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握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七章 握手

第六十七章 握手2017-11-8 23:48:7Ctrl+D 收藏本站

    善缘人家是一片欧式别墅群落,白木栅栏,尖耸的褐红色屋顶,青绿草坪,充满异国情调,别墅内欧式壁橱古典风格的暗格酒柜,设计之独具匠心从这一处处细节可见一斑。

    小妹坐在客厅颜色鲜亮的沙发里,聚精会神的看电视里的动画节目,当唐逸围着围裙,从厨房端着两盘意大利面跑出,好像小二一般拉着长音说:“面来喽”时,小妹就开心的站起来,迎上去帮唐逸解脖子上的围裙。

    这个元旦,唐逸和小妹算是真正度过了一个悠闲的假期,今天也是假期的最后一天,唐逸就带小妹来到了别墅,中午小妹烧了几道菜,还是那老三样,可乐鸡翅之流,两人却是吃的津津有味,晚上,唐逸就动手煮了意大利面,虽然唐逸厨艺比小妹高超许多,会弄的花样也多,小妹这个做妻子的却是不知道惭愧的,吃着意大利面,反而说:“我怎么练也练不好呢?就是没你作的东西好吃,我要学作这个面。”

    唐逸笑着点头,一边吃面,顺手拿起遥控拨台,黄海一套节目里,正是重播小楚专访鲁东省省委副黄海市市委蔡国平,小楚终于熬出头了,在政治性节目中大放异彩,这次的专访节目是蔡国平谈城区改造,主要介绍了几家影响颇大的工厂搬迁的意义和其中工作的一些细节,唐逸就放下了遥控,默默看着蔡国平用其独特的低沉声音展现他的风采。

    小妹抬头看了几眼,说;“蔡国平,我不喜欢他。”

    唐逸微怔。却是想不到小妹看似对政治上的东西很冷漠,实际上自己遇到地一些问题她却是很关心的,竟然还知道蔡国平。

    滴滴滴,手机音乐响起。唐逸就放下刀叉,接通了电话,是陈达和,他笑呵呵问:“和宁小姐在一起呢吧?”

    唐逸恩了一声。

    “啊,没什么事,就是,黄海一套你看了没有?怎么回事?城区改造不是市长的职权吗?怎么被蔡国平上了?”

    唐逸就笑了,陈达和也算有些政治敏感性,当然。现在看电视的唐派干部们大概都很恼火吧,但涉及一二把手矛盾,只有陈达和直来直去,打来电话问。

    “没事,我有数。”唐逸笑着说。最近宣传部张强那边大力宣传黄海蔡,这位亲民地报道屡见报端杂志,开通热线。蔡更承诺每周会用一小时亲自接电话,在市民中反响强烈。听说有位颇有分量的领导亲自批示肯定了蔡国平的做法。

    陈达和顿了一下。说:“要不要做点什么?”

    唐逸无奈的道:“你以为黑社会啊?张嘴就做事,管好你自己那一摊吧。”

    陈达和干笑两声。“那不打扰您和宁小姐了。”说完挂了电话。看着她那双戴着碧绿玉镯,白嫩可爱的小手戴上塑胶手套洗盘子。唐逸一阵不忍心,但小妹坚持要她洗,唐逸也没办法。

    外面玉盘腾空,碧波如洗,月夜下看大海实在是一种另类的享受,唐逸和小妹在二楼窗口默默站了一会儿,唐逸道:“出去走走?”小妹点头。

    来到院子里,清冽空气吹来,令人头脑一清,这里的别墅区纯欧式布局,和邻居只是用白木栅栏隔开,而邻居小院内,几名女孩子正嘻嘻哈哈喝啤酒吃烧烤,随着冷风,烤肉味道也吹了过来,令唐逸一阵摇头。

    目光扫去,唐逸突然一怔,正在烧烤的几名女孩中,其中一位时尚靓丽女孩儿可不就是叶小璐,她穿着性感的白色针织短裙,短袖黑色风衣,脖子上挂着一串绿色饰品,容颜更显娇艳,黑色棉裤袜裹得一双美腿诱人无比,黑色细高跟皮鞋不时跺脚,显然在外面吹得有点冷,看得唐逸一阵好笑,齐洁说买了善缘人家时就知道和叶小璐在一个小区,只是想不到是邻居。

    叶小璐似乎感觉到有人注视她,扭过头,就看到了唐逸和小妹,她呆了一下,随即目光就投注在小妹身上上下打量。

    唐逸这才意识到现在是什么环境,正想扭过头,叶小璐已经娇笑站起来打招呼“嗨!”

    唐逸只能无奈地点点头。

    叶小璐和同伴说了几句,噔噔噔来到木栅栏旁,轻笑道:“和夫人来度蜜月?”

