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争艳第一弹(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章 争艳第一弹(下)

第四章 争艳第一弹(下)2017-11-8 23:49:4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四章争艳第一弹下

    |查办调查组下了川南。令唐逸没想到的是西山市市委|平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京城。★中文网更新迅速,小说齐全★唐逸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发改委大楼前的台阶上跟人说笑。笑声朗朗。声音洪亮。似乎天生就有一种气势。的方知州。位于庙堂之前。却是谈笑风生。豁达无比。

    跟在唐逸身边的田野低声指给唐逸:“主任。他就是西山市的穆平。”

    唐逸微微点头。径走向台阶下的黑色轿车。远远的。不经意间和穆平目光相遇。穆平好认识他。又好像不认识。对唐逸轻轻点了点头。唐逸也点点头。随即坐进了奥迪。

    小武打火起车。奥缓缓驶出发改委的自动金属门后。却没有驶上正道。而是停靠在了路。胡小秋回头问唐逸:“唐哥。什么好东西还要宁部长劳师动众的'改天也带我和小武去尝尝鲜?”胡小秋其实是很想喊小妹一声嫂子的。但就是喊不出口。可能是因为“嫂子”谱太大了点吧。唐逸再怎么严肃也有平易近人的时候。小妹却是客客气气的永远拒人千里之外。

    唐逸笑道:“你别。改天吧。改天带你们去。”

    一辆辆黑色轿车从发改委大院中驶出。唐逸微微闭上眼睛养神。直到胡小秋喊了声:“唐。宁部长来。”

    一辆挂着“甲A0089”的墨绿越野吉普悄无声息的停在了奥迪旁。吉普副驾驶位的车门被推开。小妹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对唐逸招手。唐逸就笑。对小武和胡小秋道:“的了。我走了。你们俩今天也早点休息。”

    在唐逸钻进吉普时。一辆黑色桑塔纳从旁缓缓而过。后座上穆平看到这一幕。眼神就是一凝。坐在旁边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脸上挂笑。眼神深沉。看起来城府极深他笑呵呵的说:“穆书记。这一位可炙手可热呢。”

    穆平微微一笑唐逸主任吧。我知道他。赵司。他爱人真的是军委宁副主席的女儿?”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微笑道:“这位来发改委那应了一句话。有人欢喜有人愁。”

    穆平大有深意的道:“赵司长是欢喜还是愁呢?”中年男人是投资司司长赵绍会。曾经担任过管沪生父亲的秘书。

    赵司长微笑不语。

    越野吉普里。唐逸突然打了个喷嚏。小妹诧异的看过来。“唐逸。你感冒了吗?”

    唐逸摇摇头。笑呵|道:“没事。开车吧吃白菜包。就咱家那一片。看来啊。有时间要转转。好像挺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在唐逸唠叨声中。越野吉普缓缓拐上正道汇入车流中。

    不过唐逸没想到的是今天的华亭驻京办可能有接待任务四合院深红色木门紧紧关起。门上挂着“暂停营业谢绝参观”的木牌子。

    小妹在门前停了车脆生生道:“啊。没人。”唐逸尔。和|妹朝夕相对。才越发体会到她清冷下的可爱。

    唐逸就跳下车。敲门。好一会儿。才听四合院里响起脚步声。踢踏踢踏的由远及近。门被拉开一条缝。“谁啊?”拉着长音。男人有些不耐烦但见到满脸笑容的唐逸。声音嘎然而止。忙用力拉开门。“唐。唐主任。快请进!”回头大声喊:“-主任。乔主任!”他却是上次见过唐逸。

    小妹自然不知道白包是什么。但唐逸讲解了一路。自然是极爱吃的。她也就停了车。跟在唐逸身边走进院子。

    乔芙蓉从东厢走出来。看到唐逸也有些惊讶。忙微笑迎过来。说:“唐叔叔。您怎么也不先打个电话?”虽然心里别扭。和唐逸这样高官打交道也实在太累。都知道说什么话才好。但公公听说自己和唐逸见面后却是兴奋的很。一-要自己和唐叔叔搞好关系。一贯威严的公公千叮万嘱。乔芙蓉也只好将“叔叔”一直叫下去。

    唐逸笑笑。说:“和我爱人来试试你们的白菜包。怎么着。有客人啊?要不我们改天来?我家就这附近。

    ”

