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洗牌-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七章 洗牌

第二十七章 洗牌2017-11-8 23:49:30Ctrl+D 收藏本站

    姆端上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胡司令员指着刚刚上桌的鱼”笑道,“这是小荷的拿手菜,来,唐逸啊,你来品一品,我说比北京饭店大厨手艺要好。**中文网*最新小说章节*uCm”

    唐逸微笑夹了一筷,鱼肉鲜嫩无比,入口即化,唐逸由衷的赞道:“恩,名厨也不过如此!”

    胡司令和胡夫人就都笑起来,两个儿子和老闺女都不在身边,只有关荷陪着老两口,老两口可是觉得关荷比亲姑娘还亲呢。

    胡夫人是很朴素的一名妇人,农家出身的她也没什么心机,坐在胡小秋身边帮他夹菜盛汤的很是亲昵,看得出,她对儿子极为溺爱。

    胡司令员有些看不过眼,微笑道:“老伴,小秋的领导在,你这样把他当孩子,人家领导可是会扣分的!”

    胡夫人笑道:“以为唐主任像你啊?老古板。”却是想起一事,扭头问唐逸,“唐主任,你认识小荷是吧,你结识的人多,和你年龄差不多的,有没有条件合适的?唉,我现在呀,小秋倒不操心,就是小荷,年纪渐渐大了,我不能耽误人家一辈子不是?以前介绍给她的吧,她都看不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怕我这老太婆伤心,唉……”叹口气抬起头,“唐主任,你能不能帮帮忙?”

    胡小秋就有些紧张的看向唐逸,唐逸笑道:“阿姨,缘分这种事急不得,不过您放心,我会帮您留意。”

    胡司令员无奈的对唐逸道:“别听她的,这老太婆见人就想人家作媒人,也不想想你多忙,哪有时间理这些事儿?”

    见老妈还要说话,胡小秋忙插嘴道:“菜够了吧?我去叫嫂子吃饭。”站起来走出了餐厅。

    关荷进来后,胡夫人就不再提给她物色男朋友的茬儿,笑眯眯低声和关荷说话,关荷不时轻笑,两人看起来真的比亲母女还亲。

    胡司令员则举起了酒杯,对唐逸道:“唐逸,老头子我敬你一杯,这个混小子最近没惹事,我得好好谢谢你!”

    唐逸微笑道:“是小秋长大了,胡叔,不要用老眼光看问题,小秋很能帮我呢。”

    胡司令员哈哈大笑,心情极为顺畅。

    大家说说笑笑,席间唐逸接了个电话,胡司令员见吃的差不多了,就笑道:“你去忙你的,不要耽误正事。”

    唐逸笑笑:“没什么,不急。”电话是军打来地,约唐逸晚上吃饭,唐逸婉拒,说晚上约了人,军就笑呵呵说吃过饭也可以去他的别墅喝杯红酒,唐逸也就不好再推辞,毕竟田野汇报过,高速路上打人的“建国”已经被拘起来了,听说会追究刑事责任,军没怎么动手脚,现在盛情相邀,唐逸也不太好扫他的颜面,毕竟军和唐系江南派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胡司令员听唐逸不急,就笑着要保姆上茶。

    大家品茶聊天,唐逸却是注意着胡小秋和关荷的动静,今天周六,唐逸没有急着回北京,除了抽时间拜会鲁东的政要外,其实也是给胡小秋和关荷时间,桌上的两人从来不交谈,甚至都不向对方看上一眼,越是这般,落在唐逸这个有心人的眼里,越是觉得有趣。

    “小秋啊!叫警卫员要车,你去送唐主任。”眼见时间差不多了,胡司令转头吩咐胡小秋。

    田野和小武直接回了北京,唐逸是和胡小秋两个人来的鲁城。

    几分钟时间,警卫员就进来报告,车子已经到了,唐逸起身告辞,笑道:“胡叔,明晚我就直接回北京了,等过年再来看你和阿姨。”

    胡司令员笑道:“看不看都没关系,一家人!”说着话站起身亲自送唐逸出别墅。

    小院里停着一辆黑色军牌奥迪,唐逸又和胡司令胡夫人说了几句话,这才钻进了奥迪。

    胡小秋开了车窗,和父母点点头,打火起车。

    奥迪缓缓驶出别墅地小院,胡小秋却是藏不住话的性格,小车刚刚出院子,胡小秋就回头问:“唐哥,我刚刚一激动,约了嫂子晚上在咖啡室见面,唉,急死我了!”

