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故人来-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九章 故人来

第三十九章 故人来2017-11-8 23:49:44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三十九章故人来

    ,逸将纸袋塞给秦。笑着道;“着吧。大妈的一点”

    秦龙摇头。“真不用了。我现在每个月的钱够花。”

    唐逸笑了笑。也不-坚持。秦龙一个月现在五六千块钱。几个人合租的房子。京城的消费。也勉强够用。

    “一起喝杯茶吧。”唐逸笑着说。龙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唐逸就对车里的胡小秋招招手。“下车。去吃点东西。”回头问秦龙:“来你的的盘。你做主。小秋没吃饭。这一片哪个饭店好点?”

    秦龙就笑道:“姐夫。这儿虽然都是小饭店。菜都做的不错。去吃川菜吧。”

    “好啊!”胡小秋嘭的关了门。饥肠辘辘。别说川菜。现在去吃最不喜的西餐他都没异议。

    唐逸点点头。“那吃川菜。”

    天贸大厦对面就有一溜小店。霓虹闪烁。火树银花。川菜馆虽小。却甚是整洁。装修的也很有格调。造型古朴的深红木桌椅。白绿相间的餐桌布。显极为气。

    唐逸和胡小秋坐了靠窗座位。秦龙和邻桌的客人打了招呼。这才回来坐下。唐逸问道:“一个公司的?”

    “不是。都是大厦里的人。平时经常遇到。熟了。”秦龙笑了笑。又说:“多认识些人。跳槽也容易。东家不做做西家。IT业都这样。”

    唐逸看了眼秦龙。心里暗笑。这|子还真想做一辈子打工仔了?

    胡小,坏了。咋咋呼呼的叫来务员。要菜要饭忙不亦乐乎。唐逸不说话。秦就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位位高权重的姐夫沟通。默默的帮唐逸和胡小秋每人倒了杯热茶。低头不语。

    唐逸微笑道:“知道吧?你爸爸提州市委书记了。估计三两个月就能进省常委班子。”

    秦龙低着头。没有吱声。

    唐逸道:“过几天回家去看看。你爸爸妈妈都挺想你的。”

    “恩”秦龙沉默了久从牙缝挤出一个字对唐逸的话。他就算不喜欢听。也不敢当面顶撞。

    “给我张你的名片。给你小子一礼拜时间最好能自己想通不然我派人押你回去。”唐逸说着话伸出了手。秦龙无。只好从斜背的长带文件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过来现在的秦龙倒是彻头彻尾IT公司菜鸟级打工仔的打扮。

    唐逸看了眼名片。不禁哑然失笑夏天网络。可是陈方圆的公司吗?

    笑了笑道:“秦龙。你们我认识。”

    秦龙点点头。早听公司里的人议论公司大老板手眼通天。原来是认识姐夫。怪不的了。

    “姐夫。听说。听说表姐怀孕了?”刚刚听说小妹怀孕的消息时。秦龙甚至觉有些荒诞。他心目中。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就好像神物。不沾一丝火。怎么就能怀孕呢?

    唐逸笑着点点头。“快七个月了。”秦龙关切的问起小妹。倒是无形中拉近了唐逸和他的心情。唐逸又笑道:“满月的时候你这个舅舅可不能。想想什么吧!”

    秦龙抓抓头发。“个。我送的东西你和我姐要能看上就好了。”说完才觉语气随便了点。干两声。说:“我。我尽力吧。这几个月多攒点钱。”

    唐逸就笑:“看来是要贡献全部身家啊!”

    唐逸和秦龙说笑间气氛渐渐融洽。胡小秋却是眼巴巴的看着厨房走廊。好不容易看到服务端着一盘热腾腾的橙红辣子鸡走来。胡小秋就忙着举手示意。看情形如果是给别的桌上的。他都能抢过来。

    “咚咚咚”秦龙的机音乐突然了起来。他接通电话。笑着说了几句。眼神异常温柔。唐逸笑道:“女朋友?”

