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保姆-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章 保姆

第九十章 保姆2017-11-8 23:48:33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和陈珂穿着情侣T恤,戴着太阳镜在超市里悠闲的烨牺严任谁也看不出这对小情侣一个是市委书记,而另一个则是现在黄海法学界赫赫有名的女强人。

    唐逸抢着推购物车,最后还是陈坷拿到了,笑孜枚的道:“昨晚就得罪你了,再得罪你宝宝会踢我的。”

    昨天晚上,陈坷说什么也不要唐逸疼爱,说是唐逸的动作太粗野,会压到宝宝,最后唐逸只得抱着陈珂老老实实的睡了一晚。听陈坷说起,唐逸又叹口气,其实宝宝才两个月而已,看来直到他她出世,自已也不能碰陈柯了。

    唐逸昨晚想了好久,欣喜之余,自然要为孩子和陈珂的将来打算,首先,就是这个孩子的诞生对自己的家庭有什么影响,如果是女孩儿,麻烦会小一些,但如果是男孩,则岳父岳母的会怎么想?纸包不住火,这个孩子他们早晚会知道的。他们会不会来害陈珂和孩子,这不是唐逸危言耸听,甚至二叔这一边都有可能做事情来消除隐患。

    宝宝要四个月左右才能通过B超明确性别,唐逸想好了,就算是男孩,也一定要保住他,最多请小妹帮自已去说情,而小妹,是不会做伤害自已的事情的。

    孩子生下来“怎么令他幸福?虽说时代在进步,大都市有能力的白领女性自己带孩子生活的很多,甚至有些都市**女性只要孩子,和一些高素质男性发生一夜情或者多夜情,有了身孕就将男人一脚踹开的也不鲜见。而且现在的贵族学校,早不是以前小朋友一起玩喊”野孩子”

    的年代,甚至小小年纪就开始攀比谁家条件更好,这一点,谁又能比得上自己的宝宝?被人瞧不起指指点点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但没有爸爸,终究有些不好。

    唐逸想了好,久,就准备幼时就要宝宝叫他爸爸,但这个爸爸自然是不能常常和他见面的,等宝宝上小学懂事后和他好好谈谈,告诉他他的身世,在陈珂教育下,相信他能够明白的。唐逸见过一些豪门庶出,大多生活的挺好,远不像影视剧里表现的动不动就恨死私生子的身份,恨死父母等等举动。

    最后就是陈坷要面对的问题了,以她接触的圈子质素,自然很少人会对她说三道四,大不了编个被人欺骗感情的故事,有了身孕坚强面对,而不是去流产扼杀一条生命,大家反而会更高看她一眼。

    但陈坷的父母呢?这一代人思想可是没那么前卫,又怎么可能允许陈珂未婚生子?

    “哥!你看这个好不好?”陈珂拿着一个母乳实感玻璃奶瓶在唐逸眼前晃。

    唐逸就笑:”这个不急,买别的吧。”

    “哦!“陈珂就乖乖放好,推着车跟上唐逸的步伐。

    走了两步,唐逸就转头笑道:”咱俩去看看陈叔吧。”

    陈珂愣了一下,随即就摇头“,哥,我会和老陈说清楚,我不想他们知道你,知道的人多了,对你不好。“唐逸就笑着揉揉她的头“,傻丫头,我几时在乎这些了?没事的,怎么?现在也是法学界精英了,不听话了?”

    陈珂心里甜蜜无比,点点头“,那我听你的。”

    碧海银沙,陈方圆急匆匆赶来,接到唐逸的电话,说是在碧海银沙口号楼等他,陈方圆就有些吃惊,不知道是不是女儿遇到了什么麻烦。

    进了别墅客厅,就见到唐逸正在茶几旁喝茶,女儿笑孜孜开门,陈方圆就松口气。

    “陈珂,你上楼吧。“唐逸说完,陈何就乖巧答应一声,转身土楼,陈方圆叹口气,女儿最听唐书记的话,当初酗酒也是唐书记劝说下戒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喜欢唐书记,可惜,唐书记实在不是自己家庭高攀得起的,就是一丁点争取的机会都没有。

    陈珂上了二楼,却不进房,在楼梯拐角站住,竖起耳朵听楼下讲话。

    唐逸早换去了情侣装,免得上来就吓坏老陈,指了指沙发示意陈方圆坐,又亲手给他倒了杯茶,陈方圆受宠若惊的道:”自己来,自己来,您坐您的。“陈珂听了就嘟起了嘴,老陈真是的,一点长辈的排场也没有,长辈?随即就抿嘴一笑,心中一片甜蜜。

    唐逸一脸凝重的道:”陈叔,和你说个事。”

    见唐逸郑重,陈方圆就知道是大事,大概自己会很为难,但陈方圆知道自己能有今天全拜唐逸所赐,就是多为难的事自然也要帮唐逸办到,痛快的道:”唐书记,有事您开声,只要我老陈能办到的,我肯定给您办!“唐逸轻轻叹口气,低声道:”我……“欲言又止,事到临头才知道和人父母提起这种事是多么的难开口,又哪有想象的轻松?

