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三章 兰姐和喜儿-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三章 兰姐和喜儿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三章 兰姐和喜儿2017-11-8 23:48:47Ctrl+D 收藏本站

    委院5别墅里,唐逸脸色阴沉,翻来覆去的看着经))7全程录像,接到了叶小璐的电话,说是小楚拿到了三个经济房,当然具体情况叶小璐就不清楚了,也不排除小楚吹牛的可能性。

    到底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唐逸有些烦躁,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喜儿每天读书看报,对黄海的事清楚着呢,她坐在小马扎上,也跟着唐逸看摇号录像,她猜得出肯定是经济房放号出了问题,看着唐逸伤脑筋,她心里异常舒畅。

    等唐逸又点起了一颗烟的时候,喜儿想了想,就道:“是不是电脑被人做了手脚?”

    唐逸微微一怔,电脑?

    喜儿道:“我知道,你们很迷信这种电脑随机抽取号码的方式,硬件软件的我也不懂,但归根结底,不过是工具而已,是工具就可以做手脚。”

    唐逸就笑了,是啊,软件,自己对软件的认知不是一般程序员可以达到的,当然,如果真要自己去编程,早忘的七七八八的了。随机抽取号码的软件很容易实现,普通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学生就可以完成,是以自己从来没多想,编程容易,做手脚同样很容易,就看有没有条件而已。

    放下杯子,拿起手机拨给了邓文秩,刚刚听唐逸提到这次抽号,邓文秩就笑道:“我也正想和你反映下情况呢,派号结束后,我就听到了一些议论,好像这次派号出了些问题,有人向我反映,摇号软件是由房管局测绘中心组织开的,没有经过第三方的检测,而且从开到使用保管都属于同一个部门,很难确保公正性。

    ”

    唐逸就是一笑,说:“那你就抓紧时间处理,第一次电脑摇号就出现问题,影响很恶劣,处理的不当会令我们失去公信力。”

    邓文秩道:“我明白。”唐逸知道,因为经济房频频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后世有些经济专家就谏言取消经济房,唐逸觉得这有些荒谬,经济房建设和派号出问题,就要规范它的管理,而不是取消这个惠及普罗大众的房改计划,毕竟经济房在西方和香港都是很成功的,保障了低收入家庭有房可住。

    挂了邓文秩地电话。唐逸就侧头对喜儿笑道:“过几天。要兰姐带你去买套新衣裳。”

    喜儿心里就一阵堵。这个笨蛋真拿自己当使唤丫头了。看他地表情就好像旧社会地主老财在犒赏家里地下人。但不可否认。喜儿对共和国金碧辉煌地商场里那时尚漂亮地服饰还是很感兴趣地。

    ……

    邓文秩知道唐逸对这次经济房派号很上心。而摇号出了问题。唐书记不讲。自己也大是脸上无光。是以马上雷厉风行地展开了调查。

    在举报信地基础上。公安和检察机关开始介入。有邓文秩这个市委常委压阵。更批示“不管涉及到谁。一查到底”地情况下。执法人员彻查了这次被摇到号地申请。结果在第一次摇中地205市民中。有19人申请资料纯属造假。更有三十多人地资料有这样那样地问题。造假资料涉及了居委会街道公安民政等多个环节。司法部门马上展开立案侦查。

    而房管局测绘中心主任被正式批捕。房管局其它涉案人员也被隔离审查。

    造假自然如大难临头,惶惶不可终日,毕竟根据市委办公厅文件精神,房改办可是出台了造假领取经济房的各种处罚措施,除了追究法律责任外,据说还有巨额的罚款。而现在看态势,市里是来真的了,邓文秩这个市委常委亲自关心的案子,那谁能压得住?

    在各路神仙四处活动,打点送人情之际,市委常委会上,新的广电局长提名人选获得了通过,大部分地市的广电局局长任命,是由宣传部拟定人选,再报组织部考察,很多地市的广电局局长会兼任宣传部副部长,是一个很显赫的职位。

    常委会上,黄向东从头到尾没有言,很难看出广电局“不听话”是不是他打了招呼,但以前任宣传部部长张强和广电局局长张邦国的关系,就不难得出结论。

    唐逸也没有怎么说话,该说的话自然有人帮他说。在王文卓副书记表达了几句不同观点后,却是招致了几名常委不冷不热的反对,王文卓悻悻闭了嘴,现在他这个分管党群组织的副书记实在是很难受,已经根本指挥不动组织部,孙有望通常都是直接和唐逸打招呼,王文卓现在才后悔,如今的权势地位远不如在组织部时一呼百应,甚至那时候唐逸都要仔细掂量他每一句话的份量。

