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父子-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章 父子

第六章 父子2017-11-8 23:49:6Ctrl+D 收藏本站

    日晚上,胡小秋接到了关荷的电话,约他在妙山公园T

    胡小秋打车来到妙山公园的时候关荷正站在公园门口等他,夕阳西下,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胡小秋一眼就看到了她,穿着一件碎花的淡蓝连衣裙,纯白的丝袜,乳白色高跟鞋,美丽大方,就好像夏日的清荷。小说网专业提供电子下载

    胡小秋下了车,默默看着她,关荷却是温婉一笑,快步走过来,疼爱的拿出手帕擦拭胡小秋额头的汗渍,胡小秋让开,关荷就微微一笑:“还在生嫂子的气?”

    胡小秋很眷恋她的疼爱,但又讨厌这种疼爱,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他也说不上来。

    关荷斟酌着用词,“小秋,我后来想了想,唐主任说的没错,我是不了解你,我也相信你没有动手打他。”

    胡小秋没有吱声。

    关荷就轻轻叹口气,“小秋,开始的时候,听说你要给唐主任做警卫,我担心过,唐家那么好的背景,唐主任又那么年轻就当了好大的官,我真怕,他利用你做些他想做又不方便做的事,现在才知道,你是多么幸运,你,你现在也不是过去那匹脱缰的野马了,是不是?”

    胡小秋还是不吱声。

    关荷轻声道:“真羡慕你,有个了解你又有能力照顾你的朋友。”

    胡小秋终于忍不住微笑:“嫂子,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怪,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同志呢,唐哥知道了,肯定气得暴跳。”

    关荷就轻轻一笑:“是吗?他也有气得跳脚的时候?”想起那永远平静甚至令人感到可怕的年轻高官,想想他生气时咆哮的模样,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更有些滑稽。

    “小秋。和嫂子进去坐坐吧。”气氛突然轻松下来。关荷就温婉一笑。拉了拉胡小秋衣袖。就向公园里走去。

    胡小秋默默跟了上去。

    坐在明湖之侧地卧石上。胡小秋和关荷都不说话。看着夕阳慢慢沉入妙山。一线金黄勾勒出美妙地妙山轮廓。关荷轻呼一声:“好美!”

    胡小秋轻轻叹口气:“昨天。唐哥和他地朋友准备来看山地。都是为了我没看成。他和他地朋友一个礼拜也就见一次面。”

    关荷微笑道:“是吗?”心里突然空落落地。好像除了唐主任。胡小秋就再没有什么话题和自己说。

    天渐渐黑下来。胡小秋默默站起身。关荷也不再说话。跟在胡小秋身后。向妙山公园大门走去。

    三三两两的游人尽兴而归,兴高采烈的议论着。

    胡小秋和关荷刚刚走出公园侧门,就听有人喊:“小荷,小秋!”是赵继成,他正微笑对两人招手。

    胡小秋就停下脚步,默默看着关荷走到赵继成身边。

    赵继成和关荷说了几句什么,想来是说和胡小秋告别,然后快步走了过来,胡小秋拍了拍停在自己身边的出租,做了个让他走的手势,里面的司机心里骂声娘,飞快的驾车驶离。

    “小秋,和嫂子说什么了?”赵继成走到胡小秋近前,笑眯眯看着胡小秋。

    胡小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如果不是唐哥,还真没想到昨晚他是故意的,但如果只是因为他太喜欢嫂子了,那也没什么。胡小秋这样告诉自己,压抑着对这个男人的厌恶。

    “小秋,小荷几点来见你的?你们一直在公园?”赵继成不动声色的问。

    胡小秋虽然觉得刺耳,但还是点了点头。

    “恩,小秋,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总之你们俩以前的事我不会理,也不会告诉胡叔叔和婶婶,但以后,我希望你不要再见她。”赵继成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胡小秋眉毛一轩,“你什么意思?”