    秦龙捂着话筒。对逸点点头。

    唐逸道:“是找你吃饭吧。没事。叫她过来吧。一起吃。我帮姑姑姑父先把把关。”

    秦龙就笑。点点头。对话筒里说:“小莉。来川菜馆。我姐夫来了。介绍你认识认识。”秦龙对他的女朋友是很自信。也相信她肯定能过了姐夫这一关。是以才答应的这么爽快。

    他现任女朋友叫做胡晓莉。是他来夏天网络后认识的。夏天网络广告部的策划员。人很漂。很单纯。并不知道秦龙的身份背景。是以秦龙才更加珍惜这份感情。虽然和老爸暂时在冷战中。但他知道父母的性格。是不会反对自己和通人家的女孩儿交往的。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发展的感情。想来老妈会特别喜欢她。现在要姐夫先看一看也好。姐夫这个人。看人极为精准。偶尔听他点评人物就知道他从不戴有色眼镜看人。而是从很高的一种角度去看。而且姐夫在宁家的极高。他喜欢小莉的话。以后小莉在宁家就不会被欺负。

    在胡小秋狼吞虎咽之时。两名漂亮的女孩子进了川菜馆。秦龙站起来向她俩招手。两名女孩子打扮的都很靓丽。前面女孩儿瓜子脸。淡淡的柳眉。水灵灵的眼睛。长相极为秀。微笑走过来。秦龙拉住她的手。不用介绍也知道这是他女朋友了。

    “姐夫。这就是胡晓莉。小莉。这是我表姐夫。你……”秦龙正犹豫她喊什么好。胡晓莉已经落落大方的伸出了手。一脸恬静的微笑:“姐夫。”

    唐逸对这个女孩儿多了几分好感。笑着站起和她握了握手。

    “呦。你急着嫁人啊?秦龙你也是。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带小莉见家长了?”后面的女孩娇笑着。说着话可不那么顺耳。她上下打量唐逸几眼。见唐逸气度沉稳。衣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布料质的一看就是高档货。就微笑对逸伸出手我叫高明明。”唐逸和她握了握手。高明明又拿出名片递给唐逸。是夏天网络技术部的副经理。看情形是秦龙的上司。又是公司的小头头。无怪乎说话就有些傲气。

    “唐先生。您在哪工作?”高明看起来对唐逸了兴趣。坐下后第一句话就是打听的。

    唐逸笑着摆摆手看向了胡晓莉微笑道:“小莉。你是北方人?

    “恩。辽东延庆人。”胡晓莉落大方。

    唐逸就笑:“延庆。我在那边生活过一段时间。”

    胡晓莉啊了一声说:“是吗?延庆现在建设的挺好姐夫。您口音和秦龙也不一样。您本的人把?”

    唐逸点点头。

    高明明虽然碰了个软钉子有些恼火但这时候又不住好奇的问:“唐先生你是北户口?”

    唐逸笑道:“现在|么年了?户口这东西。早晚会取消。”现在发改委内已经有取消户籍制度的声音不过公安部是坚决抵制的。从管理的角度说。十几亿口。户籍制度确实有它的实用性。不是简简单单说取消就可以取消的。国内经济发展也还没有达到可以不限制人口流动的阶段。

    高明明心里就有些鄙夷。京京调。也不过是邯学步而已。所有没有京城户口的北漂族谈起户口问题都是一个腔调。用早晚会取消等等借口来打岔。

    胡小秋门口吃喝。也不理边聊。高明明更是鄙夷。饿死鬼投胎。没下过馆子吗?

    聊起胡晓莉的工作。唐逸笑道:“搞广告划的人脑子都要灵光啊。要有创意。仅仅有创意也不行。还要知道产品受众面最容易受什么样的信息影响。广告策人都是能人啊。比秦龙编程要费脑子。”

    高明明就插了一嘴。“龙现在是打打下手。”

    胡晓微微蹙眉。“明明。你先走吧。”显然对明明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气氛有些恼。

    高明明呵呵一笑。“成。我走。不在这讨人嫌。不过小莉。你后天的生日可说定了。人家李祥好不容易从朋友手里借的别墅给你开party。你可一定要来。恩。秦也来。

    ”

    唐逸就皱起眉看向秦龙。听话听音。短短几分钟。高明明表现的很明显她是不大看的上秦龙的。想来更希望自己的好朋友和那个叫李祥的发展。但在好朋友的男朋友家人面前这般露骨。可见她一直都不拿秦龙当回事了。

    对高明明。唐逸自会放在心上。但秦龙的表现可是令唐逸有些失望。都说虎父无犬子。秦成业在那般艰苦的条件下。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浮出水面。秦龙可比他父亲差远了。就算你想做打工仔。也要做打工仔里的佼佼者吧?

    秦龙自然知道唐逸看他这一眼的意思。有些羞愧。低头道:“姐夫。我让您失望了。”

    唐逸没有吱声。拿起茶杯慢慢抿了一口。

    高明明嘴里说走。屁股却不动窝。笑着对胡晓莉道:“小莉。我吃完再走行不?”

