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清鸣-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三章 清鸣

第九十三章 清鸣2017-11-8 23:48:36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三章 清鸣

    在农业部顶楼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中,坐在唐逸对面的沙发上,孙部长笑眯眯喝着茶,听唐逸侃侃而谈。

    唐逸深思之下,并没有请唐系支持自己的重量级人物出马,也没有请孙部长的三亲两好牵线,例如龙公子,唐逸知道孙部长和龙家交好,龙公子这个世侄也甚得孙部长喜爱,但这些关系唐逸一概没用,到了孙部长这个地位的人,对于涉及国计民生的构想,自有自己的主张,胡乱拉关系反而不好。

    而且从孙部长以前几次和自己通电话的语气来看,他对大农庄构想还是很感兴趣的。

    唐逸也尽量用最短的时间将自己的主张阐述出来,“我们的农村改革已经二十多年了,在改革前,我们的农村人民公社是‘国家控制农民承担控制后果’的经济。这实际上指的就是农民只受严厉束缚,而几乎得不到国家的什么保障。在这种情况下,经济转轨初期对于农民而言几乎是无代价的好事,套用一句老话,他们在改革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科技水平的进步,这种小农经济的弊端越来越明显,现在大城市基础设施日新月异,但农民负担却日益加重,以至出现‘农村真苦,农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呼声。

    改革初期农民‘失去的只是锁链’的情况明显地逆转,农民成为新一轮发展中主要的受损者。”

    孙部长微微点头,“这个问题中央也意识到了,几次农村经济会议也都谈到了,我给你透个底,免除农业税并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呼声,而且应该很快就能实施。”

    唐逸微笑道:“是好事,但我认为还不够,孙部长,农村的问题根源不在于是不是免除农业税,而是在我们把经济这张饼越做越大的同时分饼不均造成的,这两年,上访潮攀升,各地零零星星开始出现群体**件,根源就在于贫富差距拉大,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分配不公,意义形态我们不争论,不博弈。但在利益矛盾上,一再压制各种阶层的博弈,无疑是很危险的,压制的越厉害,隐藏的矛盾越尖锐,从长远看,是要承担很大风险的。”

    孙部长虽然觉得有些刺耳,但却是赞许的看了看唐逸,他和唐逸显然并不怎么亲近,正因为这样,唐逸能说出这些话,才显得难能可贵。因为唐逸没有从派系斗争方面着手,而是以地方领导的身份和自己这个农业部长谈基层的问题,谈的也很透彻,令孙部长不由得就对他升起了一丝好感。

    唐逸又道:“舒缓这些矛盾,就要缩小各阶层的贫富差距,建立和谐公正的社会,而千千万万的农民,这个最底层的阶级,是我们最应该关心的,农为立国之本,这句话不管现在过去还是将来,都是至理,怎么让农民致富,我们要动脑筋开辟一条路,这条路怎么走?只能一步步来。”

    “而新型集体农庄,不但可以促进机械化生产,又可以通过公司管理的形式给农民建立真正的福利和保障措施,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农村出现的一些新问题新矛盾。这不是另类的大锅饭,公司式管理可以保障按劳分配的原则。当然,建立新型集体农庄,未必能解决我说的种种问题,但我们要探索,要试验。不怕失败,就怕尝试的勇气都没有。”

    孙部长一直微笑点头,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唐逸就站起身,笑道:“孙部长,我们改天再谈。”乍然听到自己的论调,孙部长自然不好表态,唐逸也不急在一时。

    接下来,唐逸又接连拜访了唐系几位重量级人物阐述自己的观点,又和发改委国土资源部水利部财政部以及扶贫办的负责同志频频会面,当然,和他们谈的时候就不会像同孙部长谈话时那般透彻了。

    望着窗外青山绿水,唐逸就轻轻叹口气。

    “气馁了?”包衡笑呵呵看着他。

    这是包衡的会客室,唐逸不是第一次来了,环境清幽,给人一种宁静的享受。

    唐逸回头笑笑,“谈不上,事情总是要一点点做的。”

    包衡微笑点头,“不急就好,你的计划不错,不要急,慢慢来。”

    唐逸知道包衡一语双关,他说的“计划”除了自己提出的大农庄改革这项计划本身,也指自己最近频繁和部委那些不同政见不同派系的领导们会面,唐逸是希望趁着换届时乱糟糟的局面,将自己的大农庄试点的建议趁乱通过,毕竟自己提出这个建议,会有相当部分的干部思索自己的真正动机,是不是唐系的声音等等,在换届斗争合纵连横之间,说不定自己的主张就得到实权派部委领导支持,机缘巧合下就那么通过了,毕竟只是以小镇为试点,失败的话影响也不大。

