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投机倒把-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四章 投机倒把

第十四章 投机倒把2017-11-8 23:49:15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十四章投机倒把

    娥将手里的大包小包放进后备厢。★中文网更新迅速paoshu8,小说齐全★抹了下额头的汗水姐道:“夏总。我想去买方便面。”

    坐在红色跑车里。姐翻看着蓝水晶手机的短讯。点了点头。却听秀娥呀的尖叫一声。兰姐吓了一跳。头看去。秀娥正手忙脚乱翻着钱包。将钱包里的一把毛票抓在手里。翻开钱包口用向下倒。好像不见了什么贵重物品。

    姐奇道:“你有家里给的金戒指?”

    娥急的都快哭了。“不是。是。是优惠卡没了。那天。那天他们超市搞促销。我好不容易和服务员大姐要的。那个大姐可严厉了。说什么都不给我。我求了她天……”

    姐就咦了一声。“这里的贵宾卡?打几折?”虽然进阶为百万富婆。但兰姐精打细算的性格可没有变。尤其是她自己掏腰包的时候。

    “九五。九五折。”秀娥发现优惠卡真的不见了。头丧气的说。

    姐真想给她一巴掌。自然不会知道黑面神面对自己有时候也是这么无奈。“普通积分卡是吧?给。用的。”兰姐从自己漂亮的最新款LV手袋里翻出张卡。递给了秀娥。嘀咕道:“不就买箱方便面吗?能省几个钱?”

    “现在方便面可贵。一块多一。”秀娥喜笑颜开的接过积分卡。一溜烟跑去了超市。

    姐撇撇嘴。看着手里的旋转蓝水晶手机。是宝儿送的。诺基亚最新款拍照摄像。造型别致。兰姐喜欢的不了。这一国内刚刚发行。售价近万。而宝儿这个鬼灵精也不知道多少人疼她。经常有些稀奇古怪的好东西兰姐也时常跟着沾光。

    爱不释手的摆弄着手机。兰姐就想给人发个短信。笨拙的拼着拼音。“黑面神:你这个人!”看着幕上灵巧的字体。兰姐的意的笑。终究不敢发出去过了会眼瘾就将字一个个消去。

    手机悦耳的音乐突然响起。看着来电号码。兰姐秀眉微蹙。接通电话三子。有事?”

    三子是京城某贸易公司的老板。据说很有些门路。姐在黄海经营美容院的时候。三教九流结识的不少。三子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兰姐觉他这个人就是嘴甜。过他谈生意。感觉就是皮包公司空手套白狼。但看在他在黄海的干姐姐面上。兰姐偶尔也就应付应付他。

    三子还是一贯的油嘴滑舌。“夏总。别说弟弟不关照您。有个发财的机会想不想干?”

    姐心里鄙夷话里带刺道:“你发财的机会不少嘛。怎么到现在还鼓你的皮包公司呢?”

    三子干笑几声夏总。损我不是?兄弟是一直有机会。一旦有了机会。我也是那一遇风云就化龙的主儿。”

    姐懒的听这个正北京侃爷嗦。蹙眉道:“事没?没事我挂了。”

    “别。别。我刚不跟您说了吗?机会。我说的机会。这不就来了吗?您听听。听听。听的不顺心您再挂。”三子低声下气的。好像生怕兰姐挂电话。求人的时|要当孙子。是三子的座右铭

    兰姐鼻子里就嗯了一声。

    三子赶紧抓紧时间。“总。我有内幕。我一铁哥们是部委的能人……”兰姐听到部委的能人。就更是鄙夷。在部委打扫卫生从三子嘴里也能侃成能人。这是爷的通病。

    “夏总。您看行不行?”三子说的唾液横飞。兰姐却专心的修理自己的水晶彩甲。手机放在肩膀上贴在耳边。哼哈的答应着。

    “姑奶奶啊。您听没听我说话?的。我知道您忙。那我长话短说。农资品这不一直涨'|吗?我那哥'|说尿素到年底能涨'|0%到30。夏总。我不骗您。骗您王八蛋。我要不是手头紧。也不找您。您出钱。我出信息。赚了钱咱平'。您看行不行?”

