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谢师宴-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二章 谢师宴

第九十二章 谢师宴2017-11-8 23:48:35Ctrl+D 收藏本站

    在送陈珂和陈母去机场的车上,陈珂红着眼圈,搂着唐逸的脖子不肯放手,自从怀孕后,她好像又变成了以前那个痴缠的小姑娘。

    在前方开房车的陈方圆从后视镜看到女儿撒娇,就是微微一笑,现在他已经完全接受了唐逸和陈珂的这段感情,随之更微微有些兴奋,尤其是见到唐逸这么疼爱女儿,陈方圆不禁老怀安慰,毕竟不能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要求唐逸。

    在陈珂身边,坐着位不芶言笑的清秀女孩,她叫啊九,萧金华从美国派来接陈珂母女的。

    “哥,我以后想你了就来看你!”陈珂在唐逸怀里,轻声的说。

    “那哪成!大着个肚子坐飞机?磕了碰了咋办?”陈母回头插话,令老陈一阵摇头,这个老伴真是煞风景。

    陈珂就开始掉泪,以前的刚强早已消失不见,唐逸笑道:“别怕,到时候我去看你!”

    “又骗人!我知道你现在出国不好出的,大骗子!”陈珂抹着泪,嘟起了嘴。

    唐逸就是一笑,小丫头不是退化了,只是怀孕后,隐藏的柔软表现出来而已。轻轻揉揉她的头,“放心吧,我肯定会去看你。”.

    陈珂就点点头。

    在机场大厅目送陈珂进了登机口,唐逸又来到大厅玻璃窗前,手机鸟啼响起,是陈珂发的短信,“哥,你不来看我的后果严重哦,等宝宝出生,会第一个喊我妈妈,我不教他叫爸爸,嘻嘻。”

    唐逸微微一笑,心中一片温馨,看着机场飞机起落,也不知道待了多久,才慢慢向转身,向大厅出口走去.

    第二天晚上,唐逸就接到了陈珂的视频电话,看着屏幕里老妈慈爱的搂着陈珂跟自己打招呼,唐逸就放了心。

    “哥,妈对我可好了!”陈珂说完俏脸就一红,低声道:“是,是伯白母要我这么叫的。”虽然陈珂自己也知道,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能这么叫,但幸福的神情还是掩饰不住。

    唐逸就一阵无奈,大概老妈已经渐渐喜欢有一群风情迥异的儿媳喊她“妈”的那种感觉,据唐逸所知,背人的时候,齐洁也是这样叫的。

    当然,唐逸相信老妈是绝对不会给齐洁和陈珂碰面的机会的。

    萧金华笑dundun的道:“傻小子,有这么个漂亮的儿媳也不早介绍给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屏幕的背景是一间装修的古香古色,好像古代公主闺房的卧房,唐逸就笑道:“老妈,你没请几个宫女啊?”

    “去!没点正经!”萧金华低叱一声,搂了搂陈珂,说:“傻小子,这回你该有时间来看老妈了吧?”

    唐逸就有些讪讪,陈珂却是为唐逸分辩,“伯母,副部级出国,要中央审批的,尤其是来西方国家,审查特别严格,现在唐逸是省委常委了,出国就更难。”

    萧金华就一阵无奈,以小妹为首,这几个女孩怎么就都一个德行,就知道包庇唐逸,小妹表现的最为明显,看那架势如果唐逸和自己吵架,她都敢跟着上。狠狠瞪了唐逸一眼,唐逸嘿嘿一笑,忙顾左右而言他,免得童心未泯的老妈又出啥难题叫自己尴尬。

    在市委常委会上,唐逸还在回思昨晚和老妈陈珂聊天的甜蜜,甚至听到王文卓搞突然袭击,将前两天书记办公会提也没提的一项人事任命打出来也没有什么反感,只是笑眯眯听他说。

    王文卓提议,市发改委主任沈喜云同志兼任市长助理,可以促使政府进一步作好黄海经济的宏观调控。

    发改委自然是重量级部门,唐逸来黄海,第一批想掌控的部门里就有发改委,也一直试图换掉沈喜云,却始终不得其门,当然,到后期唐逸基本掌控了黄海局面后,沈喜云也开始夹起尾巴作人,积极配合唐逸的工作,唐逸自也不再刻意难为他。

    对王文卓的提议,王丽珍第一个反对,她皱眉道:“在同类城市中,咱们的政府副职已经超编,市长助理的名额也在前列吧?听说现在中央已经有呼声要求减副了,怎么咱们反而反其道而行?这不妥吧?”

