致。

    令唐逸想不到的是,结束了晚上的宴会,正喝茶解酒地当口,来了不速之客拜访,米雪打来了电话,说在大堂呢,唐逸只得叫胡小秋去接她。

    穿着黑色吊带裙的米雪风情迷人,黑色丝袜裹着瘦瘦的美腿,性感的T字细高跟,隐隐可以见到足踝上那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刺青。

    现在的米雪,怕是任何人也不会将她和那位红色夫人联系在一起,见唐逸上下打量她,米雪妩媚一笑:“怎么,又不认识了?”娇媚万状地坐在了侧座的沙上。

    唐逸摆摆手,“那倒不是,是不习惯,总觉得你像个女阿飞!”

    米雪娇艳的笑容迅速消散,俏脸沉了下来,每次见到唐逸她总是会惹一肚子气。

    唐逸又道:“是来交功课的?交代你的事可没办啊!”

    米雪咬了咬红唇,说:“我没时间,最近忙地很,这不准备去春城投资,来找你帮帮忙吗?”

    唐逸笑道:“投资?欢迎啊?不过你做边境贸易,怎么会去春城,散货也是在安东吧?想占春城市场也不用来春城办公司啊,主要还是和春城的货商打通渠道。”

    米雪就不屑地撇撇嘴,“唐逸,你当我刚做生意的小孩子啊?我找你是因为我想收购春城机械厂那个厂办大集体,意向书有了,市里一直卡着,你能不能帮我问问是怎么回事?”总算知道是求人,后面地话倒是客气多了。

    唐逸却是一怔,说:“收购厂办大集体?你有那么多钱吗?”

    米雪微微一笑,“有了意向书就有贷款,唐逸,现在我做的买卖多着呢,资产也快上亿了,你不要用老眼光看人。”

    唐逸就摇摇头,“贷款也快上亿了吧?”

    米雪笑道:“你倒也明白。”

    唐逸看了米雪一眼,说:“扩展过快,不是什么好事。”

    米雪满不在乎地道:“展速度当然越快越好,原始积累嘛,以前大工业时代一点点积累资金的办法早过时了,现在是资本和科技的时代,是金融的时代,要展要扩张,必须依靠资本运作。资本并购的规模越大越好做!项目越多,就越能从银行拿到钱。从银行拿到的钱越多,银行就越得听我的,就怕我破产!我一破产,那钱可就成了银行的坏账了。

    ”

    唐逸就笑,也有些无奈,她倒也厉害,短短时间就找到了快速展的窍门,这也是共和国金融机制的弊端吧。不过这种展模式,根基不稳,风险极大,随时都可能因为资金周转不灵使得公司各个项目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