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跳舞-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五章 跳舞

第五十五章 跳舞2017-11-8 23:47:54Ctrl+D 收藏本站

    等街舞表演结束。唐逸就笑呵呵提议请宝儿的朋友们喝咖啡。因为唐逸实在是有些不放心。这些少年男女一个个头发花花绿绿。不知道品性怎么样。唐逸真担心她们带坏了宝儿。

    几名少年轰然叫好。红发女孩笑眯眯说去天使咖啡。

    天使咖啡是美国人开的咖啡店。男女侍应也都是金发碧眼的帅男靓女。在文化路诸多咖啡店里是价格最高的。红发女孩却是想宰唐逸一顿。

    对金钱已经麻木的唐逸没察觉。点头说好。宝儿却是狠狠瞪了红发女孩一眼。当然。小女孩儿心思总是有些虚荣的。叔叔请她的朋友喝咖啡。说明叔叔重视她。宝儿的小面子也有光。

    虽然是美国人开设的咖啡店。但来到国内。自然要适应华人的口味。菜单也做了改良。例如海鲜炒饭。例如牛肉套餐。都是本土化的产物。

    灰色的墙壁。错落的餐桌。暗红的沙发。耳边流淌着轻音乐。咖啡店环境极为优雅。

    红发女孩儿最是不客气。拿起菜单就要了咖啡店的招牌菜德州带骨牛扒。宝儿皱起了小眉毛。红发女孩儿看了宝儿一眼。看到宝儿好像真的生气了。就忙对服务员道:“不要这个了。我就要一杯天使咖啡。”

    其余二男一女三个少年也就都乖乖每人要一杯咖啡。唐逸笑笑。摸摸宝儿小脑袋。对少年们道:“你们都是宝儿的好朋友。今天算宝儿请客。想吃什么就点。别客气。”转头同服务员要了五份德州牛扒。又要他们自己点甜点和配菜。少年们一阵欢呼。红发女孩儿就乖乖道:“谢谢叔叔。”

    唐逸笑笑。看来也不过都是孩子而已。自己倒也不必杞人忧天。但有时间要和宝儿谈谈。街舞可以偶尔跳跳。不过可不能耽误学习。随即回头看了眼乖乖坐在自己身边。很淑女的漂亮宝儿。忍不住又摸摸她小脑袋。心中全是爱怜。城市工作评测组来到了黄海。文明办就是中央文明委办公室。主任由中宣部副部长秦刚担任。

    在九九年创建文明城市工作先进城市城区中。黄海市意外落选。这也是李市长被黄海人大代表诟病的原因之一。

    是以对这次国家评测组的评测。黄海市委市政府极为重视。很早就开始部署工作。在文明评测中。标准是方方面面的。例如领导班子的能力创建机制的健全思想道德的教育党政机关的廉洁科教文卫社会环境基础设施等等等等。正因为创建文明城市几乎涉及了城市发展的方方面面。也是对一个城市领导班子的考量。是以才被各的城市领导极为看重。

    也正因为评测创建文明城市先进城市涵盖内容极广。文明委组成单位也就包括了纪委中组部中宣部政法委发改委教育部公安部交通部等等大部分国家部委单位。

    来黄海的评测组组长为文明办调研组组长马圆杰。唐逸的老熟人。唐逸任纠风室常务副主任时。马圆杰为纠风室副主任兼机关组组长。唐逸走后。他没能争上常务副主任。不过调任文明办任调研组组长。在当前形势下。厅局中。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了。

    崔敬群唐逸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在迎宾阁设宴接待评测组成员。见到唐逸。马圆杰异常亲热。握着唐逸的手说了好一会儿话。相反和崔敬群握手寒暄时。虽然也很热情。但其中的客套谁都看的出来。这不能怪马圆杰眼皮子薄。京官大多背景复杂。何况在部委。整天和领导打交道。对于崔敬群这个即将退休的的方干部。马圆杰也没太多心思和他应酬。相反。蒸蒸日上的唐逸。这层关系如果都不知道维持好。那马圆杰也就白白在机关浮沉几十年了。

    当然。唐逸永远知道谁是第一位。酒桌上一直就不大怎么说话。只是听相关干部给马圆杰介绍情况。听崔敬群和马圆杰谈笑风生。偶尔抬头看看蓝晶玻璃窗外深邃的海景。

    快散席的时候。崔敬群侧头对唐逸笑眯眯道:“马组长就交给你喽。”

    唐逸微微一笑。也不客套。“保证完成任务。”

    崔敬群点点头。又转身去和马圆杰说话。

    散了酒席。崔敬群等一一和马圆杰握手话别。马圆杰看着崔敬群背影。笑眯眯对身边的唐逸道:“崔书记这人。挺好。”又笑道:“老领导。不用送了。你也早点休息。”

