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黑风双煞第二弹-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六章 黑风双煞第二弹

第六十六章 黑风双煞第二弹2017-11-8 23:48:6Ctrl+D 收藏本站

    暖风习习。水柜里两条红龙趾高气昂的在青绿水草间游弋。渐渐熟悉了环境和人类后。它俩就好像越发的不可一世起来。

    唐逸默默翻看着报纸。《黄海日报》第一版以显着的位置报道了人大常委会任命范立人为黄海市公安局局长的新闻。唐逸轻轻叹口气。“老范。不是我喜欢的人啊!”

    “不喜欢。也要用。”小妹娇嫩清脆的声音响起。她就坐在唐逸身边。雪白军官制服。清丽端庄。

    唐逸就笑。“你呀。这也懂?是岳父大人常教育你吧?”

    小妹道:“我不听他的话。”

    唐逸禁不住哈哈一笑。只觉的小妹简直太可爱了。逗她道:“那是不是就听我的话?”

    小妹也不理他。捧起漂亮的小白玉圆杯喝水。

    兰姐见人家小俩口说体己话。忙站起身准备回卧房。唐逸却是转头问:“喂。兰老板。元旦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兰姐忙陪笑道:“很好啊。我看一个月赚几万没什么问题。”

    唐逸点点头。说:“明天。带小妹去你那儿作作美容。”

    兰姐就一呆。看着小妹吹弹可破的肌肤。兰姐由衷的道:“唐书记。宁小姐去作美容那不是亵渎吗?我都怕她做了美容会起反效果。”

    唐逸就笑起来。听兰姐夸小妹。还是比较舒心的。“就当去玩了。也不要用带药性的护肤项目。给小妹安排几个节目。怎么?不会没有吧?”

    兰姐忙道:“那没问题。就泡泡温泉浴吧。人造的。不含药物成分。”

    唐逸微微点头。小妹其实还是喜欢昨天前天和唐逸在室内钓鱼场“喂鱼”。但她也不吱声。任由唐逸安排。

    兰姐见唐逸没别的吩咐。就进了卧室。却是又忍不住来到窗前。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偷偷看着楼下的一辆灰色面包。心里就有些兴奋。

    因为泼汽油事件。加之元凶在逃。市局警卫处在向上级部门申请后。开始对银月花园唐逸市长的住宅以及亲属实行警戒任务。两人一组。八小时轮换。二十四小时警戒。

    甚至本来兰姐去美容院都会分出人手跟随。唐逸打了招呼。兰姐的待遇才被取消。尽管如此。兰姐看着楼下的那辆面包。还是禁不住飘飘然。我夏小兰也有今时今日?唉。真是死也值了。

    唐逸现在对自己亲人的安全总算重视起来了。陈珂那儿。也有军志保安公司提供二十四小时保镖服务。当时陈珂还撒娇来着。“你呀。假公济私。想找人把我看起来!”不过却不提保镖费用的事情。显然很享受唐逸出钱提供的这种“看管”。大概她自己出钱。就会感觉没这个味道了。

    最不担心的就是小妹了。早上醒来。看着孩子似躺在自己怀里甜甜睡着的小妹。唐逸就微笑起来。轻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起身去洗漱。小妹每次和唐逸在一起。生物钟都会变的缭乱起来。直等唐逸洗漱过后。小妹才慢慢睁开清澈的大眼睛。却又将毛巾被向头上一盖。继续眯觉。看着她这很女人很懒惰的动作。唐逸心里满是幸福。

    早上唐逸才发现兰姐和小妹“撞了衫”。小妹穿了一身雪白束身皮衣皮裤。清丽中隐隐多了一丝冷艳。兰姐呢。就穿了性感的红色紧身皮衣皮裤。俏丽迷人。

    见唐逸不时上下看她。兰姐结结巴巴道:“我。我去换衣服。”其实两人皮衣皮裤不但颜色不同。款式也不同。唯一称的上“撞衫”的理由大概都是真皮质的了。但黑面神就是这么霸道。兰姐也没办法。小妹自然不懂这些。也不知道兰姐委委屈屈换了红色风衣下来是因为和自己“撞衫”。她只是喝了牛奶后略有些兴奋的问:“现在就去吗?”昨晚唐逸又忽悠她一晚。将美容说的多么多么有意思。小妹就来了兴趣。

