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江南-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八章 江南

第二十八章 江南2017-11-8 23:49:31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二十八章江南

    南省委办公楼六楼的小会议室庄严肃穆。南墙上悬国旗和党旗。江南省委书记郭文天主持书记碰头会。讨论美达广告公司的一系列问题。

    参加会议的有江南省省长曾如。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林鸣。省委副书记南州市市委书记宋昌国。省委副书记陈明涛。省委纪检委书记刘森等大员。

    美达公司已经被查。但根据检察机关掌握的材料。深究下去可能牵涉甚广。这次办公会讨论的议题大家心照不宣。就是应该将美达公司一案控制在什么范围内。

    如省长下一届肯定是退居二线了。但精神矍铄。满头的银发却使他整个人充满了威严。然快退了。如省长却是老而弥坚。很多工作都事必躬亲。作风极硬朗。

    但今天的会议如省长一反常态。是一口一口的吸烟。动作很慢。的心事重重。

    现在发言的是副省长林鸣。他带着副黑框眼镜。很有学者气派。而林鸣本身就是教师出身。自中学教师到如今省部级大员。其经历可谓跌宕起伏。这个人给宋昌国的感觉就是阴柔。无论你用怎么样的力气来压制他。但他就好像永远不变形的弹簧。总会慢慢回到原点。甚或反弹的更高。

    林鸣的声音很有特色。绵绵软软的江南口音令人印象极为深刻。和他见过面的干部就没有不记的他的声音的。现在的和以往一样慢条斯理述他的意见。“美达公的问题很严重。一到底这个原则不能丢。但是美达公司涉及的东西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反腐工作所很多问题我认要慎重考虑。不能影响安定团结的局面。”

    如省长了林鸣一眼。没有说话。

    宋昌国慢慢放下了里的茶杯。他知道。林鸣终出错了一直以来林鸣领会上级意图都是极为透彻的。在江南本干部和新调任的郭书记之间很好的维系了平衡。而涉及美达公司林鸣自然不的不考虑'老的感受。在他的判断中。郭书记肯定会低调处理美达公司。因为郭书记和江南本土干部的关系一向很微妙。里面又有江南最德高望重的卞老。如果真的一查到底。可不知道会不会牵涉到'老亲朋在这个问题上郭书记一定很慎重。不会大做文章。

    但这次他显然错误|断了势宋昌国放下茶杯。笑道:“林鸣同志的意见我还是很认同的。安定团结最重要。美达公司可以说是江南的毒。牵涉的干部很多。其中涉的问题。有些甚至很荒诞。处理这些问题要慎重。要注意党内党外影响。不能只讲阴暗面。这个案子处理办法我看可以用八个字来作为方针。“高调开刀。低调处理”。”

    纪委书记陈明涛了宋昌国。目光中闪过一丝赞许。

    林鸣嘴唇动了动但终于只是笑笑。低看起了桌上的文件。

    郭书记将烟蒂掐灭。大家就都看向了他。曾省长没怎么讲话。自然是郭书记一锤定音。

    郭书记环视大家。目光炯炯。声音却很平和。“历史遗留问题也好。**问题也好。我为解决时都要快。不能拖。干净利落。时间长了。新的问题就又成为历史遗留问题。想解决的时候就更为复杂。昌国同志说的好。高调开刀。低调处理。这八个字说的好。明涛。就按这八字方针办。”

    纪委书记陈明涛点点头。合上了面前的文件。

    “如省长还有什么补充吗?”郭书记看向了曾省长。见曾省长摇头。随即道:“散会。”

    出会议室的时候宋昌国和林鸣不知不觉就一起到了会议室门前。宋昌国放缓脚步。任林鸣先行。林鸣诧异的看了宋昌国一眼。如果是以前。宋昌国是必定快走几步走在前面的。

    回到办公室。宋昌国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省房改办主任尤建林。尤主任笑呵呵的。“宋书记。下午朝明生态小区落成典礼您来不来?齐总刚刚来了南州。”

    宋昌国笑笑。“我就不。老尤啊。招待好齐总。我们江南就是需要齐总这样的大企业家来投资啊。华逸的品牌效应可不的了。”