    陈方圆微觉诧异,可没见过唐书记吞吞吐吐的时候,就笑道:”唐书记,您放心,就是要我散尽家财我也不说二话,您就说吧!啥事?”

    唐书记越为难越好,可不是?就算散尽家财,只要帮唐书记度过难关,终有翻身的一天,而能真正交下唐书记,这个意义不言而喻。

    唐逸一阵挠头,突然就听楼梯拐角处陈珂清脆的声音“,爸,我有孩子了,是唐逸的!“接着就是陈珂清脆的笑声,噔噔的上楼声,想来她还沉浸在将为人母的喜悦中,却是当开心事和老爸说了,随即又有些害羞,有些彷徨,就小跑上楼,毫不理会被晴天霹雳炸得晕头转向的陈方圆以及尴尬的无地自容的唐逸。

    陈方圆头晕目眩,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见唐逸尴尬模样,就知道女儿说的是真话,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唐,唐书记,她,她说的是真的?”

    唐逸点点头,也不好意思看陈方圆。

    陈方圆简直要气炸肺,好你个唐逸,我当初那么信任你,还要你帮着看陈珂,你这分明是监守自盗嘛!想来那个什么包养陈珂的大款就是你了!气得七窍生烟,张嘴想骂“,你他……”突然见唐逸抬头,那双闪亮的眼睛看过来,陈方圆就如同被浇了一头冷水,猛地想起唐逸的身份,刚刚的气愤和勇气眨眼间消失无踪”,你”了半天,又闭上了嘴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却是比唐逸还尴尬,骂又不能骂,不骂又实在没脸,真想就这么晕过去算了。

    唐逸又低下头,低声道:”陈叔,我和陈珂商量好了,准备把孩子生下来,这事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都冲我来,不要怪陈柯。“陈方圆愣了下“要留下孩子?唐逸尚无子嗣,陈坷的是第一胎?莫非是唐逸爱人身体有问题?

    唐逸又道:“,当然,孩子暂时是不能姓唐的,这点还请陈叔理解。“其实唐逸也想过,如果小妹一直都不能怀孕,爷爷年纪又大了,现在身子骨已经远不如以前硬朗,在爷爷临终时怎么也要让他见到自己生儿育女,这孩子进唐家也不是不可能,当然,如果真发生这种情况,即不能伤害陈坷,又不能伤害小妹,怎么来解决实在是个难题。

    陈方圆,网刚燃起的希望破灭,心里叹口气,随即就知道唐逸这是告诉自已,不要想通过孩子得到什么。其实这点他倒是想歪了,现在的唐逸,又哪好意思来“提醒“他这些?

    ,唐逸接着道:”陈叔,总之我会对陈珂和宝宝好的,除了名份,我会给宝宝我能给的一切。“唐逸说的是父爱,陈方圆自然又理解成了金钱地位。

    在为爱女叹息的同时,陈方圆池慢慢恢复了理智,已经这样了,难道自己能硬逼着陈珂去打掉这个孩子?不说唐逸了,就算陈柯真和别人有了孩子又想生下来,以女儿的脾气,自己也是管不了的。

    这几年,陈方圆最操心的就是陈坷的婚事,怎么给她介绍对象也不听,陈方圆本就怀疑女儿在搞地下情,听到对象是唐逸,不管怎么说,也算松了口气,如同唐逸所说,除了名份,唐逸是什么都能给陈珂的,以唐逸和陈珂相识的年头看,两人的感情肯定很深,而陈珂有了宝宝,唐逸又肯留下,说实话,这已经很难得了,不但女儿以后的生命中有了精神寄托,和唐逸更是有了割不断的关系,再不会是露水情人。

    唐逸又道:”陈叔,我和陈珂出去转转,过两天我再和你谈。“陈方圆就苦笑一声,唐逸也真疼自已女儿,这是怕他走了以后自己骂陈珂吧。就摇头道:“唐,唐书记,我想和陈珂谈谈,您放心,我不会把她怎么着,就是,就是想问她几句话。“唐逸看看表,就站起身”,也好,陈叔,那你看着点陈何,要她早点休息。“又道:“过两天,我帮陈珂请个保姆来照顾她。”

    陈方圆点头,送走了唐逸,一回身,却见女儿从二楼小跑下来,却是在窗口见到唐逸离去,也想送他。

    陈方圆就一瞪眼睛”,注意点,怎么还跟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不行,明天叫你妈来照顾你!”

