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燎锅底-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章 燎锅底

第七十章 燎锅底2017-11-8 23:48:10Ctrl+D 收藏本站

    周末晚上,唐逸和宝儿坐在沙上聊天,近来唐逸越来越喜欢和宝儿聊天了,带着些稚嫩,带着些天真,但宝儿总是能逗得唐逸很开心。

    允儿在学校忙寒假前的一个论文没有回来,兰姐进进出出的在厨房忙碌着,她穿着粉红色的家居服,娇躯更显柔软,雪白的小脚光着,跻拉着一双拖鞋,居家少妇诱惑风情十足,注意到唐逸打量她,兰姐低着头,也不敢说话,昨天又被黑面神欺负了一次,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黑面神会不会又有了赶自已走的念头。

    兰姐又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唐逸终亍忍不住道:“兰姐,你以后在家穿上袜子行不?大冬天的,不冻脚吗?“兰姐答应一声,就忙跑去自己房间,出来的时候美妙小脚上已经多了一双淡黄白花小袜,更给她添了几分居家少妇特有的柔软风情。

    宝儿嘻嘻笑道:“妈妈越来越漂壳了,是吧叔叔?“唐遽就有些心虚,现在宝儿可是长大了,千万不能被她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不然怕是以后都不会认自已达个叔叔。点点头,说:“妈妈不但漂亮,而且越来越能干了。“转头对兰姐道:“美容院打理的很好,……“本想顺口说给她几万块奖金,但又顿住,兰姐虽然虚荣,但这话也容易引起误解,很伤人,改口道:“口头嘉奖一次。“兰姐刚州兴奋了一下,听到黑面神苯后一句话差点气死,只觉得共面神是越来越可恶了,乖乖哦了一声,就转身进了厨房,心里诅咒其面神。第一次用上了色狼抠门这样的词汇,想起昨晚,一阵委屈,又有些难言的美妙,躺在黑面神身下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兴奋,不仅仅是生理上的快感。心理上更有一种向强臣服地美妙满足感。

    唐逸的电话音乐突然响了起来,接通,是陈达和。他笑呵呵问:

    “没事了吧?“唐逸恩了一声,他虽然醉酒,但醒来后昨晚生的事还是历历在目,略微有些尴尬,就知道陈达和要说那事儿。

    果然陈达和笑道:,,那你可答应人家了今天再去唱歌。没忘吧?”

    唐逸记得,昨晚自己一定要和一名东欧小姑娘合唱任静付笛生的《好人》,但出卫年歌曲尚未面世,小姑娘自然不会唱,何况就算国内流行歌曲,她也不会唱几个的,最后变成了唐逸一个人清唱。当他唱到,,办事件件,对得起良心。走路步步,走的是正道”时,端地是有感而,唱得荡气回肠,惹来一阵热烈的掌声。东欧小始娘就说今晚自已要好好练习一下,明天和唐逸合唱。

    “怎么样?今晚还去不?“陈达和嘿嘿笑着,也就他敢取笑唐逸了。

    唐逸笑笑”,不去了,这种地方,还是少去的好。偶尔放松放松例无所谓。“陈达和笑道:,,如果是安全问题。没问题地,这的老板有部里的关系。我来黄海前就认识他,很会做人。”

    唐逸道:,,不是这个问题,总之尽量少去,好了,吃饭了。“陈达和就笑着挂了电话,那边兰姐耳朵挺尖,小心贝l从厨房探出头,“还,还要等十分钟开饭。“唐逸也不理她,自顾转头和宝儿说话。

    记碰头会上,主要议题就是讨论加快黄海西海岸经济开区的展,黄海经济开区位亍黄海市近期规刻的滨海大道地枢钮位置,拥有亿吨大港,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唐逸楼出了“精兵强将孤招商“的新招商体制,按照区域刑分成立了日韩欧美亚港澳台国内等四个方向的专业化招商机构,更提出要注重环境保护和节约利用土地的想法。

    蔡国平微笑道:“唐逸同志一向是孤经济的能手,是经济人才,从来黄海就没有走过岔道,这一点,很多干部都比不上,毕竟改羊开枚州洲二十年,展经济是摸着石头过河,走错路不要紧,就怕不走路,要不时总结经验教训,难得的是唐逸市长不但会走路,而且从来没有走错过路,从我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完美了。“虽然他是在夸赞唐逸,但怎么听都有些不对劲儿,唐逸就笑“,还是要辩证地看问题,完美这个词被刊造出来只是美好的想象,哪有完美的事物嘛?说到总结经验教训,向后看是为了更好的向前看,主要还是要向前看。“王丽珍插嘴道:,,市委和市政府班子还是敢亍揭自身缺点的,宣传部最近不就在自查自纠吗?“蔡国平笑了笑,拿起杯子喝水,看王丽珍的眼神可就不怎么对劲儿。