    尤建林笑呵呵附和了几声。挂了电话。

    宋昌国就从通讯录调出码拨了过去。但电话里是忙音。宋昌国笑了笑。这个女强人还真忙。

    江南很多干部都隐|听说了华逸集团和唐家很密切。但具体是什么关系莫说尤主任。就是宋昌国都不大楚。有人说齐总是唐老的远亲。也有人说齐总是唐家的私生女。当然。最多的传闻还是齐总是唐逸的情人。而这两年又听说齐总其实是宁家的亲戚。总之说什么的都有。而宋昌国自己猜测。还是唐逸的情人可能面更大一些。当。这些都是心里揣测。没人拿出来讲

    放下电话。宋昌国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批阅起来。心里。却在琢磨这次碰头会可能给江南政坛带来的变化。洗牌。肯定是一次小规模的洗牌。听闻牵涉到美达公司的官员有副省长级。这件案子很可能是江南十数年来牵涉范围最广波及面最大的案子。不知道这次震动以后江南政坛会呈现出什么样的局面呢?

    。

    冬日的夜幕降临的特别早。六点多钟天已经黑下来。江学校园内却是路灯璀璨。亮如白昼。

    综合楼台阶上。宝儿抱着书本走下来。漂亮的粉色冬装。甜美乖巧的公主BOBO头。宝儿一举一动都可爱无比。仿佛能甜到人的心里。

    “卓宝儿卓宝。”台阶上快步追下来一名微胖的女孩儿。她叫王丹。是宝儿来江大后认识的新朋友。和唐逸聊天时给了宝儿一拳的就是她到了大学女孩子的各种小心更加多了起来。宝儿太漂亮可爱了。在江南大学很快就了名人。加之宝儿个性十足。和同班女生格格不入初中高中时宝还能有几个跟屁虫到了大学。几乎没有一个朋友。至于王丹

    大大咧咧的女孩。对谁都一。倒不是和宝儿特。

    宝儿报考的江大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网络技术专业是江大和美国HY软件合作开设的新专业。打破了以往计算机本科毕业生全而不精的尴尬。主攻网络技术。这一届招了60名学生。分为两个班宝儿在网络二班整个网络技术专也不过十几名女生。而03级整个江大的女生质素都不敢恭维仅有的三两朵漂亮小花而都落在了计算机学院的网络技术专业。但其余几朵小花和宝儿一比。自然是黯然失色。想当初刚刚开学时。用江大男生自己的话说。“计算机学院的牲口都疯了。”。但一年多以后。那些兽血沸腾的牲口都消停了下来。卓宝儿太傲了。追求她“胆大。心细。脸皮厚”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人家根本就不理你。话都不和你说一句。徒然自讨没趣。

    王丹最羡慕的就是宝儿的傲气。梦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卓宝儿那样好似一只骄傲的小天鹅。卓然行走在男生注目的中心。

    “卓宝儿。你知不知道。男生那边又有人拿你打赌了。好像有人赌今年一定能拉你的手。”说着话王丹就咯咯笑起来。看了眼宝儿粉雕玉琢的可爱小手。心说也不怪那些牲口发疯。只要是男人都想摸摸宝儿的小手吧?

    宝儿泄气的叹口气。么都这么幼稚呢?

    “嘎”一辆银色帕特突然停在台阶下。挡住了'儿和王丹的去路。车门一开。走下来一名英俊的青年。西装革履。头发油亮。极为帅气潇洒。他手里捧着一束娇艳的红玫瑰。微笑看着卓宝儿。“今天有时间了吗?”

    英俊青年叫'伟。南州市公安局信息通信处信息网络安全监察支队的干警。去年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来江大计算机学院参加为期三个月的技术培训时见到了宝儿。马上惊为天人。开始展开追求。宝儿从来不理睬他。他丝也不气馁。每个礼拜都会买一束花来江大送给宝儿。

    见宝儿虽还是不话。但并没有从自己身边绕道走过去。而是停下了脚步。常伟心里就是一喜。觉的卓宝儿对自己的态度好像不一样了。

    常伟就微笑道:“我知。我的诚意还打动不了你。这编号15。和以前一样。我会将它们珍藏起来。作为以后我们爱的见证。”说着就将玫瑰放回了车。

    宝儿低头看了看手腕上小精致的腕表。王丹却是在她身边低笑道:“怎么样?和他去个饭?我觉的他不错。工作又好。家境又好。人也帅。对你也痴心一片。试着发展一下?”

