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一十四章 黄海亮剑最终弹(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一十四章 黄海亮剑最终弹(下)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一十四章 黄海亮剑最终弹(下)2017-11-8 23:48:59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一十四章黄海亮剑最终弹下

    城的天空。突然阴霾起来。当唐逸表露出不愿意离的意愿后。唐万东突然在政局会议上批|了西南某省份近些年在经济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两个遮天蔽日的政治集团。关系陡然变的紧张起来。好像随时都可能引发剧烈的碰撞。

    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声的王培仁突然一次次给唐逸打来电话。唐逸知道他慌了。他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他的气愤之举会引起两大集团的对抗。本来他只想通过这事的到那边的赏识。恶心自己之余进一步提升他在集团内的的位吧?

    唐逸没有接他的电话。和他也没什么可以再谈的。

    现在唐逸更多的是考虑京城的局势。二叔的强硬。不过是一种姿态。最后终究还是要妥的。毕竟现在不是阶级斗争时期。没有谁能承担两大集团全面碰撞后的政治后果。

    不过和棋后的最终果。却是要看这场博弈谁的手腕更高明些的。

    而真正知道这场博弈起因的只有自己和王培仁两个人。王培仁。是不会对那边将事情说透。例如李侦探的死因。他就绝不会说出去。所以。自己可以借机会做,事了。

    ……

    香港。东方的一颗璀璨明珠。一座座拔的而起的天大楼。仰望之下令人目眩神迷。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里。车流穿梭不停。一座现代化快节奏的繁华城市。

    夜幕下的香港夜景是美丽而奢华的。到处都是绚丽的宫殿。宛如梦幻世界。

    皇城俱乐部。号称港的“TK”。TK则是日本|座区最高档的乐部。

    金碧辉煌的俱乐部前。站着一名穿着黑西装。异常精神的男青年他看着皇城俱乐部那闪烁的巨大霓虹招牌。脸上神色渐渐坚毅起来。

    从男青年身边的黑林肯里又钻出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他笑呵呵道:“齐先生到了。”

    军子微微点了点头。单枪匹马的他。即将面对的是省港最庞大的黑社会组织“顺义发。

    寒风凛冽。军子血却仿佛在沸。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皇城俱乐部的顶层走廊里寂静声。军子看着处不在的摄像头刀刻般硬朗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厚实的红色的毯。踩在上面发出一丝声息。

    走在前面为军子领路的中年男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据说李先生是顺义发的“法律顾问”。

    在走廊最里端。李先生轻轻推开了雕刻着金色花纹的两扇门。军子对他点点头。慢慢走了进去。

    代表着“顺义发”最高权力核心的这间会议室却是不怎么起眼。一张方桌。七八把椅子。在空荡荡的。有靠着落的窗的沙发上坐着一位胖胖的老人。看起来就好像弥勒佛。

    见到军子走进来。老人就微笑站起。伸手道:“齐先生是吧?”

    军子和他轻轻握了握:“言先生。你好。”这位人如浴春风的老人。就是顺义发的龙头任谁也看不出这位慈祥的老人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

    “言先生我是拿东西的。”坐在沙发上。军子开门见山。

    言先生微笑道:“我知道听老李说过了。”

    言先生打量着军子。他不知道军真正的身份。只是大体听介绍人讲了讲。难道真的是那T先生的人?在没确定子身份之前。就这样白白将东西交给他。言生实在心有不甘。要知道永安集团的王培仁开价到了三百万美金。是他一直在压着。因为他知道事关重大。要再看清一点。为此《潮》那边的负责人和他大闹了一场。

    现在随便来了个年人。介绍人只是点了点。隐含的意味是这个年轻人是T先生的人。就这样将东西轻易的交给他?

    言先生打量着军子。默思索着。但他也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不会承认T先生有关的。

    电话响了起来。言生接通。说了几句话。随即挂了电话。再看军子。眼神已经变了。变的更加和蔼可亲。

    “齐先生。你要的西价值不菲啊!”言先生笑|呵的说。

    军子微笑道:“所说。有人要我跟你说声谢谢。”

    言先生一愕。随即就大笑道:“客气了。客气了!”再不犹豫。就拿起茶几上黄色公文袋递了过去。说:“东西全在这里。我可以保证没有一张外泄。”

    军子微微点头。打开公文袋扫了两眼。随即拿起火机。将公文袋点燃。等公文袋和里面的照片慢慢化成灰烬。军子又将黑灰收在了随身的塑料袋里。准备回宾馆后。冲进马桶。

    言先生赞许的点点头。这位齐先生。做事太仔细了。

    言先生又笑道:“还有就是我帮你查了查。那条人命的凶手还在黄海。我想。他会自首吧?”

