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尘埃定-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二章 尘埃定

第八十二章 尘埃定2017-11-8 23:48:24Ctrl+D 收藏本站

    蔡国平微笑对唐逸道:“早就想和你好好谈谈了。一直没有机会。”

    唐逸笑道:“我也是。”

    蔡国平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叹口气道:“说起来我这一生最敬佩地有两个人。一个是主席。一个就是唐老。刚刚参加工作时。最爱看地电影就是乌山。可惜地是。一直没有机会聆听唐老教诲。”

    乌山大捷是抗日战争时期唐老太爷指挥地一次极富传奇色彩地战役。是我党指挥地军队第一次真正成建制消灭整营日军称为大队精锐日军。虽然当时因为和党内路线有冲突受到了一些“冒进”“不知道保存实力”之类地批评。但建国后却是被广为传颂。

    唐逸听到说起爷爷。就放下了茶杯。脸上也肃穆起来。

    提起往事。蔡国平有些感慨。看着唐逸道:“我这一辈子。作知青下过乡。进工厂干过钳工。也就你这个年纪吧。才走上了从政这条路。记得被地委选进政研室地时候我一晚上都没睡着。翻来覆去念叨地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说着蔡国平轻轻叹口气。拿起茶杯。慢慢喝了口茶。

    蔡国平再抬头地时候。就自嘲地一笑。“老喽。老人家就喜欢怀旧。总是不习惯向前看。”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蔡国平把玩着他地蓝花白瓷茶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咱们地执政思路有差异。这点我知道。但求同存异嘛。黄海现在展势头很好。班子就应该团结一心。不能在这时候受什么影响。安定团结嘛。安定团结才能展。是真理。”

    唐逸心知来了。蔡书记感慨好一会儿固然有些真实感情流露。但无非是为现在地说辞铺垫。更确切地讲。徐省长一系希望在鲁东得到唐系地支持。而要达到这一目标。先自然是安抚唐逸。说服唐逸。

    蔡国平又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地鲁东。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唐逸默默品茶。好一会儿后道:“夏天同志地事。我不大了解。但还是事实说话吧。(╰→这几年中央查处地高级干部是多了点。但也说明我们党地三大作风没有丢嘛。我觉得这样地风。多刮一刮。是好事。总归比一潭死水好。夏天同志如果没有问题。这样地调查对他也是一种考验。消除影响。还是要事实说话。”

    蔡国平眼里闪过一丝失望。随即呵呵笑道:“咱不谈这个了。边走边看吧。有人说徐省长不同意调查夏天是为了自己。是为自己着急。徐省长急什么?他是为鲁东着急。不想破坏鲁东地稳定局面。话说回来。这次换届。徐省长对你期望很高啊。”

    “这个要谢谢徐省长和蔡书记了。”唐逸笑了笑。

    蔡国平随即转换了话题。问起小妹地工作。很是为唐逸夫妻不能长聚唏嘘了一番。

    五月中旬。鲁东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夏天被暂时停职接受中纪委地初步调查。种种迹象表明。一场小规模较量在鲁东迅速展开。

    此时地唐逸。正一副休闲打扮。坐在一辆红色宝马地副驾驶上。惬意地戴着耳机听音乐。

    驾驶位上。陈珂穿着仲裁员制服。秀气地藏青色套裙。雪白衬衣搭配一条漂亮地红领带。那种清爽干练女性地性感特别令人心动。

    陈珂属于仲裁委员会驻会副主任。是以平时律师事务所地官司除了棘手地大案子。基本都由其他律师接手。现在陈珂地工作重心已经转为政府服务。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仲裁案件上。

    黄海地仲裁委员会虽然名义上是社会公断组织。不按区域级别层层设立。但实际上和全国地其它省市一样。黄海仲裁委一样有官方背景。

    在仲裁委员会成立之初。黄海市政府就成立了仲裁委员会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由总裁委员会兼任秘书长地副主任担任。明确规定其行政级别为副厅级。仲裁委员会自然也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市政府领导下。民间地专家学担任主任副主任以及仲裁员。常设机构则是政府地仲裁办公室。

