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缝隙(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三章 缝隙(下)

第二十三章 缝隙(下)2017-11-8 23:49:25Ctrl+D 收藏本站

    查组的报告里指出,经和美国相关方面联系,对美国座经毕思达公司修缮加固的大坝进行了检测,所用混凝土配方与小北湖水库大坝基本一致,现在美国方面已经对毕思达公司展开调查,基本上可以判断为毕思达公司研究的“新技术”不达标,不存在在国内刻意偷工减料的问题。**中文网*最新小说章节*uCm.

    当然,调查报告同样指出,川南相关部门迷信国外新技术,没能更好的对整个工程进行监督检测,工作上是有失误的,希望能引以为戒,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张书记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水,淡然道:“中央已经认同了调查组的结论,并且同意后续调查由川南负责。”

    有人长长吁了口气,大家看起来都为之一振,纷纷言表示川南大多数干部素质是过硬的,不会为了一己之私毁掉国家的千秋功业云云。但心里都怎么想,大概只有当事人清楚。

    张书记却是皱眉打断了大家的话,沉声道:“一句工作失误问题就解决了?这次给国家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们川南班子是有责任的!”说着将茶杯重重扔在桌上,“叮”一声,场内噤若寒蝉。

    ……

    离开川南的前一天,吕凯来到了唐逸的套房。

    其时唐逸正坐在沙上喝着茶,笑眯眯听着胡小秋吹牛,心里却在琢磨着川南一行的得失,不管最后结果是怎样,也够那边鸡飞狗跳了,可以想象,如果是“他”带队下江南查问题,就算爷爷不吱声,几位叔伯只怕就算捅破天也要将事情挡下来,从这个角度看,那边还真够沉得住气的,或许,也是整合派系声音中的无奈之举吧。

    不过那边的事,自己以后尽量还是少掺和,自从来到改委,倒好像变成了自己咄咄逼人的在找川南的麻烦。

    琢磨着川南的问题,门铃响起,田野去开了门,吕凯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外,唐逸忙站起来相迎,将吕凯让到客厅沙上,田野给两人斟了茶,就低声和吕凯的秘书小王说了几句什么,随即田野回头道:“主任,我们去隔壁,您和吕省长慢慢谈。

    ”

    唐逸微微点头。田野和胡小秋以及小王就出了门。自去隔壁田野房间。

    “唐主任。这次谢谢你了!”吕凯微笑看着唐逸。要不要来见唐逸。他考虑了好久。甚至在半小时前还犹豫不决。是爱人一句话令他下了决心。“不去见他别人就不猜忌你了?我没见过唐逸。但我就感觉这个人不一样。”唐逸令爱人沉冤得雪。吕凯地夫人对这位一些川南干部压在心头地大石倒是印象极佳。

    看着唐逸。吕凯心里还是沉沉地。他没真正见识过唐逸地手段。但这个人据说算无遗策。黄向东吕凯见过。吕凯对黄向东地印象就是“稳”。甚至稳地有些可怕。但这么稳地一名干部。又有基层和省委地支持。却被唐逸一步步束之高阁。甚至鲁东都被改旗易帜。可想而知唐逸是怎样地厉害人物。

    但面对唐逸。却没有吕凯想象中地压力。清清秀秀地一名干部。眼神很平和。给人一种很舒服地感觉。

    在吕凯打量唐逸地同时唐逸也在观察吕凯。微笑着拿起茶杯。“谢我?你是说那份调查报告?都是事实而已。”

    吕凯感慨的道:“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唐逸笑道:“有时候一件很简单的事会变得很复杂,一件很复杂地事又可以很简单的解决,看问题地角度不同而已,是一些人喜欢想太多,简单的事也就复杂起来。”

    吕凯微微点头,知道唐逸是说他带队入川引起的连锁反应,就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在时刻猜想唐逸的每一步,当听说调查组成员赴美时,又有几个人不在怀疑唐逸是想引起川南官场的地震?