    唐逸道:“去你房间坐坐。”马圆杰笑着说话。

    这时接待办主任吴凤娟匆匆进了餐厅。径直来到唐逸和马圆杰面前。娇笑道:“领导们。一路旅途疲惫。我们宾馆安排了联谊舞会。跳会舞解解乏。睡觉才香甜。”

    马圆杰微微一笑:“跳舞能解乏吗?不过累了一天。我看同志们放松放松也不错。”他自然以为是唐逸的安排。当然不会推辞扫唐逸的脸面。

    唐逸蹙眉看了吴凤娟一眼。吴凤娟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唐市长不知道这事儿。低声在唐逸身边说:“是崔书记下的指示。我以为您知道呢。”

    接待办受市委市政府双重领导。对外挂的牌子是市委市政府接待办公室。不过任谁都知道吴凤娟是唐逸的人。平时崔敬群也很少对她下什么指示。唐逸微微点头。吴凤娟这才如释重负。笑吟吟对马圆杰做了个请的手势:“领导。请吧。”

    在吴凤娟引领下。唐逸政府秘书长邓文秩陪同评测组的同志来到了迎宾阁小舞厅。唐逸倒是知道迎宾阁作为接待疗养宾馆。娱乐区节目丰富。立体电影厅多功能电影厅游泳池网球场等等休闲娱乐设施应有尽有。并不逊色于任何休闲会所。但他今天是第一次来。

    小舞厅环境雅致。旋转彩球灯光朦胧。舞厅内早已坐了许多莺莺燕燕。有黄海宾馆服务员。也有市歌舞团的年青女团员。

    评测组有十几名成员。大多是抽调的部委干部。或许有些人看起来不起眼。实际上却是某部某委很有实权的一方门神。

    在吴凤娟调动下。气氛很是融洽热烈。不一会儿大家就都找到了舞伴。开始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当然。也有不喜欢凑热闹的。就在舞池旁的休闲茶座饮茶聊天。

    马圆杰没有进去跳舞。笑呵呵对唐逸说:“五十的老头子了。还去跳什么舞?那都是年轻人的玩意。”

    邓文秩倒是在一名年青漂亮的歌舞团女演员盛意邀请下。也进了舞池。

    唐逸要了杯绿茶。和马圆杰坐在一起。就问:“振清和刘进怎么样了?”其实唐逸是知道刘进近况的。这名原则性很强的干部被人用谣言在监察部压了十来年。是唐逸给了他独当一面的机会。现在还经常和唐逸通电话。前不久。刘进被提为了纠风室常务副主任。

    正是因为知道马圆杰在和刘进的竞争中败北。所以要提提刘进。很多时候。谈话都是两难。就好像说起纪委情况。提不提刘进都可能会使的马圆杰有什么想法。也只能看他是怎么理解了。

    马圆杰笑道:“振清组长没什么变化。刘进组长是老骥伏枥。终于一飞冲天了。接了你的位子后干的很不错。”

    两人正说话。吴凤娟凑了过来。她今天打扮的很漂亮。裙子是天蓝色的。长及足踝。裙子上面有暗色花纹。是一朵一朵的牡丹。配上短袖纯白衬衫。一双淡白细高跟凉鞋托起她苗条的身材。更显的身段凹凸有致。

    不知道她洒的是什么香水。味道也很好闻。

    吴凤娟娇笑对马圆杰伸出白皙的纤手。说道:“马组长。我请您跳一支。”

    马圆杰笑着摇头。“不会跳。不是客套话。”又指指唐逸:“你们唐市长交谊舞出名跳的好。”

    吴凤娟又请了几次。马圆杰只是含笑摇头。吴凤娟就无奈的将白皙小手伸向了唐逸。“领导。您总的帮我解解围吧。唐逸略一琢磨。就微笑起身。“那就跳一个。”不管怎么说吴凤娟也是正处级干部。又是名女干部。在吴凤娟笑吟吟走来时。就有很多人看向这边。尤其是其中有黄海宾馆的管理干部。如果吴凤娟请半天都请不到领导跳舞。只怕第二天流言和嘲笑吴凤娟的议论就会传遍黄海宾馆。对于刚刚上任的吴凤娟来说。其威信会受到很大的损害。唐逸当然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吴凤娟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她本来的目标就是唐逸。马圆杰一直推辞正中她的下怀。马圆杰越推辞。唐逸答应和她跳舞的机会越大。果然。如她所想的一样。唐逸站了起来。