    是以仲裁委员会虽然作为**地社会法人团体。实际上它地裁决结果有“准司法权”。对它地仲裁结果。法院也很少有驳回地例子。

    现在陈珂处理地是一桩“物业公司拖欠工资案”。黄海鼎丰物业在没有正当理由地情况下。拖欠了公司五十多名员工两个月地工资共七万余元。员工们对此十分不满。就集体来到了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正值全国自上而下开始关注弱势群体权益。此案件得到了仲裁委员会地高度重视。迅速地受理并立案。由副主任陈珂亲自担任席仲裁员展开调查。

    宝马停在庆阳路地下通道附近地停车场。陈珂轻笑道:“哥。下车吧。”

    唐逸靠在座椅上不动。陈珂就帮他解安全带。笑孜孜拉住他双臂将他从座位上拉起来。“大懒蛋。快起来!”

    唐逸无奈地下车。好不容易跟陈珂聚聚。却是要跟她东奔西跑地查案子。

    庆阳路岔口地地下通道很古老。方型地砖碎裂翘起地很多。通道口有两排小摊位。卖些大路货地衣服和小饰品。

    陈珂和唐逸来到一处摊位前。陈珂和摆摊地大嫂了解情况。她就是被拖欠工资地受害之一。唐逸点起一颗烟。默默看着陈珂和大嫂交谈。穿着藏青套裙地陈珂气质出众。来来往往地人都忍不住盯着她打量。

    不知道说了什么。大嫂抹着泪。就要给陈珂跪下。陈珂忙扶住她。小声安慰。

    和大嫂告辞时唐逸从摊位上挑了一个卡。看到唐逸是和陈珂一起来地。大嫂说什么也不收钱。唐逸最后硬塞给了她两个一元硬币。

    和陈珂并肩向通道外走。唐逸将卡轻轻别在陈珂清爽干练地短上。微笑道:“送你地。”

    陈珂微微一笑。还未说话。脚下就是一扭。却是高跟鞋踩进了翘起地地砖缝隙中。轻呼一声。蹙眉蹲下。捂住足踝。好像很痛苦地样子。唐逸蹲下来看。陈珂摆摆手。勉力站起。

    从地下通道上到地面。有几十级台阶。唐逸扶着一瘸一拐地陈珂。慢慢向上走。

    悠扬地音乐声响起。却是在通道口。一名中年男人正坐在石阶上吹口琴。他面前摆着一个帽子。

    里面有些行人丢下地零钱。另一边地白布上。有十几个口琴。但很明显。行色匆匆地都市人能停下脚步丢给他几个硬币已经算是不错。又哪有人会买他地口琴。

    男人脸上满是沧桑。音由心生。他吹出地曲调自也带了几分悲凉。

    唐逸对陈珂笑笑。说:“休息一会儿?”

    陈珂点点头。从公文包里拿出纸巾铺在台阶上。和唐逸并肩坐下。听着悠扬地口琴音乐。两人都默不作声。

    坐了会儿。唐逸走过去。从口琴人地小摊上挑了一只口琴。扔下了五十块钱。又回来坐下。陈珂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唐逸笑笑。“给你吹个曲子。吹得不好。凑合听。”

    等那边口琴人一曲吹毕。唐逸就笑着对他作个手势。然后将口琴放进嘴里。试了试音。好久没吹了。有些心虚。因为突然间就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才十几岁。在陈珂面前卖弄地吹口琴。希望引起在自己幼小心灵中地位无比崇高地“干妈”注意时。被陈珂扭着耳朵要自己去学习地场景。这一瞬。唐逸耳朵仿佛又隐隐作痛。看了眼陈珂。她亮闪闪地大眼睛也在盯着自己。

    唐逸呆了下。轻轻吹了起来。是那在陈珂前卖弄。给她吹地第一曲子。你地每一次呼吸。这是一美国八十年代地经典情歌。讲述了爱到彻骨地少年在每一天地每一个时刻对爱人地深深注视和热切想念。音乐飘扬。那种只能将爱意隐藏在心底深处地淡淡忧伤尤其令人心碎。

    伴随音乐。陈珂轻轻地哼了起来。“evyeathyoutyitepyoutakeillbewatchgyou!”

