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了断-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一章 了断

第七十一章 了断2017-11-8 23:48:11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想了想就对齐洁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留下。

    齐洁虽然有些察觉,却是对齐老妈道:,,妈,我真有事,久件都在酒店呢,明天再来陪你好不好?“说着蹭到齐老妈身边撒娇。

    齐老爹和军子也都劝齐老妈。

    齐老妈就对唐逸道:,,那孩子你留下住一晚,大妈想好舟和你聊聊。“唐逸点点头,笑道:“好吧,我不走。“齐老妈脸色稍宽,几人出会所回了楼上,齐老妈就委儿媳小娜收拾客房,齐洁拎起手包,潇洒的道:“那我走了。“唐逸本想开句玩笑说没人想你,但看了看齐老妈,就将玩笑话咽回了肚里。

    齐洁出门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接通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就娇笑道:“妈,老天都帮你,那份义件不急了,今晚我留下来陪你。“齐老妈没说话,只是默默去了客房,和儿媳一起拾搂房间。

    齐老爹不疑有它,欣慰的笑道:“一家人都在,挺好,军子啊,拿瓶五粮液来,我晚上和唐市长好好唠几句。“齐老妈在客房就回头道:“别喝了,唐市长明天要上班,让孩子早点休息。“齐老爹拍拍额头“,一间睡房,齐老妈本来说和齐老爹去军子那边睡,被齐老爹训斥两句后就不再出声。

    洗了澡,唐逸回房躺在软软的席梦思床上,就琢磨白天的事,看来婶子是真的看出什么了,自已该怎么做呢?

    门无声无息的开了个堤,接着穿白色睡裙的齐洁闪了进来,一双雪白性感的美腿裸露。跻拉着一双可爱地粉红拖鞋,冷艳的女总裁变成了娇媚的小女人,别有一番勾人心魄的风情。

    齐洁上了床,就拉起毛巾被钻进了被窝,轻轻抱住了唐逸,清香扑鼻,娇躯滑嫩,唐逸立时就有了冲动。

    齐洁不说话,只是紧紧靠着唐逸。唐逸伸手揽住她肩头,小声道:

    ,,你没看出来?婶婶好像知道了。“齐洁轻声道:,,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就在你隔壁,我,我睡不着。“唐逸默默点头。

    过了一会儿,齐洁轻笑道:“知道就知道吧,我妈很疼我的,也喜欢你,没看留咱俩在家过夜吗?”

    唐逸道:,,不管怎么说,这样也不好。我找机会和婶婶说一声。“齐洁将盘得花一样娇艳的髻靠在唐逸胸口,低笑道:“怎么说,说,大妈。你女儿一直是我的情人。一直被我欺负,哼。看我妈拿不拿扫把赶你出去!”

    唐逸就笑:,,你说的,咱妈挺喜欢我。“齐洁用长长的指甲轻轻搔着唐逸胸脯。小声道:“反正别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不挺好?以后你来这里还光明正大呢,说了实话。也不知道我爸我妈会怎么想。“唐逸摇摇头,却觉齐洁指甲渐渐下滑,就微微一笑,低头,吻上了齐洁红唇“,如同齐洁所说,齐老妈是真地挺喜欢唐逸,早上,给唐逸专门煮了鸡汤,,补身子“,坐在餐桌上,齐洁着唐逸的眼神里就有促狭的笑意,令唐逸一阵尤奈。

    齐老妈收拾好了心情,一直慈爱的看若唐逸打量,是,女儿和他有缘无份,现在的行为不对,但这两个孩子也实在可怜,看洁洁和他坐一起,是多么容光焕,洁洁走到运一步,都怪当爹当妈的没本事,现在也不敢奢望洁洁能找什么好人家嫁了,她自已开心就好了,再劝劝她,早点离开南方那个商人,省得以后惹出什么大麻烦。

