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梅花三弄-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一章 梅花三弄

第四十一章 梅花三弄2017-11-8 23:49:46Ctrl+D 收藏本站

    实唐逸是很想享受下按摩后的放松的,但如果按摩的兰姐,未免心里怪怪的,毕竟醉酒也好什么都好吧,和兰姐是有过肌肤之亲的,而且偶尔思及在兰姐身上那蚀骨的滋味,唐逸就有些尴尬,也不想再给自己制造失误的机会。

    摆摆手,唐逸说道:“不用了。”

    兰姐小声道:“我,我药已经配好了,要,要几百块呢,宁,宁小姐说……”见唐逸皱起眉头,不敢再说,却又不走,左右为难的模样。最近这段时间小妹没在唐逸身边,担心唐逸累坏了身子,数次给兰姐打电话要兰姐注意唐逸的身体,又说要给唐逸物色二十四小时的保健医生,毕竟国家配备的保健医生不能时时在身边,兰姐当时为了讨好小妹,就满口说自己按摩技术很好,不用请专门的保健医生,这些天兰姐正琢磨怎么跟黑面神开口呢,宁小姐如果真的生了气,可是比惹恼黑面神严重许多。

    唐逸见她畏畏缩缩的模样,想起前几天小妹和自己说的话,就知道兰姐在怕什么,琢磨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别看兰姐低着头,眼角可是一直偷偷盯着黑面神呢,见黑面神点头,一时欣喜若狂,兴奋的道:“我,我去准备!谢谢,谢谢唐书记……”

    见兰姐兴高采烈模样,唐逸就摇摇头,继续拿起文件翻看。

    不大一会儿,兰姐费力的端着一只黑色的大木盆走出来,热气缭绕,看着兰姐很吃力的样子,唐逸就皱眉道:“不知道准备好再倒水啊?”

    兰姐也不吭声,将木盆放在唐逸脚边,自己搬了小马扎坐了,想搬唐逸的脚,却又不敢,偷偷看了唐逸一眼。

    唐逸哑然失笑,看着越发贵气的兰姐像个受气包似的坐在马扎上,还真有些不习惯了。

    干咳两声,唐逸伸出了脚,兰姐如得大赦,忙轻轻将唐逸脚上袜子褪去,柔嫩的小手握在唐逸脚上,极为舒服。

    “这里有当归黄兰姐边将唐逸地脚小心翼翼放进盆中。边小声解释。

    唐逸摆摆手。“得了。你说我也不懂。你忙你地。”拿起文件。继续翻看。

    微热地水。脚放在里面特别惬意。一双柔嫩地小手。轻轻揉捏。舒爽至极。唐逸却不吱声。好似全无感觉地翻着文件。

    终于。双脚一凉。却是被抓出了水面。兰姐用毛巾细心地帮唐逸擦了脚。就将唐逸双脚放在她早已铺好白浴巾地膝盖上。

    隔着薄薄地浴巾。唐逸仍能清晰感觉到兰姐美腿地嫩滑和弹力。甚至。丝袜那略带摩擦地柔滑质感也隐隐约约。

    唐逸就是一滞。但这时候也只有继续摆出严肃地面孔翻着文件。实际上脑子却是有些乱。心里叹口气。小妹回娘家。害人不浅啊!前些天去岭南欺负允儿地时候就险些吓坏了允儿。现在更是对一些刺激特别敏感。

    兰姐漂亮的水晶甲轻轻挠着唐逸的脚心,力道极轻,若有若无,唐逸就觉脚心痒痒的,好像有虫子在爬来爬去,酥酥地又仿佛极为舒服,唐逸脚一下就绷紧了,紧接着,兰姐小手手心快速在唐逸脚心摩擦起来,酥痒之后,一团火热,唐逸几乎舒服的呻吟出声,腿一下绷直,就觉双脚好像踩到了一团柔软细腻的棉花团上,那一瞬唐逸仿佛骨髓里都涌起一团热流,双脚又用力踩了下才回过神,低头看去,却见兰姐时尚端庄的苹果绿套装的胸口处,高高耸起的酥胸被一双脚踩着,兰姐也不敢说话,以为唐逸是故意的,甚至都不敢向后闪一闪,只是低着头小心的揉捏唐逸地脚。

    唐逸尴尬极了,也不好声张,只是慢慢将脚向后缩了缩,又等兰姐揉捏了一两分钟后,唐逸就咳嗽一声,“好了,够了!”