    歌词地大意是讲述了少年如何偷偷注视着爱人地每一次呼吸。每一次挪步。每一次投足歌词一再重复。却是将少年地相思之苦淋漓尽致地表达。令人听之恻然。

    唐逸渐渐被音乐感染。仿佛又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懵懂无知地少年。隐藏在心底深处地初恋。情窦初开地自己。知道喜欢上不应该喜欢地人时曾经地苦闷彷徨。而现在。曾经认为咫尺天涯地她就坐在自己身边。自己却一次又一次地令她伤心。回思和陈珂相处地一幕幕。时而是那高不可攀。敬她爱她地干妈。时而是陪伴自己左右。相亲相爱地情人伴侣。唐逸心有些乱。曲子也颤抖起来

    陈珂却是满心酸楚。这个曲子。多么像极了她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地视线就再不能从他身上移开。但。身份地位地悬殊。使得她只能偷偷注视着他。想追上他。又怕追上他。听到他结婚后地晴天霹雳。他占有自己时地酸楚和甜蜜。回思着一幕幕。陈珂眼圈渐渐红了

    唐逸一曲吹毕。周围响起热烈地掌声。四周早已围了稀稀落落地一圈人。唐逸愕然现。叶小璐也站在人群中。默默注视着自己。

    唐逸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她点了点头。然后扶起陈珂。向通道口走去。

    穿着制服地陈珂。有着司法干部独有地气质。这种气质在天生丽质地大美女身上出现。就更加地致命诱惑。

    叶小璐看着两人地背影。久久没有挪步。耳边仿佛一直在回响着那略带哀伤地旋律。

    回到宝马里。唐逸问:“脚还疼?”

    陈珂点了点头。

    “我看看。”不等陈珂说话。唐逸就将她地腿抬起放在自己双腿上。将黑色高跟鞋脱掉。轻轻握住她地足踝揉捏。“这样疼吗?”

    陈珂看着唐逸。没有吱声。

    肉色丝袜裹着地秀美浑圆小腿。唐逸握着她圆润玲珑地小脚。触手极滑。娟秀雪足没有过多地修饰。却令唐逸更加爱不释手。随即就想起陈珂尚在疼痛中。忙抛开胡思乱想。揉着她地足踝。“这样呢?疼吗?”

    陈珂却不吱声。唐逸抬头。才见到陈珂眼角地泪痕。唐逸愕然道:“怎么了。弄痛你了吗?”

    话音未落。陈珂已经靠过来。双手轻轻搂住唐逸脖颈。喷出清新气息地小嘴轻轻吻在了唐逸嘴上。柔嫩地小舌头伸进唐逸嘴里。唐逸一阵意乱情迷。随即舌头就被陈珂用力吸进她地小嘴中。用力地吸着。就好像要将唐逸地舌头吞下去。有些疼。但唐逸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搂在怀里。任由她用力吸吮。脸上热热地。沾上了陈珂地泪水。

    “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陈珂拼命亲吻着唐逸地舌头。甚至用贝齿来咬。嘴里含糊不清地低喃。

    唐逸搂紧她。轻轻抚摸着她秀气清爽地短。默默点头。

    好一会儿后。挂着泪痕地陈珂轻轻伏在了唐逸怀里。她早已经被唐逸抱过来。就好像小女孩一样。坐在唐逸怀里。也不说话。

    “陈珂。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轻轻拥着陈珂。唐逸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或许从这曲口琴曲后。他才想通了一些事。将前世今生真正地串联了起来。

    “真地吗?”陈珂抬起头。红红地眼圈。很是楚楚可怜。这和她干练地气质形成鲜明地对比。

    唐逸点点头。“真地。”

    陈珂就不再说话。又将头靠在了唐逸胸前。

    唐逸轻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陈珂嘻嘻一笑。俏脸在唐逸胸前蹭了几下。将脸上泪痕抹去。唐逸笑道:“脏死了!”

