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初啼-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九章 初啼

第七十九章 初啼2017-11-8 23:48:20Ctrl+D 收藏本站

    今年的三四月份,本来处于海洋气候的黄海降雨却是极为稀少,眼见一场史无前例的春旱就要到来,据估计,耕地受灾面积将达到近百万亩,黄海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紧急启动抗旱预案,九水山水库芝林水库和福平滩水库等十座大中型水库启动水资源统一调度,通过科学合理用水,来确保受旱地区居民和农田灌溉。

    唐逸在听取了防汛抗灾办公室的工作汇报以及作出一系列指示后,就轻车简从,来到受灾最严重的台州市视察,随行的有农办主任农业局局长董玉萍,气象局局长刘文,水利局局长常斌等相关干部。

    台州市是黄海的农业大市,粮食畜禽水产拥有“国强省冠”之誉,粮食产量连续三年超百万吨大关,是鲁东这个鱼米之乡的一个缩影,但九十年代以来因为国内经济转轨,受购销体制和市场因素的双重制约,粮食价格时起时伏,直接影响粮农收入的稳定性。使得台州这种传统的农业市县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2001年,台州市种粮收入与95年相比,因为粮价下跌减收近十亿元,而经历着阵痛的台州在黄海市委市政府要求下要继续保持种粮面积,同时进行着一系列变革,力图使得这个九十年代鲁东闻名的农业大县重新焕发出生机。

    台州市市委书记江日进市长秦博仁陪同唐逸一行来到青阳会陀等乡镇,深入田间了解灾情,现在正是麦子的拔节抽穗期。看到顶着炎炎烈日,在田间忙碌着浇水灌溉的农民们,唐逸就轻轻叹了口气。

    在公路和土路地交叉口下了车,唐逸一马当先,走上了黄土路,土路两边的麦田里是忙碌着浇水灌溉的人影,唐逸并没有去打扰他们,只是默默走着。

    二三十名官员陪同,加之便衣公安,打伞的工作人员。浩浩荡荡的队伍引来了老乡们好奇的张望。虽然离得远,仿佛也能感觉到那份肃穆的压力。

    “其实,天灾并不可怕。”唐逸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了一句话。

    走在他身边的是农办主任董玉萍水利局局长梁斌以及台州的一二把手。他们都不知道唐逸想说什么,就没人接茬。

    提着摄像机的台州电视台记者,抹了把额头地汗,又小声请示身边地台州市宣传部李副部长,问什么时候可以拍摄。李部长也有些作难,唐市长早说了不要上新闻,但问题是江书记和秦市长是怎么个想法。县官不如现管,如果台州两位土地爷觉得这次视察应该宣传报道。最后却没有任何片子剪辑,那责任就是自己的。但开拍的话惹得唐市长发火,自己责任更大。李部长有些烦躁地对记者摆摆手,“等等吧,看情况。”

    唐逸慢慢停下了脚步,摆了摆手。说:“回了!”

    一长串小车车队风驰电掣行驶在公路间,最前面的警车虽然没有拉响警笛,但车里的公安人员还是不时通过扩音器提醒前面的车让路。

    唐逸没有注意这些。也没有理会。站在他地角度。关注这些“官威”“亲民”地问题已经有些本末倒置。为辖区千万民众造福才是他应该考虑地。就算在灾区和老乡打成一片又怎么样?没有能力为老百姓谋福祉。只博得一个好名声。这样地官员更加不称职。

    水利局局长常斌坐了唐逸地车。他本来是建委副主任拆迁办主任。还是崔敬群任书记地时候那边和唐逸博弈。他成了牺牲品。被纪律处分。但今年年初。唐逸就提了他做水利局局长。常斌自然成了唐派干部中地死忠分子。

    看到唐逸闭目养神。很累地模样。常斌轻轻拍了拍前面驾驶位小武地肩膀。小武会意。将C里钢琴曲音量调地更低了一些。

    唐逸却又睁开了眼睛。对常斌笑了笑。说:“水利事业关系国计民生。你可不能轻忽啊!你搞地那个黄海水利发展十五规划就不错。但有一点。一定要搞好它。不要为了政绩搞面子工程。我可事先声明。你不搞好这个工程。就别想挪窝。”

    常斌笑着说好。

    下午。唐逸听取了台州市委市政府关于抗旱救灾地工作汇报。又和台州市人大代表召开了座谈会。听取他们对台州农业发展地建议。大多数人大代表提到地最多地词汇就是“转型”。将台州这个农业大市转型为工业旅游大市。唐逸只是聆听。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晚上台州市委书记江日进市长秦博仁等在台州宾馆宴客厅招待唐逸一行时,秦博仁再次提出了台州准备引进几项重工业项目的构想,唐逸笑了笑道:“农业大市,未必不能成为农业强市,主要还是政策,咱们的政策,也是时候向农业倾斜了。”

    秦博仁就笑着说是,但明显有些失望。

    坐在唐逸身侧的江日进道:“农业是台州的根本,肥沃的黑土地注定了台州鲁东粮仓的地位,咱们的同类农作物平均亩产在全省是最高的,不大力发展农业,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秦博仁嘴唇动了动,想说话,终于还是忍住。

    唐逸摆摆手,说道:“说回这次的灾情吧,你们那个多元救灾措施是谁想出来的?浇一亩是一亩,保一棵是一棵,口号很悲壮嘛!”

