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风起-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四章 风起

第六十四章 风起2017-11-8 23:48:4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蔡国平的背景。唐逸了解的还算清楚。鲁城上去的干部。现在鲁城仍然是他的班底占多数派。在省委也是极有份量的一个副书记。在鲁城的时候。蔡国平和徐省长关系还是很亲密的。但随着他被提拔为省委分管经济的副书记。因为一些理念不同以及地位的变化。他和徐省长的关系就变的微妙起来。这两年蔡国平和“他”走的很近。唐逸当初用蔡明做秘书。也是希望能和蔡国平进一步接触。争取建立起私人的友谊。但现在看。自己的愿望已经落空。

    朋友和敌人。往往就在一线之间。成为蔡国平的对手。说实话。唐逸心里是有些遗憾的。

    至于任命蔡国平为书记来黄海抗衡唐逸。大概对唐逸的每一个对手来讲。都是一步好棋。而从唐逸的角度看。前途未免艰难起来。

    不过当唐逸说出“我不同意”时。已经将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统统抛开。再一次审视蔡国平。已经将之真正当成了对手。

    蔡国平眼神凝了一下。显然。他没想到唐逸都没怎么考虑。已经开始挑战自己的权威。随即他就笑了笑。拿起茶杯喝了口水。说:“怎么来惩罚学生。是一中的内部事务。他们按照校规办事。咱们不干预的好。”

    唐逸道:“我认为根源不在咱们干不干预。学生问题历来很敏感。可大可小。我希望不要激化矛盾。淡化处理。只是一些可爱的孩子。用冷冰冰的退学来教育他们太残酷了一点。国平书记也说不要把这件事拔高。学校方面加重处罚。恰恰是将问题更加复杂化。”

    蔡国平一笑:“看来咱俩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了。不谈了。好吧?”

    唐逸点点头道:“我会通知教育部门跟进一下。”

    蔡国平皱了下眉头。随即舒展开。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唐逸起身。离开他地房间。

    海阳大厦的电梯里。宝儿嘟嘟囔囔的站在唐逸身后。因为不听话。刚刚被唐逸教训了一顿。宝儿穿着白色羊绒呢子小风衣。黑色小皮鞋。精致而秀气。很像魔法世界的现代小公主。

    一中方面可能也考虑到了影响。只是给宝儿等几名带头闹事的学生留校察看处分。但在刚刚结束地教育工作系统会议上。蔡国平隐晦的批评了教育部门在处理一中罢课事件上的失误。虽然没指名道姓。但谁都听得出他所说的失误指地就是分管教育的段贺军。最起码。段贺军难逃干系。

    唐逸本来想这件事就此了结也好。谁知道被处分的学生家长里有一位很不服气。据说是餐馆老板。很有些钱。在他结交的圈子里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是以对女儿被处分愤愤不平。去找一中校方理论。自然受到了冷遇。一气之下就联络被处分学生家长。要联合起来找律师告一中。为女儿讨个说法。更说律师费用由他出。

    此举马上得到了几名学生家长地响应。宝儿却是不想再给叔叔惹事了。回家就没说。结果餐馆老板直接联系到了兰姐。兰姐的美容院马上就开张了。哪有闲心理宝儿?竟然将电话打家里让李婶代表宝儿家长去律师事务所。唐逸当时就在李婶身边。结果就是兰姐和宝儿都被唐逸训了一顿。一个是在电话里。一个是在来海洋大厦地路上。唐逸批评宝儿不讲义气。自己鼓捣出来的事儿。现在又想置身事外。让朋友们怎么看?

    宝儿委屈极了。现在眼睛还红红的。嘟囔着:“好心没好报……好心没好报……”

    唐逸心中好笑。也不理她。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餐馆老板很有钱。竟然找到了现在黄海声名鹊起的嘉义律师事务所。在休息室等陈珂接见的时候餐馆老板递给唐逸名片。几名家长都互相寒暄起来。纷纷斥责一中霸道。

    唐逸也不吱声。餐馆刘老板的女儿他隐隐有印象。就是宝儿和人冲突那次帮宝儿说话地小女孩儿。看她和宝儿凑一起窃窃私语的模样。两人现在关系挺铁。

    宝儿似乎还在生唐逸的气。一直不理唐逸。

    刘老板却是凑到唐逸身边。笑呵呵道:“听说宝儿同学的亲戚有在市政府工作的?”

    唐逸啊了一声。说:“远房亲戚。是个司机。现在调福平了。”

    刘老板点点头。心说现在人们都是吹得邪乎。什么话传着传着就变味。都说卓宝儿家里开着政府牌的奔驰。原来是司机。现在还不知道被配哪个犄角旮旯了。

    这时候休息室的门被推开。穿着蓝色职业套裙的漂亮女职员来通知。陈律师有时间了。

    一边跟在女职员身后向会客室走。刘老板一边替陈珂吹嘘。“这位陈律师。打赢了不少疑难杂症。听说她才二十多。特别漂亮。是个法律天才。而且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当过市长级别的干部呢。是特聘的。不过人家不干。嫌政府部门条条框框多。辞职地时候连检察长都惊动了!”