    小妹也好奇的看着叶小璐,唐逸只有给她们介绍,“小妹,这是叶小璐。叶小璐,这是我爱人宁静。”

    叶小璐伸出手,微笑对小妹道:“我是电视台的主持人,访问过唐市长。”

    唐逸本以为叶小璐会闹个无趣,谁知道小妹却是伸出手和她握了握,一只芊芊小手戴着碧绿玉环,皓腕赛雪,似藕似笋,吹弹可破,胜过古代大家闺秀之韵味,另一只美手则是娇艳无比,如葱的修长手指,长长的指甲上雕刻淡蓝花卉,诱人至极,前卫感觉十足,手腕上那精致的淡绿手链更有画龙点睛之感,看着这样两只小手握在一起,唐逸从心里震撼了一把,实在太享受了。

    叶小璐随即轻笑道:“要不要一起来烧烤?”

    唐逸忙摆了摆手,叶小璐就咯咯一笑,说:“那你们忙。”转身去了。

    小妹看着叶小璐背影,轻声道:“她很漂亮。”

    唐逸就有些头大,知道小妹凭借女人的直觉,能感觉到自己和叶小璐不是仅仅认识那么简单,想起小妹和齐洁见面时受到地打击,唐逸心中更是一痛,正想说些什么,小妹已经轻轻握了握他的手。说:“去看大海。”

    唐逸点点头,和小妹出了栅栏门,向海边走去,走了两步。唐逸笑道:“老婆,我背你啊。”说着就挡在小妹身前,微微蹲下身子,小妹就开心起来,点点头,就跳到了唐逸背上,小妹身子轻如柳絮,背着她实在是一种莫大地享受,而且唐逸感觉地到。小妹这次并没有多么不开心,或许,在经历了担心被齐洁抢走丈夫后,小妹那独特的世界观又有了自己地看法,至于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唐逸却是无从得知,但只要小妹一如既往地自信。唐逸就很开心,背着小妹笑着向海边跑去。

    叶小璐神思不属的和朋友聊着天。转头间见到两人笑闹地背影。眼神不由得黯淡下来。妹是被唐逸吻醒的。唐逸更宠爱的抱着小妹去洗漱,甚至帮她洗脸。小妹满脸幸福的任由丈夫宠溺,但吃过饭。洗漱之后,小妹换上雪白戎装,马上变成了那位清丽不可方物的英挺女军官。

    下了楼,坐进小妹的墨绿军车,唐逸看看表,笑道:“刚七点,早知道要你多睡会儿了。”

    越野吉普缓缓驶出小区,保安亭里地保安又都议论起来,其中一位微胖的保安是万事通,啧啧着道:“你们还别不信,我不是说,别看这里住的人都贼有钱,要我说,就这家最牛,我不是说军牌,知道这车不?第二代越野军车的概念车,概念车懂不?根本没量产,而且是微缩版本。”

    有保安就嗤之以鼻,“不就越野吉普吗?有你说的那么神吗?是,这吉普没见过,那也不是你说啥是啥吧?”

    昨天他们几个就争论了好久,这一会儿就又吵了起来,几个保安越说越激动,万事通和最喜欢跟他唱反调的却是突然就动手开打,板凳警棍乱飞,保安亭里乱作一团……

    小妹和唐逸自不知道他们引发的“血案”,吉普驶出自动金属门,却见路边,叶小璐还是那么美丽“动人”,跺着脚,正焦急地看表,好似在等出租,但太早了,何况住这个小区的都有私家车,很少有出租车过来载客。

    唐逸嘴唇动了动,但没说话,小妹也不知道有没有留意他地表情,却是将车慢慢停在了叶小璐面前,摇下车窗,脆生生道:“上车。”

    叶小璐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眼笔直而空旷地水泥路,就说了声“谢谢。”拉开后门,上车坐了进来。

    看到小妹一身雪白戎装肩章闪亮,英姿飒爽无与伦比的风采,叶小璐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是啊,人家这才是天生一对呢。

    看到小妹,又不由自主想起初识唐逸时,误以为他穷困潦倒,妻子也沦落风尘,想起那段日子,叶小璐心里酸酸地,又有些温馨。

    “怎么没买辆车?”唐逸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叶小璐地思绪,叶小璐抬起头,马上恢复了她一贯的自信和骄傲,轻笑道:“没钱,有个无赖欠钱不给利息。”

    唐逸就瞪了她一眼,回头不再理她。

    叶小璐偷偷一笑,就从精致手袋里拿出手机打电话。

    有唐逸在,小妹不开快车,但饶是如此,很快吉普就驶上了滨海大道,叶小璐一边拨着号,一边说:“把我放201路站点就OK了。”

    唐逸就问:“201?去电视台,今天周一啊?”