    喝若汤,唐逸趁齐老爹不在,就低声对齐老妈道:“婶,我会好好对齐洁的。“齐老妈笑了笑,又从汤锅里夹了个鸡腿,送到了唐遽碗里。

    出门前,齐老妈拉着齐洁进房,说了舟一会儿话。

    齐洁在黄海也备了车,是一插红色宝马,昭敞蓬跑车,坐在副驾驶上,唐逸就问:,,婶婶和你说什么了?“齐洁有些闷闷不乐,说:“劝我早点离开你,还有就是要我小心点,别影响你的前途。“,,离开我?“唐逸微愕。

    “就是南方那个你。”齐洁踩了油门,跑车风驰电掣起来。

    唐逸知道,肯定是母女一番长谈,使得齐洁觉得瞒着母亲,挺对不起她。就拍拍齐洁肩膀,柔声道:“放心吧,我会找机会和叔叔婶婶说清楚的。“齐洁微微一笑,“傻老公,我又不是和你生气,整天就知道顾及我们的感受,你呀,你天天开心点,我就开心了,我爸妈那儿,骗他们也是为了他们好,我会想办法哄他们地,你就别瞎操心了!”

    唐逸就不再说,默默陷入了深思。

    腊八,唐逸带着宝儿来到迎宾阁小餐厅喝腊八粥,这里大师傅是名厨,去年的时候唐逸就觉得这里腊八粥香甜可口,早就想带宝儿来试试了。

    蓝色水晶玻璃如梦如幻,宝儿开心的不得了,没一会儿老实气,在包厢的玻璃帷幕旁蹦蹦跳跳地,一会看着大海减:“叔叔,来站我身边看!“一会又指着天空红日喊:,,哇,真漂亮!“进进出出送粥送饮料地服务员都艳羡的看着宝儿,听说不是唐市长地亲侄女,但唐市长对她,可比对新侄女还亲。

    唐市长不理宝儿,坐在桌旁喝茶水,就有服务员讨好的走到宝儿身边,将饮料送到宝儿手里,宝儿褪去了小风衣,穿若雪白地针织裙,黑色棉袜,红综色皮鞋,宛然一个清纯无敌美少女,头上两根高高挽起又垂下的耕子使得宝儿更加可爱无敌。

    宝儿开心极了,拿寿饮料又蹦跳到唐逸身边,见唐迦好似在考虑问题,就不再吵闹。乖乖坐在唐逸身边,双手托腮,也跟专唐迁思考问题。

    见她乖巧模样,唐逸笑笑,还没说话,手机就响了起来,看了号接通,是张震打来地,他第一句话就是:“唐市长。苏梅出事了!“唐逸愣了下“,怎么了?“安东势力水泼不进,辽东省委陶书记又借安东作了几次久章,运作的不错,因为涉及唐逸地出身的也,也得到了部分唐系人面的支持,加之陶书记本来的支持力量,现在地他倒是有重新进入中央上层建筑的迹象,而如能重新回京城,这些年执政辽东无疑为他的资历添了不错的一笔。是以对安东,陶书记还是很扶持的,在上一任市长灰溜溜离开安东后,张震已经被提拔为安东市市长。

    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张震打电话找自已。看来苏梅出的批漏不小。

    唐逸正琢磨。那边张震沉声道:“她被人打了,是田庆域找人干的。生意场上的摩擦。”

    唐逸点点头,没吱声。张震比以前沉稳多了,唐逸是知道张震对苏梅地感情的。几年前,只怕张震会咬牙切齿了。

    田庆斌?唐逸又皱起了眉头。

    “市长。你说我该怎么办?“张震试探的问到。

    唐逸淡淡道:“你打电话找我,就已经拿了主意了。“张震沉默,没说话。

    唐逸伸手,宝儿就将插寿吸管的可乐递到唐逸手里,眨菲大眼啃道:“这里的茶不好喝!“唐逸无奈的笑笑,就拿起可乐吸了一小口,宝儿随即偷偷的抿嘴一笑,这可乐,是她喝过的。

