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一章 筹建-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一章 筹建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一章 筹建2017-11-8 23:48:45Ctrl+D 收藏本站

    齐洁走出啄木鸟餐厅的时候,唐逸的手机响了起来,T7了几句,唐逸就对齐洁笑道:“今晚多等我会儿,总理要见我。”

    齐洁轻轻一笑,温柔的点头,想起初识爱郎时,他不过是东北小镇的副镇长,如今却已经俨然是可以同党和国家领导人促膝而谈的地方大员,自己呢,从一个小饭馆的老板娘成为资产数百亿集团的掌舵人,际遇之奇,宛如梦幻。

    “唐先生,唐先生……”在唐逸正准备坐上齐洁的乳白色保时捷时,啄木鸟餐厅追出了一大帮人,王晖和高鹏飞都在里面,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戴眼镜的微胖女孩儿,走到跟前微笑对唐逸伸出手,“我是学生会的廖静,谢谢你的爱心之举。”

    见高鹏飞也在后面,唐逸想也知道廖静最起码也是排名在高鹏飞之前的副主席,像华大学生会这样的组织,已经俨然和官场一样,或许,稍微纯净一些,但里面的人事纠纷排名以及架构,已经委实有了体制的影子,而能坐上华大学生会主席的学生,没有一个简单角色。

    唐逸笑着和廖静握了握手,说:“虽然说我是华大学生你们可能不认同,认为我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但我自己还是将我当华大人的。能为同学尽尽力,是应该的。”说是这么说,唐逸又岂会在乎自己最终学历是哪家院校毕业?倒是华大校方恐怕巴不得将唐逸列入校友名单呢。

    廖静轻笑道:“怎么会?华大有唐先生这样的校友,我们都很荣幸。”

    唐逸点点头,说:“有事,走了!改天再和你聊。”车窗落下,露出齐洁娇艳的笑容,齐洁微笑对廖静点点头,廖静忙道:“也谢谢这位小姐。”

    漂亮的保时捷轻灵的跳进车流,高鹏飞呵呵笑道:“这小子,艳福不浅啊,女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换,还都特漂亮。”

    廖静皱眉:“别乱说话!”来读MP:厅级干部,这位唐先生看起来也很可能是国家干部,自然不好在背后议论。

    高鹏飞似乎有些忌惮她,就不再吱声。

    ……

    回到黄海。恰逢环黄海市长会议第二轮磋商在黄海举行。唐逸亲切地接见了来访地南韩及日本城市地市长。

    在同南韩仁川市长李相诛地谈话中。唐逸提起了鲁东半岛和南韩地渊源。在八十年代。南韩就提出了“环黄海经济圈”地概念。并从九十年代开始将经济建设重点转移到与共和国隔水相望地西部沿海地区。在西海岸建立大规模地工业区。以迎接同共和国进行大规模贸易地“黄海时代”。唐逸不无动情地说。现在。黄海时代终于到来了。

    仁川同鲁东省南威市直线距离只有93海里。海上航行时间为14时。现在每周有五班航线。南威宁台黄海也是国内南韩企业最集中地地区。尤其是南威。已批准地韩资项目近2000。南韩企业提供给南威超过五十万个工作机会。

    在黄海。则有四千多家韩国企业。而周末韩国商人坐一小时飞机来黄海打高尔夫已经成为他们地习惯。据说。加上往返机票。打一场球也要比在韩国打球便宜得多。更何况黄海空气清新。气候宜人。又岂是韩国城市可比?黄海让韩商们乐不思蜀。

    现在。仅黄海南威宁台三市。就有近6万韩国民常住。在黄海地一些小学会看到。一群戴着红领巾敬队礼地孩子。会用熟练地汉语和韩语和朋友家长交谈。他们地父亲大都是韩国来华商人。他们地母亲则进了黄海地“韩国太太班”。学习日常应用汉语。这些人地生活已经完全融入了鲁东半岛。