    军子点点头。心里暗暗佩服唐哥的判断力。李侦探的命案果然是王培仁请的顺义发帮忙做的。顺义发的人更没有轻易将照片交到王培仁手上。这件事一旦被言先生这样的老狐狸知道。他又哪会胡乱插一脚?T先生的人找上了门。只怕这狐狸巴不的烫手山交出去呢。

    军子站起身。微笑道:“言先生。谢谢了。一百万美金已经打入了你的账户。”

    言先生微微一愕。即就有些失望。但也知道。人家是不想和他沾上任何关系的。自然不会要自己这个人情。

    军子最后拿出一张名片。微笑递给言先生。“如果以后言先生来内的。我一定尽的主之谊。”

    言先生笑道:“齐生太客气了。”接过名片。小心翼翼收起。

    军子出门的时候。一个戴眼镜的长发男人急匆匆冲进来。和军子撞了个满怀。军子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去了耳听长发男子连声问言先生。“是他吧?他吧?”言先生就顺手关了门。声息全无。

    来的正是《潮》杂志社的社长雷鸣虽然在严先生压力下将照片交了上去。雷鸣还是心有甘。大声道:“王培仁刚刚给我打来电话。他愿

    百万美金。”

    言先生微笑坐回了沙发。说:“东西已经交出去了。恩一百万港币。我明天过户给你另外阿龙的安家费我来出。”阿龙就是杀害侦探的凶手。

    雷鸣自不知道言先生一转手就捞去了九成。用力挠着头。有些抓狂。“一百万四千万变一百万!:的。早知道他开联系我就卖他了!”阿龙拿到了照片和底片。雷鸣虽然不知道内情。但王培仁一张嘴就开价五百万港币。雷鸣是个见利忘义的粗人。就马上待价而沽。眼见王培|-次联系自己都将价格翻一番。他就更舍不的放手了。想看看最后能出王培仁多少血谁知道按照早和王培仁约定的文章见了报。一下就惊动了言先生。命令他叫照片交出来。雷鸣迫于言先生的压力。只交了照片。现在听说最后只捞了一万雷鸣沮丧的挠着头真有跟这老家伙拼命的冲动。

    言先生叹口气。“四千万那也的有命花才是。”

    雷鸣坐到沙发上。拿起军子刚刚用过的茶杯大口喝了几口水。不服的道:“香港几万警察都动不了我们顺义发。我就不信上面的书记有这个本事。”

    言先生摇摇头。“你呀。不知道天高的厚。”拿起茶杯。再懒的理他。

    ……

    黄海市公安局。突然有个叫李如龙的年轻人来自首。更详细交代了永安集团鲁东分公司负人王培仁买凶杀人的经过。由于他讲述的杀人经过和法医现场推断的一一样。更带着公安刑侦人员去郊外某小河沟捞出了凶刀。是以基本确定。他就是凶手。

    涉及永安集团。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贾跃军不敢擅专。马上向唐逸进行了汇报。

    在唐逸亲自批示下。局专案组从鲁城。将王培仁请回来协助调查。

    “18杀人案的峰回路转。就好像一个信号弹。划过了京城的天空。

    《解放军日报》上。发表了总装-部副部长王仁厚中将的一篇文章。谈境外资金入股军工企业的利弊。在文章中。他出境外资金入股对军工企业是利大于弊。但一定要确保外来资金不会干预军工企业的正常运作。不然的话会有意想不到的隐患。他举了一例子。前年的时候某军工企业就是因为港资公司的影响。从新渠道采购了一批材料。结果生产的军用帐篷甲超标。由此见其恶劣影响。

    军方突然高调发出声音令很多人震惊。人人都知道。中将提到的港资企业就是永安集团。

    西北某省的一处角落。装饰雅致的客厅内。一位英俊的中年男人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解放军日报》。轻轻摇了摇头。

    “小李。确定了。王培仁被批捕了?”中年男人问身边的秘书。

    秘书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叹口气:“自作聪明。很多事。都是这些自作聪明的人坏的。”确实。如果不是王培仁防了他一手。所说所讲不尽不实。或许事情不会偏离轨道。

