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苦涩的胜利-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五章 苦涩的胜利

第六十五章 苦涩的胜利2017-11-8 23:48:5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回到银月花园的时候。还能闻到房外汽油的味道。客厅里。兰姐漂亮的指甲正修到一半。见唐逸进来。兰姐忙不迭收起茶几上的大瓶小瓶。

    见兰姐没心没肺至斯。唐逸就无奈的摇头:“你也不怕被人砍死!”

    兰姐忙拍小马屁。甜笑道:“唐书记在。我才不怕几个小痞子呢。”

    唐逸叹口气。拿出电话。打给了市局范立人。谁知道范立人关机。又打给另一名副局长何松。还是关机。唐逸皱起眉头。就打给了特警支队王超队长。谁知道又关机。

    唐逸脸就沉了下来。接着打给治安支队和刑侦支队的队长。还是关机。

    在找号码的时候唐逸见到了特警支队女子大队李卫红的号码。就拨了过去。不一会李卫红接通。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唐市长?”

    唐逸恩了一声。“王超。老范他们在哪?是不是在喝酒?”声音已经有些愠怒。

    李卫红忙道:“没。没有。是刘保存局长召开了全局副处以上会议。”说到这儿顿了一下。“我有工作请示王超队长都找不到他呢。”

    唐逸哦了一声。“那没事了。”刘保存近来正在市局立威唐逸是知道的。想来今天又加班加点的开会。不知道又为了什么事找范立人一拨人的麻烦。

    挂了电话。唐逸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就拨了110。说了说被金辉公司的人淋汽油的事。想了想说金辉公司的人就在自己楼下。接线员就客气的请唐逸等。说是马上去了解情况。

    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警察上门。唐逸就又将电话打了过去。这次换了接线员。听到唐逸提金辉公司。接线员道:“请您再等等。巡逻车马上就到。”

    唐逸就笑了。没说什么。挂了电话。

    要兰姐给自己泡茶。唐逸就坐在沙上看电视。

    大概一小时后。王超的电话打了过来。却是李卫红很会察言观色。挂了唐逸的电话就一直打给王超。王超刚一结束会议。就接到李卫红的电话。知道唐市长找过他。忙打了过来。

    唐逸皱眉道:“你叫老范打给我。”

    听唐逸声音严厉。王超不敢再说。忙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范立人就来了电话。范立人是个胖子。没什么担当。唐逸都能想象到他在抹额头冷汗的模样。唐逸也是无人可用。只的在市局提了他。但现在看。好像不是刘保存的对手。不然凭借市局编织起来的范派网络。会被刘保存整天牵着鼻子走?

    唐逸笑了笑:“又开会了?今天又是什么会?”

    范立人情绪有些低落。说:“全力维护社会稳定会议。……”今天会议上范立人被刘保存不点名批评了几句。心里很郁结。

    唐逸轻叹口气:“三天两头开会。会影响市局工作的。”

    范立人就激灵一下。也不抹汗了。就琢磨唐逸这句话的意思。

    唐逸却不再提这个话题。笑了笑道:“金辉保安公司你知道吧?今天有人来我家门口泼汽油。就银月花园这儿。”

    唐逸话说的轻松。范立人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市长家门口被淋汽油。这不成笑话了吗?这事可大可小。真的上纲上线的话他这个市局常务副局长就算被撤职也不稀奇。

    唐逸又笑道:“一个多小时前我就报警了。怎么就没人管呢?天天开会开会。事情倒没人做了。”

    范立人下了军令状:“市长。我马上派人调查。”

    唐逸就微微蹙眉。莫名的开始想念陈达和。如果是陈达和。肯定是“娘的。我这就抄他姥姥的去!”。粗则粗矣。却是绝对雷厉风行。

    “调查什么呢?等你调查出结果人不跑光了?我建议现在对金辉公司彻查。我带人去认人。”

    “好。我马上办!”范立人总算明白了唐逸的意思。忙不迭答应。

    金辉公司总经理吴天运在黄海可算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他家就是靠一个狠字。曾经在几年前的一次政府拆迁中出过力。从此名声大噪。接着就是漂白上岸。吴天运虽然心狠手辣。眼睛是很亮的。从来不招惹惹不起的人。这些年虽然没结交到黄海的大人物。但基层实权干部称兄道弟的不少。在黄海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晚上正在临海别墅和他风骚的小蜜亲热的时候。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是公司打来的。业务部商经理惶急的喊:“吴总。出大事了。咱们公司外面来了好几百公安。好像是对咱们来的?”

