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变故-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章 变故

第六十章 变故2017-11-8 23:47:59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翻看着手里刘琨的材料,这些天,他忙的就是一件事,要将刘琨查个底掉,为此甚至动用了新义州特杜鹃的关系,杜鹃倒也卖力,亲自回国和管平那边谈了谈,甚至见了正在服刑的原鲁东省财政厅厅长。

    无疑,刘琨不怎么干净,虽然收集的资料没有实质性证据,但根据资料提供的线索查下去,是肯定能查出他的问题的。

    唐逸合上资料,思索着鲁东的局势,揉了揉太阳穴,头有些疼。

    书桌上,手机震动起来,出嗡嗡的响声,唐逸看看号,就是一笑,是允儿,她可是很少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几名红颜的电话总是能令唐逸心中舒畅,

    接通电话,允儿却是情绪不高,唐逸甚至能想象到电话那头她耷拉着小脑袋的泄气模样,唐逸就笑:“怎么了?”

    “长,我的朋友,她变得好坏,我不喜欢她了。”

    唐逸愣了一下,说:“怎么了?欺负你了吗?”心里就琢磨允儿常提到的那仅有的两个朋友的名字,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不由得一阵惭愧,自己这个长爱人做的可真不够格。

    允儿道:“不是,是她三心二意,有男朋友,还和别人,还和别人……,她说,她喜欢他的男朋友,可是男朋友总是不在身边,有人一直追她,她一迷糊就……。总之我不喜欢她了!”

    唐逸轻轻叹口气,“允儿,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没有几个,选择朋友,最好不要管人家的私事,不然的话会很累的。”

    允儿哦了一声,又说:“她男朋友知道了。就不要她了,她还自杀着呢,刚刚从医院出来,每天都来和我聊天,可是,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她了,不想和她说话。”

    唐逸道:“人家刚刚受这么大打击。你要理解她,多安慰安慰她,实在不喜欢她,要等以后再慢慢疏远她,不要现在再伤她的心,知道吗?”

    允儿又乖乖哦了一声,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长。我是不是也是坏人了?”

    唐逸笑道:“你要是坏人,那我不是要下地狱?”又道:“别胡思乱想了,等过几天回黄海,我带你去玩。”

    允儿开心地答应一声,随即好像想起来什么,小声道:“长。我和你说完话,特别开心,可是我老和你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会不会烦?”

    “怎么会,你可是有阵子没向我作思想汇报了!”唐逸笑了起来。

    允儿欢快的道:“我怕长不喜欢听,那你下次回来,我和你说。”

    唐逸笑着说好,挂电话前。允儿却是小心翼翼道:“长,她,她是留校的老师,您不要将她的事说出去,好吗?她就和我一个人说的,还不叫我和任何人说。”随即好像就敲了敲自己的头,“我真糊涂,长怎么会和别人说。”

    挂了允儿地电话,唐逸心情豁然开朗。又拿起桌上的材料。认真研读起来。旗停在北京饭店3号楼外。红地毯台阶旁,四五名穿着黑西装的帅气青年打着伞。警惕的看着四周,对于时常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三号楼服务员来说,这种阵仗早已经见怪不怪。

    红台阶上,唐逸正与一位面相慈和的中年人握手话别,中年人笑眯眯拍着唐逸的手,“有空家去啊。”他口音带着浓重地地方色彩,这句“家去”也是中原某地方言,意思是家里来坐坐,由他嘴里说出来,有着异常亲切的感觉。

    唐逸笑道:“一定一定,就怕我婶又嫌我烦,拿条数疙瘩打我。”最后一句条数疙瘩是人家方言说法。中年人就哈哈大笑起来,说:“她呀,最稀罕你喽!”随即又叹口气,拍拍唐的手,感慨的道:“唐逸啊,努力吧,看着你长大,很好嘛,你很好,越来越让人放心喽。”

    这句“放心”,从他嘴里说出来,可谓意味深长,这位笑容满面的中年人,就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部长共和国武装警察部队第一政委的郝仁义,明年党代会后,政治局常委人数可能会增加,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是大热之一,实际上,他今年刚好迈入花甲。

    郝部长上了加长红旗,很快,一列车队缓缓驶离,溅起雨水无数,为黑色车队平添了几分肃穆。

    看着车队慢慢消失在雨幕中,唐逸拿出烟,掂出一颗叼在嘴上,想伸手去摸火机,“哒”地一声,火苗在眼前腾起,唐逸笑笑,点了烟,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边的陈达和,微笑道:“我可吃的饱饱的了,夜宵就免了。”

    陈达和笑嘿嘿道:“要我和郝部长一桌,那我肯定吃不下,在部里遇到过一次,那气势,当时我差点喘不过来气,别说我,就算阎罗王见了他,腿肚子也转筋。”阎罗王是陈达和所在公安部警务督察局王局长的绰号。

    唐逸笑笑:“领导也是人,是人就会笑。”顿了下,说:“走吧,送我回招待所。还有,不要再和那帮狐朋狗友混一起,给领导起外号的干部,都能有多大出息?”