    王丽珍喝口茶,顿了下,声音更加严肃起来,“还有就是人事任命为什么不走正常渠道?为什么不经组织部不经书记办公会酝酿?我不是反对喜云同志,我是反对这种风气!”

    任谁也想不到王丽珍还是这般刻薄,毕竟唐逸上任后,第一一常委会就要求班子团结,有意见可以讲,但要注意语气,不要把常委会开成批斗会吵架会。

    王文卓皱了下眉,低头不语。

    唐逸其实本来是无所谓的,现在黄海局势基本操控在手里,也是时候给那边喘口气,不能觉得自己咄咄逼人要将他们彻底打下去,不然激起的反弹也够头疼的,但王丽珍发言反对,唐逸当然要照顾她情绪,就笑笑道:“再议吧,请组织部和王书记再研究研究。”

    王文卓点头说好,看王丽珍的眼神就有些冷,但王丽珍又岂会在乎?这几年想她死的人多了,但到如今她还能稳坐钓鱼台,自有自己的一套准则。

    散了常委会,唐逸又马区车前往老干部活动中心参加了一个活动,和老干部们合影留念,结束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中心主任邀请唐逸留下用餐,被唐逸婉拒。

    上了奥迪,才发现这里距离一中不远,唐逸就笑道:“去一中,请宝儿吃个饭。”还在暑假期间,但高三已经提前开学,唐逸自然要犒劳犒劳辛苦学习的宝儿,至于是不是那么辛苦,唐逸又哪里理会?

    在车上,唐逸就给宝儿发了个短信,一中是不允许学生带手机的,不过唐逸就知道宝儿肯定带着,甚至上课都开机。因为一一唐逸无聊,就想逗逗宝儿玩,下午电话打过去,果然开着机呢,好一会宝儿气喘吁吁的接通了电话,兴奋的问叔叔有什么事,唐逸却是不敢说没事,不然宝儿还不气死?就编了套瞎话,假装关心了一下她的学习。听宝儿信以为真,开心的向自己汇报会考情况,唐逸倒是有些惭愧。

    短信发出去,奥迪也慢慢停在一中校门附近,却见校门处,簇拥了一群人,穿着漂亮校服的男女学生烟红挂绿,好像在欢送领导,小武回头道:“是段副市长的车。”

    唐逸点点头,那边段贺军也见到了唐逸的车,忙和正同他握手告别的一中辛任高校长说了声,就大步走过来,胡小秋忙下车,帮唐逸打开车门。

    唐逸笑着和段贺军握了握手,微笑道:“有贺军市长抓教育,我放心。”

    段贺军连声说惭愧,今年高考,省文理科状元都出自黄海一中,而新任高校长又是走的段贺军的门路,段贺军自然要亲自参加一中的庆功大会为高校长棒场。

    唐逸看了眼不远处向这边张望的师生,笑着道:“那是一中的高校长吧?”

    段贺军就回头对高校长招招手,高校长忙快步走过来,他是原黄海十六中校长,虽然争这个位子多少是因为段贺军儿媳与他女儿交好,使得他认识了段贺军,但本身的能力是足的。

    高校长自然认得唐逸,拘谨的和唐逸握握手,唐逸微笑道:“校长同志要加把劲,为我们国家多培养有用之才,教学上,不能只看文化课成绩,思想品德教育可不能丢!”

    高校长忙点头说是。

    段贺军就问:“唐书记这是路过?”.