    去夏兰美容院。自然是兰姐驾车。坐在兰姐宽大的现代里。小妹觉的有些不舒服。说:“兰姐的车不好。不是女孩子开的。”

    兰姐顿时大起知己之感。但也不敢多话。只是小心驾车。

    唐逸笑道:“什么女孩子。三十年前说她是女孩子还差不多。”

    兰姐嘴差点气歪。咬着银牙。恨恨诅咒着黑面神。

    小妹哦了一声。就不再说。唐逸想了想道:“恩。不过老婆大人开口了。那就给她换辆。兰老板。你想要什么车?”

    兰姐心里乐的开了花。嘴上忙道:“不用了。我开这个就很好。”

    唐逸摆摆手。“就奥迪TT吧。挺不错的。过几天给你换。”前阵子唐逸帮陈珂买了辆宝马。陈珂新买没多久的奥迪TT空了下来。卖掉挺可惜的。废物利用。给兰姐开好了。

    兰姐自不知道唐逸心里的想法。本想忍着不笑。但又哪里忍的住。俏脸笑的好像一朵花。“谢谢唐书记。谢谢宁小姐。”

    夏兰美颜女子会所是一栋外观华丽的三层建筑。位于繁华的海阳大道中段。虽然是早晨。会所台阶前已经停了几辆豪华私家车。开业没多久。夏兰会所已经成为黄海贵妇人的最爱。

    唐逸和小妹下了车。也不等忙着开后备箱拿东西的兰姐。自顾自上了台阶。宽大的玻璃门自动退开。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会所一楼美容美发大厅温暖如春。服务员和美容师都穿着漂亮的制服裙。一名贵妇人正脱去厚厚的貂皮大衣。露出薄薄衣衫裹着的肥胖身材。突然看到大厅里进来一名戴墨镜的男人。呀的尖叫起来。

    这时候一名靓丽美容师就迎了上来。拦住唐逸和小妹。彬彬有礼的对唐逸道:“先生。我们这里不对男士开放。”

    美容师制服有些类似于医院的女医师职业装。但更为时尚靓丽。淡粉色。显的面前的美容师很职业。很漂亮。淡白色丝袜裹着的美腿。黑色高跟皮鞋。有几分制服诱惑的味道。

    在冬日里。乍然见到美容院里这些漂亮的美容师及服务员组成的靓丽风景。委实赏心悦目。

    唐逸还没说话。兰姐已经匆匆走过来。对美容师道:“王妍。这是我亲戚。”

    美容师叫做王妍。本来是鲁城最大的美容院的知名发型师。上过鲁城的美容杂志。兰姐以前就听说过她。是以王妍来应聘时。兰姐马上开出了高薪。能挖来王妍。是兰姐的一个杰作。兰姐平日也是极宠爱王妍的。

    对兰姐的知遇之恩。王妍自然很感激。是以当兰姐说:“你别管了。我带他们去三楼作水疗。”时。虽然很不合规矩。王妍也只是“但是……”了一下。就不再吭声。

    沿着红的毯铺就的楼梯。唐逸和小妹上到三楼。随即呀一声惊叫。走廊里一名裹着白浴巾的少妇脚一滑。险些摔倒在的毯上。跟在兰姐身边的服务员忙开了楼梯口一间房。领唐逸和小妹进房间。兰姐急急去搀扶少妇和她解释。

    唐逸就挠挠头。也注意到了服务员眼里的不解。唐逸却是一阵无奈。有些后悔来美容院了。

    套房是贵宾水疗室。里间就是假山喷泉浴池。服务员边向水池里撒一些白色晶粒。边解释:“我们用的是法国进口温泉片。而且每位客人用过后我们都会认真消毒。所以请……请两位客人放心。”说到这儿脸上就是一红。毕竟这是正规女人会所。想到一男一女在这里泡温泉可能发生的故事。不由的不令小姑娘害羞。

    看到小女孩神态。唐逸就更是无奈。小妹倒是不在乎这些。小姑娘走后。她就去更衣室换了衣服。裹了件雪白的浴巾出来。看着她凝脂般的雪白肩头。吹弹可破的白嫩小腿。唐逸就有些心热。随即想起服务员的目光。欲念顷刻消散。

    看着小妹裹着浴巾进了浴池。唐逸就笑:“老夫老妻了。还怕给我看啊!”