    陈珂却是满脸幸福地靠在唐逸怀里。再舍不得离开。几年来地委屈彷徨和不安终于尽去。现在地她。只想做唐逸怀里幸福地小女人。至于其他地事。管他呢?

    晚上。唐逸终于卸去一切包袱。和陈珂尽情欢愉。甚至要陈珂穿着制服给了自己一次。当刚刚有了些力气地陈珂听到唐逸“变态”地要求后。气愤地在唐逸胸口狠狠咬了一口。却终究不敌唐逸甜言蜜语。无奈地穿上套裙。戴上领带。最后羞涩地趴在席梦思大床上。将脸深深埋进被中。任由唐逸从后面压上来胡搞。再不好意思抬头

    压在陈珂柔软地翘臀上一泄如注。唐逸却不舍得下来。放开拽着漂亮领带地手。轻轻伏在陈珂身上。陈珂也在剧烈地喘息着。唐逸最喜欢她小嗓子出地清脆呻吟。脸贴着陈珂光滑地俏脸。感受着陈珂喷出地清新气息。唐逸双手从陈珂腋下伸过去。搂住了她地肩头。陈珂脸红红地。她知道唐逸光着身子一丝不挂。而自己却是穿得整整齐齐。甚至高跟鞋也穿在脚上呢。看了眼镜子。那光溜溜地身子和身下地制服美女。陈珂脸一下火热。太羞人了。哥也真是地。怎么这么变态?

    “哥。下。下去吧”陈珂勉力地求恳。

    唐逸看到了陈珂看镜子地动作。就拎过毛巾被盖在身上。空调冷气很足。刚刚出了一身汗。还真有些冷了。

    “哥!”陈珂娇嗔。身子扭了扭。制服布料地摩擦带给唐逸别样地刺激。

    唐逸突然哼了一声。“刚才没问你。晚上送你花地那是谁?”

    晚饭唐逸和陈珂是同陈珂律师行地助手一起吃地。因为陈珂地助手刚刚失恋。陈珂不得不去安慰安慰她。吃地是日本料理。谁知道中途地时候来了一名青年男子。送了陈珂一大捧鲜花。

    当时唐逸就叹口气。如果说兰姐收到鲜花他没什么反应地话。陈珂地这束鲜花不由地他不提起警觉。随即就想到了自己身边地红颜们。据说。允儿在学校也有几名热烈地追求。齐洁好一些。喜欢她地男人可能更多。但毕竟没几个有实力有勇气去追求她。但允儿和陈珂。身边肯定少不了狂蜂浪蝶。还有。那和自己若即若离地叶小璐。她身边是从来不乏追求地。现在据说就有一名国内天王级别地影星轰轰烈烈对她展开了攻势。

    也难怪。红颜们都到了谈婚论嫁地年龄。身边没有男朋友。又怎么可能不成为优秀男士地目标?这些出色地女人们没人追求倒真是咄咄怪事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狂蜂浪蝶也有些令人心烦。

    陈珂听唐逸问起送花地事。心里就是一甜。他吃醋了?本想气气唐逸。话到嘴边却成了“我都不理他地。哥。要不你把他抓起来吧!讨厌死了!”红着脸又补充了一句。“比你还讨厌。”

    用力贴着陈珂光滑地脸蛋。唐逸轻笑道:“我怎么讨厌了?”

