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二进宫-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九章 二进宫

第六十九章 二进宫2017-11-8 23:48:9Ctrl+D 收藏本站

    在市公安局武警部队警备区联合进行反恐演习之时,唐逸来到了省城参加省政府常务会议,唐逸主要参与了计划生育工作条例和关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的讨论,经济类议题因为黄海经济属于中央统筹管理,唐逸就不怎么发表意见。

    会后,唐逸就接到了省委副书记于方舟的电话,小武将唐逸送到了鲁东宾馆一号楼,这里是省委省政府接待宾客专用,大院门前保安很是仔细检查了唐逸的证件一番。

    三楼一间豪华的小宴客厅,唐逸见到了于方舟,于方舟却是比在党校时更亲热了几分,毕竟那时候两人在不同政治区域,于方舟太过亲热未免有些谄媚,现在则不同,于方舟是省委领导,和唐逸亲近些理所当然。

    其实唐逸知道,省委宋书记和徐省长对于方舟都很看重,都曾经和于方舟单独谈过话,这也能理解,虽然于方舟是江南干部,但毕竟不是唐系重要人物,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于方舟事业刚刚起步,尚未在重大问题上和唐系同进同退,来到鲁东后适当拉拢一下很正常。

    品尝着精美的菜肴,于方舟只是笑呵呵和唐逸谈起党校的往事,叙说同学情谊,气氛倒也融洽。

    唐逸夹了一筷茭白放入嘴里慢慢咀嚼,微笑道:“镜湖茭白,味道就是不同,种到黄海,就没有这般鲜美。”

    于方舟哈哈一笑,“不单单是茭白,虾籽也是镜湖的元宝虾。搭配起来味道最美。来鲁东后,我最喜欢吃的也是这道虾籽茭白。”

    唐逸微微点头。

    于方舟拿起酒杯,和唐逸示意,喝下一小口后慢慢放下酒杯,说道:“昨天书记碰头会,徐省长提议调张强进省宣传部。”

    唐逸笑笑。早就猜到了,蔡国平这个人有些刚愎自负,网络被炮轰可以说是他地奇耻大辱,而见到张强大概他就会想起“用餐书记”四个字吧,不管怎么强迫自己,大概还是不能再与张强一起共事。和徐省长沟通调走他也就不足为奇。

    于方舟又说:“世博会还有半年多时间,省里对宣传这一摊很重视,宣传工作一定要搞好,你有没有合适地人选?”

    唐逸就笑了。于方舟现在大概处于书记省长间左右逢源地阶段。运作地好。能将自己属意地人提为宣传部长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于方舟最后这句话就带了些推心置腹地味道了。

    唐逸笑道:“张强是一定要被打屁股了。”

    于方舟轻笑:“搞出这么件事。也没办法。”

    唐逸拿起酒杯。默默思索了一会儿。抬头道:“屁股还是不能乱打。不能把黄海宣传部打散。要求稳。还是要求稳。”

    他一连说了两个求稳。于方舟眉头就慢慢皱了起来。很快他就明白了唐逸地意思。唐逸要把张强留下来。就是要蔡国平如鲠在喉。时间长了。慢慢就会影响蔡国平与那一边地关系。火速调走张强。或许黄向东会有些不舒服。但很快也就会过去。留下张强。令蔡国平处处针对他。裂痕却是会随着时间地推移越来越

    唐逸又笑道:“方舟。你和宋书记好好谈一谈。拜托了。”

    于方舟就笑,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唐系接班人,合纵连横之术简直用的炉火纯青,十年之后,可不知道他有多么恐怖。只是自己能想通这一点,如果自己这一边直接提出支持张强留任,宋书记自然就会明白其中的诀窍,自己却是要好生想个办法留下张强,第一次和唐逸共事,自然要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