    不过现在,虽然不会引起川南官场的大地震,但小地震是不可避免地,例如水利厅杜厅长是肯定要下课的,而自己,可能会背上纪律处分,要记怎么想。

    唐逸又道:“希望这件事能很快平息,国家地损失也能减到最低吧。”

    吕凯默默点头。

    唐逸叹口气,说道:“来到川南,本想去民俗度假村看一看,不过看来没机会了。”

    吕凯笑道:“等唐主任休假吧,我给你做导游。”

    唐逸就笑起来,“那我这游客的规格有点拔尖。”

    说说笑笑,唐逸将话题引到了川南地少数民族和风俗,闲话家常,吕凯也轻松起来。

    两人谈了足有一个多小时,吕凯虽然知道在这间房间呆的越久,将来承担地风险和压力越重,但不管怎么说,唐逸帮自己度过了一关,用死里逃生来形容他的心情一丝也不过份,多陪唐逸坐一会儿也是人情之常。

    当武老来唐逸房间时吕凯趁机起身告辞,唐逸微笑将他送到了门外,而回转身,白苍苍的武老已经忍不住问:“唐主任,这个问题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你怎么知道是毕思达的新技术出问题?”

    唐逸坐回沙,看着武老恳切的目光就有些无奈,笑笑道:“直觉吧。”

    武老半信半疑看着唐逸,虽然是专家身份,但武老也听说过这次调查组负责人唐逸的一些情况,据说这人在政治上和人掰手腕

    有输过,在国计民生上的一些改革方案更是富有远水利技术层面,他也精通?

    不过唐逸不讲,武老也无可奈何,叹气道:“总之唐主任,老头子算是服你了。”想想可能历来风流人物,目光深远,总是能看到别人看不清的东西吧。

    唐逸吓了一跳,忙道:“武老,这话我可担不起。”

    唐逸是在仔细研究了毕思达公司的资料后产生了疑问,因为毕思达修缮加固过的美国中西部大坝,好像有一座就是几年后被洪水冲垮而被国内媒体热炒的美国“豆腐渣”工程,而毕思达负责加固的美国某低于海平面的城市,那座城市几年后更是被洪水淹没,酿成了近几十年来美国最大的一次骚乱,这些疑点渐渐串联成线,使得唐逸怀疑是不是毕思达的新技术真地有问题,是以才派出调查组去美国求证。

    至于川南的调查,吕凯根本就没有参与小北湖水库的招投标工作,也没有参与和毕思达公司的谈判,好像怎么也不该将责任推到吕凯身上,当然,作为九门坝水利工程的总指挥,吕凯还是要背负一定的责任的。

    武老赖着不走,和唐逸谈了好久,现唐逸真的对水利技术层面一窍不通,这才怏怏地告辞。

    武老前脚出屋,胡小秋就笑:“唐哥,我不服你都不行,这个倔老头傲气的很呢,可没听他嘴里说到个服字。”

    可不是,武老脾气耿直,听说连续三任水利部长都被他顶撞过,但老头子是水利方面地权威,谁也奈何不了他。

    唐逸微笑道:“小秋,年前我要下黄海,顺便去你家里做客,没意见吧?”

    一听“回家”,胡小秋就乖乖闭了嘴。

    但等唐逸端着茶杯点开电视,欣赏川南民俗节目时,胡小秋又嬉皮笑脸道:“唐哥,田秘书真是高明,话点话的就把张老头想拿下吕凯的意思透给了王秘。”