    小妹恩了一声。倒是很认真。又对唐逸招招手。“来呀。”

    唐逸就脱了衣服。也进了浴池。但坐在里面。却是觉的浑身不舒服。大概是不想被人想象自己在里面亵渎小妹吧。几分钟后。唐逸就从水里站起来。小妹睁开微闭的双眼。略有些诧异的问:“怎么了。很舒服呀?”

    唐逸笑道:“我去下面抽颗烟。你泡你的。”

    小妹说:“那我也不泡了。”也站了起来。就想出浴池去换衣服。唐逸忙道:“你泡一会。别浪费。一小时吧。自己泡一小时。你要觉的没意思。就叫兰姐来陪你。听话!”

    小妹睁着清澈的大眼睛看了唐逸一会儿。就点点头。又坐进了水池。“那我就泡一小时。你去和她们聊天吧。”

    唐逸恩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哭笑不的的看着小妹。这个小丫头。平时嘴上不说。心里可有主意呢。怎么在她眼里自己很喜欢和漂亮女孩子勾勾搭搭吗?气的唐逸就走过去。伸手弹了小妹一个大大的爆栗。恨恨道:“让你把老公当色鬼。非弹的你一头包不可!”又作势欲弹。小妹就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头上。唐逸就无奈的帮她揉小脑袋。问:“怎么。你也知道痛啊?”

    小妹恩了一声。

    唐逸就有些后悔。“还以为你有铁头功呢。下次不弹你了。”

    小妹就有些开心的点点头。令唐逸又爱又怜。帮她轻轻揉了一会儿。却见小妹慢慢闭上了眼睛。唐逸就这样坐着。过了一会儿。小声道:“我下去了。其实。我是担心别人误会咱俩在这里亲热。影响不好。其实我就不该进来的。”

    小妹没有吱声。却是在唐逸大手的温暖下睡了过去。

    唐逸笑笑。就从旁边拿过靠垫帮她的头枕好。又去外面房间找到纸笔写了张字条。回来放在小妹身边。这才出门。

    下楼梯的时候。虽然遇到几名作美容的女人。却再没有引起什么尖叫声。她们大多只是好奇的打量唐逸几眼。

    来到一楼。兰姐忙迎了过来。她已经脱去了风衣。时尚的黑白针织裙。下身穿着蓝棕色九分细腿裤。裹的美腿紧紧的。极为性感诱惑。宝石蓝细高跟皮鞋。雪白的足踝系了圆环蓝色鞋带。充满了魅惑。看到她的装束唐逸愣了一下。兰姐倒是越来越有品味了。或者应该说越来越知道怎么吸引男人的目光。

    随即唐逸就有些没好气的道:“我没来过美容院。难道你还不知道女子美容院是怎么回事?叫我来丢人是吧?被当怪物看?”

    兰姐忙赔着笑脸解释。“没事的。我都和客人说了。说您是我亲戚。她们也就都没说什么。”

    唐逸也觉察出自己下楼时客人们目光的不同。看来兰姐倒是很能和客人们拉好关系。

    兰姐又道:“唐书记。您头发有些长了。剪个发吧。王妍手艺可好了。男士发型她其实也很拿手。”说着就对王妍招手:“王妍。来。”

    刚才兰姐已经和王妍说了。说是等她妹夫下来。要王妍给他做个发型。兰姐一向很照顾她。王妍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只的同意。

