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开始打老虎-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五章 开始打老虎

第四十五章 开始打老虎2017-11-8 23:47:4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想了想,对叶小璐道:“跟我在一起,不会人老珠黄的。”

    叶小璐差点没被气死,这个大少,不说不开口哄哄人开心,反而冒出这么一句,这不就是摆明承认喜欢自己的年轻漂亮吗?真是能把人活活气死,但这就是大少,如果他虚情假意的来哄自己,那就不是唐逸了。

    大少在努力挽留我呢!叶小璐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随即就有些无奈,怎么不管他说什么,都好像理所应当而且给了别人好大面子呢。

    伸手恨恨掐了唐逸胳膊一把,叶小璐哼一声,仰起靓丽的小脸,好像骄傲的小天鹅,扭头不理唐逸。

    唐逸就笑:“挺可爱的。”

    叶小璐被大少彻底打败,无奈的拿起果汁,大口大口的吸起来,最郁闷的是偏偏听到唐逸夸赞,自己心里还甜滋滋的。

    唐逸正想再说点什么,包厢门嘭的被人推开,娇娇站在门口,焦急的喊:“叶子,那个,大少是吧,快去帮把手,刘科长和人吵架呢,好像要动手!”

    唐逸微愕,更有些挠头,刘飞还真是个惹事的祖宗。

    挠头归挠头,总要去看看,跟在娇娇身后拐向东走廊,离老远就见洗漱间门前吵吵闹闹的,围观的客人不多,几名穿着蓝色衬衫的保安正在劝说着。刘飞不依不饶的,指着一名挺英俊地年轻人鼻子大声说:“你小子再狂。你再狂一个我看看?”

    刘飞和那年青人身边,是电视台明星主持小楚,她穿着黑色长裙,亭亭玉立,标准的气质美女,此时她就好像个局外人,看着两个男人为她争吵。

    唐逸接到过市台采访申请,准备用小楚帮自己作个专访,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出小楚在市台混的很硬气,如果真能为唐逸作政治性专访。无疑小楚在台内的地位会进一步蹿升,再不单单是娱乐节目的美女主持。

    当然。唐逸拒绝了这次专访。但想来小楚当初也会作足功课。详细研究自己地资料。是以唐逸并没有太靠近。远远站定。又向下拉了拉自己地帽子。

    娇娇不满地道:“小楚太不像话了。刘科长帮了她。她现在看热闹?”

    叶小璐问:“什么事?那就是李刚吧?刘科长怎么和他吵起来了?”

    娇娇道:“我猜对了。小楚就是要同李刚分手。李刚不依不饶地。追到女洗漱间拽着小楚要打小楚呢。刘科长觉得他没风度。说了几句。他俩就吵起来了。”

    叶小璐哦了一声。见有客人频频看自己。就拿起别在胸前领口地精致太阳镜戴在眼睛上。

    这时候那边李刚正嚣张地问刘飞是什么人。刘飞就从衬衫兜里掏出工作证。在李刚眼前一亮:“中纪委地。咋了?”他地新工作证还没拿到呢。只有用没按规定上缴地老工作证充数。

    李刚看得分明,那鲜红地中纪委监察部的公章,刘飞又很快收起,大声道:“公共场所打人,而且是打女人。违法知道不?”

    看到刘飞的工作证。李刚气势早就馁了,又不甘示弱。顶了句:“你有本事把我抓起来!”委实已经是落了下风。

    小楚看着刘飞,眼睛就是一亮。

    唐逸却是微笑不已。刘飞终于学会动脑子了,不再是那个三言两语不和就大打出手的冲动派。

    旁边保安都很机灵,见两位客人胜负已定,就上前说了几句讨好的话,给李刚台阶下,刘飞也不为已甚,任由李刚说了两句下台阶的狠话后离去。

    随即保安小头头就回头喊:“大家散了吧,散了,没事了!”

    小楚叫住迈步欲行的刘飞,笑吟吟道:“先生,谢谢你了,咱俩聊聊?”

    刘飞嘿嘿一笑,说:“那,聊聊呗。”偷偷对唐逸眨眨眼,唐逸无奈摇头。

    小楚温婉一笑,就和刘飞并肩下楼,经过叶小璐和娇娇身边时,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想来以为两人是来看她热闹的。娇娇盯着刘飞背影,气愤的道:“这种人,叶子,以后别理他!”在她眼里,刘飞这个纪委正科自然是青年才俊,了不起地人物,转手就被小楚勾搭走了,心里自然不痛快。

    叶小璐轻笑点头,说:“本来就不是我的朋友。”

    娇娇瞥了唐逸一眼,心说可惜你的朋友上不了台面,还是在校的大学生呢,不过看他和刘飞挺熟,好像人面很广呢。

    三人回包厢的路上,娇娇又忍不住问唐逸:“喂,你还认识好像刘飞这样的能人不?介绍给我们,不然小楚过两天知道本来是我和叶子先认识刘飞地,她又该牛起来了,又有话说了!”

