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改革和换血-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章 改革和换血

第三十章 改革和换血2017-11-8 23:49:33Ctrl+D 收藏本站

    敞明亮的会议室,桌上摆着锦簇花团,与会专家热烈,这是在京举行的“养老制度改革:评估与瞻望”内部研讨会,国务院相关课题组,相关各部委专家围绕养老制度改革进行着充分的讨论和交流。@泡@书@吧@中文网@最新小说章节*uCm

    进入二十一世纪,共和国开始迈入老龄化社会,到2030年时,共和国将是比美国还要老龄化的国家,仅其规模就构成严峻的挑战。2005年,共和国相对每1适龄工作成年人,仅有16名老年人。这一老年抚养比到2025年将会翻番到32%,到2050年会再翻一翻,达到61%%。预计到2050年时,将会有38口年龄达到和超过60岁,其中108超过80岁。

    “人口的老化将不仅令未来的国内劳动力的重负难以承受,而且未来老年人中相当大的部分将有沦入贫困的危险。”

    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司长程朝伦面色严峻,提到这个话题确实很沉重,老龄大潮滚滚而至,这可能是共和国逐步进入现代社会后遇到的最困难挑战,过去二十多年,国内人口趋势有利于经济增长,支撑了共和国经济惊人的崛起。然而,下一个十年,有利的人口结构将完全逆转。能否成功应对正席卷而来的老龄化浪潮,对共和国未来的繁荣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我们需要再迈进一步,迎接人口挑战。我们的退休制度必须建立在防贫底线的基础之上,覆盖国内所有的老年人,无论其是否参加了供款公共养老制度。

    在这个原则之,我们要更加倚重有供款的养老金制度,让老年人工作期间地部分积蓄成为其将来的退休收入地来源。”

    “现在的课题就是构筑一障底线,由政府的税收支付,保障国内所有老年人最低收入水平,无论其就业或供款记录,我认为这个是养老制度改革的原则。”

    “养老制度的长期目标,就是改革行政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地养老金制度,向企业看齐,当然,并不是说一定要将行政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养老金拉低,最终目标是提高企业职工退休待遇,将事业行政和企业退休职工待遇的差距进一步缩小。改变行政事业单位用工制度,打破计划经济条件下形成地公共部门雇员的终身雇用制。”

    唐逸听得微微点头,在国家正酝提高事业单位职工工资待遇之时就提出将事业单位职工退休金和企业看齐显然是一步好棋,等新的工资标准出台再消减事业编的退休金则会困难重重。没吃到桃子时才是分配桃子定额地最佳时机。

    程朝伦拿起茶杯喝了,转头看向唐逸,见唐逸对他微微点头,程朝伦就笑了笑。

    会议桌地另一。一名白苍苍地学凑近了麦克风。他是中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木奇教授。也是务院养老制度改革地课题组成员。

    “朝伦地大部分观点都很好。但如果行政事业单位职工地退休金‘一刀切’地向企业养老金看齐。那么。我认为。就时机而言。客观上不利于经济复兴。因为。养老保障地作用。在于消除人们对未来预期收入稳定地担忧。从而促使人们放心去消费。假养老保障反使人们有后顾之忧。不敢去消费。那也就失去了其原本地作用。”

    “我们地经济正处于近1来严峻地时刻。要想保持一定地增速并奠定国内经济持续长地基础。必须有赖于内需特别是消费地提振。扩大消费还得靠所谓地中产阶层。在新工资标准出台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将会是中产阶层地主体部分之一。”

    “如果说到社会公平问题。只裁减事业单位职工地养老金。我认为同样是一种不公平。”

    李木奇教授言辞不怎么激烈。但他地话语很有份量。就算在国务院课题研究组。大家也都要尊称他一声“李老”。

    程朝伦面对这位社会学权威却是很坦然。微笑道:“李老。我前面也讲了。养老制度地中长远目标是缩小行政事业企业职工地养老待遇。而不是拉低大家地生活水平。我要说地是。还有农民。农村养老工作。更应该是我们关注地重中之重。”

