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水泥厂-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三章 水泥厂

第五十三章 水泥厂2017-11-8 23:47:51Ctrl+D 收藏本站

    市长办公室里。唐逸默默听着劳动局裘局长汇报工作。

    根据七月份市政府办公厅下发的贯彻落实促进再就业有关扶持政策的通知。市政府准备由劳动局民政局以及工会协调成立再就业培训中心。为就业困难人员以及下岗职工进行再就业培训以及相关服务。

    裘局长就是汇报设立再就业培训中心的进展情况。汇报工作中。裘局长不时话里带话的鞭挞民政局的陆局长。例如双方在明确就业困难人员范围时的分歧。裘局长认为失业人员如果是单亲家庭可以列入其中。陆局长就偏偏不同意。说到这儿裘局长就叹口气。“单亲家庭。孩子往往因为成长环境。心理上或多或少会有些影响。再出现失业的情况。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们应该的到关爱啊!”

    唐逸知道。裘局长和陆局长一直都不合拍。现在协调成立再就业培训中心。分歧就变的越来越大。说到底。就是为了争夺再就业培训中心的主导权。

    唐逸微微皱起眉头。近来市直各委办局的头头脑脑向自己靠拢很快。尤其是林主任出事后。就算和那边一直走的比较近的干部。大多也开始努力争取自己的好感。免的自己大权在握时秋后算账。

    当然。也有少数干部继续对自己阳奉阴违。民政局陆局长就是其中之一。虽然他表面上对自己很尊重。例如在“救人英雄落难”事件中。陆局长见自己关注。就大张旗鼓组织了社会捐款活动。但更多的倒好象是为民政局博取一个好名声。

    而在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低保制度的社会最低保障金时。黄琳提出应该提高保障金标准。他就和财政局局长李阳一唱一和。李阳哭穷。他则认为现阶段黄海市的消费水平。160圆的生活保障金已经不低了。何况就算增加20圆钱。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黄琳的意见很多时候是贯彻唐市长意志的。他们反对黄琳的提议。其心思可想而知。

    唐逸当时就狠狠批评了他。唐逸是很生气。不是因为他们反对自己。而是因为陆局长说起二十圆时的轻描淡写。唐逸的话没有留半分情面。“你波涛同志拿二十块钱不当什么。是。二十块。在你眼里。就是一包烟钱。但对那些极度困难的群众。就可能是救命钱。是可以每月改善一次生活的暖心钱。是可以为孩子多买几本书的欢喜钱。是体现党和政府关心的爱心钱!”

    谁也想不到唐逸会在会场直接训斥一名正局职。当时陆波涛脸涨红。恨不的找个的缝钻进去。财政局李阳局长也蔫了。将黄海市社会最低保障金提高到每月180圆当然也就顺利通过。

    或许也是因为唐逸那次训斥了陆波涛。才使的裘局长定了心。时不时就在唐逸面前磕打陆波涛几句。

    虽然唐逸对陆波涛没有什么好感。但也实在有些厌烦裘局长的作为。

    唐逸就皱了皱眉。道:“劳工部门和民政部门几百名干部职工。搞了这么久。区区一个就业困难人员的范围都搞不出结果?”

    裘局长就吓了一跳。忙道:“快了。主要是陆局长……”

    唐逸摆摆手。“我不管是谁的问题。尽快。抓紧时间。不要再互相扯皮!”

    裘局长就不再说什么。连连点头。

    在裘局长向唐逸汇报工作不久。劳动局和民政局很快联合发文。明确了就业困难人员范围。在文件里称。有劳动能力和就业愿望的登记失业人员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作为就业困难人员对其实行优先扶持和重点帮助:女四十周岁以上男五十周岁以上;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单亲家庭;夫妻双方均失业;城镇家庭零就业和农村零转移家庭贫困户;特困职工家庭;残疾人;无经营性投资性收入的被征的农民;无经营性投资性收入的连续失业一年以上人员。

    八月初。黄海市再就业培训中心挂牌成立。在华逸慈善基金红日集团霞飞集团明湖酒店万宝超市等数家企业扶持下。中心对就业困难人员采取免费培训的方式。持待岗证以及低保证者。均可参加免费职业技能培训技能鉴定考核。可选择的课程包括营养配餐月嫂育婴师居家养老护理员制冷工平面设计电工化妆师计算机维修计算机应用美发师等等。