    陈达和干笑两声,唐逸虽然说话不留情面,却使得陈达和莫名觉得亲切,本来这次见到唐逸,他马上感觉出了唐逸的变化,更觉察出自己现在与他的格格不入,那种隔阂地感觉很强烈。

    被唐逸训了两句,陈达和心里反而舒服多了。

    唐逸在四季厅和政治局委员吃饭,陈达和当然不够格参与,就在二楼大堂等,见到唐逸送郝部长从贵宾通道出来,他忙下楼,远远等着,直等郝部长上了车。饭店警卫才解除戒严,陈达和这才凑了过来。

    上了陈达和墨绿的丰田吉普,陈达和嘿嘿笑道:“你硬要扶烂泥上墙,可别怪我老陈不争气。”

    唐逸笑笑:“不是为你的事,开车吧!”

    陈达和是上礼拜回的京城,近一年的督查任务结束,唐逸打定主意推他一把。当然,见郝部长不是为了陈达和这么点小事,早在几天前唐逸已经和陈副部长提了提自己在部里有这么个朋友。

    最近唐逸和长辈们以及京城唐系新贵频频会面,三个月党校学习的时间,难得清闲,唐逸当然要借这个机会在京里多走动走动,渐渐出自己的声音。而和郝部长见面,除了联络感情,唐逸更多地还是谈了谈自己对时局的一些看法,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唐逸又看了眼专注开车地陈达和,笑着问道:“王珊。还在安东吧?”

    陈达和大脑袋点了几下,“恩,吵吵来北京呢。”唐逸道:“等等吧,看看你下一步地工作安排。”

    陈达和嘿嘿一笑:“我也这么想的,最好能去黄海。”

    唐逸道:“那怕是不成,黄海庙太小,搁不下你这尊活菩萨。”说着就笑起来。

    解放军总医院,也就是俗称地801医院。是国内最好的综合性医院,唐逸想查一查自己地身体当然先就想到了这家医院,当然,或许一些男性专科医院专业性更强,但这里唐逸才信得过。

    周六,总院副院长王建梅少将亲自陪同唐逸来到了总院生殖医科中心,中心主任郭洪文教授亲自为唐逸诊断,唐逸用的是化名,王建梅更叮嘱郭洪文。诊断期间一切资料严格保密。最后交由她统一销毁,郭洪文身为军医。对这类事件倒也司空见惯,没怎么觉得惊奇。

    唐逸带来了在黄海工人医院验精的资料。郭洪文看了资料,就皱起眉头,说是最好能在中心验一次,毕竟原始资料最重要,一切诊断都要围绕验精的结果进行。

    唐逸只好答应,说明天再来。

    坐在王院长的小车里,唐逸轻轻叹口气,又要验一次?

    王建梅少将是名很慈和的妇人,微笑看了眼唐逸,说道:“不用担心,咱们中心比国外的着名医院技术条件不差什么,人才方面,咱们从来就不缺地,是吧?”

    唐逸笑笑,说:“谢谢王姨,您费心了。”

    王建梅微微一笑:“还这么客气,怎么样,去我那儿坐坐?”王建梅少将同时兼任总院第一附属医院院长,解放军烧伤研究所所长,烧伤研究所是军创伤重点实验室,第一附属医院就是解放军烧伤研究所创办的烧伤治疗中心。

    唐逸点点头,去烧伤中心转一转也好,省得她兜大圈送自己。

    烧伤中心和生殖中心仅隔了一条马路,很快,小车就驶入了第一医院大院,下了车,唐逸和王建梅说说笑笑进了综合中心大楼,穿着白制服的娇俏护士见了王建梅都恭敬的打招呼。

    综合楼大厅很宽敞,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空气中有淡淡的苏打味儿,唐逸突然觉得前面一名穿深红套裙的女人背影很熟悉,随即摇摇头,这里怎么可能撞到熟人?随即却见穿红套裙地女人转过身,唐逸就怔住,却是王丽珍。

    王丽珍大概是什么手续没办好,急急向挂号处走,她眼睛红肿,精神似乎有些恍惚,从唐逸身边走过时恍如未见到唐逸,等唐逸喊了她几声,她才茫然的扭转身,见到唐逸,脸色就是一变,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唐市长,你怎么在这儿?”