    唐逸对张震道:,,苏梅伤的很重?“张震恩了一声,能让张震和田庆盛翻脸,苏梅的伤势可想而知,唐逸知道,张震这个电话打来,就是他憋着劲儿要和田庆斌甚或说田朝明摊牌了,虽然没明说,他大概也是想拼个鱼死网破了。

    张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准备和陶书记谈一谈,我手上有些东西……,市长,我不会挂上……别人。“唐逸恩了一声,想了想道:“你常委院电话没变吧?“凹懈口张震微愕,随即就点点头”,没变。“唐逸又说:,,有些事不要太出风头。”

    张震恩了一声,随即一惊,唐市长地意思是什么呢?

    唐逸随即就说:“不说了,我和宝儿吃腊八粥呢,今天腊八,别忘了亲人。“挂了电话,唐逸又拨了个号,要军子帮自已办点事,传一些东西去安东,却见宝儿竖着小耳朵听自已说话,就点点她鼻子,起身走到玻璃窗前说电话,宝儿就嘟起了嘴,闷头喝饮料。

    辽东突然起了风云,省纪委接到大量检举田庆域的材料,田庆斌不过一介布衣,但田庆斌的父亲可是辽东手握实权的顶尖人物,素来和京城最大派系之一唐系关系密切,唐老太爷是如今仅存地三两位开国名宿之一,因为他地存在,使得其他派系在和唐系的争斗中总是步步判棘,就算老太爷已经从来不作任何表态,但涉及唐系,不管是中央哪位颌导,都要费好大一番思量,毕竟真惹得老太爷了火,出来说几句话,华夏大地都会颤上几颤,甚至可能引党内新一轮地全面路线斗争。

    而揭田庆斌的材料上,据说也涉及了田书记地问题,这就不得不耐人寻味了,偏生辽东纪委又马上将涉及田书记的郡分报送了中央纪委,很多人都知道李省长和辽东纪委陈书记地关系密切,亍是,京城局势马上紧张起来,据说有唐系干部分析后,认为这场斗争是针对唐系而来,因为前阵子李省长比较女近的一位中央重委领导州州在媒体上表过言论,要加大反腐倡廉地力度,要敢亍揭盖子。

    几天内,唐逸接到了数个电话,二叔,包郡长甚至l爷都打电话来问自已对田朝明的观盛,唐逸谨慎的表示,不应该将反腐工作上纲上线,出了问题的干部一定要追究。听得出,包部长对田朝明是不怎么看好的,当唐逸说出这番话后,他欣慰的笑了。

    数天后,中纪委派出工作狙进驻辽东,很快辽东省委田书记被双规的传闻就传的沸沸扬扬。只是一时不知道真假。

    而有中纪委干部在内的辽东省纪委调查组也到了黄海,却是因为田庆斌地问题牵涉到了陈方圆。

    调查诅由辽东省纪委副书记潇日带队,当初延山一言九鼎的莽雳火已经变成了头花白的老人,脸上也有了淡淡的老人斑,虽然省委特批放宽了他的退休年龄,但他明后年也该退了,现在享受副部级待遇,到了黄海见到唐逸,两人可谓感慨万千。

    迎宾阁小餐厅。萧日笑呵呵道:“现在,你是我的领导了,想过有这么一天,就是没想过这么快。“唐逸笑笑“,从萧书记身上我学到了许多,以前是萧书记,现在也是萧书记,希望我退休前,也能像萧书记这样清清白白,无愧亍心吧。“萧日微笑道:“无愧亍心。说着容易,想做到没那么简单,你可别再给我戴高帽子,在延山你给我戴的还不够多啊?”

