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一次-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章 第一次

第四十章 第一次2017-11-8 23:49:45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四十章第一次

    后初霁的北京城,艳阳高照,碧空如洗。中南海国务院议室。鲜花吐蕊。棕竹翠,春意然。华总理主持下召开了四月份的第二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室南壁悬挂的巨幅山水画《层峦叠嶂》。潇洒拔俗。笔墨浮动。意境开阔雄奇秀丽。为会议室添了一种说不出的气势磅礴。

    华总理居中而坐。环形椭圆会议桌两旁。那一位位或平和或威仪的老人。莫不是举手投足就可令神州大的翻云覆雨的人物。坐在这样的会议室里。感受到的是动?是压抑?到底是什么滋味。或许只有唐逸自己才知。

    正在讨论的议题是《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辽东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该意见起草组的负责同志发改委副主任唐逸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杨宁等列席了会议。

    辽东省省长王小凤常务副省长陈列席会议。

    刚刚各位副总理国务委员秘|长就该意见发表自己的看法并通过了意见的审议。

    现在讲话的是小省长。她表示。经国家发改委国务院研究室牵头。国务0多个部门参加起草。历时半年多时间。《意见》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获的通过。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辽东的亲切关怀。体现了华总理和国务院各领导同志对辽东的亲切关怀。体现了国务院各部委对辽东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见》体现了辽东的基本省情主要特点和发展态势。对辽东的经济社会发展进行了新的战略定位。文件的出台极大的促进辽东经济社会的发展。必将极大的造福于辽东各族人民。对于培育我国边疆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促进西部大开发和东中西互动。深化我国与东北亚各国战略伙伴关系巩固民族团结和边疆稳定。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王小凤最,表示。赵发书记委托代表省党委。府和全50多万各族人民衷心感谢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衷心感谢华总理和国务院各位领导同志的亲切关怀。衷心感谢国务院各部委的大力支持和帮助。

    唐逸微笑听着小凤长的发言。心却是有些恍惚。在听过刚刚几位副总理和国务委员的发言后。唐逸有些感慨共和国最高层的政治。已经趋民主化从建|初期的慢慢摸索走到现在。实在很不容易。

    回想建国初期五大书记进京。有“马进京一马当先”之说。而这当,的一马就是一大野心家。后来被粉碎的反党联盟集团的一号。当时的东北局书记。进京后担任中央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而当时的计委直接对主席负。权柄之重直追政务院总理。

    在政务院中。这当先的一马和理以及当时的党内接班人展开了一轮轮较量。这是建国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班人之战。其中“部长联席会议”就是这场较量后的产物慢慢演变为国务院常务会议。渐渐改变了负责人一言堂的方式方法。民主集中制越发的到体现。

    “唐逸。你来说说?”总理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唐逸的臆想。虽然唐好似神游物外。实际上会议的进程尽在眼中现在讨论的是当前产市场形势。研究进一步加强房的产市场宏观调控问题。

    华总理的眼神平而友善的唐逸知道。总理自己“说说”。那自己就必须要“说说”了。

    凑近了话筒。这是唐逸第一次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发言。以前。也列席过会议。但通常是没有发言权的。

    心里。并不怎么激动。很平和。很安详。就好像在和老朋友唠家常。“我觉的。我们的住房改革搞的并不好。改革初期提出的两种改革方案现在在我看来。各自代表了占有大量住房者和不占有大量住房者的利益。而采用后一种方案的。全国只有最穷的一个省。就是岭西省。所以。这些年的房改。效果并不怎么好。”

    唐逸的发言。吸引了所有与会者的目光。这位最年轻的省部级高官。可能是某庞大政治团的未来代言人。第一次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发言。任何人也不忽。甚至会后。更要进一步研究他的讲话来判断他渐渐成型的政治理念。

    唐逸的话声音不大。仿佛带有磁性。令人很想听下去。“不仅仅是房改。我们的整个改革过程。可以说是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因素互动的过程。自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初步框架建起来以后。两种前就严峻的摆在我们面前:一种是政治文明下法场经济的道路。

