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唐逸的声音-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二章 唐逸的声音

第六十二章 唐逸的声音2017-11-8 23:48:1Ctrl+D 收藏本站

    十月中旬。唐逸在华夏大学参加了MPA入学考试。今年是国内首次批准二十余家学校开设MPA课程。重点招收政府部门公务员。报名也很严格。政府部门的管理人员须按照人事部公务员管理司的统一部署。持省级人事部门的推荐意见方可报名。

    其实对于唐逸来说。这类文凭已经无关紧要。大概全国也就他一个副部级会来报考。唐逸主要还是想趁着年轻。多涉猎一些东西。

    考试后。唐逸回了黄海。党校的课业已经进行到一半。放了一周假。学员们回本单位调研以及完成相关课题论文。

    令唐逸无奈的是身体检查结果。自己身体确实有问题。精子活跃程度不够。但对全身检查。却是极为正常。并不是炎症或者卡氏综合症等原因导致。查不出病因。又被称为特发性病症。

    郭洪文教授也只能告诉唐逸需要再研究。给唐逸开了一些药。更要唐逸每周来复诊一次。唐逸可不想被当成小白鼠。所开的药物一概不碰。好在郭洪文教授也说了。这种症状还是有几率怀孕的。要唐逸不要灰心。

    黄海方面与华逸集团的谈判还在进行中。刘琨早已经被排除出了工作小组。甚至实际工作崔敬群也往往越过刘琨。直接交由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高一松负责。刘琨即将被调走的消息也尘嚣日上。

    唐逸回到黄海后。参加了十月份的常委会。在常委会上。唐逸突然提出了一份涉及十一名干部任免的提议。其中正局职干部三名。包括财政局局长李阳。

    崔敬群和黄向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当看着七名常委一次次举手。任命被一个个通过。崔敬群脸色铁青。甚至喝水的时候被呛到。大声咳嗽起来。

    常委会十三名常委里。周文凯孙有望李霄汉张定中是无条件甚至可以说无原则支持唐逸的。曾庆明虽然有些游离。但这一次尚算配合。给予了唐逸充分的支持。第七名常委就是王丽珍。她的突然倒戈使的唐逸彻底控制了常委会。其实唐逸也想不到。王丽珍会倒向自己这么彻底。本来只是希望她能在刘琨事件上为自己出点力。但唐逸低估了齐洁拉拢人心的能力。

    王丽珍竟然和齐洁成了好朋友。令唐逸大跌眼镜。一个是如此粗鄙。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是几百亿企业的知性精致总裁。真不知道她俩能有什么共同话题。来黄海后。两人也经常约出去一起喝茶。唐逸两三次晚上给齐洁打电话。齐洁都和王丽珍在一起。

    不管怎么说。王丽珍这重量级的一票彻底改变了常委会的局势。甚至在最后几项提名表决中。统战部长吕臻也犹犹豫豫的举起了手。

    唐逸知道。自己坚持不肯离开黄海。那么。就只有暂时顶住省委的压力。快速取的黄海中层干部的领导权是必须的。也只有寄希望于自己控制住黄海局势。使的省委那些希望自己离开的人为了稳定着想。不便进行一些大动作。

    但唐逸显然低估了鲁东一些大人物的决心。当他结束了黄海休假。回到京城后不久。鲁东省委下了文。张定中调任省公安厅正厅级巡视员。原鲁东省政法委副书记刘保存出任黄海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

    这仅仅是第一步。听闻省里的意思。还有一到两名黄海市市委常委会动一动。不言而喻。将要动一动的自然都是唐逸的人。更听闻。省委已经在和中央方面沟通。有提早令崔敬群退下去。任命一名新市委书记的想法。

    黄海一个个电话打来。唐逸听的出。现在黄海局势有多么紧张。六名常委全部给自己打来过电话。张定中没说什么。只是笑呵呵道:“清闲清闲也不错。我服从省委的决定。”

    黄琳就随便多了。在电话里问:“市长。不会被连根拔吧?”虽然她好像是在说笑话。但也有半真半假的意味。

    唐逸笑道:“那就跟我回家种红薯。”

    黄琳娇笑两声。“行啊。我早想下海了。有你领导。想不发财都难。”

    邓文秩打来的电话里。重点汇报了一些干部思想动摇的情况。唐逸没有说什么。他自然明白这个动摇是什么意思。

    于是。周五晚。唐逸来到了大理寺胡同3号。大理寺胡同因前朝大理寺署而的名。在中南海西侧。通往胡同的水泥路口。有武警战士警戒。

    从九十年代开始。大理寺胡同进行了一系列修缮改造。但五十多平米的会客厅里。装修朴素简洁。黑色真皮沙发。红木的板。落的空调。和一般富足人家的装潢没什么两样。但坐在这里。却莫名就感觉有些肃穆和压力。

    包衡笑容很亲切。刚刚唐逸陪老两口喝了碗稀粥。这才随同包衡来到了会客室。保姆没有跟来。包衡自己动手帮唐逸倒了杯水。显然这是他会客的习惯。唐逸接过水杯。默默喝了一口水。

    看着唐逸。包衡微笑道:“泄气了?”