    赵继成道:“我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你敢说和小荷是清清白白,没上过床?”

    “嘭”赵继成脸上猛的挨了一下重击,鼻梁骨出清脆的响声,鼻涕眼泪横流,接着,肚子又挨了重重一拳,那一刻,仿佛气也喘不过来,踉跄倒地,胡小秋已经冲上去,狠狠的一拳一拳的照着他脸上打,“给你脸了!”“给你脸了!”

    关荷惊叫着,扑过来,想拉开胡小秋,胡小秋猛的甩开她,关荷连退几步,险些摔倒,却见胡小秋一脸的冰冷,慢慢从赵继成身上起来,大步离去。

    赵继成满脸的鲜血,好像一团烂泥瘫在地上,关荷呆了好久,这才手忙脚乱的拿电话叫救护车……

    ……

    唐逸是早上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的,每天七点一刻,小武都会准时将车停在四合院门前,但周一早上七点钟,吃着小妹煎糊的鸡蛋,唐逸接到了小武的电话。

    “唐哥,小秋出事了,派出所的人想带他走呢,好像是伤人。”

    唐逸微微一怔:“什么时候的事?”

    小武在那边问了几句,然后道:“昨晚,打伤的叫赵继成。唐哥,小武说人是他打的,正要跟警察走呢。”

    唐逸就沉声道:“告诉小秋,就说我说的,叫他给我乖乖上车!恩,把我的名片给办案的民警同志,要

    长打给我。”

    “好!”随即就听小武和人嘀咕,声音渐渐大了,好像在说“唐哥生气了”什么的,接着小武就道:“唐哥,可能晚几分钟,我们这就出。”

    挂了电话,见小妹正将自己的煎蛋从盘子里叉出去,说:“糊了,不好吃呢!”

    唐逸笑了笑,“没情趣的老婆!”

    小妹也不理他,帮唐逸倒了杯奶,又将一片面包送到了唐逸盘子里,说:“吃这个。”

    唐逸点点头,捏捏她清丽小脸,“越来越像主妇了!”丝围裙的小妹,沾了那么一点点可爱的凡尘气息,却更是令人爱煞,唐逸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着了。

    钻进奥迪的时候唐逸还在感慨,如果现在就退休,和小妹甜甜蜜蜜过小日子,那真是神仙过的生活了。

    副驾驶上,胡小秋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小武边起车边道:“唐哥,要不叫小秋去我家住几天?”胡小秋是在外面租的房子,本来按照规定唐逸是应该二十四小时有警卫的,更不应该只有一名警卫员,但唐逸和中央警卫局的负责同志谈过,警卫局的干部也理解唐逸,有军情局的爱人,尤其是这名宁副部长是军中出名的巾,安全不成问题,何况军情局有其特殊性,如果是宁副部长的要求,自己这边一定要安排警卫,引起误会可不太好,是以就没有安排警卫员晚上进驻唐逸的四合院,但还是和唐逸通报了一声,由警卫局半退役的一名警卫员暂时进入了后海西街胡同的物业管理处,对唐逸的四合院进行一定程度的警卫。

    小武叫胡小秋去他家住,自然是不放心胡小秋,小武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听派出所民警的意思受害伤势不轻,而且看胡小秋情绪也有些反常,是以才提议胡小秋去他家住。

    唐逸摆摆手,说:“不用。”

    小武就不再吱声,车里陷入一片沉寂,好一会儿后,胡小秋回过了头,“唐哥,让我自吧,人是我打的。”

    唐逸笑了笑,“这可不是胡小秋啊,你以前打人不是都振振有词吗?”

    这时候悠扬的古筝音乐响起,唐逸看了看号,很陌生,就接通电话,里面是个略带沙哑的男音,说话很小心,“是改委的唐主任吧?我是友谊路派出所的杨晓顺啊。

    ”

    胡小秋就住在友谊路,而听电话里男人的语气也知道,这肯定是友谊路派出所的所长。

    唐逸就笑笑,“杨所长,你好,是为了小秋的事吧?”

