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缝隙(中)-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二章 缝隙(中)

第二十二章 缝隙(中)2017-11-8 23:49:24Ctrl+D 收藏本站

    坐坐,大家都坐!”唐逸对准备去包厢外站岗的两名个手势,笑道:“小张小王是吧,挺辛苦的,今天我做东,吃甜糕。**中文网*最新小说章节*uCm”

    两名武警都怔住,却是想不到唐主任竟然知道两人的姓氏,而胡小秋早拉着他们坐下,两名武警对望一眼,心里都热乎乎的。

    不一会儿老板娘将甜糕送上,田野跟着进来,手里拿着一壶茶,是刚刚去外面沏的,唐主任最喜的大红袍,来川南也带着茶罐呢。

    田野给大家倒茶,两位武警诚惶诚恐的说谢谢,两人不过是川南武警总队普通武警,因政治素质过硬被挑选来执行这次的警戒任务,但现在和据说中央最年轻高官改委唐主任同桌而坐,更有副师级秘书亲自斟茶,际遇之奇,生平仅见。

    高婕品了口茶,微笑道:“好茶。”

    胡小秋却咦了一声,对叶小璐道:“你以前是黄海电视台的主持,是王总的干女儿是吧?”

    叶小璐点了点头,胡小秋就转头对唐逸道:“长,她是王露总经理的干女儿。”自然是给唐逸和叶小璐制造谈话的机会。

    唐逸就点点头,问叶小璐:“王总还好吧?”

    叶小璐恩了一声。

    唐逸又道:“早听说过你,现在在南京卫视?工作还顺利吧。”

    叶小璐点点头。“还行吧。高姐挺照顾我地。”

    唐逸就看了高婕一眼。高婕轻笑道:“原来唐主任和叶子是故交。唐主任。您放心吧。叶子可是个人才。现在很受欢迎呢。她说我照顾她是谦虚。我不过比她早进台里几年。资格老。可谈不上照顾不照顾地。”

    唐逸笑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虽然唐逸表现地亲和。高婕却更是谨慎。话题尽量避开这次地小北湖事件。只是谈些南京北京地话题。而唐逸不时瞟叶小璐几眼。有些神思不属。叶小璐好气又好笑。这个大少。都多大地官了。还是那么不检点。想是这么想。心里却美滋滋地。更偷偷用细高跟踢了唐逸一脚。惹得唐逸莞尔。

    唐逸偷得浮生半日闲。与红颜眉目传情之时。在川南省会城市峨山市风景优美地半山区。几十座别墅点缀在风景如画地半山。这里是省委常委住宅区。

    紧闭地书房中弥漫着一种压抑地气息。黑色真皮沙上。一位儒雅地中年人默默喝着茶水。眉头微微蹙起。似乎有一个很难解决地难题。他就是川南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吕凯。

    “要不要再给谢省长去个电话。”坐在吕凯身边的,是川南省国土资源厅季振国厅长,季振国和吕凯关系匪浅,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可以说是光屁股玩到大的,吕凯现在很艰难,圈子的干部很多开始若即若离,季振国则一直旗帜鲜明的站在他一边,两人之间地关系更像朋友,私底下的谈话也很随便。

    吕凯摇了摇头,说:“他也难。”

    季振国叹口气,琢磨了一下,“那张书记呢?他同意他们这么搞?”

    吕凯笑了笑,没有吱声。

    季振国拿起了茶杯,又放下,说:“干脆,和唐逸谈一谈。”

    吕凯笑道:“他?你知道他怎么想?”

    季振国就不吭声了,唐逸这个名字,很令人压抑。

    “走一步看一步吧。”吕凯深深叹了口气。

    季振国道:“总之我相信你肯定能过了这一关。”

    吕凯拿起茶杯喝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

    调查组的调查方向渐渐转为美国毕思达公司和川南省水利厅谈判的各种文件,有调查员已经提议定性为人为因素,交由中纪委和监察部处理,但唐逸提议,还是要再查得细一些,现在根本没有确切的证据,交给纪检部门有些草率。

    唐逸的表态自然被川南方面一些人解读为拿下一个吕凯还不够,唐逸定要将川南捅破一个大窟窿,据说川南高层领导最近频频会晤,唐逸甚至接到了老纪委书记郭书记地电话,笑呵呵问起唐逸川南的调查情况,唐逸知道,可能中央一些领导也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疑虑,想想,大概是时候鸣金收兵了。

    夜深人静,书房里唐逸却是笑声不断,视频屏幕上,碧儿咬着手指,看着唐逸吃漂亮的甜糕,一副很馋的小模样。

    陈珂好笑的打掉碧儿嘴里地手指,嗔道:“哥,有你这样的吗?整天就知道惹大丫生气,看她以后理不理你!”