    姐用精致的修剪刀专心致志磨着漂亮的水晶甲。含糊道:“没钱。去和李总借啊。少打我们穷人的主意。”

    三子就气愤起来。“那位干姐姐。的。我算知道她了。你猜她怎么说?给了我两万块当辛苦费。人自个儿玩儿去了。她无知。哪像您夏总。高贵大方。冰雪聪明。以后看我关照她不?信息是第一生产力。她不懂。”

    听到李总囤积了尿素。兰姐却是一下来了精神。李总是三子的干姐姐。北京人。在黄海投建了座高尔夫球场。很精明的一位商人。如果李总都觉的这消息可靠。那准保错不了。

    三子还在那边下说:“夏总。想啊。我就是想毁您。也不能连带着把我干姐姐毁了吧?”

    姐轻笑道:“恩。我知道了。我考虑考虑。再找你吧。”

    “行。夏总。您抓紧时间……”不等三子说完。姐就挂了电话。自然要打给李总求证一下。

    等秀娥搬着一箱方便面气喘吁吁上了车的时候。兰姐已经打过了电话。李总果然囤积了一批尿素。兰姐就更是心热。当然。是不会再将电话打给三子的。凭什么要分给他一半'

    在通讯录了翻了翻。找到个号码。是黄海一家农资品公司的老板。兰姐看着这个号码。突然就犹豫起来。开始的兴奋劲儿渐渐没了。听起来利润很高。但万一赔了呢?黑面神说过。炒股票炒期货没有稳赚不赔的。炒农资品也是一样的道理。自己辛辛苦苦这些年才攒了点钱。可不要脑袋一热都打了水漂。

    越想兰姐越怕。这个电话始终没打出去。

    将秀娥送回公寓后。姐就驱车赶往四合院。昨天在公寓睡的。浑身不舒服今晚自然要去四合院找找觉。黑面神看自己给他买了感冒药的份上。应该不会骂自己吧?

    一路的忐忑。但等姐在停车场停了车。远远望着嫩绿垂柳中若隐若现的明黄琉璃瓦。兰姐只剩下了满心的朝拜和兴奋。

    蹑手蹑脚进了四合院。却见喜儿在玻璃房中喂鱼正厅中。影影绰绰好像有几个客人。

    “喂。里面都什么人?”兰姐松了口气。脚步轻盈的进了玻璃房。拿起塑料棒逗弄笼架上的漂亮。

    “夏总。夏总。”嘎嘎怪叫姐吓了一跳忙关上玻房

    |就是不知道黑面神有没有听到。心里害怕。用塑料脑袋上敲了一下想死我啊!跟你|人一样混蛋!”

    “混蛋。混蛋!”又嘎嘎怪叫。兰姐吓的脸都白了。这要被黑面神听到报喜出口成脏。自己小命也别想要了。将塑料棒丢的远远的。心说以后可不能让黑面神看到自己调教。说脏话。那就和自己没关系。

    快步来到鱼缸前再不看那绿毛。问喜儿道:“今天家里客人挺多都什么人?”

    喜儿不知道打什么|意。现在异常温顺。对兰姐这个掌握她经济命脉的“主管”喜儿就更加刻意讨好。微笑道:“都是发改委的人好像是因为最近农资品涨幅过快他们在论对策呢。”

    姐怔了一下。忙问:“什么对策?”

    “好像是要发一个干预涨价的紧急通知要各省发改委研究制定措施。并报省级人民政府准尽快出台。”

    喜儿奇怪的看了兰姐一眼。“兰姐?你没事吧?”