    听不出唐逸语气是褒是贬,秦博仁犹犹豫豫的道:“是党委集体的决议。”

    唐逸就笑了,“提的不错,战略上重视敌人,抗灾也是一场战争啊,但也不要太悲观,气象部门的同志提过。这周内黄海有一场降雨,在台州我们可以实行火箭弹人工增雨,应该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旱情。”转头对气象局局长刘文道:“刘工,我说的对吧?”

    刘文笑着点头,他是技术人才出身,参加工作进入黄海气象研究所任助工,一步步上来,前年开始担任黄海气象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大家也都习惯喊他刘

    江日进微笑道:“那我们就放心了,人定胜天。是真理啊!”夜景华丽,唐逸在窗口站了一会儿,又坐到了书桌前。看着稿纸上自己写地大字标头《农业改革瞻望》,拿起笔,却是怎么也写不下去,心里有千言万语,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卡了壳。

    唐逸有些烦躁,又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踱步。走回去坐下,拿起钢笔。写了几行,又丢下。

    呆坐了一会儿。唐逸就将稿纸塞进了手包,拎起手包出了书房。台州宾馆的一号套房,厚厚的红地毯踩在上面没有一丝声音,家具装潢极为奢华。

    唐逸出了房,敲响了隔壁的房门,不一会儿,常斌开了门,唐逸就道;“陪我出去走走。”

    常斌自不会多问,忙披上外衣,跟着唐逸下楼,小武也早接到唐逸电话,在奥迪旁等着呢。

    “唐,唐市长。”宾馆台阶上跑下来一个人,微胖,穿着黑西装,来到奥迪前,有些惶恐的道:“我是台州市公安局警卫科李卫国,您这是?”

    唐逸就是一笑,挥挥手:“上车。”说着就钻进了奥迪,常斌跟着上了车,李科长无奈,只好上了前排副驾驶,回头说:“唐市长,您这是去?”

    唐逸自不会难为他,笑道:“出去随便转转,有你们在,我放心。”

    李科长这才松口气,在奥迪缓缓开动的同时他拿起对讲机说了几句,一辆黑色小车很快跟在了后面。

    李科长又很小心的回头说:“唐市长,按照规定我要向市局领导汇报。”

    唐逸点点头,李科长又拿起手机,打给了市局王局长,唐逸就对身边的常斌道:“给江书记和秦市长挂个电话。”常斌会意,拿出手机拨号。

    奥迪很快驶出了台州市区,李科长想问唐市长去哪儿,但又怕问多了唐逸不耐,只好忍住。

    很快公路两边就没了路灯,深邃的夜幕中,远处村庄灯光星星点点,唐逸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在唐逸示意下,奥迪拐入了一处下路土道,颠颠簸簸的行驶着,土道两旁,有绿油油地麦田,也有三三两两地白色大棚。

    唐逸突然拍了拍小武的肩膀,小武就慢慢停了车。

    不远处的田间水井,抽水泵发出嗡嗡地声音,白花花的水喷出,沿着沟渠流向田间,三三两两打着手电筒的人影晃动,是乡民正在给麦田浇水。

    李科长忙介绍:“唐市长,这是浇水的设备,以前生产队的时候打地井,通过水泵抽出地下水浇田,这几年虽然雨水足,但我们台州对比较浅已经抽不出地下水的水井还是进行了深井处理,就是将井打得更深些,看来,现在派上用场了。”他虽然不大懂,讲解的倒是简单明了。

    唐逸笑了笑,迈步走向了水井旁,常斌对李科长道:“唐市长在镇上工作过,比咱们懂得多。”李科长呆了一下,这位年青地市长,听说是红三代,也下过乡镇么?还以为是京城部委里喝着蜜水轻轻松松上来的。

    “喂,你们是什么人?”看到有人靠近水井,一名打赤脚,光膀子地男人走来,手电在几个人脸上晃了晃,刺眼的很,李科长皱了皱眉头,没说话。

    常斌笑呵呵道:“我们是市里农业局地技术员,来看看抗旱情况。”

    男人狐疑的看了看不远处土道上停着地两辆小车,瓮声瓮气道:“有什么好看的,别乱动啊,我们家好不容易排到泵,别捣乱!”说着回头喊:“小花,来看着水泵,别叫人乱动!”