    唐逸野心勃勃地提出。这次地多方磋商。一定要达成几个协议。多边谈不拢地。就暂时签双边协议。求同存异。共同展。为早日实现环黄海经济圈地多边协议达成奠定基础。

    李相诛完全同意唐逸的看法,他在谈话中谈到,唐书记在安东时期就同韩国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相信唐书记对韩国人民的感情是真挚的,他同样希望这次和唐书记的会晤能进一步增进仁川与黄海西海岸与鲁东半岛甚或韩国与共和国之间的友谊。

    唐逸却是想不到人家作足了准备功课,想想也是,从延山起,自己好像就与南韩有了割不断的联系。

    而在同日本九州市市长小林川一的谈话中,双方就推进黄海与九州地区在节能环保领域的合作交换了意见,两人原则上赞同两市启动共同建设循环经济试点示范城市工作,日方北九州市将协助黄海市制订《黄海市再生资源产业建设计划》,并根据日本构建循环型社会所采取的措施,对黄海市政府与企业相关人员进行培养。

    而黄海世博会的生态示范小区无疑得到了小林川一的极大关注,表示九州市愿意同建设该小区的华逸集团展开合作,在城市生态化方面希望能有华逸集团的加入。

    这又是唐逸的意料之外了,却不想无心插柳,华逸集团获得了进军日本地产界的机会,当然,说起来日本地产现在不怎么景气,龙头企业都甚是艰难,要说生存环境,比国内地产商差太远了,现在国内地产才正是暴利时期,华逸就算能进入日本地产界,也不过是象征意义,回报率并不怎么令人心动。

    当然,如果能从日本九州市政府手中拿下几个生态小区的大单子又另当别论。

    此外唐逸同小林川一又在建设废旧家电回收处理示范项目方面,探讨了引进技术设备的意向,并就黄海市已经建成或正在规划中的资源再生利用相关产业,探讨合作的意向。

    另外,两人都认为成立一个高规格的联合协调委员会,设立专门的工作组,由两城市环保部门作为窗口单位进行密切合作是可行的。

    在同南威市市长郑宗禹宁台市市长钱有智的会面中,唐逸

    他们几句,现在的会面可不是一年前了,现在唐逸作委鲁东沿海地区展领导小组副组长,是名正言顺的领导。和唐逸见面时钱有智真是感触良多,他在黄海市委任秘书长的时候,唐逸还在苦苦求存,短短一两年时间,黄海唐派干部已经遮天蔽日,而唐逸的目标,大概已经将重心放在省委的协调上了吧,黄向东那边好像已经完全没有声息,而听说唐逸又提出了一个大农庄计划,更传闻得到了上层的支持,如果在黄海的试点取得不错的成果的话,唐逸的履历上毕将写上浓重的一笔。

    钱有智料想的没错,在环黄海经济圈“32市长第二轮磋商结束后,世博会即将落幕之时,国家改委农业部等联合下文,批复了黄海市委市政府《关于在黄海台州市建立农村改革试点的请示》,唐逸马上召开了常委会,讨论并通过了建立黄海市农业经济开区的构想,该构想说简单点就是在台州市范各庄镇建立经济开区,等于将范各庄镇直接置于黄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

    常委会后,黄海市编制委员会开始进行一系列研究探讨,而最关注这件事的莫过于范各庄镇的干部了?他们都在欣喜之余又有些惶恐,欣喜的是经济开区直接挂在了黄海,肯定不会再是乡镇级别,他们就人人都有可能借机更进一步,惶恐的是不知道上面对开区的领导层是怎么个想法,会不会将他们这些原来范各庄镇的干部都一脚踢开。

    这些干部都钻窟窿盗洞的四处去打听,各种小道消息都有,但汇总一下,却也有迹可循,据说编制委员会在原则上将新成立的经济开区管委会定为副处级编制,管委会成员会吸收大量原范各庄镇干部,毕竟这些干部才更加熟悉当地的情况。