    乔芙蓉忙道:“不用不用。快。快请进。”看了小妹。呆了一下。才艰涩的叫了声“姨。”小妹清丽脱俗。宛如'女。看起来比乔芙蓉小多了。这声阿姨喊出来。乔芙蓉脸都火热。

    小妹轻轻点头。也不在意。

    乔芙蓉就忙着请唐逸和小妹进西厢。正忙碌着。东厢房里。走出一个男人。大咧咧道:“乔主任。来贵客就不理我们了?”随即就见到了正走进西厢的唐逸夫妻背影。唐逸回头看了他一眼。就微笑对跟在身边的乔芙蓉道:“你忙你的。我来解馋不耽误你工作。”

    东厢走出来的干部却早已目瞪口呆。等唐逸进了西厢房。他才回过神。飞快的跑进东厢。颤声道:“唐。唐主任。就唐逸。唐逸主任也来了。”

    屋里正喝的热火朝天的几名干部怔住。他们都是农经司的科员。唐逸不识的他们。他们却不可能不认的唐逸。

    等乔芙蓉再回来的时候。见到唐逸的科员忙不迭问她:“乔主任。你。你认识唐主任?”

    看着这几位刚刚好像大爷般吹五扎六。更有两个时常色眯眯打量自己。酒桌上讲些荤段子来调笑自己的家伙各个神色惶。脸色发青。乔芙蓉心里一阵快意。突然间就体会到认识“唐叔叔”的好处。

    乔芙蓉笑眯眯道:“恩。唐主任和我爸爸以前共过事。我爸爸是他的老领导。”

    农经司几名科员脸色更加恭谨。令乔芙蓉说不出的痛快。自从来到驻京办后的种种闷气仿佛一扫而空。

    在西厢房里。唐逸小妹坐在黄缎子铺着的八仙桌旁。唐逸吃的不亦乐乎。只觉齿颊留香。白菜包鲜嫩无比。

    小妹觉的有些腻。了两口就不吃了。说:“不好吃。”

    唐逸就笑换任一个人。就算自己的长辈吧。自己当初说的那么兴致勃勃来了后不好扫自己的兴。捏着鼻子也要吃几个的。但小妹。从不做作。

    “那咱一会儿就回去。我给你煮面条。”唐逸知道小妹喜欢

    煮的饭。果然小妹开心的点点头。

    “哒哒”轻轻的敲门声。乔芙蓉走了进来手里的紫茶壶很精致。

    “叔叔。我这也没好茶叶。最好就是一等普。”乔芙蓉边给两人茶。边对唐逸说那声“阿姨”却是怎么也叫不出口了。

    唐逸笑着指了指左|空着的椅子。说:“坐吧。我有点事问你。”

    唐逸来八仙居自不简简单单为了一顿白菜包。等乔芙蓉坐下。唐逸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的方上的驻京办?还管遣散人口?”

    乔芙蓉一怔。犹豫一下。点了点头。但不知道唐逸为什么问这个。也不好多说。

    唐逸就皱起眉头:“来反映的方上情况的群众你们一般会怎么处理?是真的帮着解决问题吗?”

    乔芙蓉迟疑的道:“是。是吧。”

    唐逸笑了笑。“如果是就好了。前些日子。有位川南来的上访者。被他们带去了一家宾馆好像是那种的下旅馆吧。在平安里恩你们这个办事处以前也在平安里是吧?”

    乔芙蓉愣了下。下意识问:“那个旅馆是不是叫夏日宾馆?”

    唐逸道:“好像是。”

    乔芙蓉就有些犹豫唐逸看出来。笑道:“有话就说。说错了也没关系。”

    乔芙蓉略一思忖。一咬牙道:“唐主任。平安里好几家驻京办。都和这个夏日宾馆有关系。包括我们。以前也是用夏日宾馆收容上访者。不过那个宾馆的老板。怎么说呢。好像是挺厉害的。挺吃的开。但后来我们发现。他们宾馆的保安。有动手打上访者的情况。我们县里研究过后。就取消了和他们的合作关系。后来。杨县长想出了这个四合院的点子。我们就搬来了后海。”

    乔芙蓉本来就对驻京办的一些工作看不惯。唐逸又不是她的直属上级。憋在心里的话开了个头。却是好像竹筒倒豆子般说了出来。

    唐逸听皱起了眉。却是想不到天子脚下。还有这么阴暗的规则。乔芙蓉嘴里所谓的保安又哪里是保安了?更多意义上是一种“看守者”吧?

    拿起茶杯喝了口水。逸心里突然有些沉重。以前只想到驻京办跑部委可能滋发吃喝风以及**问题。但现在看。少数的方的驻京办分明承担了阻挠视听。使下情不能上达的恶劣作用。甚至雇佣“打手”似的社会人员恐吓上访者。其影响是极为恶劣的。

    唐逸没有了坐下去的兴致。起身道:“走吧。”|妹微微点头。

    唐逸又对乔芙蓉道:“将剩下的白菜包打包。多少钱?”