    “是啊,唐主任,您不知道啊,小秋同志打伤的是济南军区的人,是分局刘局长交代的任务,好像济南军区的胡司令员亲自报的警。”

    杨晓顺很聪明,第一句话就赶紧将自己的难处摆出来。早上六点多,他就接到分局电话,说是有人打伤了鲁东军区的一名团长,大军区司令员亲自打电话来要严惩,疑犯就住在友谊里33号楼602,杨晓顺一听这还得了,马上布置人手进行抓捕,心里更有些窃喜,将这件案子雷厉风行的办了,不知道能不能得到胡司令员的接见,谁知道,就在他美滋滋等消息的时候,派出去的民警回来报告,打伤人的原来是隶属中央警卫局改委唐副主任的警卫员,坐了唐主任的车走了,唐主任司机也留下了名片。

    不想这边更是大有来头,杨晓顺一下傻了眼,唐副主任?可能热衷谈论政治的京城市民知道这位唐副主任背景的人也是极少,但对于京城一些消息灵通的干部,那可不是什么秘密,开国元勋唐老的孙子,市委记唐万东的侄子,军委宁副主席的女婿,抬出任何一个身份来都能令京城颤上几颤。

    就算不说这些,就改委副主任中央警卫局警卫员的份量已经远远不是杨晓顺甚至分局市局可以担待的了。

    一件本以为可以邀功的案子变成了烫手山芋,杨晓顺郁闷的紧。也只能解释自己的难处,更陪笑道:“唐主任,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唐逸笑了笑,“应该是有误会吧,昨晚,胡小秋一直跟我在一起,怎么可能打伤人呢?”

    杨晓顺呆了一下,但这时候可不好说胡小秋都承认了,毕竟那不是正式口供,而唐主任的这个表态很明确,就是他要保住胡小秋,查胡小秋?那就是在查唐主任是不是在包庇,京城所有的分局派出所,怕也没人敢查吧?

    杨晓顺只得干笑道:“啊,是这样啊,那我知道了,唐主任,不打扰您了。”

    挂了电话,唐逸看了胡小秋一眼,怪不得情绪这么低落,任谁知道自己父亲放弃了自己,这个打击都是致命的,是难以承受的。

    胡小秋也诧异的回头,“唐哥,你怎么能这么说?”

    唐逸也轻轻叹口气,这是自己第一次用自己的身份直接干预司法调查,但自己并不后悔,也不是一时冲动说出来的。好像赵继成伤得很重,如果胡小秋真的去派出所,进入司法程序,公安机构就会将他转给军

    调查,甚至上军事法庭,那他的前途就会极为黯淡,马上被开除出中央警卫局,档案里也会有一个大大的污点,在军队展,最重要的就是纪律问题。

    但唐逸没做什么解释,只是笑了笑。

    胡小秋深深看了唐逸一眼,回身,慢慢靠在了座椅上。

    当奥迪驶入改委大院的时候,唐逸的手机音乐又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微笑接通:“胡叔,是为了小秋的事吧?”

    胡司令员显然很气愤,压抑不住的怒火似乎从听筒里钻过来,“唐逸,你怎么这么糊涂呢?你这么帮小秋,是害他!”

    胡司令员嗓门很高,虽然唐逸手机质量很好,基本上正常通话时就算在唐逸身边,也听不到他电话里的声音,但现在,显然小武和胡小秋都听到了胡司令的话,胡小秋脸上全无表情,只是用力握了握拳头。

    唐逸笑笑道:“胡叔,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小秋说,他没错,你怎么想?”

    胡司令员怔了下,随即大声道:“没错?把人鼻梁骨打断了还说没错?继成那孩子我知道,是个特别老实特别能忍耐的孩子,胡小秋他就是仗势欺人!我胡鹏没这么草包的儿子!”