    “至于您认为将事业单位养老金和企业的养老金看齐会压制新兴中产阶层的消费能力,我不这么看,三千万事业职工,不错,是不容忽视的消费力量,但同样,这三千万职工带给我们的财政压力是巨大的,事业职工人数是公务员的倍,占全国供养人数的80%,如果按新工资标准放养老金,我们各级财政部门将会不堪重负,现在出台新养老标准比未来进行修改阻力要小很多。”

    “事业行政的养老金制度都要改革,但要一步一步来,抓大放小,缓和各种矛盾,不能为了扩大内需人为的培植特权中产阶层,三千万,在全国十几亿人口里占几个百分比?扩大中产阶层,不是要拿国家的财政去刻意制造。”

    李木奇喝了口茶,微笑看着程朝伦,说道:“你的中长期目标太笼统,大多数人还是只看眼前嘛,在这一问题上,我们不能仅从减轻财政负担的角度考虑,降低事业单位养老金,带来的结果必然是向低水平看齐,从而大幅度降低现有人员的养老标准。这有违建立社保的目的,也会引起人们对改革正当性的质疑,不利于养老保险改革的推进。我们现在在逐年提高企业离退休人员的养老准,今后还应继续提高,直到最终缩小与行政和事业单位的养老标准差别,这个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唐逸喝着茶水微微点头,李老和程朝伦说的都很有道理,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

    程朝伦和李老地争论只是小插曲,大多数与会专家都是依次序论述自己的观点,很专家都准备了自己地学术报告,毕竟这次内部研讨会意义非比寻常,国务院副总理国家行政学院院长国务院劳动保障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石寓言亲自参加并听取会

    ,可以说这次会议对共和国养老制度的展有着深

    在几名专家学论述了自己的观点后,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贾曙光教授则很重点的讲了讲财政地压力,讲了讲农村养老保险的财政缺口,几十年后,那将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唐逸没怎么参加讨论,只是将自己写地千来字的分析农村养老制度的文章照本宣科念了一遍,不过在唐逸言时,大家都很认真的听,很想知道这位炙手可热地年青高官对一些争议比较大的改革到底是怎么一种观点。

    在唐逸略微低沉又带有一丝说不清的穿透力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的时候,石副总理也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很专注地听着唐逸的论点。

    会议结束时是下午三点多,仅仅一次研讨会自然不会有什么定论,但总体上,与会人员能感觉出国家改革养老制度地大方向,平衡行政事业企业单位的养老保险制度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国家重点考虑地问题。

    国家行政学院议中心是一座银白色建筑,气势恢宏。

    唐逸和程朝伦边走下会中心前宽阔的台阶边交换意见,台阶两旁,苍松翠柏随风轻摆。

    “唐主任,石总地车。”程朝伦微笑提醒唐逸,唐逸转头看去,才现几辆黑色奥迪停在台阶下,在阳光下亮亮的。

    石副总理站在车边,在和人讲电,挂了电话,回头看到了唐逸,微笑对唐逸招手,“一起走吧,我也去你们委里。”

    唐逸笑着点点头,侧头程朝伦说了几句什么,快步走向奥迪。

    程朝伦看着唐逸石副总理坐进奥迪,一辆辆小车缓缓驶离,微微一笑,走向后面驶来的桑塔纳。

    奥迪异常平稳的行驶着,车内有淡的檀香,石副总理拿出烟递给唐逸一颗,是过滤嘴加长的小熊猫,唐逸笑着摆摆手,“石总理,我准备戒烟呢。”唐逸知道石副总理是不大喜欢吸烟的。

    石副总理笑了笑,“戒烟好,戒烟好嘛。”顺手将烟收了起来。

    “你那篇文章意犹未尽啊。”石总理微笑看着唐逸。

    唐逸笑道:“提纲式的东西而已,养老制度改革,对我们是个新挑战啊!”