    王丹对常伟颇有感。这位风度翩翩的年青警察可不知道比学校里的牲口们强多少倍。和他比起来。那些学生帅哥就是小屁孩。

    王丹声音刻意大了一。常伟笑容满。拉开车门。“能请两位吃个便饭。是我的荣幸。”

    王丹又低声撺掇宝儿。“吃顿饭怕什么?走啊。上车。”

    宝儿看了同伴一眼。小声道:“你喜欢他。自己去。”声音娇嫩清脆。常伟的听痒痒的。心说果她每天跟我说几句话。那可美死了。

    王丹知道宝儿脾气好像现在已经生气了。就忙闭了嘴。笑道:“人家请你呢。我凑什热闹?”

    “你喜欢吃什么菜'法国大餐?日本料理?还是喜欢家常菜?”常伟微笑走上了两步。离的宝儿近了。甜美气息扑面而来。常伟更是心神摇。难以自己。真抱住这个精致可爱的小公主亲上一亲。但终究理智尚在。摇摇头。却见宝儿已经移几步。上下打量自己。常伟又是一喜好像她还是第一次正眼看自己呢?

    “喂你叫什名字?”宝儿居高临下的问。

    常伟心却砰砰乱跳。毫没觉的追了小半年人家根本不知道自己名字是多么没面子。微笑道:“我叫常伟。市局信息处工作。”

    宝儿哦了一声就又上下打量常伟常伟开始很意。但被这小可人上下打量。不知道怎么就觉的浑身不自在起来。

    “姐姐。”宝儿突然看向常伟身后。露出可爱的笑容。清澈大眼睛弯成了月牙。

    “噔噔噔”高跟鞋常伟回头一|就见一名绝美女子风情种走来。盘的花一样娇艳的公主。两缕秀发从俏脸两侧垂下高贵大方婀娜多姿。

    接着就见宝儿跑下阶。抱住绝美女子在她脸上香了一口。绝美女子咯咯笑着搂住宝儿。窈身姿笑花枝乱颤。

    常伟这才知道小可人原来是姐呢。可不是因为自己拦下她才停下了脚步。有些沮丧之余却更是惊奇这一家的女人也太漂亮了吧?妹妹如此。姐姐不逊色性感人别有一番成熟韵味。

    绝美女人扫了常伟一。娇笑道:“宝儿?新追求者?”

    宝儿点点头。“恩。讨厌死了。”

    常伟脸阵红阵白。原来在小可人眼里自己这么不堪。心里就有些恼怒。但他追求女孩子从来没有不到手的。小可人越是讨厌自己。越是要追到她。再娶了她做老婆。看她还讨厌不讨厌自己。

    常伟很有风度绝美女人伸出手。“卓小姐。我叫常伟。”

    绝美女人对他伸出去的手看也不看。也是上下打量他。常伟讪讪缩回手但被大美女关注。心里倒有丝的意。

    绝美女子轻笑道:“想追我们宝儿。你觉的你有什么本事?”

    常委一呆。这话可不好答了。说多了好像自己浮夸。谦虚几句又怕被小可人和女看轻。正犯难。绝美女子就笑道:“钱多人帅前途好?”

    常伟愣了下。见绝女人竟然把话说的很透。索性也放开了。微笑道:“还有专一。上面三条件其实不重要。最重要是我够专一。”

    绝美女子:“要我说前三项才是基础呢。”

    常伟完全轻松下来。一看大美女就是久阅社会。学校里的孩子与之不可同日而语

    |笑道:“卓小姐。你说的对。经济事业是基础。专一条件。我觉的这些我都具备。当然。主要还要两个人投缘。但我相信只要给我机会。我肯定能令卓宝儿幸福。”

    绝美女人就笑了。“是吗?你觉的你的基础条件很好?”

    常伟笑笑。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绝美女人打量了常伟身边的帕萨几眼。就点了点头。拿出小巧的手机。和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挂了电话。绝美女人就从宝儿雪皓腕上摘下一条漂亮的水晶手链。对宝儿眨眨眼。宝儿就笑着点点头。

    绝美女人将宝的手链轻轻放在空的上。对常伟娇笑道:“这样。我测试你一下。你开车把这条手链碾碎。”

    常伟呆了一。看向了宝儿。却见宝儿看也不看自己。看来在小可人心里。姐姐的话份量很重。常伟也|隐猜出绝美女的用意。定是要自碾碎手链再买一枚一模一样的。小可人的手链虽然极为漂亮。现在看小可人姐姐的意思。链更是卡的亚真品。但想来小女孩儿佩戴。也就是几千块的款式。不过这家看来不简单啊。