    “嗳!”拉着长长的甜音。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随即男人扛起锹向田间走去。

    跑过来地是一名十三四的漂亮小女孩儿,裤脚挽的高高的,脚丫上全是泥,她警觉的看着唐逸几人,好像他们是来搞破坏的敌对分子一样。

    常斌就笑着问:“小妹妹,能给叔叔聊聊天吗?”

    小花不说话,常斌就在小武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小武跑回奥迪,从车上拿了几罐饮料。又跑回来递给小花。说:“小妹妹,喝汽水。”

    小花没有接,跑开两步。蹲在水泵旁的沟渠上玩水,常斌尴尬的一笑:“市长,小丫头挺有意思。”

    唐逸点点头,说:“走吧。”刚刚转身,后面就有人叫。“是农业局的同志?”唐逸几人转身,就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来,边走边用背心擦拭额头地汗水。

    唐逸迎上去伸出手。微笑道:“老人家,辛苦了!”老人忙道“不辛苦不辛苦”。一边和唐逸握了握手,说:“你们才辛苦。这么晚了还要下乡,听我们家老大说了。刚才顶了你们几句,别往心里去,天旱,心里都憋着火。”

    唐逸就和老人攀谈起来,老人叫商庆国,曾经担任过村里地大队书记,谈吐倒也得体,小武递给老人和小花饮料,老人忙叫孙女说谢谢,小花这才接了。

    和老人聊了会旱情,听到老人说现在水井基本够用,只是每家每户要排队“打夜战”浇水时,唐逸就点点头。

    常斌突然插话道:“你们这是于陀镇,那应该离于陀水库不远吧?”

    唐逸就笑:“这里也有水库?”

    “是一座村属小型水库,我看到过它的资料。”常斌说着话,见唐逸微笑看着自己,就知道,自己的功课没白做。

    “但资料上说,于陀应该是有近千亩水田栽植水稻地,为什么没了呢?”常斌疑惑的看着田间。

    老人就叹口气,“那是老早的事儿了,自从几年前水库承包出去养鸭,水田就变成了天水田,别说水稻了,看看,现在这么旱,水库都没有供水,因为他们早就不蓄水了!”又盯着常斌道:“你们啊,应该向上面反映反映,水库承包出去,一年村里能拿几千块,但误了多少农活,这个帐不是那么个算法!”

    常斌忙握着老人手道:“放心吧,我们会向上级部门反应。”

    唐逸看着不远处的白色大棚问:“现在大棚受益应该不错吧?老人家,你们为什么没有蒙大棚呢?”

    老人叹口气道:“一亩大棚要一万多的垫本,头一年又收不回来本儿,咱们庄稼人,有几个一万啊?我们家老三也老大不小了,攒点钱,还要盖新房呢。现在农村结婚也讲究,女方都要北京坪,也要好几万啊。”说起这些,老人额头地皱纹好像更加深了。

    看着老人在生活重压下微微有些驼的背,唐逸轻轻叹口气,就道:“老人家,你忙你的,我们去那边看看。”指了指不远处地棚地。

    老人忙说好,又喊小花,“小花,给叔叔们带路。”说着话把手电筒给了小花,常斌推辞了几句,老人道:“都不容易,你们是城里人,摸黑道磕了碰了的咋办?放心吧,小花精灵着呢。”

    小花倒是很开心,拿着手电筒东照西照,蹦蹦跳跳在前面领路。

    白色大棚一列列都很整齐,大棚前,有用泥土搭建地简易小房子,农户晚上就住在这儿看大棚,防止有人来祸害瓜果。

    现在正是暖棚香瓜成熟的季节,不少大棚里都闪着微弱地灯光,里面影影绰绰有人劳作。

    常斌对小花道:“喂,小花,我们能进大棚里看看吗?”

    小花大眼睛骨碌碌转了转,说:“跟我来。”却是领着唐逸几个人进了一处大棚前的简易土屋,拧亮了电灯,土屋里用硬木板搭着简易床,铺着厚厚地麦秆和棉被,阴暗潮湿,倒是有一张瘸腿的破木桌和三条腿的椅子,小花说:“这是二婶家的,她人可好了。你们等着。”说着话就跑出了土屋,三钻两钻进了棚田。

    小武从旁边拿起一根木棍支在椅子下,晃了晃椅子,挺稳当,就对唐逸道:“市长,您坐。”常斌道:“还是武师傅眼光毒,他们看棚也是这么坐地吧?”