    市委暗潮涌动,兰姐却是接到了黑面神的任务,领着喜儿来到了商业步行街购物。

    两位艳丽的女人走在步行街街头,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人垂涎的目光,兰姐穿着束腰紧身的黑色皮衣皮裤,性感逼人,皮料质地极为光鲜,在冬日下灿灿生辉,使得这个小尤物的娇美如梦如幻,不知道耀花了多少男人的眼。

    喜儿穿了件淡白呢子风衣,风衣下摆露出好看的红裤子,红高跟鞋,是兰姐的旧装,如果说以前穿在兰姐身上稍显土气的话,而喜儿隐隐的高贵气质则使得她只显艳丽妖娆,更令一些打量她俩的小姑娘觉得时尚前卫,决心自己回去也买一条红裤子穿上。

    喜儿将冰激凌直筒扔在了垃圾箱里,现在她倒是迷上了“奇葩”冰激凌,一天不吃心里就不得劲,自从兰姐给她了三个月的工资后,喜儿就经常跑去王庄小卖部买零食吃,当然,少不了傻姑那一份,喜儿逃跑计划连连受挫,一时技穷,也只能暂时得过且过,就当在麻痹那个笨蛋书记吧,喜儿也只能这样想聊以自慰。

    兰姐拿出纸巾,帮喜儿擦拭嘴角的冰激凌,她不知道唐书记为什么不喜欢喜儿,但这么漂亮可人的小姑娘,天生就容易招人好感,兰姐是个俗人,更容易以貌取人,看起来,倒好像她是喜儿的姐姐一般。

    喜儿心里极厌烦兰姐的举动,因为这个庸俗的小女人表现出来的可亲可爱,不过是装出来而已。

    果然不出喜儿所料,很快兰姐就将纸巾递给她,喜儿接过,回头小跑两步,扔进了垃圾箱,经常被兰姐颐指气使,喜儿已经渐渐有些麻木,最起码兰姐不知道她过往的显赫,被兰姐呼来喝去,比被那个笨蛋书记指使心里要

    多。

    “来,来这家朝鲜服饰看看。”兰姐指了指步行街旁的一处店面,喜儿心里一惊,随即知道兰姐是不可能知道自己身份的,笨蛋书记再糊涂,这点诀窍还是懂的。

    朝鲜服装店自然是允儿的朋友淑珍开的,现在她的生意越来越好,就两人渐渐不够调配,于是从黄海雇佣了两名服务员,对淑珍来说,有黄海本地人给她打工,大概和一些国人雇佣西方雇员一样,有种特别的自豪感。

    见到兰姐进来贞淑忙迎上来,她可是知道这个俏丽性感的小女人能量很大,在黄海可以办到很多事。

    兰姐简单给喜儿贞淑互相介绍了一下,当说到贞淑是从朝鲜过来的时,喜儿心里就轻轻叹口气,自己没上过报纸杂志,真正知道自己存在的都是朝鲜上层人士,不然倒真的可以借贞淑的眼睛看一看自己与以前是不是已经截然不同,毕竟朝鲜的特工,怕是在四处寻找自己的踪迹。

    贞淑请兰姐和喜儿进里间的办公室坐了,又给两人倒了饮料,恭谨的对兰姐道:“夏总,我这就叫人拿衣服来,您看中的就说话,我送您。”

    兰姐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就是来看看你,怎么样?有什么困难不?”她知道贞淑和允儿是好朋友,贞淑对自己恭恭敬敬,她可不敢托大,更不能随便沾人家便宜,不然被黑面神知道那还得了?

    贞淑忙说没事。

    办公室不大,大包小包的都是从朝鲜运来的服装,开门都有些困难,兰姐就笑:“你呀,该扩充店面了。”

    贞淑道:“再看吧,现在去了开支刚刚有些盈余。”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敲响,漂亮的女销售员勉力推开门,“贞淑姐,B_34出去一件,现在摆上?”

    贞淑点头,女销售员就进了办公室储藏室,开始翻检大包小包,兰姐就看得皱起了眉头,问贞淑:“她叫什么名字?”