    接着,两人就开始聊起了闲事,唐逸微笑说今年正月欢迎于方舟来给老太爷拜年时,于方舟心就是跳了几跳,不是他不够沉稳,实在是这份荣耀太令人激动,甚至于方舟有点失态的表示了全力支持唐逸地话,说完才有些讪讪,自己未免太沉不住气了。

    当唐逸说也邀请了宋昌国时,于方舟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知道自己去得,唐逸更不会冷落了江南蒸蒸日上的宋昌国,随即也就释然。

    于方舟怎么同宋书记谈的话唐逸不得而知,数天后,省委下文,任命黄海市市长助理黄琳为黄海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正厅,唐逸就略微猜了出来,于方舟的动作自是要宋书记以为这是黄海唐派的妥协,提黄琳,保张强,虽然宋书记和徐省长都不希望自己在黄海慢慢生根,但两人又何尝不是在明争暗斗?

    黄琳的任命倒也甚合唐逸心意,如果正常升迁,别看黄琳已经是副厅,好像提为正厅常委只是升了一级,实际上地正常步骤这个市长助理要先提正厅,提副市长,再进常委班子,委实要走三步,而且是一帆风顺地走法,现在换个部门,去了宣传部,距离常委班子只是一步之遥,当然,这一步的奋斗,却是大多数人终生跨越不过去地鸿沟。

    任命下来后,唐逸自然要请黄琳庆祝一番,叫了邓文秩和陈达和,四人在迎宾阁玻璃餐厅喝酒说笑,唐逸开始很正统的勉励了黄琳几句,要她去宣传部好好工作,为政府干部争光,随后就笑:“终于不用看我脸色了,以后日子舒服了吧?”

    黄琳轻笑道:“恩,每天在你手下提心吊胆地,这下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

    陈达和和邓文秩都笑起来,邓文秩却是关切的问黄琳:“和高律师处得怎么样了?昨天高律师打电话和我说,你半个月没接他电话了?”

    高律师是邓文秩帮黄琳介绍地,其实黄琳刚刚来黄海时。几乎政府所有人都以为她和唐逸是那种关系。但时间长了,邓文秩才知道唐市长和黄琳明显清清白白,没什么暧昧,于是,就想帮黄琳介绍个对象,和黄琳进一步将关系拉近。高律师是黄海出名的大律师,四十出头,才华横溢,前不久离异,算是很成功地一名男士,是邓文秩一远房亲戚地故交。

    唐逸也知道这事。就笑着对黄琳道:“眼光别太高,总是成个家好。”

    黄琳就叹口气,“不是我要求高,是实在合不来,我知道,我年纪不大。处在这个位置。单身的话很容易招来风言风语,我也想凑合找个人嫁了。可真的合不来,我不想结了婚又离婚。”

    见她情绪有些低落。唐逸就笑:“你年纪不大前应该加个很漂亮,这才有足够的资本招来风言风语。不过没关系,不要委屈自己。”

    黄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见黄琳这样说了,邓文秩也就不好再说什么,想想也是,黄琳还不到四十岁,长得又漂亮,更是副厅级市长助理,现在又调升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事业蒸蒸日上,眼光高是应该的,这对象确实难产,至少自己认识的人里还真没配地上她的。

    陈达和对这个话题不大感兴趣,嘿嘿笑道:“黄部长,张强这小子估计会老实一阵子,你就放心在宣传部大展手脚,有不服的,我老陈带队去抓他小辫子!”

    黄琳和邓文秩都无奈的笑,唐逸斥道:“能说几句正经话不?”