    “哦。”兰姐就忙起身去换水,好再帮唐逸冲次脚,看着兰姐翘臀和丝袜美腿诱人的波动,唐逸心又嘭嘭跳了几下,用力挠挠头,自己这是怎么了?

    鸟鸣声响起,有短信,唐逸接通,随即就松口气,是宝儿,“叔叔,来聊天啊!”宝儿,唐逸就笑了,这个小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

    “兰姐,我自己冲脚,你去书房,开电脑,宝儿在线上呢!”唐逸大声吩咐着,想起可爱的宝儿,刚刚的渐渐消失。

    书房在东厢,漂亮地苹果液晶笔记本给古香古色的书房增添了一丝明快和现代感,唐逸来到书房地时候兰姐不但开了电脑,甚至已经连上线和宝儿说话呢,兰姐正数落宝儿,“败家丫头,就知道找他是吧,你就不说和你妈聊聊天?死丫头!”

    唐逸进书房,兰姐吓了一跳,忙悻悻的让开,唐逸坐过去,宝儿就嘟着嘴,“叔叔,老妈又骂我!”

    宝儿在宿舍呢,边上没有人,盘着公主髻地宝儿清纯的耀眼,唐逸却是训了一句,“兰姐不说你我也想说你了,你知不知道兰姐多想你?不懂事!”

    宝儿咦了一声,惊奇地道:“哇,你们俩什么时候统一战线了?”

    兰姐听唐逸帮她说话,就有些得意,当然,再得意也不敢继续数落宝儿,免得黑面神又哪根筋不对开始训斥自己,那可太没面子了,其实兰姐没有察觉到,在宝儿面前,唐逸对她是很好的。

    “来吧,一起跟宝儿聊天!”唐逸指了指身边,兰姐忙搬了一张椅子过来,小心翼翼坐了,看着越来越漂亮的女儿,心里满是自豪和骄傲。

    “小排长,最近没欺负人吧?”唐逸笑呵呵的问。

    视频上宝儿就有些泄气,以为齐洁姐姐又告密了,低着头小声说:“就是,就是用擒拿手把教室里的电视摔坏了……”

    唐逸愣了一下,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宝儿竟然对功夫开始感兴趣,皱眉道:“军训学的?”

    “也是也不是,我,我还跟红姐学呢。”宝儿嘴里的红姐就是齐洁从军志保安给她雇的保镖。

    唐逸就叹口气,本想教训宝儿几句,想了想算了,学点

    身也好,何况宝儿没有朋友,或许学功夫也是她的吧。

    唐逸笑呵呵和宝儿聊天,兰姐自不敢插话,中途唐逸去接电话,实际上就是给了兰姐和宝儿聊天的时间,回来地时候唐逸发现兰姐又在数落宝儿,宝儿则笑嘻嘻的好像哄小孩子似的哄兰姐,唐逸心中暗笑,她们母女俩的感情外人是很难体会地,在兰姐责骂甚至巴掌下长大的宝儿,和兰姐感情却是好的不得了。

    “叔叔,我还有事,下了!”宝儿笑嘻嘻地,手凑过来关视频前又神秘兮兮的道:“叔叔,我给你发了封邮件,你一定要看哦!”

    唐逸点点头,宝儿就关了视频。

    兰姐自不敢再打扰唐逸,站起来边搬起椅子向旁边走边说:“唐书记,那,那我走了!”

    唐逸皱皱眉,“废话”两个字还是憋在了心里。

    “啊!”兰姐突然惊呼一声,丝袜美腿被椅子绊到,一个趔趄,就摔在了唐逸怀里,丰满性感紧贴带给人的快感,令任何男人都会血脉贲张。

    唐逸有些无奈的道:“你也太笨了吧?”

