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罢课事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三章罢课事件

第六十三章罢课事件2017-11-8 23:48:2Ctrl+D 收藏本站

    书房里,唐逸捧着一本厚厚的经济类书籍慢慢研读,电话响了起来,是陈达和打来的,笑嘿嘿道:“领导,我查清那娘们的底细了,给她个教训?”

    唐逸笑笑:“算了,事情都过去了,不提了。”顿了一下,“我认真的!”唐欣已经和张风提出了分手,也就无谓理他们了。

    挂了电话,唐逸就放下书,出了书房,兰姐裹了件粉红色太空棉睡袍,两只雪白的脚丫搁茶几上,美滋滋哼着小曲看电视,一对涂了淡黑亮甲的娇嫩小脚翘起优美的弧线,一晃一晃的,极为悠闲惬意。

    看到唐逸突然从书房出来,兰姐吓得手忙脚乱扔下手里的遥控穿拖鞋,唐逸就无奈的摇摇头,“你就混吃等死吧,怎么就不知道有时间多看,自我充值一下?”

    兰姐心说谁都像你那么变态?捧着大砖头似的书也能看得下去?没有彩页插图的书,哪是给人看的?

    脸上挂笑:“我明天就去书店买书。”

    唐逸走过去,兰姐自动让开,赔笑看着唐逸毫不客气的侵占了自己的“安乐窝”。

    唐逸坐沙发上,想了想道:“这样,你买点美容方面的书看一看,回头我搞个美容院,你看着点,恩……,算承包给你吧。”

    兰姐就有些头疼,黑面神不是又找机会敲诈自己的血汗钱吧?他有那么好心,白白给自己钱赚?可不知道承包条件多苛刻呢。但也只得装出感激的模样:“谢谢唐书记。”就没了下文。

    唐逸本以为兰姐会兴奋雀跃,却见她无精打采的,更是叹气,真是越来越懒了。以前还有点奋斗的心思。和家人搞小工厂,虽说目光不怎么好,最起码有追求,现在可倒好,给她赚钱地机会都这德行,要不是看在宝儿份上,谁理你?

    宝儿渐渐大了,唐逸也要为她地将来打算。怎么名正言顺的给宝儿创造个好的环境,虽说直接给兰姐钱也行,兰姐肯定接着。但可不知道长大的宝儿会怎么想,小丫头会不会觉得自己寄人篱下?或者是叔叔施舍她?唐逸考虑了好久,还是得从兰姐身上下手,让她多赚些钱。也顺便提高一下兰姐的社会地位,虽然是市长的保姆,但终究还是保姆,给她个老板的兼职,也是很必要的,免得以后宝儿上了大学,兰姐地保姆身份影响她交朋友,宝儿虽然和自己挺像,骨子里挺傲的,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唐逸可不想一些肤浅地看法使得宝儿受委屈。

    谁知道兰姐一点也不领情。那敷衍神态怎么逃得过唐逸的眼睛。瞪了兰姐一眼,唐逸还得往下说。“是这样,管理人才就是总经理我已经让人物色好了。法国的美容师,经营方面也很有一套,叫兰福妮,关于仪器的购买美容院地装修以及员工招聘,还是以她的意见为主,但你盯着点,从装修到开业你跟着忙忙,也算熟悉一下这个行业。”

    兰姐又哦了一声,心思更淡了,总经理都找好了,还是法国人,那还和我说个啥么意思?

    唐逸其实已经气得七窍生烟,自己越说,兰姐越敷衍,热脸贴到兰姐的冷屁股,还是第一次体验,不过唐逸涵养功夫越来越好,黑着脸,继续道:“以后开了业,你就是对外的老板,好好打理一下,别三五天就鼓捣黄了。”

    兰姐下意识的点着头,突然就是一怔,就看向唐逸,小心翼翼问:“那,我这个老板,都管什么?”

    唐逸没好气的道:“你说老板能管什么?”

    兰姐道:“那,那能管那个洋妞不?”

    唐逸都懒得理她了,拿起杯子喝水,随便的点了点头。

    兰姐却是一下雀跃起来,兴奋的道:“那她不听话,我能开除她不?”

    唐逸这个无奈啊,看了她一眼,哀莫大于心死吧,无精打采的道:“能,但要我批准,还有,你别乱鼓捣,平时还是要和她搞好关系,她对你这个老板应该很尊重,你也得尊重人家,懂不?”

    兰姐连连点头,这下是真的兴奋了,作老板?还能管法国妞?这对兰姐无疑是极为新奇地刺激,但她也看出来黑面神脸色不对,就小心翼翼问:“那,那美容院有多少职员?”