    但唐逸失望了,会面的结果,显然和唐逸的预期相差甚远。

    唐逸喝口水,摇头道:“做点事真难。”

    包衡微微一笑,“你呀,怎么就看不到老同志是爱护你呢,做事?你做的事搁过去就可能引发路线斗争,现在咱们不讲意识形态了,可不代表不要意识形态。”

    唐逸知道包衡是指唐系内反对自己的声音,就笑了笑,做事难,从古至今,就算皇权时期,历朝历代的皇帝想真正做点事又何其难?中西方社会都是如此,不关乎民主与否,庞大的官僚阶级总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执行上层的政策,在发展中国家阶段,真正想做事,集权模式比民主模式或许更有效率。

    “这两天好好散散心!想做事,脑子要清醒。”包衡拍了拍唐逸的肩,唐逸微微点头。

    ……

    如包衡所说,唐逸周六和表弟何磊在蓝岛消遣了一整天,当然,期间也没忘给兰姐打个电话,来北京几天了,喜儿不要趁机逃跑。

    这次来北京是公干,小武和胡小秋都跟了来,胡小秋早听说过蓝岛,一直没机会见识,现在得偿所望,只是看得出唐逸心情不大顺畅,倒是老老实实的没有惹事,甚至被一肥胖商贾踩了一脚也没一拳打过去,倒也实属难能可贵。

    周六晚上,唐逸要小武送自己来到了华大,周日上午两讲唐逸尽量不旷课,一来讲的东西唐逸真想听一听,再一个免得两位严谨的导师给自己难堪,如果到最后不得不托关系或者暴露自己身份去说情,未免太过

    没面子。

    在研究生楼,唐逸倒是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熟人,在东工大读MBA时认识的,叫什么名字忘了,楼道口,漂亮女孩一脸欣喜的和唐逸打招呼,看得出唐逸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她毫不在意,笑孜孜自我介绍了一番,告诉唐逸,她叫赵萍。

    唐逸在东工大读MBA时,赵萍辅导过唐逸所在学习小组的英文能力。赵萍本来是富家女,后来父亲生意失败,为了保住自己天之骄女的虚荣就偷偷去酒吧陪唱,本以为认识唐逸后是她的一个契机,就一直讨好唐逸,谁知道唐逸对她印象不佳,到毕业也没理睬过她,没有人帮找工作,在某企业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赵萍一咬牙就考了华大外国语学院的研究生,这一努力,却是被高分录取,现在研究生都快毕业了。

    再见到唐逸,赵萍心里自然有些怨怪唐逸当初不管她,虽然知道人家不管自己是天经地义,但总算帮他的忙讨好过他,以唐逸当时结交的圈子看,安排自己的工作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这点忙都不帮有些不近人情,但赵萍却没表现出来,只是亲热的和唐逸聊了几句,听说唐逸也住校,更问唐逸有没有衣服要洗。

    虽然明知道赵萍的心思,但人家这般殷勤,想起赵萍当初快毕业时发给自己几个短信自己理也没理,唐逸倒也微觉惭愧。

    何况虽然对赵萍没什么好观感,但在陌生的学校突然遇到,倒也莫名多了一分亲切,这是人之常情,唐逸也不能免俗。

    听到赵萍研究生又要毕业了,唐逸心里苦笑,看来也算有些缘分,到时候帮帮她就是,何况华大外国语学院的研究生,说起来也是人才济济,家庭稍好一些的,进外交部的大有人在,赵萍本身学业应该是不错的,也算给黄海引进技术型人才。

    临别赵萍又一定要请唐逸吃饭,唐逸只得答应,约定第二天中午在华大东门不见不散。

    第二天中午下了课,唐逸出教室又点了颗烟,那名风韵犹存的女导师经过唐逸身边时终于忍不住,皱眉道:“就不能出了教学楼再吸?”

    其实唐逸对这些本来很注意,但成教楼里,本就到处都是点着烟卷晃荡的成人,唐逸课间又守规矩不在楼道里吸烟,憋了一上午自然难受,不想下了学点烟老被女导师白眼,今天更被抢白了一句,唐逸看看身边经过的叼着香烟的几位别班“同学”,笑了笑,将烟掐了。

    出教学楼的时候唐逸还想,自己莫非近来面目可憎?怎么就不招导师待见了?

    学校东门,赵萍早就等着呢,穿着深紫色套裙,肉色丝袜,黑色高跟,亭亭玉立的站着,打扮的很漂亮。

    在赵萍不远处,挂着黄海牌子的黑色奥迪也停在那儿,小武和胡小秋都下了车。

    见唐逸出来,赵萍小跑两步迎上,笑眯眯道:“去哪儿吃?”