    “恩,我们要去采访个节目,唉,七点半要到台里,我昨晚睡不着,起晚了……”这时候叶小璐拨通了号,就开始和那边说话,唐逸听到叶小璐说昨晚睡不着,心里微微一动,但没说什么。

    叶小璐突然大声起来,好像有些生气,质问道:“你什么意思?不想和我去早点向台里反映,你这算什么?喂,喂?……”显然那边收了线。

    叶小璐气愤地将电话摔进了手袋,唐逸就笑:“又得罪人了吧?”

    叶小璐道:“就那个小楚,气死人了,就喜欢出风头,昨天台里给的任务。要我和她去警备区三团作个节目,就是关于即将开始的反恐演习的,可是刚才她打电话说担心去晚了见不到团长,不等我了。要我自己过去,台里地介绍信在她手里呢,我自己怎么去?她要不喜欢和我去可以早点讲,我又不想和她争什么……”唠叨了一会儿猛地住了嘴,就瞪了唐逸一眼,这个大少,什么都问,自己也是,说这些干嘛。丢死人了。

    叶小璐就不好意思的对小妹道:“宁小姐,我这人话多,你别笑话我。”

    唐逸心说小妹哪会在乎你的唠唠叨叨,谁知道小妹很明显竖着耳朵听着呢,却是问道:“小楚?是昨天和蔡国平一起吹牛的那个小楚?”

    唐逸又无奈又惊奇,无奈地是小妹说话从不遮遮掩掩,惊奇的是小妹怎么连小楚也记下了?

    叶小璐就点点头。“就她。”

    小妹哦了一声,就拿出了手机。拨号后和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放下电话,说:“我送你去三团。”

    叶小璐忙说谢谢。又问:“不耽误你们时间吗?”

    唐逸早皱起了眉头,说:“我会迟到吧?”把叶小璐气得够呛。小妹却是道:“不耽误。”又拉了拉唐逸的手。说:“放心。”就不再说话,一踩油门。吉普噌一声,风驰电掣起来。

    唐逸就摇摇头,说:“开慢点,我晕车。”小妹只得又稍稍减速,一边开车,一边注意唐逸的表情。

    叶小璐简直气得没法子,狠狠瞪着唐逸,心说你爱人比你好多了,你天天就会摆架子,哪会关心人?

    其实小妹送叶小璐,唐逸心里当然很舒服,但这时候,他总不能作出举双手赞成的模样,也只能故意挑肥拣瘦了。

    警备区三团就驻扎在市郊,吉普风驰电掣横穿市区,红灯一概不理,唐逸这才知道小妹驾车技术多么高明,闯了七八个红灯,却是没引起一起骚乱,吉普仿佛带有灵性,在车流间穿梭自如,令人叹为观止。

    叶小璐紧张的抓着安全带,看着前面驾车的小妹,突然就有些自惭形秽,大少,可不就要这样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吗?她和大少是一类人,好像无论任何事,都难不住她,有种,有种武侠小说里纵横天下的感觉。

    当吉普慢慢减速,前方已经可以看到悬挂八一军徽地驻军营门。

    远远见到吉普,岗台上军人已经举臂行礼,闪亮的刺刀在骄阳下灿灿生辉,显然,军人认得小妹的车。

    吉普停也未停,就驶入了大院,叶小璐却是愕然发现,台里的采访面包车被拦在军营外,小楚正满脸焦急的和军人交涉着,可人家理也不理她。

    唐逸无奈的点了点小妹的额头,“就胡闹。”

    小妹也不吱声,径自开车,唐逸好笑地摇头。

    叶小璐这才想通,轻笑一声,说:“谢谢宁小姐。”又说:“宁小姐,能不能,我想去和她说几句话,还有,采访组的人进不来,我一个人也完成不了采访。”

    那边小楚正气愤地和军人理论,她事业正如日中天,又拿着警备区批下地采访手续,谁知道硬是被挡在了军营外,给台里领导打电话,沟通好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简直把小楚要气疯了,看着警戒军人冷峻的脸色,心里禁不住骂了几句傻大兵。

    她都快说破喉咙了,人家理也不理,就最开始说了一句“团里紧急通知,今天团部有特殊任务,禁止一切无关人员进入。”然后,解释都懒得解释了,小楚很狂,甚至想带采访组闯进去,但看到军人冷冽地眼神时,心里就突了一下,看架势自己要硬闯,人家真可能开枪。

    正在小楚一筹莫展的时候,却见刚刚进了军营地一辆墨绿吉普缓缓倒了出来,吉普车停下,从里面跳下一位漂亮女孩儿,小楚愣了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没错,从车里跳下地就是叶小璐,刚刚被自己放了鸽子的那个讨厌的拍档,真不知道台里为什么这么重要的采访任务也要她跟来,明明自己就可以一个人作得漂漂亮亮地,叶小璐?回去做你的空姐不是很好吗?