    第一次听有人称呼刘飞为能人,唐逸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了下,随即笑道:“不认识了,我朋友很少,像刘飞的更是仅此一家。

    娇娇失望的叹口气,拉了拉叶小璐,等她落后两步,低声道:“喂,你怎么没把目标放刘飞身上?那个大少话都不爱说一句,哪有刘飞可爱?”

    叶小璐轻笑,说:“是你不识货,等你见识男人多了,就懂了,走吧,进去吃饭,你以为谁都有福气跟大少坐一桌啊?”

    娇娇无语,作呕吐状。

    吃过饭,叶小璐抢着买单,更令娇娇心里叹息,心说不会是叶子供“大少”上学吧,包养?

    下了楼,唐逸目送叶小璐和娇娇上了出租。这才回身钻进了后面的出租离去。

    允儿地书最终命名为《心情笔记》,面市后并没有好像唐逸所想的那样受到追捧,当然,也是唐逸要求太高,出版商却是认为销售成绩已经很不错了,新嫩作家,本来就很难受到关注,允儿的代理人又一再提出不许将允儿炒作成美女作家,这也是唐逸地要求,在这种境况下。新书上市一个礼拜,又能有什么了不起地成绩?

    允儿知足的很,周末还开心地说她亲眼见到新华书店有人买她的书,唐逸自然少不了勉励她几句。将允儿夸得都有些害羞。

    周一在办公室,唐逸却是又忍不住拿出精装地《心情笔记》翻阅起来,允儿这本书写得确实很好,很是能打动人的心灵。

    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放下书,接通电话,陈方圆笑呵呵道:“唐市长,您好。”

    “唐市长,那事儿吧我打听了。老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好像这期报纸有两个样版,最初有大华官司地那个样版被否掉了,谁知道送去印刷的时候,中间环节沟通出现了问题,拿错了样版。一笔糊涂账,唉……等我再接着去打听。”

    唐逸笑笑,说道:“我知道了,这事儿你先搁搁吧。”

    陈方圆就哦了一声。

    唐逸随即道:“最近市面上新出了一本书,《心情笔记》,你请郑副总编认真读一读,给点中肯的意见。”

    陈方圆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唐市长朋友的书。连声答应。笑道:“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

    挂了陈方圆地电话。总算了了一桩心事,将允儿的新书锁入抽屉。唐逸刚刚拿起一份文件,秘书室就有电话转进来,蔡明说是市局张局长的电话。

    张定中有些惭愧,“唐市长,电视台史副台长早上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抢救,肇事司机抓到了,正在审讯。”

    知道张定中可能以为史台长与自己有什么交情,唐逸却是要将话点开,免得张定中好心办坏事,“史台长这个人吧,听说风评不怎么好,现在重点是查一查肇事司机有没有幕后主使,如果有,一定要找出来。”

    张定中连身说好。

    放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又将电话打给了曾庆明,和他通通气,略微提了提大华和史台长可能的恩怨,又说了史台长被撞,肇事司机被拘捕的情况。

    曾庆明就长长叹口气,说:“我过去和你谈。”

    市政府和市委在同一个大院,几分钟后,曾庆明就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

    和唐逸并肩坐在宽大的沙发里,曾庆明默默喝着水,好一会儿后,慢慢放下茶杯,轻轻叹口气道:“大华这条线怕是要断了啊!”

    唐逸没有吱声,只是点起一颗烟。

    曾庆明看了唐逸几眼,叹着气道:“其实,中纪委早在几年前就接到了很多反映黄海问题的举报信,根据我在黄海的观察,我能很肯定,黄海存在着一个巨大地非法利益集团,大华公司就是这个利益集团的主要组成部分,像蓝鸟迪厅,我开始怀疑同这个利益集团有关,但现在看,应该是我判断错误,我劝你在大华的问题上要慎重,就是因为纪委一直在秘密调查它,因为没有庞大的保护伞,大华公司是不可能发展到现在这样的规模的。”

    唐逸道,“你地意思是,因为大华的窘困境地,可能不得不宣布破产,这条线就这样断了?”