    “宁老大为了女儿飙……”中年男人低语着。有些伤脑筋。很多事都常常有意外因素发。不是想算计就可以算计的面面俱到的。小李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也知道自己不该听清楚。

    电话音乐响起。中年男人接通电话。脸色渐渐严峻起来。

    随着《解放军日报》的文章。各种质疑永安集团的声音越来越多。尤其是永安集团高层涉及在黄海买凶杀人一事。经报纸杂志披露后。其公信力降至历史的最低点。

    而宁副主席的震怒。更是令永安集团雪上加霜。据说。宁副主席作出了几点批示。点名要几家军工企业内部整顿。其中就有北方国维。

    因为军用帐篷甲超标。军方高层对永安集团本就不满。据传闻听说永安集团又有人通过小动作造谣“欺负”宁副主席的姑爷后。一些宁系将就炸了锅。其中南方一名霹雳脾气的大军区副司令员竟然要带队去抄了永安集团南方总部当然。小道消息。以传谁也不知道真伪。

    但这样的小道消息越来越多。永安集团在国内的业务举步维艰。很多正在谈判的项目都停了下来。谁也不想沾上“军方的眼中钉”不是?

    黄海常委5别墅。卧房古雅的落的镜前。唐逸正拉着小妹照镜子说:“看看。是是漂亮了许多?”

    唐逸给小妹买的新睡裙白如雪。穿在小妹身上更添了几分梦幻味道。

    小妹倒是无所谓。唐逸拉她来照镜子。她就来照倒也没觉的这睡裙多漂亮。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不太漂亮呢。”

    唐逸无奈的笑。随即就拉起小妹白生生的小手。“喂。老婆。岳父还在生我的气没?”

    虽然岳父没问。唐逸也早主动打去了电话解释。谁知道岳父只是淡淡说了句:“小妹早和我说了。情况我都知道。”

    唐逸知道岳父是很恼火的。但为小妹又不能火发在自己头上。所以。永安集团成了他的出气筒

    令岳父岳母操心。唐逸实在过意不去。要知道岳父岳母膝下无子自己可以说是他们的半个儿子了小妹又是那种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自己真该好好对两位老人才是。

    听唐逸问小妹'异的道:“生。他没生你的气啊!”

    唐逸道:“怎么会?你怎么和咱爸说的?”

    小妹道:“我就是拿了杂志去找他。我和他说。杂志是乱编的。”

    唐逸一时真是哭笑不的。想来岳父当时心情和自己一样吧。但小妹解决问题的方式往往就这么简单。就岳父。也舍不的骂小妹说谎的。

    “小妹。以后我真应该加倍孝顺你爸爸妈妈。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女婿。其实还不坏的。”唐逸轻轻拥紧了小妹。小妹。让自己情何以堪?

    “恩。我喜欢你孝顺他们。”小妹有些开心的点,头。

    ……

    0044月。中纪委突然鲁东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蔡国平和黄海市市长黄向东展开

    。倒不是他俩收了永安集团的贿赂。而是据王培|。蔡国平和黄向东都曾经向他提供过一些政府方面的私密消息。永安集团鲁东分公司为此受益很多。

    5。鲁东省委书记宋轼调往西南某省。原鲁东省人民政府省长徐维|接任鲁东省委书记一职。原江南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张长生调任鲁东省省委副书记。并在省人大常委会上被任命为鲁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省长。

    在常委5别墅客厅。看着电视新闻。唐逸脸上没什么表情。只默默的喝茶。

    李良隐隐知道省委的人事变动和黄海的案子有关。但他不是多嘴的人。喝了几口茶。突然道:“书记。听说张省长刚刚来鲁东就给您打过电话?”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良就不再问。

    5别墅的隔壁。黄向东正在书房里听电话。电话里。是一个熟悉的男音。“向东啊。你暂时也要动动。”

    黄向东脸抽搐了几|。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恩了一声。

    “注意保护好自己。不要急。”男音仍然是那么一不苟。

    黄向东又恩了一声。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书橱。墙的另一侧。就是唐逸的空间。这一刻。他又在想什么呢?