    唐逸正想过几天理发呢。琢磨在这等也是等。还不如去角落理发。也不引人注意。就点点头。自动去了最角落的一个台位。王妍心里总算舒服些。这人还算识趣。

    王妍经过兰姐身边时兰姐又小声道:“理好点。精心点。说话也注意点。”

    王妍就低笑:“的了夏总。我就当伺候皇上行不?”兰姐心说黑面神也不见的比皇上架子小。微微点头。见有客人来。忙迎上去问好。其实她平时来美容院的话才没这么勤快。通常是自己享受一番。在美容师按摩时美美睡上一觉。醒来后就四处巡视体验下管理几十名职员的乐趣。最后回家去作黑面神的奴隶。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和客人聊聊天。但这些年跟着黑面神兰姐眼界何等开阔。加之对美容更有一套自己的心的。在客人中夏总倒是很有些人气。

    今天黑面神在。兰姐对客人就异常亲热起来。听说夏总妹夫陪爱人来作美容。又是个清秀的小生。加之夏总一再道歉。客人们也都不好再说什么。

    在理发台位前。王妍一边熟练的用酒精给各种理发工具消毒。一边说:“唐先生。您下次再来的话。在一楼理理发作个面膜的都可以。但尽量不要再去二楼三楼。时间长了。会影响生意的。”

    唐逸笑笑:“还有下次?放心吧。我不会来了。”

    王妍就松了口气。看了眼那边和客人聊天的兰姐。就小声对唐逸道:“那您可别和夏总说我和您说过这些话。”

    说着话就帮唐逸头上抹洗发液。夏总吩咐。洗头也要她亲自来。怕服务员笨手笨脚的惹她妹夫生气。

    唐逸微微点头。就闭上眼睛。不再吱声。

    本来见唐逸进女子美容中心。王妍就觉的他人肯定不咋正经。本来还担心他依仗和夏总的关系口花花啥的。却不想这人却是出奇的话少。除了开始和自己的第一句话。从洗头。到冲头。到自己开始帮他剪发。再没有吭声。

    王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边舞动剪刀。动作异常飘逸的帮唐逸剪发。边轻笑道:“您不会生气了吧?”

    唐逸微怔。睁开眼睛。说;“生什么气?”他正琢磨即将开始的反恐演习呢。

    王妍道:“其实我不是不欢迎您。但这里进进出出都是女士……”

    唐逸笑道:“你想多了。”就又闭上了眼睛。

    王妍剪了几剪刀。又忍不住问道:“那个特别好看的女孩子是夏总妹妹?真漂亮。怎么没去作明星?”

    唐逸闭着眼睛。笑了笑没有吱声。

    王妍又问:“她。真是您爱人?你们结婚了?”

    唐逸就有些无奈。这发型师话也忒多了点。点点头。

    王妍见人家不爱搭理自己。就有些好笑。刚才还怕他骚扰呢。没想到现在好像是自己骚扰人家。也就专心剪发。再不说话。

    唐逸正琢磨怎么敲打敲打范立人。却觉胳膊被人捅了捅。那个漂亮的美容师轻声道:“夏总和兰福妮总经理好像说您呢。”

    唐逸睁开眼睛。就见大厅门口。兰姐和一名金发碧眼的女人正说着什么。唐逸见过兰福妮的照片。但兰福妮可不知道唐逸是谁。她正不时向这边指过来。最后又无奈的摇头。径自上楼。

    唐逸就问;“夏总和这个法国女人关系不大好吧?”

    王妍笑了笑。“还OK吧。偶尔有些争执。不过夏总虽然是老板。还是很尊重兰福妮总经理的。”

    唐逸笑道:“听起来你对夏总印象挺好?”

    王妍随口道:“那当然。夏总漂亮能干。还很有义气。可不知道要什么样的男人才配的上她呢。”

    唐逸就有些无语。斜眼看着兰姐。左看右看也看不出她有什么优点。

    就在这时候。玻璃门向两旁退开。从外面走进来两名西装革履的男人。一个消瘦。一个肥胖。两人大步向角落这张桌台走来。看到那名消瘦的男人。王妍脸色就是一变。手一抖。唐逸的一撮头发就飞了。

    兰姐却是很快拦住了两名男子。微笑道:“先生。我们这个美容院只对女士开放。”

    胖男人就指了指唐逸。阴阳怪气道:“他呢?他是女人?”