    虽然见叶小璐坐在军车里令小楚很意外。但她狂傲的性子可不会改,对走过来的叶小璐喊:“喂,你认识团部地人?和他们说说,快点放咱们进去。搞什么搞,不就是个小团长吗?转业到地方,能安排个副处的闲职就不错了!我采访蔡也没这么费劲。”和蔡国平面对面作了专题后,小楚更是无比自信。

    岗台下拦住小楚等人的少尉排长眼神凝了一下,但没说什么。

    叶小璐却是轻笑道:“那你的蔡来部队,怕是排长都干不上呢。”

    小楚气得脸通红,“什么我的蔡,你什么意思?”

    叶小璐道:“你整天蔡这样,蔡那样的。怎么听蔡都好像是你家的,你们说是不是?”最后这句话是对采访组的人说的,小楚飞扬跋扈很不得人心,但这些人也不敢说什么,都默不作声,看着市台当红地两位花旦斗法。

    小楚就心虚起来,近来她确实常将蔡挂在嘴边。话里隐隐透着些暧昧,本来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但万一被有心人传到蔡耳朵里。那可就糟了。

    叶小璐又伸出娇嫩的小手,说:“给我。我带你们进去。”

    小楚自然知道她要什么,虽然想不通叶小璐怎么会有军队的关系。这时候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将介绍信等审批材料交给了叶小璐。

    叶小璐就将材料递给少尉排长看。墨绿的吉普车窗,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做了个手势,排长早接到了团部地命令,当下就检查了资料和叶小璐等人的工作证,微笑放行。

    采访组地人都松了口气,小楚一边跟着叶小璐向军营里走,一边气愤地道:“这种效率还能保家卫国?真是笑话。”

    叶小璐回头笑道:“你跟着我们作甚么?人家部队的同志不欢迎你呢。”

    小楚气道:“你说什么呢?”

    叶小璐道:“你刚才口口声声小团长小团长,你以为人家解放军同志不向领导汇报吗?为了这次采访能得到邱团长地配合,你最好还是不要出现,不要到了团部咱们又被赶出来。”

    小楚气的瞪起眼睛,“叶小璐你疯了?台里地指示,这次采访我是组长,我是组长知道不?”

    负责接待的少尉排长回头微笑道:“我也觉得这位小姐不太适合参加本次地采访。”

    小楚冷声道:“这是我们采访组的内部事务,你没有发言权。”

    一位年纪较大的记者终于看不下去了,皱眉道:“小楚,为了大局,我看你还是暂时不要参与了。”

    “是啊是啊”采访组就有人配合。

    小楚脸色铁青,一言不发,转头就走,坐进她的丰田打火。

    采访组在排长陪同下进了军营,经过墨绿吉普时,叶小璐想了想,就快走两步来到吉普旁,对小妹道:“这次真的谢谢您了。”

    小妹点点头。

    叶小璐又深深看了唐逸一眼,随即转身,快步跟上了大部队,采访组就有人好奇的问:“叶子,那车里是谁啊,好像来头不小。”

    叶小璐摇摇头,扭头看了眼缓缓驶离的吉普,良久没有说话。

    副驾驶上,唐逸看着前面风驰电掣的白色丰田,可以想象车里主人郁闷的心情,好笑的摇头,三个女人一台戏,真亏的小妹和叶小璐了,这不合伙欺负人吗?

    合伙……,唐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神就飘乎乎起来。

    墨绿吉普很快的从丰田旁超过,丰田就嗡嗡几声,显然小楚踩油门,紧紧追在吉普的后面,虽然越野车速度普遍偏慢,但小妹这辆微缩版军车是例外,要不是担心唐逸晕车,早就远远甩开丰田了。

    但绕是如此,丰田追得还是有些吃力,突然前面水箱就有蒸气喷出,颠簸几下,停了下来,“嘎”丰田后一辆跑车紧急刹车,却还是“当”一声碰到了丰田尾部。

    从后视镜,就见跑车上跳下几名红绿头发的少年,围着小楚推推搡搡要她赔钱,开始小楚很强硬,渐渐就畏缩起来,那几名少年抓着她,好像想将她抓跑车上去。

    小妹皱了下眉头,打方向盘,快速倒车,缓缓在吵闹的几人身边停下,小妹摇下车窗,清声道:“放开她!”

    这几名少年虽然肆无忌惮,但眼见墨绿吉普军车小号车牌,车里女军官肩章闪亮,威仪清冷,几人心下就怯了,推开小楚,骂咧咧上了跑车,嗡一声发动,一溜烟去了。

    小楚脸色苍白,惊魂未定的喘着气,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墨绿吉普已经快速驶离,小楚呆了下,看着歇工的丰田真是欲哭无泪,无奈何的打电话叫拖车,又开始站在路边拦车,心里诅咒了几句墨绿军车的主人,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叹口气,也不知道该恨谁才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