    石总理微微点头,叹口气道:“在外界看,是权力和利益的博弈,有这么简单就好喽。”说着话看了眼窗外,终于忍不住拿出烟,点了一颗,似乎有些烦闷。

    深深吸了口烟,石总理:“从九零初我们就提出了建立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为特征的职工养老保障体系,为什么十几年过去了,还没有完全建立?这是因为某些>市在旧体制中有利益的机构和个人的阻挠和反对。”

    唐逸默默听着,他知道,石总理乃至整个学院体系都是很想解决一些社会顽疾的,但改革是何其难?京城出去的政令,到了地方上很容易就变了味道,到了县乡一级,很多利益圈子自有一套解读中央政策的方式,就算近在眼前的京城班子,不也曾经抵触过国务院文件吗?

    “我们还需要偿还曾为国有资产的存量积累做出过贡献又往往在经济改革利益重组过程中受到某些利益损失的老职工的这笔欠账,唐逸,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考虑的?”石副总理抽了几口烟,就掐灭了烟蒂,转头看向唐逸。

    唐逸不假思索的道:“我认为这个问题不能拖,不能讲财政压力,这是一个关乎数以亿计的老职工的基本权益和政府的政治信誉的重大问题。”

    石副总理微微点头,唐逸又了笑,“这都是改革中不可避免出现的矛盾,解决这些矛盾的根本还是最小化最富裕阶层和最贫困阶层,最大化中层富裕阶层,我们的中产阶级什么时候成为了社会主体,才能宣布我们的改革真正获得了成功。”

    石副总理就笑了,私下谈话里,唐逸果然如同传闻地一样话锋犀利,和研讨会上那个字正腔圆作报告的年轻官员不可同日而语。

    拍了拍唐逸地肩膀,石副总理微笑不语。

    ……

    虽然是冬季,但周六的妙山公园游客仍然熙熙攘攘,冰封的湖面一片银白,妙山树叶凋零,常青树木点缀其间,为妙山的萧索添了一丝生机。

    在冰湖之侧,妙山之畔,一座古香古色的园林式别墅异常显眼,来到妙山公园地游客都不免会议论下公园中几座神秘别墅的主人到底是谁。

    而此刻别墅气派豪华的客厅中,唐逸正笑呵呵与水利部专家武老以及川南省常务副省长吕凯闲聊。

    吕凯是因为水利项目来京地,当初中央调查组下川南的时候武老和吕凯有过几次深入的接触,武老对吕凯印象也很好,吕凯来京,自然要去看望一下水利部中影响力很大的武老,谁知道武老却是提议和唐逸一起吃个饭,吕凯也只能答应下来。

    唐逸接到武老电话,就从华大“溜”了出来,和武老吕凯等在北京饭店用过餐,又领他俩来到妙山别墅品茶。

    吕凯虽然情知在外人看来自己与唐逸未免越走越近,尤其是和自己一起来京地水利干部都听到武老说去和唐逸吃饭,这个消息现在怕是已经传遍了川南,但没办法,武老性子耿直,总不能和武老吃饭就有时间,加了唐逸自己就没时间,未免太过刻意。

    武老是有些想唐逸了,虽然在调查组相处时间不长,但唐逸无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利落的工作作风,独到的视角和思维能力,都令武老对唐逸颇有好感,有了吕凯这个因子,武老就径自杀上了门。

    “唐主任,最近你们在忙养老制度改革是吧?你又贡献了不少好点子吧?”武老品了口茶,留香,心情舒畅的很。

    唐逸笑道:“我哪有什么点子?参加这样的研讨会我可是战战兢兢呢。”

    “谦虚不是?”老笑起来,“你呀,太谦虚。”

    吕凯听着两人谈笑风生,只是默默品着茶,清香怡人,唐逸地茶倒是极好,就好像他这个

    处起来很愉快,令人如浴春风。

    “吕省长,小北湖水库重新招标了吧?”唐逸侧头看向了吕凯。

    吕凯微笑点头,“惠来亲自负责的,不会出什么纰漏。”惠来就是川南省水利厅厅长戴惠来,是图江干部,而图江市,通常意义上被认为是吕凯地大本营,他事业的第一次飞跃就是在图江。