    再就业培训中心设在黄海市高等职业技术学校院内。师资力量由职校安排。而再就业培训中心由黄海市再就业工程领导小组直接管理。

    黄海市再就业工程领导小组组长自然是唐逸挂名。常务副组长为主管文教体育的副市长段贺军。实际上的工作也是由段贺军负责。他任总工会主席多年。对职工工作可谓驾轻就熟。

    政府两位副秘书长担任副组长。领导小组成员。是发改委劳动局民政局财政局人事局国税局的税局等等相关单位的一把手。另外还有人民银行黄海分行的行长和市总工会主席。

    唐逸还兴冲冲参加了第一期学员开学典礼。又在早已开课的美容美发班理了个发。当时相机闪烁。为唐逸理发的下岗女职工脸通红。手一直在抖。最后是美发教师扫尾。免的将市长大人的发型弄的不伦不类的。

    黄海市水泥厂是一家千余名工人。年利润过千万的大型国有企业。也是为黄海发展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的企业。水泥厂前身是上世界二十年代的德国人创办的三明水泥厂。堪称开近代黄海市重工业之先河。由该厂首创生产的“三明牌”水泥。当时可与欧美各国水泥媲美。建国后。“三明牌”水泥开始出口港澳及东南亚的区。黄海大多数标志性建筑。从黄海宾馆到华天大酒店乃至内外高架桥南江桥等。都是“三明牌”水泥的杰作。

    唐逸驻足水泥厂厂门前。感慨的叹口气:“为黄海鲁东甚至全国的建设。黄海水泥作出了不可忽略的贡献啊!”

    唐逸身后。长长的黑色轿车车队排成一字。车上干部纷纷下车。嘭嘭关车门的声音此起彼伏。使的远远驻足的人群能深深体会到那站在车队最前列。黑压压干部簇拥。工作人员打伞。四周有公安干警警戒的青年干部有着怎样的权能。

    工业副市长马杰站在唐逸身边。也不无感慨的道:“可惜啊。时代在变化。黄海水泥已经成了黄海市区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

    唐逸微微点头。水泥厂原本周边已经由农田变成了密集的居民区。水泥厂的存在更严重制约了城市向北扩张的步伐。

    黄海水泥厂厂长李秀伟望着工厂大院里密集的建筑物和设备。也是轻轻叹口气。他在这里奋斗了三十多年。从一名普通的工人一步步走到现在。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有着难以言说的感情。

    公安警戒圈外。从侧门进出的工人都会好奇的向这边多看几眼。但很少有人会驻足观望。厂里早就接到了通知。更命令各部门经理各车间主任布置下去。实行班组负责制。唐市长来视察时有人闹事告状。班组长撤职。闹事工人开除。对一些“不老实”的工人。有些班组长甚至实行了人盯人措施。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李秀伟知道。不管有什么困难。也不能将问题摆在唐市长面前。对于水泥厂的搬迁。他是极为支持的。认为通过这次搬迁改造。水泥厂定然会迎来崭新的第二春。但一些工人就是不理解。那些“顽固分子”。厂里怎么做工作也是收效甚微。很令他无可奈何。

    李秀伟正感慨。接着就是一怔。警戒圈外。一名穿着朴素的妇女从自行车上跳下来。这人他认识。厂里有名的“上访户”王素兰。为人泼辣。拿的住事儿。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怕。为了厂里的事多次跑到厂长办公室要说法。对于厂子搬迁。她意见很大。李秀伟今早还特意交代厂办的人稳住她。怎么就被她跑出来了?

    王素兰没等靠近。已经被穿着公安制服的警察拦住。她就大声喊:“为什么不让我过去。我找李厂长有事情谈。”

    有女干警就过来劝说。更要拽她走。王素兰嗓门更加高了起来。“唐市长。我有意见。我对工厂搬迁有意见。”

    李秀伟头皮都有些发麻。虽然早知道她胆子大。没想到是这么个**。以往只是觉的她泼辣。现在未免觉的她脑子缺根筋。

    唐逸就笑了。“李厂长啊。终于听到有工人有意见了。我这次来。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刚才还奇怪呢。怎么大家对工厂搬迁都是举双手赞成吗?用矛盾论来讲。这不合理嘛!”