    唐逸笑了笑。抬起头道:“泄气谈不上。就是有些情绪。”

    包衡就笑了起来。“好啊。和我闹情绪来了。行啊。说说吧。我听听你都有什么情绪。给你对症抓药。”

    唐逸道:“包叔叔。组织上分配我去黄海。是为了什么?”也不等包衡回答。继续道:“我觉的。我不是去当官。是堵枪眼去了。”

    包衡微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唐逸又道:“黄海有其特殊的的理位置和历史的位。解放前。是沿海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是整个东北亚的物流枢纽。建国时工业生产总值在国内排第四。越了解黄海。我越觉的这个城市很有发展潜力。在它的带动下。鲁东半岛重新成为越江长江京津的区后第四个经济发达区并不是梦想。鲁东半岛与日韩相邻。它的经济崛起会对东亚政治经济产生深刻的影响。”

    “我是很想将黄海的经济搞上去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不想作政绩市长。将黄海拆的东一块西一块。然后拍屁股走人。我想在黄海踏踏实实干几年。认真解决一些问题。为这个的方的发展作出我的贡献。那我走的才安心。不管是做人还是做官。我就是求个心安理的。”

    “黄海的班子。历来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这点我有切身体会。一些典型案件的出现不是没有原因的。我觉的根源就出在鲁东省委班子。这个班子的一些同志。看待问题不客观。不能正视黄海揭露的一些问题。出现了问题。不是想着怎么去疏导。而是用老一套。捂盖子。却不知道盖子越捂。里面就越黑暗。”

    唐逸措词很激烈。令包衡微微惊讶。但他仍然不动声色的听唐逸往下讲。

    唐逸喝口水。缓和了一下语气。“当然。我这个人也有很多错误和缺点。在安东也好。在黄海也好。党内外对我有意见的同志都不少。您应该有一定的了解。这一点。我会认真检讨。但是我觉的。既然组织上安排我去黄海。就要信任我。怎么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随意破坏班子的稳定呢?这会严重影响黄海班子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包衡又笑了。“你呀。典型的打一棒子给个甜枣。你说鲁东省委的坏话。可不就是说我这个组织部长当的不合格?”

    唐逸就讪讪的笑笑。又拿起杯子喝水。

    包衡脸上笑容慢慢收起。轻轻叹口气。“维纶同志太天真了。”

    唐逸就是一怔。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没有听错。“天真”。在自己面前。包衡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的方大员?

    但很显然。唐逸没有听错。包衡又说了一句:“你这次站出来。很重要。”

    唐逸默默点头。体会着包衡话里意犹未尽的含义。下文。由鲁东省委副书记蔡国平兼任黄海市委书记。崔敬群被免去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黄海市委书记一系列职务。但仍旧保留鲁东省省委委员黄海市市委常委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位。

    中组部同时任命原江南省副省长于方舟为鲁东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

    几天后。鲁东省委再次下文。任命原鲁城市委副秘书长周学森为黄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圈外人。很难从这一项项人事任命中看出什么名堂。更不会知道蔡国平和于方舟的任命是经过了怎样的一系列较量和碰撞后才达成的妥协。

    至此。随着唐系在鲁东省委增加了一名重量级常委。使的本就派系林立的鲁东局势更加复杂起来。唐系突然发力介入鲁东事务。是很多人想不到的。却又令人无可奈何。因为鲁东省委强力调整黄海班子的意图很明显。引起了中央部分领导的关注。

    或许。鲁东很多人都以为唐逸在这样的调整下会知难而退。却没想到激起了唐系一些重量级人物的强力反击。多番较量碰撞下。于方舟顺利进入鲁东省委领导班子。成为份量很重的一名常委。加之原来亲近唐系的两名常委。唐系在鲁东的话语权的到了大大的加强。

    当然。对方也不是一无所获。蔡国平这个强势的省委副书记兼任黄海市委书记。使的唐逸从黄海鲁东上位的难度大增。

    尘埃落定。二叔也打来了电话。他笑呵呵的道:“小逸啊。干的不错。中央已经开始有人支持你了。我的意见他们都不大听呢。”