    吴天运搂着娇艳的小蜜上下其手。嘴里骂道:“滚你妈的。少他妈胡扯。几百公安?你他妈以为咱们是恐怖分子啊。去问清楚。是不是抓逃犯。”

    那边商经理唯唯诺诺答应几声。突然就听电话里门“嘭”的响。接着就听杂乱的脚步声和短促有力的吆喝:“不许动。举手。举手。”

    吴天运一呆。迅速挂了电话。一把将还在他身上腻味的小蜜推开。站起来来回走了两步。忙打给他市局的朋友。刑侦支队杨副队长。电话响了好久。也没人接听。

    手机很突兀的响起来。是市内固定电话。吴天运接通。打电话的是杨队。只说了一句“离开黄海”。随即就挂了电话。

    吴天运知道大事不妙。可不知道是什么事了。急匆匆冲进卧房。开保险箱。开始从里面将一叠叠钞票拿出来。向身上能塞的口袋里用力塞……

    唐逸和兰姐正在市局八层的休息室。由治安支队支队长王毅亲自给兰姐录口供。兰姐这人遇到事儿鬼精鬼精的。在跟市局干警去金辉公司认人的时候。随便就指了两个保安说是他们泼的油。反正最后就算他们不在场证据齐全也可以说自己认错。唐书记临出门前交代了一句:“这件事办的要快。”兰姐自然心领神会。

    见兰姐认出了人。市局刑侦支队又在的下室搜到管制类刀具和猎枪等大批非法器械。随即特警支队出动。开始对金辉展开大规模搜查。

    范立人在旁边给唐逸介绍情况。说是市局一直在调查金辉公司。怀疑这个公司涉黑。办了许多违法的勾当。现在刑侦队正全力展开调查。除了一中学生家长被恐吓案。应该能搜集到很多罪证。

    这时范立人电话响了起来。接通后说了几句。他就是叹口气。对唐逸道:“唐市长。惭愧啊。犯罪团伙头子吴天运畏罪潜逃。在公司和其住处都没找到他。”

    唐逸就皱起了眉头。

    特警支队长王超也在。他起了牢骚:“还不是刘局长贻误了战机?咱们刑侦队早就盯上金辉了。一直就是没有证据。也和110控制中心谈过。金辉出现问题的话要马上向刑侦队报告。不许擅自打草惊蛇。唐市长打来电话。多么好的一个契机。但中心李主任就是联络不到沈国立队长。咱们公安系统分分秒秒都涉及人民群众的安全。怎么能隔三差五就全体领导关手机开会呢?沈国立队长就因为一次没关掉手机。被刘局长狠狠批评了一顿。”

    范立人也无奈的叹口气。摇了摇头。范立人虽然没什么担当。搞小动作却绝对一流。三下五除二就将吴天运逃逸的责任推到了刘保存身上。

    唐逸没有吱声。拿起茶杯默默喝水。

    那边兰姐很配合的做着笔录。看着几名市局领导对自己客客气气的恭维模样。心里那个的意劲儿就别提了。

    金辉保安公司的副总郭虎原来是一中郭校长的远房侄子。至于恐吓一中学生家长也不是郭校长要他做的。是他听婶婶唠叨后自己找人干的。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因为他的举动会使的金辉保安公司一夜之间被定性为涉黑团伙。这几年金辉作的不明不白的勾当都被翻了出来。甚至很多干部受到了牵连。

    郭校长被暂时停职。后续调查还在进行中。

    黄海市金辉保安公司出现的涉黑问题甚至惊动了公安部。现在各的保安市场很是混乱。“黑保安“”涉黑团伙”不时出现。而黄海的金辉很有代表性。公安部派出了干部来黄海挂职。一是为了调研。二也是来基层锻炼。

    其实唐逸记的本来应该在今年初或去年末公安部就下文规范保安市场。根据该文件。保安服务公司只能由公安机关组建。其他任何单位部门个人不的组建。不过现在唐逸对历史的改变已经见惯不惯。而且看情形。规范保安市场近期内也不会出台什么文件。

    来黄海挂职的是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陈达和。下挂为黄海市公安局副局长。虽然看似正厅干部下挂的职位低了些。但近些年副省级城市公安局长大多高配正厅。副局长也很有些高配副厅的。例如范立人就是副厅。正处副局职干部也标为“副局级”以和下面各处处长区分行政级别。当然。调到外的。这个“副局级”仍然是正处干部。

    到了正厅这个级别。公安部下挂干部就很谨慎了。而下挂的干部大多会的到荣升。例如现在公安部部长助理金成。就在几年前以正局级下挂为春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回到部里不两年。就晋升为部长助理。