    唐逸就笑了,“或许我说的不清楚吧,胡叔,我再问你一次,你是相信小秋呢,还是相信一个外人!胡叔,我是绝对信任小秋的,如果你实在不相信他,觉得胡小秋丢了你的脸,那就写一份跟胡小秋断绝父子关系的声明,我想胡小秋也很乐意这么做的!”

    胡司令员险些被唐逸气死,“唐逸,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这是什么话?!”

    唐逸笑道:“胡叔,我给你一条可以接受的路而已,还有,胡小秋是我的警卫员,你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就要动我的警卫员,我看呀,咱们这叔侄关系也得重新考虑。”

    胡司令员被唐逸气得半天说不出话,终于还是笑了,“你小子!你呀,唉,都说你小子厉害,我算领教了!”

    唐逸又微笑道:“胡叔,面对至亲,人往往会感情用事,要不怎么说爱之深责之切呢?现在说说吧,你是相信小秋呢,还是相信一个外人?”

    胡司令员沉默下来,好久后道:“小秋,在吧?我跟他说两句。”

    唐逸点点头:“那你们聊。”将电话递给了胡小秋,捏了捏他肩膀,微笑道:“血浓于水!是吧?”

    胡小秋咬着嘴唇,他怕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

    京城第三人民医院的大理石立柱前,停着一辆黑色奥迪,唐逸坐在后座,默默看着文件,胡小秋一定要来看看赵继成,唐逸没有阻拦,小武本来想跟着上去的,却被唐逸的眼神制止。

    翻着文件,唐逸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上午和胡司令员的通话,可能和胡小秋谈的很好,胡司令员心情畅快,竟然和唐逸说了一桩秘闻,原来赵继成是肖副司令员前妻生的,不过那时候肖副司令员正被错误批判,前妻就和他离了婚,而肖副司令员现在的妻子就是在那个动荡岁月和肖副司令员结合的,是以肖副司令员很疼现在的妻子,对改了赵姓的儿子似乎也不太好。

    说到这儿胡司令员还叹口气:“本来以为继成这孩子挺好的,没想到这么多花花肠子,可能是环境的关系吧,我看他心理有些阴暗!说小荷和小秋有什么?这不胡说八道吗?我要是在跟前也非得好好修理这小王八蛋不可!”

    唐逸当时就轻轻叹口气,小秋和关荷的关系,也实在让人头疼。

    不过唐逸总算明白了赵继成为什么会不惧怕胡小秋而且一再招惹胡小秋,大概他从心底深处,就很嫉妒胡小秋,嫉妒肖强这类名正言顺的高级将领之子吧,尤其是胡小秋又和他弟弟肖强是好朋友,本来就记恨,加之自卑心理,疑心太重,更知道胡小秋的性格,知道他有什么话都不会同父母和关荷讲,这才诱使胡小秋暴打他,使得他被胡司令肖司令同情,甚至替代胡小秋在胡家的地位?总之他这种阴暗心理大概没人能真正猜透吧。

    唐逸正在感慨的时候,副驾驶的门被拉开,胡小秋上了车,笑容很灿烂,“唐哥,走吧。”

    看着好像又恢复了正常的胡小秋,唐逸笑笑,问:“说什么了?”

    胡小秋骂咧咧道:“我他妈警告了他,再给脸不要,我毙了他。”

    唐逸就笑,知道胡小秋也不是去恐吓他的。

    奥迪缓缓动,胡小秋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跟他说,我不会让嫂子嫁给他,叫他滚远点。”

    “不过去晚了,我嫂子好像已经回了鲁东,还叫他不要再找她,我嫂子说,不管是因为什么我打得他那么重,她也不会和一个同胡家人结下仇恨的人结婚。”胡小秋低声说着,随即笑了笑,“挺讽刺的。”

    唐逸拍了拍他肩膀,没有说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su8.。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