    常伟咬咬。就回身钻进了帕萨特。虽然有些肉痛。不过想到自己亲-的手链会戴在小可人雪白的皓腕上。常伟心里就是一热。再不多想。打火起车。帕萨特左前轮在链上碾过。来回几次。常伟熄火下车。

    “好。好。”绝美女人咯咯起来。常伟也好像神清气爽。这几千块。花的值。

    绝美女人用一方手帕包着拿起。看了几眼点点头。“水晶没碎。不过链子变形了。不能戴了。十三。拍仔细点。”

    常伟这才注意到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站了个清秀女孩。正拿着D拍摄女孩儿身边停了一辆红色宝。

    “常伟是吧?”绝美女人笑孜孜看向了常'。晃了晃手帕里的手链。“这条手链是我去年给宝儿订做的。一万三千多美元现在我拿去修理修理费用的单我会送到府上。当然。也不排除手链报废需要你全额赔偿的可能。你放'。送去修理的过程会有全程录像卡的亚总店的师傅我还不能买通。”说着又转向清秀女孩十三。把常先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都记下来。”

    常伟呆了直到秀女孩走到他身边冷冰冰好像审问犯人般盘问他的住伟才回过神。瞪起眼睛盯着绝美女人:“你坑我?”心里已经出离愤怒。

    绝美女人咯咯一笑:“还不算太笨嘛。对呀。我是坑你。怎么啦?”

    常伟握紧拳头。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如果这个恶毒的艳妇讲的都是真话随随便便带着一万多美元的手链上学。满不在乎的这么贵重的手链当赌具那卓宝儿的家庭背景可想而知。自己一定要小心应付。

    “第一。是你叫我碾的;第二。你拿去修理。全程录像有甚么用?谁知道你会不会动手脚'”

    绝美女人又轻笑起来。“我什么时候叫你碾了?刚拍的短片里。我只看见你很明显知道车轮下有手链。还特意来回多碾了几次。你这是故意损害他人财产。至于像能不能作准。你不还钱。咱们法庭见。到时候你就知道录像能不作准了。”

    “姐姐。别理他了。无聊。”宝儿拉了拉齐洁衣袖。齐洁咯咯一笑。也是起了童心。和一无谓的人说了这许多话。不过谁打宝儿的主意。肯定是要给他们苦头吃的。这个常伟。一看就是花花公子。外表优雅。肚子里男盗女。可别被他把宝儿骗了去。不过'儿好像很晚熟。和自己聊天时能感到。小妮子还没有动春心呢。对男人不屑一顾的架势倒和小妹有异曲工之妙。

    齐洁钻进了宝马。宝儿却是回过身。来到王丹身边低声道:“你什么都没看见是吧?”

    王丹从头看到尾。开始还觉的挺有意思。但做梦也没想到最后大结局这么匪夷所思。她都傻住了。宝儿家这都什么人啊?一个宝儿就够令人大开眼界。令人琢,不透了。没想到冒出个姐姐更古怪。迷死人的笑容。毒如蛇蝎的心。人家常伟不过想追求宝儿。至于吗?

    一万多美元的-链'王丹看了宝儿一眼。就不由的打了个寒噤。见宝儿还等自己回音呢。忙怯怯的点点头。

    宝儿嘻嘻一笑。还那么可爱。回身钻进了红色跑车。但王丹知道。宝儿一家的生活想来离自己这个普通人太远太远。

    齐洁和宝儿上了车。十三却从常'那问不出什么。常伟慌了。满腹机智不翼而飞。十三问他话。他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词句。十三索性不再问他。回身钻了跑车。打火起车。至于常伟的底细。想查清楚还不容易的紧?

    “宝儿。回头姐姐给你买个亮的。”见宝儿看着手链的眼神有些惋惜。齐洁笑孜孜的说。

    宝儿摇摇小脑袋。不吱声。

    齐洁就笑了。“我道了。是咱们宝儿戴了一段间。和它有感情了是吧?我们宝儿可真是个小可人。姐姐错了。以后不乱出馊主意。”齐洁笑着搂紧了宝儿。

    宝儿点点头。意的靠在齐洁香|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齐洁略一思索。拿手机拨通了弟弟的号码。看来的给宝儿配个保镖了。一来宝来漂亮。不要被人起什么歹心;二来今天之后。宝儿戴了十几万的手链怕是会传开。虽然太过夸张。估计没多少人会相信。但只怕万一。至于常伟那儿倒是用太担心。他是个聪明人。不会做傻事。而且等查清他的底细。自然会要人给他警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