    唐逸就笑。刘老板不满地道:“你还别不信。有本事的人多着呢。你见过几个?远地不说。咱们黄海的唐市长。副部级这你知道吧。你猜他多大?听说也不到三十。是虚报的年龄。”

    唐逸扶了扶墨镜。微微点头。说:“我信。”

    刘老板见他服气了。这才不再说。

    会客室宽阔明亮。乳白的基调。充满现代气息。唐逸等人围着椭圆会议桌坐下。不一会。陈珂带着助手走了进来。

    看到唐逸陈珂愣了一下。随即就微笑和大家一一招呼。请大家坐。陈珂穿着金色质感的收腰双排扣小外套。优雅而秀丽。坐下后。她的助手就请大家介绍情况。当然是由刘老板来讲。

    陈珂不怎么说话。只是认真听着。偶尔问上一句。她地女助手却是一再追问刘老板。将刘老板夸大其词的地方一一问明白。更皱眉道:“先生。任何细节都请您说真话。我们才能帮得了您。”

    刘老板不以为忤。嘿嘿笑道:“看吧。我就说你们这儿最专业。”

    最后陈珂考虑了一会儿。说:“我们会研究下再决定接不接。”

    在这明亮豪华的现代化办公室。见到充满明星气质的大律师。加之刘老板吹嘘的传奇色彩。几名家长大多都拘束起来。这时就都说好。纷纷站起来告辞。

    陈珂对女助手道:“小玲。帮我送送他们。”

    唐逸却是站起来道:“陈律师。我有别地案子想和你谈谈。”

    刘老板忙拉拉他衣袖。说:“那得预约。陈律师时间很宝贵的。快走吧。”

    陈珂却是看了看表。不动声色的道:“今天有时间。给你五分钟。”女助手诧异的看了陈珂一眼。就送其余家长离开。出了会客室。轻轻带上门。

    唐逸对旁边坐着地宝儿道:“去。外面玩去。”

    宝儿不满的道:“我认识陈珂姐姐。是熟人。”

    唐逸大跌眼镜。随即才想起来。两人见过面。见过几次忘了。但在安东。雪妮来的时候她俩一起见过雪妮。好像还合过影呢。

    唐逸就无奈的揉揉她小脑袋。“那你就老实呆着。别乱动。”

    看到唐逸的动作。陈珂心里莫名地一酸。以前。他也是这么对待自己的。虽然那时候他只是拿自己当妹妹看。但那时候和他在一起。才最快乐。多么希望还能跟在他身后。好像不懂事地小女孩儿一样缠着他。烦着他呀。

    陈珂随即就微笑着。将自己的伤感隐藏在心底最深处。一边翻资料一边说:“这件官司很难打。黄海一中校规有对组织或参与罢课罢考罢餐张贴大小字报非法游行以及其它干扰正常教学秩序和生活秩序的。情节严重。可给予记过以上处分的规定。而且学生罢课。本来就不合法。现在学校给了他们留校察看处分。不算很过分。想打赢。很难。”

    唐逸笑笑:“那就算了。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

    陈珂笑眯眯道:“什么算了?对我这么没信心?我还没说完呢。这场官司咱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打。就是一中强制学生统一换学校采购的被褥。而被褥费400圆。我觉得高了点。但要先搜集一下资料。只要从这点把一中打下去。再通过协调减轻学生的处分就很合理了。”

    唐逸点点头:“随你。打官司你作主。”

    陈珂就开始收拾桌上的资料。说:“那没别地事我就去准备了。”

    唐逸捅了捅宝儿。小声道:“出去等。叔叔有正事儿。”

    宝儿嘟着嘴。不情不愿的跳下椅子走出去。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看着宝儿带上门。陈珂就是一笑:“小丫头越长越俊。”

    唐逸笑笑。“刚才。难过了吧?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陈珂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点头。“人总要长大。哥。我没事。你放心吧。”

    唐逸想了想。“我送宝儿回家。晚点来接你。咱们去看电影。逛公园。”

    陈珂眼睛就是一亮。却是摇头道:“不了。被人看见不好。”

    唐逸笑着起身。“就这么说定了。看见就看见。大不了我学你。也辞职下岗。”

    陈珂无奈的道:“就胡说。因为我下岗。那我不得一辈子养你?”

    唐逸微笑走了出去。陈珂就轻轻一笑。赶忙拿出梳妆盒。上上下下细细打量自己。

    一连四五天。唐逸晚上都约陈珂去看电影。逛公园。就算在大街上。唐逸也时常不避忌的拉起陈珂的手。两人俨然一对热恋中地情侣。

    夜风习习。黄海的初冬不算冷。但陈珂却是突然打了个寒噤。唐逸看着她就笑。陈珂穿得很漂亮。针织黑色长袖连衣裙。窈窕身材尽显无遗。瘦瘦的黑色棉袜。黑色高跟鞋。显得双腿极为诱人。路边行人不时在陈珂身上乱扫。而陈珂头上那顶靓丽的红圆帽。更是这身搭配地亮点。使得她整个人都变得活泼起来。时尚而性感。

    陈珂见唐逸看着她一直笑。就好笑地道:“不用笑我。跟你逛街。我就是冻死也要打扮的漂亮点。”

    唐逸就沉默下来。陈珂随即挽住他胳膊笑道:“怎么样?感动地一塌糊涂了吧?”