    另一种是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

    “如果我们不能通政治和经济改革扼制后者的势头。来自另一极端的势力可能利用众对权贵**的不满。推销极左路线。把共和国引向另一条歧路。我国和世界的历史告诉我们。极左和极右都会带来民族的灾难。因此。我们党和政面临的任务伟大而艰巨。我也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会在朱总书记华总理的领导下走出一条光辉而灿烂的改革之路。”

    “房改。无疑是考我们的第一个关卡。衣食住行。吃饱穿暖后。人民群众最关注的就是房子问题。现在的房产市场欣欣向荣。带动了经济的发展。房产市不能乱。我为。解决的根不在于如何打压房价。而是在遏制房价的同时进一加强经济适房的建设及其管理。吸取国外和港台先进经验。真正发挥经济适用房的调节机制。而不是走过场。流于形式。”

    “我认为国务院发改委以及相关部委应该进行充分调研后。出台明确的经济适管理条例。要赏罚分明。要严格。要用反腐的大力气来抓。要全国一盘棋的抓。让经济适用房真正起到党和政府解决人民群众住房问题的中坚作用。”

    唐逸娓娓道来这话。或许很多专家学者都说过讲过。但从唐逸嘴里讲出来意义

    不同。在国务院会议上将尖锐问题提出来。和平|时笼统的说几句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国务院副总理国家行政学院院长石寓言跟着讲了几句。对唐逸的话表示认同。现有的经济适用房管理条例太过公式化。各省以条例精神制定的文件也是各自为政出台一份严格的全国实行的管理条例迫在眉睫。

    石副总理还笑着讲:“唐逸同说要以抓反腐的大力气来抓。我认为还不够我看要遏下面经济适用房的混乱局面。要用三反五反的力气抓。”

    石副总理的话引起一善意的笑声。但大家心里都沉甸甸的。石副总理的话也未必是在笑话。很多的方的经济房市之混乱。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的步。甚至很多民众从就认为。普通人是摇不到号的。虽然是偏见。也可见一的方因为经济房接连出问题。民众信任之缺失。

    华总理微笑点头。“看来我们的议题要跑题喽。我这人缺点很多。优点只有一个。就是从善如流。下面就讨论下这个经济适用房。”看了唐逸一眼。华总理眼里闪过一丝欣赏。

    这次会议讨论房的产改革议题本来是因为房价涨势缓慢甚至渐渐有回落的迹象一些利益集团要政府采取一定措施刺激房产市场而纳入议事日程的。对方的呼声很强烈总理也承受极大的压力。没想到。唐逸几句话就将议搞的“跑了题”。

    飘飘几话改变会议方向。曾是那位刚刚过几年的保守派领袖最高明之处。唐纪轻轻。却已有其几分风采。

    。

    奥迪缓缓驶出中南海。唐逸和小凤长坐在后排。小凤省长微笑道:“唐逸。你总是能带给人惊喜。”

    唐逸笑着摆摆手。“我可是要脸红。小凤省长。您就别夸我了。我这人爱骄傲。容易|飘然。”

    小凤省长轻笑:“在我眼里。你的缺点就是太谦虚。”说着就笑起来。

    见小凤省长气甚好。唐逸微微放心。问道:“检查身体了吧?”正部级医疗待遇。身体然不用操心。但唐逸只是担心小凤省长太忙。根本就不进行例行的身体检查。就好像自己。从来就没作过那劳什子的检查。

    小凤省长笑着,点头。“你呀。有时候真婆婆妈妈的。刚才会上那个举重若轻的唐逸去哪了?”

    唐逸干笑两声。说:“我这叫细'。”小凤省长就咯咯笑了起来。或许只有在唐逸面前。她才能不加掩饰喜怒哀乐。还有那么一点点女人的味道吧。

    胡小秋不时好奇的头。想问问常务会议上唐哥又做了什么大事。但终究是不好插嘴。

    “今年秋天。试点县就有收成了吧'”唐逸若有所思的说。

    小凤省长叹口气:“题不少啊。”尤其是在省委很多人盯着盼着的态势下。很多细微的小问题就可能变成大问题。

    唐逸很清楚小凤省承担的压力。默了一会儿。说道:“全靠你了。”

    小凤省长凝视唐逸。轻点了点。

    唐逸的手机震动起来。看看号。是市局刘若明副局长。唐逸接通。问道:“若明?怎么?有事?”