    其实倒不是兰姐笨,实在是坐在唐逸身边,兰姐紧张的一动不敢动,腿早就麻了。

    兰姐慌里慌张站起,将椅子摆回原处,又赶紧溜出了书房。

    兰姐走后,唐逸点开了信箱,果然有宝儿发来的一封信,“叔叔,我在找小唐逸的家人呢,人肉搜索,我在网上发帖子了,看谁认识十五六年前有个叫唐逸的小男孩儿走丢了,叔叔,就算是偏僻山村,也有大学生啊,宝儿争取让所有上网地人都看到这个帖子,我一定要找到小唐逸的家人,告诉他们一声,不要再等小唐逸了!”

    怔怔看着宝儿的信,唐逸就轻轻叹口气,小唐逸的家人吗?他们,也是自己的家人啊!脑子突然有些乱,家人?到底谁才是自己的家人呢?宝儿?小唐逸?自己到底是哪个唐逸?

    已经完全习惯和适应的生活好像突然被宝儿这封信搅得天翻地覆,脑子乱,就好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

    关掉电脑,出了书房,失魂落魄地进了书房旁边的客房卧室,卧室每天都打扫,崭新的蓝色床单,洁白的毛巾被,墙角的水晶夜灯发出淡淡地红,映的室内好像笼罩着一层晚霞。

    唐逸脱掉睡袍,躺上床盖上毛巾被,突然回过神,怎么来了这间房呢?随即摇摇头,靠在软枕上,点了一颗烟。

    宝儿为什么要找小唐逸地家人?唐逸觉得有些荒谬,有些奇怪,又有些说出的甜蜜。这个世界上,只有宝儿还记挂着小唐逸,甚至自己,都忘了他吧?那我还是不是他呢?可是,宝儿?

    唐逸用力掐了掐太阳穴,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宝儿不是宝儿!唐逸头疼地厉害,用力吸了几口烟,又将烟掐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突然,就拿起床头柜上地电话,拨了内线,很快,那边传来兰姐妩媚的声音,“你好。”

    “我,你现在来书房旁边的卧房!”唐逸脑子乱乱的,很想和人说说话,是面对面的那种,现在身边,只有兰姐。

    一分钟不到,兰姐就跑了过来,进屋见到唐逸躺在毛巾被里,甚至看起来并不怎么健硕却很有力的臂膀裸的,兰姐呆了一下,没敢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回手关上了门。

    唐逸又点起了一颗烟,靠在床头,默默想着心事。

    “唐,唐书记,您,您找我有事?”兰姐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问。

    唐逸回头看了眼兰姐,脑子突然间更加的混乱,她,她是宝儿的母亲?这个妩媚的小女人,是?不?她不是宝儿的母亲!

    唐逸用力甩甩头,指了指身边的床,示意兰姐坐。

    兰姐却是会错了意,贝齿咬着红唇,慢慢走过来,犹豫了一下,终于轻轻弯下腰,解开那性感的宝石蓝细高跟鞋带,肉丝袜裹着的娇嫩小脚慢慢从鞋里褪出来,动作诱惑无比,甚至唐逸也不知不觉看向了她的丝袜美腿。

    时尚端庄的制服套裙包裹的性感上床时的波动曲线无比诱人,兰姐乖巧地躺在了唐逸身边,唐逸愣了下,看着兰姐水汪汪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唐逸用力抓了下头,突然就伸出手,捏住了兰姐娇嫩的下巴,嘴巴凑了过去,亲在了兰姐的红唇上,兰姐动也不敢动,红唇轻合,轻轻含住唐逸伸过来地舌头慢慢摩擦,更注意着唐逸的脸色,唐逸皱眉时就赶忙将柔软的小香舌伸过去给他含住,任他用力吸吮,但又不能令唐逸吸地太久,又要躲闪挑逗,免得黑面神一直吸吮觉得无趣,虽然唐逸只是轻轻一吻,却是累坏了兰姐。