    唐逸还没说话,就听身后有男人的声音,“好啊,赵萍!你编瞎话骗我,原来你脚踏两条船!”

    唐逸回头,却见东门里气冲冲跑来一个戴眼镜的男青年,刚刚唐逸就见到他在墙墩那鬼鬼乐乐站着,当时唐逸还奇怪,原来是对赵萍盯梢呢?

    眼镜男情绪很激动,大声喊:“早就有人跟我说你不安分,我不信!我真瞎了眼!”边喊边冲过来就要揪唐逸脖领子,赵萍吓得忙挡在唐逸面前,用力推开眼镜男,气愤的道:“你别胡说八道!快回去,晚点我和你说!”更侧头小声道歉,“唐哥,他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见赵萍这般模样,眼镜男更是气愤,一把拽开赵萍,就朝唐逸身上扑,胡小秋早跑了过来,二话不说,当胸一脚,就将眼镜男踹了个仰面朝天,胡小秋下意识就想摸枪,随即想起这不过是个没什么威胁的学生,一脚之下,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一时间却是爬不起来。

    唐逸就一皱眉,对赵萍道:“饭改天再吃吧,你先处理好自己的事。”说完就向奥迪走去,在胡小秋护持下上了车,奥迪嗡的发动,绝尘而去。

    看着地上哼哼唧唧的男朋友,再看看远去的小车,赵萍这个气啊,恨恨将手上精致的手袋摔到了眼镜男怀里,大声道:“这是你买的,还给你!张浩我告诉你,我们拉倒了!”虽然张浩家里也算有权有势,但现在赵萍气愤填膺,异常决绝的向校园里走去。

    奥迪里,胡小秋也受到了唐逸批评,耷拉着脑袋说:“唐哥,我知道了,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就拉开,不动手了。”

    唐逸蹙眉道:“下次?”心里有些窝火,这几天实在是诸事不顺,和人吃个饭也能沾上花边,看胡小秋神情,也知道他以为自己和赵萍有什么呢。

    胡小秋不敢再乱说话,车里一片沉寂。

    唐逸就对小武道:“去钟山后街。”来北京这几天,只陪爷爷吃了一顿饭,今天有时间,自然要好好陪爷爷聊聊天。

    小武答应一声,将车拐上了凤阳路。

    下午,陪着爷爷浇花的唐逸却是接到了吴凤娟的电话,原来她参加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召开的各省市机关后勤保障会议,这个各省市不仅仅是直辖市,也包括了十几个副省级城市。吴凤娟现在住在黄海驻京办,知道唐书记也在北京,自然要打个招呼。

    在爷爷敦促下,唐逸晚上只好去了驻京办,和驻京办的同志以及吴凤娟聊了聊,当晚就住在了驻京办,第二天早上,唐逸去发改委,和吴凤娟顺道,就载了她,要小武将自己送到发改委后再去送吴凤娟。

    在奥迪里,看着唐逸皱着眉头翻文件,吴凤娟心里就赞一声,她知道唐书记遇到了难处,但人家遇到的是什么难处?那是一般干部不可想象的,集体农庄试点?也就唐书记能提出来而且会下决心去作,因为唐书记认为有希望能说服上层,换其他干部,也就梦里想想罢了。

    唐逸要搞集体农庄试点在黄海核心圈子不是什么秘密,吴凤娟也听人在背后冷言冷语过,说唐逸异想天开,肯定碰钉子。当时吴凤娟只觉得议论的人都没带脑子,换你黄向东甚至蔡国平,就算碰钉子的机会都没有呢,因为你自己就知道提出来也是白搭,上面根本不会有人来理会你。

    而看唐逸紧蹙眉头思考的神情,吴凤

    娟心就有些热,唐书记考虑的问题,实在和地方干部不是处于一个层次,这甚至涉及到国策的问题,涉及到千千万万人的利益,而思考这类问题的男人本身仿佛就充满了魅力,令吴凤娟的心怦怦跳的厉害,坐在唐逸身边,吴凤娟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界也开阔了起来。

    发改委气势恢宏的金属门前,岗台上的武警挥手令奥迪停车,更有武警跑过来引领奥迪暂时停在一边。

    唐逸就笑:“应该是有领导吧。”胡小秋忙下车帮唐逸拉开车门,唐逸和吴凤娟都下了车,在警戒的武警身边站住观看。

    一列车队缓缓驶出,清一色的黑色奥迪,肃立的武警齐唰唰行礼,这一瞬的庄严肃穆令吴凤娟也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子行注目礼。

    车队突然缓缓停下,其中一辆奥迪副驾驶位匆匆下来一名黑西装警卫拉开车门,一位儒雅的中年人从车里微笑走出,吴凤娟自然认得他,国务院华副总理,听说是这次换届总理的大热。却见华副总理微笑对唐逸招招手,身边的警卫员跑过来,引领唐逸走过去。

    “唐逸!”华副总理笑眯眯和唐逸握手,看看四下的武警,轻轻叹口气道:“看来我也是特权阶级喽,要地方大员站门岗,不像话啊!”