    两人就都笑起来。谈了会儿延山往事。唐逸就问:“老陈没问题吧?“现在陈方圆就被软禁在迎宾阁一间别墅接受调查,陈坷州州还打来电话呢。她例是不怕,反而劝唐逸。“我爸该享的福也都享了。

    真出了问题,接受下教训也好。省了提心吊胆过日子,你不要为了他也挂上。“说是这么说。唐逸是能感受到陈河的焦急地。

    萧日如同唐逸所料,提及陈方圆就没了州才的随便,微笑道:“这个不能讲,但问题应该不大。”

    唐逸微微点头,潇书记这最后一班岗看来也妻站的稳稳的呢。

    萧日又道:,,我知道,陈方圆是你树立的标兵,记得那时候为了他的标兵你和镇书记好一通闹腾,现在想起来,我达人错误也不少啊!“唐逸笑道:,,我的错误更多,来吧,喝酒。“拿起杯子和潇日撞杯。

    如同潇日所说,陈方圆果然问题不大,没几天就枚了出来,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唐迦,笑呵呵道:“唐市长,我老陈可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当初你让我别和田庆斌刘飞这两个二世祖走太近,真是有先见之明哪,要搁过去,我得以为你是能掐会算的诸葛亮。“唐选笑道:,,说说吧,怎么个情况?“陈方圆道:“田庆域那小子就是帮我贷过款,拿了点干股,几年前我贷款就还清了,主动交代了他拿干股的问题,就没事了,可能还唐逸这才放心,当晚,自然是要去安慰安慰陈柯的。

    新年前几天,辽东省委副书记田朝明被调离领导岗位,回家旺养天年,田庆斌暂时进了看守所,公司被变卖,一切财产在清理中。

    同时期东三省另一个引人注目地人事变动就是原岭南省委组织部部长王小凤调任辽北省主管党群租织的副书记常务副省长。这可能也算唐系得到的一个补偿吧。

    唐逸专门去春城看守所看望了田庆斌,看着昔日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如今胡子拉茬,唐逸心中也不知道什么x味。

    见唐逸来心啊,还是你够朋友。”

    唐逸没有多说什么,将买地一大堆日用品留下,就出了看守所。

    铁丝网高墙外,停着一辆白色丰田,刘飞正坐在里面闷头吸烟,唐逸上了车,刘飞递给他一根烟,唐逸接过,打火点若,用力吸了一口,两人都不说话。

    “又想起小费了吧?”终亍,唐逸打破了沉寂。

    刘飞点点头,笑容有些苦涩,“唐逸,我不瞒你,再过两年,田庆斌还没进去的话,我已经想好了,就妻他地命。”

    唐逸微微怔了一下,刘飞,很隐忍啊,几年之后,他和田庆斌的仇怨只怕就没几个人记得了,那时候,找人拿了田庆斌地命,只怕自已,也想不到是他做的,毕竟田庆斌这类人在外面仇家太多了。

    凹口突然唐逸就想起了去年那个李家瘸子在香港出车祸芜命地事儿,看了刘飞一眼,唐逸没有问。

    吸了口烟,唐逸问:“那以后田庆斌出来……?”

    刘飞摇头惨然的笑笑,“现在地他,生不如死吧?算了。”失去一切金钱权利的田庆斌,想来更是度日如年吧。

    刘飞又问唐逸:“你呢。你在想谁?小曼?”

    唐逸就摇头笑笑,一脸淡然的道:“我想的人很多,所以啊,小曼还是留给你自已想吧。”望着窗外蓝天,唐逸轻轻吐了口气。

    可能因为眼中钉地突然垮台,使得刘飞心神有些放松,很多平时不会说出口的话也讲了出来,他叹口气道:“其实,我觉得小曼有些喜欢你。至少,你影响了她对我的看法,可能我太轻浮了吧,认识了你以后,她就渐渐对我没了感觉。”