    曾庆明轻轻叹口气,点了点头。

    唐逸又问:“那你有没有怀疑目标,私下闲聊啊,你说的话不用负责任。”说着就轻笑起来。

    曾庆明摇摇头,说:“没什么特定的目标,大华的李总这个人平时很低调。”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想来曾庆明心里是肯定有些数的,但这种话又怎么可能和自己讲?保护伞?黄向东?王丽珍?一个个干部形象从唐逸眼前飘过,又觉得都不像。

    直到张定中打来电话,肇事司机已经招认。是大华公司副总赵天指使的他,本来赵总给了他一笔钱留待他马上远走高飞,却怎么也想不到会被人当场抓个现行,在市局被一吓唬,有市局干警目击他是直直开车撞过去地,明显意图谋杀,如果史台长重伤不治,他肯定吃枪子,肇事司机惊吓之下,急忙将事情和盘托出。

    等唐逸顺嘴问起大华大老板李总地情况。张定中笑道:“就知道你早晚会问,我都查过了,但实在查不出什么,不过林主任应该了解他吧?现在才知道。他两个都在辽北一个农场的五七干校被改造过。”

    五七干校是那个动乱时代诞生地名词,专门对城市知识分子和干部进行劳动改造,接受贫下中农教育。

    唐逸就是微微一笑,想了想道:“肇事案继续侦办,至于大华那一块,我看也可以下结论了。”

    “好,我这就会同相关部门开会研究。”张定中笑呵呵的,他隐隐也猜到了什么。

    挂了电话,唐逸就是轻轻叹口气。大华地背后真的是林卫国?那个总是一副淡然神色的老人?林卫国信佛,时常去山上庙宇留宿,据说这两年开始吃斋,这样的一位老人,难道竟过不了金钱之一关?

    但不管幕后的人是不是他,现在看。好像都能置身事外,李老板是肯定将所有事情揽上身地,大华虽然倒了,却是意外的保护了幕后黑伞,使得曾庆明的秘密调查前功尽弃。

    自己,是不是该趁机推一推呢?一片混沌的局势,自己不管用什么规则也不会被人注意。浑水摸鱼来打掉一只大老虎。会使得那边伤筋动骨吧?

    随即唐逸就皱起眉头,现在地自己。手边实在无人可用,如果军子在就好了。这类事交给他办再放心不过。

    唐逸轻轻叹口气,踱到窗边,却见楼下,小武正抹着额头的汗,卖力的擦车,唐逸默默看了一会儿,就有些触动,或许小武不像军子那么亲近,但兢兢业业,很是尽职尽责,只怕他日思夜想都是怎么能令自己这个领导满意舒心。

    看着忙碌的小武,唐逸倒为自己刚才升起将他换成军子的念头感到有些惭愧。

    走回到办公桌后,坐进宽大的黑皮转椅中,唐逸拿起手机,琢磨了一会儿,拨通了军子的电话。

    此时的九水山太清庙一座禅堂里,林卫国与一位白须僧人相对而坐,闭目参禅,禅堂内极为简陋,一张木桌,两个蒲团而已。

    林卫国思绪突然有些不宁,睁开眼,茫然四顾,最近参禅,总是静不下心来,他知道是为什么,唐逸,这个名字时常萦绕在他脑海,压得他喘不过气,他不像王丽珍,眼界狭小,不懂分数,他也不像黄向东,身在局中,必须去争,去斗,黄向东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林卫国却是时时徘徊在两难之间,既不想看到唐逸在黄海渐渐站稳脚跟,又不愿明目张胆的得罪唐逸,但最近一系列事件,使得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危机和唐逸的危险,大华公司真的是一个偶然事件吗?里面有没有唐逸的影子?这些问题搅得他日日心神不宁,索性请了一星期病假,来太清庙参禅,但佛门清净地,却终究不能令他静心。

    看了枯坐蒲团的了无禅师一眼,林卫国轻轻起身,慢慢踱出了禅堂。

    了无纹丝不动,只是发出了一声极轻地叹息。

    在市局消防支队对大华公司作出巨额罚款,并勒令大华公司停业整改后,市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传唤了大华公司总经理李宝华,开始对他可能涉及的经济犯罪展开调查。

    这时候军子来到了黄海,唐逸要小武去机场将军子接来了迎宾阁,好久没见到军子了,甚至军子的宝贝女儿满月,唐逸都没能去北京看一眼,只是亲自定了个金锁,要齐洁捎了过去。

    军子也是奔三张的人了,越发成熟稳重,只是那短短的寸头使得他尚保留了几分彪悍气息。

    见唐逸上下打量自己,军子就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哥。你模样没大变,我现在可比你老相了。”

    唐逸笑笑,摸了摸上唇,说:“看来得留胡子了,再这样下去,可不太压场。”

    军子道:“那才不会,您出去这么一走,就看你这么年轻,就是副部级高官,那还不都吓死啊?谁敢捋虎须?”