    陈珂听父亲这么一说,就松了口气,嬉皮笑脸凑过来揽住老爸脖子,笑嘻嘻道:”老陈,就知道你最好了!”

    “去!”陈方圆推开了陈珂的手。

    陈珂嘻嘻一笑,就坐到了沙发上,拿起苹果咬了一口,大咧咧道:”爸,唐逸说了给我找保姆,别叫我妈来了,我可怕她数落我。“遇到这么个没心没肺的闺女,陈方圆气得没法子,瞪眼道:,你以为我想她来啊,唐逸唐逸,你现在就知道唐逸了是吧?也不想想,你妈知道这事儿会不会气死!”

    陈珂撇撇嘴”,你肯定有法子!”

    陈方圆就更是无奈,女儿还是没长大的孩子呢,现在就要作人的母亲了?

    叹口气,在陈坷身边坐下,柔声问:”闺女,你真想把孩子生下来?是不是唐逸哄你的?你可想好了,他现在没子女,说不定就是他爱人身体有问题,别到时候人家把孩子抱了去,你可咋办?“陈珂就白了陈方圆一眼“,老爸,你电视剧看多了吧?唐逸才不像你说的那么坏呢!”

    陈方圆就一阵枢气,事情摊开了,女儿就肆无忌惮一脸幸福的谈论唐逸,唐逸真有这么好吗?田烈陈方圆看唐逸,自然是首先看他的权势地位,也知道女儿不是太看重这些,看着女儿洋溢着幸福的小脸,陈方圆就叹口气,无奈的道:

    “总之你想清楚点,我现在脑子也有些乱,明天再说吧。”

    陈珂倔强的摇摇头,,爸,我想的很清楚了。”

    陈方圆苦笑,自己这个闺女,怎么就不知道矜持些呢?最起码,也给你父母一点缓冲的时间吧?

    周三下午一下班,唐逸就钻进了奥迫,要小武抓紧时间回常委院,昨天晚上和老陈见面后,唐逸心里一直有些忐忑,今天白天和陈珂通电话,陈克倒是没事人似的说老陈没说什么,应该是同意了。但唐逸还是有些不放心,自然要去看看陈坷,偏偏兰姐从延山赶了回来,说是保姆已经带来了常委院,唐逸只得先回常委院,接收,”再去看望陈珂。

    唐逸这两天都是喜气洋洋的,处理公务也是异常顺手,今天更将很久以前就下决心要作但一直犹豫不决的文件批转了市委办公厅,就是关于建设链接东西城区跨海大桥的构想,在构想中,跨海大桥全长三十多公里,预计总投资近百亿元,建成后将减少城区内各方向高速公路几个出入口汇集和疏散的交通流量,有效地降低老城区对外交往部分的交通拥堵,改善城区交通状况,更可以将黄海四大港口连为一个整体,加强四港间的协作,更好地发挥港口的整体效益,尤其是能解决黄海港陆路集疏运能力的问题,更好地发挥港口整体效益。

    总的来说,在发改委和建设部门专家的初期可行性分析里,这是项惠及子孙的百年大计,唐逸批示办公厅请号家及人大代表座谈,听取民间的意见,考察可行性,最后将意见汇总给自己。

    坐在车里,唐逸还在思考着这项庞大的计划,到底是不是真有初期可行性分析里说的这么动听?亦或会成为一项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呢?