    唐逸道:“这个待定吧,各种美容师服务员加起来几十个吧。”顿了一下,就盯着兰姐道:“告诉你,对员工要仁爱,少作威作福,让我知道,马上把你撤了!”

    兰姐有些心虚,赶忙点头,随即就问:“几十个人,那,那美容院挺大吧?”

    唐逸点点头,“一两百万吧,不算买门市地钱。”

    兰姐吃惊的张大嘴巴,说:“一两百万?”心里立时忐忑起来,她本来听到有洋妞总经理就知道美容院规模小不了,但听到投资过百万,却是怕了起来,交给自己承包?那一年给黑面神多少钱?这要是赔了,自己每年地保姆费就是个零头,可不知道要白干多少年呢。

    唐逸这时候又道:“利润分配这样,我七你三,也就是说美容院赚的越多,你地分成也越多,赚的少,你就分得少。”

    兰姐大大松了口气,却下意识问道:“那……,赔了呢?”

    唐逸沉默了好一会儿,黑着脸道:“赔了就要你的小命!门市是自己的,不用交房租,宣传也不用愁,也不用打点那些衙门,大多数美容师和服务员都是基本工资加提成,又有法国名师,先进的设备,怎么着?就这你都能鼓捣的赔钱?那你就自己找根绳把自己吊死,别死我跟前,看着闹

    兰姐傻笑两声。一算账。可不是,赚个房租钱自己都有钱分,想到可以管理几十个人,兰姐心痒痒的,恨不得现在就能去美容院威风一把。

    唐逸这时就指了指书房,“去,进去去,里面有一本约翰•科特着的《总经理》。这几天没事你就给我抄书,从头抄一遍,过几天我检查。”其实唐逸也知道兰姐不可能成为管理人才。但越看她越不顺眼,也懒得训斥她,突然就想到了“体罚”,

    兰姐呆住。但看唐逸神色可不是在开玩笑,眼见他又瞪起了眼睛,只得乖乖进了书房,看着书桌上那摞厚厚地书籍,兰姐真是欲哭无泪。

    九十年代末世纪初,正是假商品泛滥地年代,甚至一些大商场也出售假货,由此也诞生了一大批“打假英雄”,尤其是九十年代中期,商场大多会承诺买到假商品几倍赔偿云云。甚至催生了靠买假商品索取赔偿的专业打假人士。

    零一年的黄海也不例外。年末了,市zf办公厅统一组织下。由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工商局物价局经贸委农业局卫生局以及各级供销合作社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专项打假联合行动。对卷烟化妆品汽车配件成品油城乡电网改造用产品农资肉类产品锅容管特设备酱油含雕白块的食品大米面粉等开始进行历时三十多天的联合检查。

    蔡明被调去了经贸委任副处长,唐逸从北京回来后。他就找到唐逸,委婉的表示了自己想换个环境的意思,唐逸也不强求,提了他一级,看得出,蔡明对自己还是很感激地,但一边是叔叔,一边是自己,如果产生了矛盾,他夹在期间实在难以作人,也只有调走一途。

    市委常委会,开得还算顺利,但唐逸也体会到了蔡国平的强势,当张强和周文凯又一次因为一项决议争执起来的时候,蔡国平沉着脸说了句:“你们两位同志很不简单嘛,思想很活跃,民主作风很强,敢讲话,这个风气要保持下去。”

    张强和周文凯地辩论就此打住,唐逸只是慢慢喝着茶水,并没有怎么发言,他能感觉到,蔡国平的目光不时扫过来,唐逸没有抬头,心里有了初步的判断,一个侵略性很强的人。拾过碗碟,就跑回了卧房,坐在床上揉她白嫩地小脚,作为夏兰美颜女子会所的老板,这一个礼拜她都快跑断了腿,深刻体验到了一名成功女性所要经历的血泪史,她简直快恨死那个兰福妮了,怎么就一刻也闲不住呢?想撂挑子,又怕黑面神发火,只得每日东跑西颠,招聘职员监督装修熟悉设备,大概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她经常作facial,也喜欢研究国外各种美容项目以及产品,是以才能勉强坚持下来,没有被那名目繁多的机器护肤品弄晕头,而想起以后自己可以每天都来享受免费的美容,兰姐却又满心兴奋,是以一会咬牙切齿恨黑面神,一时又觉得黑面神对自己实在是不错,心里滋味难以描述。

    客厅沙发上,唐逸翻阅报纸,宝儿就坐在他身边看电视,穿着白衬衣,打可爱领带淡黄格裤子的宝儿清纯可人,清爽细碎的短发,显得宝儿乖巧中又有少女特有的活泼,简直就是曰本漫画中可爱美少女的现代翻版。