    贞淑疑惑的道:“小霞。”

    兰姐点点头,对小霞招招手,小霞皱了皱眉,但是经理的朋友,就直起腰,走近两步。

    兰姐道:“小霞是吧?从我进来,就看着你哭丧个脸,客人见到你都被吓跑了,还能买衣服?你怎么回事?是不是看贞淑人好,又是朝鲜来的,你就不好好干?”更转头对贞淑道:“贞淑,不是我多管闲事,现在等着找工作的人一大把,用得不舒心就换掉,不要太迁就她们。”

    贞淑就笑,说:“没什么,最近小霞家有点事,她们一家五口人住房才五十多平,那个,那个什么经济房摇号没摇到,听说都是有关系的人分了,她心情不好,对了,夏总,你能帮帮她不?”又回头对小霞道:“快点,把你的情况和夏总说说,夏总可是个能人,黄海没有她办不了的事。”

    兰姐吓一跳,虽说现在她就算不通过唐逸也能办很多事,但她可从来是规规矩矩,尤其是和黑面神生了两次关系之后,她就怕黑面神担心影响仕途将自己打掉,对这方面就更注意,不能给黑面神惹一丁点的麻烦。

    兰姐心里也感慨,来了黄海之后,贞淑也渐渐变得能说会道了,这一点可比允儿差远了。

    小霞听说兰姐能帮到她,激动的很,连声说:“谢谢夏总,谢谢夏总。”

    不管怎么说,这种氛围兰姐很受用,想了想道:“这样吧,我有内部消息,这次一期经济房会有几十套房子重新摇号,你注意下新闻,估计重新摇号也就这几天,大家都等第二次派号呢,这次重新摇号知道的人不多,摇中的几率会高点,你多注意新闻。”这不是什么秘密,倒是可以说的。

    小霞有些不相信的问:“真的?”

    兰姐就皱皱眉:“那还能有假,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说出去,第一次摇号出了问题,不少官员都被调查呢。”

    “啊!”对普通市民来说,现在的兰姐自然就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小霞连连点头,贞淑心里也很舒畅,有夏总这么个朋友,她自然脸上有光。

    喜儿却是看不惯,站起来道:“兰姐,我去买冰激凌。”

    兰姐也没太在意,点点头,又和贞淑小霞海侃起来。

    ……

    喜儿走出好远,才在步行街街口找到了便利店,买了一枝冰激凌,却又懒得回服装店,就沿着大街闲逛,前面是一家二层小练歌房,看着酒吧灯红酒绿,隔着玻璃门,可以见到吧台旁,坐了一排衣着暴露打扮妖冶的女孩儿,喜儿就不屑的撇撇嘴,这就是那个笨蛋书记引起自豪的社会主义?

    在门口多看了几眼,身后突然酒气熏天,喜儿回头,就见一张坑坑洼洼的丑脸就在眼前,满脸疙瘩红通通的,酒糟鼻,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喜儿吓了一跳,忙退了几步,瞪眼道:“神经病啊你!”

    “啧啧,真漂亮,新来的吧!来,陪哥去唱歌,今天就买你的钟!”酒糟鼻说着话,就抓住喜儿胳膊向练歌房里拽。

    喜儿大声道:“滚开,我不是这儿的人!”酒糟鼻却哪里肯听,拽着喜儿就进了练歌房,里面的服务生很忌惮他,都叫他“军哥”,看着喜儿挣扎,却没人敢说话。

    喜儿连踢带打,但军哥皮糙肉厚,却是嘿嘿笑着,仿佛在给他挠痒痒,极为受用的模样,拽着喜儿就进了一层的包厢。

    被强行抓进包厢,喜儿反而冷静下来,军哥出去了一会儿,反手锁了门,喜儿就打量包厢情形,包厢很大,电子激光灯旋转,金碧辉煌,但自然是没有窗户的。

    好一会儿后军哥拎着一打啤酒走进来,顺手关了门,又拉着喜儿胳膊向沙上拽,喜儿冷声道:“先放开我,有话好说!”

    军哥嘿嘿一笑:“大美女说放人我就放人。”松开喜儿的胳膊,却是挡在了门前。

    喜儿就走到茶几前,军哥这才嘿嘿笑着也走过去,坐到沙上,伸手想拽喜儿,喜儿道:“军哥是吧?你看上我了?”

    军哥打量着喜儿凹凸有致的身子,心痒难搔,眼里的淫邪令喜儿一阵恶心,“小美人,挺痛快的嘛!说吧,开个价!三千够不够?”