    唐逸笑道:“急什么?嫂子不答应?”

    “就是答应了我才急,唐哥,你说我见面说什么呀?”胡小秋愁眉苦脸的。

    唐逸忍俊不禁,有时候觉得胡小秋实在有趣,“你说什么我不管,不过小秋,晚上我要去见军,那人可是有点野,你不在,我遇到危险怎么办?”

    胡小秋“啊”了一声,说:“那我不去见她了!”

    唐逸笑笑,就点起颗烟,却见前面胡小秋垂头丧气,甚是沮丧。

    ……

    奥迪缓缓停在鲁东宾馆附近的露天停车场,鲁东宾馆前身是世纪初德国人建造的旅店,几次重建翻新,还是保留了西方风格,楼顶是半圆形塔尖,充满了历史沧桑感。

    唐逸和胡小秋迈步走上宾馆台阶,边走唐逸边对胡小秋道:“睡个午觉,下午去见张省长。”

    正说话,却见金碧辉煌的玻璃转门前,穿着红黑相间制服戴着红礼帽的迎宾员一把推开了伸手要客人买花的一名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儿,小女孩一个踉跄,眼见就要摔下台阶,旁边一个苗条地身影却是极快的迎了上去,“啊”几声娇呼,小女孩儿被人搂在怀里,脸色都白了,而接住小姑娘地是一名打扮时尚的女郎,披肩长,淡紫色风衣,极为靓丽洒脱,娇呼声是小姑娘和亮丽女郎一起出的,刚刚情急下女郎去接小女孩儿,细高跟却是在石阶上绊了一下,齐根而断。

    迎宾员也是吓得脸色苍白,小女孩儿如果摔下去,可不知道会不会摔坏,呆了一下,忙跑过来问女郎:“小姐,你没事吧?”

    女郎笑道:“没事。”将怀里的小姑娘扶稳,将她怀里的花全接过来,说:“姐姐都要了。”说着从斜挎的漂亮手袋里拿出几张老头票递给了小姑娘。

    这时唐逸和胡小秋也上了台阶,却见女郎生的也很漂亮,瓜子脸,淡淡的柳叶眉,五官精致,凤目妩媚,配上她高佻的性感身材,雪白地肌肤,亭亭玉立,风情万种。

    在小姑娘千恩万谢中漂亮女郎轻蹙秀眉,蹲下身看自己的高跟鞋,眼见已经“寿终正寝”,叹口气,站起身走了两步,深一脚浅一脚的,只好又蹲下身,将两只高跟鞋脱下拎在手中,黑丝袜包裹的玲珑小脚踩在深红地毯上,好像小精灵般进了宾馆大堂。

    唐逸看得莞尔,胡小秋也笑道:“她倒想得开。”

    唐逸和胡小秋上楼的时候却是和女郎搭乘了同一部电梯,而唐逸和胡小秋刚刚进入电梯,好像是一个旅游团的游客也跟着蜂拥而至,电梯里马上塞得满满的。

    “啊

    轻呼,却是唐逸被挤得一趔趄,不小心踩到了漂亮小脚,女郎痛叫一声,回头瞪着唐逸,唐逸忙尴尬的道歉。

    六楼的灯亮,电梯门打开,女郎挤出电梯,唐逸摇摇头,也跟了出来,他和胡小秋住在六楼地标准间。

    “啊”女郎刚刚出电梯又叫了一声,蹲下身,显然是丝袜玉足被什么东西划到了,好像丝袜勾了个大洞,唐逸就叹口气,想了想,就从衣兜翻出一方手帕递给女郎,说:“包一下吧。”对这个善良的女孩儿,唐逸还是有些欣赏地。

    女郎抬头看了唐逸一眼,就接过手帕,在小脚上系了个漂亮的花结,站起身,跟在唐逸身边向走廊里走,嘴上问:“你住几号房,我洗干净给你送过去。”

    “不用了!”说着话唐逸才现女郎和自己走地是同一方向,就笑道:“609.”

    漂亮女郎微微一笑,“那真是有缘,我住610,邻居。”说着话伸出手,“紫晴!”