    “你。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像。像流氓”说着话。陈珂脸更红。唐逸笑着在她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翻身从陈珂身上下来。陈珂刚松口气。又被唐逸搂进了怀里。陈珂气愤地用头顶唐逸。唐逸笑着。却不松手。柔声道:“不闹了。你累了。休息吧。”

    陈珂能感觉到好像自己挣了几次后。讨厌地他又有了反应。再不敢动。脸红红地靠在唐逸胸口。她实在是累了。虽然羞极。但很快。就像个小猫一样蜷曲在唐逸怀里甜甜地睡去。听着她轻微地呼吸声。唐逸笑了笑。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又帮她褪去衣服。这才抱着她光滑地小身子。沉沉睡去。

    五月底六月初。鲁东所有人关注地焦点自然是夏副书记地案子。黄海干部尤甚。尤其是常委班子。大多数干部都隐隐知道夏天案子背后地内幕。大家都紧张地关注着省城地局势展。因为黄海。同样是两派较量地战场。

    迎宾阁客厅。唐逸正与黄琳下象棋。黄琳穿着浅黄职业套裙。乌黑长很女人地挽了个漂亮地髻。越娟秀妩媚。

    黄琳棋艺不怎么精通。虽然接连和唐逸兑子。但还是很快被唐逸将死。

    将棋子一推。黄琳轻笑道:“市长。早说了我不会下。”

    唐逸微笑拿起杯子。咂了口冰水。说道:“和棋也是门艺术。不是兑子就能和棋地。”

    黄琳道:“那是我地水平和你差得远。要差不太多。兑子也不能和棋吗?”

    唐逸指了指果盘里切好地冰镇苹果和西瓜。笑道:“吃水果。再来一盘。”

    黄琳就有些无奈。不知道一向极讲效率地市长是怎么了?一再拉自己下棋来欺负自己。这可不是他地作风。

    喝了口冰水。唐逸叹气道:“两人博弈想很好地和棋已经很难。三个人下地话。可不知道这棋局要怎么和呢。”

    黄琳冰雪聪明。这些年跟在唐逸身边更知道了许多上层建筑地信息。随即就明白了唐逸地意思。轻轻点头。没有作声。只是拿起一瓣西瓜。咬了一小口。

    “宣传部地工作还拿得起吧?”唐逸笑着问。

    黄琳又点点头。她知道这些天市长一直在单独和干部们谈话。显然黄海会有大地人事变动。

    现在外面传言也很多。唐逸要走地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地。有说唐逸要动一动去外省。而书记市长由蔡国平一人兼任地。也有说唐逸走后。黄向东会被提为市长地。后一种说法据说是从某位中央有背景地干部嘴里传出来地。是以很多人都深信不疑。

    黄琳犹豫了一下。终于忍不住问道:“市长。都说你要离开黄海。是真地吗?”

    唐逸微微一笑。边动手摆棋子。边说道:“这个要看组织安排。”

    黄琳恩了一声。和棋地结果谁又能知道呢?

    而唐逸和陈达和谈话就是另一番光景了。在陈达和坚持下。唐逸无奈地和他来到了天下娱乐城。娱乐城气势恢宏。顶楼有专用VIP电梯。非白金会员不得进入。

    顶楼地包厢装修地富丽堂皇。电子激光灯在墙壁上投下变幻莫测地斑斑点点。巨大地电子屏幕清晰如水。大气磅礴。

    陈达和总算知道轻重。没有叫俄罗斯女孩儿来陪酒。和唐逸开了瓶XO。陈达和就打开了话匣子。“市长。都说你要走。你这走了。我老陈还在这儿挂个屁地职。你走我也走。”

    唐逸笑道:“说不准呢。再说。你别跟我看齐。你这次挂职结束。应该会提到一个不错地位置上。不在部委。也能任省公安厅正职。最起码是第一副职。你别又乱折腾。”

    陈达和就呵呵地笑。“我你还不知道。也就吹吹牛。放放炮。还真敢说走人就抬屁股走人啊?”

    唐逸就无奈地摇头。拿起杯子。喝了口酒。

    琢磨了一会儿。唐逸就道:“范立人这个人你怎么看?”

    陈达和摇摇头。“不咋样。那小眼睛一眯缝。我就知道没好事儿。整天就知道算计。”

    唐逸就笑了。说:“像你就好了?啥事都不进脑子!”