    唐逸呵呵一笑:“你个军子。越来越会说话了,看来,机关没少锻炼你,别说。不在我身边,挺想你的。”

    如今唐逸是什么身份,能唠家常似地说想军子,那是很难得了,军子心里暖暖地,说:“哥,我看小武挺好,不然,我肯定要抢了他地差事。”

    唐逸就笑:“恩。小武是个好苗子,就是很多事不能叫他去办,看来,又得麻烦你了。”

    军子点点头,“您说。”

    唐逸也不瞒他,如果军子还不能信任的话。自己地人生也未免太过悲哀。将事情大略说了一遍,又道:“你不要出面,找人和这个李刚联系,想想办法,让他觉得交代问题才能东山再起,恩,他应该很喜欢黄海台的主持人小楚。这方面你利用一下。给他个追回小楚地希望。”

    军子连连点头,说:“我叫大志找人去做。”

    唐逸却是还记得大志。关切的问:“他还好吧?”

    军子道:“挺好的,前些年在延山开买卖。现在是延山经济明星呢。”

    唐逸轻轻叹口气,说:“那就好,那就好哇。”

    军子就笑:“哥,他真没事,常说自己因祸得福呢,现在小日子过得可滋润了。”

    唐逸微微点头,又说:“办事的时候要他们注意,别踩线,别违法。”

    军子道:“知道,就是蒙蒙李刚那个二世祖。”说着就笑起来。

    唐逸摆摆手:“该给他地希望还是要给的,用钱的话同你姐拿。”

    军子道:“那你得给我姐打个电话。”

    唐逸笑道:“她不给你钱用?”

    军子道:“置办东西,买房子这些她都管,但从来不给我现钱,我也没跟她要过,您给我的还有一大笔呢。”

    唐逸点头,又道:“小萌萌地照片我看了,挺可爱,哈哈。”

    说起女儿军子脸上就浮起幸福的笑容,说:“像小娜,长大应该很漂亮吧。”随即又笑着道:“哥,您也是时候要孩子了,为人父母的感觉真的挺好。”

    唐逸笑着点点头,其实关于这点,他有些疑惑,虽然现今他并没有打算要孩子,但和几名红颜尤其是和小妹恩爱时也没有采取多么严格的避孕措施,但偏偏就没有一次误打误撞的时候,好像育些说不过去。

    唐逸拿起杯子喝水,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要去检查一下身体呢?

    军子也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犹豫了一下,说:“哥,还有个事儿,大志最近一直商量和我开一家保安公司,我也不大喜欢在机关混日子,您觉得行不行?”

    唐逸笑道:“喜欢做生意啊,那就去作,是不是资金有问题?”

    军子道:“那倒不是,我们就准备开个小规模保安公司,用不了多少钱,我和大志一人一半,还能负担,就是我姐,说啥也不同意,她说要我安安稳稳上班过日子,还说这也是您的意思。”

    唐逸笑笑,“那回头我跟她说一声,看能不能说服她,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你也不用人操心了,开公司去闯闯也好,不过军子啊,如果你姐一定不同意,你可要听她的。”

    军子点头,虽然唐逸没有打包票大包大揽,军子反而更感激唐逸,因为从这些细微地小事,就可以看出唐逸对他姐姐的尊重,军子常常想,或许就是这样点点滴滴的小事使得自己坦然接受了姐姐做唐哥情人的现实吧,而且,并没有觉得姐姐有多么委屈。

    军子前脚刚走,穿着红套裙,越发漂亮得体的小秦后脚就进来收拾客厅,其实军子只是喝了杯水,客厅依然是那么一尘不染,但小秦不拾掇拾掇心里就不得劲儿,她是完全以将唐市长房间保持的干干净净作为了一项光荣而自豪地任务。

    不怪她热情高涨,小姑娘刚刚步入社会,进宾馆初期因为是临时工,很是体验了社会上的人情冷暖,现在呢,就算是部门经理,甚至宾馆总经理都对她客客气气的,甚至有些巴结,尤其是在肖总经理因为牵涉王标的案子被拘捕后,几名副总对小秦更加热情起来,时不时和小秦谈谈心,问问她有没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小秦当然知道原因,那是因为她能和唐市长面对面说上话,这些副总,都在争总经理的位子,就算不指望自己美言几句,也不要在背后给他们捅刀子不是?

    求一下月票,月初,大家保底月票别留着了,给我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