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九重门儿-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五章 九重门儿

第三十五章 九重门儿2017-11-8 23:49:39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三十五章九重门儿

    喂。你这是去哪儿?”唐逸瞪眼看着兰姐。

    姐小声道:“我。我们去。去九重门儿。”

    “你们?”唐逸就皱起了眉头。九重门儿是京城有名的夜店区。那条街紧依九重门大使馆。是九十年代酒吧街兴起的最早原动力。最开始的酒吧生意从招揽外国人做起。九零初各家酒吧清一色的外国乡谣。是每天夜晚老外修乡愁的最佳场所。到了今时日。九重门儿那条几百米的酒吧一条。已经是京城夜生活的象征。是京城夜生活的代名词。

    “快。快过年了。我。我请员工们乐呵乐呵。那儿。那儿今晚有个通宵晚会。我请大家去。玩儿。”大概有史以来。兰姐是第一位慰劳手下还要提心吊胆汇报的老板。

    唐点点头。琢磨了一下道:“那行。我也去。”

    “啊?”兰姐吃惊的起头。红唇微张。小模样诱人极了。

    “不行?”唐逸瞪眼睛。心里却有些好笑。有时候觉的和兰姐在一起真挺有意思的。

    “不是。不是。。那我去拿车。”兰姐忙不的说。黑面神要跟着去。兰姐忐忑之下又有些惊喜。能和黑面神“混”在一起。那自然是极荣耀的。

    看着兰姐风情万种着猫步离去。唐逸就摇摇头。拿起电话。拨了小凤省长的号码。最唐逸最关注莫过于辽东的局势了。

    “唐逸?大过年的也不早点休息"?”小凤省长声音有些嘶哑。有些疲倦。

    唐逸忙问道:“怎么?身体不舒服?”

    “恩最近精神不好。”小凤省长温的笑笑。:“可能那天晚上着凉了。”

    唐逸心里就叹口气。|凤省年纪也不小了。过度操劳可不成。

    “有事吧?”小长问。

    唐逸笑道:“没事没事。快过年了给你拜个早年。”本说的话也咽回了肚子。微笑道:“不早了。你多休息。”

    “新年快乐。”小凤省长轻笑一声。“放心吧。我还没老态龙钟呢。”

    红色奥迪TT慢慢停在了唐逸身边。唐逸又笑着和小凤省长说了几句注意身体的话。挂了电话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车内芬香流溢。使人微醺。

    “我。我开车了啊'”兰姐小心问唐逸。

    唐逸就不耐烦的摆摆手。兰姐细跟轻踩油门。红色跑车慢慢驶出。

    京城的“夏兰女子会所”距离后海胡同区不远。是一座三层的乳白色建筑。夜灯下富丽堂皇。显的极为奢华。

    会所前停着一辆银中巴从美院三三两两出来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士和少女唐逸|的就皱眉头。“员工福利?不带家属的?”自己单独一个男人和一堆莺莺燕燕去酒吧。出去的话也实在不像话。

    姐忙道:“要不我。我叫她们现在约朋友?”

    唐逸摆摆手。说:“叫小秋来吧。”

    姐就赶快拿出漂亮的水晶手机给胡小秋打电话。胡小秋倒是很兴奋。说:“好嘞。景阳岗是吧?我马上到。”

    景阳岗酒吧在九重门儿很出名。是一家演艺性质的酒吧-晚都有歌手驻台也从这里走过一批国内名的歌手。号“酒吧歌手的黄埔军校”九重门儿的艺酒吧也是全国酒吧歌手眼里的圣的。很歌手延续前辈的足迹。为了闯出名堂。成为“北漂”一族。

    今晚的景阳岗酒吧是迎新年摇滚主题。据说是通宵。在闪烁的巨型霓虹下。挂起了一条长长的横幅。

    红色奥迪缓缓停下。却见胡小秋已经站在酒吧门。正笑着晃手。他穿着黑色皮夹克。小伙子更加帅气。令唐逸没想到的是。关荷站在胡小秋身边。时尚的橘黄风衣。温婉动人。宛如冬日清荷。

    唐逸下了车。兰姐自去泊车。胡小秋和关荷走了过来。

    关荷和胡司令胡人一起来北唐逸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胡小秋能她带出来。和唐逸握手的时候关荷好似怕唐逸误会。脸红红的解释了一句。“是。是妈要我出来散心。”想来这个聪慧的女人也知道胡小秋那点事瞒不过唐逸。

    唐逸笑了笑没吱声。胡小秋鬼主意倒是多。但如果胡司令知道被利用给胡小秋和关荷创造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会不会气的爆血管?