    唐逸嘴唇慢慢离开兰姐的红唇,如果说刚刚去亲吻兰姐是一时冲动,是想告诉自己,坚定自己,自己和今生的宝儿只是叔叔和侄女,是亲情,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能胡思乱想!不要把对两个宝儿的感情混淆,而在亲吻兰姐之后,唐逸的欲火不可抑止的高涨,尤其是兰姐红唇香舌轻轻挑逗时,丝袜美腿更小心翼翼探进了唐逸双腿之间慢慢摩擦,令唐逸觉得身子火热,身下那团火烫得唐逸全身血液沸腾。

    颤抖的手慢慢解开兰姐领口的衣扣,雪白地酥胸渐渐露出一角,唐逸心怦怦乱跳,看着这个娇艳的小尤物动也不敢动,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脸色,任由自己解开她一个个衣扣,慢慢露出那诱人之极的雪白,唐逸突然觉得很刺激,好像在兰姐的柔弱面前,自己变得很残暴,有一种邪恶的快感。

    唐逸全身都颤抖起来,突然就扑过去,压在了兰姐的身上,其软如绵,那蚀骨的滋味很强烈地传遍唐逸全身,兰姐怯怯看着唐逸脸色,丝袜美腿轻轻蠕动,一条腿恰到好处的夹住唐逸的腰,另一条则在唐逸下身处慢慢摩擦。

    全身血液快速的奔腾,唐逸甚至觉得自己的身子都要爆炸,伸出手,用力撕开兰姐地丝袜,将那性感的淡紫色三角裤

    一拨,但冲刺了几次,可能太刺激太紧张了,却不得,看到唐逸皱眉,兰姐忙伸出娇嫩地小手握住那团火热,强烈的快感令唐逸险些疯掉,兰姐另一只手,则在下体作出了很诱惑地动作,轻轻分开,慢慢引导入唐逸的硕大。

    “啊!”当进入那紧裹地温暖,唐逸长长吐出口气。

    兰姐蹙起秀眉,那怯怯的可怜样更加妩媚诱惑,清醒下的唐逸第一次占有这个妩媚娇俏的小女人,这个惹火的小尤物,那种刺激令唐逸浑身都在发抖,很快就大力冲刺起来。

    兰姐丝袜美腿在唐逸的臀部轻轻摩擦,令唐逸更加疯狂。

    兰姐脸上的痛苦神色渐渐淡去,星眸似闭非闭,眉头轻皱,半开的双唇不断地颤抖着,神情诱人之极。

    “啊!”诱人的轻吟从兰姐喉咙发出,兰姐吓了一跳,现在强烈的快感却丝毫没有减少她对黑面神的惧怕,捂住小嘴,兰姐在唐逸的冲刺下话音断断续续,“唐,唐书记,我,我忍不住……啊……”又是要人命的呻吟。

    唐逸又哪里理她?兰姐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充满野性的媚叫一声声在唐逸耳边响起,刺激的唐逸动作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终于,兰姐突然全身剧烈的颤栗,好像八爪鱼般双手双腿死命抱住唐逸,红唇里发出含混的声音,好一会儿之后,她慢慢瘫软,浑身淌满了汗水,高挺白嫩的胸脯随着娇媚的喘息一起一伏地波动着,一张娇艳绝伦的粉脸色泛桃红星眸半开,似乎还沉醉在的陷阱中,不能自拔。

    但不一会儿,在唐逸的动作下,诱人的呻吟又渐渐响起,兰姐昏昏沉沉,早忘了取悦唐逸,只是原始的本能,缎子般光滑的身子在唐逸身下要命的蠕动着,令人恨不得化在她如绵的上。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唐逸又一把将兰姐水儿似的身子翻转,第一次,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欲火,唐逸自己都知道自己好像有些疯狂,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疯狂,看着兰姐雪白娇嫩的翘臀,唐逸用力压了上去。

    “啊!”半昏迷状态的兰姐痛得大叫起来,“疼,疼……”突然意识到压在自己背上的人是谁,兰姐用力咬着红唇,娇嫩地小手拼命捂住小嘴,但眼泪,却痛得大颗大颗落下,突然听见唐逸说了声:“不舒服!”