    有宝儿坐在身边,唐逸心里就很舒服,而能和唐叔叔坐电视,宝儿一脸小幸福更是掩饰不住,一大一小都很有默契地不作声,任幸福在心间流淌。

    悦耳地手机音乐响起,打破了两人的默契,宝儿小眉头就皱了起来,唐逸笑笑,接起了电话,是副市长段贺军打来地。

    “唐市长,打扰您了。”段贺军分管文教体育,自从担任副市长职务以来,他大刀阔斧的对黄海地文化体育事业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打破了许多僵化的机制,倒是很令唐逸欣慰,在黄海二十六中校长的任命上,征得市委市zf同意后,打破了多年来实行的任命制度。实行公开选拔和聘用制。为改革黄海中小学校长任命机制起了一个很好的借鉴作用。

    唐逸问了几句二十六中校长地选拔情况,微笑道:“打破铁交椅,公开招聘,平等竞争,贺军市长,干地很好啊,你说过一句话,有一个好校长就能办好一个好学校。我就拭目以待喽,但不要太突出,突出就会有问题。好事情就会变成坏事情。”

    段贺军恩恩的答应着,每次和唐逸讲话,总是令段贺军有一种错觉,好像面对的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唐逸思考问题很深刻,就好像他提醒自己的一样,中央虽然提倡干部选拔要进一步民主透明,但跟上中央步子,又不超过中央的步子,才能使工作成果化为业绩,而在教育系统搞一搞试点显然是最稳妥的选择。

    在段贺军还在品味之时,唐逸又问:“贺军市长打电话来有事吧?不妨直讲,我喜欢别人和我直来直去。”

    段贺军就笑:“什么都瞒不过你,是有点小事。我觉得有向你汇报的必要。今天下午,一中高二年级三班几十名学生罢课。抗议学校强制性收取被褥费和给他们更换冬季棉被。”

    唐逸就笑了:“罢课?这帮小家伙!”就看了眼宝儿,却见宝儿正站起来。悄悄向楼上溜。

    唐逸就咳嗽一声,指了指身边沙发,宝儿见被叔叔发现,垂头丧气耷拉着小脑袋走过来,乖乖坐下。

    段贺军还在说,“情况我大致了解了一下,问题还没有解决,学生们说周一还会继续罢课,要求学校允许自带被褥……”

    唐逸就打断了他地话,“贺军市长,这一点我相信一中校方完全可以处理好,咱们就不要事无巨细都进行干涉了,要相信一中的教师嘛。”心里微觉奇怪,段贺军怎么就看一中不顺眼呢?莫非和一中郭校长有什么恩怨?已经几次向自己反应一中的问题了。

    唐逸估计地没错,段贺军的儿媳荣华是一中的教师,前年的时候,段贺军亲自给一中郭校长打电话谈了谈荣华地职称问题,但没想到最后荣华还是没评上中学一级教师,那种失势后不被人重视的感觉刻骨铭心,段贺军算是恨上郭校长了。

    但黄海一中的校长是副厅级,当然,学校行政级别是八十年代的产物,现在任命学校干部时已经不再明确行政级别,但住房医疗等待遇,学校行政干部提拔市直机关时仍按照任职学校原定的级别确定。

    黄海一中校长的任命更是要黄海市委常委会讨论的,段贺军虽然有动郭校长的想法,他这个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却是没有那么大权力,也只有掺沙子,在唐逸面前不时敲打敲打郭校长了。

    听唐逸根本不想理会,甚至有点批评自己的意思,段贺军心一横,今天这一状还非得告下来,不然自己会给唐逸留下坏印象,就继续道:“我本来是不想理地,但学生们都说担心学校统一购买地被褥里有黑心棉,现在南方几所高校不就闹黑心棉呢吗?我是担心一中方面做不通孩子们的工作,用强制命令地手段将事情压下来,那可能会造成比较恶劣的影响。”

    黑心棉?唐逸就怔了一下,是啊,有些陌生地词汇了,按道理,现在这个年代,正是全国对黑心棉进行专项整治的时期,但现在却是不见大的动静,只是各地零零碎碎有些黑心棉的报道。

    “恩,我知道了。”唐逸沉默了一会儿,挂了电话。

    随即就看向宝儿,“说说吧,怎么回事?”

    一大一小的幸福默契已经荡然无存,唐逸开始用“大人”的特权欺压宝儿,宝儿则苦着小脸,像个小受气包,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唐逸就有些好笑,补充了一句,“说实话,叔叔就不生气。”

    宝儿偷偷看了唐逸一眼,又马上低下头,小声道:“是,是我带她们闹的,学校的被子难看,被罩也难看,还有,还有,黑心棉也是我从网上看到的。我吓唬同学们。说学校的被褥里塞的是医院那些恶心病人用过的烂纱布棉球,所以,所以大家就都怕了。”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天天那点小聪明就不知道用正道?怎么着?你还想做学生领袖啊?要不要闹得更凶点?我给你特事特办,批准你们上街游行!”