    噔噔噔的声。香阵。自然是婀娜多姿的兰姐走了过来。

    “夏总。我这都等您半天了。”酒吧台阶上。跑下来一个小青年。热情的和兰姐打招呼。

    姐在小青年面前傲气的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艳表情。“三子。多了几个人。等散场了跟你结账。”

    三子眼珠一转。笑|呵道:“看您话说的。咱谁跟谁。进。进。没话说。”

    三子就是曾经鼓动姐囤积化肥的那个侃爷。最近摇身一变。成了景阳岗的股东之一。他见多识广。口伶俐。是三句就能和人称兄道弟的自来熟。

    姐蹙起秀眉。“什么谁跟谁?”

    “。。看我这嘴。”三子笑呵呵的做个请的手势。头前带路。

    吧外火树银花。酒吧内灯光幽暗。一张张桌子上。一盏小小的烛灯豆豆的亮着。稀稀拉围了几桌客人。朦朦胧胧。互望不见对方的脸。舞台边的休息椅上。摇滚乐团的歌手有的在补妆。的在说笑。等待着零点的演出。

    三子给兰姐留了一张大台。夏兰的员工来了十几位。美容师服务员都有。换去工作服后。莺莺燕燕妩媚少妇和俏丽少女唧唧喳喳的。马上成为了全场关注的焦,。兰姐请人是比较注重外表的。精心打扮过的大小美女们倒是各个赏心悦目。

    唐逸自然不会和她'|坐一起要邻桌的小台。和胡小秋关坐了。又招呼兰姐:“夏总。你也坐这桌吧。”

    兰姐心里美滋滋的。和员工们交代了一声。说是和弟弟的朋友们去坐。有美容师打趣:“夏总。你弟弟挺好看啊斯斯文文的。看着就舒

    对象没?给我介绍介绍?”

    姐心说想认识黑神。你再修几辈子吧。脸上挂笑道:“有了。人家感情可好啦。你呀就别痴心妄想了。”说话的美容师在京城圈子小有名气。数次上过美容杂志兰姐平日对她倒也极好。

    姐回头走向了唐几人的小台后面女孩子又唧唧喳喳笑闹起来。不管是什么工作环。人事斗都不可避免自就有人话里带刺的讽刺那说笑的美容师。看似唧唧喳喳笑闹。隐隐也是刀光剑影。

    “小秋啊。九重门你常来吧?”唐逸笑眯眯看向胡小秋。胡小秋呆了下。脸一下涨红了:“没有。唐哥。我这是第第一次来。”关有意无意的瞟了胡小秋一眼胡小秋更是尴尬。

    唐逸也觉自己好像“坏”了点就咳嗽一声拿起桌上的菜单看。

    “怎么样。夏总。哥个。喝什么?”三子亲自站在旁边招呼。西装革。倒蛮像个领班。

    “芝华士加苏`水。”唐逸放下菜单。胡小秋和唐逸一样。要了杯烈酒。当三子问到兰姐的时候。兰姐偷偷看了唐逸一眼。说:“橙汁。”

    三子一愣。'异道:“夏总。喝橙汁?您不最爱喝咱们吧里的“蓝色火焰”吗?昨天打电您还说就喜欢喝玛丽调的酒。我今天可是特意叫她来加班。”

    姐这个气啊。瞪了三一眼。“叫你拿橙汁就拿橙汁。怎么这么多废话?”

    三子也不知道夏总为什么这么火气。忙笑着说:“成成。您别生气。我这就给您上橙汁。算我的还不成?”

    唐逸就笑了。转头问三蓝色火?烈不烈?”