    吴凤娟牵着唐逸的手。和唐逸进了舞池。当她小心翼翼环抱上这位黄海最有权力的男人时。心里那份激动无可言表。甚至。下身有些湿。比被男人挑逗还要激动。还要有感觉。

    当唐逸用标准姿势轻轻搂住她的腰肢时。男人气息环绕。吴凤娟脑子嗡的一声。险些瘫软在唐逸怀里。咬着嘴唇。尽力忍受着全身的颤栗。跟着唐逸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看着吴凤娟星眸半闭。红唇微张的模样。更感觉到吴凤娟身子越来越软。唐逸微觉奇怪。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微笑道:“凤娟主任。你跳的不错。”

    吴凤娟看着近在咫尺。那年轻而又充满威仪的脸。心思就有些恍惚。仿佛根本没听到唐逸的问话。只是下意识的点头。

    一曲毕。唐逸放开吴凤娟的手。笑道:“喝杯东西去。”吴凤娟才猛的惊醒。马上笑吟吟点头。跟在唐逸身后向休息区走去。看着唐逸背影。思及刚刚搂抱住这位黄海最有权势人物的奇妙感觉。吴凤娟就觉身子又是一团火热。随即咬了咬嘴唇。疼痛传来。吴凤娟心里苦笑。自己见过的男人很多。今天却好像成了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或许实在是因为这个男人太年青。太有魄力。其代表的权势又仿佛那可遮天蔽日的黑压压的云。令人胆战心惊之余又情不自禁的要拜服在它的脚下。

    跟着唐逸坐在了茶座上。吴凤娟好久才从那种奇妙的感觉中挣脱出来。看着默默聆听马圆杰讲话的唐逸。坐在唐逸身边。吴凤娟莫名就有一种荣耀感。随即吴凤娟就苦笑。刚刚这一支舞。却是好像使的自己真正臣服在唐市长的权势之下了。

    吴凤娟请唐逸跳舞。当然不会有什么勾引唐逸共度**的念头。但漂亮女人的本钱。吴凤娟用的是极好的。本来想通过这曲舞。尽情展现下自己成熟女人的魅力。让唐市长能感觉到自己很女人的娇媚诱惑。和唐市长培养出一种淡淡暧昧的关系。使的唐市长对自己多关照一些。却不想真正上了场。晕头转向的那位反而是自己。吴凤娟也只能苦笑不已。

    书记办公会又开到了很晚。明晃晃瓦灯下。小会议室里烟雾缭绕。拖的这么晚。自然就是有议题需要协调。

    崔敬群一口口喝着茶水。眉头已经拧作一团。谁都看的出。他已经有些不耐。

    唐逸看了眼还在陈述自己意见的曾庆明。心里叹了口气。不想老曾来了脾气。也是倔强的很。大概很多纪检干部都有这样的通病吧。

    今天的书记碰头会要结束的时候。曾庆明表示有话说。接着就谈了谈路南区政府的问题。纪委掌握到一个情况。近年来。路南区政府对外招标各种工程。竟然屡屡遇到拖欠款项的问题。几年下来。区政府竟然背上了上千万欠款的包袱。欠债人中。有单位。也有个人。曾庆明提议。对路南区政府以前招标的运作情况进行彻查。他觉的这其中肯定有些问题。

    王丽珍表示反对。理由很简单。单位和个人拖欠政府款项所在多有。黄海市政府一些工程款不一样被人拖欠?这几年路南区发展很快。拖欠的款项多一些并不出奇。

    崔敬群也表了态。说路南区孟书记早已经打报告对情况进行了说明。路南区委区政府也正在开会研究怎么将被拖欠的款项追讨回来。要给他们一定的时间。

    可是曾庆明沉默了一会儿。就讲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不管问题出在哪里。路南班子是有责任的。将一个班子比喻成健康的人的话。那么路南班子现在就是生了病。不进行医治。这是对组织和同志不负责任嘛!”

    崔敬群眉头拧的更紧。有意无意的瞟了唐逸一眼。

    唐逸默默喝着茶水。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知道所有人都会以为老曾取的了自己的支持。这也是崔敬群迟迟没有宣布散会的原因。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初来乍到势单力孤的时候。在常委会的力量任何人都要掂量一下。崔敬群不想每月的常委会都变成战场。能在书记会协调的。就尽量在书记会协调好。

    但是曾庆明偏偏就没有同唐逸讲过这件事。

    唐逸又想起几天前孟晓丽书记的来访。难道仅仅是和自己联络感情吗?现在看。大概也是有所察觉。是以来自己那里坐了坐。

    曾庆明讲完。会议室里又陷入了沉寂。王丽珍粗重的呼吸声显的特别刺耳。

    同样一直未表态的黄向东放下了笔。大家就都看向他。知道他有话要讲。

    黄向东看了曾庆明一眼。说;“我原则上同意庆明书记的意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应该的。”