    “是。唐主任。我长话短说吧。您家的保姆受伤了。被刺了一刀。恩。案发的点在夏兰女会所。老板夏小兰也在。她。她认识您?”

    唐逸愣住。问道:“伤势怎么样?严重不?”

    “没生命危险。您心。疑凶也当场被抓。是。是聂东的爱人。她。好像是报复夏小姐。结果刺伤了小芸姑娘。夏小姐和她?。”

    唐逸简短的道:“我妻姐。”

    “啊。啊”刘若明然。忙道:“现在小芸姑娘在第二医院。那。我这就送夏小姐回家。有新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想来刘若明对兰姐身份一直存有疑虑。将她扣在了医院。兰姐唐逸允许又不敢编造身份。

    唐逸道:“不用了。第二医院是?我马。”

    挂了电话。唐逸回对小凤省长歉意的笑笑看来只能明天聊了。”

    小凤省长笑着点头。也不多问。

    。

    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病房。小芸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进出的护士可诧异了。不知道这受伤的女孩子是谁。市局刘局长亲力亲为帮她安排病房办理住院手。说是他的亲人情人?看关系却又很生疏被刺的小女孩儿面对刘局长也很谨。

    一片雪白的病房。有淡淡的苏打水味道。特护病房装修是很奢华的。就好像星级饭店的标准间有单独的卫生间。三十五寸数字电视。会客的沙发茶几也都是进口高档货。窗前的圆桌上一盆吊兰散发着清香。

    姐坐在圆桌旁的塑料椅上。性感的宝石蓝高跟鞋以细高跟为轴在洁白的的板上不安的扭动。不时抬头看看房门过廊。圆桌另一旁坐着一位健硕的中年人。警服肩章上二级警监的两颗四角星花烁烁生辉。衬托的他分外威严。

    “夏总您坐。我出去等。”中年警监脸上亲和的微笑冲淡了的威严。当知道夏总是宁家的亲戚后。刘副局长是很难以平常心对待这位妩媚的小女人的。

    “我。啊。”兰姐本想说她也出等。但双腿发软身子实在没有力气倒不是那个疯女伤小芸吓了她。想当年行走穷山恶水混于刁民之间。兰姐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实在是因为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不知道黑面神会不翻脸赶自己走。

    刘若明却是以为她没从刚刚的惊吓中恢复过来。是以陪她坐了一会儿。想和她说几句话套近乎。但见她魂不守舍的。也只好作罢。

    刘若明刚刚站起身。|被外面看护的警员推开。唐逸大步走了进来。刘若明马上挂满了笑容。快走两步。伸出手和唐逸握手。

    |上就有些沉重。“唐主任。是我工作做的不到位。

    脸色一息数变。很好的配合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在官场打滚。没有过硬的关系。有时候就要舍的下脸皮。唐逸虽不是他的正管。但轻轻一句话。就能令他受益颇。

    唐逸拍拍他的手。笑了笑道:“不能这么说。偌大的北京城。总不能有了案子就问责市局吧。若明。咱不说客套话。好吧?”

    刘若明心里就是一。有时候。这样的一件麻烦事往往能拉近相互之间的关系。刘若明是很善于抓时机。

    “唐主任。那你们聊。我去处理下善后。有进展我再通知您。”刘若明也知道。现在人家一家人肯定很多话要说。自不好在这里惹嫌。

    唐逸微笑送他门。目送他离。这才叹口气。回头瞪了兰姐一眼。姐吓的激灵一下站起来。娇嫩小脸苍白的好似透明。楚楚可怜的。看的唐逸暗笑。

    来到病床。小芸睡的正熟。刚动了手术。脸色有些憔悴。|好像还有些惊惧。

    唐逸就皱起眉。回盯着兰姐。“怎么事?。”

    “我。我也不知道。那个。那个古月。我知道她是聂东的老婆。她。她常常来做美容。我。我就和她了。谁知道。知道刚刚她和我说聂东。要我想办法帮帮聂东。我。我没答应。我什么也没说啊。我就是说我作不了主。她就疯了似的拿出刀刺我。不知道怎么。就。就刺中了小芸。”兰姐怯怯的解释。唐逸越听火越大。想也知道肯定是聂东的爱人提到聂东时兰姐不定说了什么话呢。刺激的聂东爱人发了疯。这个家伙。还敢撒。

    唐逸盯着她。不说话。

    姐吓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低头看着脚尖。“我。我真没说什么。我就是说。聂东不。不是什么东西。劝她。劝她再找个好对象。”

    唐逸哼了一声。“不是你还要帮人家张罗对象了。你那嘴我还不知道?”