    唐逸笑了笑,伸手和她柔软滑嫩的小手握了握,“唐逸。”

    “紫晴!你和我分手就是为了这个男人?!”一声暴喝,610间门前地走廊里,一名怒气冲冲的英俊青年大步走过来,紫晴脸色就是一白,快步迎过去,说:“不是的,我和他刚刚认识!”

    “刚认识,刚认识就动手动脚打情骂俏?我知道了,你要出名了,嫌我穷了是吧”

    “你不可理喻!”紫晴气得脸色雪白。

    唐逸皱皱眉,自不会理他们,胡小秋开了门,唐逸径自进屋,回头对胡小秋道:“我睡一个小时,你到时间叫我!”

    胡小秋微微点头,顺手帮唐逸带上了门。

    ……

    唐逸睡得朦朦胧胧间,听得有人敲门,敲门声还越来越大,慢慢睁开眼睛,确实是有人在敲自己房间地门。

    下床穿鞋,来到门廊从猫眼向外望,亭亭玉立的性感女郎,正是紫晴,唐逸就打开了门,对面胡小秋开门看了下走廊左右,又关上了门。

    “不好意思,打扰你午休了!”紫晴进了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又将手里的手帕递过来,“给,洗干净了!”

    紫晴已经换上了一双紫色细高跟,更显得性感动人。

    “没事!”唐逸接过手帕,“喝杯茶吧。”来到窗边圆桌旁给杯子里倒了热水,是一次性茶包。

    紫晴犹豫了一下,就走过去在圆桌旁坐下,叹口气道:“刚刚真不好意思。”

    唐逸笑了笑,“没什么。”见紫晴坐姿优雅动人,就笑道:“一看你就受过训练?搞艺术的吧?”

    紫晴摇摇头,端着茶杯呆呆出神。

    唐逸看了她一眼,就不再说话。

    就这样静静过了几分钟,紫晴突然问:“你相不相信我是喜新厌旧的人,是因为快出名了就抛弃以前的男朋友?”

    唐逸笑道:“我不知道。”

    紫晴微微一呆,随即笑了,笑容有些酸楚,仿佛隐藏着无数心事,“你倒也老实。”

    紫晴又了会儿呆,说:“其实,是因为我觉得不和他分手就对不起他。”看着唐逸,“你是不是觉得这个理由很好笑?”

    唐逸摇摇头,没有说话。

    紫晴看着茶杯里碧绿的茶包,低声道:“今晚,我就要被迫去作一件我很不喜欢的事,我知道,做了这件事,我一辈子就完了,但我没办法,是真的没办法……”

    唐逸淡淡道:“既然违心,又何必去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没办法的事。”

    紫晴抬头看着唐逸,凄然一笑,“你不懂,那是因为你没有接触过一些人,等你遇到他们,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么微不足道。”

    唐逸皱眉道:“你地意思是有人逼你?”

    紫晴又低下了头,放下茶杯,慢慢站起来,说:“我走了!”

    唐逸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把事情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

    紫晴脸上露出苦涩的笑,“你帮不上地,能听我说说心事,你已经很帮我了,这些话,我真的不知道能和谁说,唐,唐逸是吧!谢谢你!”转身慢慢走了出去,或许,能在走入深渊前和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倾诉一下,而这个人可以静静聆听,这已经是一种幸运。

    唐逸看着女孩儿黯然的背影,心里突然觉得堵得慌,呆了半晌,直到胡小秋来敲门才回过神。

    ……

    下午,唐逸来到了鲁东省委常委院,拜访了以前和自己接触比较多的几位重量级常委,而和张省长的会晤自然是时间最长的。

    张省长住6号别墅,会客室别具匠心,褐色沙既软又低,使双腿可以自由伸展,求得高度舒适,消除久坐后的疲劳感,当然,能进这间会客室地自然不会是张省长的属下。

    张省长笑起来地时候眉毛会微微上扬,看起来很和善,但唐逸深知他的性格,在江南就以铁腕着称,不然何以来鲁东抗衡徐书记这位北方派系中地佼佼?