    唐逸对王建梅笑道:“王姨,遇到个熟人,我和她聊几句。”王建梅点头,“那我上去等你。”扫了王丽珍一眼,随即向电梯走去。

    王丽珍脸色很不自然,眼神躲躲藏藏,唐逸关切的问:“怎么了?要我帮忙不?”

    王丽珍摇头,强笑道:“你忙你的。”

    唐逸微微点头,就去大厅外吸了颗烟,回来的时候王丽珍已经不在,他就来到挂号处。向护士询问,“同志,我想问一声,就是刚刚和我说话的那位女同志,她挂的什么号?”

    穿着白色制服的娇俏护士就是一笑,露出两个可爱酒窝,在医院里。护士们常听到地四种称呼,有护士小姐大姐,再有就是同志,而称呼她们为同志地往往是一些老年人老干部,看着面前男人年龄轻轻,叫起人老气横秋的,小护士顽皮的一笑:“对不起啊同志。我们不可以泄露病人私隐。”

    唐逸就笑笑,“那麻烦您了。”正想转身上楼,小护士又叫住他:“同志,你和那位女同志是亲属吧。”说着俏皮的对唐逸眨了眨眼,唐逸却仿佛不懂,摇摇头。“不是,是一般同事。”

    小护士差点气死,就装着没听到唐逸的话,继续说:“她是帮女儿挂号,她女儿脸和身体被严重烧伤,昨天转来的,听说,前阵子还闹过自杀。本来身子就虚弱,现在很危险呢,抵抗力弱,容易得并症。”

    唐逸点了点头,笑道:“谢谢了!”随即转身上楼。

    小护士瞪了他背影一眼,心说要不是看你和院长那么亲密,鬼才懒得理你,随即想起唐逸刚才呆头呆脑的表现,又扑哧一笑。这么傻地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王丽珍坐在靠墙地长椅上正抹泪,唐逸走过去。慢慢在她身边坐下,她却毫无察觉。

    “放心吧。这里条件很好,会没事地。”唐逸拿出纸巾递过去。

    王丽珍愕然抬头,看到唐逸,大大吃了一惊,忙抹干眼泪,却没有接唐逸手里的纸巾。

    唐逸叹口气,说:“那你忙,有事需要帮忙给我打电话。”

    王丽珍点点头,脸色却渐渐平静,一瞬间,仿佛从那软弱地母亲又变为了黄海的王丽珍。

    唐逸闹个无趣,正想离开,监护室地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几名穿着绿色防护衣地医生和护士,王丽珍急急迎了上去,连声问:“我女儿怎么样?她怎么样?”

    大夫揭开口罩,说:“放心吧,生命看起来没有危险,不过,脸上和身上的烧伤面积太大,修复很困难,加上她求生意志薄弱……”王丽珍怔住,随即喃喃道:“没关系的,没关系的,能活下来就好,能活下来就好……”

    大夫走了,王丽珍软软靠在椅子上,仿佛全身都没了力气。

    唐逸看得微微有些不忍,说道:“现在科技昌明,这个研究所治疗烧伤就是在国际上都是超一流的水平,放心吧,请军专家们会诊一下,修复皮肤未必没有希望。”

    王丽珍心神恍惚,想起女儿就算活下来,也会变成一个满身疤痕的“怪物”,这样地打击女儿受得住吗?会不会再自杀?摇着头,眼泪一个劲儿的落。

    唐逸递过纸巾,王丽珍下意识接过,在眼睛上胡乱擦了几下,突然抬起头,问唐逸:“你说什么?专家会诊?”好像燃起了希望,“你说,能管用?”

    唐逸点点头,“到底最后怎么样谁知道呢?但总要尽力试一试。”又道:“如果你同意,我帮你联系一下,他,不会管了是吧?”