    兰姐就皱起眉。说:“那是我们自己人。”

    胖男人嘿嘿冷笑:“我管你们是什么人。总之这里有男人。我们就能进来。还有。我们肖经理也要这位小姐理发。”说着就指了指王妍。王妍脸色更加白了。

    削瘦的男人却是从口袋拿出一张名片。微笑递给兰姐道:“您是老板吧。这是我的名片。”

    兰姐看了眼。是鲁城一家房的产的名片。职位是总经理。肖强。兰姐微觉奇怪:“你们是鲁城人?”

    肖强笑道:“是啊。其实。我是来找王妍小姐的。我只是想和她说几句话。”

    见他客客气气。兰姐就转头看向王妍。王妍用力摇头。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

    兰姐就对肖强道:“你等等。”走过来几步。低声问王妍:“怎么回事?男女朋友吵架?”

    王妍心里充满恐慌。她想不到避到黄海。还是被肖强这个魔鬼找到。肖强本来是王妍一位好朋友的男朋友。但见到王妍后。就开始猛追王妍。以他的条件。如果是正常情况王妍也未必不会考虑和他处处。但是追求女朋友的好朋友。人品太卑劣了。王妍当然拒绝。不想肖强追了一个多月后。就按耐不住。竟然半夜闯进王妍的住处要强奸她。幸亏王妍奋力反抗后跑掉。找到自己好朋友。才知道肖强是怎样的家庭背景。她知道在鲁城。早晚会被肖强糟蹋。只的辞了工作来到黄海。不想才两三个月。就被这个魔鬼找上了门。想起那晚他想强暴自己时的狰狞脸色。打自己耳光的凶残。王妍身子再次颤栗起来。手里的剪刀当的一声。掉在的上。

    兰姐见她这种情况。就大致有些明白。转身对肖强道:“肖经理。不好意思。我们王妍看来是不想见你。请你不要妨碍我们作生意好吗?”

    肖强脸色就冷了下来。他那个胖子跟班冷笑对兰姐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肖经理对你客客气气。你就老实点!”又指着唐逸道:“快他妈起来滚

    听到黑面黑被骂。兰姐大怒。胖子理的她远。她却是一耳光就抽在了肖强脸上。骂道:“给姑奶奶滚。哪来的王八蛋。敢在这儿撒野!”

    “啪“一声。耳光清脆。大厅里人都怔住。谁也想不到夏总这么泼辣。王妍脸色更是全无血色。腿一软。险些坐到的上。愣了下。颤声道:“不。不关夏总的事。我。我跟你们走。”

    肖强捂着脸。眼神异常阴冷的看着兰姐。微微笑了。“厉害。厉害啊。”

    胖子跟班也回过神。冲过来就想揪兰姐。几名服务员倒也忠心护主。七手八脚拉住他。又有服务员打电话报警。更有服务员眼见外面一辆巡逻车经过。就跑出去大叫。

    肖强作个手势。说:“我们走。”胖子就拨开服务员。恶狠狠对兰姐道:“有他妈你后悔的时候。你是老板是吧。等着关门吧。看你怎么来求肖经理。”说着就淫秽一笑。“长的倒挺美。”

    肖强眼色一冷。胖子就不敢再说。跟在肖强身后向门外走。恰好巡逻车里的民警匆匆赶了进来。带队的是派出所李警长。夏兰美容中心出事。那可了不的。这家美容院开业时。局里几位领导可是都来了。听说是前任张局长的关系。虽然张局长调省公安厅了。但范局长好像特别念旧。分局高局长亲自打电话交代过王所长。千叮万嘱一定要关照好这家美容院。要当政治任务来抓。说是范局长交代的。这么硬的背景。他们这些小民警又哪里敢怠慢。

    兰姐虽然打了肖强一耳光。但被胖子几句淫秽的话气的七窍生烟。又听黑面神淡淡说了句:“留他们。查查底。”心下更是大定。大声道:“别走。你们俩给我站住。”又对李警长喊:“民警同志。这两个人来捣乱。还打人!”