    当然,张省长来鲁东,也有二叔包衡等唐系高层整合唐系江南派的意图,在梁副总理进入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后,原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郭文天调任江南省省委书记,并在去年地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增补为政治局委员。

    郭文天和包衡私交甚好,两人合作亲密无间,有“焦不离孟”之称,郭文天下江南,除了面对北方派系对中组部的诉求让出常务副部长一位以缓解压力外,也有给江南注入新鲜血液,重新平衡江南局势的考虑。

    江南是唐系根本之地,而二叔如果竞争下财政部长,是肯定会外放江南的,但阴差阳错,二叔去了岭南,没能去接触整合江南一系,而随着梁副总理进入九巨头行列,随之带来的副作用就是江南一系地某些干部可能会有新的想法。

    郭书记下江南,就是为了将江南“派中派”地苗头扼杀在摇篮状态,这项人事变动是梁昱提议的,显然他对江南局势也有些忧虑。

    而张省长,虽然比江南省委副书记南州市委书记宋昌国要年长许多,但宋昌国蒸蒸日上,是张省长竞争江南省省长的有力对手,其实二叔是想压一压宋昌国的,认为他锋芒太露,其实唐逸明白二叔心底的想法,二叔担心派系内出现一个能和自己抗衡的强力对手,但唐逸倒是觉得大可不必担心,毕竟宋昌国江南色彩浓重,这类干部一般来讲只是一隅一地守城之臣。

    郭书记坐镇江南,也使得二叔疑虑渐去,而张省长入鲁,新接任的常务副省长则和宋昌国年岁相当,自然成为宋昌国省长之路的强力竞争,现

    昌国据说很艰难。

    宋昌国地遭遇也令唐逸感慨万千,很早就被梁书记视为接班人,但锋芒太露,接班之路竟是荆棘密布,于方舟张长生以及现在的江南省常务副省长林鸣,好似能与他抗衡的政治对手层出不穷,看似时运问题,实际上根本原因还是高层对他的不信任。

    由宋昌国唐逸也想到了自己,其实自己也算锋芒毕露了,当然,自己的风头太盛主要还是年龄问题,一路走来,一直是共和国各级机构最年轻的官员,不同的是,自己有着很多别人无法企及的优势,这也是少年早的自己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两世阅历使得自己对知识地吸收,对一些事物地判断有着惊人地顿悟,海外巨大的财富支柱更使得自己处理一些事得心应手,少了很多顾虑,至于所谓地先知先觉反而成了旁枝末节。

    但宋昌国的遭遇也在提醒唐逸,“谦受益,满招损”,这六个字看似简单,但时刻谨记,则一生都会受益良多。

    和张省长地谈话是轻松而惬意的,走近这位铁腕人物,就会现他很温和,话语不多,但言必有中,和唐逸有着惊人的相似。

    “很多人认为鲁东应该大范围推广集体化农庄,我认为还不适合嘛!”张省长微笑着说,他几次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压制集体化农庄改革的声音,可能觉得有必要向唐逸解释解释。

    唐逸笑笑:“任何改革都是因地制宜,不能搞一刀切,就好像农村医疗保障,同样要根据地域,根据本地农村经济展程度来定调子,要从实际出。”唐逸顿了下笑道:“至于集体化农庄,还是在乡镇范围内的试验阶段,辽东几个试点县都出现了这样那样地问题,唉,焦头烂额啊!”

    张省长微笑道:“问题要一个个解决,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你是个不怕麻烦的人,焦头烂额浑不怕,一片丹心为乡民。”

    唐逸忍不住笑起来,“我当你在表扬我呢!”

    两人都笑,关系仿佛也拉近了很多。

    在张省长家吃过晚饭,饭桌上胡小秋就有些神思不属,等上了车,唐逸就笑:“我看着时间呢,误不了你。”

    胡小秋脸难得的一红,随即问道:“唐哥,你说我见面该说什么?”中午出来前,唐逸正色告诉胡小秋晚上和关荷的约会他必须去,至于自己和军的会面,很安全,不用胡小秋在场。

    唐逸摆摆手,“别问我,我不知道。”谈情说爱,唐逸还真的不太懂。

    胡小秋唉声叹气的,奥迪慢慢驶离常委院。

    “小秋啊,回宾馆看一看。”唐逸突然的拍了拍胡小秋肩膀。

    胡小秋微微一怔,但自然不会多问什么,一打方向盘,黑色小车轻灵的跳进了前往市区地车流中。

    从常委院到鲁东宾馆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宾馆前,唐逸要胡小秋在车上等,自己快步进了大堂,坐电梯来到六楼,唐逸自然是想起了紫晴,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帮帮她,但610里黑漆漆的,唐逸在外面敲了好一会儿门,终于颓然地放弃,下楼的时候心情有些低落,虽然唐逸觉得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但隐隐还是觉得有些愧疚。

    坐进奥迪的时候胡小秋看出唐逸情绪不高,关切的问道:“唐哥,怎么了?”