    唐逸微笑道:“我怕她忘了我啊,坏爸爸也好,什么都好,她可是会记得我真真的。”

    陈珂没想到“大丫爸”是这么个念头,柔声道:“哥,你放心吧,等她懂事点,我天天给她讲你是个怎么样的人。”

    唐逸就挠头,“你又想离间我们父女感情是吧?讲我寡情薄意,始乱终弃?”

    陈珂扑哧一笑,“什么啊,难听死了,就在那儿胡说。”举起碧儿的小手冲着屏幕晃动,轻声道:“大丫,看看爸爸,帅不帅?不帅呀?对喽,爸爸又不帅,又不会说话,就像个大木头,可是妈妈就喜欢他呢,大丫,你喜不喜欢爸爸呀?”

    唐逸微笑看着母女,心中平安喜乐,直到陈珂晃着碧儿地手说“晚安。”唐逸才回过神。

    关了视频,本想去睡觉,但又知道,就算躺下也睡不着,就开了OO,看看齐洁和允儿在不在,谁知道宝儿的头像是亮地。

    唐逸想了想,就给宝儿过去一条信息,“还没睡?”

    “咦,叔叔你在啊?”

    “我在宿舍呢,我们搬新宿舍了,有宽带接口”

    “叔叔,你在川南是吧?”

    “川南好不好玩?”

    唐逸苦笑,看来自己又惹麻烦了,听齐洁说,宝儿好像在江南大学没什么朋友,在QOO上和齐洁聊天时话特别多,可不是,自己的一条信息就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条条信息过来,就好像年幼地宝儿,唧唧喳喳在自己身边说话。

    唐逸正在慢条斯理的打字,“叮咚”,视频申请,“叔叔,视频吧?”

    唐逸笑笑,就点了接通。

    “呀。”视频屏幕里爆出一阵尖叫,一名女孩儿急急将睡

    抓紧,更在宝儿背后来了一拳,宝儿回头笑道:“给帅哥,怕什么?”

    宝儿秀气地长从脸蛋两侧垂下,额头是厚厚的直刘海,修剪地极为整齐,层次感分明,清澈大眼睛跳动的灵气,小女孩淡淡的妩媚,清纯可爱,美轮美。

    “就知道胡闹!”唐逸无奈的打过去一行字。

    “叔叔,你还是说话吧,打字速度太慢,跟不上我地节奏!”宝儿噼里啪啦,确实比唐逸打字速度快多了。

    “你同学都睡了!说什么话?注意搞好团结!不要整个集体就显你一个人!”唐逸打字训斥宝儿。

    宝儿吐了吐舌头,“知道了,唐书记!”

    “好了,去睡吧!”唐逸本来是想和宝儿多聊几句的,但没想到宝儿宿舍是这种状态,只好摆出家长模样教训宝儿。

    “哦!”宝儿随手过来一个文件,嘟着嘴关了视频。

    唐逸点了点文件,打不开,也没在意,自然不知道看似关了视频,实际上现在自己一举一动都在宝儿监视中,宝儿咬着嘴唇,看着唐叔叔摇头叹气,嘟囓了句“越大越疯!”宝儿气得鼓鼓的,又觉得叔叔背后嘟囔人的模样很可爱,想了想,还是关了软件,免得被叔叔以后知道了骂自己。

    唐逸呢,上床睡觉的时候却又接到了叶小璐的短信,“喂,过几天去北京看你啊”

    唐逸微笑回了个“好”,躺在软软的大床上,美滋滋进入了梦乡。

    ……

    川南省省会城市峨山的新华大酒店顶楼小会客室,唐逸和川南省高层几位巨头碰头,介绍调查情况。

    川南省刘省长吕副省长以及高副省长均是省委常委,是省府最有分量的三巨头,三人一起参加这次地碰头会可见川南方面对此次沟通的重视。

    刘省长不大讲话,一脸的沉静,很多的时候,是高副省长滔滔不绝的讲,讲九门坝工程,讲小北湖水库的得失。

    “关系千千万万民众地水利工程,我一直认为在引进外来技术的同时一定要慎重,出点是好的,办错事就是对人民犯罪!”