    唐逸不好说什么,没有吱声。

    华副总理拍拍唐逸的手,说:“你那篇大农庄改革的建议书我看了,写的很好,很有见的。”

    唐逸就笑道:“没经过实践论证的东西,就怕是大话空话。”

    华副总理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都生动起来,“说的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又用力握握唐逸的手,“年轻人,好好干!”

    等华副总理上了车,车队缓缓驶离,戒严武警这才排成整齐的队列跑步进了院门,武警队长过来向唐逸道歉,唐逸微笑说没什么。

    回到车前,刚要交代小武送吴凤娟去开会,手机响了起来,却是华副总理的秘书,约唐逸明天下午三点来中南海,说华副总理想和他谈一谈。

    唐逸怔了下,急忙答应。吴凤娟这个层次的干部知道华副总理是总理的大热,唐逸却知道,不出意外的话,华副总理铁定是国务院新的掌舵人,而共和国经济这艘巨舰,从此将会在他的领导下,在惊涛骇浪中艰难前行。

    上了奥迪,吴凤娟再怎么好奇,也不敢问,但见到唐逸和华副总理不卑不亢握手谈笑的场面,无疑对吴凤娟是个巨大的震撼。

    唐逸想了想,就要小武开车直接送吴凤娟,微笑对吴凤娟道:“我也送送你,今天就不去发改委了。”

    ……

    回黄海的时候,吴凤娟又搭了顺风车,从北京到黄海一路高速,车速又快,只有四五小时的路程。

    吴凤娟不知道唐逸和华副总理谈话的结果,但见唐逸眉头紧锁,就知道可能谈的不大好,也不敢吭声,奥迪内一片静寂。

    终于,吴凤娟有些受不了这种透不过气的静寂,拿起一罐饮料递给唐逸,“唐书记,给。”

    唐逸下意识摆了摆手,随即道:“回去记得排时间和台州市各镇干部开个会,试点一定要选好。”

    吴凤娟惊呼一声,“唐书记,华副总理批准您的建议书了?”

    唐逸这才回过神,扭头就轻轻一笑:“唉,还以为你是刘兵呢。”

    吴凤娟轻笑道:“放心吧,我帮您记下了,唐书记,真的要在咱们黄海搞试点?”

    唐逸笑笑,“有备无患嘛,很多事不是华副总理一个人能决定的。”

    唐逸和华副总理谈话的结果还不错,其实唐逸当晚就知道了原来华副总理和自己见面的头一天晚上去看望过爷爷,而且主动提起了自己的农庄改革构想,华副总理对这个构想还是很感兴趣的,爷爷没怎么发表意见,更批评了自己几句,其实这种表态已经是对自己的支持了。

    当然,虽然和华副总理的谈话中总理原则上同意集体农庄的构想是新农村建设的一条新思路,有一定的可行性。但唐逸知道就算换届后,很多事也不是总理一个人可以决定的,部委有自己的山头有自己的主张,派系间不同的政见,协调起来很难,更别说总理并没有明确表态支持了。

    现在只能说,看到了一线希望,而自己要做的事还很多,路也很长,不过有了这么一丝曙光,唐逸还是很兴奋,接下来更要做好后续工作,首先就要考察台州市各镇的情况,看一看哪个镇更适合作试点。

    恩,也是时候和二叔谈谈了,如果能获得二叔的支持,在唐系来说,阻力也会小一些。至于爷爷,刻意不表态除了确实觉得他老人家年纪大了不想再参与国策的讨论外,又何尝不是希望锻炼自己和二叔协调派系力量的能力?

    长路漫漫啊,唐逸轻轻叹了口气。

    吴凤娟终于忍不住问道:“唐书记,既然华副总理都支持您,看您还是心事重重,是不是这次换届华副总理有困难?”

    唐逸就是一笑,看了眼吴凤娟,这个热衷权势的女人,唐逸知道怎么能获得她的忠心,笑了笑道:“基本上是定了的。”

    吴凤娟呆了下,还以为唐逸根本不会理自己这茬呢,马上就低声道:“放心吧唐书记,我,我不会说出去。”激动的声音都发抖了。

    唐逸就笑笑,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民间都有流言,当然,出自自己之口份量不一样了而已。

    而吴凤娟想起唐书记和未来总理刚刚进行的密谈,坐在唐书记身边,就激动的浑身颤抖不已,却是不能自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