    唐逸摆摆手,“去名人居18号。”

    胡小秋便不再问,打火起车。

    ……

    名人居在鲁城近郊,苍松翠柏中,隐隐可见富丽堂皇的别墅群之一角,而到了夜晚,灯柱璀璨,光线交相辉映,好像是一幅奢华的水彩画。远远看上去,别墅群好像漂浮在半空中,就好像海市蜃楼,如梦如幻。

    军早就在金属自动门前候着呢,墙墩上明亮的光球洒下淡淡的乳白,金属自动门灿灿生辉,给人一种现代化地明快感。

    奥迪刚刚停稳,军就微笑着大步迎上来,见唐逸下车更笑道:“看车牌就知道是唐主任。”

    唐逸对胡小秋挥挥手,胡小秋慢慢驾车驶离,唐逸这才和走近来的军握了握手,笑着道:“叨扰了!”

    军爽朗的笑道:“是我打扰您才对,您就别跟我客气了!”顿了下又道:“早知道您调军车,我就在楼下等,少走两步冤枉路。”表现的却是极为亲切。

    唐逸笑笑:“挂什么车牌也要照规矩来。”

    军道:“那是那是!”说着话热情的给唐逸领路。

    18号别墅富丽堂皇,整个别墅呈乳白色,在夜灯下更显华贵。

    进了别墅唐逸见没闲杂人,微微点头,本来还有些担心以军浮华的性子,会叫来一大帮朋友呢。

    “唐主任,坐坐!”军亲热的招呼唐逸坐在沙上,拿起茶几上的红酒姿势优雅的在唐逸面前的水晶高脚杯里倒酒,嘴上笑道:“透过气了!”

    唐逸微微点头,拿起高脚杯晃了晃,色泽醇和,在夜灯下好似红宝石,淡淡地酒香,闻之忘俗。

    “怎么样,味道还行吧?”见唐逸品了一小口,军笑呵呵问。

    唐逸恩了一声,“不错。”

    军笑道:“能入唐主任法眼就好,这是年的摩当,前几年我用十三万美元拍来地。”

    唐逸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又浅浅抿了一口。

    见唐逸脸色平和,甚至兴致勃勃的又开始品尝,军心里就是一松,如果唐逸稍有不满或是抗拒,军就会改变计划。

    “唐主任,楼上有一瓶更好地酒,要不要试试?”军笑呵呵的问。

    唐逸微微一怔,还有更好地?难道是传说中十八十九世纪的拉菲?唐逸倒是真想见识一下,点点头,笑道:“总的酒想来都是珍品。”

    军哈哈大笑,起身领唐逸上楼。

    二楼一间卧房前,军开了门,当先而入,唐逸进来就是一怔,这是一间奢华的卧室,粉红色席梦思大床,夜灯幽幽,极为绮旎。

    似乎听到了脚步声,卧房的**洗漱间的门慢慢打开,一位身材高佻地长女孩儿从里面走出来,女孩儿性感的只裹了件浴巾,诱人曲线毕露,那高耸雪白的中间,被浴巾挤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浴巾下一双修长光洁的引人无限遐想。

    “啊!”女孩儿抬起头,看到唐逸不由自主惊呼起来,性感的漂亮女孩儿正是紫晴。

    “美人如酒!”军笑着拍拍唐逸的肩膀,又在唐逸耳边低声道:“保证是第一次,不会知道你的身份,好好享受!”说完笑着离去,咔哒,从外面锁上了门。

    “是你?”紫晴脸上泛起一丝苦涩,随

    去,慢慢去解身上的浴巾。

    唐逸这才从惊讶中回神,干咳一声:“等一等!”

    紫晴动作停下,不解地看向唐逸,突然轻轻一笑:“熟人,不是更刺激吗?”