    宝儿就忍不住扑哧一笑,唐逸气道:“还笑?早晚我得被你气死。周一回去给我老实学习,别闹了知道吧?”

    宝儿哦了一声,乖乖坐在唐逸身边。拿起茶几上盘子里地紫葡萄送到唐逸嘴边,唐逸摇摇头,宝儿就放进自己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小声嘀咕:“真是黑心棉怎么办?”唉声叹气地,一脸的发愁。

    唐逸心中暗笑,也不理她。堂对付一口饭。却是接到了段贺军的电话,早上刚上班,唐逸就通知段贺军,要相关部门对一中新购进的被褥进行检测,另外要段贺军通知一中校方,对学生要说服教育为主,可以对带头闹事的进行适当的惩戒,但不宜过重。

    正琢磨宝儿不知道会受什么惩罚的时候,段贺军的电话就打来了,接到唐逸地电话后。段贺军亲自带技术监督局的同志去了一中。结果抽样检测中,并未发现黑心棉的存在。段贺军汇报了检测结果后,又道:“虽然一中地被褥没有问题。但我觉得他们的态度有问题,尤其是在处理罢课学生的问题上,一大早,参与罢课的几名学生,啊,据一中方面讲是领头闹事地,那几名学生在政教处前罚站,政教处李处长说,郭校长指示要对他们记大过处分,我觉得这点很不妥当。”

    唐逸笑了笑:“由他们去吧,不要将事情想的太复杂,小孩子们胡闹,受点惩罚是应该的。”

    段贺军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一个学校出现学生罢课的情况,可以一笑了之,也可以无限放大,拔高到什么程度就看怎么去操作。但见唐逸没有追究的意思,也就只有作罢。

    但唐逸没将之当作一回事,却是有人以为要天塌地陷了,下午,唐逸接到了蔡国平的电话,说是有些事情想和唐逸谈谈。

    原来,郭校长眼见段贺军亲自带队来检查,更听说唐逸市长也很关注罢课事件,他就未免有些慌了,觉得是段贺军要整自己,而段贺军是唐逸重新起用的,那唐逸在这次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

    郭校长觉得不能任由他们搞下去,马上来见蔡书记反映情况,直言不讳的谈了他和段贺军的恩怨,说是段贺军上台了,要打击报复,头发花白的老头,最后说得动情眼睛都红了。

    蔡国平当时批评了郭校长几句,说你这个老同志觉悟有点低,不相信zf,就是不相信党委,那你来告什么状?

    送走郭校长,蔡国平就给唐逸打了电话,自己更坐在沙发上,皱紧眉头,一直陷入深思中,直到唐逸进了他地办公室。

    蔡国平笑着招呼唐逸在茶几另一边地沙发上坐下,等秘书沏过茶退出去后,蔡国平就关切的问:“一中罢课这件事,你是怎么看地?”

    唐逸微觉诧异,不想蔡国平也知道这件事了,笑笑道:“小孩子胡闹,郭校长处理的很好,不过咱们宣传部门最好和媒体们打个招呼,淡化处理,现在是资讯时代,很多东西传出去后就会变味。”

    蔡国平摇摇头,微笑道:“我觉得郭校长处理地还是太简单,太含糊,从治学的角度讲,没有让学生清醒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是没做好工作。”

    唐逸就是一愕,看了眼蔡国平,没有吭声,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蔡国平又叹口气,“贺军市长处理也草率啊,怎么能干预老师管教学生呢?在学校教师面前,为被罚学生说话,有没有想过一中教师的威信,以后他们还怎么管学生?管学生也能管到被副市长批评,这正常吗?贺军市长有点小题大做嘛!”

    唐逸默不作声,端起茶杯喝水。

    蔡国平就道:“郭校长和我沟通过,对这次带头闹罢课的几名学生,学校方面准备给予劝退的处分,这件事很敏感,他说听听我的意见,我也表了态,支持他,所以和你统一一下思想,咱们就不要再把这件事拔高,尊师重道,郭校长说的在理啊。”

    唐逸就笑了笑,想过自己早晚会和蔡国平产生矛盾,但没想到第一次冲突来的这么快,蔡国平是希望藉此事件打压自己的威信,他以为自己想对一中动手,他就偏偏支持一中校长,更将处分学生的力度加大来给自己看,以树立他的强势权威,因为他觉得这件事他站在了正确的一方,是以马上就采取了行动。而这件事无关宝儿,自己是无论如何不会眼睁睁看着几名学生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的。

    “我不同意。”唐逸很坦然的做出了自己的回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