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压力和故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八章 压力和故事

第十八章 压力和故事2017-11-8 23:49:19Ctrl+D 收藏本站

    角乳白色的灯柱璀璨无比,映的客厅更显奢华,唐逸上,翻阅着手里的一份评估报告,是西部大开今年的1重点工程,第一项就是西铁路的项目建议书,已经通过了铁道部内部审查,报改委和西部开办审批。_中_文_网VIP小说uCm

    坐在唐逸侧座喝茶水的是改委基础产业司司长刘成明,基础产业司为改委研究提出交通运输展战略方针政策和交通行业的改革方案和措施的部门。民航铁路公路的国家级项目都要基础司审批。

    唐逸虽然不分管基础产业建设,但因为兼任西部开办常务副主任,涉及西部开的重大项目,都在唐逸管辖范围内,不过刘成明大晚上来自己家里和自己交换意见,倒是令唐逸有些意外。

    而看到西铁路,唐逸就微微一笑,他是真的准备在宁西“安家”了。

    西铁路自川南省会峨山市,经西山市八大沟向北延伸连接渝铁路的美安铺站,线路全公里,主要技术标准为双线速度目标值200公里小时,总投资为6199亿。

    而西南和西北两大省份从此将会有高速铁路直通,再不用绕道中原省份,两省资源将会更加密切的整合,由此那份天然气基地的建设也就豁然开朗,不过这份铁路项目就算很快的批下去,从破土到竣工最少也要三四年时间,其中主线通车也要两三年时间,他是准备在宁西打持久战了?政府交接棒看来倒是不成问题。

    不过西北几个省局面都很复杂,想在西北有作为很难,同样如果他肯在偏远的西北经营下去,在中央高度关注西部展的时期,也必定会博得更多的分数,而三四年的时间里,只要经营得当,靠一些政绩工程赢得地口碑获得一个甚至几个飞跃的机会并不是很困难。

    不知道他还有些什么提升GDP的手段?在贫困的宁西大展拳脚?

    唐逸轻轻叹口气,他和自己走的是两条路,他更加注重地区的整体经济优势,上大项目大手笔,更容易获得既得利益集团地支持,而自己这些年,考虑的则是各种渐渐激化地社会矛盾,甚至有时候觉得,就算国民经济原地踏步几年,但真正解决了一些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各种社会矛盾,那也是值得的,现在不是二十年前,一味追求GDP快速增长,忽略随之衍生的种种问题,这样的经济高速展是畸形地。

    现在的阶段就整天思考这些问题,自己是不是有些天真呢?唐逸想起了不久前地电话,是孙玉平主任打给自己的,询问自己对就业司程朝伦司长的看法。

    唐逸知道。前不久程朝伦在央视一个座谈节目中谈到财富分配问题时。一些观点引起了某些经济精英阶层地不满。有些话。委里讨论时可以说。但真正面对大众。却是要谨言慎行。不过程朝伦一直都很有分寸。就算在电视节目里地言谈在唐逸看来也没有出格。但偏偏就激怒了某些人。

    位子渐渐高了。但无形地压力也越来越大。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压力从何而来。但又能切切实实地感觉到。

    “唐主任。西铁路这个项目我认为要早点批下去。这段铁路将是正在建设地渝铁路地重要组成部分和补充。链接西南和西北。天堑变通途啊!”见唐逸放下文件。刘成明笑呵呵说。他显然对这个项目很看好。

    唐逸微微点头。微笑道:“恩。争分夺秒。”

    刘成明走后。唐逸就将十大工程地评估报告放到了一边。从公文包里将宁西省世纪初开始实施地“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地报告来看。“退耕还林”工程启动了四年。“退牧还草”则是从去年启动地。两项工程每年国家拨款近6亿元。想要遏制宁西水土流失和土地沙漠化。还要继续持续下去。这是项长期而艰巨地任务。短短几年时间很难见到大地成效。唐逸更希望地是这些工作能有人竭尽全力地去推动。

    “唐主任。我帮您换一杯热茶?”怯怯地声音。沙旁站着一位俊秀地小姑娘。眉毛弯弯地。一双杏眼仿佛会说话。她是兰姐挑选地新保姆。叫小芸。比宝儿大不了几岁。却已经承担起家庭地重担。听兰姐说。这几年小一直在京城作保姆。赚了钱。就汇回老家。供弟弟妹妹读书。

    唐逸微笑对她点点头,小不敢看唐逸,飞快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小跑进厨房倒掉热茶,一身淡蓝牛仔装,倒也身段窈窕。

    唐逸就有些无奈,这个小保姆做事倒是伶俐,就是胆子有些小,来了几天了,话都不大敢和自己说。

    小芸刷洗着唐逸的杯子,回头偷偷看了眼客厅里那位威严的年青主人,她做梦也想不到会来到这样的人家做保姆,也从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家庭,这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啊?男主人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听说比省长权力还大呢,开始还以为是夏总吹牛,但这些天进进出出的人,年青主人谈论的话