    唐逸皱起眉头,转身拉门,这才现从里面却是拉不开。身后香风袭袭,一具性感丰满的已经贴在了唐逸背上,湿热地气息扑在耳边:“不要走。”唐逸侧头,那双媚媚的凤眼就在眼前,媚眼如丝,勾魂摄魄。

    唐逸皱起眉头,一把推开她,冷声道:“是我看错人了!”

    紫晴跌坐在地毯上,眼圈渐渐红了,瞪起眼睛看着唐逸:“你能来这里,又是什么好人了?还不是总的狐朋狗友,是你父亲他用的上吧?你父亲是什么职位?局长?厅长?”

    唐逸冷冷看着她,并不说话。

    紫晴眼泪缓缓落下,“我,我能怎么办?你叫我怎么办?总说,你不满意的话就打死我,还,还拿我的家人威胁我,他,他不是说笑的,我亲眼见过他,他把一个不听话的模特从楼梯上推下去,摔的,摔地半身不遂……呜呜呜”紫晴终于忍不住,抱头哭了起来。

    唐逸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你说你亲眼见到?”

    紫晴抹着眼泪,用力的点头,“他,他在江南势力可大了,你,你想象不到的大,我,我真后悔进他的模特公司!”

    唐逸慢慢走过去,坐在了沙上,拿出烟,点了一颗。

    紫晴抽噎了好一会儿,慢慢抬起头,见唐逸拿出电话,就惊惶的问:“你,你干什么?”

    唐逸道:“我叫他来开门!”话音未落,紫晴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飞快爬起一把就拽过了他的电话,小声道:“别,别惹他,我听说,不顺他意的官员,就是局长厅长都没有好果子吃!”

    唐逸就笑了:“他有这么厉害?”

    “是真的!”紫晴将唐逸地手机放在背后,看了唐逸一眼,讪讪道:“你,你是好人。”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

    “这,这样吧,等,等一个小时,咱俩就出去,你,你就说,就说……”紫晴红着脸低下了头。

    唐逸点点头,“行了,把电话给我,我不打给他。”

    紫晴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将手机递给了唐逸。

    唐逸接过电话,看了紫晴一眼,也不避忌他,拨了江南省郭文天书记的电话,没响两声,电话就通了。

    “郭书记,是我,唐逸。”唐逸微笑自报家门。

    那边随即响起洪亮地笑声,“唐逸?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吧?”

    唐逸笑道:“恩,有点事,军你知道吧?他来鲁城了,我现在在他的别墅,你说怎么着?他把我锁屋里,在我身边,是一位披着浴巾地漂亮模特!”

    “啊?”郭书记那么老辣的人,都有些头晕。

    想想也是,这个军实在太胆大妄为了,到了唐逸这个级别,或许会贪恋女色,但问题是能够得上送女人地那得多亲密地关系?

    唐逸知道,军是真的被江南干部惯坏了,而且看样子在江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很是建立了一个圈子。

    “唐逸啊,放心吧,美达的问题不是很复杂。”郭书记随即就淡然的笑了,他很清楚唐逸这个电话的含义。借美达公司在江南重新洗牌,或许也是郭书记所盼望的。

    唐逸心里就赞了一声,动美达公司,处理的不好可能就会在江南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毕竟不知道会牵涉到什么人,但郭书记只是淡淡的一句“不是很复杂”,举重若轻,不怪包部长经常赞他有大气魄大胆识。

    挂了郭书记的电话,唐逸第二个拨给了老,电话是老的特护接地,特护声音很低:“唐逸?改委的唐主任?哦,那您稍等。”

    好一会儿,话筒里传来有些含混的声音,“小逸?”唐逸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老现在身子特别不好,但这件事,必须提前知会他。

    “是我,您,您还好吧?”唐逸心里酸酸的,听说自己刚刚冒尖之时,江南有干部在老面前说了自己几句闲话,被老不留情面的骂了出去,那可是省部级大员,老对自己这个唐家嫡孙的爱护可想而知。

    “好,挺好的,小逸,你有事吧?”老声音很含糊,但唐逸能听得明白。

    这一刻唐逸就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低声道:“是,是为了军……”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

    话筒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老的声音更加低沉,“他呀,他,……,小逸,留他一条命,他们家里都不容易……”

    唐逸想说什么,终于还是点点头,“放心吧爷爷,我知道怎么做。”

    “好,好……”老的声音很疲倦,慢慢挂了电话。

    唐逸又拨通了梁昱和二叔地电话,简单讲了讲情况,当然,是不会讲自己和模特独处一室了,只是讲了讲美达可能牵涉的问题,美达地圈子是这两年梁昱离开江南后慢慢展的,梁昱听到军胆大妄为就叹口气:“老伤心了吧?”