    姐捏了一把冷汗。好。幸好没有脑子发热。不然存折肯定又变成六数。

    电话音乐又响了起来。是三子打来的。兰姐气不打一处来。走到玻璃房一角接了电话。不等三子说话。兰姐就冷笑道:“三子。你就毁人不倦吧。害你干姐姐不够。还来害我。我不跟你说。我跟你姐姐说。我这就给她打电话。”

    “别。别。夏总。。您是说尿素的事儿没准儿?”三子挺机灵。

    “不是没准儿。是压根要降价!”兰姐懒的和他多说。“挂了吧。我跟李总说一声。免的以后埋怨我。”

    “夏总。您这信儿准吗?”三子随即呵呵的笑。“看我。又说废话。您是领导。我们是老百姓。您的消息保准比我们小老百姓的靠谱。”

    “夏总。这么的吧。事儿您就交给我吧。我和干姐姐说。丑人我来当。保证不卖了您。

    咱也让她出点不是。还是那句话。五五分成。你放心交给我。咱怎么的也的跟她拿几捆。”

    姐冷笑两声。挂了电话。接着。就拨了李总的话去知会她快点将尿素放手。兰姐还没那么眼皮子薄。为了几万块钱的罪一位能干的朋友。尤其是三子嘴巴不牢靠。兰姐是么也信不过的。

    ……

    一望无际的草原。漫山遍野的鲜花。零零星星的帐篷。宛如世外桃源。

    唐逸从越野吉普上|了车。呼吸清新的空气。微笑对身边的干部道:“看起来很美。”

    站在唐逸身边的是宁北自治区阿庆州州委书记扎克拉。纯正的土家族人。皮肤黝黑。深眼窝。微黄的眼珠。甚至性格也同土家族人一样。豪爽好客。丝毫看不到官场打磨的痕迹。

    扎克拉汉语字正腔圆。“游牧民最大的敌人是自然灾害。我们这个试点我一定做好它!让我们千千万万的土家族子弟真正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

    唐逸微笑点头。

    八月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农经司在宁北自治区阿庆州召开全国游牧民定居工程建设现场经验交流会。农部畜牧业司设部村镇建设司。宁北川边川南。'西等七省区发展改革委。宁北自治区阿庆州政府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

    据统计。在宁北川边等七省区有四十多万户游牧民。仍沿袭传统的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方,。生产效率低。生活条件差。防灾减灾能力弱。是新牧区建设的难点。为改善游民生产生活条件。提高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保护草原生态环境。几部委决定在宁北实施游牧民定居工程试点。宁北阿庆州。是游牧民最密集的自治州。四万多户的游牧民。自然成为了试点工程中的重中之重。

    会议结束后。唐逸没有随大队回京。而是在宁北发改委赵主任阿庆州扎克拉书记等干部陪同下。来到了阿庆州游牧民聚集区调研。

    这里是漠北大草原的边缘的带。有零零星星的牧民。再往草原深处。汽车就不好走了。而且草原深处。什么复杂的局面都可能遇到。相关干部自也不会同意唐冒险。

    一行干部都下了车。沿着草坡向牧民帐篷区走去。

    这里不是观光旅游点。牧民们显然也很少接触外人。但看到客人。牧民们还是热情的围过来。用唐逸听不懂的土家话热情的和客人们打招呼。

    小武紧紧跟在唐逸身边。警惕的看着这些土着。尤其是有几名健硕的男牧民。**着上身。古铜色充满爆炸力的肌肉。在小武眼里。都是十足的危险分子。

    但小武显然错了。牧民们都很温。热热闹闹的把大家簇拥进最中央的帐篷。一名年老的土家族人亲热的和扎克拉拥抱。显然。老人是这十几户牧民的类似族长的领导者。

    扎克拉介绍了唐逸的身份。虽然老人可能很难理解唐逸的具体职务。但来自首都的高官还是受到了牧民最隆重的欢迎。

    唐逸也学着扎克拉盘腿在油毡上坐下来。很快。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水果。有一种红红的子唐逸甚至没见过。扎克拉笑着介绍。说是草原上的野果。但味道鲜美。牧民们叫它“萨拉玛之果”。意思就是大的母亲的果实。

    扎克拉变成了老人和唐逸的翻译。当唐逸说起国家要拨出巨资为他们建立固定的定居点时。老人眼神里闪过了一丝迷惑。“羊儿没了水草。鸟儿没了翅膀。政府要砍断我们土家人的双脚吗?”

    扎克拉倒也实诚。一字不漏的翻译出来。唐逸就轻轻叹口气。或许生活在繁华都市的人群。很难想象度文明的现代社会里。还会有这些游牧部落的存在。这些牧民。就好像生活在化外世界。有着自己的社会准则和生存方式。似和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