    是治理国家的大事,就好像今天,上千亿的项目,要人来拿主意,在他轻轻松松几句话中有了定案。

    面对这位年青的主人,小芸特紧张,甚至第一天工作就大失水准,险些打碎他的茶杯,幸好他不计较。

    而女主人就好像仙子下凡,那冷冷清清的美,好像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都有些俗,小芸最喜欢听她说话,声音可好听了,清清脆脆的比画眉唱歌还悦耳,可惜女主人从来不和小芸说话,就算和男主人坐一起,话也特别少,两人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一小时也说不上几句话。

    本来小芸以为男女主人感情很不好,可是在昨天晚上,看到男主人抱着女主人上楼,女主人突然变成了可爱的洋娃娃,乖乖的任由男主人宠溺时,小芸才知道,人家的感情是自己无法理解地。

    更令人吃惊的是听夏总说,女主人很快就会成为共和国现役最年轻的将军。

    小芸这几天都觉得不太真实,就好像在梦境里,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与公主,如一副绝美的图画活生生展现在眼前,小芸甚至觉得,能来这样的人家做一天保姆,这辈子也算没白活。

    “谢谢!”在小芸重新倒了一杯热茶后,唐逸微笑敲了敲茶几。

    “不,不客气。”小手足无措,低头看着脚尖,结结巴巴说:“没,没别地事我,我去做甜点。”

    唐逸恩了一声,小芸如蒙大赦,极快的跑去了厨房。

    看着她地背影,唐逸忍不住笑了笑,从保姆市场雇佣的保姆就这一点不好,没见过世面,开始的时候难免拘束。

    小芸的祖宗八代都被查了个底掉,家世清白,兄弟姐妹六人,近亲中也没有人留下作奸犯科的案底,小芸地上任雇主对小的评语也是“能吃苦,听话”。

    其实在唐逸要找保姆地消息传出去后,可不知道多少人登门要给唐逸物色保姆,唐逸也知道这些人怎么那么神通广大,例如华亭县杨县长,南方某市市委书记,甚至西北某省的副省长,都曾经打来电话要帮唐逸的忙,而委里机关事务管理局宋副局长最是热心,拿着一叠资料来到了唐逸办公室,那叠资料是南方庆元县保姆培训班里的佼佼,据说所有的保姆都经过严格培训,特别适合为领导服务。

    不过唐逸最后全部谢绝了他们的好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些地方县市展开了“保姆攻略”,培训保姆往北京输送,通过保姆拉近和各级领导地关系,虽然看似无奈之举,但唐逸对这种做法是很厌烦的,而这些输送保姆地市县中,庆元县是最成功的,和一些部门地机关事务局搭上了线,为部委的处干局干们提供保姆,而如果能将保姆输送到部委副职领导身边,那无疑是巨大地成功了。

    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唐逸琢磨着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轻轻叹了口气。

    茶几上手机震动起来,是二叔打来的,笑呵呵的问:“听说,你保了下面一个司长?”

    唐逸微微一怔,随即就知道二叔说的是程朝伦,消息都传到了二叔耳朵里,看来程朝伦这次激怒的圈子可不简单啊。

    “也好,感受到压力了吧?在部委,和地方是两码事吧?”唐万东叹口气,显然是深有感触。

    唐逸笑道:“二叔,你现在的压力应该也不小吧?”

    唐万东就笑了,“还顶得住。”

    借着川南驻京办的“黑幕”,唐万东开始治理京城驻京办,按照国务院文件精神,要求各级政府驻京办一律不得经商办企业,已开办的企业要立即撤销。对县市一级驻京办的清理整顿也在进行中,而唐万东的举措不说地方上的反对,就是京城市委也受到空前的压力。

    因为这些林林总总的驻京办,为京城创造的经济效益就是一块大大的蛋糕,据保守估计,各级政府驻京办的总资产已经数百亿,每年在购房建房的投资和日常经费开支就高达近百亿元,这也是国务院文件精神早已阐述了禁止各级政府驻京办经商办企业后,京城方面置若罔闻的原因。不但后来的几份文件中均对其产业经营默许,并设有“驻京联络处申请办理经营性实体宾馆饭店餐馆等”的一项服务。

    而唐万东要将这么一块大蛋糕砸碎,自然会引起方方面面的反应。

    不过二叔为了立威或是政绩也好,为了树立形象也好,这次施展强硬手段治理驻京办,唐逸当然是举双手支持的。

    “唉,咱叔侄俩手里的这盘棋都不好下啊!”唐万东笑呵呵,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

    唐万东又道:“后天来家里坐坐,市委冯副书记也来,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唐逸笑着说好,想了想道:“我带朝伦过去吧,就你说的上电视的程司长。”

    唐万东爽朗一笑,“可以,来吧。”