    胡晓莉没理她。是真的生气了。她看的出。秦龙和在单位时不一样。在单位。别人再怎么呼呼喝喝。秦龙也不放在心上。胡晓莉喜欢的就是他的洒脱。但秦龙面对他的姐夫。好像变了个人。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就好像原本的一只雄鹰坠群。他可以不在乎草鸡对他的欺凌。但等到他面对鹰王。那种被草鸡欺负的屈辱感就会迸发出来。因为他丢了整个鹰族的脸面。

    很奇怪的感觉。甚至有些荒诞。但胡晓莉却是切切实实有了这种感觉。

    胡晓莉忽然觉的应该帮秦龙说几句话。“姐。姐夫……”胡晓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有些结巴。“其实。其实秦龙很厉害的。技术和公关都很在行。就因为他能干。才被公里的人排挤。那个李祥。是总裁从原来的公司带过来的。他一直压着秦龙。如果不是为了我。秦龙早就跳槽了。”

    唐了笑。“跳槽?斗不过别人跑'”

    胡晓莉滞了一下。刚刚还很亲和的姐夫。好像突变的陌生起来。

    唐逸拍了拍秦龙的肩膀。“看来。你暂时不回家是对的你什么时候在陈婉君眼里是个不能或缺的人才。你再辞职。”

    听唐逸直接叫出公司总裁的名字。胡晓莉微微有些诧异。高明明却是留上了心。她也渐渐感觉到了。这个唐先生怕不是普通人。不过口气实在太大了一点。什么时候在陈总眼里不可或缺了就职?这都什么跟什?

    她娇笑着问:“唐先生你认识我们陈总。”

    唐逸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对胡小秋道:“走吧。”

    胡小秋点点头。跟唐逸身后离。只剩下桌上三人面面相觑。高明明今天接连撞壁心这个恼火啊瞪了秦龙一眼。心说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叫你姐夫狂看他有多狂?

    坐在奥迪里,逸就笑:“秦龙。去要吃苦头喽。”

    胡小秋打着方向盘嘿嘿一笑唐哥。你挺喜欢龙吧?”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实。唐逸是更喜欢宁二姑一些。那个优雅而倔强的女子。浪漫的私-。希望不要老了老了。为儿子伤心。

    ……

    四月初。唐逸又一次下了辽东。视察各试点县市的改革情况。基本上各试点县市都步入了正轨。初春时节。各试点已经规划好了农田。热火朝天的播种面令唐逸也很振奋。

    春城宾馆的小别墅去年又进行了扩建。装修的更为豪华。小湖之畔。柳林之中。一栋栋洁白的二层别墅风情迷人。

    胡小秋坐在客厅沙上。正无聊的自己拿纸牌算命。唐逸站在窗边打电话。是齐洁的电。现在齐洁在俄罗斯。连声抱怨着。“老公。冻死我了。你抱抱我吧。”

    唐逸就笑。齐洁娇嗔道:“笑。就知道笑。冻死了我。你省心吧?”

    俄罗斯的农庄已经谈下来了。主要是进行经济林种植和大棚蔬菜。从东北和西北招募的第一批农民工已经进入俄罗斯。创业伊始。齐洁跑俄罗斯的次数就多了起。其实俄罗斯农庄的经济效益比起华逸以及衍生的几大集团旗下任何一个大项目都小巫见大巫。在的华逸集团飞燕集团奇食等等齐洁控股的几大集团总市值早已千亿计。单单齐洁的股份价值怕已经超过千亿。俄罗斯农庄与几大集团的大项目比起来利润实在低的惊人。但偏偏这个农庄是唐逸看

    。齐洁自然要尽心尽力的去做。

    “我不管。从俄罗斯回来。我要你。

    ”齐洁图穷匕见。是想唐逸了。

    唐逸笑着说好。

    齐洁就咯咯笑:“公。说你爱我。”

    唐逸就一阵挠头。“傻老`!”诱人的娇笑声中。齐洁挂了电话。

    唐逸微笑。出了会神。想念着洁的音容相貌。好一会儿后。唐逸才扭过头。看了眼还在摆弄纸牌的胡小秋。问道:“怎么样?和关荷有戏吧?”

    胡小秋就一阵头疼。唐逸近越发喜欢逗弄他。胡小秋苦着脸。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茶几上电话响为胡|秋解了围。胡小忙拿起电话。是管理处打来的。外面来了客人。是安东市中朝贸易公司总经理安东市仲裁委员会助理仲裁员米雪小姐。说是和唐主任约好了。

    胡小秋疑惑的看向逸。说:“。安东中朝贸易。助理仲裁员?米雪?身份挺复!”