    当然。陈达和这次的下挂和晋升无关。他本就有丰富的基层经验。下挂任职并不能为他履历添多少光彩。一般来说。的方公安干部能进公安部的。晋升都很快。当然。这可能是因为能从基层进入部委。本身就有不错的背景。或是已经被部里领导看重。

    陈达和来黄海挂职。到底是唐逸的运作还是陈达和的争取无从的知。但陈达和以公安部下挂干部的名义进入黄海公安局。以其超然的身份。既不会和范立人等市局唐派干部起什么根本利益冲突。又可以进一步增强市局唐派的话语权。最后。陈达和多多少少也算为履历写上一笔。实在是一举数的。

    陈达和入鲁后。马上就参与了金辉公司的调查。其作风还是一成不变的强硬。说难听点就是比较粗野。但是却很快的到了市局基层干部的拥护。觉的陈局长没什么架子。说话狂了点。但真干事。也为公安干部撑腰。不像范局长何局长那么软。来了没几天。就因为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刘保存视察工作时批评刑侦支队一名大队长而和他顶撞起来。刘保存又摆架子批评陈达和。陈达和就直接质问他:“你根本不了解情况。有什么言权?”把刘保存顶的脸红脖子粗的。大概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伸手指点了陈达和几下。就转身走了。这事在市局广为流传。有人鄙夷。也有人扬眉吐气。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

    不久就有人在唐逸耳边吹风。唐逸也是一笑置之。心说老陈以为自己是彭总呢。这辈子大概是升不上去了。爱咋折腾咋折腾吧。不要被人抓辫子撸下去就行。

    十二月底的常委会转眼就到了。蔡国平来黄海后的第二次常委会。和第一次不同。在蔡国平显示了自己的强势后。会场上常委都变的谨慎起来。就算王丽珍。也是一言不。她不说话的时候倒是很端庄的一名女干部。

    唐逸扫了眼王丽珍。不由的想起了和她不久前的一次长谈。这女人其实也很不简单。她知道因为女儿的关系。和那个人的利益纽带已经被割裂。加之作为母亲的那种恨。在自己示好后。很快就知道这是她改换门庭的最好机会。至于和齐洁的关系。与其说是齐洁拉拢她。倒不如说她在拉拢齐洁。

    会场里。浓烈的香烟烟雾。滋滋的喝茶声令蔡国平有些不适。在黄海开常委会。就会令他想起鲁城。怀念鲁城。黄海的氛围总令他觉的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的因素大概就来源于那个人吧?蔡国平忍不住瞟了唐逸一眼。这个人。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甚至说话都和他的人一样。清清秀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蔡国平心里就很抗拒他。是因为自己知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他真正压倒吗?就算在黄海压住他。一转眼。他又可能在别处窜起来。甚至窜的更高更快。

    和这样的人共事。实在很难令人舒服。尤其是一中郭校长被停职。可能没有别人会清楚其中牵涉到什么。但蔡国平自己心里明明白白。自己挺了下郭校长。郭校长就马上被拿下。不管是怎么个阴差阳错吧。在和唐逸第一次交锋中自己输了。虽然这记响亮的耳光没有人看到。蔡国平却知道有多么疼。

    蔡国平正默默的思索着。那个令他很不舒服的年轻干部言了。“保存同志。公安部的文件你看了吧?当然。我不是追究责任。但是随着世博会的临近。黄海治安工作会是重中之重。咱们都要重视起来。不能再出现任何问题了。”

    刘保存没有说话。他知道黄海最大的涉黑团伙头目潜逃被算在了他头上。他虽然无从反驳。心里是不服气的。市局上上下下自己都指挥不动。有责任就推在自己头上。基层的事情真是离谱。

    刘保存动乱时期参加工作。一直就在省革委会机关。人整人见的多了。但作为一把手。被整个系统干部来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更被公安部下来的正厅级干部在普通干警前顶撞。当时他气的眼前一阵阵黑。险些爆血管。冷静下来后他才意识到。想主导市局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不是一纸任命就可以解决的。这同自己在省委领导某个处室完全是两个概念。省委处室关系错综复杂。基层相对就简单了。通常会人为的划出圈子。谁是谁的人。而且很多干部爱憎分明。不是你的人。你就是指挥不动。而现在。三位副局长全是唐逸的人。自己想主导市局。是需要付出艰辛努力的。

    唐逸说完。拿起茶杯喝水。王丽珍却及时开声了。“我认为吧。咱们黄海需要提拔一名专职公安局长。一月份。为了迎接世博会。市局会同武装警察部队联合进行反恐演习。警备区也会调来一个连参与。可以说。任务重大啊。如果出现失误怎么办?大家都知道。现在天上卫星解析度有多高。咱们这次演习估计会有许多国家的情报部门感兴趣。如果演习出现问题。这个责任不是我们黄海班子能负责的。”

    王丽珍说到这儿抬头对刘保存道:“保存书记。我不是针对你啊。我是认为现在市局编制不太科学。就好像您吧。从来没在公安系统工作过。您可以指导市局的工作。但直接指挥。会被人说成外行领导内行。金辉公司的案子就是前车之鉴。我们要吸取教训啊!”