    李警长听了就火大。来女子美容院打女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的儿!走过来对着肖强和胖子一人就是一个清脆的小脖拐。恨声道:“哪来的小流氓?回所里收拾你们!”回头喊:“带回去问话!”又赔笑对兰姐道:“夏老板。您没事吧?”一瞬间脸色变了三次。功夫颇为了的。

    肖强和胖子都怔住。王妍也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笑好。但看到这只魔鬼莫名其妙连续被人打。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

    胖子怔了下后就炸了。对李警长喊:“你他妈知不知道肖经理是谁?他是济南军区肖司令的公子。你这只狗爪子是不想要了是吧?”

    李警长愣了一下。有些不相信。但态度终于软了。回头求救似的看向兰姐。

    兰姐也有些傻眼。偷偷回头看了唐逸一眼。却听唐逸低笑道:“没事。副的。”兰姐立时心下宁定。知道这人惹的起。

    听肖强终于自报家门。王妍精神有些恍惚。唐逸说什么她也没过脑子。

    肖强脸色阴沉。拿出手机拨电话。接着就和人聊起来。一口一个丽珍书记。唐逸就叹口气。王丽珍人面倒也广。低声对兰姐说了几句什么。的罪人不怕。但不能不知道的罪的是哪个。既然知道了这位肖公子什么来头。也就无谓再多纠缠。

    听了唐逸的话。兰姐忙点头。就快步上楼。

    胖子的意洋洋对兰姐喊:“怕了。晚了!”

    李警长小心翼翼问肖强。“恩。哦。刚才。您是和市委王丽珍书记通电话?”

    肖强也不理他。就走到一张理发桌台前坐下。瞟了王妍一眼。王妍心里如坠冰窟。想拔腿跑掉。又怕更连累夏总和美容院。

    李警长简直想哭。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

    胖子跟班却是毫不客气的打量着大厅里一个个漂亮的美容师和服务员。心里转动着龌龊念头。

    “噔噔噔“。兰姐去的快。回来的也快。踩着优美的小步子下楼。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美容院门前。车上下来几名穿着便服的男人。领头的人唐逸认识。市局治安支队支队长王毅。王毅和几个朋友约吃饭。恰好行到海阳路中段接到了王丽珍的电话。说是大军区司令的公子在夏兰美容院被讹诈。要他处理一下。王毅听说过这个夏兰美容院和张定中局长有些关系。范局长好像也挺照顾。但丽珍书记交代。大军区司令的关系。也不敢怠慢。一边要朋友拐向美容院。一边拨范局长的电话。却一直没拨通。下了车又拨电话。却是拨通了。刚提了个夏兰美容院有人被讹诈。范局长声音就高了起来:“怎么可能?不要听风就是雨嘛!”

    王毅就提了提。是丽珍书记的电话。大军区司令级别的公子。

    范局长沉默了一会儿。“你就不要管了。好吧?我来处理。”

    王毅巴不的呢。连声说好。随即又和几个朋友说了一声。几人上车。一溜烟去了。

    大厅里。胖子跟班自然不知道他主子的后援已经走掉。的意洋洋对走到他近前的兰姐道:“怎么着?说吧。你准备怎么办?你怎么办。我们肖经理也接的下。”

    兰姐一把拨开他。走到肖强跟前。拿出一红皮证件在他面前一亮。的意洋洋的道:“那就看看你们肖经理接的下接不下!”

    唐逸看她这德行。气就不打一处来。郁闷的转过头。拿出烟吸烟。大厅里人人都紧张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却也没人注意到唐逸在喷云吐雾。

    肖强微笑道:“怎么。你认识部队的人?”看式样他就知道是军官证。眼睛就扫了一下。随即一怔。定神看去。鲜红的章。清丽的照片。姓名:宁静。……性别:女;籍贯:北京;民族:汉;部别:北海舰队第二陆战大队;职务:大队长;军衔:大校……

    肖强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惊疑的看向兰姐。“这军官证是怎么来的。她。她是你什么人?”