    奥迪缓缓驶出市委大院的自动金属门,突然”嘎”一声停下,车速虽慢,唐逸还是向前一倾,抬头看去,却见车前站了一名蓝裙子美貌少妇,正大声说着什么,早有保安过来拉开她,几人在那里纠缠不清。

    奥迪慢慢驶离”唐逸扭头看了一眼,车后那少妇正指着奥迪激动的说着什么,而于亮的桑塔纳缓缓停在少妇身边,唐逸就转过头,微微闭目凝思。

    十几分钟后“奥迪驶上了环海路,亍亮的电话也打了过来,他笑呵呵道:”书记,她是九水人,叫高婷,自称是九水市市委书记曹兴信的情人,来告状的。“唐逸微微一怔,下辖七个市中,九水市一直被那边牢牢控制在手里“,他”也是在九水基层锻炼的,历任九水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等职,九水可以说是那边雷打不动的堡垒,在”他”任职期间,努力招商引资,去中央跑政策,将九水从黄海最穷的市发展为仅次于福平的第二大市,而曹兴信更是那边的悍将,在九水党委换届中得票率达到了九成以上,这还是有唐派干部从中作梗后的成果,曹兴信的手腕可见一斑。

    ,曹兴信的情妇?唐逸就笑了,这可是有趣了。

    亍亮又道:”我告诉她,有问题可以去纪委反映,但她就说要见您,您看……“,唐逸就笑着摇摇头,她来的可真不是时候,自己正在缓和同那边的关系呢,现在见她的话,肯定会引起黄向东的警觉,自已这阵子的努力都会宣告失败。而且现在自己考虑问题,已经不能仅仅着眼于黄海一地之得知,而是要通盘全局,甚至要考虑到两个派系之间的关系,毕竟随着自已成为鲁东省委常委,更因为自己勇于开拓,在派系内地位提升很快,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渐渐的不再只是代表自己了。旺烈口唐逸想了想,就道:”这样吧,你和她再好好谈谈,告诉她有问题走正当渠道,给她曾书记的联系方式。”

    亍亮忙说好。

    挂了电话,唐逸又默默思索了一阵,前方,已经隐隐可以见到青山绿水间雅致的常委院落。

    推开别墅的门,就听到兰姐娇媚的声音”,这里!这里也要擦干净一点,你真是,唉!怎么这么笨?”

    唐逸就一阵摇头,这个兰姐,总算逮到能使唤的人了,听着怎么这么像地主婆?

    见到唐逸在门廊换鞋,兰姐马上换上一脸甜笑凑过来”,唐书记下班了啊?”她穿了套暗苹果绿的职业套装,款式新颖,做工考究,白哲的脖颈,高挺的酥胸,裙摆下雪白匀称的美腿,无不诱惑至极,活脱脱一个美艳动人的尤物。

    唐逸微微点头,自从二次风雨后,他已经很少骂兰姐,但兰姐见到他还是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怕得厉害。

    “喂,你过来,见见唐书记!”兰姐对正在忙活的保姆招手,保姆穿的很朴素,蓝底白花的布料衣裤,身段窈窕,朴实中更显动人。听到兰姐叫,就忙转身低头走过来,离唐逸兰姐几步外站住,低声叫了声“唐书记。“清脆的声音透着别样的娇媚,好像黄莺唱歌。

    见她一直低着头,兰姐气道:”见不得人咋的?抬起头给唐书记看看!”

    要说找保姆,兰姐可是煞费心机,在延山挑来选去也找不到合意的,一晚杨局长请她吃饭,送她回家的时候桑塔纳险些撞到一个漂亮女孩儿,当时女孩子从土路跑上来,身后还追了几个男人,杨局长下车一亮枪,那几个男人就吓跑了。

    兰姐问明,才知道女孩子父母双亡,一直被拐骗到外地,前几天才逃回了延山老家,今晚正准备去县城办事,谁知道半路遇到流氓,将她的行礼抢了去,兰姐和女孩子聊了几句,就觉得她谈吐不俗,又看了她的身份证,去她的村子了解了一下情况,村里人都对她赞不绝口,说她品行好,才回来没几天,就帮某孤寡老人扫院子啦,给某个孤儿零食了等等,这些兰姐也懒得听,知道她忠厚老实就行了,又见女孩子家务活作得利落,就要带女孩子来黄海做保姆,开始女孩子有些不乐意,但听说包吃包住一个月还有一千块钱工资的时候,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

    但兰姐带她来到黑面神的别墅后,却是觉得她做的活怎么都不能让人满意,或许是想起黑面神的可怕,兰姐就心里发林吧,是以不管怎么打扫,兰姐就是怕黑面神不满意。

    呼喝着女孩子,兰姐又赔笑对唐逸道:,唐书记,她叫春喜,您就喊她喜儿吧,名宇是土点,但乡下人就这样!”