    高副省长声音简短有力,他的言好像一枚枚重磅炸弹,激烈而有杀伤力,吕凯只是默默的看着手上的文件,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唐主任,你说调查组在和美国方面接触?”刘省长侧头问唐逸。

    唐逸点点头,“恩,已经联系了那边地相关部门,几天后可能就会有结论。”

    刘省长微微点头。

    吕凯看了眼唐逸,又低头看起了文件。

    唐逸知道,自己一再的要求调查组将工作做细,甚至派出了调查组的成员前往美国,在川南方面看,无疑是自己想趁机兴风作浪,好像不把川南的天捅破就不肯罢休,刘省长虽然没表现出来,但碰头会结束和自己握手时的敷衍可以看出来,他对自己印象也不大好。

    而碰头会地第二天,听说川南省府的常务会议上,吕凯受到了极大地压力,甚至有人提出川南应该向中央表态,要有人主动站出来负责,扭转川南的被动局面。

    唐逸对吕凯在川南地处境略有耳闻,据说在争夺川南某市市委书记时,刘省长和吕凯就是竞争对手,而当时蒸蒸日上的吕凯自然是最后地胜利,等吕凯从外省回调川南任常务副省长时,刘省长时任常委副省长,两人工作上矛盾很多,而吕凯当时还是想争一争的,最后还是被刘省长捷足先登。

    这样一种态势,就算刘省长不会将私人纠结带到工作中来,下面的人却不会那么想,自然而然的就会将刘省长和吕副省长对立起来,觉得吕副省长拦了路的干部更会放大刘省长和吕副省长的矛盾来从中获利。

    现在的小北湖事件,吕凯的政治对手们是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默认,刘一东这是默认!常务会议就是一场政治阴谋!”季振国气愤的将茶杯扔在了茶几上,杯盖叮当乱响。

    吕凯笑着拍了拍他的手,“你这个暴躁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得了?”

    “你可要顶住啊!现在最关键!”季振国有些担心的看了眼自己的这位老朋友,怎么都觉得在去宁西的希望破灭后,他有些意志消沉,不过想想他现在面对的局面,也实在艰难。

    吕凯微笑道:“没什么顶住顶不住的,听从组织的安排。”

    “你自己也要争取啊!”季振国凝视吕凯。

    吕凯笑了笑:“振国,你也要为自己打算打算了!现在抽身还来得及!”

    盯了吕凯一会儿,季振国颓然的靠在了沙上,叹口气道:“金祥他们还在下面活动呢!”

    吕凯心里就是一动,随即笑道:“明天,调查组的结论就出来了,告诉他们,不要白费力气了!”

    “好吧,你就像嫂子说的,等着上刑场挨刀!”季振国摇摇头,拿起了茶杯,又重重摔在茶几上。

    吕凯微笑看着这位挚友,患难时节,季振国好像对自己少了几分平时那种客套的尊重,但表现出来的真挚却是令吕凯大感安慰。

    ……

    在调查组最终的调查结果出来后,张书记紧急召开了书记碰头会,川南省委办公楼六楼,会议室凝重肃穆墙壁上悬挂着鲜红的党旗。

    几位副书记都在翻看着手里的材料,会议室一片寂静,仿佛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看着手里的文件,吕凯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习惯性伸手去拿茶杯,又极快的缩回了手,现在,很多人都在尴尬吧,任何动静都可能会被一些人当作讽刺或是胜利后的洋洋自得。

    张书记点着了手里的烟,抬头看了看吕凯,意味深长的一瞥,令人难以捉摸。

    吕凯只是逐字逐句看着那小小的铅字,心里百般滋味萦绕。

    ………………………………………………………………………………………………………………………………

    不说抱歉的话了,这周一定补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泡.书.吧*中文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