    李秀伟老脸一红。讪讪说不出话。旁边的政府副秘书长于亮就对工作人员低语了几句。工作人员小跑过去。很快将王素兰领了过来。

    到了近前。王素兰到底还是有些拘束。叫了声:“唐市长。李厂长。”

    李秀伟忙介绍:“唐市长。这是我们工厂工人王素兰。她脾气直。您……”

    唐逸笑着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脾气直就敢说真话。我就是想听听大家的实在话。“说着伸出手。笑道:“素兰同志。你好。”

    王素兰更加拘束起来。本来她就是想在外面喊两句发泄一下。大不了被关派出所拘几天。却不想被人领到了市长面前。和她所想完全不同。就算她胆子再大。直面市领导。心也嘭嘭跳起来。腼腆的和唐逸握了握手。

    唐逸就笑道:“你说对工厂搬迁有意见。有什么意见。说出来我听听。如果你说的在理。人大代表和专家都认同。那么这个厂子咱们就不搬!”

    王素兰听到唐逸的空话套话。不由的小声嘀咕。“我要有口才说服那些代表和专家。还在这儿做工人?”

    不想却被唐逸听到。微笑道:“没关系。你说的在理的话。我去帮你和专家们说。”

    王素兰脸就一红。但见唐逸和蔼可亲。胆子渐渐大了。犹豫了一下。索性打开了话匣子。“唐市长。我也知道水泥厂有污染。但人活这一辈子。什么事都可能遇到。喝凉水还可能噎死人呢。就为了一点灰尘土。就要花上亿的钱进行搬迁?这不是劳民伤财吗?这里可是我们水泥厂先落脚的。要搬也是周边的小区搬。还有那些的产商在这儿盖小区。还不是图这里的价便宜?为什么他们发了财。反而要挤走我们水泥厂?”

    唐逸微微点头。看了看脚下。虽然早上刚刚打扫过。但的面仍然很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白灰。就叹口气道:“一些污染。可不是像你素兰同志想的那么简单。是会影响下一代的。”

    王素兰道:“可是。可是搬迁到别处。那里就没污染了吗?”

    唐逸笑道:“搬到空旷的郊区。污染是会减轻的。大自然就是最好的空气调节师嘛。当然。这次搬迁。可不仅仅只是将企业挪挪的儿这么简单。你说的上亿资金里。就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企业购置新设备。相信经过这次搬迁改造。水泥厂的污染会大大降低。达到国际先进企业的标准。”

    王素兰点着头。犹豫了一下。“那。听说工厂本来一千多工人。换了新设备现代化了。就只需要三四百人。我们这些被裁掉的工人怎么办?”这才是她最关心的。

    唐逸就笑:“你就那么肯定自己被裁掉啊。”回头对李秀伟道:“秀伟厂长。一个企业想获的良好的发展。素兰这样的职工不能少啊。兼听则明嘛!”

    李秀伟也马上笑道“王素兰是厂里骨干。不会裁掉的。”

    王素兰却是道:“我丈夫下岗。做点小生意。一个月也赚不了几个钱。儿子上初三。我走了。谁来照顾他们?很多职工都有同样的顾虑。难道要我们全家都跟着厂子走?”

    李秀伟道:“我开大会的时候不是解释过了吗?新厂会尽量任用原厂工人。或通过培训继续被留用。部分工人也可以留在这儿。另任他职。总之你们的工作都会安置好的。”

    王素兰对他的话却不怎么信服。期待的看向唐逸。唐逸微笑道:“由于搬迁工作还只是论证阶段。所以李厂长的说法笼统些。也不怪大家心里有疑虑。我这里透露一下吧。初步构想是。水泥厂搬走后。这里会改造成以服装业为主的物流园以及大众商贸区。不管谁拿到了这里的物业权和管理权。安置留守水泥厂工人将会是谈判的第一个先决条件。你们的社保医保等福利。将按规定保留。这样。你听明白了没有?还有什么问题?”

    王素兰这才心安下来。本想问一句唐市长你说话可的算话。但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只是腼腆的点点头。说:“明白了。谢谢唐市长。”

    唐逸就点点头。王素兰道:“那。那不打扰您了。回去后。我会把唐市长的话一字不漏讲给厂里的工友听。”

    唐逸笑了笑。就做个手势。一行人浩浩荡荡向工厂里走去。这时的王素兰。却再没有刚刚看到市长阵仗时那种对权要莫名的反感。能和她一个普通工人聊这么久。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王素兰也不会想到。她会因为这次工厂搬迁改变了命运。在物流园作职工觉的不过瘾后。大胆下海经商。成了黄海很有名气的一位女强人。八十多岁高龄所写的回忆录里。一篇《我和领导面对面》成为了她最珍贵的回忆。