    ……

    清泉山风景秀丽,山明水

    峰连缀逶迤南北,山间清泉不断,水清而碧,澄

    从山脚望上去,见不到任何现代化的建筑,只有古寺云钟,玉峰塔影。

    而在奥迪经过数道关卡,进入山峰深处时,景色又是一变,绿水湖畔,各种造型别致的别墅点缀其间,各个别墅距离极远。

    这里是国家党政领导要人居住度假办公常用场所,据说,有一个营地警备力量。

    奥迪在一处别墅前缓缓停下,唐逸下了车,别墅前的卫兵举手敬礼,倒也不必检查宁主席的乘龙快婿。

    “咯吱”红木院门被人从里面拉开,马素贞笑眯眯冲唐逸招手,唐逸就叹口气,“妈,小妹怎么躲这儿来了?见一面都要过五关斩六将。”

    马素贞笑眯眯道:“怎么,来看看我和德忠委屈你啊!”现在她倒是完全当唐逸自家人,说话殊不客气。

    唐逸无奈的笑,跟在马素贞身后进屋。

    宽敞的客厅,黑色真皮沙,红色地毯,或许是心理原因,家的布局就给人一种肃穆庄严地感觉。

    不过唐逸坐上沙,马素贞笑眯眯开了唐逸几句玩笑后,那种肃穆就不翼而飞。

    唐逸很挠头,不知道为什么老妈也好,岳母也好,都喜欢开自己玩笑,或许是因为自己少年老成,越是沉稳,她们越想看看自己的另一面。

    “小妹呢?”说了一会儿话,也见小妹出来。

    马素贞轻笑道,“她呀,说了不见你。”第一次见小妹和唐逸闹别扭,马素贞倒不着急,反而有些新鲜,但开玩笑归开玩笑,小辈地事,她也不好打听,尤其是唐逸现在的地位,万一涉及什么私事呢?

    见唐逸又拿起茶杯喝水,马素贞心里暗笑,指了指二楼,说:“自己去看看吧,我告诉你,就这一次啊!我闺女要再跑回娘家,我可饶不了你!”难得有机会说几句丈母娘的套话,马素贞自然不会放过。

    唐逸乖乖答应一声,放下茶杯上楼。

    二楼落地窗前,小妹正低头看自己的肚子,唐逸轻轻推开门刚好看到这一幕,被逗得笑出声。

    小妹警觉的回头,看了唐逸一眼,也不理唐逸,用白嫩地小手摸自己的肚子。

    唐逸进了房,轻轻关上门,笑道:“老婆,我骗你地,你肚子没有变大,走吧,咱回家。”

    昨晚唐逸搂着小妹给她讲故事的时候,就忍不住要听听小妹肚里的宝宝,小妹虽然不喜欢,但也知道好像这是爸爸的专利,也就满足了唐逸的要求,谁知道唐逸欢喜之余,说了一句:“看看,咱们的宝宝将来肯定是大个头,才两个月,你肚子就大了!”

    一句话,令小妹了愁,第二天就给唐逸打电话,说是宝宝生下来前,要一直留在娘家。

    唐逸知道,小妹看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想来以她地性格,肯定觉得大着肚子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很别扭,是以宁愿几个月不见自己,也想被自己看到“大肚婆”的模样。

    “老婆,怀孕地女人最漂亮,你不知道吗?”唐逸走过去,笑呵呵搂住小妹的腰哄她。

    小妹脆生生道;“不是地,我不喜欢你听宝宝。”

    唐逸呆了一下,问:“为什么?”

    小妹道:“小龙女有没有嫁给杨过我都不知道呢!”

    唐逸又是一呆,真是哭笑不得。昨晚,唐逸按惯例长篇连载,给小妹讲《神雕侠侣》的故事,讲着讲着,唐逸就忍不住想听听宝宝地动静,一连几次,原来引起了小妹的不满。

    看自己肚里的宝宝不顺眼,也就小妹做得出,唐逸好笑的抱紧她,说:“知道了,以后啊,我给你讲故事的时候不理宝宝,让宝宝一边凉快去!”

    小妹点点头,又摸摸肚子,问;“我是不是不是个好妈妈?”

    唐逸心说你倒也有自知之明,脸上挂笑,“怎么会呢?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妈妈!”

    小妹就哦了一声。

    房门被轻轻敲响,马素贞拧开门,说:“唐逸,她爸不回来了,咱们吃。”

    唐逸拉起小妹的手,“走吧好妈妈,去吃饭,宝宝也饿了!咱们赏宝宝一口饭吃!”

    马素贞听得瞠目结舌,这孩子,都说什么呢?小妹也不理唐逸的调侃,施施然走了出去。

    餐桌上都是马素贞烹调的家常菜,唐逸吃的赞不绝口,习惯了小妹冷冷清清丈夫沉默寡言的马素贞心里乐开花,越看越喜欢唐逸这个女婿。

    小妹吃了几口就撂下了碗筷,说:“我不饿。”

    唐逸指了指她肚子,可怜兮兮的道:“赏宝宝口饭吃吧!”

    马素贞微笑,小妹似乎考虑了一下,就又拿起筷子,却是转头对唐逸道:“唐逸,我的,我不饿就是宝宝不饿!”

    唐逸挠挠头,一阵无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_中_文_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