    喜儿冷声道:“军哥,我不是这家酒吧的。”

    军哥胳膊敞开撑在沙上,很舒服的颠着腿,笑嘿嘿道:“哦,是别的酒吧的

    没关系,以后哥天天去捧你的场。”

    喜儿看出来了,军哥其实很清醒,心下更是警惕,说道:“你明白我的意思,总之你说吧?要怎么放我走?我可告诉你,我和公安局范局长很熟。”提唐逸对方肯定以为自己在吹牛。但喜儿显然低估了市局局长的地位,军哥又哪里会信,目光贪婪的在喜儿俏脸粉颈和酥胸上游弋,嘿嘿笑着,就从茶几上拿起一瓶酒,用火机“啵”的起开,递给喜儿,“喝了这瓶酒,咱们再谈。”

    喜儿眼见这瓶酒是刚开的,就接过来,说道:“我喝了这瓶酒,你就放我走?”

    军哥嘿嘿笑道:“喝了再说!”

    喜儿犹豫了一下,军哥就笑:“要不,就给哥唱歌,一歌,顶一瓶酒。“指了指茶几上的麦克风,“自己选!”

    喜儿一咬牙,拿起啤酒咕咚咕咚喝下,军哥大声叫好,鼓着掌站起来,伸手又去拿茶几上的酒,嘿嘿笑道:“再来一瓶,说不定就喝的我军哥高兴了!”

    喜儿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拿起手里的酒瓶就想冲军哥后脑砸下去,但她虽然手段毒辣,毕竟从来没自己动过手,禁不住犹豫了一下,军哥却已经转过了头,喜儿再不多想,举起酒瓶就砸了过去,军哥一偏头,“嘭”,啤酒瓶砸在他的肩头,军哥胳膊一阵疼,骂道:“臭婊子!”反手就是一拳,正砸在喜儿脸上,喜儿痛叫一声摔进了沙,她哪吃过这种苦?就觉脸上火辣辣疼,嘴角咸,鲜血缓缓淌出,想站起来,却是头晕眼花,一时动不了身。

    军哥骂咧咧开始解自己衣扣,“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会儿叫你欲生欲死,看你这骚样,后庭没被人玩过吧?老子这就帮你开苞!”

    很快军哥就将上衣褪去,胳膊上纹着青龙,异常狰狞,喜儿晃晃头,挣扎站起来,就向门口跑去,“嘭”肚子上又挨了军哥重重一拳,喜儿慢慢跪倒,想吐,却又吐不出来,只能在那里干呕。

    军哥只穿了条内裤,里面那话儿已经兴奋的张牙舞爪,嘿嘿笑着向喜儿走过来,“妈的,先给老子吸吸。”

    喜儿身子都凉透,这么恶心猥琐的男人,就是被他碰一下也不如死了的好,但此时她纵然心有七窍,却也无计可施,只能和他拼了!这一瞬,她突然想起了唐逸,要是他,他在这里就好了!

    “嘭!”当军哥一把采住喜儿头时,包厢门被猛的踢开,两名穿制服的警察和兰姐冲了进来,军哥怔住,忙放开喜儿,大声道:“你们找谁?”

    见到包厢内情形,兰姐气坏了,在唐书记跟前的人里,只有喜儿是她的“下属”,对喜儿,她可以颐指气使,但又怎么容得别人欺负,大声道:“给我打死这个臭流氓!”

    两名警员早就火大。不管品性如何,大多数人见到强奸犯都是恨之入骨的,是以在监狱的强奸犯经常被人暴打。但俩警察不知道手眼通天的夏总是什么意思,等听兰姐一放话,两人马上冲过去,其中一名警察照着军哥那里就是一脚,军哥惨叫一声,捂着那儿倒在地上打滚,两警察就开始狠狠用脚踹他。

    兰姐却是忙扶起喜儿,却见喜儿脸上青肿,嘴角更渗出血丝,兰姐心疼的搂住她,“没事了!没事了!”喜儿靠在兰姐温暖的怀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很想在这个庸俗的小女人怀里大哭一场,却终究忍住,只是,却是舍不得离开兰姐的怀抱。