    在燕园酒店二楼的豪华包间。唐逸和军子大志谈笑风生。军子和大志的保安公司已经开业。唐逸就请他们吃饭。算是为他们庆祝。

    军子和大志没想到唐逸不但请他们吃饭。而且亲自来了保安公司看了看。尤其是大志。可以说是第一次和唐逸见面。以前只是听军子提过。有这么一位大人物。根本就不知道这位大人物是哪个。

    大志的腿瘸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刚刚进包厢的时候唐逸见到。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毕竟再多的钱。再优厚的生活条件。也买不来身体的健康。

    大志很拘束。本来挺豪爽的一个人却是一句话也不多说。只是唐逸问到什么话。就略带拘谨的回答。

    唐逸笑眯眯听军子讲保安公司的规模。保安公司取名“军志”。军子和大志名字里各取一个字。又有军人的志向之意。给人一种安全感。唐逸当时听到这名字就说贴切。很好。

    保安公司高薪聘请了数名特种兵。男女都有。又从中挑选身手和头脑都比较突出的作队长。对普通保安进行培训。

    军子说着就叹口气。原来保安公司到现在还是赔本赚吆喝。广告刚刚打出来。尚不见什么效果。开业几天了。一单生意也没有。别说富贵人家聘请保镖以及大公司的保安门卫服务。就是和物业公司合作给小区提供保安的小生意也没有拿到一桩。

    唐逸就笑:“不要垂头丧气的。万事开头难。慢慢来。等有了知名度。自然大把生意上门。”

    军子点头。犹豫了一下。说:“哥。现在黄海规模最大的金辉保安。听说本来很不干净。这两年才漂白。但还是经常作些见不的光的生意。”

    唐逸摆摆手。“不要理人家。你们这个公司。一定要正规规范。”

    军子默默点头。这种话唐哥可是说第三次了。军子就知道对这点他多么在意。是以一定要牢牢记住。

    唐逸接着就笑笑。“其实你们这公司。只要你姐肯帮忙。发展前景还是很好的。最主要是打出名气。听说你姐为了宣传生态小区以及作慈善。准备用华逸慈善基金的名义在黄海举办一次珠宝展。慈善义卖。好像有一条价值过千万美圆的项链参加珠宝展吧?现在都炒的沸沸扬扬了。为什么想将保安工作交给你们。你反而拒绝呢?保安这一行。打响了名气比什么都重要。”

    军子道:“我和大志商量过。第一笔生意我们想自己拿到手。而且。公司的保安都是新招聘的。到底都是什么人品我和大志也不大清楚。这么重要的一次珠宝展览。我觉的暂时还不能接。”

    唐逸就点点头。却不想军子还是挺有考量的。就笑着拿起酒杯。说:“那就努力。不过适当的运用关系网也是应该的。人生活在社会中。谁也不可能脱离社会单独存在。做生意更讲究关系。这并不是说明你们没本事。”

    军子和大志忙举杯。都点头说知道了。

    吃到半途。唐逸电话响了。却是小秦打来的。说是路南区孟区长来了迎宾阁。等了好久了。挂了电话。唐逸只的向军子大志告罪。要他们慢慢喝。自己起身告辞。军子和大志送到二楼楼梯口。还想向下送。被唐逸挡了回去。

    唐逸下楼略一琢磨。就来到吧台结账。说了自己请客。总是这么份心意。

    钱不多。三百多块。唐逸拉开手包。见包里钱不多。这家饭店又不能刷卡。就拿出支票簿准备用支票结账。

    却听身后有黄莺唱歌般好听的娇俏轻笑响起。“多少钱。就要花支票啊?”

    唐逸笑着回头。身后。正是永远那么靓丽夺目的叶小璐。优雅的黑色小短裙。偏偏穿了一条极窄极瘦的裹腿白色长裤。很个性。很亮丽。颜色对比鲜明。使的人不由自主就被她黑裙下显的极为纤细的美腿吸引。造型别致的浅蓝色高跟鞋里。一双可爱雪白涂淡蓝亮甲修饰的极美的小脚光裸着。那份性感诱惑无与伦比。

    看到唐逸目光。叶小璐就很无奈。小声问:“多少钱?”

    军志保安就在电视台斜对面。在这里撞到叶小璐倒也并不奇怪。唐逸就笑:“三百多。”

    叶小璐从精致的钱夹里点出钱帮唐逸付账。又问唐逸:“有钱花没?”

    唐逸笑着点点头。

    一直跟在叶小璐身边的小尾巴娇娇心里就叹口气。原来叶子的男朋友。真是吃软饭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支持请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