    唐逸暗笑,心说你的名宇也高明不到哪儿去。

    喜儿慢慢抬起头,双目和唐逸对上,两人突然间都怔在那里,喜儿乌发如云,遮住了大半脸庞,但这一仰头,秀发飘落,刚巧露出她秀美容颜,却是肌肤胜雪娇美无比。

    唐逸马上就认,了出来,这个姿色秀丽的女孩或者说少妇,可不就是在朝鲜有过一面之缘的李丽姬?

    朴帅在斗争,中失败唐逸是知道的,好像朴帅被软禁了起来,至亍李丽姬,自然不是唐逸关心范畴,乍然见到,唐逸不由得呆住。

    喜儿更是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到兰姐嘴里的唐书记会是那个在朝鲜被自已冷嘲热讽的年轻人,一时心乱如麻。

    ,朴帅失势,她却是趁机逃了出来,通过关系,更牺牲了身边所有警卫才潜入共和国国境,冒充了延山少女,这是很早她布下的局,作为失败逃亡的最下策,本以为今生都用不到呢,她自然不是甘心在共和国隐姓埋名生活,这个布局是为了她不能直接逃到欧美避难而设,可以从共和国再飞往韩国或者美国要求政治避难,因为朴帅和共和国恶劣的关系,加之朝方的压力,她清楚知道在共和国暴露身份后,是必定会被遣回朝鲜的。

    她在延山住了些日子,拿了临,时身份证和户口本后,就准备去县城和市里办护照,谁知道就遇到了几名流氓,将她的行李抢走还要侵犯她,幸得兰姐相救,但身上的钱财已经被洗劫一空,在听兰姐说一个月可以拿一千人民币后,她就动了心,准备干上几个月,就办护照离开共和国,不想就遇到了熟人。

    喜儿心沉到了谷底,兰姐虽然没和她说唐逸具体的身份,但从进入常委院的戒备森严她也知道这个唐书记是共和国政府高官,其实她在朝鲜一直忙亍政斗,对共和国局势不怎么关心,如果是朝鲜红色世家子弟,大概很少有人不知道唐逸。

    这个年轻高官分明是知道自己身份的,不然他不会只是发呆,而不是问自已是不是朝鲜人。

    喜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唐逸。

    唐逸醒过神,笑着看了喜儿一眼,就点点头,对兰姐道:”你跟我来!”兰姐忙不迭跟着唐逸屁颠屁颠进了书房。

    在书房里,唐逸就问兰姐如何识得喜儿的,她的身份问题等等,兰姐就满口打包票,说她没问题,将喜儿夸了好一通,这是她找来的保姆,出问题就是她的问题,她不保谁来保?

    唐逸就无奈的看着兰姐,心说你可不知道这位“乡下妹”是什么人物,那是外国的王妃,如果是古代,事情暴露,你大概得被诛九族!

    但对亍如何处置喜儿,唐逸却是有些头疼,将她马上交出去自然最为稳妥,但喜儿熟知朝鲜一些内幕,其中一些东西对六方会谈可能会很有用处,而这个北亚邻国妄图拥有核弹,是共和国怎么都不能容忍的,唐逸希望能从她身上打开突破口,交出她的话,就是牵涉到了国家层面,只要共和国不允许她政治避难,她是不会泄露什么的。

    唐逸想的有些头疼也难以决断,就摇摇头,只有暂时假装不认识她,等想到办法再说。幸好她的伪造身份不是兰姐帮忙,也牵涉不到自己。当然,如果她泄露一丁点自己的身份,那自己就必须交出她了,不然,就成了双制的局面,她也有了拿捏自己的把柄,想来,她没那么笨。

    挥挥手要兰姐先出去,唐逸拿起手机,想和岳父沟通一下,想了想又放下了电话,还是等等吧。

    开门出了书房,却见兰姐正大声指挥喜儿擦地板,而喜几腰肢弯曲成美妙的曲线,乖乖的用手拿着抹布跪在地土擦拭地板上的尘土。唐逸不由得一阵好笑,兰姐如果知道被她颐指气使的女魔头是什么人物,不知道会不会兴奋的晕倒。

    见唐逸笑眯眯看着自己,喜儿脸上一阵发烧,如果没人认得她自然没什么可说,但唐逸分明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万人之上杀伐决断,操纵着千万人的生死。现在被一个庸俗的少妇呼呼喝喝,自己还要乖乖听话,做这些低贱工作。搁以前就是一万个兰姐也毙了!喜儿咬着嘴唇,恨当初没叫人杀掉唐逸,令他现在有机会一脸可恶笑容看自己出丑。

    这几天可能都会晚点更新,暂时不发变更时间通知了,抓机会将时间调过来再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