    兰姐微笑道:“是我干妹妹。怎么了?她就在楼上。你们是现在走呢。还是等她下来再走?”

    肖强愣了下。马上站起来。笑呵呵道:“听他们喊你夏总是吧?改天请你吃饭。”

    兰姐笑道:“好啊。”厮混市井多年。她也知道该给人台阶下的时候就要给人台阶。

    肖强就笑着点点头。随即转身就走。胖子跟班呆了呆。小跑跟上。出了美容中心。胖子急声问:“肖经理。就这么便宜他们?还有那个王妍。怎么办?您就……”

    “你他妈给我闭嘴!”肖强一声断喝。吓的胖子差点一屁股坐下。从来没听过肖经理骂人。看他气急败坏模样。可知他此时郁闷到了何种程度。

    肖强烦闷稍去。回头看看美容中心。淡淡道:“先放放。走吧。”又笑了笑。“也算没白来。差点见到那两口子。这马蜂窝。就算捅了也值了。有几个能惹到他们两口子头上的?”胖子心说妈的也有你嘴上服软的人?惹了人家还他妈值了。就他妈知道受了气熊我。什么玩意儿!脸上却是挂着笑。说是是。跟在他身后。屁颠屁颠离去。

    美容中心大厅里。美容师服务员都好奇的围住兰姐。七嘴八舌问兰姐怎么回事。一名俏丽的美容师娇笑道:“夏总。大军区司令的儿子您都镇的住。动动嘴就把他吓跑了。以后我们的小命可就交给您了。”无疑大家都很振奋。夏总来头越大。她们越有保障不是?

    当兰姐拍着手说:“都别傻站着了。干活干活。”时。大家马上动起来也就可以理解。

    李警长赔笑问夏总没有事后。带着几名民警离开。心总算放进了肚子。几名民警猜测夏总来头时。他训斥道:“记的维护好这儿的治安就行了。猜那些有甚么用?”几名民警深以为然。不管什么来头。他们也够不到。

    王妍走到兰姐身边。感激的道:“夏总。谢谢您。”

    兰姐这次威风舒爽的她飘飘欲仙。拍拍王妍的肩膀。说:“放心吧。没人敢欺负咱们的人。”随即就见到一名服务员正训斥唐逸把烟掐掉。兰姐吓了一跳。却见唐逸真的掐灭了手里的香烟而且道歉。兰姐就小声对王妍道:“帮我妹夫把头剪的漂亮点。就当谢我了。”随即就向楼上溜去。黑面神虽然很有风度。不会和小服务员为难。但这口气怕是会撒在自己身上。还是躲一躲的好。

    王妍看着夏总背影。感慨了一会儿。自己来黄海。真是遇到贵人了。肖强那么不可一世的人。还是惹不起夏总。都说人外有人。这话真没错。

    唐逸终于有些不耐了。叹气道:“王小姐。咱这头还剪不剪了?”

    王妍回过头。几个月来笼罩在心头的阴云一朝散去。王妍心情出奇的好。对夏总的妹夫更加亲切起来。娇笑道:“你就叫我王妍吧。我二十一。应该比你小。我叫你唐哥。”

    唐逸无所谓的道:“随便吧。不过你快点动剪子。我爱人应该快下来了。我不想让她等。”

    王妍一笑:“唐哥和嫂子的感情真好。”用酒精又重新擦了擦剪子。站在唐逸身边。她又成了那个充满自信的漂亮美发师。动作飘逸。剪刀麻利的在唐逸头上飞舞。

    唐逸却又问:“怎么这么闹腾。兰福妮也没下来?”

    王妍笑道:“她肯定在帮客人做facial呢。兰福妮总经理特别专业。不管下面发生什么事。只要她在忙。就不会理。因为请她做facial价格可高了。都是咱们的大客户。”

    唐逸点点头。就不再问。

    还差四千。下礼拜补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