    唐逸知道二叔现在心情很复杂。二叔近年来过份看重于的到唐系大部分力量的支持。行事风格渐渐去了狠辣。越发四平八稳。是以是不赞成唐系进入鲁东的。但却不想自己成长的很快。这次鲁东的较量中自己在京城串联了一番。更的到了一部分唐系力量的直接支持。其中有两位很有份量的大佬。舅爷虽然没直接干预。但无疑是采取了默许的态度。此举未免令二叔欣喜之余又会有些失落。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不说血缘关系。就政治角度来说。无疑二叔和自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一点唐逸很明白。二叔想来比自己更明白。

    唐逸也很明白这次鲁东较量对自己的意义。在唐系力量内。自己终于发出了声音。更获的了唐系部分力量的强力支持。甚至于方舟都是自己提的名。这标志着。自己在通向派系领袖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就好像包部长说的。“你这次站出来。很重要。”

    和爷爷通电话时。又是另一番情景。老太爷批评了唐逸几句。“你的堵枪眼论很吓人。当官在你眼里就是打仗么?官越做越大。觉悟越来越低!”

    听着爷爷的评语。唐逸连声说是。其实。他听的出爷爷责备语气里的欣慰。或许。爷爷等这一天等的很久了。

    唐逸也接到了黄海一些干部的电话。大家都没说什么。只是聊了聊唐逸即将结束的学业和黄海的一些工作。和黄琳通电话时。唐逸就笑:“看来暂时不用转行了。”

    黄琳等对上层建筑有一定了解。虽然不甚了了。但也知道江南省来的干部。十九是会支持唐逸的。更听唐逸这样说。就放了心。黄琳就说起了蔡书记。说是他第一次召开常委会。倒是很和气。常委会上因为水泥厂搬迁工程的一篇报道周文凯和张强起了争执。蔡书记反而批评了张强。说他这个宣传部长工作不扎实。当时张强就红了脸。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班圆满结束。一号领袖出席了毕业典礼并发表重要讲话。也就是马上传遍全国的“新长征精神”。

    就在唐逸晚上打点行装准备第二天回黄海之时。突然接到了唐欣的电话。说是欢欢打伤人了。情况很严重。现在在派出所呢。唐逸就一怔。忙问怎么回事。一问下去更是吃惊。欢欢打伤的是张风。

    欢欢已经结婚。丈夫比她大十几岁。是个画家。挺有钱。就是性格有些怪。不过倒是被欢欢压的死死的。可能也是因为性格怪癖阴暗吧。是以才喜欢欢欢这样青春活泼的叛逆女孩儿。

    欢欢还是老样子。经常去泡吧蹦迪。今晚约了唐欣及一帮好友去她家玩儿。张风也跟了去。后来大家都喝的有点高。张风就一定要吻唐欣。唐欣推开他。他还是不依不饶。欢欢就拽他。说了句不怎么客气的话。张风劈手就给了她一耳光。大概从心里。张风就没大瞧的起嫁了画家后。头型更加行为艺术的欢欢吧。欢欢凶悍劲就上来了。拿酒瓶子给了张风一下。张风往上扑时碎掉的半截酒瓶不知道怎么就扎进了张风小腹。幸好张风穿着毛衣。就是见了血。张风就晕了过去。在医院检查了。小伤口而已。都不用缝针。但欢欢却被带进了南汇区西河路派出所。

    唐逸怔了下。原来欢欢的新家倒是和自己在纠风室时的住处属于同一辖区。随即唐逸就叫唐欣不要急。想了想就给陈达和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自己打车赶往西河路派出所。

    陈达和却是比他到的早。墨绿色丰田吉普就停在派出所接待大厅外。唐逸下了出租车。正翘首以盼的唐欣就忙迎了过来。陈达和也跳下车。大咧咧边走边道:“咋了?又哪个不开眼的被咱收拾了?”

    唐逸就有些无奈。陈达和已经被任命为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正局级。不想还是这副架势。看来到老也改不了了。

    唐欣也吃惊的看着这位穿警服。佩戴两星一穗的二级警监肩章的高级警官。又好笑的看了眼唐逸。心说三哥的朋友可真逗。

    看到唐逸。唐欣心就安定了下来。好像没有事是三哥不能解决的一样。其实唐欣现在也很有些小关系。但涉及欢欢和张风。唐欣还是第一个就想到了唐逸。

    唐逸简单介绍了唐欣和陈达和认识。唐欣一口一个陈哥。叫的陈达和心下那个舒畅就别提了。心说唐市长那种家庭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女孩儿漂亮又大方。还没一点架子。家教真是没的说。