    王丽珍一惊,随即清醒过来,盯着唐逸,“你,你都知道了?”声音有些颤抖。

    唐逸道:“差不多吧,我知道你女儿做了对不起他的事……”说到这儿顿了一下,见王丽珍脸色更加苍白,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溃,这才确定自己猜的没错,允儿说黄海大学的朋友就是她女儿。

    于是接着道:“也知道你女儿自杀过,只是,她,为什么被烧伤?意外?”心说难道是他做的?那这人未免太过冷血。

    王丽珍看着唐逸,嘴角露出一丝惨笑,“你真可怕,是不是黄海不管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这件事,没任何人知道,黄向东都不知道。”

    唐逸不动声色,一副什么都了解的模样。想来也是。他为了面子,是绝对不会将事情泄露地,王丽珍,为了女儿的名声也好,自己的荣华地位也好,更加不会向外说。

    “说吧,你要什么条件?”王丽珍凝视着唐逸。

    唐逸笑笑。拿出电话,拨通了王建梅院长的号,简单说了王丽珍女儿的情况,中间问王丽珍,才知道她女儿叫刘青,王院长自然马上答应会组织军医专家会诊。

    挂了电话,唐逸道;“走吧。我带你上去和王院长见个面。”

    王丽珍没吱声,只是默默起身,跟在唐逸身后上楼。

    在同王建梅谈过后,王丽珍平静多了,出了院长办公室,跟唐逸并肩走着。王丽珍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唐逸笑笑没说话,两人再次来到重症监护室外,唐逸隔着绿色大玻璃看了眼床上地病人,轻轻叹口气,“其实,他对你女儿还是不错的。”这家医院,原来是他联系的。只是,他从来没来过。至于刘青被烧伤,则是因为精神恍惚,作实验的时候引起了剧烈化学反应。

    王丽珍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病床上地女儿。

    “刘青也没有错。”唐逸又加了一句,心情有些沉重,确实,这件事中两个人好像都没有错,但又好像都错了。

    王丽珍深深叹口气。“错地是我。最开始,我就应该阻止他们。”

    唐逸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问道:“你,从昨天就没合眼吧?刘青父亲呢?”

    王丽珍摇摇头。“我不想他知道,他身体不好,经不起这样的事。”

    唐逸道:“一会特护就会来,到时你休息休息。”王丽珍点点头,看了唐逸一眼,突然道:“我女儿昏迷前一直喊他地名字,我打电话,他根本就不接,我将刘青的情况短信和他说了,叫他来见刘青一面,不是要他原谅他,只是见一面而已,难道,我女儿不计较名分地跟了他这么多年,错了一次,就这么不可原谅?见一面,跟她说一句活下去他都不肯?”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从男人的角度讲,是的,不可原谅。”

    王丽珍呆了一下,随即就苦笑,“唐市长,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咱俩会这样谈话。不过你和在黄海时一样,说的话就没一句能让我听着顺心的!”

    唐逸笑笑,看了看表,随即道:“我有事,先走了,你注意休息。”

    王丽珍默默点头,看着唐逸地背影,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宽大的粉色双人床上,齐洁正用力咬唐逸的脖子,她穿着性感的红色蕾丝吊带袜,红色轻纱裹胸,雪白娇嫩的显得异常妖艳,脖子上系着地那条乳白小领带又显得那么诱惑,令尚在喘息的唐逸又激动起来。

    齐洁很快察觉到红色丝袜美腿下唐逸的异常,轻咬唐逸脖子的贝齿松开,一翻身,从唐逸身上滚下,娇嗔道:“老公,你越来越变态了!”

    看着齐洁软软垂下的胳膊,唐逸就一阵好笑,坐起身,道:“不洗澡了,快点把标本送过去。”

    又要取精,唐逸当然打电话叫了齐洁,来到了生殖中心附近的这家宾馆,从下午折腾到半夜,本来准备上午将标本送去,但被折腾了一晚,齐洁又哪里起的了身?而中午醒来后,齐洁就开始帮唐逸的忙,谁想经过昨晚地几次欢爱,唐逸却是坚挺的很,齐洁差点累死,又眼见没办法,为了能尽快完成任务不得不在唐逸要求下用起了丝袜诱惑制服诱惑等等羞人招数,到任务完成,也就难怪齐洁扑在唐逸身上,狠狠咬他泄愤了。

    听到唐逸终于肯去送标本,齐洁松了口气,瘫在床上,疲惫的道:“那,那我休息一会

    唐逸道:“不行,你得陪我去,有任务!”

    “什么任务啊?”齐洁嘟着嘴,但还是挣扎坐起,唐逸拿起沙上散乱的衣服,笑着走到她身边,说:“你也是,先不洗澡了,晚上回来再说,来,我帮你穿衣服。”

    齐洁双臂实在抬不起来,只得无奈的任由唐逸搂在怀里,边帮她穿衣服边尽情轻薄。

    趁这个机会恢复10:02更新吧,那就欠了六千字了,汗,这周抓时间补上,从今天开始,以后都是10:02更新,就算实在有事情宁可断更以后补,也不乱改时间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