    唐逸点点头。陈珂轻笑道:“那。晚上就别来了。放过我行不行?我。我这几天累死了。你知不知道。前天我输掉了来黄海的第一个CAE。都是你害地!”说着就伸手轻轻给了唐逸一拳。脸上却全是快乐。

    唐逸厚着脸皮道:“那你就等着输第二件第三件吧。嘿嘿。”

    陈珂小声道:“今晚我约老陈来。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

    侧头看着陈珂小脸微红的妩媚神态。唐逸就是一笑。“那我就正式拜会泰山大人!”

    “去你的。”陈珂就推了唐逸一把。这时候。陈珂的手机音乐响了起来。在陈珂接电话的同时。唐逸地手机也响了起来。

    唐逸笑着拿出手机看号儿。对陈珂道:“喂。小丫头。咱俩越来越默契了。”

    陈珂做手势嘘了一声。随即接通电话。

    唐逸的电话是兰姐打来地。声音有些惊慌。“是。是唐书记吧。家里。家里出事了。”

    唐逸就一皱眉:“房子着火了?天天一点小事就咋咋呼呼。”

    谁知道兰姐结结巴巴道:“差。差不多吧。有人。有人在家门口泼汽油。说。说了些难听的话。就。就走了。”

    唐逸微愕。说:“怎么回事?你在外面得罪人了?”

    兰姐说:“我不知道啊。他们。他们就说什么小心点。再闹事就烧房子啥的……”

    “等我吧!”唐逸沉着脸挂了电话。

    陈珂那边说了一会儿也挂了。微微皱起秀眉。说:“哥。刘老板说不告一中了。”

    唐逸奇道:“怎么回事?”陈珂的律师行动作很迅速。不到一天就托关系花高价从一中后勤处拿到了一套被褥。鉴定下。这套被褥的造价只怕不足百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这场官司赢面很大。又在昨天。正式对一中提出了诉讼。刘老板当时还好一阵夸陈律师效率就是高。怎么今天就变卦了?

    陈珂道:“刘老板的餐馆被人捣乱。他说惹不起。是金辉保安公司地人干的。警告他不要乱搞事。”顿了一下道:“这个金辉保安我听说过。做事情好像挺不规矩的。”

    金辉保安?唐逸当然知道。黄海规模最大的保安公司。也听军子说过这家公司不怎么干净。但怎么会和一中的事情搅合在一起?

    随即想起兰姐刚刚打电话说有人在家门口泼汽油。唐逸脸就沉了下来。

    陈珂又拨电话打回律师行。加班的职员说没有人来捣乱。

    唐逸知道。陈珂的律师行名头很响。结交的人面也很广。金辉的人想来也不敢轻易挑衅。但唐逸还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道:“这样。你今晚在黄海宾馆住一晚。等我处理。明天应该就没事了。”

    陈珂就是一笑。“明天应该就会没事了”。唐逸的口气是很平淡地。好像诉说一件极为平常地事。却不知道他这句话说出来。今晚的黄海会怎样地风云变色。

    轻轻点点头。陈珂很喜欢这种被保护的感觉。虽然。她实际上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人保护。

    唐逸又道:“你等等。”就拨电话。拨给了吴凤娟。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对陈珂道:“你打车去黄海宾馆。接待办吴凤娟主任会在宾馆门口等你。她会帮你安排房间。有她照顾你。我放心点。”

    陈珂怔了一下。说:“这。这不好吧?”

    唐逸啊了一声。拍拍自己的头。“是啊。忘了。没考虑你的感受。那我这就给她电话。唉。刚才还把你电话给她了。”

    陈珂拉住唐逸的胳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是怕对你影响不好。就算你不说。她也猜得出来啊!”顿了一下。轻声道:“其实。我。我很喜欢被人知道。”

    唐逸轻轻叹口气。拍了拍她娇嫩的小手。“真是个傻丫头。”

    陈珂突然踮起脚尖。在唐逸脸上吻了一下。随即娇笑着跑到路边伸手招出租。等一辆出租车停下。她回头喊:“傻小子!”咯咯一笑。钻进了出租。

    唐逸看着出租远去。呆了好一会儿。这才打车回银月花园。

    在出租上。唐逸又接到了吴凤娟的电话。说见到了陈小姐。无疑吴凤娟有点激动。唐逸要她帮忙照顾女人。不管这个女人和唐逸是什么关系。都说明唐逸是拿她当了自己人。

    挂了吴凤娟的电话。唐逸又琢磨了一会儿。就拨了大志的电话。将陈珂资料说了一下。告诉大志挑选两名女保镖。轮班二十四小时保护陈珂。更要他别和军子讲是自己的安排。就说是陈律师自己要求的服务。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还是瞒着军子的好。虽然军子可能不会太在意。但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大志当然心下雪亮。连声说好。没问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