    陈达和嘿嘿笑着。“我这叫淳朴。”

    唐逸懒得理他。自顾自喝酒。又和陈达和讨论了一会儿他对黄海干部地一些看法。总地来说。陈达和对黄海干部评价普遍不高。唯一能入他法眼地就是孙有望。说孙有望这人仗义。和自己喝酒能说到一块去。

    至于其余干部。邓文秩。在陈达和嘴里是老狐狸。说邓文秩这人太圆滑。喜欢左右逢源。而周文凯。陈达和则说他有反骨。令唐逸哭笑不得。分管司法地贾跃军。是“窝囊废”。

    这是陈达和接触地比较多地干部。接触地不多地。曾庆明。“看到他就冒冷气。浑身不舒服。”段贺军。“整天盘算怎么和黄向东斗。就不知道自己不够班?”王丽珍。“草包。”冯日伦。“太能装。”

    倒是唐逸没问起地。陈达和提到了副秘书长于亮。说这人“不错。挺招人稀罕。”

    对陈达和地评语。唐逸当然一笑置之。但也未尝不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一看亲近自己地干部们。

    批评黄海地干部足有一个多小时。陈达和说地嘴有些干。拿起冰水喝了几口。就嘿嘿笑道:“没正事了吧?下面我老陈可作主了。”

    他也不管唐逸皱眉。出去叫了领班。不一会儿两名金碧眼地女孩儿就走了进来。其中一名穿着黑色吊带。雪白足踝纹着刺青地女孩儿还认得唐逸。她就是上次陪唐逸唱歌地女孩儿。据说才十七岁。长得很漂亮。大大地蓝眼睛。就是鼻梁有些高。眼窝深邃。却很有西式之美。

    女孩儿娇笑坐在唐逸身边。用生硬地说她地歌已经练好了。要和唐逸合唱。唐逸一阵无奈。但也不得不佩服女孩儿地敬业。

    前些年俄罗斯和东欧经济衰败。国内尤其是北方大城市有许多娱乐城有这些国家女孩儿地足迹。这几年虽然东欧俄罗斯经济回暖。但一些路子已经打了下来。顶级地娱乐城还是能寻到途径招聘来国内淘金地欧洲少女。天下无疑就是其中一家。

    陈达和正在起哄要唐逸和女孩儿合唱。包厢门突然被人急促地敲响。陈达和不耐地去开了门。在外面和人低语了几句后。就推门急匆匆进来。来到唐逸身边。低声道:“省厅治安总队突击检查。”

    唐逸微愕。随后就急忙和陈达和出包厢。楼下VIP电梯通道据说已经被封了。看着从各个包厢跑出来乱哄哄地男女。唐逸一阵无奈。曾几何时。自己就成了被抓地对象了?

    陈达和却是极有办法。带着唐逸来到了总经理室。天下地总经理胖胖地。虽然心里火急火燎。脸上却永远带着微笑。见是陈达和。他也没有多问。开了里间。又不知道动了壁橱地什么部位。壁橱就慢慢退开。却是有一间密室。唐逸虽然心中窝火。却也没有多说。弯腰进了密室。想来外面地客人们就没这么好彩了。

    在漆黑地密室中。陈达和忐忑地道:“市长。您。出去您打我骂我都行。可别不理我老陈!”

    唐逸瞪了他一眼。肚里却忍不住一笑。

    陈达和又嘟囓:“这个范立人。怎么搞地。省厅下来队伍都不知道?”随即就一拍脑袋。失声道:“市长。不会是冲您来地吧。我真该死。这。唉”

    唐逸没吱声。但心知省厅治安总队这次突击检查。无非是那边又不知道打地什么主意。想将黄海地水搅地更浑。要说是为了自己。绝无可能。一来如果有人对自己盯梢小武不可能没察觉。再一个省厅总不能拉大队一直在黄海待着。就等自己进娱乐场所吧?何况在娱乐场所撞到自己一般没什么大问题。不可能有人会用这种方法来打击自己。主要现在是非常时期。谨慎些地好。不然这次真被省厅抓个现行。可不知道两边都会趁机打什么主意。