    胡小秋嘴里的张老头自然是张书记,在渐渐明白了唐逸的心思后,田野自然会帮领导做点事,给张书记身上泼点脏水,吕凯自无从查证,不管信不信心里也会种下一根刺。

    田野这些“份内事”是自然不会和唐逸讲地,胡小秋点出来,田野就有些担心,看了眼唐逸,很多事,说出来味道就会不对。

    唐逸拿起茶杯喝水,好像没听到胡小秋的话。田野这才松了口气,瞪了胡小秋一眼,自去忙自己地工作。

    ……

    “啊,长,我备课呢。”视频屏幕上,允儿穿着粉红的睡袍,甜美可人。说到备课很是不好意思,好像自己不够这本事似的。

    唐逸就笑,问:“齐洁没欺负你吧?”允儿和齐洁住一起,唐逸很放心。

    “齐姐对我可好了!”说到齐洁允儿就很开心,长高高在上,而允儿因为性格的关系更没有什么朋友,何况她知道自己特殊的身份,就算有朋友也不可能倾诉什么心事。但自从认识齐洁后,齐洁不但关心她,还时时拿唐逸打趣她,虽然允儿很害羞,心里却甜甜的,渐渐地有些话也敢和齐洁说了,能和人谈谈长,允儿自然开心。

    唐逸就笑:“谁知道她真好还是假好,允儿,你可得注意点。”见到允儿提起齐洁那么开心,唐逸可能觉得“长”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就开始“恐吓”允儿。

    允儿心里不认同长地说法,但还是听话的点点头。

    唐逸又道:“听说,现在我们允儿是香饽饽,追求排到了越江?”刚刚齐洁幸灾乐祸地说起公安大学里允儿追求甚众,不但学校里独身教师,系里的同事更是整天给允儿介绍男朋友,大多是一些钻石王老五。

    想想也是,允儿不同于齐洁和陈珂,齐洁现在高高在上,和社会几乎可以说是脱节,她认识地圈子也没人那么无聊给她介绍男朋友,也找不到能和她匹配的。陈珂呢,以前自然很多追求,到了美国,开始追求可能也少不了,但美国风俗不同,陈珂流露出独身主义的倾向,就可以避免很多麻烦,西方恋爱也简单,拒绝一次,死缠烂打的很少,何况在老妈庇佑下,也没什么人能接触到她。

    而允儿就不同了,允儿接触平民阶层,花容月貌,事业有成,正是优秀女性谈婚论嫁最合适的时机,现在不找个好归宿,再过几年,就步入危险的“剩女”阶段。允儿人缘应该很好,身边的热心人们自然忙着帮她张罗,想来那些好心的领导同事们不帮她物色个好对象就会觉得对不起这位好姑娘。

    以前允儿有学生头衔顶着,现在可是没了护身符。

    其实允儿清纯美貌,根本就不会存在“剩女”的危险,何况如果以南方以及港台的开明女性来说,四十岁以后才步入“剩女”阶段,允儿还是翠绿的嫩芽呢。但她身边的热心人们可不会这么想。

    听长说起追求,允儿就有些苦恼,点点头,“恩,我一次也没有去过,可是他们老给我介绍,还有系里的张老师,每天都约我,长,我想辞职,就是齐姐不同意,说您也不会同意。”

    唐逸一阵好笑,“辞职做什么?难道你以后就不接触社会了?”

    允儿低头不吱声。

    唐逸笑道

    人追求是好事,允儿啊,等我有时间,也去冒充你的不然我这个男朋友可不合格。”

    允儿呆了一下,忙用力摇头,“长,您,您别这么说。

    ”

    唐逸笑道:“漂亮地小允儿,改天一起看电影啊?”

    长口花花,允儿又是惶恐又是开心,不敢说什么,只是用力点头,心里甜丝丝的就好像喝了蜜水。

    “啊,长,齐姐说还有话跟您说,我,我先出去了!”允儿觉得和长聊得够久了,忙站起身,小跑出房,唐逸看得莞尔一笑。

    齐洁也是披着粉红睡袍,妩媚艳丽,和允儿风情迥异。刚刚允儿和唐逸聊天时她去了外面。

    “老公,又想我了?”似乎注意到唐逸的目光在她性感白嫩的脖颈游弋,齐洁拉了拉睡袍的脖领,笑孜孜问唐逸。

    唐逸老脸一红,来川南后一直是苦行僧,视频里面对众红颜自不免想入非非。

    干咳一声,“是你找我的!”