    陈达和嘿嘿一笑,就不吱声。美颜女子会所剪头,不是他想来,实在是觉得王妍手艺真不错,剪的头发干净利落,极为合自己心意。

    坐在理发台前,闭着眼睛享受剪刀去发的舒畅,却是想起了昨天常委会议上蔡国平看张强地眼神,就忍不住微微一笑,而张强呢,大概已经被熊的冷了心,整个常委会都是公事公办,汇报工作,发表意见,再不看蔡国平一眼,甚至还为刚刚上任的常务副部长黄琳说了几句好话。

    常委会现在的局势很微妙,互相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唐哥,您看看行不行?”王妍清脆的声音响起,也怪她来黄海不久,又不喜欢看书读报,不然这么近距离接触,就算唐逸和电视上戴眼镜的形象略有差别,她也应该认得出来。

    唐逸睁开眼睛看了看镜子里地自己,满意地点点头。

    王妍就轻笑道:“唐哥,今天你面子大,你干姐说亲自帮你洗头呢?”

    唐逸就怔了一下:“干姐?”

    王妍伸手就拍了他肩膀一下,“看你,就我们老板啊,夏总,怎么样?想不到吧?”

    唐逸就皱起眉头:“她会洗头?”

    王妍笑道:“我开始也不知道啊,上次帮你洗完头,夏总嫌我洗的不细致,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夏总按摩洗头地手艺可高了,唉,她真疼你,说要亲自出马来帮你洗头呢。”

    唐逸哭笑不得的摇摇头,随即道:“那叫她来吧。”当着下属职员,要给“夏总”几分面子。

    王妍就笑呵呵去了,不一会儿,兰姐就小心翼翼凑过来,她还是那身性感迷人地装束,黑白针织裙,蓝棕色九分细腿裤,宽松的针织裙更加凸显美妙双腿地诱人,很容易勾起男人犯罪的**。

    兰姐很忐忑,她觉得王妍洗头太过马虎,尤其是第二遍洗发茬,简直就是应付一般,第一次就算了,老这样洗法可不知道黑面神会不会生气,是以就要王妍提了嘴由自己来洗,不想黑面神真答应了,站在黑面神身后,兰姐心里七上八下的。

    唐逸皱眉道:“开始吧,我下午还有个会。”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兰姐不敢再等,硬着头皮,将娇嫩的小手插进唐逸的头发,身子莫名其妙就颤抖起来,吓得就想掉头跑掉,心里就骂自己多事,找罪受。

    兰姐一阵阵头皮发麻。强忍着心理上这些年已经形成条件反射般的惧怕。慢慢的喷水,滴洗发液,见镜子里黑面神一直闭着眼睛,兰姐才算能有条不紊地完成这些步骤,开始帮唐逸揉头。

    长长地涂着淡绿的指甲在唐逸头皮上或抓或挠,唐逸惊奇的发现。兰姐却是比王妍手法高明多了,极为解痒,又有那么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不怪她敢毛遂自荐,不过唐逸是不会夸兰姐的,免得她骄傲。

    小手在太阳穴。脸颊上灵巧的捏揉,唐逸偶尔睁开眼睛,看着那双涂着诱惑亮甲娇艳欲滴地小手在自己脸上摩擦,那酥痒的滋味,兰姐诱惑的少妇香气,竟使得唐逸有些冲动。暗骂自己一声。却听兰姐结结巴巴道:“要,要不要靠。靠在我身上,舒服。舒服一点……”

    唐逸马上瞪起了眼睛,兰姐总算松了口气。她感觉到黑面神呼吸有些不均匀,显然是极为享受的,而这种干洗头最享受的就是靠在美发师**间,不知道黑面神想不想,如果自己不提议,怕黑面神嘴上不说,心里生气,不知道以后会找什么借口骂自己,见黑面神瞪眼睛,兰姐才算舒口气,随即又琢磨,黑面神虽然也是正常男人,但清醒的时候又怎么把自己看在眼里?自己也真是爱瞎操心。

    兰姐结结巴巴提议帮唐逸掏耳朵时,唐逸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

    给黑面神掏耳朵,更是个苦差事,兰姐时刻紧张地看着唐逸表情,只要他微微皱眉,就赶紧将棉签松一松,就怕黑面神稍微疼一点就骂人。

    饶是如此,理发台上唐逸手包里手机响起时,唐逸伸手去拿,还是被兰姐弄疼了耳朵,皱了下眉头,兰姐吓得心差点跳出来,幸好唐逸知道是自己的错,没有骂她,只是接起了电话。

    “唐市长,好消息,金辉公司的吴天运落网了。”电话里是市局局长范立人的声音。

    唐逸就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道:“很好,作得好。”