    兰姐忍着那火辣辣的痛,翘臀慢慢的旋转蠕动,那一次次的剧痛,几乎令昏过去,但偏偏又是那么清醒,兰姐委屈地想哭出声,又不敢,怕扫了黑面神的性,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

    靠在床头,唐逸大口吸着烟,身边毛巾被里,兰姐诱人的曲线毕露,雪白地香肩仿佛还有唐逸亲咬过的痕迹,看着兰姐脸上的泪痕,唐逸就一阵挠头,自己昨晚,唉……

    疯狂的发泄后,唐逸今早出奇的神清气爽,昨晚的困惑早已不在,自己不是这个唐逸也不是那个唐逸,自己就是自己的唐逸,是的,自己就是现在地唐逸,爷爷老妈二叔是自己的亲人,小唐逸的家人姑且算他有家人吧,同样也是自己的亲人,真不知道昨晚苦恼什么,大概是宝儿的信太突然,又或者自己离开小妹久了心里烦躁?

    唐逸又吸了口烟,默默思索着,甚至对昨晚的事,也并不后悔,好似对这个世界,又多了几分感悟和认识。

    只是,自己昨晚对兰姐太不公平了,说是为了区别两个宝儿也好,是自己发作也好,自己的作法也伤害了兰姐,尤其是,唉,自己昨晚是不是变态了一点?

    唐逸摇摇头,又想起了宝儿,和自己一样,现在的宝儿就是现在地宝儿,自己经常想疏远她又何尝不是在留恋过去,自自然然就好。

    很多事都想通了,唐逸却是有些感激兰姐,或许昨晚,自己有太多负面情绪,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官场博弈中的种种压抑各类事件带来的疑惑,大概都一下发泄出来,昨晚的自己,就是所谓人格中的黑暗面吧?

    唐逸正出神,突然就是一怔,扭头看去,却见兰姐正蹑手蹑脚下床,雪白诱惑无比,唐逸就皱起眉:“干什么?”

    “啊,我,我去洗澡。”兰姐刚刚下了床,吓得站定,低头看着自己娇艳地小脚。

    看她受气包的模样唐逸就一阵气恼,“去洗澡,就光着身子出去?披上毛巾被啊!”

    兰姐心里这个委屈啊,你盖着呢,我敢吗?

    唐逸张嘴正想再说,兰姐已经小心翼翼将毛巾被拎起裹在了身上,当然是黑面神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唐逸愕然,他刚刚是想说床头柜里好像还有一条毛巾被,话未出口,身上地毛巾被就被兰姐掀了下去,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唐逸就瞪起了眼睛,却见兰姐做贼似地偷偷看了自己下体一眼,接着就一溜烟跑了出去,只是歪歪扭扭,姿势极不自然。

    唐逸愣了好一会儿,不禁哑然失笑,兰姐就是兰姐,总是令人那么轻松,好像无论自己在她身上作过什么,最后总是感觉不到歉疚,她起来这短短一会儿的表现,自己刚刚对她地愧疚感已经烟消云散,甚至又想将她拽过来骂一顿,唉,这个兰姐,也实在是个能人了。

    虽说唐逸很想骂兰姐,但今早还是忍住了,尤其是当唐逸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兰姐姿势很不自然的将早茶送到他面前时,唐逸就尽力用温和的声音道:“你,去医院看看吧。”

    “啊,不……,恩。”兰姐一句“不用,后来挺舒服”差点脱口而出,怕被黑面神骂,急忙忍住。

    兰姐换了淡紫的针织长裙,薄薄的白色棉袜,漂亮的兰花拖鞋,竟然多了几分飘逸灵动,女人味儿十足,越发的妩媚,唐逸打量了她几眼,就干咳两声,可不能再犯第四次错误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8。,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