    齐洁又咯咯笑起来,清脆柔媚的笑声令唐逸心中一荡。

    “不逗你了,老公啊,我是为你排忧解难来的,允儿地事,你不要愁,我想好了,改天要十三去公安大学冒充允儿的男朋友就是。”

    听到齐洁是为了允儿地事,唐逸自不免感慨齐洁观察入微,自己又哪里像表现的这么坦然了,但不想齐洁是这么个馊主意,唐逸就瞪了她一眼,“别胡闹,咱们这个社会还不能接受同性恋的大学教师!”

    齐洁嫣然一笑,“那只能找个青年才俊去挡驾了,我怕你心里不舒服,不过老公你放心,我会处理好。”

    唐逸点点头,总比允儿身边围满狂蜂浪蝶来的好。

    “好了,老公没烦恼了,我也去睡觉,老公,明天一路顺风!”齐洁笑孜孜给了唐逸一个飞吻。

    唐逸笑笑,关掉了视频。

    ……

    调查组刚刚回北京,唐逸就被孙主任叫去了他的办公室,孙主任满脸地笑容,请唐逸在沙上坐下,更亲自给唐逸倒了杯水,微笑道:“劳苦功高,劳苦功高啊!”

    唐逸忙客套了几句,孙主任笑道:“也不枉我推荐你作负责人,委里这次算是办了件大事,美国人来了感谢函,说起来你可是挽救了千千万万美国人的生命啊!”

    唐逸笑了笑没吱声,其实到了改委这个层面,重量级地副主任可以说各自为政,作出的成绩也不会被高层算在孙主任名下,但唐逸牵头的调查组这次的调查结果实在令人瞠目结舌,由国内“问题工程”查出了美国数个“豆腐渣”工程,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

    不过美国这个崇尚新闻自由的国家,如果是自己查出地“豆腐渣”问题,自然会大书特书,就算牵涉到总统他们也敢拉下马,但现在被潜在的竞争对手提前知会,几乎所有地媒体都哑了火,大多用豆腐块大小的文字进行了报道。

    而国内媒体则炸了窝,不但连篇累牍地报道,《人民时报》《月谈》等官方喉舌的海外版更是出了专刊,对这一事件进行深刻剖析。

    这样地政治环境中,改委水利部建设部等几个部门成了国内关注的焦点,一直以来,我们的部门因为工作信息不太透明时常被群众误解,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就会被少数偏激的民众认为“不作为”,而现在形势逆转,我们的调查组帮美国人预警,随之带来的振奋可想而知,孙主任扬眉吐气也就可以理解。

    “你们现在是英雄了!”孙主任拿着茶杯,笑呵呵的说。

    唐逸虽然没看到相关报道,但也知道国内媒体的作风,笑道:“主任,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孙主任摆摆手,“高兴嘛!唐逸啊,晚上来家里吃个饭,宁部长有时间吧?”

    唐逸无奈的道:“和我闹别扭,回娘家了!”不管处在哪个阶层,和领导以及同僚谈谈家事也是增进关系的不二法门,越是上层,聊起家事越显得亲切。

    果然孙主任就关切起来,“是吗?那可不行,工作要紧,家庭更重要。要不要我给宁部长打个电话,约她来我家,我给你们做和事佬!”

    唐逸笑道:“我自己来吧,主任打电话的话,惊动她父母就不好了!”

    孙主任理解的点点头,“恩,夫妻的事情还是要自己解决,那今晚……”

    唐逸道:“我和小妹一定到。”

    孙主任微笑点头。

    ………………………………………………………………………………………………………………………………………

    晚上十点左右第二更,看到有同志说我偷懒,哈哈,其实不是的,如果不是半天班和休息日,没有琐事的话,我一般会有五六个小时来写,但现在层次越来越高,想写出高层那种味道,写作速度自然没以前快了,尤其是新的正部副部人物出场,要仔细琢磨下的,就好像昨天那章,同样五六个小时,只写了四千字,这速度我已经觉得够顺畅了,以前五六个小时基本能保证六千字,但现在有时候就没办法保障了,当然,我会多挤出时间来写,欠的这周也会补上,但说我偷懒,我比窦娥还冤啊我,555555555!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