    刚刚吃饭地时候,戴惠来也在场,讲话都很到位,引起了唐逸的注意,吕凯提他,就知道唐逸记得这个人。

    果然唐逸微笑点头,“惠来,很稳重啊。”

    吕凯心里也有无奈,图江市市委书记张金祥国土资源厅厅长季振国这些和自己特别亲密地干部都曾经提议要自己来北京时看望一下唐逸,本来自己是没有这个打算的,再低调,也要提防隔墙有耳,何况唐逸是那么好应付的?只怕自己看他第二天消息就会传遍川南。

    谁知道事情往往就这么:人意表,来京后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自己和唐逸高调会面,而与自己一起来京的戴惠来在宴席上更是隐隐帮自己向唐逸靠拢,令吕凯也无可奈何,因为吕凯知道,川南现在局势是多么微妙,图江干部都很艰难,最近更有传闻图江班子可能会有变动,也不怨振国金祥等人产生新的想法。

    喝了口茶水,神思有些恍惚。

    唐逸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当听唐逸那声笑呵呵的“二叔”,吕凯心里就轻轻叹口气,一些人无时无刻接触的都是共和国最上层的架构,幼年的熏陶加上后天的努力,也不怪年纪轻轻就这般耀眼。

    “小逸啊,郭书记刚刚和沟通了一下,准备调岭南的夏书记进江南,你觉得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于派系内的事唐万东渐渐和唐逸说的多了起来。

    唐逸站起身,走到窗边,微笑道:“夏书记年纪大了,江南水深啊!”

    江南的反腐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举自不免引起唐派某些重要干部地不满,但唐逸坚信,给江南一个健康的环境,比所谓地“稳定团结”要重要的多,一味的追求稳定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大厦崩塌,就好像前世。

    而郭书记和江南一些顽固势力的博弈也牵动了唐逸地心。

    调夏书记进江南,自然是为郭书记添了臂助,也是为了缓解唐系越庞大后面对的压力,作为共和国最达的省份,岭南历来都是火药桶,人事变动如同走马灯,二叔进京,实际上已经让出了岭南地主导权,岭南,可以说是最不好经营之地,而现在的岭南更为复杂,数个派系在其中博弈,调二叔在岭南的左膀右臂进江南,想来派系上层已经准备放弃岭南。

    但唐逸显然有不同看法,听到唐逸不同意调夏副书记进江南,唐万东就笑:“夏书记身子骨没你说的那么虚?你有更合适地人选?”以往涉及派系的事,唐万东征求唐逸意见往往只是一种通知,现在侄子第一次对派系高层变动提出异议,唐万东自然要听一听。

    唐逸道:“夏书记四平八稳,善于处理复杂的局势,但江南的火势正旺,夏书记去了怕是会浇熄了这团火,我看啊,还是得火上浇油。”

    唐东就笑了,“说说吧,你有什么人选?”

    唐逸想了想,说道:“孙有望,这个人该冲锋的时候还很能冲一冲的。”

    “孙有望。”唐万东低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随即笑道:“我和长生沟通一下,了解下他地情况。”长生就是鲁东省省长张长生。

    唐逸知道,自己第一次向唐系高层推荐的干部多半会获得肯,而孙有望去江南后地表现将会是对自己能力一次极为重要的考察,孙有望,应该会不负所望吧?唐逸随即就现自己可是冷落了武老和吕凯,忙笑着走回来,说:“二叔就喜欢唠家常。”

    武老笑道:“唐书记在外脸冷峻,人家背后都叫他黑脸书记,他也唠家常吗?”