    五月。蔡国平被中纪委双规。黄向东调任鲁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虽然“他”暗示会帮黄向东东山-起。但黄向东道。自己的政治生命很可能走向了尽。

    在黄向东离开黄海。唐逸单独请他在纽约大酒店吃了一餐。为他送行。

    本以为黄向东不会来的。谁知道他偏偏就来了。唐逸只是要了些家常小菜。和黄向东默默喝着酒。这点很令黄向东意外。但仿佛又在情理之中。唐逸。就是这样一个人吧?

    从头到尾。两人都有说一句话最后告别时。逸只是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说了一声:保重!”

    黄向东点点头终于。艰难的开了声:“你也是!”转身。慢慢钻进了黑色小车。

    看着黑色奥迪慢慢消失在视线中。唐逸伫立良久。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有些怅然。

    ……

    长长的黑色车队慢慢在乡间小路上行驶。车窗外是一望无垠的麦田。微风吹来。麦浪滚滚。

    唐逸听着张强军介绍着今年预计的各项收入。唐逸微笑着默默聆听。

    “再转一圈。”唐逸拍了拍小武的肩头。副驾驶胡小秋急忙拿起步话机。通知前面开道的警车。

    唐逸又扭头看向了窗外。久久不语。

    当黑色车队缓缓驶回镇上时。却见范各庄庄头。站着一片黑压压的群众。他们打着长长的横幅。“唐书记。范各庄永远欢迎您”欢送敬爱的唐书记”……

    唐逸轻轻拍了拍小的肩头。车队缓缓停下。当唐逸从黑色奥迪钻出来时。群众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

    不知道张强军从哪儿找来的扩音喇叭。好像他知道唐逸肯定想讲几句的。

    唐逸拿起扩音喇叭。众们发出更大声的欢呼有人大声喊:“唐书记万岁!”

    唐逸就笑了。叹口道:“春节晚会有托儿么欢送领导也有托儿了?而且。托儿的水很有问题嘛。万岁?是想我犯错误吗?”

    “哈哈”有村民就大声笑了起来

    张强军就看了身的李革一眼。李革脸色很尴尬。

    唐逸又微笑道:“亲们。虽然我知道你们是被组织来欢送我的。但还是谢谢你们。或许。你们中有人会恨我。我也知道。你们有人喊我唐黑子。恨我抢走了你们的土的。说霸道专横。但我想说。范各庄。承载了我很多的感。我喜欢这里。”

    村民们都沉默下来。本来被强迫欢送唐书记的众。也渐渐听出神。

    唐逸继续道:“现在呢。大农庄试点没到收获季节。最起码。要到秋后你们才知道农业公司会分多少红|。管委会干部的预计别说你们。就是我也不敢尽信。所以。我是很忐忑的。我很想留下来看看最终的结果但又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因为我高升了。我可以去作更多的事。大农庄试点。成也好。也好。我都不后悔。失败的话。我会愧疚。我会来给大家谢罪。但对这场改革。我永远不会后悔!”

    有人开始鼓掌。一。两个。掌声渐渐响亮起来。有人大声喊:“唐书记。失败就失败。我们有口饭吃就好!我叫过你唐黑子。我错了!”随之掌声更加热烈起来。

    唐逸眼角育些湿润。朴的村民们。当自己这个所谓的“高官”敞开心说几句心理话。他们来讲。就是天大的恩惠。★中文网更新迅速,小说齐全★就变的异常宽容起来。是“有口饭吃就好”。

    “你这是诅咒咱们各庄吗?”唐逸压抑着心里的激动。微笑着。指着人群。其实他根本没看清楚是谁喊的话。

    大家又都笑了起来

    唐逸拿起扩音器的时候。笑声马上小了下去。大家都看着他。这一刻。村民们突然觉这霸道专横的唐书记和大家的心贴的特别近。

    “我希望范各庄试点能取的成功。大家的生活越来越好。我们搞这个试点。不是为了让大家“有口饭吃就行”。是为了大家过上好日子。我希望。等我再来到范各庄的时候。大家是真心欢迎我。是真的希望我回家看看。我也衷心祝福大家的日子过越红火。一年一个新台阶!”

    “哗”。热烈的掌中。唐逸将扩音器交给了张强军。回身钻进了奥迪。

    车队缓缓驶离。唐回头。村民们正用力挥舞横幅。“唐书记。范各庄永远欢迎您!”。驶出好远。耳畔仿佛还回响着那经久不息的掌声……

    004年6月。三十六岁的唐逸被任命为国家发改委副主|国务院西部的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