    范立人恨声道:“杀人放火,一定要重判他。”

    唐逸恩了一声,有些意兴阑珊的挂了电话,回头道:“不掏了,帮我洗洗头,我有事。”

    兰姐见唐逸脸色低沉下来,不敢多说,忙带唐逸去冲头。话,驾车来到天下娱乐城前,和陈达和将醉醺醺地唐逸搀上了跑车,陈达和抱歉地道:“怪我,知道他心情不好,不该带他来喝酒。”

    兰姐接触的人层面越来越高,自听说过这家天下娱乐城,听说这里贵宾楼层,有很多东欧俄罗斯地漂亮姑娘来讨生活,价格极为昂贵,能进贵宾楼层的非富即贵。

    兰姐小心而警惕地看着周围,陈达和就呵呵笑道:“我老陈办事你就放心吧,不会被人发现。”

    在外面被冷风一吹,唐逸渐渐有些清醒,睁开眼睛就皱起眉头:“还不开车?”

    兰姐吓一跳,忙小跑上车,打火起动。

    红色跑车灵巧的在大街小巷穿行,唐逸沉默着,突然问道:“兰姐,你说我是不是好人?”

    兰姐忙赔上甜甜地笑:“是,当然是了!”

    唐逸就笑了,笑容有些苦涩,轻声道,“对,我是好人,我是个好人。”

    兰姐见他精神异样,可不敢再说什么,过一会儿,听到轻微的鼾声,侧头看去,黑面神却是睡了。

    车子泊进车库,兰姐叫了唐逸几声,全无动静,只好搀唐逸下车,扶着唐逸上楼,幸好唐逸朦朦胧胧尚有知觉,知道跟着兰姐的步子向前走。

    灯光突然亮起,唐逸微觉刺眼,慢慢睁开眼睛,却见自己已经进了客厅,怀里一名性感美貌少妇正一边扶住自己,一边回手关上门。

    接着少妇踢掉那双性感的宝石蓝高跟鞋,当她解开雪白足踝上那圆环蓝色鞋带时,唐逸心就突了一下。

    接着,就见一只涂着亮晶晶黑色彩甲的娇嫩小脚伸向粉色拖鞋,离得远,小脚一翘一勾。诱人极了。唐逸心又跳了几下,一团火就渐渐升起,侧头看了眼怀里别着漂亮发髻的美少妇,记得,她好像是自己地情人,是了。压在她那软绵绵地身子上,可不知道多么舒服。

    兰姐费力的搀着唐逸走向客厅沙发,准备将他放下,再给倒杯绿茶解酒,谁知道刚刚到了沙发旁,突然一股大力传来。自己就被推得坐在了沙发上,接着,黑面神就压了上来。

    兰姐吓了一跳,低声道:“您,您喝醉了……”随即才想起,黑面神可不就是喝醉了才又来侵犯自己?

    唐逸粗暴的拽兰姐身上的针织裙。兰姐一边无力的抵挡。一边小声道:“李,李婶在房里呢……她。她能听到……啊……”

    唐逸又哪里听得进去,扯了几下裙子扯不下去。就开始解那性感九分裤的腰带,但醉意朦胧。又哪里解得开?唐逸就有些恼火起来,眼见黑面神脸色不对,兰姐条件反射似地赶紧伸手自己解开腰带,接着就被黑面神用力三扯两扯,漂亮的宝石蓝九分裤就被扔在了地上,两条雪白诱人的美腿马上暴露在空气中,在唐逸伸手拉她黑色真丝内裤时,兰姐更不敢反抗,甚至主动提臀弯腿,委委屈屈的神态更是动人。