    唐逸恩了一声。

    “和文天通个气,一定要认真处理,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梁昱话说的很透。

    而和二叔通电话的时候,二叔倒是更看重政治博弈,微笑道:“你准备洗洗江南的牌?”

    挂了二叔的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从通讯录中翻出宋昌国的私人电话,拨通,不一会电话就被接通,“唐逸?”声音里有些惊喜,显然想不到唐逸会找他。

    唐逸笑道:“昌国啊,最近还好吧?”

    宋昌国说道:“你这个电话打过来,我就好。”

    唐逸自然听得懂他的话中话,笑着道:“多磨砺磨砺是好事。”宋昌国比唐逸起步要早,但现在处境艰难,不知不觉几句话中,唐逸好像已经站在了他的前面成了引路人。

    “恩,金玉良言。”宋昌国呵呵笑起来。

    “昌国啊,美达广告出了些问题,郭书记那儿……”唐逸点到即止,而以宋昌国地地位前途,自不会和美达广告沾上什么关系。

    宋昌国就笑起来,“谢谢,我知道了。”

    唐逸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胡小秋的,“马上来名人居18号楼接我!”大概胡小秋还没见到他嫂子,但现在也顾不得他的感情问题了。

    唐逸一个个电话打出,看得紫晴眼花缭乱的,唐逸讲话虽然没避忌她,但她也听不大懂,只是郭书记?梁总理?又涉及了江南……

    紫晴倒是知道,江南省委书记姓郭,而国务院是有一个梁副总理,也是以前江南的

    记,虽然觉得不大可能,紫晴还是小声问道:“唐电话里的郭书记是江南的省委书记吗?”

    唐逸也不瞒她,点了点头。

    紫晴惊呼一声,她刚刚可是听得分明,唐逸和郭书记通电话的时候语气平和,不是上下级地语气,甚至都不是晚辈同长辈的语气,而是好像老朋友一般,显得极为随意。

    “那,那梁总理?”紫晴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却见唐逸又点了点头,紫晴再说不出话。

    “唐,唐先生,您,您一会能不能也带我一起走?”紫晴呆了好半天回过神,那声“唐逸”却是再叫不出口。

    唐逸就笑了,“这才几秒钟?我就升格为先生了?”

    紫晴也觉得自己实在势利,忍不住扑哧一笑,拘束尽去,说:“那,那你一会儿带我走行不?”

    唐逸点点头,这才注意到紫晴还是披着单薄的浴巾,刚刚被自己推倒时拖鞋也掉了,光着双脚踩在地毯上,一只玲珑可爱地雪白小脚上,有一处淤青,唐逸忍不住问道:“我踩的吧?”

    现唐逸盯着自己娇艳地小脚,紫晴脸一红,小脚局促的向后缩了缩。

    唐逸就笑,摆摆手,“得了,去换衣服吧!”

    紫晴答应一声,拿起衣架上地衣裤飞快跑进了洗漱间,几分钟后,紫晴再出来的时候又变成了那个靓丽地女孩儿,曲线诱人的黑色高领衫,浅蓝色牛仔裤裹得修长双腿紧紧的,和所有模特一样,整个人显得极为高佻性感。

    她跑到门廊边又小心翼翼的穿好细高跟,拿起门廊衣架上的淡紫风衣穿好,长长吐出口气,真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唐,唐逸,你认识那么多人,能不能帮我和总说说,我,我想和他解除合同。”紫晴低着头,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是萍水相逢。

    唐逸意味深长的一笑,“帮你说说?行。

    ”

    “啊,谢谢你!”紫晴兴奋极了,甚至想抱住唐逸亲上几口。

    唐逸拿着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紫晴满心的兴奋,但又有些不安,不知道唐逸会不会真地帮自己,慢慢坐在床上,偷偷打量唐逸,猜测他到底是什么人。

    “哒哒”,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接着门被轻轻敲响,紫晴吓得站起来,缩到了唐逸身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唐逸成了可以依靠地参天大树。

    “进!”随着唐逸的话音,门被推开,胡小秋看到唐逸稳坐在沙上这才松口气,但还是问道:“唐哥?你没事吧?”