    “不烈。我们酒吧调酒师专门女士提供的甜鸡尾酒。”三子陪着笑脸。就算是酒吧的股。老他也知道做生意要和气生财。装孙子才能赚到钱。你比客人还拽的话酒吧早晚的关门。

    唐逸点点头。“那来两杯吧。”了指兰姐和关荷。关小声道:“唐哥。我喝一点酒头就晕。”

    唐逸笑道:“来酒吧总要喝点酒的。没事。就喝一杯。”

    胡小秋也笑道:“是啊。喝一杯。听唐哥的。”

    关荷瞪了胡小秋一眼。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姐是海量。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喝个半斤八两的散白酒都跟没事人似的。“蓝色火焰”。兰姐琢磨着就算十杯八杯自己也不会上头。但在黑面神面前。兰姐可不敢表现出多么好的酒量。不然在黑面神眼里。自己可不更“粗俗”了?

    见三子听了黑面神的话就看自己眼色。兰姐就点了点头。三子就笑:“好咧。几位稍等。”临走前却打量了唐逸几眼。三子鬼精鬼精的。这时自然看出来这个年轻人才是主导。平日趾高气昂的夏总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好像特别听话。莫非是夏总的心上人?

    真是不可思议。夏总那眼界高着呢。平时想和她搭讪的哪个不是闹灰头土脸的?看她只对迪迪那么亲热还以为她是同志呢?三子边走边摇头。对兰姐。三子还是有些敬的。早听说她在海根基很深。听说黄海市局局长过年时还要给她拜年。来了京城后。更是混的风生水起。“夏兰女子会所”是京城最上档次的美容院之一。城达官贵人的阔太太们自然会识的少。尤其是夏总能提前半个月知道发改委控制农资产品价格一事。更令三子见识了夏总的能量。是以平时就算兰姐呼呼喝喝的。三子从来笑脸相迎。

    “唐书记。我。我|尔才。才来一次。”看了眼逸脸色。兰姐小心翼翼解释。

    唐逸笑着摆摆手。侧头低声道:“放松点你现在是夏总不是?”话语很低。只有兰姐听到。兰姐恩了一声。但在黑面神面前周身不自在又哪里能拿出夏总的架势?

    “夏总。”偏偏酒里认识夏的还挺多。旁边跑过来一名清清秀秀的女孩子。“蓝晶乐队”的女主唱迪迪。短短的寸头。黑色小吊带上衣。锁链的低腰牛仔裤。雪白的肚皮若隐若现。迪迪看起来就好像男孩子是那种野性的美。

    “哦。迪迪。”兰姐微笑对她点,头。

    迪迪是很感激夏总的。作为来京城找寻梦想的“北漂一族”。女歌手在酒吧唱歌面对的危险和诱惑更加的多。各种假扮音乐人星探的骗子。音乐圈内的杂碎。甚至毒品大麻金钱等等诱惑。京城。充满着希望但又吞噬着一个个有才华的歌手走深渊。

    大多数酒吧歌手境况都很艰难就好像“蓝晶样闯出了一点名气的乐队。成员月收入不过元。阳岗一晚300元的驻唱费是酒吧界的最高标准。还要担心每天结款守不住钱。当天赚当天花;担心工'不稳定。没有酒吧的合同随时业;担心乐队成员不和。突然解散。

    只有运气好遇到大老板。歌手可能会拿到数额不等的小费。这是他们额外的第二收入而总无疑是出手很阔绰的老板-次来听歌。都会塞给迪迪几百块小当然。迪感激夏总。并不是因为她的|费。而是一个月前。一位醉酒的客人戏她。最后是夏总解了围。夏总在景阳岗很吃开。对吧老板三子哥也呼呼喝喝的。听三子说夏总的道特别深。

    “夏总。我明天请您吃饭啊。您上次帮了我。我还没感谢您呢。”迪迪略带着束的说。在迪迪里。兰姐自然是京城圈子里的大人物。

    姐微笑点点头。又问:“那个老陈。没再来纠缠你吧?”