    唐逸又对陈达和道:“先看看人。最好把人保出来。别的事再说。”又道:“我不进去了。你和欣欣去。不要勉强。低调处理。”

    陈达和点头。指了指停在台阶下的吉普。“车没锁。你上车坐会儿。”

    唐逸上了吉普。点起一颗烟。想了想。就拿出手机翻了翻。可惜老早换手机了。西河路派出所那位女政委的电话已经不在了。

    随即又摇摇头。一年多了。人家也不见的还在这个派出所。

    吸到第二颗烟的时候。就见大厅玻璃门自动向两边退去。陈达和唐欣和欢欢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欢欢花花绿绿好似火焰山的发型。唐逸就忍不住扑哧笑了。心说这对夫妻想来也是绝配了。

    看到那名漂亮的女政委在后面送了出来。唐逸就没有下车。

    唐欣在欢欢耳边说了几句话。欢欢那描的蓝蓝的妖里妖气的大眼睛马上看向了吉普车。有些兴奋的大声喊:“三哥。你也来了啊!”

    唐逸就无奈的摇头。

    就在陈达和与女政委握手话别。唐欣拉着欢欢向车上跑的时候。一辆黑色桑塔纳猛的停在了吉普前。车门一推。下来一名穿着咖啡色西装的妇女。唐欣看到她就停下脚步。叫了声:“阿姨!”

    妇女眼睛红红的。质问唐欣:“小欣。是你朋友打伤的我们家张风?”

    唐欣点点头。妇女就问:“人呢?在派出所里?”

    唐欣看了眼欢欢。忙帮她辩解。“阿姨。大家都喝多了。闹着玩的。张风也没事。都是朋友。算了吧。”

    妇女声音一下高了起来。“什么叫没事?我们家张风从小到大都没受过委屈。今天可倒好。被人拿酒瓶子又砸又扎的。算怎么回事?”随即可能想起了唐欣的身份。就放缓了语气。“小欣。阿姨可不是冲你。但也不能因为你就放过打张风的凶手。”

    胡小玲现在是西河路派出所所长。听到妇女的话就微微蹙眉。随即对陈达和道:“对不起陈局。您刚才说都是熟人闹急了动的手。但人家家属追究的话我们可不能就这么放走她。还请您理解。”

    陈达和笑道:“理解。理解。这样。我们先和那位大姐谈谈。估计她就是一时气话。”

    胡小玲道:“那请到休息室谈吧。能和解就和解。我们也希望化解矛盾。而不是扩大矛盾。”显然已经不大相信陈达和的话。

    陈达和心里骂声娘。却又无可奈何。

    那边唐欣正帮欢欢说话。妇女脸色很难看。看唐欣的眼神已经很不和善。虽然不敢发作。却是一口咬定要追究欢欢的责任。构不成伤害罪。也要拘她几天。

    欢欢就生气了。大声道:“喂。你告我。我还告你们家张风强奸未遂呢!”

    “什么强奸?什么强奸?你小小年龄乱说什么?”妇女瞪起眼睛训斥欢欢。

    欢欢也不吃她这套。反唇相讥道:“唐欣不愿意。你们家张风还动手动脚的。就算不是强奸。也是性骚扰。”

    妇女冷笑道:“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吗?性骚扰?笑死了!你去哪说。人家能听你胡说八道?”

    欢欢道:“亏你还是国家干部呢。法律都不懂。别说男女朋友。夫妻都有强奸这么一说呢。我不让我老公碰我。他就不敢碰!喂。你不会不愿意的时候也的乖乖听你们老头子的话吧?”

    唐欣用力扯了欢欢一下。有些生气了。欢欢就闭上了嘴巴。

    妇女气的脸都白了。“你这人素质怎么这么低。我不和你说。”就转向唐欣。“小欣。你自己说。我们家张风是不是对你性骚扰。”

    唐欣为难的看了欢欢一眼。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达和讪讪凑过来。笑呵呵道:“这位大姐。小孩子闹着玩。算了。你这一掺和。他们伤感情。”

    妇女看了眼陈达和的肩章。又见唐欣一直不回答自己的话。就冷笑道:“小欣。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家庭。但我忠告你一句。凡事要讲一个理字。你这样下去。早晚要吃亏。”

    说着就回身上了桑塔纳。开车一溜烟走了。

    好一会儿陈达和才反应过来。就愤愤不平的骂:“什么东西。老子就看看吃亏的是哪个?”心说你也就看唐欣这小姑娘性子好。受你这闲气。换另一个这种家庭出来的。你敢说这话?

    那边胡小玲无奈的摇摇头。就回了大厅。

    唐逸也挠挠头。看来妹妹这男朋友是要吹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