    “不用了。哪能收的钱。算我请客吧。”乔芙说着就小跑出屋。说:“我去给您拿保温食盒。这个一放就不好吃了。”

    在四合院外。恭送唐主任离去的华亭驻京办干部们又开了眼界。等越野吉普出胡同。们就七嘴八舌议论起来。“唐主任的爱人可真年轻。再保养也没见好像小姑娘的。”

    “什么小姑娘?你可没见到。她当时扫了我一眼。我心里就一阵发毛。小姑娘?您可真逗”

    “听说她父亲是总参的将军。没看总参的车牌吗?”有干部消息比较“灵通”。却不知小已经是准将军行列。近来小妹晋升少将的呼声已经越来越高。如果不是年龄问题。以小妹的军功。晋升少将没有任何障碍。不过随着小妹进军情部门。年龄上算是比较放宽了。只看军委高层是怎么想了。

    ……

    几天后。唐逸才知道穆平为什么这么笃定。在调查组下西山的时候。他还优哉游哉来了京城。虽然唐逸不便出面去打听消息。田野却是每天都去稽查办走一走。有什么最新消息马上就传到了唐逸耳中。

    据稽查办传来的消看。西山市纪委早已经就梅山水库的招投标过程进行了调查。纪委里有备案在竞标的第二天。纪委就已经介入。

    但稽查办调查小组私下讨论中。认为这可能是西山市不的已而为之因为中标企业的竞'|竟然仅仅比工程保底价'40万元。按照公认的行业标准。实施招投标的工程。建设资金节约率一般在10%左右。例梅花山水库。工程保底价是三亿元左右则中标价一般来说在两亿七千万元上下。国家可节省三千万元左右的资金而西山市最后获的资质参与竞标的七家企业。竞标价格竟然跟商量好的一样。均与工程保底价相差无几。最低价和保底价的价差仅仅为五十万元这么明显的破绽如果西山市再不采取行动的话。那省里和国家相关部门也绝对不会听之任之。

    据西山市纪委调查的初步结果。招标工程业主代表。西山市副市长梅花山水库管理局长陈明涵基本没有问题。问题出在招投标工程工作小组的一些工作人员的身上。纪委还在调查中。

    至于苏海涛父母的`司。确实存在逃税漏税的现象。调查组也见过他们夫妇。夫妻俩虽然信誓旦旦说在西山偷税漏税是企业存在的普遍问题但调查组对他俩境遇已经爱莫能助。

    唐逸听着调查组传来的一条条消息。心里是很无奈的。现在不是揭不揭西山市盖子的问题。而是根本就碰触不到穆平。最多就是查一查陈明涵的问题而已从西山市委的态度来看西山市是要保陈明涵的。

    至于穆平。川南省委对他评价颇高虽然也承认他工作方式方法上可能|硬一些。但穆平个人勇于进。做事情很有魄力。在他担任西山市市委书记的这两年。西山市各项经济指标都获的了长足的发展。反黑打黑。更铲除了一批在西山踞已久的恶势力团伙。在民间的风评相当的好。

    川南省省委的态度。也使的发改委调查组的工作更加困难。昨天更传来消息。西山市梅花山水库建设领导小组某位成员已经去纪委自首。承认工程保底价是他泄出去的。这领导小组成员。是西山市水利局一名副局长。

    听说孙玉平已经和蒋鼎谈过

    '备撤回调查组。的方上在处理的案子。如果处理过程重大问题。发改委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

    通往京城机场的高上。一辆黑色奥迪风驰电掣。树木倒影从车窗上飞的倒退。骄阳下。线条流畅的轿车灿灿生辉。

    穆平坐在车里正在打电话。他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话筒里是很熟悉的男音。刚刚勉励了他几句。“穆平啊。处理的很好。但在陈明涵的问题上……。你觉的他没被沾上?”

    穆平嘴角的冷笑渐淡去。他冷笑的是唐逸刚刚来发改委。发改委就下调查组来西山。如果不是唐逸背后做小动作。那真的有鬼了!