    唐逸摆了摆手。

    跟在胡小秋身边的军嘿嘿笑道:“说了没事,你非要来打扰,咦?”看着穿戴整齐的唐逸和紫晴,军奇道:“这么快?”

    胡小秋就开始在床头,天花板四处摸索,军笑道:“放心吧,没摄像头。”胡小秋也不理他,细细搜索了一遍,回头对唐逸点点头,唐逸就站起身向外走,军这才注意到唐逸脸色不对,心里一沉,跟在唐逸身后下楼,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下到客厅,唐逸停下脚步,看了看茶几上的红酒,说道:“这瓶酒?十三万美元是吧?”

    胡小秋马上快步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唐逸的手包。

    唐逸接过手包,拿出支票簿,开了张五万的支票,微笑递给军,“一杯酒,应该够了!”

    军忙笑道:“快别,我哪能要您的钱。”唐逸将支票就轻轻放在茶几上,转身出屋,紫晴心怦怦乱跳,跟在唐逸身边,半步也不敢离开,但现在军又哪会注意到她?

    几人出了门,胡小秋忽然道:“唐哥,我和他聊几句!”说着就拽着军进了客厅,唐逸脚步不停,紫晴却是好奇地偷偷回头望去,却见胡小秋忽然重重一拳击在军小腹,军捂着肚子慢慢瘫倒,紫晴吓了一大跳,在她们眼里,军可是天一样的存在。

    接着就见胡小秋快步走到茶几旁拿起那瓶天价红酒,回过身慢慢走到军身前,微笑道:“十三万的红酒是吧?”猛地挥起酒瓶,“嘭”一声砸在军头上,酒瓶碎裂,军脸上头上溅满红色液体,也不知道是红酒还是鲜血。

    紫晴呀一声尖叫,不敢再看,小跑追上唐逸,却听身后砰一声,想也知道是唐逸凶悍的保镖又给了军一下,更有冷冰冰的声音,“死狗!不知道天高地厚!”

    紫晴跟在唐逸身后钻进奥迪,担心的问:“没,没事吧?”

    唐逸只作听不到,不一会儿,胡小秋跑了出来,拉开车门上了驾驶位,打火开车。

    “你打了他,没,没事吧?”紫晴颤声问胡小秋。

    胡小秋嘿嘿一笑:“怕什么?过几天他就吃牢饭去了,再说,我打他了吗?”

    紫晴怔住,好一会儿又小声问唐逸,“我,我和他的合同?”

    唐逸已经低头从包里拿出卡片,不知道在写什么。

    胡小秋转头好奇的问:“什么合同?”

    “我,我是他公司的模特,和他签了三年的合同,现在,现在!”紫晴欲哭无泪,看架势军应该是惹不起车上这两位,但军吃了这么个大亏,肯定会把火在自己头上。

    胡小秋却呵呵笑起来,“美达公司是吧?放心吧,我不和你说了吗?再等个把月,军去吃牢饭,美达公司完蛋,怕什么?”

    唐逸抬起了头,对胡小秋道:“去火车站。”

    胡小秋答应一声,踩动油门,奥迪风驰电掣。

    唐逸将手里地卡片递给紫晴,“你现在去黄海,打这个电话,这个人叫军子,他会帮你联系正规的模特公司。”

    紫晴接过卡片,看着上面地号码,说:“他,他会帮我?”

    唐逸微笑道:“放心吧,没事。”

    胡小秋再怎么大大咧咧咋呼,紫晴还是怕的厉害,但唐逸只是淡淡一句话,紫晴心里就是一松,好像这个男人地话能带给人信心,他说了没事就一定没事。

    好一会儿后,紫晴低声道:“唐逸,谢谢你,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唐逸微微一笑:“爱惜自己的工作,做最出色地模特。”

    紫晴用力点头,眼角热热的,偷偷看了唐逸一眼,又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卡片怔怔出神。

    ……………………………………………………………………………………………………………………………………

    补了九千了,还差一两千吧,汗,累死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