    “没有。您那么臊他。他哪还有脸来?”迪迪轻笑一声。感激的看了兰姐一眼。“夏总。|谢谢您了。”

    黑面神面前被人拜。当救世主。兰姐心里怪怪的。勉强笑道:“这都说多少遍了?快去吧。时间到了。”

    迪迪恩了一声。就快的跑向了她的乐队。

    姐偷偷瞥了唐逸一。见唐逸侧头和胡小秋说着什么。这才偷偷松了口气。

    从两人对话

    听的出发生了什么事。不想兰姐在外面成了“义气儿唐逸第一次没有讥笑兰姐。虽然兰姐更多的是为了表现她的虚荣心。表现她的高人一等。但这种强扶弱的方式总比拿着大把钱和那些所谓的“穷人”炫耀来境界高。姐这个小女人有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零点整。酒吧内灯闪烁起来。人们的脸孔时明暗。时远时近。没有开场白。没有前奏。一帆的起歌。高分贝音乐盖过一切嘈杂。客人们恍过神。尖叫起来。

    乐队架势十足。男|唱是个光头。双手捂着话筒。着穿透力的男音充满沧桑感。BEYOND的《光辉岁月》。

    客人们叫好。是酒吧歌手喜欢的气氛。怕的就是酒吧内死气沉沉。客人都在摇色子玩牌。

    唐逸拿起酒杯轻轻了口。微微蹙眉。还是有些辣。转头看去。关也正愁眉苦脸的端着杯和胡小秋着什么。兰姐却是很优雅的品酒。唐逸就莞尔一笑。其实现在的兰姐。早已不是自己印象里的兰姐了。

    电吉他悠扬的调划响。迪迪苗条修长的身材走到了最前台。当她略微沙哑的独特女音响。酒吧里爆发出更热烈的掌声。女音的《光辉岁月》。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唐逸笑了笑。“子很有味道。”

    关荷也道:“。她唱的真好。”只有胡小秋本没把注意力放在舞台上。大概人家唱什么他都不知道吧。在他眼里。只有关荷一个人。

    今天的摇滚演出酒吧了三个乐队。都是酒吧乐队里顶尖的。在“蓝晶”乐队谢幕后。另一支摇滚乐队上台。都是帅哥靓女。劲歌热舞。其中一名女孩穿的极为暴露。超短裙下一双雪白的长腿作出各种暧昧的姿势劈腿间仿佛能看到她那性的内裤。酒吧气氛仿佛也被点燃。客人都大声尖叫起。口哨声此起彼伏唐逸微微蹙起眉头。看了兰姐一眼。“品位啊。品味。”

    姐干笑两也不敢接声。

    关荷却是有些诧异。逸给她的象沉默寡言。极为沉稳。夏总在一起觉唐逸有一些不同。话好像也多一些。

    “蓝晶”酒吧的歌手下了台休息一后。出来和相熟的客人们饮酒。迪迪自然是第一个走向了兰姐这一桌。但半路被一微胖的中年人拦下。只好坐到了他那一。

    “唐哥。九重门儿越来越乱了。”小秋煞有其事的感慨了一句。他这个闹事的祖宗老横秋的评判。逸好笑的点点头。

    关荷问:“你不是第一次来吗?”胡小秋语塞挠着头正想说话。那边“嘭”的一声好似在为胡小秋的感慨做注脚尖叫声中。就见迪迪拿着碎裂的酒瓶指着微胖的中年人大骂。中年胖子抹着眼角的红色液体。晃悠悠站起来。他的女伴尖叫。几个男伴则骂咧咧来迪迪。

    三子恰好就在附近。忙过去拦住劝说那边已经叫:“报警”“关她进局子”有一满脸凶相的小平头却是猛的推开三子。冲过来就“啪”的给了迪迪一个耳光'|手去迪迪头发。三子忙死死抱住平头。对迪迪喊:“他妈给我滚,面去。”回头已经是一脸笑脸。“哥几个。给个面子。我个面子。”

    姐呆了下。站起身。又回头看了唐逸一眼。见唐逸微微点头。就快步走过去。胡小秋道:“去看看。”也跟了过去

    关担心的道:“没事吧?”