    被喜儿抱得紧紧的,兰姐能感觉到喜儿突然的亲近,就默默抱着她,想来,她被吓坏了。

    在和贞淑她们聊了几分钟后,也不见喜儿回来,兰姐见时间不早,就出来找她,谁知道一直来到便利店,也不见喜儿,兰姐就有些慌,喜儿没来过市区几次,可别迷了路,和便利店职员打听,那个职员倒是对喜儿很有印象,说向西走了,兰姐忙追出来,恰好遇到派出所巡逻车,步行街和夏兰美容院是一个辖区,巡逻民警自然识得兰姐,见兰姐慌慌张张的,就停车问什么事?听说兰姐乡下来的朋友迷路了,就忙叫兰姐上车一起找,向西追了一路,不见喜儿,按时间掐算她可走不了这么远,民警忙又开了回来,到了“梦幻”练歌房前,民警下车去问,这一片娱乐场所民警都很熟,问起那排坐台女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白风衣红裤子的漂亮女孩儿从酒吧前走过去,那些坐台女都有些慌,再一细问,才知道女孩儿被军哥带进了包厢。也幸亏军哥拿酒时一来下药,二来遇到熟人耽搁了不少时间,不然喜儿怕是在劫难逃。

    军哥被两名民警打得嗷嗷怪叫,剧痛之后,总算清醒了些,大声喊,“别打,自己人,我,我是刘波弟弟!”

    民警都是一怔,刘波是区局治安科科长,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兰姐刚刚扶着喜儿站起来,见喜儿可怜兮兮的模样,正是满腔火气,听到小军喊,一下就炸了:“刘波?是刘胖子不?”

    民警都点头,兰姐咬牙启齿道:“把这个臭流氓押回去好好收拾,等着进号子吧!刘胖子,刘胖子,姑奶奶非给他好看不可。”

    在民警眼里一向性感大方的夏总突然爆了粗口,民警都吓了一跳,就知道刘胖子这次要倒霉了,夏总?好像是市局范局长都要礼让几分的角色呢。

    俩民警大声答应,拽起小军就啪啪抽他嘴巴。看了只穿三角裤的小军一眼,兰姐皱眉道:“我们先走了,可看不得他这丑态,等我妹妹休息下,再去你们那给口供。”

    俩民警忙说好,兰姐扶着喜儿出门,喜儿却觉得头越来越晕,斜靠在兰姐身上,仿佛一丝力气也无。

    ……

    唐逸正在悠哉悠哉的看电视,见到兰姐扶着不停点头扭动的喜儿进来,就皱眉道:“搞什么?她喝多了?”

    “不,不是,好像被人下了药。”兰姐怕的厉害,但这事又太大,不敢瞒唐逸。

    喜儿突然一把推开兰姐,大声喊:“好热啊!”她的呢子风衣在路上已经脱了,雪白的羊绒衫紧紧裹着她的酥胸柳腰,线条极为动人。

    喜儿迷离的双眼见到唐逸,就指着唐逸咯咯的笑,“你个笨蛋,你呀你,你怎么做书记的,狗屁都不懂!”

    兰姐差点吓死,却见唐逸脸黑的可怕,忙

    儿,喜儿却已经踉踉跄跄扭到唐逸近前,大声的喊:(来,来和我跳舞,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舞后,你呀,你别以为我是乡下来的傻丫头,我告诉你,你不算什么!”

    “热死了!”喜儿用力向上拉了几下羊绒衫,雪白的小腰肢隐现,那性感的肚脐上,却是穿了小小的银色金属环,可爱而诱惑,骄人白嫩的小腹上,一枝娇艳欲滴的玫瑰若隐若现,唐逸皱起眉头,喜儿妖魅般诱惑的身子却是扑进了他的怀里,大声喊:“你这个笨蛋,我杀了你!”

    唐逸一伸手,就将喜儿推得跌在地上,回头看了眼吓得脸色苍白的兰姐,冷哼一声:“你搞定她,再和我说说,到底生了什么事!”冷着脸,径自上楼,只留下求漫天佛祖保佑的兰姐心里叫苦。

    喜儿真正清醒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事了,兰姐不在,桌上留了字条,“喜儿:多休息,唐书记知道了昨天的事,应该不会骂你,放心。”

    喜儿头还是有些疼,挣扎起身去洗了脸,才渐渐想起昨天的一幕幕,思及那恶心的男人,喜儿咬着嘴唇,直到嘴唇又渗出血,才猛的惊觉,再想下去,却是隐隐想起了昨天自己扑进唐逸怀里喊着要和他跳舞,更想起唐逸将她推在地上的场景,喜儿一时羞愤,一时生气,真不知道怎么面对那可恶的男人,再见到他,他可不知道会怎么来羞辱自己了。

    但喜儿显然想错了,傍晚六点多唐逸回了五号楼,当然还是老规矩按门铃,喜儿更是气愤,去开了门,张嘴就道:“我刚醒,没做饭!”已经铁了心要和唐逸大吵一架,昨天生的一幕幕实在令喜儿难以接受,更难以面对,就算被唐逸交出去,也比被他拿着把柄一直羞辱自己的好。