    消息传来,范各庄镇的干部才大多松了口气。

    不久,黄海市委组织部下来考察组和范各庄镇的干部一一谈话,对范各庄镇的领导班子进行考察,被点到名的干部眉开眼笑,没有被“组织”垂青的则垂头丧气,自知借机构升格的机会已经渺茫。

    第一天的会面李革没有被点到名,大半夜的他却是携夫人带了烟酒来看韩冬梅,令韩冬梅极为惊诧。

    韩冬梅租的镇上一户独门独院的三家平房,这家人搬去台州住了,十几年的老房子,卖不了几个钱,就空了下来,被韩冬梅租了,一年租金一千。

    李革两口子来到韩冬梅家的时候,韩冬梅正写一份关于大农庄的建议书,傻女婿一动不动的看电视,不时傻笑,他不是那种白痴似的傻,是低能,智商大概只有七八岁。

    韩冬梅将李革两口子迎进东屋,李革坐在那种农村用弹簧和布自制的老式沙里,就笑道:“韩镇长真是艰苦朴素啊!”

    房间里家具很古老,但却是整洁的很,更有淡淡的清香,比普通农户家要舒服多了。

    韩冬梅穿着藏青色的制服,很漂亮,胸部饱满的曲线和白皙诱人的粉颈令李革的目光不时巡弋,霍然想起韩冬梅现在的地位以及自己来的用意,忙将目光转开,不再胡思乱想。

    韩冬梅笑道:“李所长和嫂子是有事吧?”

    李革脸上露出谄媚的笑,令韩冬梅一阵恶寒,“韩镇长,恭喜你要高升了,管委会副主任你是板上钉钉了吧?”

    韩冬梅笑道:“这我可不清楚,不过不大可能吧?我副科才几个月?”

    李革道:“这不是问题,机构重组,破格提拔嘛,韩镇长,你春风得意,可别忘了我李革,贾老二那小子,为了帮你出气,我可把他收拾惨了!”

    李革明目张胆说收拾人,韩冬梅倒没觉得不妥,很多基层干部就这个作风,笑了笑道:“有国法等着他呢,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吧?”

    李革心里就骂声娘,丫头片子真抖起来了,搁以前老子用得着讨好你?但见韩冬梅很官方的架势,也只得收拾心情,更开始有了对待上级的那种谨慎,忙道:“那是那是,我也是在执法,韩镇长,您觉得,咱们范各庄的治安怎么样?”

    韩冬梅轻笑,甜美的笑容令李革心中又是一荡,韩冬梅笑着说:“那当然差不了啊,李所长是市里的标兵,谁不知道?”

    李革老婆就笑道:“那大妹子你给市里组织部来的人说说,让他们也考察考察我们李革。

    ”

    李革气得瞪了老婆一眼,心说有些事儿真不应该和你念叨,也亏你说得出口!李革的本意是希望组织部的人同韩冬梅谈话时,要韩冬梅帮自己美言几句,但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

    果然韩冬梅错愕的道:“嫂子,组织上的事儿我哪说得上话?再说组织上任用干部,是要从全局考虑,并不是说留在开区就有前途,离开开区就是组织上不看重,只是岗位不同而已。”

    李革心里大骂韩冬梅打官腔,拉起老婆,沉着脸告辞,韩冬梅送走他们,也有些无奈,自己怎么就好像什么都能管了?他李革能不能留开区也找上了自己,真是莫名其妙。其实唐书记和自己一共才说了几句话?

    看了眼对她傻笑的丈夫,韩冬梅柔情陡起,微笑道:“饿了吗?我去买水果,吃葡萄还是吃苹果?”

    “苹果,我要大苹果!”丈夫傻傻的笑,韩冬梅点点头,洗了手,上街去买水果。

    令韩冬梅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考察组又和她谈了一次,最后才见了李革,结果当晚李革又同夫人来到韩冬梅家道谢,还以为是韩冬梅帮他说话了呢,其实考察组和韩冬梅的谈话中,根本就没提到其它干部。

    ……

    范各庄镇的干部们为能留在开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唐逸自然不会理会这些,现在的他正在银月花园自己房间的书房和陈珂视频聊天呢,虽然好久没来这里了,但兰姐每天还是给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

    视频屏幕里,陈珂正嘟着嘴打字:“不公平!我也要看你!”原来唐逸的笔记本视频出了问题,唐逸笑眯眯打字:“等我飞过去给你看!”