    唐逸笑着摆摆手。放心吧。小秋会处理。”

    在兰姐走过来的时候。被迪迪用瓶爆头的胖男人慢悠悠站了起来。他抹了把脸上的酒。沉声道:“小蒙。回来。”那边被三子抱着还不依不饶的朝迪迪身上扑的小平头才骂咧咧推开三子。指着迪迪道:“:的。我看你就是活腻味了。”

    三子忙劝道:“东哥。慢慢谈。咱们慢慢谈。给兄弟个面子。”他倒不是关心迪迪。主要是报了警。今天的晚会就砸了。三子更吩咐了身边服务员一声。服务就小跑到舞台下对舞台上乐队喊了几句什么。音乐和歌声重新响起。客人们大多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舞台上。

    “东哥。你说吧。想怎么办?”三子笑呵呵的问。被三子称为东哥的人叫聂东。是音乐圈有名的制作人。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聂东的社会关系极为复杂。据说他投资的娱乐城养着一批外的人“马仔”。更牵涉过几宗恶性斗殴事件。而他本人又因为热心参与公益事业。创造的歌曲大多为励志主旋律。社会形象极好。是音乐界很有名气的重量级人物。

    三子面对。心突突的。这个人。他知道自己惹不起。

    聂东拿着手帕擦脸上的酒水。一脸的微笑。好像没一丝火气。看着迪迪。他笑道:“三子。没事。一点小误会。迪迪和我的公司签约了。不满意合同。就是脾气躁了点。没事。”

    三子就哈哈一笑。“事就好。没事就好。东哥您这人大量。别跟小女孩一般见识。”

    聂东看着正和一名穿着时尚的性感女子说话的迪迪。笑了笑。将沾满酒水的手帕扔在了茶几上。微笑道:“三子。我是和她们计较的人吗?”

    干笑两声。心说你他妈就装吧。迪迪也倒霉。怎么就被你盯上了?

    “聂经理。你和迪迪签的合同有问题吧?”说话的性感女子自然是兰姐她已经问清楚了迪。原来几前。聂东和他下音乐公司的星探来酒吧听歌。看中了迪迪并在第二天和迪迪签了约。迪迪自然是兴高采烈。签过约。负责包装迪迪的经理人又带迪迪去了个饭局。饭局中间经理人则隐晦的和迪迪说。要陪好这位唱片公司的老板。迪迪自然听明白了是什么意思。甩手就离开了酒店。

    今天再见到聂东。迪迪开始是要求解约聂东则笑呵呵动手动脚。迪迪是野性子。火气上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了酒瓶就给了聂东一下。

    姐挺喜欢迪迪这

    |头的感觉性格像年轻时的自己。性子野。敢作敢听迪迪讲完。兰姐就出头帮她“谈判”。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聂东微笑看了看兰姐。问三子:“这是?。”

    三子忙笑道:“是总。夏兰女子会所的夏总。”

    聂东就伸出手。:“夏总您好。”他对夏兰女子会所倒略有耳闻。知道是挺高的一家美容院。

    姐却对他伸出的手理也不理。冷淡的道:“聂经理。按照劳动法。不公平的合约弱势的一方是有权利要求解除的。并不是你合同规定要赔多少钱。我们就一定赔。你不解除合同的话。明我就带迪迪去劳动仲裁中心。”在黑面神身边生活偶尔听个凤毛角却足以付很多事了。

    聂东愣了一下。身后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就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想来是告诉他兰姐说的没错聂东好奇的看了眼兰姐。就笑了起来。“那也的人家仲中心来判断合同是不是公平吧?夏总。很多事。还是人说了算。是吧?”

    姐就觉的人有些幼稚。话说的太透和平时家里走动的那些干部水平差了不是一点半,她也不琢,琢磨现在能来黑面神家走动都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兰姐不屑的看了聂东一眼你可以试试。”黑面神同意她管的事儿。那别说面对的是娱乐圈的痞子。就算省长部长想来都不在黑面神话下。兰姐自然狐'虎威起来。

    |的出兰他的无视。但聂东性子阴沉。对方这么笃定。想来就不简单。是以聂东反而微微一笑。“夏总。合同先不说。今天她打人你怎么说?”