    谁知道唐逸却是温和一笑,将手上的塑料袋在喜儿眼前晃了晃,笑道:“知道你没精神,我今天买了汉堡,本来想买盒饭的,但兰姐说你喜欢洋快餐,这我倒是想不到。”

    喜儿就是一呆,从没见唐逸对她这么和颜悦色过,满头雾水的跟在唐逸身后,更在唐逸示意下第一次坐在了沙上。

    唐逸将便利袋递给她,说:“一人一个。”

    喜儿呆呆接过,却见唐逸又从皮夹里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手机和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她面前,说:“都是你的,手机号码也不错,我帮你挑的,尾0001,你应该喜欢,恩,卡里是五万块,就当预支给你的工资吧,想买点什么就自己去买。”

    喜儿突然就有些受宠若惊,小心翼翼道:“你,您什么意思?”

    唐逸道:“总之是我对不起你,放心吧,以后不会再生这种事了,恩,那家酒吧被封了,还有那个小军,以前就犯过很多事,我打招呼了,会重判,大概以后都不会出来了。”

    唐逸最后更恳切的道:“喜儿,以后在黄海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你会很安全,我认真的。”

    喜儿怎么也想不到一场风波后,会使得唐逸对自己好起来,这语带双关的“你会很安全”,喜儿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其实想想,就算逃亡到韩国和西方,过的无非也是软禁的生活,到价值被榨干,贫困潦倒而死的更是大有人在,更别说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特工的暗杀了。现在虽然时时受唐逸和兰姐的气,但自己生活的很舒服,也没有被限制在小圈子里,而且现在看,两人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兰姐,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对自己是真的好,昨晚那温暖的怀抱喜儿却是怎么也忘不掉,就算在最疼爱她的朴帅身边,喜儿每天也无不是在殚精竭虑的与人争斗,又哪里有人真的关心过她?

    喜儿怔怔想着,咬了口汉堡才觉得嘴里全是酒味,站起身说;“我去刷牙。”

    唐逸叹口气,眼里的神色喜儿却看不懂,“恩,多刷几遍,其实过去就过去了,你也不要落下心理阴影,而且你那样的环境,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是你的错。”原来唐逸突然转变态度却是因为兰姐在描述时夸大其词,说冲进去时喜儿正被拉着头怎样怎样,也不是兰姐胡乱编,昨天那场面,不知情的也难免猜测喜儿真的受了侮辱。

    这种事兰姐自然不会和第三个人讲,但面对唐逸,兰姐是没有任何秘密的,何况昨晚喜儿在唐逸面前那般表现,兰姐自然要说得她可怜点。

    唐逸却是吃了一惊,喜儿过去是什么身份?竟然被这样污辱,不说她人品性如何,但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被人这么污辱,实在是一种巨大的打击,唐逸更隐隐有些内疚,就算喜儿罪该至死,但也不应该被人这样对待。

    喜儿何等聪慧,马上明白了唐逸的意思,脸一下通红,大声道:“我没有!我就算死也不会那样的!”就算被强暴还情有可原,但唐逸理解的她被侮辱的方式却是令喜儿接受不了,想想都恶心,自己怎么可能那样,这个混蛋,也忒看轻自己了!

    昨晚的喜儿可是抱着必死之心准备反抗的,她骨子里还是流淌着高傲的血液的,她可以忍辱偷生,但也有着自己的底线,作为红色帝国曾经的二号夫人,又岂会为了活命甘心被人糟蹋?

    唐逸看了看激动的喜儿,说:“喝口水,别着急。”

    喜儿拿起杯子,就不再争辩,自己在他心中是好是歹全无所谓,又何必和他分辩?想来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也不会在乎。

    唐逸又摆摆手道,“不说这个了,总之以后我会保护你的,以前的事咱们一笔勾销,好不?”

    “我会保护你”,喜儿就是一呆,看了唐逸一眼,喜儿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朴帅同样对她说过这句话,但现在朴帅身陷,她却如无根之萍,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喜儿出了会神,这才去洗漱间刷了牙,出来后却见唐逸正皱眉头咽汉堡,喜儿犹豫了一下,说:“等等,我去放个汤。”说完就进了厨房。

    唐逸微怔,就开始盘算自己要不要喝这碗汤,如果说现在是喜儿最软弱,最适合自己改变两人关系的时候,却又何尝不是自己最疏于防范,她最容易下手的良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su8.。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