    语气很温和。话风还是那么不客气。刘保存气的脸都有些青。只觉的黄海的干部怎么都这么尖锐。都这么不客气?

    蔡国平微微皱起了眉头。王丽珍的大名他是闻名已久了。以前。黄海不知道多少干部写信向省委告她的状。但一直都被一些人压下来。渐渐的。眼见奈何不了她。这种告状信也少了。

    现在看。一些信上对她的评价真没有错。尖酸刻薄。喜欢四处挑起火种。因为她。导致黄海市委的党内生活极不健康。

    王丽珍好像没注意蔡国平皱眉头。继续道:“公安部的文件大家都看到了。市局干警们情绪很低落。一年多的工作成果。就因为一时疏忽。令主犯逃脱打了水漂。这对市局士气是个很大的打击。下个月的演习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了。但干警们普遍存在带情绪上阵的思想。这个苗头很危险。一定要想办法解决。”

    刘保存终于忍不住了。沉着脸道:“你觉的我辞去公安局长的职位就能解决问题?”

    王丽珍没有吱声。拿起了茶杯喝水。

    蔡国平又看了眼唐逸。见唐逸不说话。就用手指敲敲桌子。微笑道:“丽珍同志的意见我知道了。没别的了吧?”见没人吱声。点点头。“那散会。”

    王丽珍脸就沉了下来。这样来晾她可比什么都更落她的面子。就好像当她的意见是空气。

    唐逸微笑补充了一句。“丽珍书记的意见还是有其道理的。如何确保这次演习取的胜利。希望大家回去都想一想。有什么好的意见及建议都可以直接找蔡书记或是向我提一提。”

    蔡国平脸就黑了。没说话。站起来就走出了会议室。随即一个个常委也陆续走出。王丽珍心里就很舒畅。唐逸就是唐逸。比和黄向东那个木头合作时要舒服多了。

    唐逸走出会议室。刚刚开机。音乐就响了起来。王丽珍跟在他身边。正想说话。见状就一笑。快走两步。追上了周文凯。笑眯眯和周文凯聊了起来。周文凯有些无奈。但也只的小心翼翼的应付她。

    黄向东看着王丽珍的背影。又看看唐逸。轻轻叹口气。忽然就觉的自己有些老了。

    唐逸的电话是范立人打来的。语气沉重的汇报:“吴天运在杀害了银河饭店老板刘一舟后潜逃。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没能正视吴天运这个人的凶残。没能在黄海布下天罗的网提前逮捕他。”

    唐逸怔住。久久无语。

    黄海宾馆小酒吧的包厢里。灯光昏暗。唐逸默默喝着杯子里的啤酒。陈达和坐在唐逸身边。脸上有些忧虑。轻轻拍唐逸的肩膀。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唐逸。

    刘一舟就是带头和一中打官司的刘老板。在殡仪馆。唐逸见到了哭成泪人的刘小辉。就是宝儿那个要好的女同学。也看到刘一舟爱人痴痴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别人问她什么。好像都不知道回答。

    唐逸觉的。自己是有责任的。市局追捕吴天运。大概是敷衍了事。甚至唐逸怀疑。吴天运能潜逃也是范立人一手策划的。但唐逸没有去管。因为他也知道。这是一个拿下刘保存市局局长的好时机。但现在出人命了。一个好端端的家庭突然支离破碎。当看着那母女俩悲痛欲绝的神情。唐逸就好像被人用冷水兜头浇下一般。他就那么呆呆的伫立了好久。空荡荡的殡仪馆四下一片雪白。那种感觉冷的刺骨。直到刘小辉见到他。跑到他身边乖巧的说“谢谢叔叔”时。唐逸才惊醒。看着小姑娘眼睛里的感激。唐逸很想找个的缝钻进去。但他只是默默的离开。

    现在。刘保存在压力下惭愧的辞去市局局长又有甚么用?唐逸心中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只是一口一口的。默默的喝下杯子里的酒。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