    “又骗人!”陈珂气呼呼的就想伸手关掉自己的视频,唐逸忙打了一行字过去,“快,站起来给老公看看,看看咱们的小公主。”

    陈珂脸就是一红,和她在一起,唐逸很少用老公来自称,唐逸又打字问:“她踢过你吗?”陈珂已经做过B超,确定了宝宝的性别。

    陈珂笑嘻嘻的,“不告诉你!”说着话,却是站了起来,粉红的孕妇装,腹部隆起已经很明显,那种风情更加俏丽,唐逸看得痴了,微笑着打下了一行字,“陈珂,我爱你,你也要一直快乐哦!”年纪大了,情情爱爱的已经说不出口,但打出来却没有什么障碍。

    看着屏幕,陈珂眼圈渐渐红了,重新坐了回来,用力的点头。

    唐逸就笑,“去洗脸吧,像个小花猫似的,还有,以后我可不说这些话了,情绪激动对咱们的宝宝不好。”

    陈珂又用力点点头,起身,出了卧房,门缝外,可以看到金碧辉煌的客厅里,金碧眼的漂亮女佣迎上来搀扶她,陈珂摇摇头,女佣就跟在她身后,向洗漱间走去。

    陈珂再回来的时候就又嘟起嘴,“坏蛋,就知道惹人家哭!”

    唐逸正和陈珂情意绵绵的聊着天,书房门被轻轻敲响,唐逸说了声“进”,房间门被轻轻推开一线,允儿怯怯的探头,“长,要水果吗?”她知道长有很重要的事要作,她又不敢乱碰这里的东西,就去隔壁从兰姐那拿了水果,洗好了在客厅等了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敲门。

    唐逸这才想起冷落了允儿,吃过晚饭,唐逸就偷偷对允儿使眼色,将允儿带来了隔壁,本来是有事想和允儿说的,和陈珂这么一聊天,却是忘了。

    唐逸就笑着招招手,“允儿啊,进来!”

    “哦”允儿推开了房门,随即见到视频屏幕,吓了一跳,不敢再动,在门口问:“长,她,她能看到我吗?”

    唐逸笑道:“没事,过来,不怕。”

    允儿穿着休闲的黑色牛仔裤,裹得一双纤细长腿紧紧的,裤脚和裤兜竹着漂亮的兰花,极为时尚,一双淡黄帆布鞋,允儿的装束总是和她的人一样,简简单单而又清纯迷人。

    见长说没事,允儿就很小心的凑到了近前,小手可爱的虚抓了几下,给陈珂打招呼:“姐姐,我是允儿。”心里忐忑,不知道视频里的漂亮女孩会不会喜欢自己。

    唐逸心里却是叹口气,小声道:“她看不到你,等以后,我介绍你认识。”

    “啊!”允儿这才松口气,随即忙摇头,“不要了,不要了!”齐洁的过分热情已经令允儿很惶恐,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和长其它女人的关系。

    唐逸笑笑,握住允儿的手,说:“搬椅子坐过来,允儿,你知道吗?我快做爸爸了,陈珂,恩,就是她。”指了指视频屏幕,“她有了我的宝宝,你看看,她的肚子里,我的宝宝可爱不?”唐逸也实在是欣喜之下,想和人倾诉,但又能和谁去说?只有允儿,允儿是不会想太多的,她也不会在乎自己身边有几个女人,反而,她会替自己开心。

    果然,允儿听了兴奋的凑过来,好奇的看着陈珂,“啊,真好,长要有宝宝了!”她好像比唐逸还开心,高兴的问:“长,以后我可以抱抱宝宝吗?”