    唐逸笑着摆摆手,点起了一颗烟。

    几分钟后,小花又跑回了土屋,怀里抱着四五个香瓜。开心的道:“二婶给我的。叔叔,给你!”第一个就递给了唐逸,大概这位生得清秀。不大爱说话,但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与众不同气息的叔叔很令小花另眼相看吧。

    常斌,小武和李科长,每人一个,警卫科两位便衣干警两人分了一个。小花自己却没了。看着咂吧嘴的小花,唐逸就笑,说:“来。咱俩吃一个。”小花兴高采烈的说好,抢过唐逸手里的香瓜。用自己的背心擦了擦,就在木桌上摔了几下。费力的用小手掰开,看得常斌一阵皱眉头。唐逸却是接过小花递来的一瓣香瓜,很香甜地吃起来。

    “叔叔,你们真是市里地官啊!”和唐逸坐在门槛上吃着瓜,觉得这位叔叔也不是那么难以亲近,小花就打开了话匣子。

    唐逸笑着点点头,小花就羡慕的道:“我去过台州,可漂亮了,好像个大花园,我长大了也要去台州。”

    唐逸拍拍她小脑袋,“那就好好学习。”

    “恩!”小花用力点点头。

    这时候,临近土屋地的一座大棚里走出三两个男人,走在最前面地人三四十岁,西装革履,头发油亮,看起来不像是干农活的人。

    唐逸就对小花道:“小花,认识他们吧,喊他们来,叔叔想和他们聊聊。”

    小花气愤的道:“我才不叫他呢,他是个大坏蛋。”

    唐逸就笑:“怎么了?”

    “就他,带人打我爸,还打过我二叔。”小花眼里射出仇恨的光芒,看来是真的挺恨那个男人。

    唐逸怔了下,就说:“怎么回事?没报警吗?”

    小花道:“他那个水库养地鸭子,跑出来啃青苗,我爸爸不小心打死了一只鸭子,他就带人打我爸,爷爷说,三头有钱,我们惹不起,”

    唐逸就皱起了眉头,这个三头就是承包水库的人了,原来也蒙了不少大棚,看来生活条件不错,在他身后的两个壮汉应该是他雇地干活小工。

    这时三头也看到了唐逸和小花,见一大一小坐在门槛上亲热的啃香瓜,还对自己指指点点地,马上就瞪起了眼睛,“妈的,小花,你又偷爷爷地香瓜了吧,个小贼胆子!”

    小花站起来大声喊:“你才是贼胆子,我的香瓜是二婶送地!”

    “狗屁!肯定从我一号棚偷的!妈的,你们家来亲戚就偷我的瓜啊!”三头就对身后俩小工喊:“抓住她,咱去找他爹妈算账!”

    听到争执,李科长几个都从土屋后冒了出来,眼见突然多了好几个男人,灯光幽暗,也看不清几人的穿扮,三头更骂的厉害,“妈的,你们几个偷了我多少瓜?今天老子就好好和商庆国算账!”拿起电话,说:“都他妈送你们进局子!”

    李科长脸都绿了,就怕三头这电话打给局里自己的三亲两好,一挥手,警卫科两名干警就冲了过去,俩名小工还迎上来推,嘭嘭几声,两人都被干净利落的放倒,胳膊扭在背后,咔咔,锃亮的手铐铐起。

    三头这才有些傻眼,吃惊的问:“你们什么人?”一名干警站起,大步走上,三头向后退,色厉内荏的道:“你别乱来,别……啊……”一声,却是被干警扭住手腕按在他的大棚土墙上,咔,也戴上了手铐。

    小花大声拍手叫好,唐逸笑笑,李科长已经忙过来解释,“唐市长,我这就带他们去问话,不会拘留他们很长时间。”

    唐逸淡然道:“这样的村霸,要认真调查一下。”

    李科长心里就叹口气,唐市长虽然是很随便的一句话,但已经用“村霸”给三头定了性,这个三头算是在劫难逃了,更不知道会牵涉多少人和事。

    唐逸转头,看着大棚里忙碌的身影,远方麦田里晃动的手电,低头,看到了小花脚丫上的黑泥。

    轻轻点点头,进了土屋,对小武招招手,小武递过手包,唐逸从里面将稿纸拿出来,坐下,把稿纸摊在瘸腿木桌上,拿出钢笔将原来的标题划去,琢磨了一下,轻轻写上了《关于在黄海全面免除农业税及全部杂费大幅度增加粮食生产补贴促进大型合作化农庄发展的建议》。

    灯光幽暗,唐逸却是下笔如飞,小花好奇的站在唐逸身边,看了一会儿,拿起桌上的蒲扇为唐逸扇扇子驱赶蚊虫,她已经知道,面前这位叔叔是大人物,写的东西很重要,看开头是“党中央”“国务院”“农业部”等字样就知道叔叔很厉害,但她却不会想到唐逸在小黑屋写就的这篇文章会给共和国农村带来怎样的巨大变化。

    涨了三百多,谢谢大家了,继续要票!持续不断的章尾要票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