    但王丽珍向来不怕得罪人,她有自己地一套处世哲学,一直藜附的又是通天的关系,所以她一向敢讲话,敢说话,真的是爱的爱死,恨的恨死了。

    加快经济开区展,几位记自然都没有异议,讨论了几句细节,就算通过了。接着就是讨论唐逸提出地福平市市委记冯日伦入常委会地建议,唐逸认为,福平市经济展迅猛,遥遥领先亍其它市区,现在中央的政策是比较注重地方地话语权,经济强市强县进入上一级领导班子的例子越来越多,黄海领导班子也需要地方经济强市的声音,听一听下面的同志是怎么想的,是以唐逸提议向省委打报告,增加黄海常委名额,请省委诅织部考察一下福平班子以及福平的一把手冯日伦同芯事先唐逸就同蔡国平通了气,唐逸介绍了福平以及冯日伦的一些情况后,蔡国平微笑表示同意,王丽珍和曾庆明也表态支持,黄向东没有说话,这项提议又算顺利通过。

    会议结束,唐逸和曾庆明并肩走出会议室,曾庆明畿笑道:“福平的情况我了解不多,听说展的是很快。

    但日伦记这个人““算了,你知道是吧?“唐逸点点头,不想和他谈论这件事,笑笑道:“刘飞罨近工作怎么样?“曾庆明略有些诧异“,你也知道他?“随即想起刘飞的背景。刘副主席又曾经担任辽东记,曾庆明就笑:“刘飞这个同志,普遍反这个还不错的。纪委人事处正对他考察,年初准备提拔的一批中层干部地考察名单里有他一个。”

    唐逸笑道:“他还是很能干的。”

    曾庆明微微点头,唐逸第一次关注纪委的干部,而且评语是“很能干”,他自然要多留意一下这个刘飞。

    下楼钻进奥迫。唐逸就拨通了冯日伦的电话。

    冯日伦接电话就笑:“市长,蔡记那儿是不是有困难?”

    前两天,唐逸就和他通过气,讲了准备提他进常委班子的想法,当然,不是指现在,唐逸其实知道。省委暂时不怎么可能同意冯日伦进常委班子,不过事情要有个运作的过程,不可能一贱而就。

    唐逸微笑道:“蔡记还是很支持你地,估计省委诅织鄱很快会下来人考察你…““恩,注意团结吧。”唐逸没明说。他可是担心这次组织部不但没考察出冯日伦的优点,反而考察出一大堆问题,而且不认真准备的话,这种情况极可能出现。

    冯日伦微笑道:“明白了,谢谢市长关心。”

    唐逸就不再说什么,挂了电话。对小武道:“去太阳村。“太阳村就是华逸集团在黄海建设地生态小区。技术达到国外先进标准,两个月前就已经完全竣工。齐老爹齐老妈昨天也从北京到了黄海,唐逸今晚要去“燎锅底”。

    看着开车的小武,唐逸微笑道:“军子家,去过吧?“小武点点头,说:“去过一次,挺好的,我妻有钱,也在那买套房子,对下一代都好。“他和军子早成了好朋友,军哥这人仗义,小武很喜欢他。

    唐逸又是一笑,说:“想结婚了?老泰山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提起女朋友父母,小武就有些沮丧,上次回南方,带了唐市长给买的玉,谁知道被老丈人一通批评,问他月工资多少?一万多块钱的玉要攒多少日子钱?批评他不会过日子,大手大脚怎么养家糊口?虽说听说那些烟酒是别人送地后,老岳母脸色稍微缓和,但还是背地和女儿说:

    “给市长开车又怎么了?听小武说的市长那么正派,他也就闹点烟酒,能有啥出息?”

    想起这些小武又一阵闹心,唐逸见状就是一笑,也不再说。

    太阳村地处黄海郊区,环境之优美自不用多说,最突出的还是它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再生能源系统,小区住宅加商业项目建筑面积近十万平方米,能源供应上”嘿利用当地的可再生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地热能生物能等可调式通风系统,节能灯具,空心砖墙及复合墙体技术,热量回收的新风系统,复合外墙外保温墙板,植被绿色屋顶等等,垃圾与污水处理系统6192也是采用世界领先技术,生态小区竣工不久,就上了国外杂志封面,被评为亚洲第一生态小区,四年世界人居奖候选项目,华逸集团虽然在这个项目上没能赚多少钱,名头却一下打了出来。