    姐说那还不简单?警。交给警方处理。”说着就拉开精致手袋的拉链。开始找名片。说:“记的我有星周刊李总编的电话。”

    聂东又笑了笑。不管这位妩媚的夫人是不是装腔作势。今天都不适合再闹下去。等查清这个夏总的细再说。

    聂东就微笑点头。“总。关于解约问题。我们法律部门研究一下。这样。咱们下次谈?”说着就回头使色。一票人跟着他就走了出去。胡小秋皱起,头。这个聂。实在不简单。是个人物。

    “夏总。我。我。”迪迪抓着兰姐的。眼圈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旁的三子笑道:“迪。你算到贵人喽。”对兰姐三子更高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好像什么都懂。

    “的。的。哭什么。这个傻丫头。”兰姐心里暖的。爱怜的道。“放心吧。没事。年轻人讨口饭吃。不容易。”想起自己年轻时的艰辛。带着宝儿东躲**的日子。兰姐忍不住回头看了唐逸一眼。能有黑面神做贵人?自己前世敲穿了多少木鱼呢?兰姐对黑面神的感激渐渐又变成了洋洋的意。

    在胡小秋提议下。兰姐拉着迪迪坐回了唐逸这桌。几名美容师过来打听。兰姐使眼色。说:“回去说。”美容师们就都了回去。

    “夏总。我。我。我不知道怎么。您。等我以后闯出名堂。。我知道。我闯出再大的名堂也帮不上您什么忙。我认您做姐姐吧。不。等。等以后吧。”迪迪红着眼圈。有些语无伦次。

    姐笑道:“傻丫头。我知道你不是想沾我的光。”爱怜的摩挲下她的短发。

    胡小秋坐下后。却马上对唐逸道:“唐哥。那个聂东。我看他不能这么算完。三子说。小子涉黑。夏总的安全。”

    迪迪也紧张的抬起头。说:“那。那怎么办。都。都是我不好。”

    唐逸摆摆手。对胡小秋道:“回去给市局刘副局长打个电话。这个事要他办一办。”

    胡小秋就嘿嘿笑:“我说也是。办了他。一了百了。”

    迪迪呆住。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兰姐。在九重门儿酒吧歌手眼里好像土皇帝一样的聂东。人家随便说句话就办了?

    姐的意的笑。对迪点了点头。跟在黑面神身边。真是威风极了。

    唐逸却是叹口气。:“希望能借聂东这个案子净化下京城娱乐圈的空气。”娱乐圈一规则由来已。唐逸也知道各个行业的游戏规则不是行政命令或者办几个人就能扭转的。但能做点事。还是要做的。初入娱乐圈的新人。还是有一些像迪迪这样的女孩的。有着美好的理想和愿望。但遇人不。最后不的不屈服在潜规则之下。渐渐麻木到最后自甘堕落。这个现不但在东亚遍存在。西方娱乐圈更为严重。只是西方毕竟和东方在的价值观上有差异。是以反而没有媒体大做文章。

    听到唐逸说净化娱'气。迪迪又是一呆。这人好大的口气啊。

    胡小秋却是笑道:“唐哥。那就搞大点。干脆我再去研究几个典型。”

    关荷就拽了拽他衣角。心说这个小秋跟着唐主任。怎么就没一点长进。

    唐逸也笑着摆摆手:“别胡闹。”看了眼迪迪。若有所感的道:“这个圈子。不知道几时才能真正干净起来。”

    |秋笑道:“唐哥。慎言。您这话传出去。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暴吗?”

    胡小秋说的没错。以唐逸现在的位置。是真的要谨言慎行了。刚刚说的如果传出去。马会引起轩然波。

    唐逸知道胡小秋是看自己心情不畅。故意逗自己开心。笑着拍拍他的手。没有再说什么。

    。。。。。。。。。。。。。。。。。。。。。。。

    明天是十月最后一天了。这个月从第一天月票好像就在前五。太稳定了稳定的可怕。谢谢大家这一个月的支持了。最,一天了。小声求下月票。最后一天月可能都会疯涨。不要阴沟里翻船。汗。请大家再可劲儿支持一下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