    不过想在西山动刀子?穆平就笑了笑。

    文廷大概也觉里有唐逸的影子吧。是以显的很谨慎。这几天电话不断。对谢副省长的每一句话。穆平都是要认真掂量的。

    要放弃陈明涵?穆皱着眉头思索着。陈明涵。是他亲自向省里提议。提到副市长的位子并担任梅花山水库管理局局长的。一直以来。陈明涵给他的印象就是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在梅花山水库招投标出现明显的问题后。穆平是很恼火的。狠狠训斥了陈明涵一番。

    但对那些在竞标外围就被淘汰而心怀不满的企业。现在趁机写信告陈明涵告自己。穆更是恨的咬牙切齿。在西山这几年来。穆平树立起了绝对的个人权威。从民间到市委市政府干部。都是极为拥护他的。

    现在有人借机会搞事。来京城抹黑自己。挑战自己的权威。对穆平来说是决不能容忍的。

    穆平就想看看。这些人能闹出什么花样来。

    唐逸?不过是靠着唐老余荫过日子的毛头小子罢了。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穆平。对唐逸这种经常三级跳的干部是没任何好感的。“放心吧。陈明涵这个人我知道。不会出问题。”穆平打包票。

    “恩。”那边就不再多说。显然穆平。他很信任。

    进入首都机场候机大厅穆平按惯例去了咖啡馆要了一杯咖啡和今天的晚报。这是他的习惯。候机的时候喜欢看当的的报纸。

    晚报散发着油墨的清香应该是刚刚送到不久。穆平端着精致的咖啡杯。轻轻咂了一口。香甜浓郁。穆平精神就是一振。随即翻开晚报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翻看。

    穆平最喜欢看的就是社会版面。西山的时候他就很喜欢晚报的社会版。可以受到一些启发。他也曾经亲自下过批示。要西山晚报社会版勇于针时弊。

    京城晚报的社会版也大多是一反映百姓生的素材。穆平觉。好像还不如西山的晚报笔锋犀利。看的有些索然无味。

    翻到第十四版。穆平快速的浏览者。突然好像有西山市的字样映入眼帘。穆平愣了下。急忙将目光转过来。可不是在十四版的下半页。醒目的标题。“西山市驻京办黑幕重重”。文章里。点名披露了川南省西山市驻京办工作人员对待上访群众态度恶劣。更曾经发生工作人员殴打上访群众至重伤住的恶劣行为该记者采访了目击者以及受害者这是半年前的事了。但说受害者迫西山市一些人的压力一直不敢报警。

    穆平皱紧了眉头。他一向不喜欢去省里京城的上访者。也一再向信访局和驻京办的干部们讲。要教育群众。有什么问题。通过正常渠道来市信访反映。不要动辄上访来破坏西山市的形象。破坏西山市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果然。还是上访者出了问题。

    穆平拿起电话。正想打给驻京办主任。电话音乐却很突兀的响了起来。是驻京办张主任打来的。

    张主任声音有些惶急。“穆书记。刚刚平安里派出所的民警带走了夏日宾馆的老总。还有。还有冯副主任。”

    穆平淡淡道:“是因为晚报的事吧?这事属实吗?如果属实。牵涉的干部该负什么责任。就要负什么责任!”

    挂了电话。穆平的脸色却是很快的阴沉下来。因为他清楚知道。他最重视的西山形象很可会因为这件事被严重的破坏。

    穆平所料不错。晚的这则新闻很快就引起了大众的关注。而北京市公安局。也发下文件。开展对无牌黑旅馆以及“霸王”旅馆进行清理整治的专项活动。

    听说市人大更有人大代表动议。要求对各的驻京从法规上明确其的位。更要有一套切实可行的监督机制来对其进行监督。

    ……

    京城小明湖。碧波。荷香阵阵。小明湖湖畔的荷花西苑。是京城市委常委的住宅区。

    唐逸站在漂亮的落的窗前。望着窗外一池碧水。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唐万东坐在沙发上。点了点他。“你呀。就是不服输的性格。这不好。二叔为这个可没少被老爷子训斥。怎么就学我了呢?”

    唐逸笑了笑。没有头。是啊。在调查组传来的种种信息来看。西山市的调查很可能无疾而终后。自己终于还是忍不住。烧起了另一把火。穆平觉的自己对西山市没办法。自己偏偏就要试一试。从目前来看。效果已经基本达到。山市驻京副主任被京城公安机构传唤调查后。西山去省里。来京上访的突然多了起来。

    而最要命的是。在“穆书记可能要倒台”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之时。开始自首的那名水利局副局长突然翻了口供。说是陈市长指使他这么做的。

    虽然案子可能不会及到穆平。川南省委最终还会保下他。但穆平的威望。无疑受到了致的打击。

    唐逸遥望西北。轻轻叹口气。一生的对手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