    太阳村更是被称作“千年大宅“在黄海热卖。

    齐家在小区一号楼三门,到是齐老爹和齐老妈老两口,齐军和李红娜小两口住302唐选按了驯的门铃,不一会,门就被人拉开,齐洁俏生生站若,微笑的妩媚,黑色紧身连体皮裙将她柔软的腰束的紧紧的,更加突出了胸部地高棒,裙摆下,纯黑棉丝袜紧紧包若她纤细井长的腿,某色细高跟皮鞋又为她增添了几分时尚和亮丽。

    唐逸怔了一下,第一次,第一次见齐洁,她就是这样的装扮,十年了,虽然容貌依然,但心呢,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人又怎么可能不变?就好像陈河,再不可能像十年前那个青涩的小姑娘一样跟在自已身边问长问短,她和齐洁已经是三十出头或二十七八的成热女子了,少了些少女的可爱,多了几分成熟女人地妩媚,唯一不变地可能就是那份执着吧。

    虽然来黄海后。齐洁陈河和自已在一起的时间大大增加,但对她们,唐逸还是有着深深地愧疚的。

    “进来呀。傻愣着干嘛?“齐洁娇笑起来。

    “这丫头,又犯浑!”齐老妈不满的给了齐洁一下,又忙对唐逸道:“唐市长,快请进来坐。”早听军子说了,唐逸现在是黄海市市长。军子早不给唐市长开车了,人家还能记得他们老俩口,齐老爹齐老妈自然极为感激,对齐洁的“移情别恋”更有些愧疚。

    沙上,齐老爹和抱着孩子地李红娜都站起来和唐逸打招呼。

    餐厅里,摆了满满一桌的肉菜海鲜,电锅里热水翻腾。见唐逸进来,齐老爹就张罗着进餐厅,准备开吃,唐逸就笑:“俐锅子啊?”

    齐老妈说:“洁洁说,你爱吃这口儿。”说着就看了并排坐一起的唐逸和齐洁一眼,心说这对孩子真般配。不能走在一起怪可惜地,看样子洁洁心里还有唐市长,不然为什么好像几次唐市长来家里他俩都坐一起?

    大家上了桌,说笑聊天,被唐逸一口一个大妈叫得心里暖和和的,又在唐逸坚持下改称呼唐逸小逸。渐渐就去了拘谨。齐老妈一边爱怜的帮唐逸夹菜,一边问:“孩子。记不是比市长大吗?最近工作是不是不顺啊?”

    齐老爹训斥道:“饭桌上说这个干嘛?”却是怕惹起唐逸的伤心事。

    齐洁就扑哧一笑:“他会不顺?可不知道多顺呢,黄海是副省级城市,他呀,现在和副省长平级,你们说顺不顺?”

    齐老爹和齐老妈都呆了一下,这才多大点儿?就副省长了?随即见齐洁没事人似的笑,好似一点也不在乎她“甩”过唐逸,齐老妈就啪地又给了齐洁一巴掌,恨恨道:“没心没肺的东西!”

    见唐逸少年高就,齐老妈也放了心,现在就算女儿的情人真是亿万富翁,唐市长也毫不逊色呢,而且这么多年了,情形也说开了,也就不避忌的道:“洁洁,你老实说,你就不后悔?还籽意思在小逸面前芜“齐洁揉着肩膀,就有些气愤的瞪了唐逸一眼,唐逸偷笑低头,恨得齐洁牙根痒痒,又有些淡淡的温馨。

    齐老爹皱眉道:“还说这些干啥?唐市酬小逸就算不嫌弃洁洁,那时候咱们好意思将洁洁嫁给人家吗?我说啊,洁洁走了更好,是她没这个福分,小逸啊,我都听说了,你爱人比洁洁强的不是一点半点,说实话,大叔我听了也高兴。”

    如果齐洁真地移情别恋,老两口劝唐逸的话还算得体,但偏偏不是齐洁变心,唐逸可怕齐洁真的生气,忙道:“叔叔婶婶,你们都说了这么多年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我现在和齐洁是好朋友,你说这么说她我可怕她以后不理我。”

    齐老爹和齐老妈都欣慰的点头,看来两个孩子是真的耕开心结了,那就比什么都强,但想起齐洁这么好地一段姻缘都不知道珍惜,老两口看齐洁就总是不怎么顺眼。

    “唐”“”小遽啊,你现在在哪住?”齐老妈关切的问,又说:“娶不也来这个这个太阳村?这里环境真好,你来的话,大妈做主了,给你打七折。”

    唐逸就笑:“七折,那可不敢,被齐洁告,我还不得坐牢?”

    齐老妈就瞪起了眼睛:“她敢!”

    齐洁娇笑道:“你们就瞎操心,人家有政府分配的海边别墅,还有服务员二十四小时伺候,会来咱们这小地方?”