    唐逸道:“不是,我一个小侄女在一中读高三,我来接她吃个饭,给她补充补充营养。”说着就笑,高校长忙问:“在几班?叫什么名字?我这就去叫她。”

    唐逸微笑说不用,也不好跟人说宝儿上课都带手机。

    段贺军却是笑道:“是叫卓宝儿吧?我知道她,小姑娘漂亮又聪明,每一考试都进年级前十吧?”板倒前任郭校长时,段贺军隐隐知道内情,有人恐吓罢课学生家长,竟然恐吓到了唐逸头上,段贺军自然就了解了一下,涉及的学生是卓宝儿,段贺军就留了心,甚至同高校长都没说,现在见唐逸不避忌,才讲了出来.

    高校长恍然,怪不得段副市长打听过这个卓宝儿的情况呢,原来是唐书的侄女,虽然来一中不久,他也听说过这个卓宝儿,调皮捣蛋,听说和社会上的痞子也有来往,但聪明漂亮,学习成绩是极好的,老师们对她的评价也是两个极端,有喜欢的不得了的,也有视她为眼中钉的。

    唐逸这时就看看表,微微皱起眉头,心说宝儿难道没开机?

    “叔叔!”宝儿清脆的声音,在大门口,她就兴奋的冲唐逸挥动小手,穿着漂亮的蓝色校裙,扎着可爱的领结,宝儿亭亭玉立。

    唐逸笑笑,宝儿已经拉着身边漂亮的女同学跑了过来,到了跟前就气嘟嘟抱怨,“你发短信的时候我们班主任就在跟前呢,她耳朵特灵,听到震铃,就是不许我出来,说你是社会上的混混,气死我了!”她方才隔着人群,也没看清唐逸身边的人,一转头才看到高校长,见叔叔一脸尴尬,就知道闯了祸,忙叫了声校长好,耸拉着小脑袋,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唐逸是尴尬,宝儿带手机去上课,自己还给她发短信,这实在有些不像话。

    段贺军呵呵笑道:“真是聪明的小姑娘,卓宝儿,听说你成绩都是年级前十是吧?”宝儿几句话,段贺军就知道唐逸对这个小侄女是多么宠爱。

    宝儿点点头,也不吱声,现在只有装乖宝宝,免得叔叔生气。

    唐逸皱眉道:“顽劣的,我都管不了,所以还要高校长严加管教。”

    高校长笑着点头,心说你都这么宠她了,谁又敢管她?心里也叹口气,怨不得卓宝儿这般顽皮,原来根源在此。

    “高校长!”女子温和的声音,高校长回头,就笑着道:“郭老师,来的正好,快见见唐书记,你们这一班藏龙卧虎啊,知道不?你的得意弟子是唐书记的侄女,快把以前跟我夸卓宝儿的话和唐书记说说,让唐书记高兴高兴。”

    来的是一位三十出头的少妇,戴眼镜斯斯文文的,宝儿的班主任,姓郭,郭老师是极为喜欢宝儿的,见到宝儿短信,担心她和学校外的不良少年接触,就跟着出来看,不想撞到了这么一幕。

    唐逸和郭老师握手问好后,就笑着对几人挥挥手,“走吧,一起去吃个饭。”

    段贺军忙说好,高校长不便接声,心里却是兴奋的紧,郭老师犹豫着道:“我就不去了吧?”

    唐逸道:“那怎么行,你是宝儿的班主任,这餐饭就是贿咯你的。”

    大家就都笑起来,郭老师拘束稍去,不想这位年青的书记还挺风趣的。

    唐逸又转头对宝儿道;“来,和你的小朋友上车,一起去。”宝儿就乖乖点头,拉着刘小辉钻进奥迪。

    在车上,宝儿就打开了话匣子,笑嘻嘻道:“叔叔,你不会偏听偏信吧?”

    唐逸就笑,小家伙也会用词了,知道宝儿是担心班主任告状,是以先给自己下迷汤,不过宝儿自然不明白,高校长和郭老师又怎么可能在自己面前说她的坏话?