    唐逸和吕凯就都笑起来。

    ……

    送走了武老和吕凯不久,一辆银色帕萨特慢慢驶入了妙山别墅地大院,唐逸正在假山之旁默默思考问题,后面噔噔噔高跟鞋的声音,清香袭来,唐逸回头就是一笑,穿着黑色貂裘,好像阔太太端庄华贵地靓丽女郎正是叶小璐。

    “今天怎么这么俗气?”唐逸看着叶小璐就笑。

    叶小璐性感的睫毛眨了眨,低头看了眼自己一身打扮,也有些泄气,“她给买的,一定要我穿。”

    叶小璐口里的她自然就是王露,这几天叶小璐休假,本来是想去国外转一圈的,但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就跑来了京城。

    而看着唐逸,叶小璐就憋了一股子气,“电话也不打一个,也就我,还巴巴的送上门被你欺负。”

    唐逸微笑看着她,“小璐,别说,你这贵妇人的形象可真漂亮。”

    唐逸说的是真心话,华贵的黑色貂裘,映的叶小璐更加娇艳靓丽,突然改变的形象令唐逸怎么看都看不够。

    “什么贵妇人?喂,我还是女孩儿呢!”叶小璐说完就扑哧一笑,伸手给了唐逸一拳。

    唐逸笑了笑,说:“去公园里走走,你不经常吵吵要找恋爱的感觉吗?今天给你点感觉。”

    “什么啊?谁想和你恋爱啦?”叶小璐嘴上这么说,却挎起了唐逸的胳膊,问:“少,咱们想去看猴子?”

    唐逸笑笑,“好,就去看猴子。”

    妙山公园的猴馆是国内种类最全的,比京城动物园的猴子品种还要齐全,在这种小资圈子里自然不是什么秘密,大家常常天南地北的谈论各种旅游地点,作为京城最有名气的古代园林之一,妙山公园的一切叶小璐很多朋友都如数家珍。

    猴馆座落在妙山公园西侧,随着熙熙攘攘进入猴馆,唐逸换上了黑色休闲装,戴着墨镜,被叶小璐这位异常靓丽的女郎亲密的搂着胳膊前行,倒是吸引了很多眼球,跟在唐逸身后的胡小秋也戴起了墨镜,免得遇到熟人。

    大玻璃房内,十几只特别小巧可爱的猴子树上来回飞璐大声叫好,唐逸微笑不已,笑道:“这是蜘蛛猴是吧?喜欢地话买几只送给你。”

    叶小璐就给了唐逸一个白眼,风情万种,“只能远观懂吗?一些东西吧,你离得近了,或许就不喜欢了,就好像这些猴子,每天给它们洗澡,烦也烦死了!”

    唐逸笑笑:“你说的话好像哲学家!”叶小璐就掐了他一把,“能有你哲学?”

    “北京人真他妈爱吹牛逼。”不远处几个看蜘蛛猴地小青年开始骂骂咧咧,听口音是外地人,大声骂人的青年平头,鼻子上戴金属环,看起来很凶悍,骂咧咧的还不时瞥唐逸一眼,显然是对唐逸来的。

    唐逸就笑,对叶小璐道:“红颜祸水。”这些小青年的心理他自然一清二楚,也不会和他们计较。

    叶小璐撇撇嘴,着唐逸胳膊向旁边走,小声道:“那个人挺帅地。”

    唐逸瞪了叶小璐一眼,叶璐就轻笑一声,挎紧了唐逸胳膊,心里满是甜蜜。

    猴馆外的咖室清幽寂静,叶小璐在猴馆里走的累了,就拽着唐逸进了咖啡室喝咖啡,暖风扑面,穿着红格衬衣地服务员热情的招呼唐逸和叶小璐坐。

    咖啡价格自然是高的惊人,很普的卡布基诺就要五十块一杯,而叶小璐最喜欢喝这种花式咖啡,香甜中又有浓浓地苦涩,用叶小璐的话说,“喝卡布基诺就好像在品尝爱情”。

    喝着浓香的热咖啡,唐看了眼叶小璐,她喝咖啡的样子很可爱,淡蓝花卉的水晶甲拿着小勺轻轻搅拌,动作优雅大方。

    悦耳的音乐,叶小电话响了起来,她从漂亮手袋里拿出手机,看看号,接通,话筒里是甜美地声音,“叶子,你在北京是吧,我去找你啊,看看你男朋友!”