    唐逸微点头。笑:“这你别管。恩。是约好了。”在安东的时候。张震将一篇关于解决劳动保障争议以及劳动保障改革的文章给唐逸看。洋洋洒洒几万字文章。深入浅出提出了一些解决现有体制下劳动保障某些顽疾的办法。一定的实用性。令唐逸都有些惊诧。张震也介绍了文章的作者米雪的一些情况。安东市中朝贸易公司的老板商界女强人。现在安东大学修读成教法律专业。年前期末考试的这篇论文。-东大学法律学系主任安东仲裁委员会副主任李强国教授赞叹不已。并特别推荐她进入了安东市仲委员会担任助理仲裁员。

    唐逸当时就说见一这个米雪。但张震联系后才知道米雪在春城参加仲裁培训呢。昨天晚上张震打来电话。问唐逸有没有时间。说是联系到了米雪唐逸就将时定在了今天晚上。

    胡小秋站起身。“那我去接下她”

    唐逸微微点头。

    米雪。人如其名。果然有胜似香港某女星的气质。妩媚的蓬松短碎发型。白嫩的脸蛋仿佛能掐出水来。水汪汪的桃花眼勾魂摄魄。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说不出的诱人。

    一身裁剪合体藏青色制服套裙衬出她婀娜体态鲜红的领带透着别样的诱惑这个精致媚的女人穿上英姿飒爽的制服。有一种令人血脉`张的风情。套裙下的肉丝袜美腿更是引人遐思。

    胡小秋第一眼见到她就下了定义。“狐狸精”。

    米雪红唇似笑非笑媚意动人娇嫩的小手和唐逸握手时微微用力。的人很舒服。很惬意。

    “唐主任,受宠若惊啊!”米'轻笑一声娇无限。面对逸她好像一点也不束。

    唐逸笑着请她坐在了沙发上。说:“没想到。没想到。”

    米雪媚媚的看着唐逸:“没想到什么?没想到那篇文章的作者会这么漂亮?”

    唐逸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没想到是你。看来真应了一句话。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是吧。米雪小姐!”

    米雪轻咬红唇。更显妩媚。“唐主任以前见过我?”

    唐逸眼见胡小秋出了客厅。就笑了笑。“你吧。以后多写点这文章。直接寄给我。的址你知道。”

    米雪就气愤起来。“喂。我现在不是你家的保姆。别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行不?”美女微怒。别有一番风情。

    唐逸笑道:“也差不多吧。只要我想。你就是保姆。”

    米雪气的不行。本来对这次见面还挺期待的。没想到唐逸还是老样子。霸道蛮横不讲理。瞪着唐逸。她恨恨道:“信不信我出去抹黑你。我告诉你。我现在一切身份都是真的……”正说话。唐逸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接起电话。又对米雪做了个声的手势。米'肺差点气炸。每次见到唐逸。都被他气的鼓鼓的。那种不受重视的感觉特别明显。尤其是现在的米雪重新站在了耀眼的舞台上。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和骄傲。

    生气气。米雪还是乖乖闭了嘴。恨恨看逸打电。

    电话是小凤省长打的。她笑着问起唐逸和赵发书记会面的情形。唐逸就笑:“赵书记对集体化农业改革还是支持的。没说什么过火的话。”

    小凤省长咳嗽了几声。“那就好。那就好啊!”

    唐逸知道。小凤省年后重拳出击。撤换了一批省直部门的负责人。两边的博弈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听着小凤省长咳嗽不止。唐逸就有些担心。这次来辽东。或许是因为许久未见。觉的小凤省长消瘦了许多。

    “恩。你多休息。时间最好去查查身体。”唐关切的说。

    话筒那边是小凤省欣慰的笑声。“唐逸啊。你还是那么细心。没事。我没事。明天晚上来家里。你黄大哥还说要跟你杀几盘呢。”

    唐逸笑道:“好吧。明天晚上。不过说好了我下厨。”

    小凤省长轻笑两声。挂了电话。

    “王小凤吧?她和赵发斗的怎么了?”米雪对这些政治秘闻倒是颇有兴趣。兴致勃勃的问。

    唐逸摆摆手。“不该问的别问。”

    米雪瞪了他一眼。起身。“那走了。没什么和你好谈的。”

    唐逸点点头。“别忘了。多写几份材料。”

    米雪气道:“我不写!”

    唐逸尔。现在的雪。哪里还那个操纵千万人生死的魔头?倒更像一个爱赌气的小姑娘。

    看了米雪一眼。唐逸微笑道:“啊。忘了问你。生意怎么样?本钱没赔光吧?”

    米雪更是气愤。“不说我还忘了?说好的五百美金?为什么变成了一千万人民币?”

    唐逸笑道:“因为你先毁约的。的话不尽不实。一万。我觉了。”

    米雪再不说话。扭就

    看着她娇俏背影。唐逸微微一笑。拿起了茶杯。自顾品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