    齐老妈抬手又给了她一巴掌,“一点人事不懂。”

    齐洁就撅起了嘴,再不说话。

    用过餐,在厨房洗漱碗筷的时候,见唐逸进来,李红娜就躲了出去,齐洁背着身子,拿着刷子用力刷,盘碟叮当乱响。

    唐逸凑过去,站在她身后,轻笑道:“真生气了?”

    齐洁撅着嘴,也不理唐逸,唐逸就伸手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齐洁用力挣扎。唐逸却是无赖似地就是不放手,齐洁气呼呼道:“因为你,我在家里一点地位也没有!”

    唐逸笑道:“在我心里有地位不就好了?你在我心里地位最高了,比别人都高!”

    本来听到唐逸前面地话齐洁心里甜甜的,但听到唐逸后面这句,就忍不住用戴着橡胶手套地手在唐逸手背上来了一拳。“去哄别人吧,嘴巴越来越甜,又认识什么女孩子了?”

    唐逸笑着也不放手。下巴轻轻靠在齐洁肩膀上,脸贴着齐洁柔滑地娇颜,也不吱声。

    齐洁挣扎了几下,就不再动。

    搂着齐洁皮裙质感下那柔软的腰肢,闻着齐洁淡淡的体香。唐逸渐渐就有些冲动,齐洁马上感觉出来,气道:“就不能让人多幸福一会儿啊?”

    唐逸就笑:“你也太敏感了吧?隔着这么厚的衣服也有感觉?”

    齐洁就用力挣扎,想离开唐逸的怀抱,录后却是被唐逸面对面楼住,轻轻吻上了她的红唇,齐洁抗拒了一会儿。终亍还是放弃了反抗,张开小嘴,任由唐逸舌头伸进来探索,柔滑地小香舌也慢慢迎如…

    齐老妈一早就准备了果盘,要小娜去厨房洗水果,但见小娜迟迟不动。后来又进房喂奶,说等她出来再洗。虽然有些纳闷,但小娜一向很孝顺,齐老妈也不和她计较,就介若果盘自已来洗,厨房的门开菲一条堤。齐老妈走到跟前。突然觉得里面声音不对,就轻轻将门椎的更开了一些。随即就见厨房里,唐市长和女儿楼抱在一起,正热烈地亲吻,齐老妈吓了一跳,手里的盘子差点掉地上,随即就轻轻拉上门,慢慢回了客厅。齐老爹正在看电视,见齐老妈魂不守舍的走来,呆呆坐在沙上,齐老爹就皱起了眉头,“不是洗水果吗?怎么没洗?对了,唐市长在哪?和军子在房聊天呢?”虽然唐逸一再要他们减自已小逸,但背对唐逸,老两口还是称呼唐市长心里舒服些。

    齐老妈摇摇头,呆呆道:“我不知道。”她心里可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原来唐市长和女儿又走到了一起,只是一个有妻子,一个呢,又好像被南方巨富包养了,两人现在可不就是偷情吗?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要被人知道可怎么办?尤其是那个南方富商,有钱人不但都有些势力,而且心狠手辣,这事要是被那个人知道,不但唐市长会被搞臭,洁洁的小命怕也就完了。

    越想齐老妈越愁,这两个孩子,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不过想想,也怪可怜地,洁洁是被逼的做人情人吧?她一直还是喜欢唐市长吧?

    唐逸和齐洁出来吃水果的时候,齐老妈没有说什么,只是观察着他们两个,这一留意,自然也注意到茶几底下,唐逸和齐洁脚挨着脚,不时轻轻碰碰,齐洁还顽皮的用徊高跟踩唐逸的脚,和一对儿热恋的小情人一般无异。

    齐老妈的心就更加乱了。

    吃过水果,在李红娜提议下,大家又去小区地会所唱歌,笑闹到十一点,看着李红娜和军子情歌绵绵,唐逸笑着起身,说:“太晚了,我就先走了。”

    齐洁随即说:“那你送我,我回酒店,赶个计划。”

    齐老妈下意识道:“不行!”

    唐逸和齐洁都愕然看过来,齐老妈有些慌乱,“太,太晚了,唐,小逸啊,今晚就住下吧,齐洁你也是,难得回家一次,今天也在家住,我和你爸去军子那屋,房间就够了!”却是齐老妈担心二人在外面幽会被人看到,无奈的留下他俩在家里“偷情”,话就说的有点露骨了。

    齐洁还没意识到,俏脸微红,说:“什么啊?我和他住一屋,孤男寡女的算怎么回事?”

    齐老爹也祖斥齐老妈糊涂,唐逸看着齐老妈,就挠了挠头,好像要穿帮了。

    谢谢大家,又涨了三百票,两天一千一百多票,大恩大德铭感肺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