    唐逸微笑点点头,允儿就欢快的道:“谢谢长。”

    看她兴奋模样,唐逸就忍不住调笑道:“允儿,什么时候你也给我生个宝宝。”允儿脸一红,忙摇头,“我,我不行的,我……”看着屏幕里那漂亮女孩满脸的幸福,允儿很羡慕,但为长生个宝宝,她可是想都不敢想,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也没资格给长生宝宝。虽然长根本不采取避孕措施,允儿当然要自己想办法,每次见长前,都要吃避孕药。

    这些事唐逸自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女人怀孕几率很小,见允儿红了脸,就笑道:“不急,再说吧。”

    和陈珂又聊了几句,这才下了QO儿的手道:“允儿,有点正事,你的研究生明年也要毕业了,按理说,现在就应该考虑工作问题了,有没有想好,毕业后准备做什么?是,你写作就很好,没准能成为大文豪。但我说实话吧,允儿,我希望你多接触社会,业余时间来写作,因为你的性格就内向,我不想你以后经常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家里写呀写的,对身体和心理都不好。”

    允儿心里暖暖的,原来长这么关心自己,这一刻,真是觉得自己死也值了,点点头,“我,我听长的。

    ”

    唐逸笑道:“你说说自己的想法,我想听听你自己想做什么。”本来唐逸是准备要允儿去华逸基金作执行官,带着资金四处去帮助人,想来允儿也开心,但现在想想,又有点大材小用,而且,总是要自己来安排她的人生,对她太不公平,别的自己给不了,她喜欢的工作生活方式自己总要给她吧?

    允儿怯怯的问:“我,我真的什么都可以说?”

    唐逸鼓励的对她点点头,允儿就小声道:“我想,我想给长读书念报。”

    唐逸笑道:“这个好说,可不能当工作来干,现在我是问你的工作。”

    允儿想了想,说:“我,我想考博士,想学很多东西,我好多东西都不懂呢。”

    唐逸哑然,实在想不透真有这么喜欢读书做学问的女孩,外面的世界何其精彩,而靠稿费已经完全可以成为小富婆的允儿,却是一门心思的要去钻研学问。

    见允儿怯怯的看着自己,更小声说:“长,我,我是不是太没志气?”

    唐逸笑着摇头,说:“那成,就继续

    ,咱们家争取出个博士后,以后我不明白的东西可要T喽。”

    允儿用力点头,唐逸就笑:“怎么,真要作我老师啊?”

    允儿知道唐逸在开玩笑,大着胆子点了点头,唐逸就伸手给她屁股上来了一巴掌,“顽皮,去,拿报纸来,你不是想给我读报吗?今天的晚报我没看呢!”

    允儿幸福的点头,跑出去拿了晚报,坐在唐逸身边为他读报纸,唐逸靠在老板椅上,微微闭上眼睛,听着允儿黄莺般清脆的声音,委实心旷神怡,允儿不时的点评更令唐逸莞尔,从这个纯真少女角度看问题,委实新鲜,却又能给自己别样的启迪。

    ……

    唐逸再次带领考察组来到范各庄镇的时候,黄海市范各庄农业经济开区管委会已经基本建起了班子,管委会正在进行整合人事调整以及下乡宣传,为开区挂牌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市委常委会上,唐逸成立开区建设协调领导小组的提议也获得通过,领导小组由唐逸亲自挂帅,抽调改委农办等部门的相关干部专家进入工作组,为开区的筹备工作献计献策,同时,黄海市几名着名学以及国内享有盛誉的农业专家也被邀请为工作组特别顾问。开区管委会主任以及常务副主任都在领导小组的名单上。