    唐逸拍拍刘飞的肩膀,“珍惜眼前人,开车吧。“刘飞呆了一会儿,默默点头,“恩,珍惜眼前人。“慢慢打火。

    还在回味唐逸这句简简单单的话。

    唐逸又拿出一张宇条,“去这个春梦酒吧。”是田庆域交给唐逸的,酒吧是他最喜欢的情人开的,田庆斌求唐逸照顾一下她。

    春梦酒吧不大。可能正因为此。酒吧老板小纯在被纪委召去谈话后,侧是保留住了酒吧。

    不过酒吧虽小。装修却是极为清雅,客人也很多。在问过服务员后,刘飞和唐逸径直上了二楼。沿走廊向挂若经理室塑料牌的房间走去,经理室地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就听一个女孩子愤怒的声音:

    “你马上给我滚。”

    接着门又被嘭一声关上,隔音效果很好,再听不到里面的动静,刘飞和唐逸对望一眼,都加快了脚步,来到经理室门前,刘飞椎了两下门没有椎动,随即抬起脚就用力一脚,“嘭“一声,门被踢开,就见红色的长沙上,一名男人正按住一位漂亮女孩儿拉扯,女孩儿也就二十出头,穿寿白色套裙,美丽迷人,她正用力挣扎,一只米白细高跟皮鞋歪例在沙旁,肉丝袜裹若的小脚极为性感,用力踢着身上的男人,男人嘿嘿笑着,戏诡的道:“小纯,你就跟了我吧,我喜欢你很知六刘飞踢门,男人愕然回头,随即就畿笑站起,整理身上西裴,微笑道:“原来是你,怎么,也想来偷腥?”

    小纯蜷缩在沙角落,捂着脸失声痛哭。

    刘飞认得这个男人,以前田庆盛的死党,田庆域圈子里都叫他小宝,春城市委某主要领导的小儿子,外面提起这个小宝,大多怕的厉害。

    刘飞没有说话,小宝就施施然向外走,经过唐逸身边时,满身酒气熏地唐逸一阵皱眉。

    突然就听嘭一声,却是刘飞不知道什么时候抓起了烟灰缸,照着小宝后脑就是一下,小宝一个趔趄,转身,脑门又“嘭”的挨了一下,软软摔倒,刘飞随即就朴过去骑在他身上,拿着烟灰缸照着他的头一下下砸,咬着牙,也不说话,那狰狞的表情令人见了不寒而栗。

    唐逸轻轻叹口气,走到他身边拍拍他肩膀,“打死他你就解气了么?想想亲人吧。”

    刘飞高高举起地烟灰缸停顿了一下,随即狠狠砸在小宝脑袋旁地地板上,刘飞骑在小宝身上,呆呆出神。

    唐逸就不再理刘飞,走过去坐到沙上,看了眼蜷曲成一团的小纯,轻轻叹口气,拿起茶几上地纸巾递给她。

    小纯接过纸巾,抹去脸上的泪水,但很明显,她不是普通女孩儿,很快就控制住自己情绪,默默坐起,穿上高跟皮鞋,对唐逸道:“我补个妆。”说完,就去了里间。

    等她再出来地时候除了眼睛略有些红,已经的笑容,问唐逸:“你是庆斌地朋友还是敌人?”

    唐逸道:“都谈不上,我刚州去看过庆斌,他枚心不下你。所以…“,“回头看了眼昏厥在地的小宝,就对小纯道:“先报警吧,刘飞见义勇为,你可以作证是吧?”

    小纯点点头,却加了一句:“我要蔼开春城,你会帮我是吧?”见唐逸微微皱起眉头,又补充了一句,“放心,你不帮我我也会作证。“唐逸笑笑,“那你和刘飞谈吧,我有事先走了。”心说这个女孩子不怎么简单,还是留给刘飞头疼吧。

    唐违经过刘飞身边时拍拍他肩膀,“自已能处理是吧?“刘飞点点头。

    唐逸就出了经理室,径自离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