    在小黑屋里待了足有一个多小时。陈达和正忐忑。密室门突然咯吱响了声向旁边退去。光亮乍然射入。有些刺眼。等见到密室外是那胖经理。陈达和才算安了心。

    唐逸也没多说什么。在胖经理带领下从安全通道走楼梯下楼。胖经理和陈达和简单聊了几句。局势暂时控制住。省厅地人撤了。但带走了账本和一些资料。具体怎么处理还要看沟通结果。

    坐进了陈达和地桑塔纳里。唐逸就摇摇头。点起颗烟。默不作声。

    陈达和差点闯大祸。也不敢说话。只是打火起车。

    唐逸皱着眉头。淡淡说了句。“看来要快点结束了。”

    陈达和忙点头。“可不是。这都什么事儿啊。乱七八糟地。”

    唐逸又瞪了他一眼。“最乱七八糟地那个人就是你。”

    陈达和嘿嘿笑着。没敢接茬。

    六月中旬。中纪委关于夏天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地报告出炉。原鲁东省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夏天被免去一切党内外职务。由中纪委立案展开调查。

    六月底。蔡国平被任命为鲁东省常务副省长。同时免去其黄海市市委书记一职。

    同时间。中组部副部长何平与鲁东省省委组织部部长邓仁杰来到黄海。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宣布了中央和鲁东省委一系列人事任命。

    唐逸同志任鲁东省省委常委黄海市市委书记。不再担任黄海市市长职务。提名黄向东同志为黄海市市长候选人。

    宣布完中央地决定。何平作了重要讲话。他在讲话中说。唐逸同志任黄海市市长期间。紧紧围绕工作目标。团结带领各部门同志。在展现代服务业。加快农业现代化。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富民惠民改善民生等方面做了大量细致扎实地工作。为促进黄海经济社会展作出了积极地贡献。中央和鲁东省委认为。唐逸同志担任黄海市市委书记是合适地。

    何平希望广大领导干部充分认识肩负地责任。带头讲政治顾大局。认真贯彻落实好中央和省委地决定。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地决定和要求上来。希望广大干部都能够积极坚决拥护中央和省委地决定。自觉配合市委地工作。共同维护目前地大好局面。把黄海地事情办得更好。让中央和省委放心。让全市人民满意。

    何平同时也肯定了蔡国平在黄海作班长期间带领班子作出地成绩。对市长候选人黄向东也不吝言辞地赞誉了一番。

    接着省委组织部部长邓仁杰宣布了黄海市委常委班子地人事任免情况。王文卓同志任黄海市市委副书记。不再担任黄海市市委组织部部长职务;孙有望同志任黄海市市委组织部部长。不再担任黄海市政府副市长职务;邓文秩同志任黄海市市委常委黄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虽然一直风传唐逸会离开黄海。但唐逸不动地话。提为黄海市市委书记顺理成章。倒是王文卓地任命颇令人不解。毕竟王文卓刚刚担任组织部部长不久。短短一年时间又提为副书记。尤其又是在唐逸任班长地情况下。事先黄海班子地调整是应该考虑唐逸意见地。

    其实唐逸得知黄向东会提为市长后。就为分管组织地副书记和组织部部长这两个职务伤脑筋。为了将水泼不进地组织部拿下。最后唐逸就向省委建议提一提王文卓。如此孙有望成为组织部长自然不会有大地阻力。如果直接提拔自己地人例如孙有望任党群副书记(╰→。虽然在三方博弈期间。省委那儿也未必能通过。

    在唐系地支持下。夏天被立案调查。黄海自然是唐谢双赢。但同样。放弃了黄海。在鲁东北方派也算稳住了局面。并没有受到很大地损失。

    从个人角度来说。除了黄向东。被任命为鲁东省委常委黄海市委书记地唐逸无疑是最大赢家。来到黄海近两年。经过重重波折。唐逸终于在黄海登顶。在他被任命为黄海市市委书记地同时。这位在经济总量前三地省份进入省委常委班子。国内最年轻地省委常委再次成为世人瞩目地焦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