    在市委组织部的文件中,任命原市委政研室副处级研究员张强军,也就是唐逸常说的小张为开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对于这个开区,唐逸自然要牢牢握在手里,因为他知道,这是个机遇,更是个泥潭。如果说想将自己彻底搞下去,大农庄试点无疑是最好的武器,那边偃旗息鼓很久,但这个机会他们是不会放过的,尤其是黄向东本就不赞同大农庄试点,曾经背地里说自己瞎胡闹,这次改革,不但要理顺改革本身的问题,作好农民的工作,更要防止背后的冷箭。刀刃上起舞,用来形容唐逸现在的处境再合适不过,但唐逸,是自信满满的。

    任命张强军为开区一把手,唐逸是经过仔细考量的,张强军这人温和,不揽权,这点弥足珍贵,而自己每次起草大农庄的相关文件都少不了他的身影,对大农庄,他是理解的比较深的,但实践才最重要,正因为他不揽权,才能和地方上干部好好配合,将理论和实践真正相结合起来。

    在任命下达后,唐逸和张强军进行了一番深谈,一再告诫他遇到事情不要独断独行,虽然他是一把手,但要和任命的地方上的常务副主任有商有量,人家有基层经验,你下去真正的目的是学习,而不是领导。

    张强军想来明白唐逸的意思,他这个主任不过是挂名,很大程度上是智囊和参谋,为地方干部保驾护航,真正拿主意的会是地方上任命的常务副主任。通俗来说战略上他说了算,具体战术上则是地方干部来执行。

    在组织部任命文件上,除了任命张强军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外,还有一系列任命,任命韩冬梅同志为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任命范进同志为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任命汤志远同志为区党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任命朱建林同志为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任命金教育同志为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任命李革同志为开区派出所所长任命徐良明同志为开区管委会主任助理。

    这是关于原来范各庄镇班子的调整,另外也从台州黄海抽调了几名干部补充进了管委会。

    韩冬梅会被重用在意料之中,但一跃成为管委会二号人物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过被提为开区副职的干部大多欢欣鼓舞,被调整出班子的则是四处奔走作最后的努力,最不济新工作岗位也要舒服一些,是以倒也没人太在意韩冬梅的升迁,而唯一有些失落的大概就是老范书记了,不但没能更进一步担任管委会主任,反而被韩冬梅后来居上插了队。对韩冬梅再怎么喜欢,再怎么高风亮节,他也不是没有火气的菩萨,这个弯可不是那么好拧的。

    黄海市领导车队驶入镇政府胡同时,韩冬梅正骑着飞燕自行车出院门,她刚刚在老范书记的办公室吃了不冷不热的几句话,对一向尊重的老书记突然的冷淡韩冬梅有些难受,但她不是小女孩,不会幼稚到埋怨唐书记提拔了她,对被唐书记委以重任,她是极为感激的,更下决心要将大农庄试点改革搞好,满脑子是管委会的事,韩冬梅有些恍惚,直到前面黑色小车“滴滴”的按响喇叭,她才猛地回神,急忙刹车,人家一辆辆小车早停了下来,她却是险些将自行车撞过去。

    第二辆奥迪车门一开,那熟悉的身影从车里钻了出来,满脸亲切的笑容,“小韩同志,你这不叫同志们奚落我吗?怎么?我点的将是个迷糊蛋?”

    各个小车都下来了人,嘭嘭的开关车门声蔚为壮观。

    这次唐逸可不是轻车简从,而是带来了改委农办财政局等相关部门的一大批干部,事先没知会台州市和范各庄镇。

    大家听到唐书记的话,都善意的笑起来,韩冬梅俏脸一红,心说自己真不争气。下了自行车,腼腆的向唐书记打招呼。

    唐逸笑道:“我们是下来看看开区筹建工作,在上面怎么开会怎么讨论,不如下来看看,现场为基层同志解决问题。

    强军呢?在不在?”

    韩冬梅忙道:“强军主任给夜校选址去了。”

    唐逸心里嘟囓了一句舍本逐末,现在开区工作何其多?夜校的筹建又急什么?不过唐逸当然不会说出来,何况张强军本来就是笔杆子,没有实际工作经验,刚刚下来又哪那么容易将工作捋的头头是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su8.。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