    当唐逸猛地将她翻转,她知道意味着什么,心里叹口气,跪在沙发上,双手抓住沙发背,刚刚咬紧牙关,一阵剧痛就猛地传来,没有任何前戏,那痛楚可想而知,兰姐张嘴想喊,又忙将白嫩小手咬在嘴里,就怕喊声被李婶听到……

    唐逸肚皮紧紧贴住那微凉雪白而又丰硕的翘臀时,不自禁舒服的长出一口气,但他也感觉到了那份干涸,虽然摩擦更加刺激舒爽,唐逸却也知道自己错了,情人在受苦,柔声道:“弄疼了吧?对不起……”

    兰姐吓了一跳,低声道:“没……没关系,真没关系,你,你怎么舒服就怎么……啊……”还没说完,那猛烈地冲击就一下下而来,兰姐双手用力抓着沙发,死命咬着嘴唇,忍受着那难言的痛楚,更用力夹紧雪白双腿来使黑面神得到最大的愉悦,但渐渐的,兰姐就觉得痒痒酥酥,开始是下面,接着就慢慢传遍了全身,渗进了骨髓,上次那冲上云霄的感觉再次更强烈的袭来,兰姐知道不好,挣扎回头看了李婶房门一眼,随即双手乱抓,也不知道抓到了什么,就用力塞进嘴里,那冲上喉咙地喊叫立时变成了鼻孔发出地闷哼声……

    兰姐不知道自己到底冲上了几次云霄,只知道自己时而晕厥,时而清醒,中途被黑面神抱进了房,压在自己软成水一般的身子上肆孽,而自己也只得勉力摇动臀部,小手探下去活动,在黑面神皱着地眉头慢慢舒展时又渐渐失去了意识,享受那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无尽快感……

    唐逸慢慢睁开眼睛,随即就见到了身边雪白玉体横陈,好像小猫儿般委委屈屈蜷成一团地兰姐,唐逸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兰姐,睡觉也是受气包的姿势,真没救了。随即脑子就嗡一声,猛地坐了起来,昨晚情景历历在目。

    转头又向兰姐看去,却是突然发现兰姐嘴里塞着什么东西,仔细看去,真是哭笑不得,兰姐红唇之间,却是她那小小地黑丝内裤,唐逸就挠挠头,什么人?恶心不?但再看去,两片性感红唇之间,黑丝内裤若隐若现,媚意无边,诱惑到极点。

    这时候兰姐慢慢睁开了水汪汪的桃花眼,见到唐逸,她腾一下坐起,想说话,呜呜的发不出声音,呆了下,忙伸手将内裤扯出,拉起毛巾被遮住雪白性感的身子,诚惶诚恐的道:“对,对不起,唐书记,您,您再原谅我一次……”

    其实唐逸这次心里是很愧疚的,第一次可以说自己喝醉了,但第二次又用醉酒来说好像太无耻,或许,自己心底深处终究还是对兰姐有些非分之想吧,只是清醒时不会去想而已,是以唐逸是想郑重其事给兰姐道歉的,也想问问怎么才能弥补她。

    但兰姐醒来就慌慌张张道歉,那受气包模样看得唐逸一阵皱眉,早将道歉的心思抛到九霄云外,训斥道:“咬着内裤睡了一晚上,你真行,恶心不恶心?还不快去刷牙漱口?”

    兰姐自然注意不到唐逸嘴角的笑意,忙道:“新换的,不脏……”却是怕黑面神真的觉得她很恶心,说完更是吓了一跳,这不更令黑面神生气吗?再不敢说,裹着毛巾被下地,走了两步回身低头小声问:“我,我这样去洗澡行吗?你,你还用不用被子……”

    唐逸无奈的道:“这不你的房间吗?”

    兰姐再不敢说,蹑手蹑脚溜出去洗澡。唐逸也赶紧起身,在李婶发现前要尽快离开犯罪现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