    大家都怔了一下。黄向东还是一脸木然。大概包括王丽珍在内。也没有人能真正看透他。

    王丽珍虽然反对。但因为她通常是唐逸赞成的她就反对。唐逸反对的她就赞成。这种无原则的表态反而使的她声音的份量越来越轻。

    黄向东就不同了。他的发言总是条理分明。给人一种对事不对人的感觉。

    崔敬群脸上肌肉牵动了一下。就看向了唐逸。黄向东和唐逸这两个人。同样的沉默寡言。同样的让人琢磨不透。同样都在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唯一不同的就是在网中的所处的位置。

    唐逸知道自己必须表态了。曾庆明看过来。微微点了点头。

    唐逸转过头。喝了口茶水。放下茶杯扫了黄向东一眼。缓声道:“我觉的再研究吧。看一看路南区追讨欠款的情况。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很多问题都是长时间积累的。解决起来同样需要时间。欲速则不达嘛。”

    黄向东抬头看了看唐逸。没有说什么。

    崔敬群点点头。“我认同唐逸市长的说法。那就再研究吧。但追讨欠款的问题。市委市政府督查室要跟一跟。”

    散会的时候曾庆明还是和唐逸并肩出了会议室。笑呵呵道:“就知道你会反对。所以没提前和你讲。”

    唐逸拉开手包拉链。边拿出手机开机。边笑道:“文明城市评测中。稳定压倒一切。但是你说的也对。要治病救人。不过不一定要用猛药!沉疴要慢慢调理。”

    曾庆明微微点头。就没再说什么。

    奥迪就停在市委办公楼下。唐逸上了车。看看后面曾庆明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奥迪沉稳的启动。唐逸回过身。翻看手机里的信息。问小武:“没吃饭吧?一起去吃点。”

    “不了。齐哥教我的。每到开会的日子。就买汉堡。平时车上也有面包。”小武腼腆的笑笑。

    唐逸点点头。小武嘴里的齐哥就是军子。近来军子好像和小武走的挺近。小武大概也很需要这么一个人指点吧。

    想起军子。唐逸倒想起了另一件事。微笑问:“听说你和女朋友要去南方见家长了?”

    听军子说。小武和他女朋友都是南方人。青梅竹马的。后来小武因为家里困难。就辍学参军。而女孩子考上了名牌大学。是以小武很自卑。提出了分手。女孩却一直不同意。去年年底。更离开北京的大公司。跳槽来了黄海。不过女孩儿家里好像一直都不大同意的。就是不知道给市长开车。会不会令他们对小武有所改观。

    提起和女朋友回老家小武就有些闹心。胡静人是极好的。但她父母实在有些势利。当然。也不能怪她父母。为人父母的都希望子女有个好归宿。自己就是一粗人。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被选来给唐市长开车。那就是一穷当兵的大老粗。人家父母当然不舍的将宝贝女儿嫁给自己受苦。

    看到小武满脸的苦恼。唐逸就笑。这时远远已经可以见到明轩购物广场夜灯下金碧辉煌的楼体。唐逸就道:“去明轩转转。”

    在停车场泊了车。听到唐逸要他跟着一起来。小武忙锁好车。接过唐逸的包跟唐逸进商场。

    商场里更是富丽堂皇。乳白色的灯光柔和舒适。穿着红套裙的售货小姐一个个满脸甜笑。一个比一个漂亮。

    明轩是港人投资的商场。店里布局以及购物氛围都和香港的大商场类似。售货员也都是在香港培训过的。这也使的它在黄海商场中独树一帜。很的黄海有钱人的青睐。

    唐逸带着小武。来到二楼玉器专柜。买了块近万圆的玉。小武小心翼翼拎着盛玉器礼盒的纸袋。暗暗咂舌。一直听说唐市长出手阔绰。原来是真的。再好的玉。不就是摆设吗?不能吃不能玩的。也不知道买来干什么。

    小武又看看前面戴墨镜的唐市长。心里又叹口气。大概很少有领导会逛商场吧。也真难为唐市长了。

    回到奥迪车上。唐逸笑笑道:“那块玉。是你选的。回家做礼物。送给未来的岳父岳母。临走前别忘和我说一声。从我那儿拿两箱烟酒带回去。”

    小武就吃了一惊。怪不的选玉的时候唐市长一直问自己的意见呢。原来是有用意的。忙道:“那不行。太贵重了。”

    唐逸笑道:“玉算我借你的。从你工资里慢慢扣。烟酒我送你。别说了。就这么着。”

    市委各领导的司机里。大概小武是最苦的。本来跟着领导去各个单位各个区市。司机总能落几条烟酒。但因为唐逸不大收礼。小武也有样学样。对机关单位和的方同志塞的烟酒一概不收。这些唐逸当然都看在眼里。关键时刻。也就帮他一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支持  泡  书  吧请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