    刘小辉拘束的坐在靠窗的位置,双手放在膝盖上,偷偷听宝儿和唐逸说话,她也是第一一知道经常挂在宝儿嘴边的偶像叔叔原来是市委书,虽然高中生还难明白市委书记是怎样一个概念,但在这种大官的车上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奥迪在前,段贺军和高校长的车在后,缓缓驶入纽约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坐在高校长的车里,郭老师道:“纽约大酒店,我第一一来,听说里面镶金子,菜贵的离谱。”高校长一边停车一边笑呵呵道:“家常菜不太贵。”

    他有一一就在纽约大酒店请客招待省教育厅的朋友,结果不知道被谁写信给告了,偏偏督查室正响应市委文件精神,抓公款吃喝的典型,高校长一下撞到了枪口上,闹得风波不小,幸亏被段贺军保了下来,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对这些敏感。

    郭老师自然知道他的忌讳,微微一笑,就不再说下去。

    中餐厅3号包厢,唐逸坐在正首,笑呵呵要大家要菜,小武胡小秋和段贺军的司机小王也都被叫上了桌,唐逸言道这是谢师宴,宝儿都能坐,自然要他们也坐下来,更笑着道:“高校长郭老师,今天我就是宝儿的家长,不是市委书记,宝儿这孩子不懂事不服管,让您二位操心了,有啥做错的您二位就批评。”

    高校长和郭老师自然是夸宝儿了一通,宝儿就有些莫名其妙,尤其是那个酒糟鼻校长,每一宝儿见到他都不好好搭理,因为觉得他的酒糟鼻恶心,现在校长却夸她“聪明懂事有礼貌”,宝儿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觉得这个酒糟鼻校长还是有点小可爱的,当然,宝儿也知道,他们是怕了叔叔而已,可不见得是真喜欢自己。

    点菜的时候菜单自然是第一个递给了段贺军,段贺军就笑:“书记都是自己掏腰包,我就随便点个"阳春白雪"吧!”这是一道便宜的素菜。

    唐逸在外请客自己掏腰包市委大院人人都有耳闻,多人都不相信,认为是刘益望和范凤这两任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和市委办公厅财政处杜处长编瞎话,实际上还是吃多少报多少。以唐逸现在的位置,每年接待费几十万,超支的话需要机关事务管理局审批,实际等于没有限额,当然,唐逸公事上的接待还是会动用招待费的,只是私人请客自己陶腰包而已。

    段贺军对唐逸的财务支出自然不清楚,也不大信唐逸真的所有私人宴请都自己掏腰包,但既然刘益望和范凤信誓旦旦,不管真假,这顿饭也得省着点。

    段贺军定了调子,高校长郭老师更不会要昂贵的菜肴,唐逸笑道:“都是家常菜,挺好。”最后点了红烧南非四头,每人一只,四头鲍指的是每市斤四只的干鱼,个头越大越是价值不菲,南非干属于鲍鱼中档,比之日本极品相差甚远,尽管如此,四头每只也要数百元,纽约大酒店定价是每只6元。

    唐逸随即就将菜单递给宝儿和小辉,见宝儿闷闷不乐的翻着菜单,唐逸开始有些奇怪,随即就明白,来到纽约大酒店,宝儿自然是想吃这里的冰激凌,就笑着对服务员道:“把你们甜点的菜单拿来,我们的小朋友要吃冰激凌。”

    宝儿就开心起来,但想到刚才自己表现的太过明显,叔叔怕是会觉得自己越大越馋,就不由得发起愁来。

    饭桌上,唐逸笑眯眯和高校长聊了聊一中的教学,又问起郭老师宝儿在学校的表现,郭老师当然夸赞了宝儿一通,最后,犹豫了下,还是加了句,“就是一点,她喜欢上网,其实在家里上网我不反对,但网吧环境复杂,中学生还是不去的好。”虽然听说宝儿和街上开网吧的一个叫凤姐的挺熟,郭老师有些担心,但这些话毕竟不敢和唐逸说,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唐逸笑着点点头,对郭老师就多了几分好感,这才是为学生负责的好老师。侧头对宝儿道:“以后要听郭老师的话,知道吗?”.