    其实唐逸倒是枉了兰姐。古月主要还是因为最近压力大。经常乱吃药搞精神有些不正常。但兰姐也不敢分辨。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唐逸不再理兰姐。头看了看四周。兰姐就忙颠颠的搬了张椅子送过来。唐逸在病床边坐|。看着小芸轻轻叹口气。说:“这也是无妄之灾了。”

    “你是带她去做美容?”唐逸突然回头问。兰姐怯怯的点了点头。

    唐逸又瞪了兰姐一眼。“开始是允儿。喜儿。现在是小芸。我看都被你带坏了。”想着前几天自己去岭南突击检查允儿时允儿脸上挂着面膜躺在床上哼歌的娇俏样。唐逸又好又好笑。都是兰姐。那么纯真的一个小女孩儿也知道爱美了。

    兰姐更不敢声张。'里却委屈极了。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允儿带坏了'喜儿更是。是你黑面神要我带她享受生活嘛。

    “请了特护了吧?唐逸问。

    “恩。恩。请了两个轮流值班。二十四小时看护。”

    唐逸就点点头。看看熟睡的小芸。起身道:“走吧。先回去休息。你明-来看她。这几天。多陪她。”

    哦。兰姐乖乖的答应着。听话音黑面神好像并没有怎么想惩罚自己。姐就松口气。总算又过了一关。

    病房外。唐逸和兰姐刚刚走出来。胡小秋就迎了上来。问道:“唐哥。怎么样了?没事吧'”

    唐逸微微点头。胡小秋脸上就有丝气愤。低声骂道:“妈的。这个聂东。找死吧?”

    唐逸拍拍胡小秋肩|。“那个女人也很可怜。你呀。有时候要多换个角度想问题。走吧。事公安机关会处理。”

    胡小秋却是哼了一声。跟在唐逸身后。小声问兰姐。“夏总。我给你出出气?”

    姐吓了一跳。瞪了胡小秋一眼:“做好你的警卫吧。”和胡小秋也熟了。知道这位大军区司令的公子际上就是个孩子。对经常闯祸的胡小秋兰姐是不大瞧上的。

    胡小秋嘿嘿一笑。再说。

    。

    四合院的梧桐已经出嫩绿的新叶。微风吹来。沙沙。

    姐忐忑的在厨房忙碌。听到黑面神叫她心里又跳了几跳。忙颠颠跑出来。黑面神刚刚冲了澡。披着睡衣。正坐在沙发看新闻联播。

    “明天。给小芸父母挂个电话。|他们来北京陪着小芸。小芸这孩子。一直没回家吧?”

    姐就连声答应着。

    “顺便。你也人家逛逛北京城。小芸可是替你挡了一刀。”

    唐逸说着话看了姐一眼。皱眉道:“小芸住院这段时间。你呀。也别去做你的夏总了。就乖乖的在家当保姆。”

    唐逸本意是惩罚兰姐一下。谁知兰姐却兴奋起。那就是说这些天都可以睡在四合院里了?甜笑道:“,。知道了。”

    唐逸愕然。也不知道兰姐兴奋个|么劲儿。摆摆手。“去忙你的吧。还有。今天不饿。不吃了。”说着话。就揉了揉太阳穴。拿起桌上一份文件。是发改委劳动部财政部等部门和国务院课题组一起搞的事业单位职工养老方案。基本上如程朝伦所说。准备在事业单位职工涨工资'始。就将事业编的养老金标准和企业标准挂钩

    就是不知道这个方不能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获的通过。

    唐逸翻看着文件。轻轻叹口气。多工作。远远不是说上去那么简单。

    “唐书记。我。我帮您泡泡脚吧?做做保健。”兰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小心翼翼站在了唐逸面前。她盘着漂亮的贵妇髻。穿着裁剪合体的暗苹果绿套裙。肉丝袜美腿。性感耀眼的宝石蓝细高跟鞋。娇艳小尤物特别撩人。仿佛能到人的心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