    是叶小璐在南京电视台的好友节:策划助理刘纯纯,和叶小璐差不多年纪,也是叶小璐最谈得来地朋友,而叶小璐因为经常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加之追求不断,就对外宣称自己有男朋友,在北京工作,这次休假叶小璐来了北京,刘纯纯自然以为她是牛郎织女会,就想见识下到底是什么人把这位大美女迷得死心塌地的,甚至女伴相约,也从不去灯红酒绿地场所消遣。

    叶小璐听到纯纯的电话,就轻笑道:“你呀,就别来做电灯泡了,我们好不容易见一面。”

    “叶子,你太不够朋友了吧?”刘纯纯声音大了起来,唐逸隐隐听到,就对叶小璐作个手势,叶小璐却还是对话筒里讲:“下次吧,下次带你看……啊……”电话已经被唐逸抢了过去。

    “妙山公园呢,你在哪?”唐逸微笑对电话里讲。

    叶小璐低笑道:“喂,将来你传出去风流韵事可别赖我!”

    唐逸捂住话筒低笑道:“传出去更好,看谁还敢打你地主意!”

    叶小璐桌下的细高跟就轻轻踢了唐逸一下,心里却甜滋滋的。

    “妙山公园,啊,我就在公园大门这儿呢,你们在哪,哈,你是叶子的男朋友吧?”话筒里女声很悦耳。

    唐逸说了地点,将电话还给叶小璐,笑道:“去外面接一下吧,她就这附近。”

    叶小璐就抿笑:“大少,我怎么觉得你事儿越来越多,什么都管!”说着赶紧起身噔噔噔走了,就怕唐逸吹胡子瞪眼睛。

    叶小璐讽刺自己是事儿妈,倒令唐逸想起了一件事,转头对另一桌胡小秋道:“来,问你点事。

    ”

    胡小秋就坐了过来,目光闪闪烁烁的,不敢和唐逸对望。

    唐逸心里暗笑,板着脸问:“还没问你呢,嫂子回家了吧?”

    胡点点,眼神好像更加闪躲起来。

    唐逸就笑:“这几天怎么没跟我取经?是不是关系有进展了?”

    胡小秋不说话,唐逸就慢慢皱起了眉头,“你不是?”

    “不是不是!”胡小秋慌了,连连摆手,“唐哥,我……唉,我跟您说实话吧我,我就亲了她一下,挨,挨了一耳光。”胡小秋又低下了头。有些羞愧,有些甜蜜,又有些惶恐,实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怎么面对嫂子。

    唐逸就有些挠头,随即拍拍胡小秋肩膀,说:“还是那句话,自己看着办。”

    胡小秋点点头,虽然唐哥从来不给什么意见,不过有个人倾诉,心里舒服多了,而且好像和唐哥聊过天,就有了主心骨,坐回到自己那桌,开始琢磨是不是给嫂子打个电话。

    唐逸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就从包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很快,那边就接通了,“书记?”话筒里是低沉有力的声音。

    唐逸笑道:“有望,忙着呢吧?”

    “没,和爱人看电视呢!”孙有望愉快的笑起来。

    唐逸就点点头,孙有望和爱人感情很深,可以说是相濡以沫,这点也是唐逸欣赏他的原因之一。

    “有望啊,想不想欣赏江南风光?”唐逸微笑着问。

    孙有望微微一怔,江南正在反腐打黑他是知道的,也隐隐猜出是唐系在换血,而这时候唐书记在电话里的这句话是什么意味不言而喻。

    “书记,我怕不行吧?”孙有望犹豫了一下,毕竟他对江南局势没有什么了解。

    唐逸笑道:“你不行?你不行可就是行喽!”

    孙有望就知道唐逸拿定了主意,略一沉吟,说道:“那好吧。”

    唐逸愉快的笑了,“你呀,就琢磨怎么唱一出好戏,别的不用多想。

    ……………………………………………………………………………………………………………………

    谢谢大家踊跃的支持了,多余的话不说了,那句话,认真写好下面的故事,希望现在支持《官道》的朋友能在最后说一句,参军,你小子还行!

    那,我就心满意足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泡&书&吧中文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