    宝儿慢条斯理的享受着冰激凌,乖巧点头。

    能和市委书记同桌而坐,高校长或许还有那么些希望,对郭老师来说,可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奇遇,生平第一一吃到了鱼,味道确实鲜美,尤其令郭老师欣喜的是宝儿异常懂事的给她夹了一筷兔肉,显得宝儿很喜欢她这个班主任,在唐书记面前挣足了面子,毕竟现在的高中生没几个这么会外场的,更别说类似宝儿这样的小公主小皇帝了。看高校长愉快的目光就知道高校长也是倍觉脸上有光,郭老师大是开怀,以前就喜欢宝儿,现在更是觉得宝儿可爱的不得了。

    散席的时候唐逸给高校长和郭老师留了私人名片,说宝儿有问题就给自己打电话,更对郭老师道:“郭老师,宝儿就交给你了,我放心。”郭老师就觉浑身轻飘飘的,连连点头答应.

    将宝儿和小辉送回学校,坐在奥迪里,回头看看目送奥迪离去的段贺军一行人,看了眼宝儿的身影,唐逸轻轻叹口气,吃饭时宝儿偷偷和唐逸说,晚上想回家,自是见到唐叔叔后开心,想和唐叔叔腻一晚。唐逸没有答应,宝儿好像有些难受,唐逸心里也有些不自在。

    心情正低落,手机音乐响起,是大志打来的,向唐逸汇报这几天和高婷接触的情况,虽然唐逸暂时没有动曹兴信的心思,但想想喜儿说的也对,既然有了机会,就不能错过,要大志私下和高婷接触拉近关系,以后可能会派的上用场,高婷这种为了丁点小事就吵翻天的女人实在是官场中人的大忌,万万不能碰的,不知道曹兴信怎么就会和她搭上关系。

    挂了大志的电话,唐逸自然而然就想起了令人头疼的喜儿,可真不知道怎么处置她好,这几天,喜儿倒是消停下来,就像个真正的保姆,话也不多说一句,也不知道又在动什么心思,前几天她突然热衷表现了一番,自然是一种试探性的尝试,看一看能不能和自己的关系发生什么变化,进一步观察自己以便想到脱身的办法,失败之后,她自然不会甘心,只是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如果不是不想引起任何人注意,唐逸真想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她。

    想了一会儿,唐逸就摇摇头,先观察观察,实在没办法就将她交出去,现在自己多想想明天的北京之行吧。

    唐逸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默默看着,明天,他准备去部委走一走,最好能说动农业部孙部长支持在黄海进行大农庄改革。

    免除农业税,唐逸从各种渠道获知的消息看,应该问题不大,先期可能会在某省率先试行,当然,时间应该推迟到换届后,毕竟现在是换届关键时期,大家关注的焦点都在这场真正的交接班斗争中。

    但大农庄改革,阻力却是大,就算唐系本身,对唐逸这份意见书持褒扬态度的占大多数,但真正支持这个计划的却并不占优,一些重量级人物认为有些急。但唐逸并不气馁,他深知一切事物都是可以运作的,如果能取得农业部孙部长的支持,在这项提案来说,甚至可能比获得某位强力人物的支持还要有说服力,是以在政研室几名心腹笔杆子协助下,唐逸谨慎的写了一份计划书,只是将台州市某镇作为试点,影响会降到最低,又可以从中吸取经验教,唐逸觉得,如果孙部长支持,还是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怎么才能说服孙部长?唐逸靠在座椅上,默默思付。

    ………………………………………………………………………………………………………………………

    虽然现在是青黄不接时期,还是拿到了两百多票,谢谢大家的支持了!

    今天和出版编辑聊了聊修改稿子的问题,时间表终于差不多定下了,十二月会出第一部,明年三月第二部,不过是估计的,具体时间再看吧。

    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让我也能闻到墨香的实体书,想想就兴奋,谢谢大家了,我能做的就是继续用心来写!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